第45章 小布丁表白了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45章 小布丁表白了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穿到明朝考科举     陆承赫冷冷的站在落地玻璃窗后面, 高大的身影在阳台的小院子中投下一片阴影。

    左宁两爪子扒在温泉池边, 眨巴着眼睛看着屋内面无表情的陆承赫, 他很想说他是不小心滑进来的,不知道陆承赫信不信。

    陆承赫从已经打开了的阳台门走了过去,半蹲下看着因为浑身湿透,毛都贴服在脑袋上, 两个眼睛显得更大更圆的狗脸, 用手戳了戳他的鼻子:“你以后是不想再跟我一起出来玩了是吧?”

    左宁:“啊呜...”我真的是不小心滑下来的,你信我。

    陆承赫伸手在池内感觉了一下水温,比起下午来时刚放出来的温泉水要稍微凉了一点, 转头看向小可怜似的看着自己的小布丁:“去玩吧,等你玩个够。”

    听到这话左宁瞬间怂了,连忙伸出爪子搭在陆承赫的手上:“呜...”你别生气。

    陆承赫握住那湿漉漉的爪子,掌心暖暖的, 不过就这么片刻功夫离开了水就变冷了, 于是将他的小爪子放回到水里:“去吧,等你玩好再起来,反正已经湿了。”

    左宁有些狐疑的看着陆承赫, 这么好说话?没发脾气?怎么感觉有点暴风雨前的宁静?不过陆承赫既然已经这么说了, 那自然是要好好玩个够本。要不然温泉没泡过瘾,待会儿说不定还要被教育, 那多不划算啊。

    于是陆承赫就这么看着小布丁真的跑去撒欢了,简直被气笑了,也懒得管他, 回了房间打开电视转到了新闻台,又拿了个笔记本靠在床上开始查阅邮件。

    左宁舒服的叹了口气,划拉着四肢享受着温泉带来的舒爽。作为人的时候还没这么享受过,现在变成了狗,反倒是把作为人时没享受过的都享受了个遍。看到池边积攒了一层白雪,左宁在上面按了个梅花爪印。看着那小小的爪印,左宁觉得看起来有些寂寞,就又伸出尖尖的指甲,在旁边写上了陆承赫三个字。

    见陆承赫三个字旁边有一个小爪印,左宁满意的笑了,然后脑袋往后一仰,划拉着狗爪子游开了。

    从池子里一上来,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左宁狠狠的甩了甩毛,将毛上多余的水分给甩掉了,这才湿哒哒的跑回了房间。

    陆承赫早就在地上铺了一条大毛巾,见小布丁玩够了,拍了拍地上的毛巾:“过来。”

    将整只狗都包在了毛巾里,看着那一脸傻笑的样子,陆承赫给他搓着狗毛:“玩够了?”

    左宁:“汪!”够啦够啦~

    陆承赫笑了笑,将放在一旁准备好的吹风机打开,给他一点点将毛吹干。

    给一个人吹干头发,差不多也就几分钟的时间。给一只狗,还是中型犬的狗吹毛,这就是一个大工程了。陆承赫觉得以后他的那些度假村今后可以增加一个设施,至少都要配备一个宠物烘干机。

    等将吹风机用的整个发烫,那狗毛才算吹得八分干。见小布丁吹完了毛就准备抬爪子上床,陆承赫直接把他拦在了床外:“老实站着不许动。”

    左宁歪了歪脑袋看向陆承赫,又低头看了眼自己,他都乖乖坐了半小时给吹干了毛了,为啥还不让上床。

    只见陆承赫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个纸碗,里面还有三块泛着浓郁香气煮的超级入味的羊肉,然后那羊肉就到了他的脑袋上。

    左宁死鱼眼的看着陆承赫,他就知道!每次都来这一招,还有没有一点创意!

    陆承赫靠在床边继续看着自己的邮件,一只白狗苦逼的在一旁坐着一动不敢动,脑袋上还顶着一个装了食物的碗,这简直就是虐狗现场!

    左宁忍不住嘤嘤了两声,提醒陆承赫不要沉迷邮件看看自己,那泛着火锅香气的羊肉不断的挑战他的嗅觉,如果这时候他顶着这个碗跑掉然后将肉吃掉,明天自己会不会变成火锅材料?

    陆承赫回头看了他一眼:“不许吵,安静。”

    “呜呜...”他真的是不小心滑下去的,不是故意跳下去的,这个惩罚他不服!

    “安静。”

    “呜...”好累,求让吃了肉然后睡觉。

    “别吵。”

    “嗷呜。”你虐狗,这样体罚是不对的。

    “......”

    “呜呜...”不吃肉了,让睡觉好不好。

    “......”

    “呜...”赫赫,再爱我一次好吗?

    直到陆承赫将几份重要的文件批注发了出去,发现狗子安静了好一会儿,一转头就看到蹲坐在他旁边的小布丁已经闭着眼睛昏昏欲睡了。即便已经困得眼睛睁不开,但却不敢放任自己睡过去,只要感觉头顶的东西不稳了,就立刻警觉的睁开了眼睛,然后下一秒又闭闭张张要睡不敢睡的。

    陆承赫见状很是不厚道的笑了,将小布丁头顶的碗一拿开,就见他立马睁开眼睛看着自己。于是揉了揉他的脖子:“好了,睡吧。”

    已经困极的左宁见惩罚总算是过去了,然后不管不顾直接眼睛一闭往陆承赫身上一倒,真是累死个狗了。

    陆承赫看了眼时间,惩罚了大半小时,就这么乖乖的坐了大半小时也的确不容易。将小布丁给抱进被窝里,揉了揉他的脑袋。他原本只想十来分钟就够了的,结果小布丁不吵之后他一时就忘了。也真是为难小布丁了,真的老实的坐了这么久。

    给他揉捏了一下脖子,见他舒服的直哼哼,忍不住笑了笑。见小布丁已经快要睡着的样子,陆承赫起身将阳台门关好,拉上窗帘,关了灯。结果一转身,看到刚才还简直要昏睡不醒的小布丁闭着眼睛,两爪子摸索着往前爬,朝的方向是放了肉的碗。顿时哭笑不得的将他一巴掌给塞进了被子里。

    将碗拿出去扔了,上床后将小布丁抱在怀里,揉了揉他身上的毛:“以后乖乖的不许胡乱玩水,听到了吗?”

    虽然肉没偷吃到,还被累的眼睛都睁不开,但左宁还是回应了他:“啊呜。”

    陆承赫笑了笑:“好了,睡吧。”

    窗外的雪断断续续的下着,温泉池边那一个名字和一个爪印上积雪也越来越多,直到彻底被覆盖。

    大冬天的天色亮的比较暗,因为出来玩,所以早上陆承赫也没打算带着小布丁晨练。如果是夏天,那条清幽的竹林小道倒是挺适合晨跑的,不过现在外面这么大的雪,估计积雪也深。

    十分难得的,陆承赫抱着小布丁睡了个懒觉。看着睡了一夜全身都炸开的狗毛,陆承赫不厚道的笑出了声。撸了一把狗毛,给还在哈欠连天一副没睡醒的小布丁用湿毛巾擦了擦毛,从头到脚给梳了一遍,这才打开了房间门:“去玩吧,不许跑到外面去。”

    左宁欢快的应了一声,就溜溜达达的跑出了卧室。

    这个独立的小别墅只有一层,四人的房间间距也比较远,两两一边,大概是每个房间里面有个浴池,所以占据的空间也比较大。在去餐厅的路上还要经过一个像是和式的院落,院子中还有一个更大的浴池,昨天他路过的时候往外看了一眼,当时浴池还是空的,没有水,现在那院子当中的浴池已经注满了淡淡乳白色的温泉水。在一片雪白中泛着热气,衬着竹林为背景,简直美的像一幅画。

    已经早就起来的楼九见小布丁盯着院子里看,笑道:“不可以哟,你要是跑出去玩,待会儿你家主人找不到你,会担心的哦。”

    左宁扭头看向楼九,见他笑眯眯的走过来半蹲了下来,咧嘴一笑:“汪!”早安啊。

    楼九笑了笑:“想不想吃好吃的?趁着你家陆承赫还没出来,偷偷给你吃,他不知道的。”

    左宁歪了歪脑袋看他,然后直接绕过他跑掉了。好吃的他当然想吃,但是没有经过陆承赫的允许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这样会让陆承赫很丢脸的。而且他宁可自己在陆承赫那儿想方设法去偷东西吃,也绝不会去吃别人给的东西,即便成了一条狗,也要做一条自尊自爱的狗!

    楼九见小布丁跑掉了也没有去追,整个院子外面有围栏,屋子的大门也都关好了,所以跑不出去的。看到小布丁出来玩了,想着陆承赫应该也已经起来了,就到厨房去给他们准备早餐。

    楼九从小就特别享受制作食物的过程,将一份份食材结合在一起,让它们变得好看又好吃,他一直觉得这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在小时候大家的梦想还是各种天马行空的时候,他就已经立志要当厨子了。不过在他们这样家庭长大的孩子当厨子对他们来说显然是一个不够格,很丢脸的事情。因为人人家里都有好几个厨子,对于那么小的他们而言,厨子就跟佣人差不多的。

    只有商凡当时没有嘲笑他的梦想,还说以后长大了要给他开店。

    楼九将早上送来的新鲜食材一份份切好,倒入已经烧开的牛骨汤中,浓郁的香气很快就弥漫的整个餐厅都是。正在院子外面扒拉地上鹅卵石的左宁耸了耸鼻子,好想,哎...闻得到吃不到。

    突然左宁一个眼尖,看到一个一个浅浅的乳白色的石头,石头有点透亮,并不是纯白,还夹杂了几丝红,看起来十分的漂亮。关键是,那个石头就像是剪裁的相当好的心形,就连边缘都十分的圆润。

    左宁连忙用爪子将石头从层层叠叠的鹅卵石中给扒拉了出来,然后将石头小心的扒到池边,用温泉水给洗干净了。

    一抬头见陆承赫正往餐厅走去,看着石头纠结了两秒,又掏水给冲洗了两下,然后低头张嘴将石头咬住,四个爪子奔腾着朝陆承赫跑去。

    陆承赫刚坐到餐桌边就小布丁跑了过来,楼九还在说:“你家布丁吃面吗,吃的话我就给它煮一碗,牛骨汤,不给放调料。”

    陆承赫点点头:“好,给他煮一碗吧。”

    左宁一个立起,两爪子搭在陆承赫的大腿上,用爪子扒拉他的手:“呜呜。”

    陆承赫在他头上摸了两下,发现他嘴里含着什么东西,便伸手去接。一个心形的小石头就这么被小布丁放在了他的手心里。

    陆承赫微微一怔,随即便笑道:“这是送给我的吗?”

    左宁摇了摇尾巴:“汪!”对,给你的,感不感动!?

    楼九好奇的走过来看了一眼:“这石头挺漂亮的,你这是第一次收到的礼物是个石头吧,还是个心形,你家狗狗会认形状啊?”

    陆承赫笑了笑:“凑巧吧。”

    左宁连忙汪汪叫了两声,才不是凑巧,那是他的表白啊!

    陆承赫揉捏了一下他的耳朵,又从桌上抽了几张纸巾将他的爪子擦干:“又去玩水了?”

    左宁:“嗷呜。”没有,给你洗石头去了,不然就这么咬在嘴里还有点下不了口。

    见自己将陆承赫的裤子也弄湿了,有些心虚的用爪子给擦了擦。

    陆承赫一巴掌将他的爪子拍掉:“你看你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就把爪子弄得这么脏。”

    左宁哼唧了一声,从陆承赫的身上下来,见陆承赫将那石头直接放进了上衣口袋里,又满意的笑了。

    楼九端着一碗面过来,递到了陆承赫的手上:“你是喂还是让它自己吃?狗狗不太会吃面吧。”

    陆承赫将面给夹断,又给吹了一会儿,然后放到了旁边桌子上,拍了拍椅子:“上来。”

    左宁轻松一跃就跳了上去,然后低头开始吃面。

    不过狗的嘴巴比较大,这种面条类的东西吃起来有点吃力,不过这难不倒他,不能用舌头卷,那就用吸的。虽然没什么味道,但是牛骨汤还是挺香的,吃多了那些专门调配的狗粮,偶尔吃个面换换口味也是不错的。

    那两个昨天散场之后似乎又在院子里喝了一场,所以一直宿醉到中午才起来。泡了会儿温泉,醒了醒脑子,中午楼九随意的弄了几个菜,几人吃完之后趁着雪停了便下山了。

    不过昨晚雪下了整整一夜,积雪有点厚。左宁一踩进去,差不多半截爪子都埋进去了。虽然走起来有些吃力,但这会儿他没有打算耍赖,那一脚一个坑的,走起来还挺好玩。

    不过陆承赫总跟他唱反调,他想要自己走的时候,陆承赫偏偏要过来抱。

    被陆承赫几乎是公主抱的左宁几次想要换个姿势,却被无情镇压,还被陆承赫凶:“再乱动我就把你从这里丢下去的。”

    左宁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脑袋一扭,算了,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走到山庄大堂,各自的司机已经在那儿等着了,聂勇朝他们挥了挥手:“就这么散了吧,过两天我要跟我妈去欧洲,估计过完年才能回来,等回来了咱们再聚。”

    沈涛是跟聂勇一道来的,现在自然也跟他一起走。等他们两个都走了,楼九才伸手摸了摸依旧被陆承赫抱在怀中的狗:“小布丁拜拜,来,跟我挥手拜拜。”

    左宁扭头看了眼陆承赫,见陆承赫没有什么表示,想了想还是抬起一只爪子:“嗷呜。”再见。

    楼九笑了一声:“小布丁真是越来越聪明了,承赫,以后小布丁的崽子给我留一只,有它基因的小狗肯定也很聪明。”

    原本还在挥爪子的左宁瞬间缩回了爪子,什么狗崽子,这辈子想都别想了!

    等人都走了,陆承赫才抱着小布丁上了车。一想到要回家了,左宁只觉得浑身毛都轻松了不少。

    陆承赫摸着小布丁的脑袋问:“想要生狗崽崽吗?”

    左宁看着窗外头也不回,生崽崽什么的,这辈子都别想了,他可不想真的去日狗。

    陆承赫见他仿佛在无声抗拒一样,笑着道:“好好,不生狗崽崽,过来。”

    左宁扭头看了他一眼,却没动。

    陆承赫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牛肉干:“吃不吃。”

    然而他话都还没问完,刚才那一脸我不要跟你玩了的小布丁就已经冲了过来,拿着牛肉干敲了敲他的脑袋:“看见吃的跑的不知道多快,小馋狗真是一点不假。”

    左宁爬上了陆承赫的腿,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身上,看着陆承赫给他剥开牛肉干的袋子,一口咬了上去。

    等一人一狗回到家,就看到陆家大哥陆承涵坐在沙发上,陆念祺站在一旁,似乎正在接受考察。

    陆承涵看了眼回来的人,转头朝陆念祺道:“你的课程也学的差不多了,陆家的一些事情该告诉你的也都告诉你了,但有些事并非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都在于平日的积累,下个星期你就搬到你自己的房子里住吧,每个月陆家的子弟都有一笔生活费,如果你毕业之后想要自己创业,可以去领取创业基金,如果不想创业,也可以去从事你喜欢的事情,你回到陆家三爷在九泉之下肯定是高兴的,不过三爷更希望的是你能过得开心,未来的路怎么走全看你自己,好了,你先回房休息去吧,待会儿一起吃饭。”

    陆念祺点了点头,喊了声二哥就转身回房了。原本以为大概会在这个家留到过年,不过也没关系,早就有心理准备的事情,不过是提前了而已。只是以后早上再也无法从窗外看到二哥晨跑的身影,大概还是有点舍不得和遗憾吧。

    陆承赫让管家给小布丁喂点水,将行李交给女佣,看向陆承涵:“怎么回事?”虽然陆念祺早晚都是要搬出去的,但是母亲已经跟他商量过了,这好歹是回到陆家的第一个年,就让那孩子在家里把年过了再正式搬出去。不过现在大哥话已经这么说了,他肯定不会再多说什么。

    陆承涵朝小布丁招了招手:“过来小布丁。”

    左宁看了眼陆承赫,见他点头,这才跳上沙发,坐到陆承涵的旁边。

    将长大了不少的狗搂在怀里撸了撸毛,陆承涵才说道:“那孩子心思有些敏感,能早些住出去就住出去,我知道你是好心想要多留一段时间多教点东西,但我们已经尽到了该尽的责任也就够了。”

    左宁往陆念祺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就这么要搬走了啊,好歹也是一起上了一段时间的课,又听陆念祺说了那么多心事,多少也有些感情了。这搬出去之后,感觉除了逢年过节可能会见到面,以后都不常见了。

    正当左宁还在感慨以后又少了一个可以玩的朋友,就听到陆承涵道:“把你家狗借我吧。”

    左宁瞬间毛都炸了起来,这话怎么这么似曾相识呢?不过他行动快过思维,一下子就从陆承涵手里挣扎开,跑到了陆承赫的怀里坐好,后背紧紧贴着陆承赫的胸口,这才松了口气。

    陆承赫干脆利落的拒绝:“不行。”

    陆承涵笑了笑:“这次不是拍电影,时间也不长,就一天,早上带出去,晚上就给你送回来,保证一根毛都不会少了你的。”

    陆承赫问:“做什么?”

    陆承涵笑着说道:“楚航接了一挡真人秀,录制的那一期是以狗为主题的,具体怎么录制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就是带着各自的狗一起玩,最近小布丁新拍的那个电影也上映了,口碑票房简直以黑马之势横扫,连带着它的话题度也暴涨,所以如果可以带小布丁上真人秀,楚航的出镜率和话题也会更多。”

    左宁闻言松了口气,真人秀啊,这已经算是最火爆的综艺节目了,就是真人秀太多,质量有些参差不齐的。不过以如今楚航的人气,要上肯定是上最火的那个了。听说真人秀套路多,都是有剧本的,如果可以,他倒是很想亲眼去看看真人秀到底是怎么拍出来的。

    不过永远都跟他不在一个调上的陆承赫想也不想的继续一口回绝了。

    陆承涵虽然也不是找不到狗子,就楚航自己在圈内的人气想要找一只聪明的狗都是轻而易举的,但是谁让小布丁的确聪明又自带关注度呢,所以还是有些不甘心:“给我一个你拒绝的理由。”

    陆承赫抱着小布丁上楼头也不回道:“我怕被人组团偷狗。”

    陆承涵满头问号,刚刚说那话真的是他弟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八卦杂志说这事要黄[娱乐圈]六道狂徒千年僵尸在都市守望先锋之逆流而上聊斋之道长领主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