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今晚不许上床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42章 今晚不许上床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六零年代好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穿到明朝考科举     陆承赫原本见小布丁跟那只哈士奇一起在玩球, 想着他总算是融入了狗群中,便准备让他多玩一会儿。结果不过是跟唐可儿说了一句话,几乎是一转眼的时间, 小布丁就这么不见了。

    整个游戏池里的游戏设施说多也不多,也有很多像是旋转楼梯的地方, 但基本上是一目了然,那么大一条醒目的萨摩耶不管躲在游戏池里哪个角落都能看得到, 可是现在, 原本应该在里面玩的小布丁却不见了。

    正在努力邀约的唐可儿见刚才说话还好好的, 突然间脸色就冷了下来,整个周身的气息瞬间变得非常可怕,也忍不住心跟着一抖, 顺着陆承赫的目光转头看过去,顿时整个心一凉, 那只萨摩耶不见了。

    陆承赫没再管唐可儿, 直接大长腿一跨, 走进游戏池里, 往那些容易躲藏的地方一个个找去。可是没有, 他的小布丁不在这里。连着叫唤了几声, 往常不管小布丁躲在哪里玩, 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就一定会跑出来的,可是现在没有, 显然已经不在这附近了。

    陆承赫抿了抿双唇, 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要如果不是理智还在,他恨不得立即封锁整个商场。不过他虽然没有封锁整个商场,却还是一个电话上去,让上面立即派人加强守卫。

    很快商场的上层就接到了电话,整个商场所有的保安全部出动,守住所有的出入口,只要看到带了萨摩耶的一律拦下。一个个原本正在后勤室休息的人员,接到这个突然来的任务还在奇怪,也不知道是哪位丢了狗,但肯定不是一般人的人,毕竟普通群众最多也就是广播一下而已。

    陆承赫刚才跟唐可儿说话稍微分心了一下也绝对不超过一分钟,小布丁肯定是自己走的,如果有人要强行带走它,不可能一点声音都没有。一想到那小东西自己不知道跑哪里去玩了,陆承赫心里又急又气。发现小布丁不见了的那一瞬间,他的确慌了神。这辈子除了接到父亲出了意外的消息时慌过神,他就没有这样一瞬间空白过。

    万幸的是园游会是在商场里举办的,并非那种露天圈地的模式,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小布丁肯定不会跑出去,只要让人守好了各处的出入口,总能找到的。

    见到不少穿着保安制服的人匆匆从某处跑过来奔向出入口,陆承赫也恢复了冷静。等找到那小东西,这次肯定要狠狠给个教训,看他还敢不敢乱跑!

    原本想要四处去找一找,但又担心如果小布丁自己又跑回来了没见到自己,可能会害怕的乱跑,于是陆承赫打算先在原地等一等。

    一旁的唐可儿见那些保安出来以后,好多小狗都有些躁动,担心自家的糖宝受到惊吓,连忙将游戏池内的狗狗给叫了回来抱在了怀里,然后看向陆承赫:“我们先去找一找吧,这一会儿工夫,小布丁应该跑不远的。”

    尽管陆承赫知道这恐怕是小布丁自己跑的,也理智的知道这事迁怒不了任何人,但他对唐可儿本来就没有感觉,每次也不过是礼貌的回应罢了,现在要不是知道小布丁肯定能找回来,他尚且还能冷静几分,否则他都不清楚自己是否还能维持绅士风度了。

    “唐小姐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那么还请自便,小布丁就不劳费心了。”

    唐可儿觉得这件事跟自己有一定的关系,有些不知所措的抱着自家狗狗站在一旁,如果自己没有拉着陆承赫说话,他家的小狗也不会自己跑掉。一想到如果不见的是糖宝,她觉得自己恐怕会急得哭。

    见陆承赫只是站在这里查看着四周,显然是想要等狗狗自己跑回来的样子,唐可儿稍微站远了一点,怕凑近了惹得他更加不高兴。

    薛璐之前返回洗手间查看了两眼那狗牌,在没有仪器检测的情况下,虽然不能百分百确定是真钻,但看光泽和火色,应该不会是假的。将狗牌放在包包内侧,再出来时,没有看到小布丁等在门口,薛璐松了一口气。

    这里没有摄像头,狗狗又不会开口说话,就算被主人发现狗牌不见了,恐怕也只会以为是掉了。稍微镇定了一下情绪,薛璐回到了刚才跟姐妹聚会的甜点屋。

    刚坐下没一会儿,就见到有不少的保安出动了,做贼心虚的薛璐瞬间便有些慌了,拿着包包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装作无意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其中一个小姐妹耸耸肩:“谁知道呢,不过今天这里有活动,楼下好多卖猫猫狗狗的,待会儿我们一起下去看看吧?”

    薛璐不敢在这里停留太久,万一又遇上了小布丁,如果小布丁朝着自己叫喊,是不是会引起主人的怀疑。这么想着,薛璐装作临时有事,先行离开了。一直到离开了商场,见守在门口的保安也没有任何阻拦的举动,这才松了口气,招了一辆车便赶紧回家了。

    左宁之前是跟着疑似他室友的人追过去的,等回来的时候险些找不到路,幸好他认得字,大概还记得在哪个方位,等越来越靠近,陆承赫的气息也越浓,左宁知道自己没找错方向。果然一个转角之后,就见到站在那儿的陆承赫。

    还没意识到大祸临头的左宁欢快的叫了一声,见陆承赫看到了自己,连忙扑腾着四只爪子朝他跑了过去。

    左宁一扑到陆承赫身上就一个劲的叫,然后用爪子扒拉着自己的脖子,示意陆承赫看,他的狗牌被偷了。

    陆承赫见到小布丁果然自己跑回来了,便摸着狗毛,打电话让人撤掉了警戒。一挂电话,见小布丁还傻乎乎的看着自己,便摸着他的狗头温声道:“学会乱跑了?一转眼你就跑不见了,这么不乖,你说我该怎么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狠狠长个记性呢?”

    左宁顿时卧槽了,看到陆承赫完全是面带微笑的说着这么恐怖的话,意识到事情大条了,看来陆承赫真的生气了。这笑着生气和板着脸面无表情的生气,总感觉前者更加恐怖了一点。

    想了想,左宁还是认怂的扑到陆承赫的怀里蹭啊蹭,企图将他蹭熄火。

    可惜陆承赫这次是铁了心要给他教训,哪里是稍微卖个乖就能过去的。

    这次是在商场里,真的就算跑的找不到回来的路了,他也能将狗找到。要是在外面呢,即便脖子上挂了狗牌,但如果有人见这小东西长得好,想要转手卖掉呢,那狗牌一扯一扔,他就算再有能耐也恐怕找不回来了。

    一想到如果再也找不回来了,他就有些手痒的恨不得现在就上手去抽一顿的好。

    左宁见陆承赫沉着脸看着自己,用爪子拍了拍他的手,又挠了挠自己的脖子:“嗷呜...”你看这里,狗牌被偷了。

    陆承赫见他一直挠脖子,还想着是不是伤着哪儿了,蹲下身查看了一下,这才发现狗牌不见了:“狗牌呢?”

    左宁回头朝着刚才自己来的地方看了一眼:“汪!”被偷了,小偷在那边。

    陆承赫以为狗牌掉了,便将牵引绳给他系好,然后顺着小布丁的意思跟了过去。

    见到唐可儿依旧站在旁边,陆承赫也不好就这么失礼的无视走掉,不过吃午饭显然是没可能了,只好示意一番点个头,这才牵着小布丁去找他的狗牌。

    唐可儿见到小布丁真的找回来了,也松了一口气。见陆承赫就这么带着狗走了,想了想还是没有追上去。她喜欢陆承赫就是单纯的喜欢,如果能够发展出什么来那当然是喜闻乐见。但陆承赫不喜欢她,这她是知道的。所以能够偶尔这样碰见了说说话她就满足了,只希望陆承赫不要因为这次的意外而讨厌她就好了。

    唐可儿默默看着自己怀中乖巧的糖宝,无奈一叹:“你妈咪我又要失恋了,唉...,想要讨好男神,怎么就那么难呢?”

    左宁带着陆承赫一路来到洗手间,然后朝着女士卫生间那边叫了几声。陆承赫道:“狗牌掉里面了?你还跑女士卫生间去了?是跟着漂亮姐姐走的?你个小色狗。”

    左宁连忙叫了两声,然后又用爪子在脖子上做了个抓的动作。他都做的这么明显了怎么就是看不明白呢,简直智商捉急!

    陆承赫挑眉:“狗牌是被人取走的?”

    左宁连忙兴奋的摇尾巴,叫了一声。没错没错,狗牌被人拿走了,不过不问自取,是为贼也,真没想到那个女孩会是个小偷,长得那么清纯漂亮呢。

    陆承赫摸了摸他的脑袋:“走吧,先回家处理你的事情,狗牌我会找回来的。”

    听到这话,原本还想分散一下陆承赫的注意力,看来一顿棍子烧肉是必不可免的了。顿时便垂头丧气的跟在了陆承赫的身后,一次不怎么愉快的约会就这么结束了。

    薛璐回家到便直接进入了自己的工作间,上学期间为了能赚点生活费,她就开始一些手工的制作,也在网上开了店,卖一些廉价的饰品。后来想要卖一些精品的东西,便攒钱买了一套比较便宜的工具,像是拆卸钻石这类事情,她在家里就能完成。等拆了钻石,再带去工作的地方请师傅帮忙验一验。

    还有这条链子,看起来也像是铂金的,先收起来,如果整个狗牌都是铂金的,那她完全可以拿去外面给加工做一条手链项链之类的。

    看着被放好的几样不属于她的东西,薛璐第一次做这种事,难免有些不安。但前后仔细一想,只要监控没有拍到自己,那么这件事谁也不会知道。如果这段时间他们几个男生要聚会,那她就找理由不去。等过段时间狗狗也不会记得这件事。

    这么想着,薛璐定了定心神,开始跟往常一样忙其他的事情去了。

    左宁以为陆承赫的狠狠教训肯定是要挨打了,虽然长这么大,自他有记忆以来,他就没有挨过打。但如果陆承赫真的要打,他也拦不住啊。毕竟今天这事吧,的确是自己的不对。他觉得自己能找回原路,肯定不会丢,陆承赫不知道啊。一下子没看到自己,陆承赫肯定急坏了。

    打就打吧,反正他毛厚,臀部的肉肉又多,挨两下也没多大事。

    不过他错估了陆承赫的丧心病狂。

    左宁顶着一个纸盘装的烤火腿肠,一动不动的蹲坐在客厅中。陆承赫拿着一个条状物,只要他动一下,刷地一下就抽打在了地砖上。那巨大的声响听的狗子一怂,顿时就不敢动了。

    那刚烤出来的火腿肠散发着一阵阵诱人的香味,还被陆承赫要求多撒孜然,那烤出来的滋味简直了。不过令左宁觉得丢脸的是,他感觉自己已经控制不住唾液的分泌了,为了不让口水滴下来,他便只能不停的咽口水。但是只要咽口水,那被他顶着的盘子就会微微颤动一下,如果幅度大了,陆承赫便又在他身边抽出巨响。

    陆承赫为了狠狠教训这个小东西,还特意吩咐管家去买的廉价火腿肠,那种一般超市里面卖的几块钱一根毫无营养却特别香的东西。然后让厨房撒上各种香料,满满的孜然,别说是狗鼻子了,那味道就连人闻着都忍不住想吃。

    他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看着小布丁顶着那特意为他烤制的一根火腿肠,见他不断的在咽口水,显然已经馋的不像样了。

    一根放冷了,味道没有那么浓郁了,陆承赫就放厨房现烤一根换上继续。一直到冷了三根火腿肠,小布丁已经彻底坐不住了,开始躁动的动来动去,发出委屈的低吟声,陆承赫这才冷冷的看着他:“以后还敢不敢乱跑?”

    左宁抬眼看了看自己依然顶着的盘子,如果自己张嘴叫出声,盘子肯定会掉,于是只好哼哼两声表示以后再也不敢了。

    陆承赫将他脑袋上的盘子拿了下来,递给管家处理掉,见那小眼神一直跟着管家走,便揪住他的耳朵将脑袋给扭过来:“看什么看,今天必须饿你一顿!你以后要是再敢乱跑,一天都得这么顶着食物还没饭吃!”

    左宁委委屈屈的去蹭陆承赫的掌心,三根火腿肠呢,还放了那么多料,别扔啊,扔了多浪费。这教训也教训完了,给他吃了该多好。

    不过他也知道这只能想想,那种没有经过加工的火腿肠陆承赫都没有给他吃过,更何况这种重料烧烤出来的。用舌头舔了舔嘴巴,发现嘴边的毛依旧干爽,没有丢脸的真的流出口水,他这才松了一口。

    闻到了那种夜市的滋味之后,心中的念想便犹如决堤的江河,一发不可收拾了。好想吃烧烤,搭配冰镇可乐的那种。

    左宁以为陆承赫就只是说说,像那天家里举办酒宴的晚上一样,说不给他吃饭,过一会儿还是给了。但是今天,陆承赫似乎动真格的了,说不给吃,就真的一口都没给。

    左宁委屈的趴在地上,看着陆承赫吃着饭,时不时发出委屈的嘤嘤声。可是陆承赫铁了心的不为所动,无声的叹了口气,虽然陆承赫今天依然很帅,但他决定看他不顺眼几分钟!

    等陆承赫用完了午餐,起身走向书房。余光见到小布丁依旧趴在地上,小眼神偷瞄自己,就是不跟上来,顿时笑了笑,这还有小脾气了,就是不能惯着。

    左宁见陆承赫就这么走了,都没有来叫自己一声,见佣人开始忙着收拾餐桌了,就他一只狗这么趴在地上,来回的佣人都绕着他走,简直就当他不存在一样。自己跟自己纠结了半天,还是默默爬了起来。狗子没有人权,想想都替自己感到心酸。

    小心的蹭到书房门口,见门没有关上,虚掩着,左宁忍不住在心中就是一哼。这肯定是给他留的门,刚刚在楼下还不叫他。

    一推开门,见陆承赫坐在书桌前看着电脑,左宁装作一点都不好奇的绕到他的椅子后,一抬头,就见到屏幕上显示的是个地图。

    左宁瞬间便想到了狗牌,然后扒拉了一下陆承赫,一下子跳上了陆承赫的腿,硬是挤到了他的怀中,两爪子搁在桌子上,一本正经的看着电脑。

    陆承赫也没管他,看着屏幕上,他装在狗牌里的定位系统停的位置,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一会儿。

    摸了摸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布丁,陆承赫问道:“今天拿你狗牌的是不是一个你见过的女生?”

    左宁连忙道:“汪!”没错没错,就是她,就是你想到的那个人!

    陆承赫摸着狗头没再说话了。

    左宁扭头看了陆承赫一眼,见他沉默起来,便往后一靠,靠在他的身上也不动了。发现发小的女朋友是小偷,这种糟心事真是有够糟心的。如果关系一般,无视也就算了,那点损失又不是很重。可是关系这不一般的,真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就在左宁以为陆承赫会就这么沉默下去的,却见他拿出了手机。

    电话一接通,那边咋咋呼呼的声音就传来了:“咋滴啦,能劳驾您这个大忙人跟我联系,有事快说,兄弟我赴汤蹈火绝对的在所不辞啊!”

    陆承赫没管那边嬉皮笑脸的调侃,只是说道:“今天我带小布丁去了町中商场。”

    聂勇忍不住轻啧了一声:“你这真是养狗养出爱来了,你什么时候去过那种地方,怎么了,觉得那地儿不错,下次想让兄弟们陪你再去一次?”

    陆承赫继续道:“小布丁的狗牌掉了,狗牌里有定位系统,现在显示的方位是在你家。”

    聂勇一愣,下意识问道:“我家?我哪个家?”他可是有好多家的,自己的本家,青鸟市其他的一些房产等等。

    陆承赫撸着乖巧坐在他身上的小布丁的狗毛,道:“你现在常住的那个家。”

    聂勇微微沉默了片刻,也不再嬉皮笑脸了,简单的说了一句:“行,我晚点跟你联系。”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陆承赫放下手机,见小布丁扭头看自己,便戳戳他的鼻子:“你闯大祸了你知道吗?”

    左宁哼了一声,他闯啥祸了,他算是看出来了,那个叫聂勇的条件肯定是不差,就算不是二代中的精英,但也肯定是个富的。估计是想要找所谓的真爱,故意隐瞒了自家的家庭环境。结果呢,那女孩可能是受她自己身边环境的影响,上次听说好像是卖珠宝的,这天天跟珠宝打交道,但是买不起,男朋友也买不起,她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

    又或是聂勇经常带那个女孩去跟自己的一些好朋友见面,聂勇的朋友怎么着都不像是会蹲路边啃串儿的那种,去过的好地方多了,这眼界自然就上去了,但自身的东西却没有跟着得到提升,心智稍微不强硬一点的,绝对受其影响啊。

    左宁有时候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些有钱的二代们都在想些啥,估计是电视剧小说看多了,角色扮演玩上瘾了。

    左宁心想,他接触到这个层面的人的时候幸好变成了一条狗,不然指不定自己早就面目全非了。不过如果自己还是人,恐怕也接触不到这么高来,唉...人生总归是有得有失。

    听到那一本正经叹气的摸样,陆承赫好笑的敲了敲他的脑袋:“你还叹气,你还好意思跟我叹气?今天罚你不许上|床睡,你睡你自己的狗窝,那狗窝给你买回来,你睡过几次没?”

    左宁往陆承赫身上一倒,一副看破红尘的摸样,说吧说吧,随你怎么说,到了晚上要自己上|床的肯定还是你自己,男人的嘴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八卦杂志说这事要黄[娱乐圈]六道狂徒千年僵尸在都市守望先锋之逆流而上聊斋之道长领主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