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黑狗舍的下场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40章 黑狗舍的下场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穿到明朝考科举     陆承赫对付这样一个小小的狗舍, 甚至连用捏死蚂蚁的力气都谈不上。不过是晚上将这件事知会了助理戚伟一声,剩下的事自然无须他操心。

    而戚伟身为陆承赫的助理, 要是没点处事的能力和手腕怎么可能坐上这个位置。要想让这个狗舍一夜之间消失也不过是他一个电话的事, 但他却没有这么做, 因为这样实在是太便宜这个狗舍了。

    戚伟自己就养了一条边牧,从小就聪明可爱, 一直是他的心头宝。对比陆承赫这样理智养狗的,戚伟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铲屎官, 一个合格上岗的狗奴。他自己的微博虽然挂着陆氏助理的名头,但所发的内容全是自家狗儿子, 已经不知道被网友嘲笑过多少次, 这是一个因为被自身能力过硬而耽误了的宠物博主。明明可以靠儿子卖萌, 却偏要用自身能力辛苦打天下。

    所以当陆承赫大晚上发信息给他, 而他通过了一些渠道调查到了证据,简直被这个无良狗舍气得一夜没睡。原本可以悄无声息解决掉的事情, 他就偏不, 就要把事情闹大, 让那黑心狗舍尝尝人民群众群怼的滋味。

    戚伟身为陆承赫的助理,他的微博关注量也是不少的,甚至因为他的身份, 好多大v都将他设为特别关注,只要他发了一条动态, 就会立刻提醒。所以当戚伟发出那条曝光微博时, 除了那些夜猫子宠物博主还没睡的转发之外, 一些社会大v也都跟着转发,经过一夜的发酵,第二天就已经占据了第一位的火爆头条,甚至将一个实力歌手的新歌发售新闻都压下去了。

    只见那条新闻中,从狗舍一直到一个黑作坊的屠宰场,一路有交通监控的截图,而那个屠宰场里面大概是深夜溜进去偷拍的,照片背景有些暗,对焦重点被闪光灯一照,那成堆的死狗看起来更加可怕,简直毫无人性到极点。还有几张拍到几只已经没了皮的狗被挂着,地上一堆被剐下的狗皮堆积。即使一个不爱猫狗的围观群众都觉得这实在是太凶残了。

    这则新闻里面还特别曝光,这家名为爱宠屋的狗舍,打着公益救助流浪狗的名义,对于社会上爱心人士送来的流浪狗来之不拒,然后从中挑选出年龄不大,外型较好,身体无残缺,或者残缺不明显的狗进行治疗包装,然后呼吁爱心人士领养。

    而那些重病救不活,身体缺陷严重,年纪过大,被送过来之后没多少人关注的流浪狗就会被毒|死,送去那种无证经营的屠宰场剥皮取肉。这些肉因为要流入市场,所以那狗舍用的是一种合成毒剂,通过气味将狗弄死,并不会在狗狗的身体里残留过多。这样死掉的狗能最大程度的保持狗皮的完整性,也不会在狗舍内弄出过大的动静和鲜血淋漓的现场。

    然后狗舍每每积攒一批流浪狗处理掉之后,就会通过合作的屠宰场过来拉狗。虽然这一车狗是贱价卖掉,但架不住这是个长期经营的活计。随着这家狗舍的名气越来越大,他们这种暗中交易的盈利也越来越多。

    这狗舍的行径简直可以用丧心病狂来形容了,不少人通过这个新闻的链接摸进了那狗舍的微博中,发现那狗舍的口碑几乎满满好评。在这种满是星期狗的社会,这种做事实,卖好狗的狗舍简直就是一股清流,被众多狗友追捧。

    结果谁能想到,这种被网友称为大实在的狗舍老板,简直比那些星期狗的商贩还要黑心,还要残忍!

    【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家妞妞就是在这个狗舍买的,因为好多人推荐,我也观察了很久,这家狗舍卖的都是健康的好狗狗,我还特意自驾开车过去接的狗,没想到背后竟然是这样的,莫名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实在是太可怕了,要如果不是实锤够硬,谁能想的到这家狗舍背后竟然还有这样一条龙,这些人迟早要有报应的!】

    【简直活久见,因为养不起狗狗,买了怕无法为一条小生命负责,云养狗多时,这家狗舍也是我日常关注的,真没想到竟然会是如此的黑心,不知道有多少条无辜的狗狗死于他们的手中,要如果不是距离太远,真想飞车过去砸了这狗舍出出气!】

    【玛德好气哦,这狗舍的人不怕断子绝孙吗!迟早要有报应的!我诅咒他们统统不得好死!!!】

    【要如果不是曝光的是个真大v,拿出的截图又是这么实锤,我简直不敢相信,上个星期我还去这狗舍做过义工,看到那些流浪狗狗能够在这狗舍安家我不知道有多高兴,当时我还说,虽然你们被原主人抛弃了,但是被救助到了这里,一定会有个安稳的余生的,现在想想简直泪崩,这还不如在外面流浪呢!】

    【早就发现可疑了,甚至撞见过一次,然后被打了,家人甚至还遭到了威胁,无权无势,只能劝诫周边的朋友不要相信这个狗舍,现在狗舍被曝光了,我也总算不用再记挂这件事了,总算有人出来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呜呜呜......我捡了一条狗,因为家里不让养,后来送到了这个狗舍,每周都会去看一次,然后给买点狗粮,希望狗舍能对狗狗好一点,然后前不久狗舍的人说那条狗狗被领养了,我当时虽然有点失望,却还是希望狗狗余生能有一个爱它的主人,现在我不确定那只狗狗是不是还活着,如果它不在了,那狗狗会不会很恨我,是我送它去的呜呜呜......】

    狗舍的人虽然也在通过微博经营名气,但并不会时刻关注着。等这天早上起床后,给那群要卖钱的小狗崽们喂了粮,又倒了几桶廉价粮给流浪狗吃之后,按照往常一样登陆微博。结果发现自己的狗舍被挂了名,关键是还有截图为证,瞬间狗舍里的人就慌了神,连忙去找老板。

    老板一看,以为这件事跟昨晚那几个学生仔有关系,就恨得咬牙切齿。不过他也的确没有想到,这群学生仔竟然有能耐通过交通的监控系统来调度过往画面截图,甚至还给摸到了屠宰场。

    以往虽然不是没被人发现过,但警告威胁过之后,一个个也就不敢说话了,他们狗舍的名气在那里摆着,就算有一两个还敢跳出来说真话的,但他们卖出去的狗的确都是好狗,所以有不少的支持者,觉得那些人不过是眼红,别人找来的黑子而已。

    但是现在,挂他们的还是一个很厉害的大v,比起他们这个青鸟市的小众,整个微博一起来怼,就算是假的也会被说成真的,更何况那些事的确都是真的,他们想要理直气壮都办不到。

    就在老板慌忙想对策的时候,门口传来一片嘈杂声。

    一夜无梦到天亮,左宁陪着陆承赫日常晨跑完回来,吃完狗粮之后被强行塞了一个蛋黄,然后硬是从陆承赫的嘴里叼走半口培根,看着陆承赫冰冷的凝视,得意的摇了摇尾巴。

    因为前一晚的事情,昨天陆承赫没带他去公司,在家里呆了一天。不过好在陆母也担心他不舒服,也没过来带他出门。但现在他已经感觉完全没问题了,昨天晚上还活蹦乱跳的跟陆承赫闹腾了好一会儿,怕待会儿陆母又过来说要带他出去玩,见陆承赫要走了,连忙跟上去抱大腿。

    看着撅着屁股摇尾巴的小布丁,陆承赫低头凝视:“你刚刚抢了我的早餐。”

    左宁歪了歪脑袋:“?”

    陆承赫:“所以我没吃饱。”

    左宁:“???”

    陆承赫一只只将他的爪子给扒开:“因为没吃饱,所以抱不动你,就不能带你去上班。”

    一旁正在送陆承赫出门的管家默默低下头,有生之年竟然能听到少爷在讲冷笑话,也是难得。那么问题来了,他是该直接装作没听见,还是给面子的笑一笑呢?算了,冷笑话是对狗讲的,他还是装没听见的吧。

    左宁忍无可忍:“汪!”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陆承赫了!

    见陆承赫扒开他的爪子就直接上了车,左宁连忙冲了过去,半个身子扒在了车里的踏脚垫上,仰着脑袋看向陆承赫:“汪汪!”带我走吧,走吧走吧。

    陆承赫微微偏头看了一眼,见他因为大半身子都扑在车里挂着,两只脚悬在半空中,吐槽道:“腿真短。”

    左宁后脚一蹬,轻而易举的上了车,熟门熟路的爬上了车后座,扑到陆承赫的身上:“汪汪汪!”他的腿才不短呢,比柯基长多了!

    司机见老板关了车门,并没有将狗赶下车的意思,便直接催动油门。真没想到,一个整天冷冰冰的老板自从养狗之后,竟然连带狗上班的事情都做出来了。

    一路直达进了办公室,左宁直奔小房间。陆承赫脱了外套,进来给他的狗盆放了干净的水,又给他开了pad放连续剧,见他老老实实已经在床上趴好准备嗑剧了,这才将房间轻掩着关上了。

    左宁见陆承赫开始办公了,就从床上跳了下来,透过门缝小心的往外看了看,然后转身去开冰箱。里面已经没有了那个空掉的果汁瓶,看陆承赫这两天也根本没有提过这件事,顿时笑眯了眼。

    他就知道平常肯定有人给陆承赫打理这些内务,总不至于一个小冰箱还要老总亲自收拾,那个空掉的饮料瓶一定是有人给清理了。一想到以后每天都能来解解馋,左宁就觉得上班果然有意思多了。

    陆承赫处理了一会儿公务,戚伟就敲门进来了。陆承赫见到戚伟,这才想起昨天晚上交代他的事情,便问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听到陆承赫在说话,左宁连忙跳下床,小心的将耳朵贴在门边。

    戚伟道:“事情已经曝光,那家狗舍今后在青鸟市不会再有立足之地了,已经有人联名起诉,但今天早上,已经有人集结过去,将狗舍里的流浪狗都转移了,但是狗舍里面自己培育的小狗属于个人财产,不过已经被一些情绪过激的爱狗人士给哄抢了。”

    陆承赫闻言皱眉,戚伟继续说道:“这过程中有发生过一些肢体冲突,狗舍里的老板以及员工全都有轻重不一的伤情,狗舍被砸,但是因为原本狗舍所在的地方就比较偏远,狗舍内也并没有摄像头,等接到报警去到现场之后,闹事的人已经走光了。即便狗舍的老板想要状告那些人,这场官司也不太好打。不过在那之前,他们已经被刑事拘留了,有这种社会言论的压力,这场判刑恐怕不会轻。可惜法律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关于流浪狗的保护条例,最终只能以危害食品类的名义起诉。”

    陆承赫点点头,既然解决了狗舍,那这件事也就算完了。正准备让戚伟继续去工作,就听戚伟问道:“老板知道那间狗舍有多黑心吗?”

    陆承赫抬头:“毒|死了很多?”

    戚伟点点头:“那家狗舍已经经营了七八年了,以前最初也就每个月交易一次,一次大概上百条流浪狗,后来几乎是每个星期交易一次,数目同样不小,甚至有些狗贩子把偷来的,毒|死的各种狗也会通过他们的渠道卖掉,林林总总加起来便是一个巨大的数字,那些被毒|死的狗中大部分都是外型不太好,或者是土狗的,一般名犬会经过打理然后开放给领养来博名声,社会上不知道还有多少这种存在。”

    戚伟说完叹了一口气:“老板一定要看好自家的狗啊,这万一不见了,想要找回恐怕就难了。”

    躲在房里偷听的左宁不知不觉听着听着就把脑袋伸出去了,听到要让陆承赫看好自己别弄丢了,忍不住哼唧了一声,他是会丢的吗,他要是能把自己弄丢了,那他真要怀疑一下自己曾经作为一个人其实是不是他狗生的自我幻想了。

    听到小房间那边发出的声音,戚伟下意识转头。左宁见到自己被发现了,连忙想要缩头关门。结果悲剧的是,爪子不小心碰到门了,然后脑袋往回缩的时候,给夹住了......

    吃痛的嘤了一声,这才将脑袋给收回来,用爪子抓了揉了两把脖子被夹住的地方,简直丢脸的想哭。

    陆承赫围观了整个脑袋被门夹住的一幕,无语的忍住了嘴角的微抽。

    戚伟见到活的小布丁,狗爹之魂上身的他眼睛都要亮了:“小布丁!”

    当初他也是去看过那部电影的,然后顺着电影摸到了小布丁的微博,当时他还不知道小布丁是老板家的狗,还是看到微博之前发的一些图片,那屋内的背景就是老板房子啊,甚至还有书房的,以及就连他也从未进去过的卧室!结合之前老板问他的一些关于狗狗的事情,于是戚伟推断这白胖的小布丁一定是老板的狗!

    现在意外见到一只活生生的小布丁,还是在老板的办公室,要如果不是还记得自己身为助理的身份,差点就忍不住扑上去撸了。

    比起毛发蓬松的萨摩耶,看起来一团可爱,他家那只边牧儿子则显得有点高冷了,而且毛太长服帖在身上,一点都没有炸毛飞起的萨摩耶撸的有手感。

    陆承赫敲了敲桌子,将脑袋恨不得伸长钻进小房间里的下属给敲回了神。

    戚伟看了看老板,见小布丁也没有跑出来,有点可惜没能撸到狗,一路不舍得出了办公室。

    见戚伟回去工作之后,陆承赫这才朝着小房间喊道:“小布丁,过来。”

    左宁用爪子扒开门,然后扑到陆承赫的腿上:“嗷呜。”我不是故意要被人发现的。

    陆承赫揉了两把他的脑袋和脖子,用指尖点了点他的额头:“你这真是脑袋被门夹了。”

    左宁抱着陆承赫的小腿,将脑袋搁在他的大腿上给他撸。至于刚刚陆承赫在说什么,不好意思,他听不懂。

    这时又有人敲门进来了,左宁下意识的往陆承赫的桌子底下一藏,确定尾巴没有露在外面,这才将脑袋搁在陆承赫的腿上,眨着无辜的眼睛看着他。

    陆承赫见他不打算挪窝,只好先让下属进来。

    一堆人进进出出,左宁就这么躲在桌子底下听着那些人汇报工作。一个个吐词贼溜,简直就像他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社会精英一样,一些专业名词虽然有些不太懂,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左宁心道,怪不得全球百强呢,这些精英一个个放在外面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存在。

    听着听着,左宁就这么坐在陆承赫的椅子前,脑袋搁在他的腿上,然后睡着了。

    陆承赫每每低头扫文件的时候就会看他一眼,见那圆溜溜的眼睛眨啊眨,最后还是没能抵抗睡神的召唤,就这么坐着,脑袋搁他腿上睡着了。这睡姿也真是辛苦,感觉随时都会滑下去倒地一样。弄得整个早上陆承赫还要分心来管这只在他腿上呼呼大睡的狗。

    一觉睡饱醒来的左宁满足的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却在脑袋往后仰的时候,咚地一声撞到了办公桌板上。

    陆承赫就这么靠在椅背上默默看着,见到他自己用小爪子去挠被撞了的地方,心想这被门夹又撞了脑袋,今天上这一天班,不知道智商要降几级。

    左宁挠了挠脑袋,总算是清醒的想起了自己在那儿,一抬头就看到陆承赫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连忙挂上一个笑脸讨好的凑过去:“嗷呜~”

    见到那满脸天真无邪的小样,陆承赫绷不住的笑了,敲了敲他的脑袋:“再这么撞下去,我看你连你自己是谁到时候都蠢到不记得了。”说罢陆承赫滑开椅子站起来,朝已经放好午餐的茶几和沙发那边走去:“过来,吃饭了。”

    左宁闻言眸子瞬间便暗淡了下来。陆承赫一起身,那身后大片的落地玻璃窗就出现在了眼前。玻璃窗外是高楼耸立的各式建筑,宽大的马路上车水马龙。在青鸟市这个经济发展迅速的城市,甚至不时还能看到豪车跑过。

    当初左宁的梦想便是在这个城市的中心地带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房子,有自己能够糊口的事业,每个星期回家吃个饭,听着爸妈念叨念叨。还有一群狐朋狗友,大夏天的蹲街边撸个串,侃大山的东南西北瞎吹。

    等年龄差不多了,就找个合适的人,结婚生子。是女孩就当公主一样宠着,是男孩就丢外面野着长大,临到老了,再养一只大金毛。

    可是这原本很简单的一切,在某一天睁开眼睛时,彻底的与他毫无关系了。

    他努力说服自己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适应新的生活,接受新的身份,然后渐渐忘记,曾经有一个叫左宁的人。

    左宁看着自己毛乎乎的爪子,默默想到,会忘的吧,总有一天,他会忘记自己是谁,然后做一只单纯的只爱着自己主人的小狗。

    可是如果真的有一天,他忘了自己是谁,那该怎么办。

    陆承赫走到茶几旁,见小布丁还没跟过来,傻呆呆的盯着落地窗往外看,又叫了一声:“小布丁,你还吃不吃饭了。”

    左宁抬起爪子揉了一把脸,不想了,有啥好想的呢,得过且过及时行乐才最重要。嗷呜叫了一声,从桌子下钻了出来,摇摆着大尾巴走到陆承赫的脚边。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的饭菜香,左宁吞了吞口水。可惜陆承赫小冰箱里只有喝的,要是有吃的那该多好。

    吃着狗粮,左宁默默决定,今天要喝掉陆承赫的两瓶果汁才能弥补他弱小的玻璃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八卦杂志说这事要黄[娱乐圈]六道狂徒千年僵尸在都市守望先锋之逆流而上聊斋之道长领主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