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狗舍黑心交易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39章 狗舍黑心交易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穿到明朝考科举     藤大与很多个公益组织都有合作, 有些是学校组织, 有些是校内学生自发的,像是养老院,孤儿院,救助站等。其中有一家名为爱宠屋的狗舍比较特别, 因为它不是一个纯粹的公益组织。

    爱宠屋在边郊有一个非常大的场地, 被专门划分为两块区域,一边是售卖自己繁殖的宠物小狗,一边是收留一些社会热心人士送来的流浪狗。

    很多人买狗如果找不到一个好的渠道,很容易买到星期狗, 就是那种打过针, 活蹦乱跳个几天,然后就会得犬瘟细小。运气好的还能治好捡回一条狗命,运气不好的那真是钱也花了,心也伤了。一些爱狗想要养宠物的, 不知道有多少被卖星期狗的不良店家给欺骗了。所以像是这种很有口碑的犬舍,在宠物圈内人气很旺, 一个传一个介绍来的。

    而宠爱屋与一般的狗舍不同的是, 他们还会从事救助流浪狗的公益。像是他们的微博上就总是发一些救助的视频,并且开放渠道让人免费领养那些被救助回来的流浪狗。偶尔也会发一些狗舍里自己繁殖出来的小狗, 个把星期之后就会传上视频让人预定, 等到疫苗打完再接走。

    很多人便觉得这样的狗舍十分的靠谱, 买回家的狗狗也都十分的健康活蹦乱跳, 于是纷纷推荐给身边的好朋友。有时候甚至遇到一些流浪狗, 奔着爱宠屋的招牌,他们宁愿送到爱宠屋去,也不会送去正规的宠物救助站。但因他们的名气挺大,口碑也是真的好,所以藤大的学生会接触过几次之后,便常常来这里做义工。捐助一些狗粮,替流浪狗打扫一下狗笼,为这家狗舍节约一些人工成本,希望他们能够继续下去这样的公益事业。

    然而就是这样将一切都好像摆在明面上的狗舍,却暗中从事着那些不为人知的黑心事。

    那天藤大过来做义工的有一个女生,因为跟其中一个室友说好要在狗舍后面一条学生商业街逛一逛,等逛完过来等车时,天也已经差不多快黑了。她们听到一阵像是狗狗低声呻|吟的声音,于是小心的钻进草坪,躲在狗舍栅栏后面看了一眼。

    就见到有人抬着几个巨大的笼子往车后箱上搬,而笼子里好多只狗全都堆积在一起。有的还在动,而有的躺在笼子里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还没等她们看清楚,那装了笼的车子就开走了。

    那妹子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第二天就在学生会里面帮忙的时候随口提了一两句。而家里小布丁出了事,化验单还没拿回来的陆念祺听到这话,顿时惊了。他不确定自己想的对不对,只是将小布丁的情况说了出来。

    于是他们这个小组的组长肖茵一锤定音道,要过去蹲点。他们拿回来的那十万赞助,其中就有对这个爱宠屋的。这种事当然要核实清楚,否则的话,钱用了事小,如果里面真的有什么黑心交易,那他们简直就是在助纣为虐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运气好,原本已经做好要蹲个好几天的准备了,当天晚上他们就又看到了有车子停在了爱宠屋的侧门处。但是他们拎出来的东西却并没有像那个妹子说的那样是装了狗的笼子,而是被套了一层套子,根本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东西的长方体。

    需要这样遮遮掩掩典型的有鬼啊,几个做事不过脑子的热血青年顿时冲了上去,原本准备掌握好足够的证据再一次性曝光的肖茵拦都没拦住。

    几个运货的工人见到突然冲上来一群人,瞬间有些慌了神,本能的护住东西往车上运,想要尽快将车开走。但几个小青年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曝光,于是推推搡搡之间一把将还没来得及装车的笼子给撞到了,布帘被掀开了一角,里面真的是一群死狗。

    几个呆在后方还没反应过来的女生见状,连忙拿出手机来拍。

    狗舍里面的人听到外面的动静立即跑了出来,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将这群学生一围。原本像是狗舍这种行业就为了避免扰民,一般都是开在郊区或者居住人口较少的地方。所以此时此刻不管他们怎么闹,似乎都无法引起围观,因为四周连个人影都没有。

    几个学生压根就没有经历过社会,像是能考上藤大的人,在别人眼里那都是别人家孩子那一类的,平时别说打架了,连口角都很少有。所以现在被这群社会人士围住,多少有些胆怯。

    肖茵虽然是女生,但作为他们当中年纪最大的,也是决定这次蹲点的人,怎么都要站出来,看着一群彪形大汉,肖茵尽管害怕,却还是壮着胆子道:“你们想怎么样,我警告你们,你们别乱来啊,我们老师知道我们来了这里,你们如果不想把事情闹大的话就赶紧让开!”

    刚刚那几个首先冲出来的男生还有几个不太服气的,想着大不了就闹大,这种黑心的窝点解决一个是一个。不过却被身边的人给拦住了,能够用另一种方法解决的事情,又何必要弄得满身挂彩。

    狗舍当中为首的男人冷笑的看着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仔:“想怎么样?你们看到了不该看的,还问我们想怎么样,今天要是不给你们一个教训,你们真当这里是慈善地了是吧。”

    眼见他们准备动粗了,陆念祺将把他们护在身后的肖茵拉了过来,虽然肖茵是他学姐,但这个时候哪能让一个女生出头。更何况,如果是以前,他或许还会担心,毕竟这个社会没钱没势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惹不起事。但现在他却一点都不怕,真要闹起来,吃亏的绝对不是他。

    “我们删照片,今天这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如果你们不同意,那我们也不介意闹大,至于后果如何,大不了试试。”

    陆念祺这话说的很是硬气,虽然有几个同学不太愿意删除照片,毕竟他们已经撞破了这些交易,这照片可能就是唯一的证据了,大不了就是闹大报警,难不成这群人还能把他们杀了不成。

    照片肯定是要删除的,不过狗舍里的这群人原本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们,一顿皮肉之苦肯定是要有的。这附近压根就没有摄像头,就算把他们打了,他们也没证据说是他们干的。这种事他们以前做多了,又不是第一次被人撞见,吓唬威胁一套下去,谁还敢放屁。

    但人就是这种欺软怕硬的天性,有些人出生于什么家庭,有时候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倒不是说看他们的穿着,而是一种气质,也可以说是一种底气。底气不足自然就有些畏缩。见这群学生仔里面有几个完全是色厉内荏的,就知道他们不过是装腔作势。但是现在这个站出来的,底气显然比其他人足的多。

    这个狗舍里的人也都是社会上混过的,看人的眼光还是挺准的,他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便让他们一个个取出手机删除了里面所有的照片,确定没有一张保留下来,还威胁了一句敢乱说话当心后果,这才放人。

    一回到车站,站在路灯下,顿时有几个女孩子忍不住哭了起来。最初那群冲出去的男生还有些不满道:“打草惊蛇,简直白来了,刚才就不该删照片,就该直接报警,他们总不至于杀了我们吧。”

    陆念祺看着这群跟他差不多大的同学,以前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却发现他们浮躁又幼稚,有时候接触过了不一样的圈子之后便会发现,差距就这么在不知不觉间体现出来了。

    陆念祺看着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愤青,只是说道:“那如果万一出了事这个责任谁担?学校,还是学姐?还是你们自己?”

    肖茵眼见大家快要自己吵起来了,连忙出声道:“好了,现在大家没事就行了,不过这个狗舍我们肯定不能让他们继续下去,但要怎么做,等我们回去再慢慢想办法。”

    安慰好了几个被吓哭的女生,一群人等了半天才等来一趟车。他们原本得到那么大一笔赞助,正是兴致勃勃想要做一番好事的时候,结果没想到迎面就给了他们一个重击。好在那笔钱还没有给出去,不然他们恐怕更气。

    陆念祺回到家之后,纠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壮起胆子去敲了陆承赫的卧室门。

    门一开,陆念祺就看到正在整理衣服的二哥,而房里还有一声又一声的嗷呜叫声。下意识偏头看了一眼,就见小布丁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正在床上蹦跶的跳来跳去。昨天还病的吓死人,今天就这么活蹦乱跳了。见到活蹦乱跳的小家伙,陆念祺也松了口气。

    陆承赫见他站在门口半天不说话,便面无表情的开口:“有事?”

    陆念祺连忙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他们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就算曝光也没有实锤,那狗舍的人气很旺,很多人都在他家买过狗,而且买过的也都是健康的狗。也有不少人在他家领养过流浪狗,要如果不是因为好评太多,让他们觉得这是个真正做好事的狗舍,他们又怎么可能去做义工,甚至资助。

    所以陆念祺不觉得单凭他们几个人的曝光就能处理那个狗舍,如果能得到更多的帮助,他当然是希望早点解决,谁知道多拖一天,又会死多少条无辜的小生命。

    左宁原本正在床上做运动,听到陆念祺竟然又跑去狗舍,还发现了狗舍的秘密,连忙八卦的挤到陆承赫的腿边,仰着脑袋认真的听。这一听顿时惊了,那群人也太可恶了吧,这么做不会天打雷劈吗!

    陆承赫听完之后并没有发表意见,而是问他:“那你打算怎么做?”

    陆念祺原本以为陆承赫知道之后应该会处理,毕竟小布丁也是因此受了无妄之灾,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从哪儿沾上那些毒|死|狗的东西,还好小布丁警觉吸入的量少,要是多一点那就真的没命了。

    听到陆承赫这么问,他顿时愣住了。

    陆承赫见陆念祺久久答不出来,略有些失望,终归天分有些受限,不过至少他今天晚上的处理方式还是可以的,首先保全自己不受伤才是理智的做法。陆承赫也没再继续考验他,便让他回房间休息了。

    门一关上,左宁直接扑到陆承赫的身上,抱着他的腰:“汪!”那狗舍好黑心啊,你可一定要管啊,不然要死掉多少可怜的狗狗啊!

    陆承赫一把将狗抱起来,丢到床上,然后将散落在地上的玩具一个个丢进狗窝里。左宁见陆承赫仿佛听过就算了的模样,便忍不住道:“汪汪汪!”你到底管不管啊,这么大的事情,你真的不打算管啦?

    陆承赫扭头看他:“我在给你收拾玩具,你还在念叨什么?话这么多。”

    左宁扫了眼地上,趴在床边缩了缩爪子:“唔...”刚刚明明就是你硬拉着我玩的,现在又来怪我。

    将玩具都给他堆放进狗窝里之后,一回头就看到小布丁伸着爪子在勾被子上刺绣的暗线:“你要是再将被子给勾坏了,我就让你尝尝红烧狗肉的滋味。”

    左宁顿时爪子一缩:“嘤...”然后趴在床边,无比乖巧的看着陆承赫。

    直到陆承赫收拾完了屋子,躺上了床,左宁挤进了老地方,又开始追问:“汪汪汪!”你要管吗,你会管吧,那么多狗狗呢,你会爱屋及乌的对吧?

    陆承赫一手圈住狗脖子,现在小布丁已经大到一个狗头都能占据他大半个胸口的程度了,这样圈着他,手还能撸着那脖子处厚厚的毛。好在现在是冬天,这么圈着舒服的很,要是到了夏天,哪怕开空调,这么非要粘着自己估计也会很热吧。不过到了夏天,这么厚厚的一层毛应该可以剃了。

    如果左宁知道陆承赫的想法一定会抓着他大喊,狗狗是舌头和爪子散热的跟毛没有半点关系啊!

    见陆承赫打开电脑不知道在看些啥,丝毫没有跟自己分享怎么处理黑心狗舍的想法,顿时不满的用爪子在他身上挠了两下。

    陆承赫一巴掌拍到狗爪子上,垂着眸子看他:“你睡不睡?不睡回你狗窝去玩。”

    左宁用脸在陆承赫的胸口蹭了蹭,被子下的狗腿搭在了陆承赫的大腿上,整只狗的意图十分的明显,就是不下去。

    陆承赫就这么静静的打量了他一会儿,怀里的小东西也时不时瞅他两眼,似乎在看他还有没有继续盯着他。见自己没有移开目光,便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陆承赫见状忍不住笑了笑,这鬼灵精,惯会看人眼色。

    盯了一会儿,眼见着再盯下去这小东西就要炸毛了,陆承赫这才收回目光继续看电脑。

    左宁安分了一会儿,见陆承赫不搭理自己,便时不时哼一声。陆承赫一边撸着他脖子上的狗毛,听到他的哼声,一边说道:“你要是再吵,我就把你送到那个狗舍去,你这一身肉,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汪!”不带你这样欺负狗的!

    陆承赫挠了挠狗下巴,一脸煞有其事道:“嗯,这身皮毛也养的好,说不定还能多卖个几百块。”

    左宁直接将脑袋挤进陆承赫的颈窝里,两只脚一个劲的后蹬,哼哼唧唧的表达着委屈。

    陆承赫好笑的捏了捏他的耳朵:“不过每天那么多好东西的喂着,就这么卖个几斤肉也太亏了,还是再养胖一点吧。”

    左宁这才伸出爪子抱着陆承赫的脖子用脑袋蹭着他的下巴,爱我就直说嘛,用得着那么迂回嘛。真是的,说得狗都要不好意思了。

    陆承赫一边撸狗,一边将一个左宁这个只会用企鹅的屌丝没见过的通讯软件点开。左宁看了一眼便没了兴趣,有时候晚上陆承赫也是会处理一些公务的,有时候是中文,他看得懂字,可是连在一起就有些不太懂了。有时候却是复杂的英文,久而久之也就没了兴趣。见陆承赫似乎又要开始办公了,就扭过脑袋,枕在陆承赫的胸口准备睡觉。

    一声嘀嘀从电脑里响起,左宁听到声音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就见不知道是谁竟然发给陆承赫一个动图,图片中一个像是国际会议上,某个中央新闻人物,抱起一只蹭到他脚边的狗,然后低头在狗狗的头上亲了一口。

    左宁一见到这个动图就从陆承赫的身上爬了起来,一爪子拍在电脑上,看着陆承赫:“汪!”到现在你都没亲过我,你是不是根本就不爱我!

    陆承赫以为他是看到屏幕里的狗才有了反应,便将他一手捞了回来:“那是假的,里面没有狗狗。”

    左宁爪子在陆承赫的嘴巴上摸了摸:“汪!”要亲亲。

    陆承赫不懂他的意思,以为他在跟自己玩闹,便将他的两只爪子捏在一起:“这是看到狗狗兴奋起来了?”想到什么,陆承赫看着小布丁道:“说起来你也五个多月了,养到这么大除了芙娜你都没有接触过别的小母狗,是不是该让你多接触接触,要不然你以后对其他狗狗产生抵触就不好了。”

    左宁的耳朵瞬间便震惊的竖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小母狗?哦不!他还是个宝宝呢!

    不过陆承赫貌似只是随口一提,说完就拍了拍狗头,将那个动图给关了。

    左宁哀伤的将脑袋挤在陆承赫的肩膀上搁着,到现在居然从未亲过他,还说要给他找小母狗,也许是离家出走的时候了。唉...好忧伤。

    养了这么久,这小布丁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即便狗狗不会说,但他还是能感觉到的。摸了摸压住自己大半个身体的臭小子,微微偏头问道:“怎么了?想要其他的狗狗陪你玩?”

    左宁微微抬头,嘴巴就能碰到陆承赫的耳垂。用嘴巴碰了两下,又用白毛脸在他脸上蹭了蹭。他想要亲亲,不想要小母狗。耳朵抖了抖,扭过头看向阳台的方向,重重的叹了口气。

    陆承赫揉捏了一下那不停在自己脸上扫动的小耳朵,明明表现出不理自己的样子,却偏要发出点动静,不由笑骂道:“你这是宝宝委屈,宝宝不说的现场版吗?”

    左宁又是一声叹气,然后继续狗生无恋的看着阳台外。

    陆承赫笑了笑,这小东西,真是越来越戏精了。一低头,在那毛茸茸的脑门上轻轻亲了一口。

    左宁耳朵又是一抖,瞬间便从陆承赫的身上跳起来了,震惊的看着陆承赫。这是亲了吗,亲了吗?他有感觉,可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不行,这不算!

    “嗷呜!”重来,再亲一次!

    陆承赫搂住不停在他身上滚来滚去的抽风狗:“好了吧,是不是该好好睡觉了。”

    左宁整只狗仰躺在陆承赫的身上,期期艾艾的看着陆承赫:“嗷呜~”要亲亲,给亲亲就睡觉。

    陆承赫二话不说,将两只狗爪子一握,整个拎起来,然后掀被子,塞进去,一气呵成。见小布丁意图跑出来,眼睛冷冷一看。被塞进被子里的狗子顿时怂了,委委屈屈的趴着不动了。

    夜深人静,陆承赫处理完事情,闹腾的小布丁也睡着了,这才关了灯躺下。一手将紧紧靠着自己睡的小暖源搂近怀里,低头在那毛乎乎的后脑勺上轻吻了一下,这才闭上眼睛睡觉,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大早,一则关于黑心狗舍毫无道德人性的交易被曝光,被诸多大v转发,直接挂上了新闻头条,瞬间爆红网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八卦杂志说这事要黄[娱乐圈]六道狂徒千年僵尸在都市守望先锋之逆流而上聊斋之道长领主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