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踢狗后的下场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32章 踢狗后的下场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六零年代好生活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穿到明朝考科举     陆承赫一把将朝他跑过来的小布丁抱住, 平日里小布丁跑步的姿势是弹跳型的, 屁颠屁颠的像颗球一般, 可是现在, 看着朝他跑来的小布丁姿势明显有些不对,似乎受到什么阻碍压抑着姿势, 跑的特别小心。

    陆承赫一见这模样, 顿时心里一沉。一边听着母亲将事情的前后说了一遍,一边小心的将小布丁从头摸了一遍。摸到肚子上的时候, 明显感觉他在小心的抽气,瞬间整个人气息一冷。

    齐志一见到陆承赫便有几分心惊胆战, 这人年纪没他大,但那周身的气势却是慎人的很。不过还是强撑着打招呼:“陆先生,也许是我今天喷的香水惹您家狗不喜了, 误会一场。”

    陆承赫小心的将小布丁抱在怀里,见他委屈的直往自己身上蹭,伸手摸着他的脑袋安抚着, 冷冷的看向齐志:“齐先生真的觉得是误会吗?”

    那个被齐志勾搭的女孩家中虽然没有陆氏这般显赫, 却也不是一般的小家庭出身, 陆承赫她还是认识的。虽然她不清楚齐志到底做了什么, 但此刻见陆承赫这副摸样,也知道今天这事恐怕还真无法善了,于是下意识退开了两步, 与那齐志划清界限。

    这齐志模样也是不错的, 凭借自身的能力也成立一个规模不小的公司, 算是有野心也很上进的。比起圈中那些纨绔只知啃老的公子哥,齐志的确有几分吸引人的优势,所以她才在他的追求下答应交往看看。但是如今看来,门户到底还是有几分重要性的,起码不会脑子不清做些蠢事。

    见到女孩的动作,齐志的眼神更是忍不住的阴冷几分,却还是强笑着道:“陆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不是我身上的味道,那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引的您家狗如此叫唤。”

    陆承赫也不欲与他争辩,轻抚着自己怀中的小布丁,冷漠的瞥了他一眼:“既然你说是误会那就误会吧,妈您衣服挑好了吗,挑好了我们就回去了。”

    原本以为陆承赫来了肯定能给自己找回场子的左宁见到陆承赫似乎就这么轻易放过了,顿时不甘的叫了一声,朝着那齐志龇牙咧嘴示威了一下,又委屈的在陆承赫怀里哼哼唧唧。

    这模样,就连旁边围观的店员都看出来了,这分明是受了委屈要给报仇才行,这年头,连狗都聪明到这份上了。

    陆承赫一手护着他的肚子将他抱在怀里,一手揉捏着他的耳朵安抚,低声道:“乖,我会给你报仇的。”

    听到这话,左宁这才安静下来,直到被陆承赫抱着出店都没再哼唧一声。只要给报仇就好,后悔死那家伙最好,敢踢他,他就狗仗人势怎么了!

    陆承赫将母亲送上车,见她离开后,这才坐上自己的车,朝司机道:“到温医生那边去一趟。”

    左宁抬头看向陆承赫:“嗷呜...”不用去,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陆承赫低头,伸手轻轻摸着他的肚子:“疼吗?”

    原本其实并没有多么疼的左宁,顿时觉得好疼好疼,于是委委屈屈的抱着陆承赫的手:“嘤...”他都被人打了,好想要亲亲。

    狗语不及格的陆承赫压住他的爪子:“别乱动,先去给温医生看看,检查看看身体里面有没有损伤。”

    左宁哼唧一声扭过脑袋,不给亲,差评!

    温霆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有几分意外,他服务了那么多家豪门富商,陆承赫应该算是第一个亲自带着狗来到他店里的。见到陆承赫的那一瞬间,原本还打算寒暄两句的温霆直接进入了正题,见过陆承赫这么多次,这还是第一次看他如此低气压的。不过看他怀中抱着的那只眼神灵动的小家伙,又不像出了什么严重状况的。

    陆承赫见温霆伸手过来接,便将小布丁小心的递给他:“给他检查一下,尤其是肚子等部位,看看有没有内伤。”

    温霆也不敢多问,生怕问到什么不该问的,抱着小布丁就往检查室里走去。

    陆承赫见小布丁扭头看自己,便上前摸了摸他的脑袋:“乖乖的,我在外面等你。”

    见听了这话就乖顺下来的小布丁,温霆边走边笑:“你这小家伙真幸福,有个这么疼爱你的主人。”

    左宁哼哼了两声,便乖乖被抱走了。

    陆承赫也不嫌店中那些猫猫狗狗吵闹,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下,一边等着检查结果,一边翻看着一些宠物喂养指南。不时有些抱着猫狗来看病的女孩朝他这边投注目光,这样一个优质到不输那些流量小鲜肉的男生,现实生活中并不常遇到,如今撞见了,自然要多看两眼过过瘾。

    检查的速度很快,确定身上的骨头没有问题,便拍了个片子,差不多等了二十来分钟,见片子也没问题,温霆这才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这小家伙身上为什么会带伤,要是真内伤了,那就麻烦了。

    “小布丁没多大问题,身上有些红肿,应该是外物撞击造成的,还好没伤到骨头,这两天可能身上会有些疼,但不影响正常活动,就照平常那样喂养就行了。”

    陆承赫听到检查结果也是放下了心,一点都不嫌负担的将已经几十斤重的小布丁给抱了起来:“多谢,麻烦医生了。”

    温霆笑笑:“不麻烦。”说完,一直将陆承赫送到门口,目送他的车子离开这才返回店里。

    正给他送饭的妹妹见到了笑眯眯凑近问:“这人谁啊,也太帅了吧。”

    温霆拿起筷子敲到她的脑袋上:“再帅也不是你能想的,歇了你那颗花痴的心吧。”

    温霆的妹妹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转身就跑了。

    陆承赫回到家,陆母就急不可待的迎了出来:“小布丁没事吧?”

    陆承赫将小布丁从车里抱了出来放到地上:“没事,身上有点淤青,过两天消了就好了。”

    陆母一听,顿时心疼的不得了,蹲在地上一边摸着狗一边心肝宝贝的喊着:“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我们小布丁又没招惹他,就算不喜欢狗无视就是,竟然还动手,这都是什么人啊!承赫,你可不能就那么白白放过那人,不然我们家小布丁岂不是白受罪了。”

    陆承赫没管母亲如何心疼狗,边往屋里走边脱外套,语气微冷的问:“今天出门为什么没带人?”

    陆母知道这是儿子秋后算账了,略委屈道:“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原本只想着去店里选选衣服,哪里都不去就回来的,带阿勇一个应该就够了,谁知道会遇到那样一个人。”

    陆承赫将外套往管家手里一递,转身看着母亲:“意外之所以是意外,那都是发生在人始料不及的时候,今天那个齐志几次三番想要寻求陆氏合作不成功,眼见着自己公司要破产,你说他万一孤注一掷怎么办?”

    陆母很少过问儿子公司的事情,听到儿子这般说,这才有些后怕。心疼的摸摸乖乖坐在沙发上的小布丁:“可怜了我的小宝贝,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你说那人怎么能这样呢,因为自己的经营不善,竟然还打我们家狗狗。”

    左宁也哼哼两声表示倒霉,原来还有这样的内情。他还当对方只是纯粹的不喜欢动物呢。不过的确如陆承赫所说,陆母这样出来没事还好,万一那家伙走投无路之下真的丧心病狂了怎么办。

    见母亲还顾左右而言他,陆承赫直接冷着脸看着她。

    陆母见儿子这模样,知道这是真的动怒生气了。不过这事想想也是自己不对,这种事还真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自知理亏的陆母也只好服软:“好了,我以后出门肯定带超过两个以上的人,这种事绝不会再发生了,你也别老凶我,我可是你妈!”

    陆承赫看了母亲一眼,确定她是真的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了,这才作罢:“小布丁,上楼了。”

    左宁用脑袋蹭了蹭陆母的手,然后跳下沙发跟着陆承赫上楼了。原本以为自己遭受了这样的无妄之灾,晚上至少能亲亲抱抱的。结果陆承赫直接带他去了洗浴房,竟然要给他洗澡!

    之前陆承赫就买了一台宠物洗澡机,不过将狗直接关在里面洗澡感觉实在是不好,那时候他还小,所以就这么丢进浴缸里洗一洗再放进宠物洗澡机里面烘干就行了。随着他的体积越来越大,陆承赫干脆就在那个布满了仪器的房间里建了一个小浴池,一般洗澡都是在那个房间里洗。

    被丢进池子里洗刷刷的时候,左宁一脸你负了我的表情。虽然洗澡很舒服,洗的干干净净香喷喷的更舒服,但是那个烘干机一点都不舒服!可惜毛太多,没办法用吹风机一点点吹,不然得一屋子的女佣一人拿着一个吹风机给他吹干才行。

    见陆承赫撸起袖子拿起毛刷,左宁委屈道:“啊呜!”不过是被人踹了一脚在地上滚了一圈,你就这么嫌弃我!

    陆承赫给他涂上浴液,稍微搓了几下就满身的泡泡,听他不停的啊呜啊呜叫,冷冷道:“闭嘴。”

    左宁委屈的将脑袋搁在浴池边上,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就这么瞅着陆承赫。剧本不是这样的啊,难道不是该给他亲亲摸摸又抱抱吗,下午还那么心疼的问他疼不疼,这一天还没过去呢,态度就转变这么多,嘤。

    那一副委屈吧啦的模样,看的陆承赫忍不住捏住他的耳朵扭了扭:“平时不是很机灵的吗,人家踢过来的时候你怎么傻傻的不知道躲?”

    左宁垂着耳朵:“啊呜...”我躲了,后面是墙,没能躲远。

    “以后让你每天跟狼牙一起去训练,作为一只有狼血统的狗,下次要在挨打之前咬回去。”

    “呜...”不能乱咬人,咬死人会被打死的。

    “那天晚上是不是他先招惹你,你才在阳台上朝他嚷的?”

    左宁顿时来精神了:“汪!”没错!他还骂你了!

    看着这一脸告状的样子,陆承赫忍不住笑了:“你啊,胆小贪吃还会告状,你说你还会什么?”

    左宁不满了,挺了挺小胸脯:“汪!”还会暖床!

    “小布丁。”

    左宁忍住甩毛的欲望,将自己往水里沉了沉,只露出个鼻子看着陆承赫。

    陆承赫沉默了片刻,最终将想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舀了一勺子水往小布丁头上一淋,将他从浴池里抱了出来:“洗好了,烘干吃饭了。”

    晚饭后,将蓬松的毛球抱回房间,陆承赫这才去浴室洗澡。任由那温热的水在身上冲刷着,陆承赫开始放空自己。今天的他有些情绪失控了,不止是担心母亲的安全,更是知道小布丁被人恶意伤害时无法控制的暴怒。当他意识到自己情绪有些过时,这才惊觉自己似乎对于小布丁过于看重了。

    当陆承赫洗完澡出来,自己床上已经安静的鼓起一坨了。随手将房间里的灯关掉,陆承赫慢慢躺到床上。

    感觉到动静的左宁等陆承赫躺好不动了,这才一点点蹭到他的怀中,张嘴打了个哈欠,整只狗都挤在他的怀里,这才舒服的睡去。

    陆承赫一遍遍轻抚怀中的毛团子,静谧的夜里,就连那呼吸声似乎都放大了不少。衬着月色,一低头便能看到傻乎乎的睡相。过于看重就过于看重吧,他活到这么大,难得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既然养了,那也只能好好宠着了。一手环着狗,陆承赫也在这习惯的依赖和温暖中慢慢睡着。

    那天陆承赫一言不发的走掉之后,齐志已经预感到也许这事不会善了,但没想到这一切会来的如此之快。几乎就是一夜之间,他似乎就已经众叛亲离了一般。

    原本几个有意向合作的富商,几乎同一时间改了口风,对他是唯恐避之不及。而几个答应帮他拖一拖银行催款的好友也没了消息。原本应该还有一个月期限的银行账款也开始催的凶猛,就连他账上最后那点流动资金也寻了理由给冻结了。

    齐志知道,这些事不可能一夜之后累积爆发,只能是陆承赫在其中做了什么。他甚至开始后悔,不过是一条狗,他为什么没能忍住冲动去招惹。

    像他乡下爷爷家养的狗,被他踹了之后只会躲着他走。怎么这陆承赫养的狗被踹了还一点都不怕的死盯着他咬上了。要如果不是那条狗,他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局面。

    还有那个女人,当天就将他当什么臭虫一样的踹开了。那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仿佛自己是地底的蝼蚁一般。

    齐志吃了一次又一次的闭门羹后,绝望而迷茫的走回到了自己的公司门口。这黄金的地段,占据了整整两层的写字楼,他从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奋斗到这个程度,好不容易以新贵的姿态接触到了那一层的圈子,怎么就落到如今这局面了呢。

    曾经被不少人看好的新贵齐志,有野心,也有眼光,从穷乡僻壤里奋斗出来,却因一道国家的政策被打的面目全非。虽然情况有些不理想,但如果快刀转乱麻,依然是能保住一些产业,重新开始的。

    可惜不知道是不是成功的太过顺利让他有些膨胀,当挫折来的过于突然时,他便失了原本该有的分寸,以至于落败到一无所有,直接从青鸟市销声匿迹。

    圈中也有人说,这齐志是因为得罪了陆家的一条狗,所以才被陆承赫直接出手打压。不过这种事也没人会到陆承赫面前求证,但既然有这种传闻传出,至少说明了陆承赫有条狗,还非常宠爱那条狗。

    于是乎圈中一些适龄少女们纷纷开始养狗,只希望能跟陆承赫能多一个共同话题。

    而那只红到了圈子里都有他的传说的狗正叼着一只球,四肢爪子扑腾着朝着陆承赫奔跑过来,结果没注意到地上的一个坑,狗有失蹄,整只狗因为奔跑速度过快来不及刹车,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陆承赫坐在后院的凉亭下就这么冷眼看着小布丁吧唧一跤摔的吭叽一声滚了好几圈,不厚道的端起茶杯勾了勾嘴角,真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八卦杂志说这事要黄[娱乐圈]六道狂徒千年僵尸在都市守望先锋之逆流而上聊斋之道长领主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