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莫名其妙被踢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31章 莫名其妙被踢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六零年代好生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穿到明朝考科举     被如此挑衅左宁能忍?当然不能!到他家里来竟然让他滚,即便自己只是一只狗, 但这样的人也太没素质了吧!而且这家伙竟然骂他家陆承赫!这就更不能忍了!

    虽然不确定刚才骂那一声陆氏的是不是他, 现在整个后花园里就他一个人, 他还让自己滚,那肯定就是他骂的!

    于是原本只是好奇在阳台上往下看的左宁,顿时支起身子站立起来, 发现不够高,于是将一旁的椅子推到护栏旁, 站在椅子上两爪子刚好可以踩在护栏上,然后气运丹田, 提起一口气猛地朝坐在楼下那人道:“汪汪汪汪汪!!!”

    正在楼下跟大哥一起和某位公司老总寒暄的陆承赫隐约听到狗叫声, 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 随即朝那位老总微微抱歉道:“抱歉, 失陪一下。”说完便转身上楼了。

    一开门进去, 就看到床上被弄的乱糟糟的, 而那罪魁祸首还在阳台上冲着楼下叫嚷。看小布丁此刻的姿势,陆承赫顿时一惊, 脸色一沉:“小布丁,你给我下来!”这要是掉下去, 轻的摔断腿,重的说不定没命。

    左宁一扭头看到陆承赫来了,连忙急不可耐道:“汪汪!”这里有坏人骂你, 还叫我滚!

    陆承赫三两步走到阳台, 一把将那小东西给抱了进来, 看到不在原位的椅子,厉声道:“你真是胆子肥了!饿你一顿你就要造反了?你这是想做什么,跳下去吗?!”

    左宁被吼的满脸懵逼,看着不知道为啥发这么大火的陆承赫缩了缩爪子,委屈的看着阳台:“嗷呜...”有人骂你,还叫我滚。

    陆承赫显然无法理解这么复杂的狗语,只当他是想要出去玩:“想要下去玩就准备跳阳台了?以前连个床都下不去,现在敢从二楼跳下去了?”

    意识到陆承赫误会了,左宁连忙扑到陆承赫身上,伸出爪子指了指阳台:“嗷呜嗷呜!”我才不会傻得从这里跳,你过去看看嘛!

    见到他的动作,陆承赫一手抱着狗子,一边往阳台下看了一眼。院子里空无一人,只有一杯被人喝过的酒水放在小圆桌上。低头见自家狗子满眼委屈的模样,声音也缓和下来了:“有人刚刚在外面叫你?”

    “呜...”有人刚刚在外面骂我。

    “就算有人叫你,你也不能那么做,万一不小心掉下去了呢。”自己扒不够,还知道借助椅子的高度,真是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倒是精的很。

    左宁有些不甘心的朝阳台上看了一眼,算那家伙跑得快,不然一定要让陆承赫知道家里竟然混进来了一个这么没有素质的人,以后一定要小心堤防!

    见小布丁看着阳台那边呲牙,一副凶狠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脑袋:“肚子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左宁瞬间就把那个外人给抛之脑后了,连忙伸出两只爪子扒拉着陆承赫:“汪!”饿,要吃!

    陆承赫冷声道:“那你以后还乖不乖,还敢不敢乱吃东西?”

    左宁连忙端正的坐好,露出萨摩式甜美微笑:“汪!”

    陆承赫捏住他的嘴巴摇了摇:“卖乖你倒是驾轻就熟!”说着起身将阳台门给关上了,还将窗帘给拉上了,见小布丁亦步亦趋的跟在自己身后,便捏了捏他的耳朵:“老实的呆着,我让管家给你送饭上来,不准乱爬窗子,再看到你乱爬,我就真动手打你了!”

    直到陆承赫叮嘱了好一会儿出去后,左宁这才得意的摇了摇尾巴,轻松一跳就上了床,就知道陆承赫最爱自己,肯定舍不得饿着自己的。

    陆承赫回到宴会当中,看了眼管家,正在招待宾客的管家连忙会意的走了过来:“少爷。”

    陆承赫道:“让人把小布丁的晚餐给送上去,另外,刚才有谁去过后院?”

    管家道:“大多宾客都在厅内,刚才只有齐先生去过后院。”身为管家,这会场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是要注意的,否则出了什么事,那就是主家的失职,这是十分丢脸的事情。所以少爷一问,他就能立刻回答出来。

    陆承赫点了点头,并未多说,让管家继续去忙了。

    除了中间这么一段小插曲,整个宴会举办的还是非常成功的,也算是将陆念祺介绍给了众人认识,让人知道陆家多了这么一人,给正名了身份。

    等宾客都散去之后,陆母笑着夸奖道:“今天表现不错。”

    陆念祺腼腆一笑,一旁的陆承赫松了松衣服,道了声:“我先上楼了。”

    陆母看了他一眼,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事了,收尾的工作有管家在也不需要他们操心,也就随他去了,又朝陆念祺道:“给你在你大学附近准备了一套房子,到时候你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让管家先给你装修好,以后等你住出去了,也要记得经常回来吃饭,现在陆家这一辈也就你们这几个小辈,感情可不能生疏了。”

    余光见到正在上楼的陆承赫听到这话也没有丝毫的反应,陆念祺微微垂眸笑了笑:“放心吧二伯母,只要不嫌我烦,我会经常回来的。”

    陆念祺本来就长着一副很乖巧的脸,这么一笑显得人更乖了,陆母就喜欢这样的小孩,于是也笑道:“怎么会嫌,好了,也忙了一晚上了,赶紧去休息吧。”

    陆念祺点了点头,向陆母道了晚安,这才朝自己房间走去。他以为离开陆家出去独立自己应该会感到开心和轻松,毕竟在陆家的时候,他时刻都是紧绷的,生怕自己哪里没做好惹人嫌弃。但真听到陆母这么说时,他感觉茫然和失落比轻松要来的更多。

    知道宴会散场的左宁乖乖的趴在床上等着陆承赫,一见他进来连忙张嘴吐舌微笑。

    一见那卖乖的样子,陆承赫冷哼了一声:“从明天开始你给我加跑一圈,不把你这身肉减下来以后饭量减半!”

    听到这话的左宁瞬间萎靡在床,不带这样虐狗的!

    宴会过后,陆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左宁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再跟那个没素质的人碰上的,只是没想到意外来的如此突然。

    以前陆承赫白天工作的时候,左宁只能自己玩,或者跟那两只黑背一起满院子乱串。现在陆母回来了,有事没事就会叫他陪着,偶尔还能吃到在陆承赫那边吃不到的小零食,所以左宁过的也十分的滋润,不过跟着陆母出门这倒是第一次。

    其实左宁并不太爱出门,在家里的时候他还能自由自在的,还能把自己当个人。可是一出门那就必须要系牵引绳,不管做什么,去哪儿都由不得他选择。如果是跟陆承赫一起那还好,可是换成了陆母,那在外面的时间就更难熬了。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有时候却又由不得他。

    这次出门好像是为了去看新一季的服装,一般陆承赫不管这些,都有专人给他安排好,管家给他整理到衣柜里就行了。但陆母每次喜欢亲自去看看,大概是想要给他定制一款衣服,所以这次连带着也把他一起带了过去。

    坐在车里呆呆望着车窗外的左宁颇为无奈,他觉得他已经适应了每天|裸|奔的生活,真的不需要衣服了,只要不给他剃毛,这样就很好了。然而陆母向来以打扮他为乐趣,要如果不是陆承翰阻止,那恨不得每天不重样的给他穿。

    有时候爱太多,也实在令狗感到沉重。

    像那种高定店,似乎也挺习惯贵妇会带宠物的,当陆母带着他进去时并没有被阻止,还有不少人夸他长得真好,真漂亮。陆母听到夸奖笑的不知道多开心,只有左宁一张生无可恋脸。陪女人逛街,即便他现在有四条腿,也是承受不来的累啊。

    不过好在陆母并没有一直牵着他,而是将他放到沙发上,自己去看那些服装了。看着一群人簇拥着陆母毫不手软的各种买买买,趴在沙发上的左宁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算是理解了为什么那么多女人想要嫁入豪门了,就这生活,可不是羡慕死人吗。

    就在左宁百无聊赖的时候,一个有些眼熟的人朝他这个方向走了过来。左宁定睛一看,那不就是那天晚上在后花园里叫他滚的男人吗。左宁冷冷的戒备着他,只要那家伙敢再骂他,这一次他一定要跟他对骂!

    不过令左宁失望的是,那个男人只是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出言不逊,而是直接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漂亮的服务员小姐姐端茶过来的时候,那人随意问了一句:“这谁家的宠物?”

    服务员小姐姐一脸得体的微笑:“是陆夫人牵来的,陆夫人正在里面挑衣服。”

    一说到陆夫人,齐志算是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原本他只是想要在后院清静清静,这狗却突然朝他吠叫起来。要如果不是他走得快,说不定还会被人误会他对这狗怎么样了。如今正是他有求于陆氏合作的时候,就连他陆家的一只狗自己都惹不起。一想到这,齐志看向身边这只狗的眼神都阴冷了几分。

    陆氏财大气粗,不过是拒绝一个赚的并不是那么多的合作,对他们一点影响都没有。可是对自己那恐怕是破产的危机。银行那边已经一再在催,几个合伙人眼见情况不对,纷纷要求撤资。当初这项目火红的时候一个个简直求爹告奶的求着他合作,可是国家政策一下来什么都变了。

    他现在只是希望能够保本,也唯有陆氏能够帮他。可是原本似乎还有点希望的合作,就在那天晚宴后不久,直接拒绝了他。

    齐志也不明原因,多次想要找到陆氏的项目负责人,可是一次次的被拒绝,到现在他甚至不得不求着一个他不喜欢的刁蛮千金,只为了公司能够起死回生。

    如果陆氏答应合作,他现在也不至于如此狼狈。越想心中越是愤恨不甘的齐志,莫名有点想拿眼前这只狗出出气就好。

    左宁就这么看着这个男人脸色不断的变换,原本斗志满满的他开始有点怂怂的往后退了退。这人别是脑子不正常吧,要是这人是神经病,真要疯起来,不知道被疯子咬了会不会被传染?

    于是左宁决定大度的不跟这人计较,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屁颠颠的跑进去找陆母,珍爱狗命,远离神经病。

    陆母以为他渴了,于是喂了几口水,又给了一根牛肉条。见小布丁乖乖的两只爪子抱着牛肉条啃起来,便拿了一件手工制作的旗袍进去换了。

    这时从另一扇试衣间出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穿着一身漂亮的小洋装,笑眯眯的朝着外面喊:“阿志,你进来帮我看看这身好不好看。”

    左宁一扭头,就见那个男人也进来了,于是低头继续啃肉干,真是阴魂不散。

    齐志哄女孩很有一套,三言两语就哄得那个女生眉开眼笑的,然后又换了一件继续去试。

    两个店员替那少女拿着衣服进去了,于是这处更衣间的外间只剩他和那只狗。

    齐志心中到底恨不过,左右见四周无人,上前两步就直接朝着左宁狠狠踢了一脚,然后立刻速度转身出去关了门。陆氏惹不起,踹一只狗解解恨也是好的!

    左宁正趴在垫子上吃着自己的肉条,怎么也没想到这人突然发神经,即便听到他走过来的脚步声刚想起来避开,也还是晚了一步的被踹了一脚。那人简直花了死力气一般的踹他,他感觉自己都被踹到腾空飞起了,下意识叫了一声。

    听到狗叫声,刚换好衣服的陆母连忙出来了,见到自家小布丁没有趴在他自己的垫子上,而是侧躺在一边的墙角下,折腾了两下似乎都翻不过身,连忙上前:“这是怎么了,这里地滑,可别乱跑当心摔着。”一边说着一边想要将他给抱起来。

    左宁被踹的身上一抽一抽的疼,但这种事绝逼忍不了啊,一爬起来就朝着门口跑去。

    陆母就见小布丁自己扭开了门,生怕这小家伙跑了,连忙追了出去。

    左宁看到那个男人竟然坐在外面的沙发上悠闲的看起了杂志,立即朝他凶狠的吼叫起来。

    男人似乎被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后退,陆母也未见过如此凶狠模样的小布丁,但她知道她家小布丁很乖,从来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凶人,不过也怕小布丁真的咬伤人,连忙上前抱着小布丁安抚:“好了宝贝乖啊,这是怎么了?”

    左宁即便被陆母这样抱着,也依旧凶狠的盯着眼前的男人。打了他想跑,没门!

    被齐志勾搭的那个少女也听到了动静,一出来就见到这样的场面,她自己家里就是养了好几条狗的,虽然不至于说对狗多么了解,但起码知道狗狗不会无缘无故只盯着一个人凶,顿时蹙眉道:“阿志,你对这小家伙做了什么,它为什么只盯着你?”

    女孩一说,陆母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小布丁谁也不凶,就盯着这个男的。这人走一步,小布丁就紧盯一步,也太不正常了。

    齐志连忙道:“我什么都没做啊,我怎么知道这狗突然怎么了,突然朝着我叫,我还吓了一大跳呢。衣服试好了吗,试好了我们就走吧。”

    对于几乎没有处理过这种事的陆母,见小布丁死盯不放,大有那人要是敢走,他就扑上去咬一口的意思,只得打电话给儿子。

    挂了电话,看着一个劲催那女孩走的男人,陆母顿时端起架子来:“我想齐先生不介意多留几分钟吧,我儿子很快就到了,如果是我家的狗无缘无故凶人,我让我儿子给你道歉。”如果不是无缘无故,这打狗也是要看主人的!

    齐志这才意识到今天的自己有多么冲动,心下也的确有几分慌神。可是现在他坚持要走岂不是证明自己的心中有鬼,想着刚才自己踹的那一脚也不重,这狗又不会开口说话,只要身上没伤,也没证据证明是自己做了什么,这才逐渐冷静下来。

    陆承赫接到电话,直接散了正在开的会议,好在他的公司就在这条街上,连五分钟不到就过来了。

    陆承赫一来就见到这僵持不下的场面,见到母亲和自家狗子都还算好好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左宁一见到陆承赫,立即委屈的嘤嘤嘤跑上去求抱:“啊呜...”这家伙踢我,疼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八卦杂志说这事要黄[娱乐圈]六道狂徒千年僵尸在都市守望先锋之逆流而上聊斋之道长领主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