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这狗血的剧情

【书名: 豪门汪日常 第22章 这狗血的剧情 作者:婻书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活色生枭娱乐圈有个郁大厨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     在陆承赫的卧室里,那高高的窗户上自从左宁掉了第一颗牙齿之后,就多了一个东西。那是一个十分精致的小盒子,精致到仿佛一颗璀璨的钻石,无数个切割面,阳光一照耀映射到墙上,仿佛斑斓的星光。

    小小的盒子是七彩的琉璃,外型是一颗牙齿的造型,大概只有半截小指头那么大,里面装着左宁掉下的第一颗乳齿。

    每当有微风吹过,那挂在窗户上的小挂件便会飘飘荡荡。在陆承赫书桌的一个抽屉里,还有二十多个大小不一的同款造型的盒子,不过有的比较小,有的是犬齿的模样。

    据陆承赫说,那都是给他接下来的牙齿准备的,每一颗牙齿都有准备好的盒子。等他所有的牙齿全部换下来,这些精致漂亮的小盒子就能做成一件工艺品摆放出来了。

    这也是为什么陆承赫特别关注他换牙,甚至让管家仔细的看管住他,那换下的牙齿不能弄丢也不能吞了。

    这事要换成一般的狗狗,恐怕还真的很难让陆承赫如愿。毕竟看管的再严,总不能时刻扒开狗狗的嘴巴看吧,谁知道那牙齿什么时候掉下来。

    虽然感觉陆承赫的喜好似乎有所不同,但左宁还是准备大度的满足他这种奇葩的愿望。尽管他觉得陆承赫的收集癖有点奇怪。

    据说那准备给他装牙齿的小琉璃盒还不便宜,是什么大师手工制作出来的,反正就是目前来说全世界独一份的东西,特别定制款。

    左宁当时趴在沙发上看电视,然后看到一群黑色着装特别有范的人拎着一个保险箱,与家里的管家做了一个十分郑重的交接,各种签字各种拍照存档。据说运送来的路上还给买了保险的,因为这一系列价值不菲。

    虽然他不知道这种不过是琉璃制成的东西为什么那么贵,但也被这一套套的搞的有点懵,弄得他都不好意思偷偷丢掉换下的牙齿。

    此时的左宁呆呆的望着头顶随风飘荡的昂贵工艺品,满心只有一个感慨: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

    从房间的狗窝里爬起来,左宁抖了抖身上的毛。原本他是想要尝试在安静的环境中是否能睡得着,毕竟以前养成的习惯,早上和下午都要再睡一个觉的,可是现在他每天的精神状态都非常好,一整天不睡都不会觉得累,简而言之就是,有点精力过剩了。

    左宁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看来他已经是一只合格的萨摩耶了。正当他在感叹成长的忧伤时,尖尖的耳朵抖了抖,似乎听到一楼有汽车的动静。扫了眼平板上的时间,才下午三点,陆承赫还没下班啊。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先下去看看是谁来了。

    当左宁站在二楼观望的时候,一个跟陆承赫有那么四五分相似,身材更加健壮一点点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随后陆承赫也跟着进来了。

    左宁一看,连忙飞奔下楼然后扑向陆承赫,欢腾雀跃的仿佛百年未见似得。

    见陆承赫熟练的将那体型已经不算小的家伙一把抱起来撸毛,陆承涵突然轻笑了一声:“看来老四说的不假,你已经进化成绒毛控了。”

    陆承赫听到这话,表情十分的淡定,摸了摸见到他回来兴奋不已的小布丁,就把他放到地上让他自己去玩。刚走两步就见大哥还在看着自家的狗,便问道:“怎么了?”

    陆承涵摸着下巴,神情严肃的看着那只被喂养的十分漂亮的白狗,突然蹲下身拍了拍手:“过来。”

    左宁抬头看向陆承赫,见他没有表示,便蹲坐在原地没有动弹。虽然这个人是陆承赫的大哥,但他可不是谁都可以召唤的。万一自己表现的太好太讨人喜欢,被要走了那怎么办!

    陆承涵见小布丁不为所动却是突然笑了:“这狗你养的不错。”

    陆承赫伸手摸了摸狗头,见小布丁傻乐的看着自己笑,也忍不住勾唇笑了笑,然后从一旁的盒子里撕了一块肉干:“你今天来有什么事?要找我吃饭现在还早了点。”

    陆承涵收敛了笑意:“三爷有后人找来了。”

    正在喂小布丁吃肉干的陆承赫扭头看他:“什么意思?”

    陆承涵走到沙发上坐下,端起管家送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说道:“三爷当年并没有说过有子嗣留下,当初三爷过世的时候,爷爷还叹息过,三爷一生孤苦,也没成个家留个血脉。只是没想到,前段时间我遇到一个孩子,脖子上挂着当年太爷爷传给几个爷爷的玉佩,那孩子说那玉佩是他父亲留给他的,据说是爷爷那辈传下来的,然后他父亲去世前留给了他。”

    陆承涵说的三爷就是他们爷爷那一辈当中,唯一从军,却一生未娶,连个后人都没有留下的爷爷,当初去世摔盆还是陆承涵来的。所以这会儿突然冒出一个可能是三爷后人的人,的确令陆承涵有些意外。

    当年三爷一生未娶,也不是没有传言说曾经有那么一个姑娘,结果那姑娘没了,然后三爷为她孑然一身。如果那个传言是真的,说不定是那个战乱的年代造成的什么误会。不过如果那孩子真的是三爷的血脉,他们肯定不会让他流落在外。

    陆承赫自然也是这么想的:“确定了吗?”

    陆承涵摇了摇头:“看长相,跟我们一点都不像,不过已经取了毛发去验了。”

    陆承涵说完又道:“那孩子现在还不知道,我也没有告诉他,免得验出来不是,他年纪不大,今年刚大一,现在正在一家会所打工,那会所还算正规,等结果出来了,再看着安排吧。”

    陆氏发展到今天,一辈辈的传下来,总有那种对商业不感兴趣的。加上后来产业的分化,虽然总归一个陆氏集团,但也可以看做各自独立的公司,资产都是独立的。不过每年会根据年收比转入一部资金到集团的家族基金,算是一部分的股份分红,给那些陆家从事其他职业的家族子弟。

    如果认回那个三爷的孙子,掌握着整个陆氏集团的他们几个肯定会出于这些年替三爷的补偿,额外给那孩子一部分资金和产业,然后剩下的应该还是按照集团的家族基金分红来。

    不过可惜三爷已经不在了,否则他要是知道自己还有孙子的话,估计会很高兴。不过前提是,那个孩子真的是。

    左宁趴在陆承赫的腿上默默的听着这狗血的豪门八卦,他以为那种血脉流落在外的剧情都是电视剧或者小说里面才有的,没想到现在竟然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不过他自己都从人变成狗了,这种狗血相比起来大概反而更正常点。

    听着他们商量着如果那个人真的是陆家的血脉该如何安顿,以及给出多少东西替那位过世的爷爷补偿比较合适,左宁觉得投胎真是门技术活。只要鉴定一出来,那个据说还在打工的少年,就能立刻从一无所有逆袭成人生赢家。

    左宁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舔爪背,这狗血的剧情。

    还没等他再多感慨一句,就被陆承赫一巴掌拍到爪子上了。虽然打的不疼,但左宁还是委屈的看向陆承赫:“嘤...”为啥打我?

    陆承赫捏着他的爪子,表情严肃:“说了不准舔毛,你还听不听话了?”

    左宁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打的刚才不由自主舔过的那只爪子,吭叽着往后缩了缩。他这不是听八卦听的太认真,下意识没过脑子的举动嘛,你说就好了啊,他又不是听不懂,干嘛打他。

    挨了打的左宁从陆承赫身上下来,将脑袋埋进陆承赫的后背和沙发之间的间隙中。

    陆承赫见状笑着将他捉出来:“还委屈了?打不得了?”

    “嗷呜!”挨打了还不让委屈了,霸|权|主义!

    陆承赫还没说话,一旁的陆承涵倒是突然笑出声来:“你俩这是在吵架?”

    陆承赫看着小布丁笑着冷哼了一声:“他别的本事没有,就会窝里横。”

    左宁反驳的汪叫了一声,然后闭上嘴巴吐出一截小舌头,努力仰着小脑袋看陆承赫的表情简直活脱脱一个表情包,如果配上文字,那肯定是略略略。

    陆承涵直接被逗笑了:“你这狗成精了吧?”

    陆承赫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这小表情是从哪儿学来的,伸手戳了戳他露出的小舌头:“就你会搞怪。”说完直接将他抱回怀里搓揉了一番,抓着他的两只爪子揉捏着。

    看着他们这一人一狗的互动,陆承涵突然道:“你把小布丁借我一段时间吧。”

    左宁听到这话毛都要炸了,吓的连忙扑到陆承赫怀里伸出爪子紧紧抱着他的脖子。他就知道,自己这么棒,肯定会被觊觎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豪门汪日常相邻的书:你笑起来很甜浮光掠影穿越之后魔尊大人每天都在撩我神医嫡妻特种军妃不好惹鬼医本色:废柴丑女要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