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现状

【书名: 重生之家有宝贝 第五章 现状 作者:霜露寒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骆清颜想到前世的种种如过眼云烟,如今重生到了一个小女孩身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她想马上了解自己的现状,可是她现在的身体太虚弱了,只能躺在炕上慢慢进入了睡梦中。

    骆清颜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一个穿着华夏五六十年代军装的男子抱着一个小女孩儿,男人很喜欢小女孩儿经常抱着她哄她玩。梦里还有一个老人和一个女子,老人应该是男人的父亲,女子是男人的妻子。梦里人们吃不饱饭,小女孩儿的爷爷经常到处给小女孩找吃的,看情形他很疼爱小女孩儿。后来小女孩儿的父亲在战场上牺牲了,小女孩儿的母亲也抛下她改嫁了。最后只剩下了爷爷和小女孩儿相依为命。

    骆清颜是被一个人抱起来而清醒的。她睁开双眼看见抱着她的是一个慈祥的老人,是那个梦里的老人。

    只见老人手里端着一碗金黄的鸡蛋羹轻声对她说:“清儿,来,爷爷给你蒸了香喷喷的鸡蛋羹,上面还点了香油,是你最爱吃的,多吃点儿身体就好了。”

    听到这里骆清颜就知道她就是梦里的那个小女孩儿,一个失去父亲,被母亲抛弃的孩子。幸好还有爷爷疼爱自己,想到这里骆清颜就听话的吃起来。鸡蛋和香油混合的香味瞬间冲击味蕾,可能是这个身体饿的太久了,马上骆清颜就感觉到了饥饿,恨不得把碗吞下去,吃的有点急。

    老人一看孙女吃的太急,马上安抚道:“慢点,清儿,咱不急,不够爷爷再给做。”

    可是骆清颜知道饿的太久一次不宜吃太多,而且现在生病,身体虚弱消化系统不好,所以吃一碗就不要了。就这样骆清颜结束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餐。

    “清儿再睡一会儿,一会爷爷给你熬药,喝了药身体就会好了。”老人说完就扶着骆清颜躺在炕上。

    这时骆清颜才仔细打量这个自称是爷爷的老人。老人看着五十多岁的光景,面容清瘦,皮肤黝黑,脸上已经有了许多褶皱,但气质上却还带着一丝儒雅,不像一个天天干农活的农民。对了,在梦里老人好像是一位中医,怪不得气质不像农民。

    老人给骆清颜盖好被子端着碗出去了。骆清颜躺在炕上由于刚吃完饭胃里充血脑袋发沉就又迷糊上了。

    骆清颜是被耳边的轻响弄醒的。她转头就看见一个六七岁梳着两个小辫儿的小姑娘趴在炕边看着她。小姑娘看她醒了急忙说:“小颜,你醒了,骆爷爷说你醒了之后再喝一回药就能好了。那我们就可以一起上山挖野菜了。”看来这个小姑娘是这个身体的玩伴,骆清颜就对这个小姑娘开始了各种忽悠以期待多了解一些情况。

    骆清颜生病期间很多村民都来看过,给骆清颜送一些补身体东西。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东西,一般都是送几个鸡蛋,在这个年代这已经是很好的东西了。

    骆清颜也渐渐接收了前身的记忆,得知了自己的现状。自己所进入的这个身体是华夏一个1958年元旦出生的小姑娘,名字也叫骆清颜,今年7岁了。爷爷骆镇堂是一名中医,出身中医世家,是京都人,曾经在部队里当过军医。爷爷家里曾经出过御医,以前家道也曾鼎盛过,只是因为战乱全家只剩了骆爷爷一个人。后来抗战因为医务人员紧缺,又参加了八路军当了一名军医。

    骆镇堂的妻子死于战乱,只剩下了一个儿子。骆镇堂因为念着死去的妻子一直没有再娶。解放后他不想留在全国的政治中心京都,只想带着儿子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过隐居的生活,就离开了部队和一个受伤的战友也就是现在青岩村的大队长刘顺奎来到了青岩村,在青岩村过着与世无争的隐居生活。

    青岩村是在吉省松县松岗乡的一个小山村,周围有山,山上有泉水,泉水和冬天的雪水汇成一条小河从村前流过。山上物产丰富,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保住了全村老少的命,没有饿死一个人。骆清颜的名字就是爷爷因着青岩村的名字取的,只不过同音不同字。

    骆镇堂毕竟是一个医生,在这个缺医少药的年代,村里来了一名大夫,村民都很欢迎。骆镇堂在青岩村就站住了脚。农忙时下地干活挣工分,不忙时上山采药,给村民看病也只收药钱,没钱的也可以拿东西抵。

    骆清颜的父亲长大后也参了军,娶了媳妇后生下了骆清颜。在骆清颜3岁的时候为了救自己的战友牺牲了,而这个战友正好是骆镇堂曾经所在部队首长宋云霆的儿子宋安国。

    要说骆镇堂和宋云霆可是老交情了,骆镇堂就曾经救过宋云霆的命。宋云霆当时就带着儿子宋国安来到了青岩村。他觉得他们宋家欠了骆家太多了,骆家两代人救了宋家两代人的命。骆镇堂还因此失去了独生子。为了能让自己的愧疚减少一些,当时就拍板给自己的孙子宋程毅和骆清颜定了娃娃亲,将来骆清颜就是他的孙媳妇了。骆镇堂觉得高攀开始不同意,奈何宋云霆坚持并承诺会拿骆清颜当亲孙女一样对待,所以骆清颜从小就有了一个小未婚夫,当然娃娃亲这事儿骆清颜是后来才知道的。

    骆清颜的父亲牺牲后没多久,骆清颜的母亲就在娘家人的安排下改嫁了,把骆清颜丢给了骆镇堂,从来没有回来看过她。一直是骆镇堂把骆清颜带到这么大。

    骆清颜想她真是没有父母缘,前世从小失去母亲,与父亲形同陌路,甚至视如仇敌。今生从小失去父亲,被母亲抛弃。她对小骆清颜的心情可以说感同身受,她应该也是非常想念父母的,只是命运剥夺了她享受父母宠爱的机会。这次小骆清颜不小心受了凉从而发高烧失去了性命,这具身体就由她接手了。

    骆清颜在炕上躺了两天感觉身体好多了,不再是浑身无力的感觉了。她突然想起不知道自己的空间怎么样了,是不是像上一任主人一样身死后空间就丢了。她查看自己的身体,没有发现空冥石的吊坠,却在这个身体的胸前发现了一朵殷红的梅花形状的印记。她看现在屋里没人,就用被子蒙住自己想着空间默念“进去”。当她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的空间还在,她出现在了灵泉旁边。她简直无法形容自己心中的惊喜,她的这个家还在。她高兴地跳了起来,只是这个身体太弱,腿一软跌倒在了地上。她赶紧爬起来到灵泉边咕咚咕咚喝了几口灵泉水后赶紧出了空间。她怕突然有人进来发现她不在屋里就糟了。空间的灵泉不会像小说中说的那样喝了之后拉肚子或者浑身冒出污渍,它是本身蕴含着浓郁的生机,可以让将死之人起死回生,可以说是绝世灵药。

    骆清颜躺在炕上想:她以后就要顶着一张娃娃脸生活了,幸亏名字没变,要不然多不习惯。

    “小骆清颜,你安心的走吧,我一定会替你孝顺爷爷的。”骆清颜在心里默默的说。

    骆清颜想幸好空间跟着自己过来了,有了空间这个外挂,即使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自己也能活的很好。她一直记着母亲的话,她要快乐的活着。就是不知道自己牺牲了以后外公外婆得多伤心啊!可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不知道她是回到了从前还是进入了一个平行世界,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外公一家。

    她现在住的这间屋子是西屋,是父母以前的房间。6岁以后就自己一个人住,爷爷住东屋。中间是厨房,厨房两侧靠墙是两个灶台,上有两口大锅。平时做饭烧水都行,顺便烧炕。这是北方比较典型的房型。

    现在时间是1965年的春天,大地复苏,东北的春天来得要晚一些,山上的树木刚刚有些范青,野菜大都刚刚冒头。冬天的蔬菜除了萝卜、土豆、大白菜就没有别的绿色蔬菜,而且一个冬天过去了,不管谁家粮食都下去一大块,就等着野菜出来补充一下,尽量让粮食吃的节省些。所以野菜即使刚长出嫩芽,也有好多人开始上山挖野菜了。

    她喝了灵泉水感觉好多了,起身下炕在地上走了两圈觉得没问题,病应该是好了。走出屋门只见前院用木栅栏围了起来,院子里有两间厢房用于储物。在厢房与正房之间有一个简易的灶台,应该是夏天用来做饭用的。一颗柿子树还没发芽,另一棵好像是梨树已经开始长花苞。地上打扫的很干净,几个木制的架子上放着笸箩,里面晾晒着草药。院子的一角圈着几只被剪了翅膀的鸡。

    后院也是用栅栏围了起来,有一个猪圈,但里面空着没有养猪;有一个柴房,里面放着许多烧火用的柴火;有一个厕所;其余就是菜地,已经翻好了,看样子是准备种菜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家有宝贝相邻的书:修行在万界星空全能跨界王女神总裁是我老婆魔界之浴血双魂我有个无敌系统少女前线狂想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