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第一百三十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130章 第一百三十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清穿带着红包雨不死佣兵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所谓慢工出细活,在步冠青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作为一枚土豪导演, 步导可以用五年的时间来拍一部保护传统文化的纪录片,《死地》拍上一年什么的, 众人觉得完全不用诧异。

    剧本前期是晏海清独立完成的,后面和步冠青联系上,两个老伙计就聚在一起磨剧本,就这剧本都磨了一年多, 步导的耐心可见一斑。

    这般细致的拍摄,剧组里的几个青年演员的演技都得到了很大幅度的提升, 尤其是几个电视咖,想想自己之前拍的快节奏雷剧,都不无感慨,难怪大家都想往大荧幕转。

    拍摄进度一直慢吞吞的往前挪, 《死地》的资方一共有七家,其中衡盛资本占大头, 除了步冠青私人投资进来的,其他五家资方占比不算太多。

    但即便如此, 每家投进来的资本也有上千万,这可都是真金白银啊,钱都进去是要看到收益的, 而不是无限期的拿去烧掉!

    其他几家拿到制片发来的拍摄进度, 简直捉急得不行。偏偏导演也是资方之一, 且最大的老板那里还一言不发, 他们就算快急死了也是无处说理去。

    步导才懒得管别人怎么想,反正他就是要按照他自己的节奏来拍电影。

    不高兴?咬他啊!

    不想咬也还是不高兴?撤资啊!

    土豪步有钱任性,衡盛装聋作哑,其他几家只能眼泪往肚里咽,拿着拍摄计划表默默的算——会不会还要投钱进去,还要投进去多少,下一笔款什么时候划过去,感觉年都要过不好了!!!

    腊月二十八,《死地》剧组的拍摄进度到了三分之二,真是可喜可贺,剧组也放了假,让所有人回家过年,正月初六再回来开工。

    郁司阳早几天前就让汤航帮忙买了伴手礼,大包小包的去机场办理托运,师震和他同一趟班机飞云中,看他那么多行李,森森的沉默了。

    “师震哥,你就这两件行李箱么?”办理好托运的郁司阳回头看到师震,围观了一下后者的行李箱,“你没买些伴手礼回去么?”

    师震呆了一下,伴手礼?买这玩意儿干嘛?

    郁司阳惊讶道:“你出门这么久,不给家人和朋友带礼物的吗?”

    师震:“……”

    这……这不是出门工作么……又不是旅游……为、为什么要带伴手礼……

    郁司阳见对方这般反应,立刻收起了惊讶的表情,和谐友善的对师震笑笑不说话,招呼汤航去候机室。

    师震:“……”

    喂!喂喂喂!这小鬼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不带伴手礼不代表我没有朋友啊!为毛要用同情的目光看我!喂!别走,回来把话说清楚!!!

    师震托运了行李,愈想愈不甘心,气势汹汹的走到贵宾候机室里要找郁司阳好好理论理论,却见到后者已经蒙着眼罩在补眠……

    这……算了,也不好丧心病狂的把人摇醒,那就……不跟小鬼计较了。

    师震心里简直委屈,让助理留意航班信息,自己窝在沙发上也蒙着眼罩补眠。

    飞机一路顺畅的在下午四点钟降落在云中国际机场,这次的航班信息没有被泄露,郁司阳裹得严严实实,和师震道别后,很顺利的出了机场,在停车场里找到了一辆非常眼熟的黑色宾利,拉开后车门就欢实的往里面一扑。

    薛承修含笑接住扑到自己身上的小男朋友,把人抱进车里坐好,伸手把车门一关,拉下郁司阳连鼻子都裹住的围巾,倾身过去,把人揉进怀里,细细密密的亲吻。

    车外,吹着寒风,往后备箱里搬郁司阳带回来的行李的汤航霎时觉得,眼前这辆车变成了一碗汽车形状的狗粮。

    ……好想狠狠一脚踢翻!

    “小汤,走了。”陈立把后备箱关上,正要拉开驾驶座的门,见汤航还站在后备箱的方向一脸深沉,出言叫了他一声。

    汤航眯眼看了宾利一眼——这碗狗粮究竟是吃还是不吃?车蹭还是不蹭?自己打车的钱花还是不花?

    经历了(大概)很困难的天人交战,汤助理决定还是省点钱,从机场打车到市区要一百多块钱呢。

    陈立见汤航坐进了副驾驶,自己也坐进了驾驶室,很淡定的无视了后座黏黏糊糊分不开的老板夫夫,问了汤航的地址后,踩下油门把车开出停车场。

    两个月前薛承修去梁省探过班后,回来就进入了年终忙碌模式,两人两个多月没见,黏糊一点儿自然是理所当然的,汤航眼观鼻鼻观心,对前方路况行注目礼。

    可眼睛不看,耳朵却无法屏蔽后面传来的一些声响,从机场一路吃狗粮吃回家,汤航一回到家就接到老妈让他回老家相亲的电话,连机票都帮他订好了。

    汤航……汤航简直欲哭无泪。

    刚到家就又回机场,亲妈诶,您就不能早上一个小时打电话?!!

    ……

    郁司阳这次拍戏出去了小半年,薛家别墅里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变化,除了慕慕长高了不少。

    薛允慕见到这么久都不见人影的阳阳哥哥,先是热情的扑上去,抱着亲了一口后,才想起自己应该是要生气的。

    “哼——”小胖子立刻把脸上大大的笑容收起,傲娇的一偏头,抱着郁司阳的手臂倒是没有松开。

    郁司阳忍着笑,捏捏小胖子软乎乎的脸颊,非常配合的明知故问:“慕慕生哥哥气了?”

    小胖子的圆眼睛一瞟一瞟的,努力把全身的戏感都调动起来,生动演绎“我生气了,需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消气”。

    郁司阳表示,亲亲抱抱可以,举高高难度太大,求放过。

    薛承修帮忙把郁司阳带回来的行李搬进来,路过客厅中央抱在一起的一大一小,呼噜呼噜儿子的头毛,“慕慕早上不还说想哥哥了么。”

    薛允慕:⊙_⊙

    郁司阳:

    薛先生拆儿子的台真是拆得丧心病狂,慕慕小朋友把哥哥抱得更紧,委委屈屈的说:“哥哥,你好几个月都没有回家。”

    回家!

    真是一个温暖的词语。

    郁司阳亲亲慕慕的小胖脸,“抱歉,慕慕,哥哥因为有很重要的工作。”

    薛允慕一脸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很大度的决定原谅他家阳阳哥哥,mua~一下,亲回去。

    等薛先生放好行李下楼,一大一小就窝在沙发上,你亲我我亲你,甭提多热乎。

    薛承修也在沙发上坐下,将一大一小都搂进怀里,一起亲亲抱抱……呃,看电视。

    王姨从厨房里出来叫三人吃饭,对郁司阳笑得慈和,另一个主人不在好几个月,别墅里的笑声似乎都少了许多。

    吃过晚饭,陪着薛允慕疯玩了许久,小家伙终于被爸爸赶去睡觉。

    薛先生哄睡了儿子,回到房间里,就看到家里另一个孩子正在背对门口弯腰拱行李箱,小屁股翘起来正对着自己……

    霎时,薛承修只觉全身的血液都往某个地方涌去,呼吸都粗重了起来,反手把门关上并反锁,他慢慢靠过去。

    郁司阳听到身后的声响,举着从箱子里拱出来的梁省特产,回头正想要炫耀一下,薛承修侵略性的目光让他的话卡在了喉咙里,脸一下就红了,把特产随手扔回行李箱里,呐呐的说:“我……我先洗、洗澡……”

    薛承修把想往浴室里逃窜的人抓回来,低声说:“一起。”

    “轰”的一下,郁司阳原本只是脸有点儿红,这会儿连脖子都是红的。

    鸳、鸳鸯浴什么的……自己并不是很期待啊!

    薛承修轻笑一声,微微俯身把人吻住,舌纠缠住对方的,手伸进衣服里面这儿捏捏那儿摸摸,慢慢把怀里的人带进浴室里。

    脖子都红了,是不是连屁股也红了?

    脑子里转着的俱是各种流氓念头,薛承修的手不客气的往下探,揉住进门就在勾引自己的部位。

    郁司阳低喘一声,唇被放开,几个眨眼的功夫,身上的衣服也被脱掉,被上上下下摸了个透。

    “怎么瘦了这么多?身上一点儿肉都没有了。”薛承修皱眉。

    “这种时候你真要讨论胖瘦的问题?”郁司阳不满自己都脱了,对方还穿得整整齐齐的,上手没有章法的扯着薛承修身上的衣服。

    思念着对方的可不仅仅是薛承修。

    薛先生很配合的让恋人脱自己的衣服,紧紧抱着,抵到墙上,肆意亲吻。

    郁司阳背后是冰冷的瓷砖,前面是恋人火热的身体,一冷一热的夹击中,在恋人热烈的亲吻中,脑中的清明全都不翼而飞。

    ……

    小别胜新婚,两个多月没有见的恋人就在怀里,薛先生很难控制自己不禽兽,这一禽兽,就禽兽了半夜。

    翌日上午九点,薛承修微微睁开眼,脑子还没有彻底清醒,手便动了动,把怀里温热清瘦的青年团了团,抱得更紧。

    薛承修担心昨晚没轻没重的伤了郁司阳,摸了摸他的额头。

    不烫,松了一口气,没忍住,低头亲了亲。

    郁司阳睡得沉沉的,被骚扰了也没有醒过来。

    薛承修到底不放心,被子里的手往下滑,从郁司阳的后腰往下探,轻轻摸了摸。

    郁司阳脸皱了一下,动了动,眼瞅着就要醒来,薛承修立刻低声在他耳边哄了几句,再检查了一下,确定真的没有伤着,便没有再动他,轻拍了拍,把人哄睡。

    薛承修低头在恋人的额头上轻吻一下,起床洗漱,然后去书房里拿上一个文件袋,下楼去吃早餐。

    郁司阳一觉睡到中午,起床后,浑身酸软无力,感觉比在片场拍戏还要累,蔫蔫的坐在餐桌旁喝粥。

    “下午出去吗?”薛承修夹了一筷子小菜放在郁司阳的粥里,询问道。

    “去买年货吗?”郁司阳稍微提起了些兴趣,“好啊好啊,过年就得亲自去买年货。”享受大把撒钱买零食的快感。

    薛承修笑了一下,没承认也没否认。

    既然是惊喜,自然不能过早剧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