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第一百零九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109章 第一百零九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穿到明朝考科举犯罪心理:罪与罚     《淝水之战》作为以战争为主的历史电影, 主要角色全部是男性角色, 按照楚权和总编剧的剧本来拍的话, 这部电影会没有一个女性角色,但显然不可能这样拍。

    且不说要迎合市场口味,单就各路资方要捧自家女演员这一点,《淝水之战》怎么着也要见缝插针折腾几个女性角色出来。

    郁司阳的角色谢玄就被安排了一位妻子,这个角色连具体的名字都没有, 在剧本上只有“桓氏”这么一个代称。

    桓氏这个角色的安排,一个是顺理成章多了一个女性角色,当然更重要的是突出东晋朝廷中门阀相争的矛盾,因为桓氏是谢玄为了政治考量而续娶的妻子,这个角色一放进来, 电影整体的戏剧性便更强一些。

    这个角色的戏份不多, 却有一场大婚的戏,编剧为了让故事结构紧凑也真是拼了。

    好死不死的,偏偏薛承修过来探班的第二日就是这场大婚戏的拍摄。

    文戏a组昨天就已经把大婚的场景搭建完毕,为了这个场景, 美术组翻遍了可考的历史资料, 尽量真实还原魏晋时期士族大婚的场景。

    郁司阳是在吃早餐的时候才从汤航那里拿到今天的通告单,原以为还是在文戏b组拍帐前议战的戏, 没承想今天居然是回a组拍大婚, 他赶紧把剧本翻出来找到大婚的那几幕。

    昨天因为某些原因, 他没空看剧本, 只能一边吃早餐一边疯狂记台词。

    “专心吃早餐。”薛承修蹙眉, 把剧本没收,“一心两用对胃不好。”

    郁司阳根本不敢抗.议,眼巴巴的瞅了瞅剧本,见薛先生没有给他的意思,只好乖乖的专注吃早餐。

    湛亨狠狠的咬手里的包子一口,很是郁闷:小凤为什么不来探班我,不然我也可以没事就秀恩爱。

    这时,一名相貌清秀的女孩跑到郁司阳所在的这一桌来,颇为俏皮的说:“郁哥早上好,今天的戏,请您多多指教了。”

    “不敢当不敢当,互相指教。”郁司阳略吃惊,站起来客气的说。

    女孩嘻嘻一笑,又客气了几句,和同在这一桌的湛亨问候了一下,就跑走了。

    郁司阳全程懵逼,疑惑的说:“她是谁呀?”

    汤航说:“今天跟你演对手戏的演员之一。”

    湛亨补充:“就是演你妻子的女演员。”

    此言一出,薛承修的脸立刻黑了。

    “我、我没妻子,湛哥你不要乱说。”郁司阳整个人都不好了,着急忙慌的说。

    “……演谢玄妻子的女演员,”湛亨唯恐天下不乱的说:“昨天下午刚入组,今天和你拍大婚,嘿嘿。”

    薛承修的脸黑如锅底,拿出夹在剧本里的通告单从头看到尾。

    ——很好,今天一整天都是大婚这场戏。

    “快吃,待会儿别迟到了。”薛承修拍拍郁司阳的头,脸色从黑如锅底变正常只需要一秒钟。

    郁司阳简直欲哭无泪,为什么这句话听起来特别像“快吃,投胎别迟到了”,对待恋人不应该像春天般温暖么?!

    他也知道怎么就这么巧,薛先生挤出三天假期来陪他,却偏偏要看他去拍和别的女人结婚的戏,光是想一想,他自己都觉得好狗血好虐。

    虽然知道这是拍戏,是工作,假的,但还是很心虚要怎么破?在线等,很急的!

    湛亨报了“长得不年轻”的仇,机智的不再说话,狂野的啃了一口包子,心情简直爽。

    一行人吃完早餐乘车到剧组,大婚的场景早已搭建完,正在做灯光的调试,场景喜庆又庄重,细节上高度还原魏晋时期风貌,一看就是烧了不少钱的。

    郁司阳一到剧组就风一般跑去化妆,薛承修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脸色严肃,就差没写个生人勿进。

    楚权在他们刚到的时候就看到薛承修了,剧组最大的资方的老板来视察工作,身为导演,哪怕大老板现在表情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建设,他也还是得上前去问候问候。

    “薛总。”楚权打招呼。

    “楚导。”薛承修回礼。

    楚权心里打鼓,这位薛总今天的表情格外的冷酷,究竟是哪里让他不满意了?他顺着薛总冷酷的目光看过去——

    难道是对搭的大婚的场景不满?

    是不是觉得他们钱花得太多了?虽然这个大婚景确实稍稍超了一点点预算,但也不用这么生气吧?他可以在其他的地方省一省,把超出的费用省出来,真的!

    薛承修是很不满这个大婚景,但绝对不是钱的问题,可楚权不知道啊,还在絮絮叨叨的说近期的开支哪些地方能省下不少钱。

    楚权被薛承修的脸色这么吓唬一番,拍摄后期倒真是没有再大手大脚的花钱,在保证拍摄效果的前提下,该省的费用还是尽量省了,这部电影到最后竟是楚权导演生涯里,唯一一部没有超预算的电影,真是……可喜可贺。

    不过现阶段楚权并不知道自己达成了这么一个成就,还在和赶来的总制片鲍生合力哄薛承修开心。

    鲍生表示心很累,身更累。

    昨天早上才飞回帝都,中午就接到大老板要来剧组探班的电话,办完事火急火燎的坐红眼航空又飞腾澜市,睡了不到三小时,闹钟闹了十遍才起床来片场。

    圈里大佬一级的人多数心里都有数,郁司阳后头有人,鲍生也是心里有数之人之一,昨天接到现场制片的电话,他心里就想,薛总哪是来探剧组的班,分明是探郁司阳的班,因此他特意让现场制片和楚导说让郁司阳休息半天,要不是拍摄任务重、时间紧,他都想要郁司阳连休三天。

    但这种内幕自己心知肚明就好,作为总制片,鲍生还是得赶紧回剧组去伺候大老板。

    他年纪大了,这么熬一下有点儿扛不住,眼睛红通通的,活像被大老板迁怒而受了天大委屈的小可怜……嗯,比较大只的小可怜。

    楚权看得叹为观止,这演技必须给满分啊!

    薛承修也被鲍生这模样搞得很无语,只好收起冷酷的表情,虽然心里很郁闷,但脸上表情还是尽量和煦的没事儿找茬:“鲍总,预算控制您一向做得很好,我也一向对您很放心,但这一次……”

    “薛总,这次是我的工作失误,”鲍生有苦难言的拍胸脯保证,“您放心,整体预算绝对不会超出,这个单场景实在是很重要,所以我和楚导才商量着把这一项预算提高了一点点。”实际上是被楚权的歪理洗了脑,莫名其妙就批了修改后的预算。

    薛承修似是接受了鲍生的解释,点头:“鲍总,您是行家里手,我是信任你的,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该怎么做您自己清楚就行。”

    “是是是。”鲍生点头如捣蒜。

    薛承修装完逼了,又聊起了别的话题。

    ——吃飞醋他会说实话么?显然不会啊!

    等了好一会儿,郁司阳化妆完毕,一身玄色吉服,头戴玉冠,从容优雅的行走在众人中间,仿佛魏晋名士穿越千年而来,庄重却有一种风.流气度。

    薛承修话说到一半没了声音,专注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高门士族郎君。

    陪着说话的鲍生也识趣的消了音,示意众人都稍稍退一退,别都围着大老板,就算想套近乎,也别在这个时候。

    “薛先生,帅不帅?”郁司阳走到薛承修面前,得意的转了一圈,全方位展示自己身上的戏服。

    薛承修点头:“很帅。”

    郁司阳点赞:“您真有眼光。”说罢,提起下摆坐到薛先生身边,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剧本来看。

    薛承修翻开他的袖子,好奇不已,难不成袖子里还有个口袋放东西?

    袖子里当然没有口袋,剧本其实是被郁司阳拽在手上,然后用另一只手伸进袖子里拿出来,戏简直不要太足。

    “古装剧里不都是这样拿东西的么,银子啊,令牌啊,什么都往袖子里揣。”郁司阳笑道:“这样比较有古人的感觉。”

    薛承修失笑,因为吃飞醋而恶劣的心情被恋人这么耍宝的治愈了。

    想拍拍恋人的头,看到那整整齐齐的发套,还是作罢。

    不远处,好几个戏份不重的十八线演员脸上大有深意的看着这边的互动。

    他们几乎是同时进组,都只有几场戏,有的甚至是龙套,能进楚导的剧组,他们本是很高兴的,可这人是不能比的,一比都心塞不已。

    瞅瞅别人,出道一年,就拿了新人奖,还是大制作的男一号。而自己呢,就几场戏,台词还没几句,能露正面都是pk掉一对群竞争对手得到的机会。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常迎你可真厉害,这女一都让你拿下来了。”一名年轻的女演员调侃饰演谢玄之妻桓氏的演员,声音略有些大,把聚在一起等戏的一干十八线演员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你可别取笑我了,哪有就五场戏的女一,我就是个打酱油的。”常迎脸上还是那种俏皮的笑,心里恨不得撕了调侃她的女演员。

    这女演员和她是一个公司的,同时竞争桓氏这个角色,最终她拿下来了,这人都一直有事没事说些酸话恶心她,特别讨人厌。

    这里聚着的都是些小透明,还有两人也试过桓氏这个角色,《淝水之战》里重要的女性角色一个是谢道韫,一个就是桓氏,一个是谢玄的姐姐、一个是谢玄的妻子,都是推动剧情发展的重要角色,谢道韫早早就内定了一位一线女星出演,能有竞争机会的只剩桓氏。

    因此,这个角色简直是抢破头,即使在尘埃落定的现在,还有人希望常迎出点儿状况演不了,然后自己就可以顶替这个角色了。

    常迎也不是什么刚混娱乐圈的新人,众人的心思就算猜不全,也能猜到**分。桓氏这个角色可是她红起来的机会,她说什么都不会让出来,对这些心怀诡谲心思的同行们忌惮不已。

    “你待会儿要和郁司阳演对手戏,你不去和他对对戏么?”另外一名女演员笑容温婉,眼中的嫉妒却是藏也藏不住,尤其是看到常迎一身大红戏服。

    常迎假笑:“待会儿楚导会先说戏,然后才对戏。”

    几个女演员嫉妒得面目全非。

    女演员三号不甘心的说:“你现在过去,说不定还能和薛总说上话呢。”

    常迎:“呵呵。”

    攀高枝也得看清楚高枝扎不扎手,这位薛总在圈内可是出了名的冷漠,自荐枕席的每一个成功的,要不在圈内销声匿迹,要不徘徊在十八线,自己想去找死就去呗,想我去当炮灰,当我傻啊。

    众人都沉默了,心里明了女演员三号的小心思,不过这种事情没什么好点破的,这里等戏的七八个人,谁真正敢说自己不想搭上衡盛董事长呢。

    就在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时,楚权冲常迎招了招手,让她过去。

    那边湛亨、林厚中、郁司阳等人都在,显然,是要给待会儿的一些主要演员们说戏,常迎提起戏服下摆,赶紧去过。

    她走后,也不知是谁,重重的叹了口气,听上去很是不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