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第一百零一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101章 第一百零一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穿到明朝考科举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云中国际电影节闭幕后没多久, 就到了农历新年。

    曾经师父还在世的时候, 郁司阳在师父家过了两个非常热闹的春节, 那种感觉至今难忘。

    而今年不同了,他有真正的家人了,为此,他早早的就开始准备过春节的年货,除夕夜的菜单更是改了又改, 还把金策想要在除夕那天办电影首映礼的想法给怼了回去。

    ——大过年的,谁不在家里吃年夜饭,跑来参加什么电影首映礼呀。

    金策很委屈, 和《装逼装过头》同档期上映的其他两部电影都举办首映礼,为什么他的电影就不能举办首映礼。

    可是两个主演都不搭理他, 全都开开心心的准备过年。

    除夕这天, 郁司阳很早就开始忙活年夜饭了,虽然他们过年也只有四个人, 王姨因为中年丧夫丧子, 孤家寡人一个,就一直跟着薛承修, 逢年过节也没什么地方可去。

    “小郁,你这蒸笼里蒸的什么?”王姨一边系围裙一边问,蒸笼冒出的蒸汽里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怪好闻的。

    郁司阳正在处理鲜贝柱, 和猪肥膘肉一起打成泥, 闻言只说了一句, “蒸包子。”也没说是什么包子。

    包子馅是用咸蛋黄和莲蓉做的,包子皮里还加了一些鲜奶,使包子皮能更加的松口,因而蒸的时候才会一股清香扑鼻。

    薛家别墅的大家长忙碌了一年,趁着春节也睡睡懒觉,此刻还没有起床,倒是家里最小的那个已经起来了,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厨房里看阳阳哥哥做菜。

    “哥哥。”小家伙唤了一声。

    “慕慕,怎么了?”郁司阳神情专注的腌制鸡肉。

    “我昨天看到你和爸爸亲亲了。”薛允慕用小胖爪子捂着嘴,一副蔫儿坏蔫儿坏的模样。

    郁司阳手一抖,差点儿没把碗掉地上,脸爆红。

    王姨也跟着偷笑,肩膀一耸一耸的。

    郁司阳努力做正义凛然状,“小孩子大晚上不睡觉是长不高的。”

    薛允慕嘿嘿笑两声,从小板凳上起来,跑过去抱住郁司阳的腿,奶声奶气的说:“哥哥也亲慕慕一下。”

    郁司阳非常配合的弯下腰,在小胖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

    小家伙踮起脚,也在阳阳哥哥脸上印上一个响亮的亲亲。

    “你们这一大早亲来亲去的,我吃醋了。”睡懒觉的薛先生出现在厨房门口,抱臂靠在门框上,脸上尽是戏谑的意味。

    “爸爸。”薛允慕欢快的跑过去,一把被爸爸抱起来,哈哈大笑的在爸爸脸上亲了一口。

    郁司阳脸上还是有些热,赶忙转移话题,问道:“年夜饭想吃什么菜?”

    薛承修一本正经的说:“烤全羊。”

    郁司阳呆了一呆,心说,家里又没有烤全羊的架子,也没有碳火,这要怎么烤。

    薛承修又说:“或者大锅全羊也行。”

    怎么都是全羊?

    郁司阳疑惑的去看薛承修,就见对方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他脸霎时爆红,跟煮熟的螃蟹似的。

    薛承修轻笑出声。

    郁司阳赶紧埋头作认真状处理手上的食材。

    小孩儿不懂大人之间的暗潮汹涌,听到烤全羊,高兴得不行,在爸爸怀里不停的蹬腿,跟个复读机似的,一直喊:“烤全羊,烤全羊,烤全羊……”

    薛承修还煞有介事的纠正儿子,“烤全羊只有爸爸能吃,你不能吃。”

    “为什么呀?”薛允慕呆呆的问。

    “你长大就知道了。”薛承修严肃的说。

    “为什么又有个长大以后才能知道的事。”薛允慕不满,嘴嘟得都能挂油瓶了。

    “那是因为你现在读书少,理解不了。”薛承修继续忽悠儿子。

    小胖子被打击到,脑袋一歪,靠在爸爸的肩膀上,连眼神都放空了。

    薛承修单手抱着儿子,空出一只手来拍拍小家伙的脑袋,自打家里有个演员后,儿子也变得戏特别的多。

    小胖子还惦记着烤全羊呢,这个不能吃,那就——

    “那慕慕就吃大全羊。”

    “不行,大锅全羊你也不能吃。”

    小家伙悲愤,“为什么?”

    “因为这也只有爸爸能吃。”

    郁司阳一边煎鱼一边听父子俩的对话,不仅脸红了,脖子也通红,锅铲都差点儿拿不稳。

    在厨房帮忙的王姨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唔,随便打扰别人谈恋爱是不道德的。

    中午四人吃得比较简单,重要的是晚上那餐年夜饭,郁司阳和王姨一整天也是为了这一餐忙碌,虽说人少,菜却有十道,寓意十全十美。

    糟煎鳜鱼、纸锅鲜贝丸、醋椒粉蒸肉、富贵凤尾虾、官烧牛肉、油焖三冬、蟹香黄焖豆腐、松茸鸡脯、鸡油扒娃娃菜、蛋黄莲蓉包。

    餐桌摆了满满一桌,风格一如既往的是郁司阳的那种精致风,色香味俱全,有些摆盘上还用南瓜等雕了吉祥寓意的装饰。

    摆好菜肴后,郁司阳还拿手机给自己满满一桌的杰作拍了照片,发微博祝大家过年好。

    客厅里的电视声音调得很大,在餐厅里也能听到电视里热闹的晚会,薛家别墅里一起过年的四人举起酒杯——小孩子只有牛奶喝,碰了碰,说了声过年好,就开始吃菜。

    薛允慕小朋友最特殊,有他阳阳哥哥单独为他做的一道均衡小孩儿营养的菜,菜里面加了酒调味的菜都放在里小孩儿远的地方。

    薛承修和郁司阳两人互相给对方夹菜,那黏糊劲儿看得王姨眼睛疼,只好转移注意力,给慕慕小朋友夹菜。

    年夜饭过后,王姨在客厅里看晚会,薛承修和郁司阳带着薛允慕一起在院子里放烟花。

    在空中绽放的火树银花逗得小家伙笑个不停,两个大人并肩站着,手紧紧的拽在一起。

    “薛先生,过年好。”郁司阳笑道,还拿了一个红包给他。

    薛承修从善如流的接过红包放在衣兜里,然后又从里面拿出另外一个款式的红包,“阳阳,过年好。”

    两人傻乎乎的交换完红包,在景光灯不甚明亮的光线里相视而笑。

    郁司阳牵着薛承修的手更紧了一些。

    曾经对他来说,过年是个很难过的日子,在万家团圆的时候,他只能形单影只,就算后来去师父家里过年,师父家很热闹,可他始终是个外人,那些热闹的气氛他进不去。

    而今年,他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家人,他们一起过春节,这是他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春节,郁司阳觉得心里特别的温暖。

    “薛承修,”在这样温暖的氛围里,郁司阳情不自禁的表白自己的内心,“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我也是。”薛承修低声说。

    两人慢慢靠近,在小区物业放的灿烂烟花的掩映下,微暖的唇覆盖在另一双唇上,交融、纠缠、难舍难分。

    郁司阳被薛承修紧紧的抱在怀里,嘴微微张开,薛承修伸舌探入其中,像巡视领地的虎,四处游走舔舐,留下属于自己的记号,然后勾住郁司阳的舌,缠绕、纠缠不休。

    两人吻得浑然忘我,抱着对方的手臂也越收越紧,郁司阳还略显生涩,几乎是被动的承受着激烈的亲吻,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最后喘不过气来,推了推薛承修。

    薛承修松开嘴唇,抵着恋人的额头,两人呼吸交错在一起,待恋人稍稍喘匀,又忍不住吻了下去。

    “唔……嗯唔……”

    郁司阳惊了一下,下意识想躲,却被薛承修移到他后脑勺的大手按住,双腿发软的承受着比刚才更激烈的吻。

    薛允慕看完小区物业放的烟花后,又把自家买的烟花抱到院子中间放好,哒哒哒的迈着小短腿跑回来,对爸爸说:“爸爸,放烟花,帮慕慕放烟花。”

    不过他爸爸正忙,没空理他,小家伙看了好一会儿,见两个不靠谱的家长一时半会儿也亲不完,只好自力更生,进屋去叫王奶奶帮他放烟花。

    王姨很疑惑的问:“爸爸和哥哥不是在外面么?”

    薛允慕捧着脸,说:“爸爸哥哥又亲亲,不理慕慕。”

    王姨的表情一言难尽,摸了摸慕慕的头,“那咱们去叫他们,让他们不要亲亲了,给慕慕放烟花。”

    小胖子立刻猛摇头,“不行,不行,美美说,打扰亲亲是会被狗狗咬屁股的。”

    “美美是谁?”王姨大惊。这谁啊,居然敢教坏他们家的孩子。

    小胖子很高兴的说:“美美是我们幼儿园的园花。”

    王姨:“……”现在幼儿园究竟都教小朋友什么东西,这么小就知道选美了。

    薛允慕大声说:“美美可漂亮了,我最喜欢和美美玩。”

    王姨摸着慕慕的头,忧虑:这个看脸的社会,连幼儿园的小孩子都不放过啊,这么小就知道看脸。

    “奶奶,”薛允慕摇了摇王姨,“放烟花。”

    “可是,你爸爸和哥哥在外面亲亲,我们出去放烟花会打扰他们的。”王姨忍笑,说:“你刚刚还说,打扰亲亲是会被狗狗咬屁股的。”

    薛允慕呆住。

    又想放烟花,又不想被狗狗咬屁股,怎么办?

    他想了又想,小胖脸上沉思的表情看起来特好笑。

    突然,小家伙福至心灵,欢快说:“我们家里没有狗狗,不怕咬。”

    王姨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用力亲了小家伙的脸蛋一口。

    这时,两个不靠谱的家长终于亲完,发现院子里没有小胖子的身影,郁司阳还紧张了一下,担心薛允慕跑出去了,正好从没有关上的大门听到王姨的大笑声,两人走进屋里,就看到王姨笑得合不拢嘴,小家伙脸上居然是郁闷的表情。

    “慕慕。”郁司阳叫了小家伙一声。

    薛允慕听到,立刻跑过去,欢快的说:“爸爸,哥哥,你们亲完啦,可不可以放烟花啦?”

    郁司阳脸通红,赶紧说:“走走走,咱们放烟花。”

    薛允慕牵着郁司阳的手,又回到院子里。

    郁司阳让小家伙离烟花远一点儿站,自己拿着打火机点燃引线,然后飞快的跑到慕慕的身边。

    “嘭——”

    一大朵橘黄的花朵在天空绽开,薛允慕高兴的拍手蹦跶。

    薛承修走过来,在郁司阳身边站定,揽着他一同仰望天空的烟花,接着又忍不住把人按在怀里,吻了下去。

    一盒烟花放完,薛允慕去拉郁司阳的手,想让阳阳哥哥放下一盒,哪知扑了个空。

    小朋友仰头,发现爸爸哥哥又亲上了。

    哎……

    小朋友叹了一口气。

    他们究竟什么时候亲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