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第九十六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96章 第九十六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穿到明朝考科举犯罪心理:罪与罚     郁司阳在特殊通道里连跑带走, 心情急切到飞起,在红毯上见到的那名男星就是信山市酒店里看到雷剧的男主, 失忆了的那个,还不停的“为什么”“为什么”,搞得他做梦梦中都全是“为什么”, 纠结得不行。

    他还在八一八社区发帖求助来着,之后居然把帖子给忘记了。

    “小郁,你跑什么?你跑哪儿去?”罗鹏和汤航在把车停在特殊通道出口, 等着郁司阳出来,就一起去提前预定的酒店, 重新做造型, 服装师和造型师都在酒店等着。

    郁司阳心急着想要找到罗鹏拿手机看自己发的帖子, 一跑起来居然跑过头了,尴尬的傻笑一声,飞快的上了车。

    “罗哥, 我的手机呢?”郁司阳一上车就找自己的手机。

    罗鹏从包里把手机拿给他, “没想到你还是个网瘾少年, 这么点儿时间都要玩手机。”

    郁司阳正聚精会神的打开手机浏览器搜索八一八社区,根本没有时间搭理罗鹏。

    “到了。”汤航把车停在酒店北门。

    罗鹏赶紧打开车门, 把郁司阳拉下车, 拉着他一边跑一边说:“大哥,时间很紧的, 你不要玩手机了, 等回去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郁司阳左手被拉着跑, 右手还紧紧拽着手机,在心里嘟囔:很着急的好不好,才不要回去看,就要现在看。

    到了酒店房间,服装师立刻过来接手,动手就要把人扒光。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郁司阳被豪放的服装师吓得直躲,就算服装师是个四十来岁的大姐,但也是女人啊,眼瞅着就要被大姐扒光,郁司阳整个人都不好了。

    服装师豪放不做作的说:“害什么羞,我看过的裸.男多着呢,就你这小身板我都没兴趣看。”

    受到一万点伤害的郁司阳:“……”

    罗鹏哈哈哈笑得肚子疼。

    服装师瞟了他一眼,犀利评价:“五大三粗,笨重,身材差。”

    笑声戛然而止的罗鹏:“……”

    造型师忍笑忍得辛苦,以免自己被注意到,刚才他就被怼了一顿,这种酸爽的感觉,实在不想在短短半个小时内体会第二次。

    服装师飞快的帮郁司阳换上第二套黑色丝绒三件套西装,脖子上的领结都绣了银线,比白西装华贵不少,造型师接力过去把他遮着额头的刘海全部往后梳定型,补好妆,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支手表来戴在他的手腕上。

    “这手表哪里来的?”郁司阳举起手问。这手表一看就不便宜,他敢打赌,表盘上镶的绝对不是玻璃或者水晶。

    罗鹏说道:“老板友情赞助的,伯爵。指不定多戴戴,咱们到时候能把伯爵的代言也拿下来。”

    郁司阳站起来,准备出发再去走一遍红毯,擦过罗鹏时,拍拍他的肩膀,泼冷水:“罗哥,你醒醒。”

    罗鹏跟在他身后,边走边说:“做人要有梦想嘛,不然跟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有,咸鱼能吃,人不能吃。”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两人抬着杠往电梯走,服装师和造型师收拾东西准备收工。

    车依旧停在酒店北门外,汤航坐在车里等,见他俩上车,慢慢开车绕道会场的红毯等候区。

    郁司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正要继续找到自己之前发的贴,罗鹏拍了一下他的胳膊,“你怎么还在玩手机,就快到你了。”

    无奈之下,郁司阳只能把手机调成静音放在裤子口袋里,下车过去等候区准备。

    罗鹏摸着下巴疑惑的说:“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小郁居然是个网瘾少年,去走红毯都得把手机揣兜里,他该不会是想待会儿在展映厅里玩游戏吧。”

    汤航把车往停车场开,对罗鹏的话不予置评,自己是个网瘾青年,就别说别人是网瘾少年了,郁司阳就算是个网瘾少年,也是被他带坏的。

    郁司阳为新人奖又一次踏上红毯,这一次媒体比刚才更加热情,镁光灯差点儿闪瞎他的眼,粉丝们也举着灯牌尖声狂叫吸引他的注意。

    《风尚华夏网》的记者“咦”了一声,手里的相机快门按不停,和旁边的人八卦,“我记得郁司阳是p&h的代言人吧?他这身衣服没在p&h的秀场上看到过啊。”

    被随手拉来八卦的《华服志》记者说:“据内部消息,这套衣服是philip hill专门为郁司阳走红毯设计的,怎么可能在秀场上看得到。”

    “郁司阳这资源是好到逆天了吧,你说他是不是真的被薛承修包养了?”《风尚华夏网》的记者啧啧有声。

    旁边一位老资历的记者瞟了她一眼,说:“想在这行干下去,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风尚华夏网》的记者脸白了一瞬,虽心里不以为然,到底碍于资历,没敢多说什么,专心致志的拍照。

    没一会儿,她又疑惑的说道:“咦?我怎么举得郁司阳走得有点儿快啊?”

    不只是她一个人发现郁司阳脚步有些快,在场大部分的媒体都发现他跟赶时间似的,就快要走到前一位进场的女星的位置了。

    那位女星名叫潘梦灵,是电影节赞助商的品牌大使,每一年的电影节都会来红毯走上几圈,然后会发一些“潘梦灵艳压王某某”、“红毯女星争艳,潘梦灵李某某张某某谁更美”这类通稿。

    她走了好几年的红毯,自然知道怎样走才能全方位的在媒体面前展示自己,也因此走得很慢,堪称“定毯神针”,郁司阳进场的时候,她还没走过半程,而郁司阳又“赶时间”,眼瞅着就要追上她了。

    潘梦灵正站定在红毯上让媒体拍照,余光瞟到郁司阳正大步朝自己走开,思忖着这人可谓是最近最火的新人,随便一点儿啥事儿就上头条上热搜,又提名了新人奖,和这人一起进去说不定能有点儿不一样的话题可以说说,不然每年都是“艳压”也太没新意了。

    于是,潘梦灵点头微笑和郁司阳打招呼。

    郁司阳走近了潘梦灵,微微躬了一下.身,礼貌的还礼。

    潘梦灵举起手想顺势挽住郁司阳的胳膊。

    郁司阳目不斜视的越过她,继续快步往签名墙走。

    潘梦灵:“……”

    现场媒体:“……”

    外围粉丝:“……”

    快门声和粉丝的欢呼声似乎中断了一秒,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外场的两位主持人站在台子上都为潘梦灵感到尴尬。

    “郁司阳等一等,看这边。”有媒体记者大声唤住已经走到台阶上的郁司阳,让他停下来拍照。

    ——都还没凹造型呢,走那么快干嘛。

    郁司阳被媒体唤住,很乖的站在台阶上配合拍照。

    尴尬的潘梦灵不再挪小碎步,大步走向主持人,堪称四年来头一次,路过郁司阳的时候还故意哼了一声。

    郁司阳还以为潘梦灵哼自己走红毯时间太长,于是也不拍照了,跟在她后面上去。

    外场的主持人何珊儿和潘梦灵一直不对付,看到她出丑,特别想抱住郁司阳亲一口,这小伙儿真是太给力了,就是要这样,不理那个总爱作妖的老女人。

    潘梦灵先一步到签名墙,何珊儿的搭档杜言安送上签字笔,想要意思意思采访一下,哪知他的搭档分外热情的朝郁司阳迎过去,一边递上签字笔一边说道:“郁司阳,你今天真是太帅了。”

    杜言安无奈,为了不下搭档的面子,他只能下潘梦灵的面子。

    “珊儿姐和杜哥才是俊男靓女。”郁司阳一边签名一边说。

    何珊儿轻笑几声,见潘梦灵还站在那里让媒体拍照,于是故意说:“郁司阳刚才是跟《装逼装过头》剧组一起走,现在是代表自己的最佳新演员提名走,有没有什么感觉不一样。”

    郁司阳对何珊儿主动帮他宣传电影感到惊讶,但人家有意帮忙,他也不是不上道的笨蛋,“和《装逼装过头》剧组一起走人多热闹,自己一个人走,唔,行走如风?”

    何珊儿被逗得笑得花枝乱颤,“确实行走如风,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走红毯走那么快,别的人都肯不能站在那里半小时呢。”

    “半小时?”郁司阳一脸苦恼的模样,“那待会儿的开幕展映不就错过了么。”

    何珊儿简直快要笑出眼泪,郁小朋友真是太可爱,瞅瞅,瞅瞅,潘梦灵那个老女人总算走了,半点儿作品没有,还总跑来电影节博出位,她都替她害臊。

    人都已经被气走了,杜言安冲何珊儿使了个眼色,让她见好就收,毕竟是赞助商的品牌大使,得罪太狠不好。

    何珊儿能够混到成为云中国际电影节外场主持这个位置,也不是什么笨人,自然懂得见好就收,和杜言安一起预祝郁司阳在电影节上有所收获后,就让人离开。

    郁司阳绕过签名墙往展映厅里走,还好来之前罗哥给他普及了娱乐圈里喜欢搞事情的明星的恩怨情仇,其中潘梦灵是放在第一阵营说的,主要是她喜欢捆绑炒作,没事儿就传绯闻,好些个男明星都被她套路了。

    他不是没看到潘梦灵想要挽他胳膊的手势,想想罗哥的娱乐圈讲座,吓得他立刻加快了脚步。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很捉急要看求助帖的回复!

    他自己心里隐隐有种猜测和想法,可是不敢确定,而且他也被自己的这种想法给吓到了,以致于最近总是坐地不安、患得患失。

    因为和《装逼装过头》剧组一起来的,主委会就把郁司阳的位置和金策、洪哲豪安排在一起。娱乐圈里的座次和站位都极有学问,他们这一排的全都是新人奖提名演员以及有一定的咖位却又不大的来蹭红毯的明星。

    金策虽然是个新人导演,但他家的背景不简单,和洪哲豪这个一线电视剧咖和郁司阳这个新人奖入围者坐在一起,非常的和谐。

    其他新人奖入围者进场都比郁司阳要早,看到郁司阳进来,甭管真心还是假意,都过来和他打招呼并互相恭喜。

    做艺人可是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就在几分钟前,郁司阳在红毯上给了潘梦灵难堪的事情,已经传遍展映厅了。

    许多人嘴上笑称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心里却暗暗惊心,一个新人敢当着所有媒体的面下前辈的面子,显然是相当自信自己的后台硬。

    岳涛山也是刚出道半年多的新人,凭借一部小成本文艺片入围了云端奖最佳新演员,作为一个新人,他在电影里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可那部文艺片主题晦涩得很,看过的观众基本上都说看不懂,不过,看这部电影的观众本来也不多。

    文艺片向来是扑街的,观众花钱进电影院更多的是想看个乐呵,炫酷的特效大片、场面火爆的动作片、爆笑喜剧片都是观众愿意买单的类型,那种看得人云里雾里、一百分钟看完后还不知道主题是什么的文艺片,没什么人愿意看的。

    因此,岳涛山出演的那部片子票房惨的简直不能直视,都已经是小成本电影,居然还收不回成本。

    云端奖评审团投票选出新人奖,入围演员的演技固然是一个很重要的评奖因素,但电影的票房也会影响到评审团的投票倾向。

    一个票房两百多万,一个票房过亿,怎么看就觉得票房过亿的演员得奖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再加上岳涛山和郁司阳的外形风格有些类似,只是郁司阳的起点比他高,岳涛山对郁司阳是羡慕夹杂着嫉妒,前段时间郁司隆爆黑料,岳涛山也趁机搅浑水。

    如果能顺势把郁司阳被包养这件事搞大坐实,就能干掉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反正最开始也不是他说的,郁司阳要怪也只能怪罪魁祸首。

    却不想郁司阳的反击又快又猛,一天不到的功夫,就让全网的舆论翻了天,还顺带把自己和衡盛集团的薛承修给炒火了。

    岳涛山花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却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还被经纪人警告不要再搞小动作。

    现在看到这么多人主动去跟郁司阳打招呼,岳涛山觉得自己一口老血憋心里,生疼。

    ——非常不想和郁司阳说话。

    岳涛山是不想和郁司阳说话,郁司阳则是不想和所有人说话。

    啊啊啊啊啊……这些人能不能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不要理我啊啊啊啊啊……

    郁司阳脸上笑嘻嘻,心里都快急死了。

    他都已经找到自己之前发的贴了,也已经看到有很多的回复,就不能让他安安静静的刷个论坛么。

    时间越靠后,进场的明星咖位就越大,等今天的压轴易娇娇入了场,主持人热了场,开幕式展映电影的主创人员介绍完电影后,这部电影的全球首映正式开始。

    观影席上的灯光暗了下来,郁司阳拿出手机,把屏幕光调暗,偷偷的刷论坛。

    他发的求助帖已经有一百多楼的回复,内容却乱七八糟。

    1l:【楼主先说自己是男是女。】

    2l:【ls智商感人,lz都说了朋友是“他”,lz肯定是个妹子】

    3l:【你怎么就肯定楼主是妹子,说不定是喜欢上好哥们儿。】

    4l:【3l的腐女走开,看清楚了,这个版块是“两.性情感”】

    ……

    15l:【说不定lz是个人妖,他的资料上写着性别不详。】

    16l:【楼主这明显是个小号,说不定是刚进入青春期的小朋友】

    17l:【啊……真是美好又满是荷尔蒙的青春】

    郁司阳翻了六七页的回复,帖子被歪楼歪到外星球去了,这些人先是讨论他的性别,然后又讨论他的年龄,最后居然说到了“初中生应不应该早恋”这种宏大命题,看得他满头黑线。

    想到去求助网友的自己,简直是蠢出新境界。

    他把手机屏幕关上,认真的去看错过开头的电影,可心里就像是有只猫的爪子在挠,痒得不行,又把手机打开。

    由于之前是直接关屏的,打开屏幕后,界面还是在论坛回复上,又翻过几页后,总算有人回到了正题。

    55l:【楼主还问这是什么心态,当然是喜欢你的那个很好很好的朋友的心态啊】

    56l:【又是一个“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上我”的故事,哼,祝楼主暗恋成功】

    57l:【楼上的一看就是单身狗】

    58l:【单身狗 1】

    59l:【单身狗 2】

    60l:【楼主,喜欢就大胆的表白】

    61l:【表白失败了,就朋友都没得做,哈哈】

    郁司阳看到这里,突然就觉得一道九天玄雷劈到自己头上,刹那间灵台清明。

    这么久来的患得患失、总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是有原因的。

    ——我喜欢薛先生。

    郁司阳想明白后,心里七上八下。

    他可从没想到自己是同性恋,他一直觉得自己是直男来着,却不想竟然喜欢上同为男人的薛先生。

    可是……

    薛先生那么好,对自己也是好的不得了,喜欢上薛先生这件事让他觉得身心愉悦。

    这么看来,是不是同性恋又有什么关系,他喜欢薛先生,这个念头让他快乐。

    可郁司阳高兴不到一分钟,又因为网友的那句“表白失败连朋友都没得做”的话,陷入深深的焦虑。

    我喜欢薛先生,可薛先生喜欢我么?

    诚然,薛承修对他很好,这种好里面,会不会有对待情人的好?还是只单纯的对朋友或者对晚辈?

    而且他是个男人,被个男人喜欢,薛先生会不会觉得不高兴不自在?他贸然表白后,会不会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

    郁司阳越想越觉得沮丧,整个人都像被笼罩在一团阴霾中,蔫嗒嗒的。

    坐在左边的洪哲豪用胳膊肘拐了拐他,小声说:“你也觉得这电影不好看么?”

    “啊?嗯!”郁司阳肯定就没看电影,哪知道好看不好看,只好胡乱答应了一声。

    洪哲豪强忍着打哈欠的冲动,问道:“你说,可不可以提前退场呀?”

    郁司阳眼睛一亮,“反正待会儿也没啥事,提前走应该没关系吧。”简直迫不及待想见薛先生。

    洪哲豪:“那我们找什么借口走?”

    郁司阳:“尿遁?”

    洪哲豪:“……好主意。”

    两人说走就走,和金策小声说了几句,就佝着身子往展映厅侧边的安全门走。

    一走出安全门,这俩还真的去了趟洗手间,然后打电话让助理来接人。

    连敬和罗鹏各自接到自家艺人时,简直不知道该说着俩人什么,头一次看到有人从电影节开幕式展映上尿遁的,这俩是要逆天啊。

    “敬哥,那部电影真的很无聊,看得我想睡觉。”洪哲豪嬉皮笑脸,“要是我在里面睡着了,不是影响不好么,万一我要是打鼾打得很响,明天上了头条怎么办?”

    连敬对此不予置评,反正洪哲豪是来蹭红毯的,任务已经完成,他想提前走就提前走吧,主委会也不会在意的。

    倒是郁司阳这个入围最佳新演员的,居然也跟着跑了,简直心大。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郁司阳严肃脸对罗鹏说。

    “什么事情比最佳新演员奖还重要。”罗鹏问。

    “终身大事。”

    罗鹏无言以对,好吧,这确实是很重要。

    他打电话让汤航把车开过来,郁司阳和洪哲豪告别后,飞快的坐上车。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兴奋的情绪渐渐冷却下来,郁司阳在脑海中演练了一下表白,幻想了各种表白场景和薛先生的反应,立马怂成了狗子。

    “那个……罗哥……”他期期艾艾的说:“你有没有跟人表白过?”

    罗鹏骄傲的一挺胸:“都是别人跟我表白。”

    郁司阳一脸怀疑的看他,这话的可信度无限趋近于零。

    开车的汤航也趁着等红灯的功夫,斜睨罗鹏一眼,脸上尽是不信的表情。

    “咳——”罗鹏尴尬的咳嗽一声,实话实说:“那什么,读大学的时候跟我们系的系花表白过。”

    “然后呢?”郁司阳和汤航都很感兴趣的追问。

    罗鹏表情更加尴尬,“……被系花拒绝了。”

    “她怎么拒绝你的?”

    罗鹏悲愤的看了郁司阳一样,这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小郁真的变了,肯定是被老板带坏的。

    “她给我发了一张好人卡。”破罐子破摔。

    郁司阳表达了自己的同情后,控制不住的脑补薛先生给他发好人卡的情形,整个人都不好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