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捋虎须的后果是什么呢?

    自然是老虎炸了毛。

    薛承修眼睛微微眯起, 说:“你叫我什么?”尾音上扬, 危险之意不言而喻。

    虽然他自己经常会有爸爸心态冒出头来,但被追求的情人这么叫, 还是各种不爽,难道他很老吗?

    “哎呀, 这么晚了,”郁司阳装模作样的看墙上的挂钟, “一身的油烟味, 我去洗澡睡觉,哈哈哈……”一边尬笑一边往楼上逃窜。

    薛先生的表情好恐怖,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吓尿了好吗!

    郁司阳的动作不可谓不快,不过身高腿长的薛先生步幅也不小, 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在房门要被关起来的时候,伸手挡了一下,站在房门口, 堵着门。

    郁司阳:“!!!”

    “薛先生, 这么巧,你也回房洗澡睡觉啊, 哈哈哈……”一边笑一边想揍自己一拳, 巧什么巧, 脑子短路了吧。

    薛承修很配合的煞有介事的点头:“是挺巧的。”

    郁司阳:“……”这话要怎么接下去?

    “需要我帮忙搓背吗?”薛承修挽袖子, 作出一副任劳任怨搓澡工的模样。

    郁司阳疯狂摇头:“不用不用不用……”

    “还是搓一下吧, 毕竟那么性感的后背。”

    郁司阳差点儿给跪了,裴子腾说薛先生记仇,原来一点儿也没夸张。

    “我错了。”非常干脆利落的认错。

    “你错哪儿了?”

    “呃……这个……要不你给点儿提示?”

    “笨蛋。”薛承修揉揉他柔软的头发。

    他们在一起生活有大半年时间了,却一直是各自忙碌,仔细算算,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当初拘谨沉默的少年,放下了心防后,可以和他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聊些拍戏时的趣事,相处得越来越自在放松,脸上的婴儿肥也渐渐退去,展现出青年的俊秀轮廓,时间将这孩子雕刻得更加优秀美好。

    这一切都让他越来越喜欢他,也总忍不住把他当做一个孩子,怕他冷了热了,怕他受委屈,总觉得他不会照顾自己,一眼没看见就会被人给欺负了去,万般的呵护,严厉的教育,只希望能对他好一点儿,再好一点儿。

    “快去洗了澡睡觉吧,明天不是还要早起么。”薛承修再揉揉手底下柔软的发丝,退后一步,帮忙把房门关上。

    郁司阳怔怔的在原地站了好半晌,一动不动的。

    刚刚薛先生看他的眼神,是让人动容的温柔深邃,让他想起了师父开启的一坛据说陈了二十年的莲花酒,醇馥幽郁,醉人十足,使人甘愿沉溺其中。

    “呜……”

    他突然低吟一声,捂住脸蹲下来。

    为什么他会觉得薛先生看起来很可口很好吃,很想咬上一口?

    他晚饭吃饱了,并不饿呀?!

    被自己的“食欲”惊到的郁司阳一边洗澡一边脑补“变成大胃王的十种可能性”,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比如脑子……

    在这样郁闷的情绪下睡觉,郁司阳做了一个梦。

    梦中,走在一大片开得葳蕤的玫瑰丛中,空气中弥散着馥郁的芬芳,突然,前方跳出来一只金毛黑条纹的巨大老虎。

    老虎蹲坐在前方把他的路拦住,他却一点儿也不害怕,反而觉得这老虎看起来很好吃,又这么大,肯定能吃上大半年。

    “老虎,你让我吃一口好不好?”他问老虎。

    那老虎竟也会说人话,还提出交换条件:“你让我给你搓背,我就给你吃一口。”

    他想,又给我搓背,又让我吃,这不是什么便宜都让我占了么。

    当即就答应了。

    老虎毛茸茸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一下跃到他面前,张大嘴“啊呜”一口,就把他吃掉了。

    “嗷嗷嗷……”

    郁司阳被自个儿的梦吓得嗷嗷叫着从床上滚了下去,裹着被子趴在地板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一看时间,才清晨五点半,不过觉都被梦给吓醒了,他也没有谁回笼觉的习惯,便起床洗漱,到厨房去做早饭。

    越接近年底,薛承修就越忙碌,加上今年还有帝都薛家在捣乱,他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因此,他也起得很早,准备出发去机场。

    “你这么早就出门?”郁司阳很没形象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拿着平板电脑玩游戏,见到薛承修一身西装革履的从楼上下来,赶忙起身问道。

    薛承修点点头,说:“昨天本来要跟你说的,结果忘记了,我要去参加一个会议,要出去几天,你和慕慕在家都要乖乖的。”

    “哦。那你不吃早饭吗?我做了包子。”郁司阳问。

    “来不及了,”薛承修摇摇头,“我会在周日的晚上赶回来,下周一陪你去法院。”

    郁司阳说:“你要是忙,也不必急着赶回来,我可以跟律师去。”

    薛承修揉揉他头上乱翘的呆毛,柔声说:“九十九步都一起走了,这最后一步,总得陪你走。”

    “谢谢。”郁司阳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拙口笨腮,明明有很多话想说,却千头万绪说不出来,只好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说了句:“等我一下。”然后就飞奔进厨房。

    薛承修在玄关处等着他,没一会儿,便见他拿着一个保温盒过来。

    “这个,刚出来的,拿着到路上吃吧。”

    郁司阳把保温盒递过去,薛承修接了过来,打开一看,顿时无语。

    好久没出现过的动物园又出现了。

    保温盒里整整齐齐的码着几个包子,包子做成老虎头——其实他更想说是猫头,可是额头上有清晰的“王”字,只能把这些包子看成老虎。

    “这是做给慕慕吃的?”

    郁司阳尴尬的撇开眼,小声说:“做给大家吃的。”

    早上做包子的时候走了神,脑子里全是梦中的那个老虎,一不小心就把包子都做成了老虎头。

    薛承修把保温盒盖上,拿在手里,另一只手又揉了揉自家孩子的呆毛,说了声:“我走了。”

    “一路顺风,注意安全。”郁司阳送到门外,看着黑色的宾利消失在路的拐角处,才折返回去。

    坐在沙发上重新拿起平板电脑,却怎么也玩不下去游戏了。

    把平板电脑随手放在沙发上,郁司阳用帝都瘫的姿势往沙发上一躺,忧郁的发现,经过一个晚上,他的“食欲”竟然没有消失。

    昨天晚上觉得薛先生看起来很好吃,今天看到西装革履的薛先生,竟觉得又换了另一种口味,但同样看起来很可口。

    “难道,我进化了新功能?”吃人肉?

    郁司阳自言自语,被自己巨大的脑洞吓得打了个冷颤,赶紧去厨房吃了个老虎头笋干菜包子压压惊。

    用五花肉炒的笋干菜吸收了肉里面的油脂,加了八角、老抽,用小火煮透煮酥,包子皮绵软如絮,里面的笋干菜馅香酥软烂,整个包子都软软的,吃起来不费劲儿,几口就吃完了,却因为吃得太快,更加回味无穷,还想再吃。

    郁司阳一连吃了三个老虎头才罢手,时刻谨记着“只吃八分饱,肠胃负担少”,虽然还是很想吃。

    ——我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住想吃。

    正好今天要和湛哥一起录节目,就给他带两个吃好了,顺便还可以请教他一点儿事。

    湛亨要录的谈话类节目是正是方圆在海星tv开的另一档节目,名字叫做《圆眼看世界》,收视率自然比不上王牌节目《快乐玩家》,但因为请的人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收看的受众大多是成功人士、精英白领这类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谈的话题也相应高端不少。

    郁司阳只是作为湛亨请来的好友出场,自然是不能抢了主角的风头,要谈的话题早就发给他了,是一个奇奇怪怪的话题——“电影产业健康良性的发展”。

    罗鹏拿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就吐槽过了:“这种题目应该去写一篇两万字的论文比较合适。”

    听罗鹏这么一说,郁司阳顿觉醍醐灌顶,去找了一些论文期刊来学习什么是电影产业,学了几天,他现在非常有信心能写出一篇优质的论文出来……不对,是很好的配合录节目……

    “湛哥,我带了包子,你吃吗?”下午到了海星大厦,郁司阳献宝一样的拿出保温盒。

    湛亨嘴角抽了抽,说:“你要我大下午的吃包子?”

    “那你吃不吃啊?”

    郁司阳递出去的手已经往回收了,湛亨一把抢过去,说:“怎么不吃,算你小子有良心。”

    正好中午没吃饱,这包子就勉强当做是下午茶了。

    保温盒不大,里面就放了两个老虎头包子,湛亨把一个老虎头拿在手里,鄙视了一下郁司阳的审美后,大口咬下包子,味觉顿时被绵软的包子给征服。

    无论是包子皮还是馅料,相得益彰的软软的,口中还有浓烈的咸香,包子却已经吞下肚里去了,意犹未尽。

    两个包子很快就被吃完了,湛亨表示不满:“你怎么就只带两个?这是故意要勾起我的馋虫?”

    郁司阳抽抽嘴角,说:“下午不要吃太多。”

    “小孩儿拳头大的包子,才俩,也叫太多?”

    “……那什么,你不是要保持身材么,你的腹肌要是没了,小凤哥嫌弃你怎么办?”

    湛亨:“……”

    好吧,看你说得很有道理的份上,我就大度的不计较你故意带包子想让我的腹肌消失,又不让我吃过瘾的罪过。

    “湛哥,我问你个问题。”郁司阳往化妆室四处看了看,见别人都忙忙碌碌,就凑近湛亨身边,小声说:“你有没有过,看到一个人,很想吃他,这种感觉?”

    湛亨立刻笑得无比风.骚.淫.荡,“我每时每刻都有这种感觉。”

    “每时每刻?你想吃谁?”郁司阳立刻追问。

    “笨!”湛亨对郁司阳的智商各种鄙视,“自然是小凤了,除了他,还能是谁。”

    “你为什么会想要吃掉小凤哥?”

    湛亨笑得更加风.骚.淫.荡,“自然是我喜欢他啊。我爱他,一刻都不想和他分开,只想和他合为一体。”

    郁司阳被秀了一脸,都不想和湛亨说话了。

    每次都是这样,逮着机会就要秀恩爱,没有机会制造机会也要秀,真是神烦。

    今天的秀恩爱任务完成了,湛亨心情很好,想到郁司阳问他这样的问题,立刻开启了八卦精模式,问:“小郁弟弟想吃谁?要不要哥哥给你支几招?”

    郁司阳假装低头玩手机,不理他。

    湛亨戳戳他,“哟,还害羞啦。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

    郁司阳:“!!!”

    湛亨深情的吟唱道:“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郁司阳:神经病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