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帝都薛家现在被几大家族一起逼得就快穷途末路, 因此现在反扑得格外厉害, 大有鱼死网破之态,帝都在权力中心的那些家族有一个算一个, 或多或少都被牵连了进来, 作为此次更迭的主导者, 裴家自然是无法置身事外的, 倒也因此发现了家族里的一些弊端,趁机剪除了几个毒瘤。

    衡盛作为帝都薛家反扑的次要目标, 这段时间股价跟过山车似的大起大落,承受能力不够强悍的投资者简直要被那走势风.骚的k线图吓出神经病来。

    不过, 衡盛的掌舵人薛董事长却总是一副“你们这些人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冷酷模样,搞得来找茬的大股东都铩羽而归, 一手拿着速效救心丸,眼睛盯着股价,酝酿下一波找茬。

    “薛奶爸, 你就打算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公司破产?不打算做点儿什么?”裴子腾半躺在书房的沙发上,揉着自己鼓胀胀的肚子,森森的担忧自己的六块腹肌变成一整块。

    本来他是打算去公司找薛承修说说帝都薛家的近况,哪知半途遇上张振启他们两口子, 被葛睿三言两语鼓动了一下, 想到上次在俱乐部吃到的烤鱼片,裴子腾可耻的馋了, 立刻和这俩货组团到薛承修家蹭饭。

    来之前他们特意打了电话给薛承修, 不过薛总忙得很, 电话没有打通,裴子腾三人就当做打过招呼了,兴致勃勃的往薛家别墅跑。

    他们从小和薛承修一块儿玩儿,王姨可以说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对裴子腾和张振启熟得很,笑眯眯的招呼他们进来坐,正巧郁司阳前脚带着朋友来做客,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王姨非常开心的把小郁做的各种零食拿出来招呼客人。

    下午已经吃了许多零食点心,晚上又抗不住诱惑吃多了,裴子腾和张振启都是同一个姿势半瘫在沙发上,薛承修则依旧身姿挺拔,慢条斯理的泡茶,对裴子腾的话回以一个冷笑。

    真是笑话,他的公司岂是薛家那些不入流的手段能搞破产的。

    “启子,我跟你说个笑话,”裴子腾想到什么,突然哈哈大笑,戳了一下张振启,八卦兮兮的说:“薛奶爸现在可是不肖子孙的代表人物,现在各个家族都拿他当反面教材。”

    张振启白了他一眼,说:“我没觉得这件事儿哪里好笑。”也不想想承修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这样做,笑屁!

    “不是,我笑得不是这个,”裴子腾被两位发小同时用犀利的眼神盯视,挥着手赶紧解释道:“我爸你们知道的,跟我和我哥说话就跟教训手底下的兵一样,一言不合就揍我,前几天我回去,他居然对我温柔的嘘寒问暖,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把我吓得够呛。后来问了我妈才知道,他是怕逼我太狠,步了承修的后尘。”

    薛承修:“……”

    张振启:“……”

    裴子腾挪过去,拍拍薛承修的肩膀,感慨万分道:“兄弟,谢啦,我这辈子都没听我爸那样轻声细语的和我说过话,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张振启现在非常理解裴叔为什么会把裴子腾从小揍到大了,如果他以后的孩子也这么熊的话,他也会二话不说直接上皮带。

    “薛承继现在怎么样了?”薛承修把泡好的茶一人端了一杯,对裴子腾说的笑话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裴子腾叼着茶杯,吊儿郎当的说:“还能怎么样,自然是在看守所里好好的接受‘款待’呗。”

    薛承修问:“老头子没想办法进去看他?”

    “怎么可能没有。”裴子腾嗤笑一声:“放心吧,有庄家在那儿看着呢,连只苍蝇都进不去。”

    薛承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

    “就这样?薛总,你公司要破产了,不再做点儿什么把薛家拍得再不能翻身?”裴子腾觉得自己真是为发小操碎了心,他在这儿捉急得不得了,薛总还岿然不动的,真是皇帝不急……呸呸呸,他才不是那啥。

    “急什么,好戏不怕晚,”薛承修轻笑一声,“等阳阳的二叔、姑姑的判决下来了再动手。”

    这都能找到机会秀恩爱!!!裴子腾表示惊呆了。

    这世道,简直是不给单身狗活路,早知道就不来蹭饭了,吃个饭,三对在自己眼前花式秀恩爱,真是辣得他眼睛疼。

    以前他觉得单身特潇洒,可身边的好友一个一个找了伴儿后,总丧心病狂的给他塞狗粮,成吨的狗粮吃下来,他突然觉得形单影只的自己真是特别可怜。

    “小郁二叔什么时候宣判?”张振启问。

    “下周一。”

    三人正说着话,书房门被敲响,薛承修说了一声“请进”,门被推开,郁司阳探头进来,看着裴子腾和张振启说:“我泡了健胃消食茶,你们要喝一点儿么?”还特意瞄了一眼这俩人鼓胀胀的肚子。

    他话还没说完,身后的葛睿端着一杯消食茶,说了一声“我进去了”,就走进书房,把茶递给张振启。

    裴子腾看着葛睿进来,看着她把茶给张振启,看着她等张振启喝完又把杯子拿回来,顿觉心酸,可怜兮兮的说:“没有我的吗?”

    葛睿看都没看他,直接说:“要喝,自己倒去。”

    裴子腾转头去看郁司阳,哪知在葛睿进来的时候,薛承修就出了书房,拉着郁司阳回了客厅,他扑了个空。

    可怜的单身狗只能悻悻的自己去给自己倒消食茶。

    ——真是很有必要加入关爱小动物身心健康协会。

    客厅里,罗鹏和湛亨陪着慕慕玩耍,农元和林厚中在说话,卫小凤拿着遥控器每十秒换一个台,王姨在一旁吐槽现在的电视剧都辣眼睛,薛承修和郁司阳在一张双人沙发上坐下,低声说着什么。

    裴子腾在厨房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消食茶,靠在客厅的墙上和刚从书房出来的张振启交换了一个眼神。

    以前他们来玩儿,偌大的别墅总是冷冷清清的,哪怕家里有个小孩儿也没有多热闹,现在多了一个人,感觉却大不一样,屋子还是那个屋子,却多了温馨的气息,客厅里摆放着别致的亲子摆件,喝水的杯子是情侣水杯,沙发旁的矮几上摆着三人合照的相框,处处都透露着“这是三口之家”的氛围。

    慕慕在客厅里“哈哈哈”疯跑,躲着罗鹏要挠他痒痒的大手,一把扑到爸爸和哥哥中间,把自己藏起来,圆眼睛狡黠的眨眨,见罗鹏故意装作看不见他——其实是不敢从老板手里抢人——转身走了后,小家伙又跑过去拍拍罗鹏的腿,然后又“哈哈哈”的在客厅里疯跑。

    裴子腾看着比以前有人气儿多了的薛承修,不禁想,原来脱单有这么神奇的功效,自己是不是也该考虑找个伴儿。

    卫小凤把电视节目换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好看的节目,就把遥控器给了王姨,坐到与郁司阳相邻的沙发上,说:“我听罗鹏说,mode的封面编辑为难你。”

    “没有啊。”郁司阳摇头,mode的封面编辑他都没有见过,素不相识的,别人干嘛为难他?!

    卫小凤皱了下眉,抬头看正在给孩子骑大马的罗鹏,“罗鹏,你怎么说darcy为难小郁?”

    “没啊,”罗鹏肩膀上骑着薛允慕,一边跑一边说:“我是说,那个死变态娘娘腔对小郁来拍封面唧唧歪歪的,我去打听了,小郁要去拍的这期圣诞特辑,死变态娘娘腔定了师震来拍封面,哪知p&h这个金主爸爸财大气粗,用钱把师震给砸到内页去了,所以蓝策今天见到小郁才阴阳怪气的,师震代言没抢过小郁,现在封面又被抢了,估计现在气得吐血。”

    “不要随便给人起外号。”卫小凤不满道。

    “嘿,我倒是觉得这外号起的贴切。”湛亨笑嘻嘻的说,以前他给《mode印象》拍过一次封面,被这个男人身少女心的封面编辑折腾得够呛,现在他是打死都不同意给《mode印象》拍封面了。

    “湛哥,你真乃我知音也。”罗鹏表示可以短暂的抛弃他黑粉的身份,将湛亨引为知己。

    卫小凤一个眼刀砍过去,湛亨得意洋洋的表情一僵,秒怂,“咳咳,不要随便给人起外号,免得教坏小孩子。”

    罗鹏:“……”果然还是不能黑转路人。

    “团长大人要去拍封面?”葛睿强势加入话题中,一秒钟迷妹上线,“什么时候出刊?我一定去买。嘿嘿,团长,你在广告片里穿的那几套衣服,我都有买哦。”

    罗鹏抱着薛允慕举高高,猥.琐的笑问:“那内裤你有没有买?”

    “当然有。”葛睿狂点头。

    “什么内裤?”薛承修和张振启同时问。

    郁司阳反应过来他们说的“内裤”是怎么回事,顿时脸爆红,瞠目结舌的看葛睿,嘴张张合合,说不出话来。

    卫小凤扶额,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裴子腾也很感兴趣的来凑热闹,问:“小郁弟弟,你脸怎么那么红?”

    “呵呵,没、没什么。”郁司阳恨不得现在有条地缝钻进去。

    今天p&h的广告发布出来,他一直在准备试镜的事情,等确定拿到谢玄这个角色才有心情去看自己的第一支广告片。

    在拍的时候,摄影师要求他把睡袍给脱了的时候,他其实很不好意思,但他是代言全系列产品,这个“全系列”里自然就包括了内衣系列,作为一个敬业的代言人,该脱还是得脱的。

    但是看到广告片里自己脱得只剩一条小裤裤,郁司阳觉得简直不能直视,实在是羞耻极了,这种羞耻的感觉在看到粉丝们在自己微博下的评论时到达了顶点。

    “怎么回事?”薛承修问郁司阳。

    郁司阳挠挠脸颊,闪烁其词,“就是我去拍的p&h的那个广告片嘛,我跟你说过的。”

    “那跟内裤有什么关系?”薛承修追问。

    “这个、这个……”郁司阳吞吞吐吐,总觉得把实情告诉薛先生会很惨,看,他又摆出这种权威家长的脸,严肃起来简直可怕。

    薛承修不逼问自家孩子了,直接拿经纪人开刀:“罗鹏。”

    “到。”罗鹏立正站好,在老板“你不说就死定了”的眼神威胁下,战战兢兢的把手机拿出来,打开视频播放器,点击播放他下午下载好的完整版广告视频。

    一群人——包括农元、林厚中和王姨都好奇的围过来看广告片。

    然后……

    郁司阳性感的裸.背就这么大喇喇的展现在众人面前……

    王姨饶有兴趣的说:“没想到,小郁瘦归瘦,屁.股还是挺有肉的。”

    葛睿狂点头,挽着王姨的胳膊,说:“是吧是吧,团长大人的身材还是有料的。”

    张振启脸立刻黑了,拉过自个儿的未婚妻瞪了一眼。

    ——他的未婚妻那么欣赏别的男人的身材是几个意思?欣赏的还是那种部位,是可忍孰不可忍。

    ——而且,平日里辣么精明的女人,怎么一遇上郁司阳就脑子短路,也不观察观察四周情况,没见薛承修的脸已经黑成锅底了么。

    薛承修脸色难看得要命,强忍着把这个广告片全面下架的冲动,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自家孩子第一支广告片,才刚发布出来就下架,绝对是对他的事业百害而无一利,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所以,你就是看了这个广告,买了阳阳身上的那款内裤?”薛承修神色不善的盯着葛睿。

    葛睿被看得心惊胆战,往张振启身后躲了躲,又转念一想:我作为粉丝支持爱豆的事业有什么不对,而且我还只是买的同款,又不是买的团长穿过的,我光明正大、骄傲自豪,就算你薛承修是团长的男朋友,也没权利管我买什么。

    “对。”葛睿掷地有声的说:“这款内裤都已经卖断货了,我可是好不容易秒杀到的。”

    众人:“……”

    需要说得这么大声吗?

    “薛先生。”

    郁司阳轻轻戳了戳薛承修的手臂,小心翼翼的模样,让薛承修的心顿时软得一塌糊涂。

    但他的心软也仅止于自家孩子,对卫小凤和罗鹏简直比秋风扫落叶还无情,“你们身为经纪人就是这样把关拍摄内容的?”

    卫小凤在心里吐槽:只是裸个背而已,要是小郁以后拍吻戏,就老板这比针眼大不了多少的心眼儿,还不得在醋海里翱翔。

    当然,这样的内心活动肯定是不能说出来的,以免暗恋太久已经心理变态的老板迁怒自己,给小鞋穿。

    “拍摄内容是我把关跟厂商沟通,我从业这么多年,有足够的专业判断,瞧瞧现在小郁的话题度多高。”卫小凤说得义正辞严,言下之意是“非专业人士不要唧唧歪歪”。

    哇哦,居然敢怼老板,小凤哥威武霸气。罗鹏看向卫小凤的眼光无比崇拜。

    薛承修懒得和卫小凤争辩什么专业不专业的,直接把目光转向湛亨,说道:“也就是说,有一部大尺度电影要湛亨拍,能有超高的话题度,所以他脱光了去拍戏也没关系是么。”

    湛亨躺着也中枪,无辜的看着卫小凤,眨眨眼,像是在说“不要牺牲我啊”。

    卫小凤看着他,一秒败下阵来。

    他从哪里学来的这种狗狗一样的表情,真是……

    “老板,这次是我专业失误,请你原谅我。”卫小凤投降。

    “今年的奖金扣百分之五十。”薛承修得寸进尺。

    卫小凤:“……”

    裴子腾还火上浇油,“咱们薛奶爸最是记仇,可千万不要得罪他哟。”

    “薛先生,”郁司阳又戳了戳薛承修,一脸恳求的看着他,“你不要生气,要不扣我的吧。”

    薛承修揉了揉他的头发,这个笨蛋,他只是警告这两个人不要什么乱七八糟的都给接下来,哪是真要扣卫小凤奖金。

    林厚中瞅着时间不算早了,便提出告辞。

    郁司阳邀约的时候,他是给湛亨面子,一起来吃个饭,也算是结个善缘。

    林厚中在圈内地位很好,很多人都尊称他一声林老师,但他一直不火也是不争的事实,还经常出现剧火人不火的情况,也算是娱乐圈里一个怪现象了。

    现如今像郁司阳这般蹿红速度飞快的新人有很多,但如他这般手里尽是优质资源的却是寥寥无几,和这样的新人结交,在林厚中看来,对他这样在娱乐圈混了十几二十年却一直不温不火的演员也是有好处的,便给了新人一个面子,和湛亨一起过来蹭饭。

    却是没想到,走这么一趟,竟然有意外的收获——认识了衡盛的老板。

    林厚中比其他人年龄都要大一些,也没什么共同话题,除了湛亨,其他人也不熟,便一直和年纪更大的农元聊天。

    他倒是想和薛承修聊上几句,正好手上有个项目要拉投资,能够拉到衡盛资本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场合不对,林厚中只好按捺住心思。

    这会儿提出要走,郁司阳也是松了一口气的。

    当时他邀请林厚中来做客,是因为他正好和湛哥一块儿过来,他又答应让湛哥来蹭饭,便顺口问了一句,他还想着这位林老师和他不熟,应该是不会答应的,哪知他居然答应了。

    郁司阳当时真就一脸懵逼,直觉这位老戏骨也太自来熟了。

    他不太会跟陌生人打交道,加上家里的客厅还挺多,便一直没顾上这位老戏骨,好在农叔一直都在帮忙招待他,让人不至于觉得被冷落了。

    “这个您带回去尝尝吧。”郁司阳飞快的跑去拿了一个礼品袋递给林厚中,里面是他自己做的一些糕点。

    林厚中接过来,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郁司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林厚中送出门。

    林厚中的司机一直在外面等着他,见到他出来,立刻从车里下来把后座的车门拉开。

    林厚中坐进车里,把车窗摇下来,对郁司阳说道:“今天谢谢你了,以后有空常联系。”

    郁司阳点点头,目送车子开远了才回屋里。

    刚进去,就听到薛先生冷冷的声音,说:“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走?”

    “薛奶爸,你就这么嫌弃我们么,真是太让人伤心了。”裴子腾故作泫然欲泣的模样。

    薛承修用实际行动表达他的嫌弃——直接走到门边,抄着手,等这些蹭光瓦亮的电灯泡自己自觉的消失。

    “好吧,好吧,有人有了新人,就不要旧人了,我走还不行么。”裴子腾拿上外套,走到薛承修身边,提醒道:“下周一,别忘了,不然那边可就要顶不住了。”

    “嗯。”薛承修颔首。

    张振启也拍拍他的肩,说:“有什么能用上兄弟的,千万别外道。”

    薛承修说:“让你老婆把她买的那条内裤拿过来……”

    “做梦!”葛睿大怒,不等薛承修把话说完,拉着自家未婚夫飞快的走了。

    罗鹏未免被老板迁怒,麻溜的跟在后面逃也似的跑了。

    卫小凤暗骂一声“没出息”,但出门的速度一点儿也不慢,湛亨被他拉着手,特别高兴。

    没一会儿,一屋子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屋子主人,还有农元和王姨。

    慕慕疯玩了好几个小时,现在已经困得不行,不停的揉着眼睛,王姨立刻牵着他去洗漱睡觉。

    农元很懂味儿的说:“哎呀,老头子我也困了,年纪大了,就是觉多。”说着,就进了他暂住的客房。

    客厅里就剩下薛承修和郁司阳两人大眼瞪小眼。

    “以后不准再拍那种脱衣服的广告了。”薛承修依旧耿耿于怀,想到最少有好几百万人对着自己孩子的裸.背yy,他就郁闷不已。

    不过,这孩子的屁.股确实很有肉啊,圆翘饱满,手感肯定很好。

    郁司阳可不知道薛先生的思路如脱缰的野马,哼哼唧唧的说:“知道啦,薛爸爸。”

    薛承修呼吸一滞,眼睛微微眯起来。

    ——这孩子,得好好管教管教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