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六十九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69章 第六十九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装逼装过头》剧组的外景地选在云中市下辖的敬贤县的义贤山上, 义贤山虽然叫做山, 但并不高,只是一个小山包, 却是难得的没有被开发破坏的自然景观山。

    山上风景秀丽, 树木以亚热带常绿阔叶林、亚热带暖性针叶林为主, 女贞、银杏、樟树、椤木、苦槠、枫香等名贵树木都在山上能够发现,山中还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敬贤县上的人夏天都喜欢到义贤山上避暑。

    但是山上的冬天可就不太好受了。

    云中市所处的维度,冬天极少下雪,多是以阴雨天气为主,山上的夹着水汽的冷风一刮,就像直接用刀子刮在人的骨头上似的, 冷得生疼。

    郁司阳以前身体特别棒, 冬天穿件衬衣加一件毛呢外套就行, 而现在, 年龄变小了,身体素质也没以前的好了。

    瘦便罢了, 主要是力气也不大, 还很怕冷。

    这不, 还没到最冷的时候, 他就已经把羽绒服裹上了。

    厚厚的面包羽绒服裹在身上,再戴上羽绒服上连着的帽子, 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行走的椭圆形黑球, 还因为穿得太厚, 行动有些不方便,被汤航半扶半拉,吭哧吭哧的爬山。

    “我、我回去、一定要、要加大锻炼、锻炼强度……”郁司阳大喘气的说,他没想到一座并不算高的小山居然也这么难爬,而且这山上因为没有开发,所以路都没修,爬山的难度系数增加了十倍。

    剧组究竟安营扎寨在什么地方,走了这么久都没找到,早知道就不要假客气的拒绝剧组派人来接了,真是失策。

    汤航明显比他轻松多了,手上扶着人,背上还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背包,爬起山来依旧轻松,还调侃道:“司阳,你的锻炼一点儿效果都没有,力气增长得微乎其微,肌肉零增长,你加大锻炼强度估计也没什么用。”

    郁司阳:“……”

    一般人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鼓励他,和他一起畅想美好的未来么?怎么轮到他的助理,就变成泼他冷水?

    简直不能和他愉快的聊天。

    经过艰苦努力的——主要是郁司阳——爬山,两人终于找到了在一片开阔地带驻扎的剧组。

    洪哲豪眼睛尖,率先发现了两人,见郁司阳裹成了一个黑球,立刻哈哈哈:“郁司阳,你有那么冷吗?裹得跟个粽子似的。”

    郁司阳急促的喘着气,冲金策挥了一下手,当做打招呼,对洪哲豪嘲笑他穿得多,直接使出杀手锏,说道:“看来,有人、有人不想吃、小饼干……”

    小饼干!

    洪哲豪眼睛一亮,一秒笑成朵喇叭花,几大步跑到郁司阳身边,脸皮特别厚的说道:“郁司阳我错了,你就算是粽子,也是最帅的粽子,你的小饼干呢?”

    你才是粽子!郁司阳气结,把黏在身边的洪哲豪推开。

    洪哲豪顺势跳到汤航身边,抬手就要去拿汤航背上的旅行背包,“汤航,这么重的包,背着多辛苦,我帮你背。”

    郁司阳身上啥都没有,汤航背上背着旅行背包,很显然,小饼干肯定是在汤航这里。

    嘿嘿,他就是这么机智。

    汤航条件反射的避了一下,见洪哲豪一脸“你居然嫌弃我”的表情,无奈的把背包卸在地上,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大大的食品袋,冲剧组其他人招了招手,说道:“司阳做了些小饼干带来给大家尝尝。”

    剧组十来个人都放下手上的工作,“呼啦”一下都围了过来,一个个都眼巴巴的看着汤航手上的食品袋,跟嗷嗷待哺的雏鸟似的。

    早就听过郁司阳厨艺绝佳,他前面呆过的两个剧组的人都因为他总是带好吃的去片场,一个个的都胖了,连成日里囔囔要减肥的女明星都不能幸免。

    可在这个剧组里,因为“抠门”的导演一开始就申明不让郁司阳带好吃的来,而郁司阳也特别听话的没有带,剧组里的人除了开机的时候吃到了一点点核桃可可面包,就再没吃到郁司阳的手艺,只能在他的微博上看他丧心病狂的晒各种美食,只觉人生寂寞如雪——特别是洪哲豪。

    如果让他们票选本年度最讨厌的导演,他们绝对一定肯定会把票投给金策。

    ——尼玛,你自己不吃,也不让别人吃,简直可恶至极。

    郁司阳带来的小饼干其实还没有他昨天做出来的三分之一,他昨天心情不好,发泄似的做了一大堆杏仁脆饼、巧克力小岩烧、黑糖酥、卡片饼干、鲜奶巧克力奶酥、杏仁瓦片等等,各式各样的小饼干,本打算都带过来给剧组的人吃,却被农元留下了一半多。

    由于要进行外景拍摄,剧组选的外景地离云中市区比较远,来回开车通勤就有些不现实了,只能跟着剧组住在外景地这边租来的一个农家小院里。

    外景预定的拍摄时间是十七天,也就是说,有十多天郁司阳不会回家。

    农元才刚刚到薛家别墅吃了两天美味,还没吃过瘾,就要断炊了,尤其是昨天晚上还吃了郁司阳试做的新菜——酥盏烧松茸,那美味……简直惊天地泣鬼神的绝。

    这道酥盏烧松茸是郁司阳试着把中餐西式化来做,最先做的是酥皮,酥皮分水皮和油心两个部分。

    在面粉中加入鸡蛋、猪油、白糖、清水打至面团光滑便做成水皮,另外将面粉、猪油、新西兰牛油揉匀便做成油心,用水皮包住油心用擀棍擀成日字形,擀开再按日字形折叠一次继续擀开,重复三次,接着放进冰箱中冷藏,这就是没烤之前的酥皮。

    酥皮冷藏的时候,把松茸切成丁,起锅把黄油烧热,放洋葱和松茸,加盐、味精、胡椒一起炒,郁司阳在炒的时候,还淋上了一些薛先生珍藏的白兰地酒,用白玉霓葡萄发酵、蒸馏出来的白兰地酒,有一种柔和醇厚的特殊芳香,将松茸的鲜最大程度的激发出来。

    炒好的的松茸放入被擀成盏形的酥皮里,面上撒上一些奶酪丝,放入烤箱烤上十来分钟,把奶酪彻底烤化就行。

    酥皮薄且脆,轻轻咬上一口便絮絮往下掉渣,奶酪奶香浓郁,但都只是松茸的鲜味的衬托。

    郁司阳做的酥盏烧松茸一个个有成年男人巴掌那么大,薄脆的酥皮用筷子还不好夹,必须用手拿着吃,拿在手里,咬上一口,酥皮、奶酪、松茸都咬进嘴里,浓郁的鲜香霸道的在口中绽开,浸入每一个味蕾,口感层次丰富,香味的层次也极为丰富。

    首先入口感受到的就是松茸的鲜,紧接着是奶酪的甜香,细细品尝,接着又会发现隐藏在鲜美香甜之下,是白兰地高雅柔和的酒香,三种香味混合在一起,变成了极致的味觉享受。

    吃过这样极致的美味之后,农大教授坐在餐桌前,拿筷子拨弄拨弄王姨炒的板栗烧鸡,越拨越没胃口。

    ——小郁做的菜是色香味俱全,小王做的菜是色香味俱没,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唉~

    王姨冷漠脸瞪着农大教授。

    哼哼,竟然敢嫌弃她做的菜,嫌弃他就出去吃啊,不要来薛家别墅蹭饭啊。

    “小修,你遇见小郁之前,吃的都是这些东西?”农元夹起一块板栗放进嘴里,脸立刻皱了起来,用了强大的自制力才强迫自己把板栗吞下去——真是咸齁了,打死卖盐的了吧!

    薛承修面不改色的吃下一筷子油麦菜,并不出声提醒农元——嘲讽王姨的厨艺,王姨是会给小鞋穿的。

    谁让农大教授昨天一个人吃了四个酥盏烧松茸。

    因为炒松茸的时候加了些白兰地酒,这道菜慕慕不能吃,因此农大教授就一个人吃了四个。

    薛承修被抢了食,有点气。

    ——慕慕的那两个明明就是我和阳阳一人一个,农叔这是为老不尊。

    “唉,小郁什么时候拍完戏回来?”农元叹了一口气,忧郁道:“还好我昨天把他烤的饼干留了一半下来,不然这日子可怎么过。”

    农元说着,从放饼干的小藤篮里拿了一块杏仁瓦片咔擦咔擦的吃,饭都不想吃了,就吃小饼干。

    在农大教授吃着中饭惦记郁司阳的时候,郁司阳正一身白衣飘飘的戏服,被鼓风机吹得直打哆嗦,还要强忍着不发抖,投入的拍摄。

    作为出场自带强风效果的男人,经常能看得到在同一个画面里,别人都是静止的jpg,而东方哲却是个动态的gif,哪怕就算是被魔教教主追杀,胆战心惊的用剑指着对方,都无法停止他的gif效果,头发和衣角总是飞来飞去。

    追杀东方哲和西门光的魔教教主自然是武林盟主请来的,东方哲和西门光被他一路从玉海山庄追杀到城里,又从城里一路追杀到山里,西门光有武功,却是打不过魔教教主的,东方哲就别提的,他就轻功好一点儿,其他都渣。

    魔教教主一路追杀两人,西门光一路且打且吐血,要不是东方哲手里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道具给魔教教主制造麻烦,恐怕他们俩人早就交代了。

    这会儿,西门光已经身受重伤,跑也跑不动了,躺在地上还血吐个不停,东方哲举着西门光的宝剑,指着魔教教主,哆嗦个不停。

    魔教教主见两人已经穷途末路,居然不急着将两人杀死,而是先邪魅狂狷的笑了一下,猫逗老鼠一样,说了一大通废话。

    “你、你别过来,”东方哲害怕得要死,色厉内荏的说:“我跟你说,我还有大招,我只要一发大招,你必死无疑。”

    “哦,是么?你打算让我怎么死?”魔教教主邪笑着慢慢靠近东方哲。

    东方哲哆嗦着往后退,努力把死状表述得恐怖至极,“肠穿肚烂,烂手烂脸,全身恶臭,口角流脓……”

    却不想,魔教教主虽然长得不好看,却是个极度自恋,总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帅”,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他的脸说事儿。

    听到东方哲要他烂脸,立刻大怒,“我最讨厌别人要毁了我的帅脸,这样的人,我通常都会一掌打死他。”说着,就举起手掌要拍下去。

    东方哲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哇啊啊大叫,手上突然抓到一个冰凉滑腻的东西,他看也不看就朝魔教教主甩过去,双手还拼命乱挥,舞得都快成风火轮了。

    “喂,神棍,”西门光虚弱的叫了他一声,“别叫了,魔教教主被你用毒蛇咬死了。”

    东方哲动作一顿,怯怯的睁开一只眼看西门光,小声问:“他死了?”

    西门光一边吐血一边点头。

    东方哲又睁开另一只眼睛,偷偷的去看魔教教主,就见刚刚还要一掌打死自己的人,已经脸黑得跟从墨里面捞出来的一样,虽然因为太黑而看得不是太分明,但他的表情还是勉强可以看出不甘不愿。

    魔教教主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哈哈哈……”东方哲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又恢复成飘飘欲仙的模样,大笑道:“我就说我有大招的,看看,这不就死了么。”

    西门光又吐一口血,一脸的生无可恋,真当他没看到么,这个神棍明明是狗屎运,随手就抓到一条剧毒的赤练火蛇,蛇被抓住,大怒,就要去咬他的时候,被他朝魔教教主脸上一扔,魔教教主一时不防,被赤练火蛇一口咬到脸上,瞬间就被毒死,而且在毒死之前,还很“好心”的帮他们斩杀了赤练火蛇,不然愤怒的蛇下一个要咬的就是他们俩了。

    果然,任何高强的武功,在神棍的狗屎运面前,都会被秒,杀手是这样,魔教教主也是这样。

    西门光十分庆幸,他只是被折腾得乱七八糟,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这么想着,他又吐了一口血,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咔——”金策喊了一声,“很好,过了。”

    导演一喊停,汤航立刻跑过来给郁司阳裹上羽绒服,场务也立刻关掉鼓风机,关雅华端过来一碗姜汤让郁司阳喝,就怕他这个小身板被冻感冒。

    洪哲豪比他要好一点儿,没他冷得这么厉害,而且戏服也比他的要厚,但也被关雅华在手里塞了一碗姜汤。

    “谢谢。”郁司阳哆哆嗦嗦的闭着眼睛一口把姜汤喝掉。

    裹着羽绒服打哆嗦,冬天拍夏天的戏真是要人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