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62章 第六十二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盛世医香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福运宝珠[清]     “翡翠酒店?”

    坐在车里, 郁司阳从罗鹏手里接过一个蓝色塑料文件夹, 翻开第一页就是宣传册封面上翡翠酒店的全景图。

    这栋楼他再熟悉不过了,读完初中他就在这里打工,从厨房打杂的小工开始做, 一晃十年。

    罗鹏点头,说道:“他们想请你做代言人, 就是开的价不太高。”

    “哦。”他们给员工的工资也不高,同理可证嘛。

    郁司阳心情有些复杂, 把文件夹合上,说道:“我考虑一下……摄影棚什么时候到?”

    罗鹏敏锐的感觉到郁司阳有些烦躁,他瞟了一眼被随手放在一旁的文件夹,没有再说翡翠酒店的事儿, 转移话题说了一下今天拍摄的问题。

    p&h和卫小凤敲定的广告片有两支,一个是“日常篇”, 一个是“概念篇”, 今天拍摄的就是“日常篇”。

    拍摄地点先是在一栋高级公寓里, 然后还要转战其他地方拍摄, 他只有一天的时间拍摄广告片, 时间还是很紧张的。

    到了指定的拍摄地点,品牌方代表和广告公司都已经到了,连p&h的所有人philip hill也来了。

    philip hill见到郁司阳,立刻把正在摆弄摄影机的一个大胡子拉过来, 得意的说:“aude快来, 这就是我选中的人, 我的眼光很好吧。”

    大胡子围着郁司阳转了几圈,打量一番后,对philip hill说道:“很适合你的那些衣服。”

    philip hill笑得跟朵花似的,用语调奇怪的华夏语和郁司阳说:“待会儿拍摄的时候,你只要帅就行。”

    “嘿,朋友,这是我该说的话。”aude不满的说。

    郁司阳来不及说什么,就被化妆师带走换装,汤航跟过去看着,留下罗鹏和两人沟通。

    因为代言的是全系列男装,包括西装、休闲装和居家服,“日常篇”的拍摄主题就是一个男子一天的生活,拍摄场景包括居家、商务和娱乐三个部分,把三个系列的主打款都展示出来。

    居家和商务都是室内景,广告公司直接在借来的高级公寓里搭景拍摄,娱乐部分则是借了市郊的一个室外网球场。

    拍摄完室内景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开车去网球场,沿途正好要经过翡翠酒店,郁司阳靠坐在后排座椅,直视前方,眼珠都不动一下。

    罗鹏对他这“生怕眼角余光扫到不该看的东西”的模样感到奇怪,他往窗外瞄了一眼,就看到翡翠酒店的大门,转念一想,大概是朋友在这里去世,他怕睹物思人却物是人非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就得好好考虑,要不要让小郁接下翡翠酒店的代言了。

    郁司阳记得曾经看过的一本书里的一句话——枉死不能投胎的鬼,害怕回到自己死亡的地方,因为会伤心,可是鬼是没有眼泪的,他们连哭都哭不出来。

    那本书其实不是什么灵异小说,而是中二气质爆表的疼痛青春文学。

    书是同宿舍的一位大哥在地摊上十块钱三本,买回来装文化人用的,那位大哥就在书的扉页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后,就再没有看过,被当时没有钱买书的郁司阳借来读。

    看了不到十页就三观受到暴击,实在鼓不起勇气把书看完,倒是无意中牢记了这么一句话装逼的话。

    可郁司阳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句被无意中牢记的话,就像是他最真实的写照。

    他害怕看到自己的死亡之地。

    从他正式接受以少年的身份活着时,他去给自己扫过墓、给少年的父母扫过墓还给自己的师父扫过墓,用扫墓仪式般的告别了过去的自己,接受了自己的身体和少年的灵魂死去的事实,却怎么也不敢踏足翡翠酒店。

    就像现在,他结束了一天的拍摄,独自一人站在翡翠酒店的大门口,脚步似有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跨进去。

    “抱歉,这位先生,请您让一下,这里有车要进来。”

    发呆的郁司阳被穿着制服的门童拍了一下,回过神来,退后了几步,站在酒店门前的喷泉旁,正待他要离开的时候,无意识的扫了一眼酒店大门,看到门前帮人拉开车门的那个门童时,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第五不羁。”郁司阳喃喃的低声说了一句,声音小得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

    门童帮客人拉开车门,送客人进了大门后,就又在门外笔直的站着。

    郁司阳认真的看门童的脸,果然是第五不羁,他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朋友,一起读书一起出来打工,小时候常常护着他,可陷害他让他差点儿被送到警局的人,也是他。

    可是自从那件事后,他不是辞职离开翡翠酒店了么,为什么现在又在这里当门童。

    对第五不羁,郁司阳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感激他多一点,还是怨恨他多一点。

    在孤儿院的时候,都是第五不羁护着他,不让大孩子欺负他,抢走他的食物。可偏偏也是这个人,偷卖了酒店的贵重财物,还栽赃诬陷在他身上,他百口莫辩,如不是当时还没有收他为徒的师父挺身出来作保,恐怕他就要被送到警局去了。

    这个人,当初意气风发的离开了酒店,现在又在酒店当起了门童,仔细看去,这个人脸上已经有了生活和岁月磋磨的痕迹,想来他离开酒店后,并没有他自己期盼的过得那么好。

    “第五不羁。”郁司阳朗声叫人。

    第五不羁寻声望过去,就见是刚才站在车道上,把车子挡住,把自己的脸也挡得严严实实的怪人。

    “你认识我?”他疑惑的问,就算看不到脸,他也很肯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你怎么又来翡翠酒店当门童了?”郁司阳不答他,径直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你以前不是在厨房的么?”

    第五不羁这会儿被吓了一跳,这个人看不到正脸的人,怎么对自己这么了解,“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

    “你怎么又来翡翠酒店,你怎么好意思来翡翠酒店?”郁司阳想,自己还是怨恨这个人的,他那时最信任的一个人却那样害他,他想不通,“你害了郁司阳,你就一点儿都不愧疚吗?”

    第五不羁这会儿真紧张了,若不是不能脱岗,他现在定要过去问这人,为什么会知道他害过郁司阳。

    “你一点儿都不愧疚么?”郁司阳大声问。

    他也知道,他都死过一次了,第五不羁对现在的他来说,只是个陌生人,知道对方的理由,知道对方是否愧疚,于他已经毫无意义。

    可这就是他的一个执念,因为这个人,他交朋友更加小心谨慎,以至于别人都觉得他拿腔拿调,并不愿意和他多打交道。

    那时候真的好孤独,尤其是在师父去世后,周围的人都在看他的笑话,等着看已经没有师父的他,还能有什么出息。

    他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了,所有的压力都积压在心里,他曾经有一度整整一个月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有心理问题,偷偷的去看心理医生,医生也只是建议他多跟人交流。

    不想跟酒店里那些人交流,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就去报了外语学习班——因为在街上看到过学外语的小学生大声的念单词念课文。

    “跟你有什么关系。”第五不羁也大声说,若不是他知道自己还在上班,一个“滚”字就会脱口而出。

    郁司阳愣怔住。

    ——原来跟我已经没有关系了啊。

    有关系的那个人已经变成了一抔黄土,所以作恶的人也就心安理得的过自己的日子了么?!

    可看他这样子,似乎过得也不怎么样。

    “看到你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郁司阳恶狠狠的大声说。

    他好几年前就不想追根究底第五不羁陷害他的理由,无非就是为了钱,他想知道他愧不愧疚,可这个人看起来似乎也并不愧疚。

    郁司阳不太会和人争吵,想来想去就只想到这么一句狠话。

    狠话放完了,他还有点儿觉得不过瘾,可惜这里不像上次在剧组那样天时地利人和,不能把第五不羁揍一顿出气。

    ——唔,最近感觉暴力倾向有点儿严重,这样不好。

    想了想,他觉得只有一句狠话太没有气势了,于是又说:“你这样的人一辈子都穷困潦倒,没有出息。”

    第五不羁差点儿气炸,要不是正好一辆车开到酒店大门,他要上前去给人拉开车门,他觉得会不顾岗位纪律,跑过去揍对面那个蒙面怪人一拳。

    薛承修从第五不羁拉开车门的车里出来,没急着进去酒店,而是转身朝喷泉旁的“蒙面怪人”走去,笑着喊道:“阳阳,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还和酒店的门童吵架。

    “薛先生?!”郁司阳微讶,把脸上蒙着的口罩和围巾扯下来一点点,他都蒙成这样了,薛先生竟然还能一眼就认出他,这个技能有点儿吊。

    “怎么就你一个人?你的助理呢?”薛承修帮他理了理围巾,主动解释道:“我在这里和人见面,一起进去打个招呼。”

    “不要不要,我这就回去了。”郁司阳忙不迭的摇头,想也知道薛先生这么正式的到酒店,见的不会是什么普通人,他才不要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车子进来前,薛承修就看到自家孩子独自站在喷泉旁,经纪人、助理都不在身边,他特意打开车窗,就听到这孩子一句“看到你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四处看了看,发现这孩子竟然是在和酒店的门童吵架,他霎时哭笑不得,也不知这门童哪里惹了他,声音里都带着怒气。

    “你一个人跑出来,助理没跟着?”

    看他这心虚游移的眼神,薛承修就知道,他的确是一个人跑出来的。

    这孩子胆真大,被围堵过一次,还没有吸取教训。

    “我坐地铁,很方便的。”郁司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一句话,总觉得自己应该要辩解一下,但是有些越描越黑。

    瞅瞅,薛先生的脸色也黑了。

    薛承修说:“让老林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林叔,坐地铁真的很方便。”

    “你还想又被粉丝堵一次?”

    “……”

    郁司阳想起自己被围堵的那次,粉丝彪悍的战斗力,不禁打了个冷颤,立刻乖巧的说:“那我就麻烦林叔了。”

    薛承修隔着帽子拍拍少年的头顶,把人带到车旁,正要帮忙把车门拉开,却被少年按住了手。

    郁司阳一手按住薛先生的手,一手指着第五不羁,嚣张的说:“那个门童,过来给我拉车门。”

    第五不羁又一次差点儿气炸,但身在屋檐下,只能乖乖的绕过车头,帮郁司阳拉开车门。

    郁司阳坐进车里,把一个嚣张又中二的少年演绎得淋漓尽致,想了想,觉得临走之前还得放句狠话,重要的狠话放三遍嘛,“以后出门记得多喷香水。”

    脸气到扭曲的第五不羁:“……”

    脸忍笑到扭曲的薛承修:“……”

    心情好了一点儿的“中二少年”郁司阳轻快的跟罗鹏打电话:“罗哥,咱们接了翡翠酒店的代言吧,不过要让酒店多出点儿钱,那么点钱是请不到爆红小鲜肉郁司阳的。”

    罗鹏:“……”

    这孩子没受什么刺激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