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福运宝珠[清]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郁司阳的相貌是毋庸置疑的精致,但他对自己的外表却很不在意。

    要出席重要的场合有造型团队给他打理仪表, 他只要负责当个衣服架子就行, 私下里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大夏天里, 他甚至穿着大大的沙滩裤和工字背心, 头发乱糟糟的, 陪薛允慕在花园里做游戏。

    粉丝们若是看到他这么个模样,绝对会哭晕在厕所。

    郁司阳对自己的外貌不在意,却对自己做的菜的外貌在意得不行,就像是一个强迫症处女座一样,每道出自他手的美食,都精致得如同艺术品,就连普通的家常菜也一样, 一定要摆盘精致, 有些菜为了追求这种美,还一点儿也不怕麻烦的雕花。

    前些日子在家休息,他还特意花了大半天的功夫给慕慕做了一个奥特曼翻糖蛋糕,把慕慕都高兴疯了。

    这孩子做的菜一眼就能看出来,王姨炒的菜摆在旁边,瞬间就被秒成了渣。

    阳奉阴违就算了, 还把证据明目张胆的摆出来。

    “阳阳,我记得我说过, 只允许你做一道菜, 而且你也答应我了。”薛承修眸色沉沉的看郁司阳。

    郁司阳被他看得低下头, “我、我、我”了半天,找不到借口为自己辩解。

    看他那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薛承修有点儿心软。

    但就算心软,这件事也不能就这么过去。

    都受了伤还不好好休息,折腾来折腾去的做菜,存心要让人担心么?!

    而且,作为大家长的权威不允许熊孩子挑战。

    “言出必行,你的保证呢?”

    郁司阳的头更低,小声嘟囔:“我又没有受什么重伤,你们太夸张了。”

    “那你觉得什么是重伤?”薛承修问。

    当然是断胳膊断腿啦。这话郁司阳可不敢说出来。

    “哥哥?”

    薛允慕仰头看郁司阳,小小的孩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爸爸生气了,哥哥正在被爸爸教训,跟教训慕慕一样。

    爸爸教训人好凶,慕慕好可怜,哥哥也好可怜。

    小胖子过去抱住郁司阳的腿,表示安慰。

    王姨想帮郁司阳说两句好话,刚要开口,薛先生犀利的目光就扫过来,她秒怂,借口厨房还有菜,跑了。

    薛承修叹了一口气,过去揉了揉少年的头,说道:“阳阳,你要做什么事,我都是支持的,但也不包括你受伤却不把自个儿当回事儿。而且,答应过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不然就不要答应。”

    郁司阳点点头,低声说:“对不起,我错了。”

    薛承修又揉了揉毛茸茸的脑袋,郁闷的发现自己的爸爸心态又冒出来了,还是个引导孩子健康茁壮成长的好爸爸。

    难不成,真像卫小凤说的,他暗恋太久导致心理变态?!

    “吃饭吧,”薛承修说:“除了芝士鹿肉,还做了什么?”

    说到自己做的菜,郁司阳一扫刚才的颓然,眼睛亮晶晶的,介绍道:“是蟹酿橙和胡萝卜松。”

    现在正是吃大闸蟹的时候,家里又正好剩了几个大橙子,便让他拿来做蟹酿橙。

    橙子用花刀切开了顶盖,挖去了里面的果肉,变成一个橙子碗,蟹肉就盛在其中。

    大闸蟹蒸熟后,剔出来肉来。中火烧热铁锅,入油滑锅,然后将姜片、葱花放进去爆香,再捞出来弃之不用。紧接着再放入少量的猪油,放些姜末,蟹肉放进去小火慢炒,炒透后再放适量的猪油和姜重复炒一遍,再加入盐、料酒、白糖、胡椒粉、鸡粉、米醋进去,用水淀粉勾芡。

    蟹肉炒好后,拿一只小汤碗,里面放上些许野菊花和香雪酒,橙子放在汤碗里,炒好的蟹肉放在橙子里,盖上切下来的橙子盖,用玻璃纸密封抱好,文火蒸上二十分钟。

    橙子与炒蟹粉同蒸,汤碗里的野菊花受热在香雪酒里渐渐泡开,黄酒的幽雅芳香混合上野菊花的清香,形成一种醇浓又清冽的香味,随着蒸笼里的高温,慢慢渗透到橙子碗里,将蟹肉的鲜更提上一个台阶。

    薛承修用勺子舀了一口蟹肉放进嘴里,蟹肉炒得很透,几乎是入口即化,却一点儿也没有破坏蟹本身的鲜味,鲜美的蟹肉带着浓郁的橙香,咸鲜中略微有一丝丝的酸,不仅没有破坏蟹肉的鲜美,那一丝酸味更刺激得人胃口大开。

    “怎么样,好吃吗?”郁司阳问。

    薛承修点点头。

    蟹酿橙闻起来没有芝士鹿肉那么霸道的香味,但吃进嘴里却爆发出更猛烈的鲜香,与芝士鹿肉的奶香是两种不同的香味。

    若要比较起来,薛承修更加喜欢蟹酿橙,芝士鹿肉这种奶香十足的味道,小孩子会很喜欢。

    这不,薛允慕吃得头也不抬,奶味十足软软嫩嫩的鹿肉,简直太得小胖子的心。

    “吃点儿这个。”郁司阳给慕慕碗里夹了一筷子胡萝卜松。

    小家伙把嘴里的鹿肉咽下去,才问:“哥哥,这是什么呀?”

    郁司阳说道:“胡萝卜松。”

    薛允慕立马撅起嘴,大声道:“我不喜欢胡萝卜。”

    “不行,”郁司阳说:“小孩子要多吃胡萝卜。”

    小家伙还要说什么,薛爸爸就看了过来,小家伙只能委委屈屈的夹了小小几根胡萝卜丝送进嘴里。

    这胡萝卜被郁司阳切得细如发丝,然后用花生油炸酥,撒上细砂糖拌匀后,放在一个半圆形的碗中,反扣在盘子里,色泽艳丽,圆圆的像个球,很是可爱。

    被炸过的胡萝卜丝口感变得酥脆,淡淡的甜味也掩盖了一部分胡萝卜原本的味道,薛允慕吃进嘴里,咬了几下,登时眼睛一亮,主动的夹胡萝卜松来吃,大口大口的,显然是爱吃的。

    郁司阳笑弯了眼睛,也给薛先生夹了一筷子胡萝卜松。

    在讨厌吃胡萝卜这一方面,薛家父子绝对是有基因遗传,对胡萝卜都深恶痛绝,郁司阳特意琢磨了这样的做法,让他们俩都改掉不吃胡萝卜的习惯。

    郁司阳一直认为,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相处出来的,他在人际交往方面的能力很弱,交朋友更是慢吞吞的,大多数时候,别人都没有耐性等他这个慢热的性子,只觉得他高冷无比,不太乐意和他相处。

    他一直都没什么朋友,曾经被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朋友陷害过后,他对交朋友更是不太热衷了。

    郁司阳最开始只当薛承修是老板和债主,迫于自己欠了巨债,他以一种包身工的心态看待“地主老财”薛承修,自然哪哪儿都觉得变态。

    但住进薛家后,和薛承修相处的时候多了起来,渐渐发觉这个人是个极温柔的男人,稳重包容,他也试着更主动一点和他相处。

    及至后来,薛承修不遗余力的帮忙追回郁家被转移的财产,郁司阳满满都是感动,就在那时,他真正的把薛家父子二人放在了自己心上很重要的位置。

    和薛承修的相处也越来越自然,越来越像多年的老友。

    但再自然,也不包括薛承修帮他洗澡这样的事情。

    浴室里,郁司阳直接炸毛,他背后的伤不能沾水,他十分钟前还在烦恼该怎么洗澡的问题,十分钟后,他都想决定今天不洗澡了。

    虽然两人都是大男人,薛先生有的,他也有,薛先生没有的,他也没有,帮忙洗一下澡也没什么。

    可郁司阳就是觉得脱了衣服让薛先生帮忙洗澡好奇怪,接受无能。

    “愣着干嘛?脱衣服。”薛承修已经在浴缸里放好了水,转身见郁司阳紧张兮兮的往角落躲,觉得这模样甚是有趣。

    “我、我、我、我……”郁司阳结结巴巴,“我不脱……”

    薛承修挑眉,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看他,“不脱衣服怎么洗澡?”

    “我、我、我、我……我自己洗……”郁司阳持续结巴。

    薛承修说:“你自己洗,伤口沾水发炎了怎么办?”

    郁司阳:“……”那也不要你。

    “怎么,担心身材不好,怕被我笑?”薛承修调侃道:“放心,我不会笑你的,我很喜欢你……的身材。”

    郁司阳更无语了。

    薛先生自己是修长劲瘦却一看就是很有力量的身形,没想到居然会喜欢他的这种竹竿身形。

    “难道……你是不好意思?”薛承修强忍着笑意说:“没关系,我也把衣服脱了,我们俩都一样,你就不用不好意思了。”说着,就去解自己的衣扣。

    “不用不用不用……”郁司阳忙不迭的摇头。

    他一个人脱了都很奇怪,两个人都脱了,那画面……

    求放过!!!

    “水要凉了。”薛承修提醒了一句,然后朝郁司阳走近,故意说:“我忘了你有伤,不方便脱衣服,我来帮你吧。”

    “不不不不不……”郁司阳拒绝得更猛烈,“我自己来,自己来。”

    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郁司阳决定痛快的给自己一刀,飞快的把身上的衬衣脱掉。

    薛承修把保鲜膜拿在手里,看着自家孩子背上贴上的纱布,眉头紧紧蹙着。

    竟然伤了这么大一块,还总说不严重,这孩子真的很让人心疼。

    薛承修给郁司阳裹上保鲜膜,以免待会儿洗澡的时候伤口沾水。

    他的动作很轻,怕弄痛了少年。

    郁司阳的前胸后背都被裹上保鲜膜,他低头看自己的这般造型,裹成这样,洗澡只需要洗下半身和手臂了,这个他完全能够搞定,一点儿也不惜要人帮忙。

    “薛先生,我自己能够洗的,你有事的话,赶紧去忙吧。”

    “我没有事,我现在最主要的事是帮你洗澡。”

    郁司阳悲愤,平日里那么忙的人,为什么这会儿这么闲?

    “你不脱裤子,是想我帮你脱?”薛承修笑说:“我很乐意效劳。”

    说话间,他的手就已经伸到郁司阳的裤腰处。

    郁司阳连忙要躲,却被薛承修一把拉住裤头,动弹不得。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郁司阳忙不迭的说,然后飞快的把身上的牛仔裤脱了,只留下一条白色的四角裤。

    反正大家都是男人,他干嘛要不好意思,要不好意思的也应该是薛先生才对。

    于是,郁司阳很干脆利落的把四角裤脱了,赤.裸.裸的走到浴缸里坐下,浴缸的水刚好没过腰部,不会沾湿伤口。

    薛承修看刚才还扭扭捏捏的郁司阳这会儿又变得大方起来,目光在少年纤瘦白皙的身上打了一个转,还特意盯着少年某个不可明说的部分看了最少三分钟,看得少年忍不住蜷起了腿。

    “嗯,挺精致的。”薛承修评价道。

    郁司阳脸一下爆红,简直悲愤,怒怼:“你才精致。”别以为他不知道,“精致”后面不都常接个“小巧”么。

    自己一点儿也不小好么!!!

    “你是想看看我精不精致?”薛承修调笑道:“立刻满足你。”说着,他飞快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浑身赤.裸的往浴缸走。

    郁司阳被他这一言不合就脱衣服给震住,还呆呆的去看他不可明说的部位,这一看,顿时泪奔。

    郁司阳觉得自己输了,简直郁闷。

    薛承修却没有跨进浴缸里,而是拍了拍郁司阳的头,笑道:“既然你能自己洗,那我就先出去了,记住伤口别沾水。”

    然后,他还不等郁司阳说话,拿了浴室里的浴袍披上,飞快的离开。

    走出浴室,薛承修深吸一口气,把身体里的蠢蠢欲动强压下去。

    他真是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了,被少年看了一眼,就激动得差点儿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他都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把冲动压下去,以免吓到少年。

    过来帮忙,却只帮忙放了洗澡水,莫名想要鄙视自己。

    薛承修长长叹了一口气,在心里想:阳阳这个小呆子快点儿开窍吧。

    浴室里,郁司阳洗了个战斗澡,飞快的洗净擦干,伸手去拿浴袍。

    然后……他震惊的发现,浴袍不见了。

    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是薛先生给穿走了,不禁怨气丛生。

    郁司阳纠结的看着脏衣篓里换下来的衣服,不穿脏衣服,就得裸.奔。

    特意过来打着帮忙洗澡的旗号,其实是想要把他给比下去,然后还穿走了他的浴袍。

    薛先生真是好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