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盛世医香许静的荣华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山村名医位面破坏神吃货红包群     郁司阳为了“养友之死”这幕戏, 准备了近一个月,这幕戏有一大段养友临死前痛斥当朝贪官的台词, 又是同期声, 极考验演员的台词功底。

    近一个月的时间,郁司阳除了拍戏和为《剧毒美味》进行宣传, 有空就会去著名的配音表演艺术家欧阳溯老师那里学习。

    欧阳溯老师早已退了休,也不再教学生,每天的日子清闲得很,就是带带孙子养养狗,和一群老太太们一起跳广场舞,还兴致勃勃的要去参加全市广场舞大赛。

    老爷子脾气古怪得很,自打退休后,说什么也不愿意再教学生,谁来说都没用,来得频繁了,还会把人狗血淋头的骂一顿赶走。

    郁司阳担心“养友之死”演不好,着急上火得不行,薛承修看得心疼,派人去请欧阳溯老师却铩羽好几次,便亲自上门去请老爷子出山,也不知他答应了什么条件,老爷子居然愿意来指导郁司阳。

    卫小凤知道后都惊呆了, 当初湛亨上门数次都没请来欧阳老爷子。

    但看郁司阳每天早出晚归, 累得回来倒头就睡, 薛承修更是心疼不已,让王姨变着法的炖补汤炖药膳给他吃。

    自家孩子是个极其认真努力的人,连危险的打戏都要自己亲自上,这类文戏更是不会推诿。

    拍《奸臣》的这两个月时间,都不知道受了多少伤,身上的淤紫从来没断过,这里消了,那里有磕紫了。

    本来就瘦的孩子,脸上的婴儿肥都快瘦没了。

    但越了解这个孩子便越明白他性格之中的可贵之处,他或许不圆滑不八面玲珑不会来事儿,但就光认真这一点,就甩圈内许多人十万八千里。

    就是明白这一点,薛承修从不阻止郁司阳去做他想做或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只在他需要的时候帮扶着走过坎坷。

    学习了近一个月,这两天就是验收学习效果的时候,欧阳老爷子特意来了片场,看郁司阳的现场表演。

    好些个龙套演员围在外围,小声的八卦。

    “那个老头是谁?刘导对他这么客气?”

    “不知道,好像是郁司阳请来的。”

    “郁司阳?请来干嘛的?”

    “谁知道呢,就他事儿多。”

    “行了吧,少在这儿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他郁司阳不就有张脸,还能有什么,你在这里捧他的臭脚,他又听不到,你当面去捧啊。”

    “人家还就有张好脸,你要是也有这么张脸,就不用在这里和我们一起跑龙套,早就是影帝了。”

    “你……”

    “行了行了,别吵了,要开拍了,别说话,省得被刘导骂。”

    场记已经准备要打板,龙套们纷纷噤声,仔细观看场内的拍摄。

    大殿上,司马伦手握笏板跪在正中,朗声道:“朝中奸佞不除,即使击退北戎,百姓亦不得安宁。臣,恳请陛下,诛杀养友。”

    大臣们全部附议,跪下来,齐声道:“恳请陛下,诛杀养友。”

    养友伺候在皇帝御座一侧,冷漠的看着大殿上要杀他而后快的文武大臣们,眼中嘲讽之色显而易见。

    司马伦抬头,目光灼灼与养友对视,再次说道:“恳请陛下,诛杀养友。”

    唯一没有跪下的齐王负手而立,嘴角噙着一抹哂笑,等着看皇帝的笑话。

    他这皇帝做得好生窝囊,先是太后,后是权臣,偌大的江山,竟是半点不由他自己做主,即使齐王逼宫弑君,他也只能佯装大度,既往不咎。

    他这一生唯一随心所欲的一件事,就是把京城第一美人接进宫来做了他的贵妃,狠狠的打了齐王的脸面。

    现在这些人竟还要他将唯一忠心于他的人诛杀。

    皇帝睚眦欲裂,双拳在膝上紧紧握住衣袍。

    朝中奸佞……朝中奸佞……

    真正的奸佞是谁?

    是齐王,是丞相,是大殿里这些目无君上的乱臣贼子。

    “陛下,”齐王慢条斯理地说:“朝中奸佞横行,陷害忠良之士,死在养友手中的大臣不知凡几,陛下难道不应该给群臣一个交代么。”

    皇帝慢慢把视线转到齐王身上,双目赤红,几欲噬人。

    本朝最大的奸臣,竟说别人是奸佞,真是天大的笑话。

    齐王漫不经心的拱了拱手,“恳请陛下,诛杀养友。”

    “恳请陛下,诛杀养友。”群臣再次齐声附议。

    皇帝望着跪满文武大臣的大殿,觉得这里其实很空旷,只他一人。这天下唯一一个忠心于他的人,就要死在他手里,他这皇帝当得真是窝囊。

    “养伴伴。”

    皇帝沙哑浑浊的声音低得几不可闻,养友却听到了。

    他缓缓走到丹墀之上,无言的跪下,脸上冷漠的表情已经不在,绝望的仰视他效忠的君王。

    “养友,你可知罪?”皇帝握拳更紧,掌心渐渐沁出鲜血。

    “我不知!”养友猛地站起身,脸上是同归于尽的疯狂,这么多年,他头一次没有自称“奴婢”,他知道他要死了,但他要死得像个爷们儿,他不是“奴婢”,是堂堂正正忠心君王的男人。

    养友转过身,站在丹墀上,站得笔直,俯视底下跪地的群臣。

    “天庆十年,郧阳大雪,至十二月戊辰夜,雷电大作,明日复震,后五日雪止,平地三尺余,朝廷拨百万石粮救济,下旨庆阳诸府县开预备仓。可实际呢?预备仓里无半粒粮,郧阳冻饿死者无算,百姓易子而食。那些粮食都去了哪儿,你饶丞相想必最明白。你时任户部尚书,整个户部上下沆瀣一气,把当年的税粮统统收入自己的府库,预备仓又如何有粮?”

    那年若不是家里实在熬不下去,他也不会进宫,从此断子绝孙。

    “天庆十五年,朝廷拨给北疆的军饷,在途中被盗匪所劫,几百万钱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北疆数十万军士整整饿了一个寒冬,万不得已只能杀将要冻饿而死的战马果腹。试问哪里的盗匪竟敢如此胆大妄为,是你靖国公领着人冒充劫匪所为……”

    “养友,你死到临头,不要含血喷人。”

    养友冷笑:“我含血喷人?你们跪在大殿上口口声声说要诛杀奸佞,你们敢说自己真的清正廉洁,南疆的茶税,朝廷明旨十五税一,可你们呢?十税一都算客气的,甚至有十税三、十税五的,征茶使一去,南疆就被刮地三尺,可依旧国库空虚,那些茶税都去了哪儿,统统都到诸位‘忠直之臣’的私库里。”

    “朝中奸佞不除,百姓不得安宁?满朝上下统统都是奸佞、奸臣,中饱私囊、尸位素餐、置百姓的生死于不顾,还有脸面自诩为忠臣,这就是我朝的忠义之士,让天下民不聊生的忠义之士。”

    养友的怒吼在大殿上回响,大臣们额头沁出冷汗,齐王和司马伦都变了脸色。

    “司马将军。”养友负手缓缓从丹墀上走下去,站在司马伦面前,倨傲的看他,“朝中排除异己的人多了去了,就是他齐王不也杀了直言极谏的王御史么。”养友反手指着齐王,曼声道:“怎么,许别人杀人,就不许我杀了不忠于陛下的乱臣贼子么,这就是你们的忠心?”

    司马伦低头,沉默不语。

    养友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冷笑道:“用我一条命,换你司马将军出征,你面子可真大。你最好赢了这场仗,不然……”

    “我会赢。”司马伦坚定的说。

    “你说会就会吧,反正之后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养友从袖兜里拿出一方手绢,慢慢的擦着捏过司马伦下巴的手。

    待仔细把手擦拭过一遍后,他把手绢扔在了司马伦的脸上,转身面向皇帝跪下,“陛下,今后我不能在陛下左右,万望陛下保重。”说着,额头重重的磕在金砖上。

    皇帝疲惫的挥了挥手,一名内侍端着一杯毒酒走到养友身边。

    养友拿起酒杯,脸上尽是不甘与愤恨,却半点不犹豫的将毒酒一饮而尽。

    毒是见血封喉的毒,他登时便七窍流血,腹痛如绞,眼角的余光看到饶丞相阴鸷的脸,他想,他还有最后一件事可以做。

    他用尽仅剩的力气勉强站起来,飞身过去,饶丞相不想他竟临死还在挣扎,避无可避,立刻被他擒住后颈,莹白修长的手指成爪,五指用力,生生将饶丞相的颈椎捏碎。

    饶丞相瞪大眼,死不瞑目。

    “哈哈哈哈哈……”养友倒地疯狂大笑。

    至少……至少在死前他报了仇,为死在那年大雪里的祖母、弟妹、伙伴、村民,杀了罪魁祸首,这就够了。

    “咔——”刘才喊了停。

    郁司阳躺在地上,还回不过神来。

    欧阳老爷子走过来,汤航亦步亦趋的跟着,把一个小马扎放在郁司阳旁边,让老爷子坐。

    “小郁,你表现得有些用力过猛。”

    郁司阳呆呆的“啊”了一声。

    老爷子拍了一下他的胳膊,笑道:“还没出戏呢。快点起来,去看监视器,老头子给你讲讲你的问题。”

    汤航把人从地上扶起来,郁司阳顶着一脸人造血浆,表情阴郁得直接可以去拍恐怖片,跟着欧阳老爷子朝监视器走。

    一直在场外围观的龙套们不约而同长吁一口气,从开拍开始,他们几乎是一直屏着呼吸,脸都涨得通红。

    刚刚那幕戏实在是太让他们震撼了,几个演员同台飚戏,生动的给他们展示了什么叫做实力碾压,无怪别人是影帝,他们只能跑龙套。

    而这幕戏的主镜头郁司阳和影帝们飚戏,竟毫不落下风,那一长串的台词念出来,极具感染力,让他们这些围观群众都深深的感受到角色的悲愤和绝望。

    刚才说郁司阳只有一张脸的龙套演员不禁羞愧的低下头,对方有实力有颜值还比自己年纪小,这样一比较,自己完败,有什么资格说酸话。

    “郁司阳真是好帅,”一个龙套妹子星星眼捧着脸颊,“简直帅出地球,啊啊啊……我要加入吃货团……”

    说酸话的龙套演员无语的看向站在监视器旁的郁司阳,一身黑衣,满脸是血,好在现在不是半夜,不然还不把人给吓尿?!

    好吧,妹子是从他那张满是人造血浆的脸上,透过现象看本质。

    “你什么表情?你敢说郁司阳演得不好么。”龙套妹子横眉冷对。

    “没,演得很好。”

    “哼!”

    龙套妹子傲娇甩头,继续盯着郁司阳花痴。

    易娇娇对身边的助理说:“现在的小年轻真好玩儿。”

    助理翻了个白眼——您老人家在这里偷听一群龙套演员说话,才是真好玩儿。

    郁司阳在监视器里反复的看自己刚才的表情,每台摄像机轮番看。

    “你这里的表情就有些过了。”欧阳老爷子指着其中一帧画面,“这一段是要表现养友愤怒的呐喊,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呐喊,不是咆哮,他是真心为皇帝着想的人,你这里的面部表情幅度太大太夸张。”

    郁司阳点点头。

    确实,有一个画面是拍他的正面,他嘴巴张得都快可以看到扁桃体了。

    “你这表情在话剧上倒是刚刚好,用在大银幕上可不行,会吓坏小朋友的。”欧阳老爷子玩笑了一句。

    郁司阳:“……”老爷子能不能不要再讲冷笑话,假笑好累的。

    湛亨站在一老一少身后,听了半天老爷子的指导,被老爷子的冷笑话给逗笑,拍了一下郁司阳的肩膀,调侃道:“小郁你行啊,欧阳老师都被你请出山了。”

    “是薛先生请老师来指导我的。”郁司阳附在湛亨耳旁低声说。

    好吧,老板神通广大。湛亨耸耸肩,他一点儿也不羡慕嫉妒恨。

    对于老爷子出山的原因还是非常好奇。

    “欧阳老师,您怎么就愿意来指导小郁呢?当初我可是十顾茅庐都没把您给请来。”

    欧阳溯不满道:“你家才是茅庐。”

    “好好好,我家是茅庐。”湛亨捣蒜般点头,“您跟我说说呗,您怎么就愿意指导小郁。难不成是因为小郁比我好看?”

    “小郁的哥哥答应了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老爷子骄傲的说:“赞助我们小区的舞蹈队参加全市广场舞大赛。”

    湛亨:“……”

    就这?

    这特么是在逗我吧,是吧!是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