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山村名医许静的荣华路不死佣兵位面破坏神吃货红包群     晚会还没有正式开始, 到场的嘉宾三五成群的小声交谈着, 开场前的这段时间正是拉关系拉投资的最好时机,摇曳生姿的女士和西装革履的男人们脸上都是无懈可击的真诚笑容, 每一个人仿佛都是多年的至交好友一般。

    郁司阳跟在薛承修身边,手里拿了一支香槟做道具,被一群娱乐公司老总围着。全星娱乐是竞争对手, 但全星娱乐后面仰仗的衡盛资本, 却是这群娱乐圈大佬的目的所在。

    不过生意是在台下谈的, 这样的场合不过是混个脸熟攀个交情罢了。

    娱乐公司大佬们要跟薛承修混个脸熟, 而郁司阳借着这个机会在这些大佬跟前也狠狠的刷了一把存在感。

    “薛总年轻有为, 手里的艺人也是前途无限啊。”

    牧之丰脸圆有肉, 眉毛粗而浓密, 眉心中间两道很深的凹痕,由此可见此人的脾气并不好, 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以掩饰戾气。

    他的话乍一听似乎是在恭维薛承修和郁司阳, 细想之下,却有些调笑意味。

    谁都知道薛承修是衡盛集团的董事长, 全星娱乐只是衡盛业务链的一部分, 把郁司阳说成是薛承修手里的艺人, 不是在调笑两人之间的关系不简单还是什么?!

    郁司阳听不出,薛承修自然不会听不出, 他冲牧之丰举了举手中的香槟, 说道:“牧总客气, 舍弟全仰赖牧总照顾,才能有如今的成绩。”

    在场几位大佬闻言,都是一副想笑又强忍着不笑的模样。

    谁不知道丰裕时代投资的那部电影,把不是他旗下的艺人都捧红且顺利在电影圈里站稳脚跟,唯独他着重捧的纪漫依旧被人诟病零演技,前些日子还有老戏骨当众表示“纪漫是最不想合作的女演员”,而另一个有潜力的男演员还被他出让给了嘉策,这个笑话可让他们笑了好多天。

    《剧毒美味》力压同档期的电影,给丰裕赚了大把的钱。丰裕赚了钱,其他公司可不就没得赚甚至是赔钱么,自然乐意看丰裕的笑话。

    娱乐圈大佬也是人,也有一颗八卦的心。

    他们就想知道,牧之丰有没有在没人的时候,捶着胸口懊悔不已。

    被丰裕投资的电影捧红的人中,红得最快的就是眼前这个少年被薛承修成为“舍弟”的少年了,几位大佬一改刚才的漫不经心,认真的打量少年。

    少年极年轻,有些婴儿肥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稚气,身材高瘦纤细,五官精致极有辨识度,眼睛像是用水洗过一般的纯粹清澈,身上浅灰色的英伦风西装,让他看起来小王子般高贵优雅。

    西装无论是衣料还是剪裁都能看出是名家手笔,有专攻时尚这一块的,自然认出少年身上的是p&h高定,还是p&h的创意大师philip hill的手笔。

    “philip hill大师若是看到你,一定会惊讶的,”《mode印象》的主编许言跟着自家ceo过来刷薛承修的存在感,这会儿却是顾不上薛承修了,目光灼灼打量郁司阳,“他亲手设计的西装极少有人能够穿好,却是像为你量身打造的一般。”

    “许,我听到你在谈论我。”

    说话的几人听到一句咬字怪声怪调的华夏语,说曹操曹操就到,说话之人正是philip hill。

    许言快步过去和他拥抱,“菲尔,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在华夏度假,一个朋友让我过来玩玩。”philip hill华夏语咬字特别奇怪,但又不会让人听不懂。

    “菲尔,你绝对无法相信,这世上竟有人能将你亲自设计的西装穿得那么完美,”许言边说边侧身,示意philip hill看过去,“你的设计实在太刁钻,要不是你继承了b.s.l,单凭p&h,你绝对会亏得当裤子的。”

    此时philip hill已经无法听进去许言在说什么,他盯着郁司阳的眼神,就像是饿了一个礼拜突然见到一桌米其林三星大厨烹饪的盛宴。

    “上帝的杰作。”philip hill惊叹,围着郁司阳向左转了三圈,再向右转了三圈。

    这就是他心目中,西装该有的样子。

    清瘦但不单薄,调高的腰线必须要搭配修长的腿,气质要清澈纯净,举手投足要优雅,如果脸上没有那一丝的婴儿肥,就完美了。

    “你叫什么名字?”

    philip hill一把握住郁司阳的手,把郁司阳给吓了一跳,抽回手不自觉的往薛承修身后躲了躲——这个人神神叨叨的,一看就是有病得不轻,有病吃药,不要放弃治疗啊!

    薛承修对少年下意识的躲避动作很满意,护崽子一样把自家孩子护在身后,“希尔先生,晚会已经开始了,有什么事可以过后与舍弟的经纪人说。”

    philip hill视线被阻,打量了一番拦着他的男人,“啊——我知道你,衡盛的薛先生。”

    薛承修冷淡的点了点头,回身对郁司阳嘱咐了几句,便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去自己的座位坐好。

    主办方给郁司阳的座位同桌的都是现在爆红的一线流量小生小花,虽说郁司阳现在不过是准二线,但现今娱乐圈有个鄙视链,电视圈比电影圈要差点儿,歌坛更次,这些同桌的一线都是在电视圈里混得大红大紫的,偏偏就迈不过去电影的那道门槛。

    由大银幕出道的郁司阳和他们同桌,且是由湛亨带着的,至少在面子上没有任何人不满,至于私底下的想法,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面对陌生人,郁司阳常常不知道该如何主动和对方搭话,这些人且没有一个是他能叫上名字的,打了招呼后,他就安静的坐着,目不转睛的盯着舞台。

    会场给来宾布置的是一个个的圆桌,薛承修坐在第一排中间靠左的一桌主位上,同桌的基本上是刚刚说话的大佬们。

    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人精,见到薛承修郑重其事的向他们介绍郁司阳,又称呼郁司阳为“舍弟”,且没有把人带到他们这一桌加座,便明了,甭管薛承修和那个少年究竟是什么关系,少年很得薛承修看重,且不是能随意轻慢的。

    《mode印象》的ceo朝薛承修举了举酒杯,“薛总的弟弟什么时候有空,来给我们杂志拍一组封面,如何?”

    这话便是在卖好,薛承修也不轻易承诺,只是说:“得张总青眼是舍弟的福气,等有空我问问舍弟愿不愿意。”

    张总笑了一下,不再多言,专注的看着舞台上主持人正在介绍的一件拍品。

    esquire慈善晚会的拍品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广告资源、大师画作、明星的鞋包服饰等等,全部都是自愿捐赠出来拍卖的,而且捐赠的还都是大牌明星,像郁司阳和郁司阳同桌这样的爆红流量艺人,还没有捐赠的资格呢。

    这时,台上主持人正在介绍一组陶艺作品,是当代指名的陶艺大师为了此次晚会特意制作的陶艺雕塑,一组十只姿态各异的小猫,一个个都可爱至极。

    郁司阳看到这组陶艺小猫就觉得喜欢,当听到竞拍底价五万、加价幅度一千时,立刻打了蔫。

    好!贵!

    “你喜欢这组雕塑?”

    郁司阳转头,眼带惊讶的看跟自己说话的白裙女子,点点头,“很可爱。”

    “确实挺可爱的。”白裙女子伸出手来,说:“你好,我叫邹碧梦。”

    “你好,我叫郁司阳。”郁司阳赶紧和她握了握手。

    “我知道,我看了你演的,你的演技不错。”

    “过奖,过奖。”

    郁司阳尴尬不已,他没看过邹碧梦的作品,实在想不出怎么接她的话。

    他不爱看电视剧,偶尔会看看电影,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看书,因此只知道很出名的几位电影大咖,像湛亨、易娇娇这类的,电视演员,除了几位极有名的老戏骨,其他的一概不认识。邹碧梦这个新晋的收视女王,在郁司阳的眼中就是个路人甲。

    邹碧梦也不以为忤,倒是热络的找话题和郁司阳聊天。

    “你现在在拍吧,我看了剧照,很期待电影上映。”

    “嗯,我也很期待。”

    郁司阳一句话就把这个话题终结了。

    “刘才导演严格吗?我听说电影导演对演员都很严格。”

    “还好吧。”

    “他骂过你吗?”

    “没有。”

    “我要是能有机会上刘才导演的片子,没有台词的龙套我也愿意。”

    “加油。”

    “……”

    郁司阳又把天给聊死了。

    邹碧梦看得出来,郁司阳是真因为不熟悉而找不到可聊的话题,并不是故意冷淡或者怠慢。

    可正因为这样,她更觉无从下手,她是真想和郁司阳搞好关系。

    且不说晚会开始前,领着他和一众大佬们寒暄的男人,她特意打听过,是衡盛的董事长,就说湛亨对他的提携,就足以让圈中大多数人眼红了。

    这么优质的资源,不在他还没有大红大紫的时候搞好关系,难不成还要等到他高不可攀的时候吗?

    在邹碧梦拉着郁司阳尬聊的时候,台上的陶艺小猫被人以二百四十万的价格拍走。

    郁司阳面上正儿八经,心里则啧啧有声,巴掌大的小猫,居然这么贵,不知道是哪个土豪拍走的,万恶的有钱人啊。

    台上的拍品换成了一条银质项链,设计得非常别致,邹碧梦一看就非常喜欢,立刻举牌叫价,终于不再拉着郁司阳尬聊。

    这边,邹碧梦竞拍去了,坐在郁司阳另一边的小鲜肉又过来和他搭话。

    不知这一桌的人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本来他们一起拍过戏,都互相认识,各自聊天,见郁司阳一派高冷模样不说话,因此他们也都没有把他加入到话题中来。邹碧梦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后,便人人都来和郁司阳聊天。

    即使郁司阳动不动就把话题给终结了,他们也都拉着他,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起劲儿。

    不得已,郁司阳只能继续进行他的尬聊工作,一边不停的把天聊死,一边在心里盘算究竟什么时候晚会才结束。

    真是煎熬。

    约莫夜里十一点半左右,晚会才结束,郁司阳松了一口气,和同桌的人互相交换了电话、微信,客气的道别后,找到薛承修,和他一起回家。

    坐在车上,还忍不住吐槽道:“这些人可真会聊,拉着我聊了几个小时,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他们还能有层出不穷的话题,我觉得好尴尬,我都不会聊天。”

    “没关系,不喜欢就不理他们。”薛承修安抚的拍拍他的发顶。

    “哪能真不理呢。”郁司阳小声的嘟囔了一句,然后立刻换了个话题,“今天晚上有一套陶艺小猫,超级可爱,拍了二百多万呢,也不知是哪个土豪拍走的。”

    “喜欢那个小猫?”薛承修问。

    “嗯呐。”郁司阳用力点头,“可惜我没钱买,太贵了,二十多块我倒有。”

    薛承修低笑一声,示意坐在副驾的保镖把盒子拿过来,“打开看看,是不是这一套。”

    保镖把一个竹制的正方形立刻从前座递到后面,郁司阳费力的接过来,放在腿上,解开绑着的锦带。

    正方形的礼盒里,垫着暗红色的天鹅绒,十只形态各异的陶艺小猫躺在天鹅绒里,模样可爱到犯规。

    “薛先生,你拍的?!”郁司阳脸上的表情从惊讶慢慢变成惊喜,从盒子里拿出一只团成一团睡觉的小猫放在手心里,赞叹:“好可爱。”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才把它拍下来的。”薛承修也从盒子里拿出一只舔爪子的小猫,用小猫在自家孩子脸上戳了戳。

    郁司阳眼睛笑成两个弯月,眼中似有璀璨的星光,夺目耀眼,“我们这是不是就是心有灵犀。”

    “对,心有灵犀。”薛承修低声道,眼眸深邃动人,似有无尽的言语在其中,欲语还休。

    郁司阳愣愣的注视着他的眼睛好半晌,突然低头,拿起另外一只蹲坐的小猫,掩饰的说:“这些猫咪,慕慕肯定会喜欢,今晚摆在他床头,明天一早醒来看到,他肯定很高兴。”

    薛承修轻笑一声:“你决定就行,是特意买下来给你的。”

    郁司阳努力克制着捂耳朵的冲动,觉得自己真是莫名其妙,为什么会觉得薛先生的笑声很性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