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许静的荣华路不死佣兵位面破坏神吃货红包群     卫小凤被罗鹏和郁司阳用“参加esquire慈善晚会不知道穿什么”这个理由骗了出来, 到了片场看到湛亨笑得死不要脸,惊觉自己上当了。

    一边暗恨这些混蛋把乖巧的小少年带坏,一边怒火冲天的往停车场走, 半路上却被罗鹏抢了车钥匙, 还拦在片场不让走。

    那一刻, 卫小凤特别想把这些人投到外太空, 祸害外星人去。

    “小凤哥,那个……吃人嘴短……”郁司阳在卫小凤要吃人的眼神下, 再解释不下去了, 苦着脸跑去换戏服。

    郁司阳跑了, 余下罗鹏和汤航被卫小凤花式炮轰。

    哪知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没多大会儿, 薛承修居然带着儿子过来探班, 一向不八卦的薛先生也不知道哪根筋儿搭错,竟然帮起湛亨来。

    卫小凤怀里抱着自家老板的儿子, 心里把自家老板暴打了一百遍。

    薛允慕一只小短手抱着卫小凤的脖子,另一只手指着正在拍摄的郁司阳, 小小声说:“哥哥会飞飞。”

    郁司阳在拍的这场戏, 是整部电影的一个小高.潮。齐王因贵妃被打入冷宫并被迫害毁容, 愤恨不已, 决定逼宫弑君。老皇帝是个窝囊的君主, 却又有忠义之士维护他的皇权。养友和司马伦天生不对付, 都想致对方于死地, 面对齐王逼宫, 却联手保护皇帝,与齐王大战一场。

    这场戏是仅次于北戎之战的大场景,光群众演员就有几百人,用了五台摄影机和两台航拍,拍了一个多礼拜,这一幕总算是要接近尾声了。

    郁司阳手里拿着剑,湛亨手里的是刀,黎以梁手里的兵器则是□□,三人站成一个三角对峙着,卫小凤抱着小胖子站得远,听不到他们说的台词,没一会儿,就见三人打成一团,郁司阳一脚把湛亨踹飞出去。

    即便知道这个“踹”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多少力道,但看湛亨被各种踹各种殴打,卫小凤就觉得很爽,如果可能,真想自己上去把湛亨暴揍一顿。

    “看到湛亨被揍,你这么高兴。”薛承修闲聊着说。

    卫小凤假装没听到。

    薛承修也不介意,继续闲聊,道:“都三十岁的男人了,还是赶紧谈个恋爱,憋太久对身心都不好。”

    卫小凤皮笑肉不笑,道:“薛总,身为集团董事局主席,我觉得你应该多想想如何扩展事业版图,为我们底下的员工多谋福利,让我们这些员工升职加薪,才是正事儿。”而不是一天到晚八卦员工的隐.私!!!

    “如果湛亨不拉着阳阳当什么恋爱狗头军师,我才能有心情想想员工福利的问题。”薛承修叹一口气,“阳阳总被占用私人时间,我心情不好,就想折腾你这样的员工。”

    卫小凤抱着薛允慕抱得手麻,把小胖子还给他爸爸,才边揉着手腕,边说:“薛总自己还不是毫无进展,说别人说得这么溜有什么用。”

    “你怎么知道毫无进展?”

    “我就是知道。”

    “好吧……确实进展不大。”

    “哼哼,那小子明显还没开窍……”

    “但也比你们互相蹉跎要好。”

    “……”

    “你又不是不喜欢他,都矫情好几年了,你看看你,都快憋成变态了。”

    “……”

    有一个围观了自己失恋全过程的老板,真的很心塞,动不动就拿话往心窝子里捅,简直不能愉快的在他手底下工作。

    卫小凤越想越生气,明明他才是被拒绝的那个,湛亨才是渣男中的战斗渣,怎么这些人都帮着那个渣,活似他才是那个玩弄感情的。

    薛承修见卫小凤这副模样,就知道他的矫情病又犯了,不再多言。

    只要这些人不要总占用自家孩子的私人时间,他管他们是不是作死或者矫情,他又不是开婚介所的,不关心手底下员工的个人感情问题。

    郁司阳被威亚吊着飞了一天,总算下了戏,卸了妆换好衣服就欢快的朝薛承修跑过去,眼睛亮晶晶的问:“我们待会儿去吃火锅好不好?娇娇姐推荐了一家火锅店,说超好吃。”

    “不好。”

    郁司阳的要求,薛承修向来是无条件满足的,本来是打算说“好”,但一听到娇娇姐三个字,立刻在前面加了个“不”字。

    “就是,这么热的天,吃什么火锅。”卫小凤还挺喜欢吃火锅,但一点儿也不喜欢吃易娇娇推荐的火锅。

    薛承修和卫小凤同时在心里思忖——这么热的天推荐别人去吃火锅,肯定居心不良。

    “阿嚏——”正在卸妆的易娇娇打了个喷嚏,接过助理递来的纸巾擦擦鼻子,疑惑的说:“我感冒了?今天怎么老打喷嚏。”

    郁司阳惦记了一天的火锅,却没一个人响应,郁闷的耷拉下脑袋,像只垂头丧气的小狗狗。

    薛允慕觉得自己是个很讲义气的小男子汉,哥哥那么想吃锅锅,爸爸却不让吃,爸爸好坏,“哥哥,慕慕一起吃。”小胖子说着朝阳阳哥哥一扑,抱着他的腿,仰着头,求表扬。

    “嘶……”郁司阳被抱得大腿处疼了一下,倒吸了一口冷气,把薛允慕的手拉开,蹲下来和小孩儿平视,表扬道:“慕慕真乖,等天气凉了,哥哥做火锅给你吃,哥哥做的火锅可好吃啦。”

    “还要猪猪包包。”薛允慕趁机提要求。

    “好,猪猪包包。”郁司阳点头。

    薛承修无奈的也蹲下来,伸手揉了揉儿子的小胖肚子,对郁司阳说:“你别老这么宠孩子,看他现在多胖,都快胖成圆形了。”

    薛允慕呆呆的看看爸爸,再看看自己的小胖肚子,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自己被爸爸嫌胖了,立刻悲愤的扑到郁司阳的怀里,“慕慕不圆,爸爸坏。”

    郁司阳忍笑忍得好辛苦。

    卫小凤在一旁看着这一家三口的模式,触不及防的就被喂了一口狗粮。

    ——哼,并不是特别羡慕啊!

    “小凤,小郁说一起去吃火锅。”湛亨卸了妆,一派潇洒的走过来,走到卫小凤面前,就变成了痴汉脸。

    “火锅你个大头鬼。你们把我叫过来,不是要选参加esquire慈善晚会的衣服么。”

    这么蠢的借口,我居然会相信。卫小凤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自己的智商。

    郁司阳一脸心虚,往薛承修身后躲了躲,借着高大的身形挡住卫小凤犀利的目光,其实衣服早就已经选好了——薛先生选的,他只要去试穿就行。

    “不吃火锅就去吃西餐吧。”薛承修说着,牵着自家的一大一小往影视城外走。

    老板做了决定,其他人都没有意见——有意见也得憋着。

    卫小凤被湛亨和罗鹏架着,生拉硬拽的上了保姆车,跟着前方的宾利,一路驶向城东的g.garden。

    “为什么要去吃西餐,有病啊!”卫小凤暴躁不已,“一群大老爷们儿一块儿去吃西餐,不只是有病,而且是病得不轻。”

    一群“病得不轻”的大老爷们儿外加一个三岁的小男子汉到了g.garden,就呈现出一种很诡异的分组。

    薛承修和郁司阳带着孩子坐一桌,完全是温馨家庭的模式。

    卫小凤被强制安排和湛亨坐一桌,一个甜蜜一个傲娇,别扭的情侣模式。

    其他人,包括罗鹏、汤航、湛亨的助理和薛家的保镖一起坐一桌,四个大老爷们儿对坐着吃西餐,倒是吃出了撸串聚餐的架势,搞得餐厅里其他食客频频侧目,餐厅经理也暗忖,这四人是不是来砸场子的。

    郁司阳帮薛允慕把牛排切开,小声问薛承修:“咱们为什么要来吃西餐呀,一起来却不坐在一桌,感觉好奇怪。”

    薛承修高冷的吃着芝士焗蜗牛,心想,这群电灯泡,能带他们一起来吃就不错了,和他们坐在一起吃饭才奇怪。

    除了薛承修一家三口和已经达到“有情饮水饱”境界的湛亨,其他人都别别扭扭的吃了一顿没怎么吃饱的晚餐。

    好不容易从g.garden的浪漫晚餐里解脱,原计划里是要一起去p&h在云中市的工作室,帮郁司阳参考衣服的。

    郁司阳实在是编不下这个谎了,老老实实的告诉卫小凤,衣服其实已经选好了,只需要过去试穿修改尺寸就行。

    卫小凤盯着郁司阳看了半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少年的脑袋。

    这笨蛋今天一天都心虚的不敢看他的眼睛,这么老实的性格,以后面对媒体的□□短炮可怎么应付得了。

    薛承修抬起胳膊隔开卫小凤的“毛手”,说道:“既然这样,就都散了吧,我和阳阳去p&h就行。”

    卫小凤等得就行这句话,听到后,立刻扭头就走。

    湛亨赶紧跟上,腆着脸说:“小凤,时间还早,我们去看电影吧。”

    “赶紧把你的脸遮起来,你是想在街上被粉丝围堵么。”

    “小凤,你果然还是关心我的。”

    “你想多了。”

    “小凤,你的车被表弟开走了,你坐我的车吧。”

    “……老子要杀了你们!”

    郁司阳站在原地看湛亨和卫小凤拉拉扯扯的在停车场里找车,然后又拉拉扯扯的坐进车里,忧心忡忡的问薛承修:“小凤哥会不会怪我骗他啊?”

    “不会,”薛承修揉着他的发顶,笑着说:“我家阳阳这么可爱,没有人会忍心责怪你的。”

    郁司阳说:“可是骗人是不对的。”

    “你那算善意的谎言,”薛承修安慰自家的老实孩子,“那两个人,一个作死精,一个矫情病,折腾了好几年都还不腻,咱们以后不理他们了。”特别是湛亨,有多远离多远,免得又被拉去炒什么cp。

    “湛哥其实人挺好的。”郁司阳说道。小凤哥也很好,他们既然两情相悦,干嘛非要这么折腾来折腾去呢?或者是另类的他这等凡人不懂的情趣?

    “那我呢?”薛承修低头望着少年。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个露天停车场,架得很高的照明灯让停车场看起来影影绰绰的昏黄,男子微笑的表情似乎被这昏黄的灯光加了一层滤镜,有些朦胧有些温柔,郁司阳想,薛先生真是好看。

    “阳阳,我好吗?”薛承修的声音刻意压低了一些,听起来低沉又温柔缱绻。

    郁司阳似被蛊惑了般,看着男子的眼睛,张了张嘴,正要说话……

    “爸爸,哥哥,慕慕要嘘嘘。”

    破坏气氛小能手薛允慕小朋友在两人身边跺脚,表示他真的尿急,快憋不住啦。

    薛承修无奈叹气,把儿子抱起来,疾步回到餐厅里借用卫生间。

    郁司阳问保镖要了车钥匙,先行上了车,拍拍有点儿烫的脸颊,觉得自己刚才真是怪怪的,怎么会觉得薛先生似乎要低头……

    啊啊啊……不能想,怎么可以想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