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位面破坏神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薛承修近段时间忙着和裴家一起拆自己家的台, 薛家到底是经历战乱依旧屹立不倒的百年世族大家,枝繁叶茂,扎根很深, 想要将最重要的主干连根拔起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薛家这一辈出了个不肖子孙, 专门来坑爹的, 让他省了不少力气。

    等薛承继和薛夫人确认会被引渡回国后, 薛承修终于有了空闲可以关注一下自家两个孩子。

    小的那个挺好,每天的生活就是吃、喝、玩、乐,除了越来越胖和越来越熊外,其他都很让爸爸放心。

    大的那个却是越来越忙,两个人都忙起来竟是有好几天都没见到面。

    难得的休息日,父子俩都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 一人手里一个平板电脑,姿势都一模一样,如果手边再有些小零食能够随时取食, 就更完美了。

    可惜, 会做小零食的人, 休息日都没有休息,一大早做好早饭就跑没影了。

    “爸爸, 哥哥好看。”慕慕小朋友举起手中的平板电脑,平板电脑上一张放大的照片, 正是郁司阳和湛亨同框的剧照。

    薛承修接过儿子手中的平板电脑, 退出照片预览, 见儿子正在看郁司阳的微博,便随手划拉了两下。

    然后……

    “儿子,咱们去找你阳阳哥哥玩儿,怎么样?”薛承修把儿子抱过来,戳了戳肉嘟嘟的脸颊。

    “找哥哥,找哥哥……”薛允慕立刻兴奋的在沙发上蹦跶,还不忘跟爸爸投诉:“哥哥好久没有做猪猪包包啦。”

    薛承修抱起儿子上楼换衣服,“还吃猪猪包包,再胖,你阳阳哥哥就抱不动你了。”

    究竟是要阳阳哥哥抱,还是吃猪猪包包,薛允慕搂着爸爸的脖子认真思考了这个两难的抉择,最终,吃猪猪包包还是占了上风,“爸爸抱,哥哥做猪猪包包,慕慕吃。”

    薛承修被儿子贪吃的小模样逗得大笑不已。

    衡盛资本是电影《奸臣》的投资人之一,监制接到电话,说投资人老板要过来探班,立刻就在影视城外面等着。

    等了约半个多小时,就见一辆黑色的宾利开过来,一名高大的保镖从驾驶座上下来把后车门拉开,先下来的是一个年级约莫3、4岁胖嘟嘟的小男孩,然后才是衡盛的老板。

    “薛总,好久不见,好久不见。”监制上前和薛承修握手寒暄。

    “王监制。”薛承修和对方握了握手,低头对儿子说:“叫叔叔没有。”

    “叔叔。”薛允慕乖巧的叫人。

    “你好啊,小朋友。”监制蹲下来和小孩儿平视,“你今年几岁啦?”

    薛允慕竖起三根手指,说:“三岁。”

    “我儿子好奇电影是怎么拍的,才带他过来看看,不会打扰你们吧。”薛承修解释道。

    “不会,不会。”监制站起来,忙不迭摇头。

    虽然有传闻帝都薛家不行了,但在云中市乃至整个华夏商界,没有人敢小看这个一手创立衡盛集团的男人。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薛承修是帝都薛家的继承人时,这个人就已经领着衡盛在航运这一块站稳了脚跟。可薛家的势力却不在航运,薛承修却能分了航运的一块大蛋糕,背后的故事,他们这些小老百姓不知道,但薛承修的实力却是有目共睹的。

    衡盛资本更是他们这部电影最大的投资人,金主的大腿得牢牢抱住,怎么会打扰呢,完全不会打扰。

    “薛总,请。”

    监制一边给薛家父子引路,一边对薛允慕小朋友从长相、身材、智商等多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夸奖,夸得薛允慕小朋友脸都快红成西红柿,拉着爸爸的手,害羞的往爸爸身后躲。

    一进到片场,老远就看到一身厚重戏服的郁司阳一脚把湛亨踹飞,湛亨被威亚拉着斜飞出去倒地,还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叫好:“踹得好。”

    薛承修循声看过去,便见到卫小凤抱着手臂一脸倨傲的站在场外。

    “阳阳哥哥。”薛允慕指着场内正在对戏的郁司阳,欢快的叫道。

    卫小凤听到有小孩儿的声音,转头就看到薛承修牵着他儿子。

    “薛总。”卫小凤随口和薛承修打了个招呼,就蹲在薛允慕面前,伸出双手,“慕慕小朋友,还记得小凤叔叔吗?来叔叔抱抱。”

    慕慕小朋友显然已经不记得小凤叔叔了,抱着爸爸的腿往后躲,不让抱,探出半个小脑袋,冲罗鹏挥手,“大个儿叔叔。”

    小胖子主动和罗鹏打招呼,却不让自己抱,卫小凤简直心碎,决定迁怒小胖子的爸爸,“薛总,你来干嘛?”

    “你来探湛亨的班?”薛承修不答反问。

    “谁探他的班,我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卫小凤冷哼一声:“我是探小郁的班,小郁那么乖的孩子,都是被你们这些人给带坏了。”说着,恶狠狠的瞪了罗鹏一眼。

    罗鹏假装没看到,过去和慕慕小朋友蹲在一起,分享小孩儿带来的巧克力豆。

    “都好几年了,你还生湛亨的气?”薛承修问。

    当年湛亨拒绝卫小凤时,正巧被路过的薛承修看到,因此,难得八卦一次的薛先生被因为失恋变得神神叨叨的卫小凤抓住,大吐了一番苦水,了解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对湛亨那个作死精,薛承修是一点儿也不同情,不过到底是自己公司的摇钱树之一,为了最大限度的榨取湛亨的剩余价值,薛承修偶尔也会好心一把,帮帮湛亨。

    “哼!”卫小凤抄着手,拒绝谈论湛亨这个人,生硬的转移话题,道:“听小郁说,他家公司资产被人转移了,能够追回来。”

    “只能追回来一部分。”薛承修说道,然后又把话题转了回去,“你打算什么时候原谅湛亨。”

    卫小凤怒道:“薛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

    “就在你们炒阳阳和湛亨cp的时候。”薛承修说。

    “……”

    卫小凤有些心虚的转头。

    在网上#奸臣真正的官配#这个话题闹得火热的时候,媒介部的经理交了个方案过来,要趁此机会捆绑湛亨为郁司阳炒一波热度。卫小凤想,反正都是同一个公司的艺人,湛亨这个混蛋不用白不用,于是拍板同意了媒介部经理的方案。

    哪知公司的大老板会找过来,还说话阴阳怪气的。

    “只是利用一下湛亨的知名度而已,这种组cp是现在惯常用的炒作手段,粉丝们都不会介意的。”

    “我介意。”

    薛承修说得直截了当,卫小凤脸都要气绿了,这种绯闻一看就是假的,有什么好介意的,适当炒炒,还能提高小郁的关注度,你一个老板跑来凑什么热闹。

    “你如果能不介意的话,为什么这几年逮着机会就要针对易娇娇。”薛承修一针见血的说。

    卫小凤:“……”

    有一个动不动就拆自己台的老板,真的很讨厌。

    “针对得好。”薛承修拍了拍卫小凤的肩膀,鼓励道:“再接再厉。”易娇娇那个老女人哪里好,阳阳竟然叫她女神,肯定是审美被人带偏了。

    卫小凤此刻的心情简直难以形容的复杂,难得自己的老板和自己站在了一同战线上,他却并不感到高兴,有种为他人作嫁衣的郁闷感。

    薛承修鼓励完卫小凤后,牵着儿子朝对好戏正在补妆的郁司阳走去。

    “阳阳哥哥。”

    薛允慕刚才被爸爸拉住,不让他打扰阳阳哥哥的工作,现在阳阳哥哥已经没在工作了,他欢快的扑了过去,把正蹲马步方便矮小的化妆师补妆的郁司阳扑倒在地。

    “哎呀,这哪儿来的小孩儿啊,”化妆师惊叫一声,“快来人,帮忙把郁司阳扶起来。”

    郁司阳抱住扑在自己怀里的小孩儿从地上坐起来,惊讶道:“慕慕。”

    “对不起,哥哥,慕慕错惹。”薛允慕意识到自己似乎闯祸了,抱住郁司阳的脖子,不好意思蹭着他的脸颊撒娇。

    坐在地上的郁司阳也看到了含笑低头看着自己的薛承修,略有些惊喜,“薛先生。”说话间就想抱着怀里的小胖子站起来。

    不过,这对细胳膊细腿的郁司阳来说,依旧是个高难度动作,他使了一下劲儿,仅仅是晃悠了一下上半身,没站起来……

    郁司阳抱着小胖子坐在地上,沉默。

    这真是好尴尬啊!

    “小郁,你得多锻炼啊,哈哈哈……”湛亨不客气的开启嘲笑模式。

    薛承修一手抱起儿子,一手把郁司阳拉起来,对湛亨说:“卫小凤准备走了。”

    湛亨一听,立刻提起戏服下摆,飞快的朝卫小凤跑去。他好不容易才让郁司阳和罗鹏把卫小凤骗出来,可别话都还没说上,人就走了,那他会哭的。

    把闲杂人等赶走后,薛承修抱着儿子,拉着少年到场外说话。

    现在正值秋老虎时节,早晚清凉,午后则是高温暴晒,三十五六度的天气,自家孩子穿着厚厚的戏服头上还粘着个假发套,看得薛承修心疼不已。

    “你们怎么来了?”郁司阳接过小胖子特意留给他的巧克力豆,扔进嘴里。

    他这段时间又要拍戏,又要跑《剧毒美味》的宣传,着实狠忙了一阵,每天都是匆匆忙忙的来去,好几次出门太早,连早饭都没有来得及做。

    虽然只是几个月,但是朝夕相处总是会产生一些感情的,而且这么多年,从未有人如同薛承修一般,对他关心得无微不至,这会儿在片场见到这父子俩,郁司阳真的是有些惊喜。

    “好几天没见到你,自然是想你了。”薛承修用手帕帮自家孩子擦擦额头上的汗,却把妆给擦花了。

    薛允慕指着郁司阳的脸,哈哈大笑:“哥哥是大花猫。”

    一直跟着过来的化妆师见此,立刻“哎呀哎呀”叫唤个不停,好好的妆本来补一补就行,这下全花了,得全部卸了重新来。

    看这个抱孩子的男人气势这么强,一定不是什么善茬,化妆师拿出卸妆油,表示:我忍。

    无意中捣了个乱的薛先生只好尴尬的把手帕收起来,捏捏鼻子,说道:“我让人带了些甜品过来,吃完再拍吧。”

    “好啊。”郁司阳闭着眼睛让化妆师帮忙卸妆,“薇薇姐,一起吃了甜品再化妆吧。”

    化妆师听到有东西吃,动作麻溜的给郁司阳卸完妆,不忘强调:“是薇薇安,不是薇薇。”她这么高端洋气的英文名,是绝对不能叫错的

    监制已经跟刘才打过招呼,刘才自然知道剧组的老板之一来探班,本以为是来探湛亨的班的,没想到,薛先生连个正眼都没施舍给湛亨,一直在跟小郁说话。

    “小郁,”刘才端着一碗芒果爽过来,朝郁司阳和薛承修点点头,“谢谢薛总的甜点了。”

    薛承修笑道:“刘导客气了,我家孩子还得刘导多多照顾才行。”

    “哈哈,小郁有天分,人又勤快,有他在,我们这部电影增色不少,”刘导一脸慈爱的看着郁司阳,“今年云端奖的最佳新人,我看好小郁。”

    刘才不仅仅是导演,还是华夏电影协会的成员和云中国际电影节的评委,云影节每年年底颁奖,是华夏国最有影响力且最权威的一个电影奖项,最高奖项就是云端奖。

    云端奖每年颁奖时,最受瞩目的便是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和最佳新人这四个奖项,新出道的演员若是能够获得云端奖最佳新人,不仅片酬能翻上去,而且代表至少三年内不用愁没片子拍,而且新人奖只能拿一次,错过了,便不再有机会。也因此,云端奖的最佳新人的竞争,比最佳男女主角奖还要激烈。

    刘才能说这样的话,不仅仅是给薛承修面子,更是对郁司阳演技的肯定。

    自家孩子被人夸奖了,薛承修很受用,想起自己办公桌上衡盛资本递上来的资金申请计划,里面似乎有一份《奸臣》的追加投资申请,嗯,回去可以好好看看,考虑考虑。

    黎以梁不爱吃甜品,但有人来探班送了吃的,面子功夫还是要做好,他端着一碗芒果爽和助理两人找了个角落坐下,把芒果爽给了助理吃。

    “那个抱小孩儿的男人是谁?”黎以梁问助理。连刘才都特意过去打招呼,监制一直在旁边赔笑脸,这人的身份肯定不简单。

    助理正一口芒果爽一口西瓜西米露,吃得头都不抬,压根儿没听到黎以梁在问他话。

    黎以梁无语的望着自己的助理,想了又想,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这个饿死鬼计较。

    “你问那个人啊,”易娇娇不知何时站了过来,对黎以梁说:“衡盛的老板,你不知道么。”

    黎以梁摇头,他要是知道就不会问了,他又不喜欢明知故问。

    “我听人说,郁司阳的后台背景大,没想到是真大。”

    易娇娇和纪漫的关系还不错,从纪漫那里得知此事时,易娇娇还以为纪漫说的是卫小凤。

    卫小凤确实算得上娱乐圈大佬一级的人物,但要说有什么厉害的背景,就够不上了,卫小凤只是身后有全星娱乐撑腰而已。

    但若是衡盛的老板,那还真是背景大得厉害。

    没想到,那个看起来有点儿呆呆的小可爱竟然也不简单。

    “娇娇姐认识衡盛的老板?”黎以梁问。

    易娇娇轻笑一声:“我怎么会认识这么个大人物,衡盛的老板又不爱在圈里玩儿,哪有机会认识。”

    “娇娇姐刚刚过去不是打招呼去了吗?”黎以梁不解道。

    闻言,易娇娇几乎可查的僵硬了一下,若不是她还比较了解黎以梁,她真会以为这个人是在讽刺她。

    她刚刚过去是想借郁司阳认识衡盛的老板,可她人还没走到近前,衡盛的老板目光扫过来,犀利得简直让人做噩梦。

    ——尼玛,老娘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那个男人居然用看xx的眼光看我,不是眼睛有毛病就是他是gay。

    易娇娇决定,把这人划归到“眼睛有毛病的gay”那一类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