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如何能优雅的避免尴尬?

    郁司阳一动,薛承修就醒来了。

    虽然男人早上都会比较激动, 但自己这激动的速度比毛头小子还快, 这就有点儿尴尬了。

    他是珍惜郁司阳的,这孩子明显还没有开窍, 他不想吓到他, 所以一直克制的让自己做君子。

    一见钟情听起来有些矫情又过于梦幻,但要定义薛承修对郁司阳的感情,大约也就是这个意思。

    这年头,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多都被囿于人身之外的物质,无论贫穷的还是富贵的, 很多人找对象的前提条件是对方身价几何、有无房车、年收入多少、父母是做什么的,至于感情,他们觉得在以后的日子里可以慢慢培养。

    对此, 薛承修嗤之以鼻。

    一个人如果第一眼都不能让他有好感, 以后的日子也不可能培养多少爱情出来。

    只是郁司阳年纪小又不开窍,还一门心思的扎进赚钱还债里, 薛承修有时觉得, 等这孩子自己开窍,不知道他有生之年能不能等到。

    就是因为珍惜,他才会采用温水煮青蛙的策略。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

    他简直就快控制不住自己,化身为狼了。

    偏偏郁司阳还不停的在他怀里动来动去, 这简直……

    薛承修收紧手臂, 狠狠的把人按在怀里, 声音低哑的说:“别乱动。”

    郁司阳僵住, 灼热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就像是被放了一把大火。

    “薛先生,我、我起床。”

    “……”薛承修强逼自己松开手,连称呼问题都没有心思计较了。

    郁司阳一骨碌爬起床,拖鞋都忘记穿,被火烧了尾巴似的,一晃眼就跑没影儿。

    薛承修翻身仰面躺在床上,低低叹息。

    郁司阳脸通红的跑回自己的房间。

    洪哲豪在他的房间里,成大字形睡得四仰八叉,被子也被他蹬到地上。

    “也不怕冷。”郁司阳把被子捡起来盖在洪哲豪身上,虽然是夏天,但房里开着空调,温度也不算高。

    在自己房间附带的洗手间里疯狂的用冷水扑脸,终于冷静下来后,才开始洗漱。

    洗漱完,郁司阳打开衣柜,本要换上家居服,看到睡衣上的一脸贱贱表情的猫咪,想起昨天晚上说过要穿上给慕慕看,又把手上的家居服放回衣柜。

    赤着脚跑到玄关处拿了双拖鞋穿上,才到厨房里去做早餐。

    在薛家帮佣的王姨起得早,已经在厨房收拾整理,等着待会儿帮郁司阳一起做早餐。

    “王姨,早上好。”郁司阳接过王姨递给他的蜂蜜柠檬水一饮而尽。

    王姨笑呵呵的接过空杯子,“昨天慕慕还闹着要等你回来,一起穿这套睡衣呢,今天看到了,他肯定很高兴。”

    郁司阳年纪小,人又白白嫩嫩的,穿上这套猫咪睡衣,真是可爱极了,王姨围着他看了又看。

    “慕慕在没起床吗?”郁司阳边打蛋液边问。

    “小家伙昨晚说要等你回来,一直不肯睡,这不,就起晚了,好在今天周末,不用去幼儿园。”王姨听到餐厅里的动静,说道:“薛先生应该下来了,我去把水给他送去。”

    这是薛承修的习惯,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喝一杯蜂蜜柠檬水,以致薛家的帮佣、保镖、司机都养成了这个习惯,就是后来住进来的郁司阳,也养成了这个习惯。

    王姨端着一杯蜂蜜柠檬水,一走进餐厅,顿时一脸如遭雷劈的表情。

    怎么薛先生也穿着这套猫咪睡衣。

    可是一点儿也不萌!

    “我去叫慕慕和客人起床。”王姨把杯子放在薛承修面前的餐桌上,飞快的跑了。

    她觉得她再不走,怕是要笑出来。

    王姨还没过去,洪哲豪已经醒来了。

    因为宿醉,头疼得厉害,他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看了一圈自己身处的房间摆设,喃喃自语:“我这是在哪儿呢?”

    这不是他家,看房间摆设也不可能是酒店。

    他想起昨天自己喝了很多酒,应该醉得不轻。

    这是被谁给带回家了?

    洪哲豪头重脚轻的下床,扯扯身上明显不合身的睡衣,穿上拖鞋,打开门就看到一位中年女子一副作势要敲门的姿势。

    “客人,你醒了。”王姨说道:“浴室有新的牙刷毛巾,床头有一套衣服,都是新的,你洗漱好便下来吃早餐吧。”

    王姨说完就走,留洪哲豪一脸凌乱的站在门口。

    剧组里貌似没有这位中年阿姨,他是被谁给带来的?

    洪哲豪洗漱完毕,下楼四处看看,循着香味找到餐厅。

    一到餐厅,他看到坐在餐桌主位上的男人,和他身上穿着的贱猫睡衣,顿时脸上是被大招暴击过的表情。

    这么帅这么有气势的男人,审美居然这么诡异。

    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他穿这么可爱的睡衣一点儿也不萌,真是白瞎了睡衣上那个可爱的贱猫。

    “你好,请问……”

    洪哲豪这才想起来正经事儿——这个人是谁,为什么把他带到这里来?

    正好郁司阳端着几碗牛奶炖蛋到餐厅,看到洪哲豪,笑说:“你起来得真及时,正好赶上吃早饭。”

    “郁司阳。”洪哲豪惊喜的喊道。

    还好还好,自己是被郁司阳给带回来,不是被乱七八糟的人拐骗了。

    郁司阳点点头,“请坐,吃早饭吧。”

    洪哲豪坐下,在郁司阳转身的时候看到他睡衣上那个贱猫的后脑勺,忍不住喷笑出来。

    主位上的男人看了他一眼。

    洪哲豪顿时不敢笑了。

    尼玛,这眼神好可怕。

    “爸爸,看,奥特曼。”一个胖乎乎的小孩儿突然跑进来,两支银色的勺子分别罩在眼睛上,仰头让主位上的男人看。

    “慕慕,勺子不能放脸上。”郁司阳追过来,蹲下.身把勺子从胖小孩儿手里拿过来,“勺子是用来吃东西的,放在脸上多脏呀。”

    “慕慕不脏,”胖小孩儿拍拍自己的脸,又拍拍郁司阳的,“慕慕干净,哥哥干净。”然后转过身,小短胳膊努力伸长,主位上的男人配合的低下头让他拍,“爸爸干净。”

    洪哲豪眨眨眼,再眨眨眼,又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自己的眼睛没有问题。

    不然,他怎么会觉得眼前这一幕很像温馨的一家三口,爸爸妈妈和可爱的小宝宝,而且还穿着一模一样的贱猫睡衣。

    一定是他还没有睡醒。

    薛允慕被他的阳阳哥哥收走了玩具,嘟着嘴,吭哧吭哧的爬上爸爸的腿,“咦?叔叔好,你怎么在我家呀?”

    郁司阳是哥哥,他是叔叔。

    难道他很老?

    洪哲豪有点点被打击到,“小朋友好,我是郁司阳的朋友,来你家做客的。”

    “阳阳哥哥的朋友!”薛允慕眼睛亮晶晶,“你也会做花花么?”

    洪哲豪懵圈。

    薛承修把儿子抱起来,让小家伙站在自己腿上,说道:“慕慕,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阳阳哥哥这么厉害的。”

    薛允慕扑进爸爸怀里,哈哈哈的笑:“哥哥最腻害,世界第一腻害。”

    洪哲豪:“……”

    他应该没有得罪这个人吧?不然他为什么从这男人的语气中听出了嫌弃?

    “吃饭啦。”郁司阳端着一大碟水晶虾饺进来,对帮忙端粥的王姨道:“王姨,你们也快吃饭吧。”

    洪哲豪星星眼看着满桌琳琅满目的早餐,水晶虾饺、鸡丝粥、牛奶炖蛋、鸡蛋薄饼还有一杯果蔬汁,一个早餐而已,要不要这么丰富。

    和这一桌子比起来,他以前吃的那什么酒店外卖的早餐真是寒酸无比。

    喝了一口鸡丝粥,浓稠却不黏腻,又鲜又清爽,洪哲豪满足的眯起眼睛。

    薛允慕舀一口牛奶炖蛋,滑腻的蛋羹几乎入口即化,在嘴里嚼两下就顺着食道滑下去,小家伙吃得眉开眼笑,疯狂的表扬他的阳阳哥哥。

    吃完早餐,洪哲豪不舍的跟郁司阳告别,郁司阳已经杀青了,以后就吃不到他做的东西了。

    “你今天还要去剧组吧,别迟到了。”郁司阳给他打包了一大袋自己做的樱花饼干,“这些带去跟大伙儿一块吃吧。”

    洪哲豪打开袋子看,里面是做成樱花一样的小饼干,“你真厉害,怎么都会做。”不像自己是一个厨房杀手。

    “也不是什么都会做的。”郁司阳谦虚道。

    洪哲豪问:“刘导的新戏你已经签了吧,什么时候进组?”

    “明天就进组。”郁司阳说:“本来是今天,刘导说让我休息一天。”

    “真好。”洪哲豪笑笑。

    他现在是前途未卜,也不知道拍完《剧毒美味》后还有没有戏可以拍。

    新公司怎么样他也没把握,嘉策在业内口碑虽好,给他的也是a级合同,但会不会重视他还两说。

    但是,哪怕嘉策不重视他也没关系,也就三年的合同,他不怕蛰伏三年,他也还年轻,总还会有机会的。

    “有件事儿忘了告诉你,”洪哲豪在嘴里塞了一块饼干,“我换了一家公司,换到嘉策去了。”

    郁司阳怔了一下,随即明白,这个人是把自己当做朋友才会告诉他这种类似于隐私的事情,“挺好的,恭喜。”

    虽然不太了解娱乐圈的事情,郁司阳也听过说丰裕时代口碑似乎不是很好。

    而且洪哲豪和丰裕太子爷的事情虽然已经结束了,洪哲豪似乎已经放下这段感情,不过若是在同一个公司,总会有见面的时候,那得多尴尬啊。

    “希望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洪哲豪笑容爽朗,看上去没有一丝阴霾。

    郁司阳郑重点头:“会的。”

    薛家的司机老林等在大门外,洪哲豪冲郁司阳摇摇手,潇洒的一路小跑坐进车里。

    郁司阳等车看不见了,才转身回去。

    客厅里,薛承修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黄色的档案袋,招手让他过去。

    郁司阳在薛承修身边坐下,把闹着要他抱的慕慕小朋友抱在身上坐好。

    “阳阳,郁忠民是你二叔,是吗?”薛承修问。

    “嗯?”

    郁司阳条件反射的第一念头是——他一个孤儿哪里来的二叔。

    过了一会儿才想到,应该是以前那个少年的二叔。

    薛承修把手上的档案袋给他,“你看看这个。”

    郁司阳不明所以的打开档案袋,从里面拿出一叠厚厚的纸,第一张是那个郁忠民的基本档案,姓名、年龄、家庭情况和学习经历都列在上面。

    翻开第二张,是郁忠民的几十年的工作经历。

    第三张,是资产列表。

    郁司阳越看越惊心,拿着那叠资料的手都在忍不住颤抖。

    他怀里的薛允慕感受到他情绪不好,伸出小胖爪子拍拍他的肚子,嘴里叨咕着:“哥哥不哭。”

    “这些都是真的吗?”郁司阳抬头,呼吸急促,眼眶通红。

    薛承修轻轻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还在查证,十有□□。别生气,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郁司阳冷笑了一声,那叠纸握在手里都变了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