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吃饭的地方是一个不算太精致的烧烤店,烧烤店上下两层, 剧组几十号人把二楼挤得满满当当, 羊肉串、牛肉串、鱿鱼、鸡翅、烤鱼、小龙虾流水似的送上来,老板挥汗如雨的搬上来好几箱冰啤酒。

    “来来来, 喝酒喝酒, 吃东西吃东西。”彭之高挨个儿的一人一瓶发冰啤酒,发到郁司阳的时候,手顿了一下, 收回来,“未成年人, 不能喝酒。”

    一瓶牛奶放在了郁司阳面前。

    艺人们一般都非常注意控制饮食,能不多吃就尽量不多吃,幕后的工作人员倒没有那么多忌讳, 除非是自己想减肥的。

    可偏偏《剧毒美味》的剧组里有个郁司阳, 天天带好吃的过来。

    吃吧,担心长肉。不吃吧, 又忍不住。

    最后的结果就是——除了郁司阳, 每个人都胖了。

    两个总说要减肥的女演员,一个杀青早离组了,一个今天另外有通告,没来。

    没有一边吃东西一边喊着“不能再吃了, 要减肥”的人在一旁叨叨, 所有人都轻松愉快的甩开膀子狂吃。

    “还是发育期的小少年好, ”郑秋拍着闺蜜的肩膀, 摇头晃脑的感叹:“看看阳阳,怎么吃都不胖,还长高了。”

    闺蜜推开她的手,一脸嫌弃的说:“这跟是不是在发育期没关系,你在发育期的时候喝水都胖,个子也没见高多少。”

    郑秋悲愤,你这样是会失去我的,你知道吗?

    剧组难得聚一次餐,一个个都兴奋得不得了,行酒令的都嗷嗷叫着杯子不过瘾,要对瓶吹。

    彭之高团队里的人对他是又爱又恨,爱他工资福利给得高,恨他的吹毛求疵,这会儿逮着机会,还不得死劲儿灌他酒。

    每个人都有些喝高了,一个个鬼哭狼嚎又唱又叫,也只有喝牛奶的郁司阳是清醒的。

    可看到趴在他身上哭号自己有多蠢的醉鬼,郁司阳欲哭无泪,心里一万匹神兽狂奔而过。

    ——不要把眼泪鼻涕都擦在我身上啊啊啊啊啊!

    等差不多散场的时候,几乎没几个人是清醒的,彭之高脸上更是不知道被谁用口红画了一只乌龟,滑稽得很。

    唯二清醒的两个人郁司阳和他的新助理,大眼瞪小眼。

    “汤航,现在怎么办?”郁司阳身上还有一个醉鬼死死抱着他的脖子。

    “打电话叫人来接他们。”汤航说。

    “……可是打给谁?”

    “看看他们的手机,给他们的朋友打电话。”汤航以前跟着文晓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处理起来还算驾轻就熟。

    “随便翻别人的手机不好吧。”郁司阳却觉得手机是很私人的物品,没有经过同意就看别人的手机不好。

    汤航顿了顿,略感意外,“那在附近找个酒店让他们住下。”

    这么多人得开多少房间啊?!

    郁司阳为自己刚拿到手的片酬哀悼。

    人生处处都是坑,今天不坑明天坑,一不小心又被坑掉一笔钱。

    拖着身上的醉鬼,蔫蔫的在酒店前台刷了卡,郁司阳在酒店大堂坐下,看汤航和酒店的服务生一起来来回回把人搬上去。

    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身上还挂着一个怎么都撕不下来的醉鬼。

    别人都安顿好,可这洪哲豪怎么办啊?

    他的经纪人和助理都不在,又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他住的地方也不知道。

    最重要的是,洪哲豪的手就像是打了个死结一般,怎么都拉不开,越拉他,他就箍得越紧,郁司阳的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汤航也是傻眼,他见过的醉鬼多了去了,还没见过这样的。

    “只能你把他带回家了。”

    郁司阳看看汤航,又转头看看耷拉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他都是寄人篱下的,随便带人过去,他觉得不好。

    汤航沉默,一脸“我也没辙”的表情。

    他的助理可真是沉默寡言。

    郁司阳扁扁嘴,从沙发上起来,艰难的拖着洪哲豪往外走。

    终于理解为什么洪哲豪的经纪人拿鞭子在后面抽着要他减肥了。

    这也太重了!

    比他曾经扛过的那个大瓦罐还重。

    汤航有心要帮忙,却无力着手,想了想,抓住洪哲豪的两只脚抬起来。

    郁司阳感觉身上的人轻了一些,回头看了一眼,深深的沉默了……

    “怎么了?”汤航见他表情古怪,不禁问道。

    “你不觉得,这样很像我们俩抬着一头猪么?”

    “……”

    汤航静静的看着被他们抬着的洪哲豪,郁司阳不说他还不觉得,这么一说,他想起小时候村里杀年猪,猪被捆在棍子上,两个壮汉一前一后抬着,就是这个模样。

    真的很像,越看越像,脑补得根本停不下来。

    抬着洪哲豪到了停车场,汤航把他的脚放下,去开车门。

    郁司阳被突然加重的力道箍得踉跄了一下,差点儿就要带着洪哲豪两人一起摔地上。

    “小心。”汤航眼疾手快的扶住他。

    郁司阳苦笑:“还得加大力量训练。”

    汤航几不可见的笑了一下,扶着洪哲豪让郁司阳先进车里。

    黑色的宾利一路往城东驶去,汤航早上就从罗鹏那里拿到了郁司阳的住址。

    他心里虽然对郁司阳居然住在“上东区”感到好奇,但他的职业操守让他不会去问自己不该问的问题。

    在回去的路上,郁司阳就和薛承修打了电话说明情况。

    薛承修虽然不太喜欢家里住进来一个陌生人——哪怕只是借住一宿,不过是自家孩子的请求,他自然是无条件的答应,让王姨把三楼的客房收拾出来。

    可在看到那个醉鬼挂在郁司阳身上不松手时,薛承修心头腾的冒出一股火。

    郁司阳拖着洪哲豪过来,小心翼翼的解释:“他是和我同一个剧组的演员,今天聚餐,喝得有点儿多。”

    薛承修没说话,走过去按了一下洪哲豪的胳膊,洪哲豪打了死结的手居然松开了。随手把胆大包天借醉酒占便宜的洪哲豪扔到地上。

    洪哲豪也是厉害,被人一路上又扛又抬,摔来打去,脑袋还撞到车门两次——进去一次、出去一次,现在又被扔到地上——虽然铺了厚厚的地毯,就是这样都还没醒。

    实力演绎了什么叫“醉死过去”。

    “好厉害。”郁司阳星星眼,他和汤航一路上都没有把人掰开,薛先生居然随随便便就做到了。

    薛承修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对自家孩子崇拜的小眼神受用不已。

    瞥了眼地上躺着的人,突然想到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阳阳,家里没其他客房了。”薛承修睁着眼睛说瞎话。

    “咦?”郁司阳一脸疑惑,“三楼不是还空着一间客房么。”

    “年久失修。”薛承修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

    实际上,王姨已经把客房都收拾好了。

    “那……”郁司阳看着洪哲豪,想说,他们俩挤一个晚上没关系的,反正床也很大。

    “可以让你的朋友住你的房间,你住我那儿。”薛承修快速又平静的说。

    看上去,一点儿也不期待同床共枕。

    “这个……”郁司阳犹豫,和薛先生一起睡,感觉……有点儿……那什么……

    “你要照顾醉鬼么?”薛承修说:“据我所知,醉鬼半夜会吐,而且他神志不清,会吐得满床都是,你要……”

    “求别说。”郁司阳一脸菜色的抬手,他也想吐了。

    薛承修挑眉。

    郁司阳可怜兮兮:“求收留。”

    “乖。”薛承修满意的摸摸头。

    叫来保镖把醉死过去的洪哲豪搬到郁司阳的房间。

    薛承修领着郁司阳去了主卧。

    这还是郁司阳第一次进薛承修的房间,主卧的装修风格和其他的房间完全不同,其他的房间都装修得温馨可爱,主卧却是大面积的使用冷色调,成熟内敛的风格。

    “去洗澡。”

    薛承修拿了一套崭新的睡衣给郁司阳,郁司阳展开一看,套头的纯棉短袖睡衣上,正面印了一只猫的正脸,背面是那只猫的后脑勺。

    郁司阳:“……”

    “今天回来路过一家店,慕慕看中的。”薛承修解释:“他有一套小号的,亲子睡衣。”

    “那你有吗?”郁司阳觉得小家伙肯定不会把自己的爸爸给漏了。

    薛承修不自在的咳嗽一声,别过头不说话。

    那就是有。

    郁司阳好奇心爆棚,不知道气势万千的薛先生穿上猫头睡衣会是什么样。

    “薛先生也穿。”

    “薛先生?”薛承修不满意自己听到的称呼。

    哎呀,一个称呼而已,债主的关注点总是这么奇奇怪怪。

    “修。”郁司阳别扭的叫他,却异常坚持,“你也穿。”

    “好好好,快去洗澡。”薛承修怎么会让自己孩子失望。

    等郁司阳洗完澡出来,薛承修也洗好了。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身上蠢兮兮的猫头,同时笑了出来。

    “明天穿上给慕慕看一看。”薛承修笑说。小家伙睡觉前还闹腾着要和爸爸和阳阳哥哥一起穿上。

    郁司阳点头。

    薛先生真的很疼爱他的孩子。

    两人躺在床上。

    薛承修的床很大,同时并排睡五个体态均匀的大男人也不会嫌挤。

    郁司阳盖着被子仰面躺着,略有些僵硬。

    薛承修同样很僵硬。

    可口的美味洗白白躺在自己身边,自己却得装作正人君子,以免把孩子给吓到。

    真是煎熬。

    早知道就把那个醉鬼扔三楼去,也好过自找罪受。

    “阳阳……”薛承修唤了一声。

    却没有得到郁司阳的回应。

    他探过上半身去看,郁司阳呼吸平缓,已经睡着了。

    秒睡啊这是。

    薛承修轻笑一声,重新躺好,把床头灯关上,轻声道:“晚安,做个好梦。”

    郁司阳睡眠质量一向很好,常常是一觉睡到闹钟响。

    可是今天不知是何缘故,他不停的做梦。

    他梦到一只脸贱贱的猫咪慢慢冲他走来,这猫咪的脸和他睡衣上的那只猫一模一样。

    猫咪在离他两三步远的地方停下来,甩甩尾巴蹲坐了一会儿。

    突然,猫咪朝他扑过来,半途中竟然变成一只斑斓猛虎。

    梦中的郁司阳被老虎扑了个正着。

    老虎摊开四肢跟块虎皮毯子似的,把他结结实实的压在身下。

    郁司阳的脸埋在老虎腹部白色的绒毛里,呼吸困难。

    他使劲儿的挣扎,要把老虎踹开,然后踹啊踹的,就把自己给踹醒了。

    醒过来的郁司阳依旧觉得呼吸困难,用力昂起脑袋,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新鲜空气。

    待看清自己的处境,不由得囧了。

    好么!他居然被薛承修像抱个大抱枕似的,严严实实的抱在怀里动弹不得,难怪会觉得呼吸困难。

    郁司阳动了动,想推开薛承修。

    然后……

    他就僵住了。

    他觉得对方不可明说的某个部位抵住了自己不可明说的某个部位。

    男人早上都这样,他理解。

    但是……但是……

    因为他动了几下,对方那啥居然有蠢蠢欲动之势。

    郁司阳欲哭无泪。

    他不是故意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血染侠衣[综漫]这个本丸有点怪许静的荣华路万界代购系统我的初恋在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