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20章 第二十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近身特工     郁司阳打完针就被薛承修独.裁的领回了家。

    虽然他极力反抗过。

    但是没用。

    薛承修想要做成什么事,一般很少有人能阻止得了他。

    卫小凤在“出去谈谈”之后,说好的“不要再去”就被他自己吃掉了,还一副忍辱负重的模样拍拍郁司阳的肩膀,长叹一声,走了。

    罗鹏就更别提了,对上薛承修平静的目光,后者一个字都没说,他就秒怂。

    郁司阳就一脸懵圈的被薛承修牵回了家。

    “你的助理已经去帮你收拾行李了,待会儿就会送过来。”薛承修坐上车便开始看文件,开完会就过来医院,还有一大堆工作等着他处理。

    “薛先生,我有住处。”郁司阳小声提醒道。

    虽然他从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在哪儿都是寄人篱下,孤儿院潮湿腐朽的逼仄小房间他也住了十来年,从孤儿院出来后,没有住处,四处漏风的桥洞下他也睡过,他对住处是真不挑剔。

    他从小到大得到过的帮助很少,因此对每一个帮助过他的人,孤儿院的杜阿姨、学厨时的师父、卫小凤、罗鹏还有薛承修,他都非常的感激。

    郁司阳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每个帮助过他的人,他都牢牢记在心里,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回报对方。

    因此,薛承修要他去做饭,他总觉得别扭想逃跑,还是……咳……畏惧强权的去了。

    至于对方说的“做一顿饭抵一千块钱债务”这个话,他只当是玩笑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该还的,他绝对不会赖账。

    作为男人,必须要有担当。

    但是住进债主家里去,那不是担当,是负担。

    这样让他压力很大的好么。

    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就算是包身工,也不能无止境的压榨呀。

    瞅瞅他那渴望的小眼神。

    薛承修把手上的评估报告放下,抄着手,说:“所以呢。”

    “呃……”

    哪里还有那么多“所以”,当然是各回各家啊。

    郁司阳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的强烈愿望。

    “王姨已经把你的房间收拾好了。”薛承修拍拍他的头,重新拿起评估报告,“听话。”

    他的人,怎么能跟别的男人住一起。

    “薛先生……”

    薛承修把文件收起来,靠在椅背上,不紧不慢的说:“你现在是住在你那个助理租来的房子里,没错吧。”

    “是经纪人,不是助理。”郁司阳纠正道。

    是什么都无所谓。薛承修绕过这个无关的话题,又说道:“你的经纪人租的是两室一厅,在政育路上,因为地段还算繁华,房子虽是简装,月租也不便宜。”

    郁司阳低声说:“嗯,一个月要四千二。”

    何止是不便宜,是很贵呀。以前他一直住在酒店的员工宿舍,不太知道租房的行情,没想到那么小的一个房子,居然要四千二一个月,这还不包括水、电、天然气、物业等费用。

    他和罗鹏手上都没有太多钱,四千二已经是罗鹏能够找到的性价比最好的房子了,再便宜一些的就位置太偏僻,交通就不太方便了。

    云中市的房价真的是高得离谱。

    “你瞧,租下这样一套房子,对你和你的经纪人负担不算轻的吧。”薛承修循循善诱道。

    郁司阳老老实实的点头。

    “你住到我家,我不收你房租的,你的经纪人也可以换一套地段更好价格更便宜的单身公寓。”

    “那个……”

    “也不收你水、电、物业费。你这里又可以省下一些钱。”

    “可是……”

    “你减轻了生活负担,可以专心致志的赚钱还我钱,你的经纪人也可以减轻一些负担,生活品质更好一点儿。”

    “这样不是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家还空着两间客房,你不住也是空着,还得额外花钱保养。”

    郁司阳被绕晕了,他不是个擅长与人辩驳的人,总觉得这件事这样发展不太对,又觉得薛先生说得好有道理。

    “就这么说定了,”薛承修一锤定音,“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可以给我做饭抵房租。”

    “不是说给你做饭抵欠债么。”郁司阳忍不住吐槽一下。

    现在又做饭抵房租,感觉自己似乎欠他的饭越欠越多。

    薛承修被少年逗笑,揉了揉少年的头,轻笑道:“嗯,什么都可以抵。”小笨蛋,这只是个借口啊。

    郁司阳被披着绵羊皮的大灰狼的一大堆歪理绕晕,还没理清楚状况就被薛先生拐回了家。

    薛承修重新拿起文件,看了没一会儿,又想起个事儿,把文件又放下,侧过身看郁司阳,说道:“卫小凤是小凤哥,经纪人是罗哥,我就是薛先生。嗯?阳阳,你这是区别对待么。”

    “……”郁司阳不明所以,解释道:“‘薛先生’是尊称,代表我对您的尊敬。”

    “也就是说……卫小凤和助理不需要尊敬。”

    郁司阳:“!!!”

    这是歪曲事实,他才不是这个意思。

    郁司阳一脸控诉。

    “那我是陌生人吗?”薛承修忍者笑问。

    “不是。”郁司阳摇头。

    薛承修说:“那就叫名字。”

    “这……不好吧……这样显示不出我对你的尊敬呀。”郁司阳迟疑道。

    “尊不尊敬,不是体现在称呼上的。”薛承修盯着郁司阳的脸看,少年的脸还有点儿婴儿肥,皮肤细腻光滑,一个男孩子竟可以用肤如凝脂来形容,他觉得自己的手指有点儿痒。

    郁司阳非常机智的说:“称呼是最直观的体现呀。”

    薛承修撸了撸少年的头发,像刚刚那样多好,多好忽悠,突然变得机智作甚。

    “我很感谢薛先生帮了我,小凤哥跟我说了,是小凤哥担保,薛先生私人出钱走公司账上帮我先垫付的欠债。”郁司阳认真的说:“你们都是我的恩人,我很感激你们,我会努力赚钱还给你。”

    他是真的很感激、尊重薛先生,薛先生提出让自己住到他家里去,也是看出了他和罗哥生活上的窘迫,便出手帮了他们一把。

    薛先生真是个大好人。

    丝毫不知道自己被发了好人卡,薛承修想起幼时母亲对自己的称呼,突然说:“你可以叫我小修。”

    正在开车的保镖差点儿没把车开到绿化带上去,紧紧的握住方向盘,坚决不让自己从后视镜里偷瞄老板的表情。

    小?修?

    郁司阳的震惊并不比开车的保镖少,他还不像保镖训练出了面瘫脸,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被天雷炸过一样,碎裂得不行。

    薛先生是认真的么!!!

    薛承修也被自己雷得不轻,尴尬的摸摸鼻子,说道:“叫承修吧,朋友都这么叫我。”

    呼……还好老板一秒钟就正常了,简直吓死人好不好。

    开车的保镖松了一口气,从后视镜里对上薛承修似笑非笑的眼神,立刻端正态度,目视前方路况,一脸正义凛然的开车。

    车子到了薛家别墅,王姨收拾的客房在二楼,旁边就是薛承修的主卧,斜对面是薛允慕的儿童房。

    等郁司阳看到王姨收拾的自己的房间时,他深深的震惊了。

    王姨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会?!

    这种小清新风格,一点儿也不纯爷们儿,非常不符合他的气质。

    薛承修领着郁司阳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打开衣柜看了看,衣柜空荡荡的,“现在还早,先去给你买些衣服。”

    “不用了吧,把衣服从罗哥那里拿来就行了啊。”郁司阳可劲儿的摇头。买衣服要钱的,怎么好让一个穷得叮当响的人乱花钱。

    “然后两件衬衣轮换着穿?”

    “……又不是没穿衣服。”

    “嗯?你说什么?”

    郁司阳摇头,没什么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走吧。”已经走到楼梯口的薛承修见人没跟上来,催促了一声,“先去幼儿园接慕慕,今晚在外面吃。”

    郁司阳蔫头搭脑的跟在薛承修身后,心想,刚回来又出去,这不是折腾么。

    薛承修开车,去幼儿园接儿子。

    薛允慕老远就看到等在幼儿园门口的爸爸和阳阳哥哥,惊喜的张大嘴,甩开老师牵着他的手,背着小书包欢快的跑过去。

    今天是爸爸来接,不是陈叔叔哟。

    还有阳阳哥哥。

    太开心了。

    “爸爸!”小家伙扑过去抱住爸爸的腿,脸笑得跟朵花似的。

    薛承修把儿子抱起来,说道:“阳阳哥哥以后就住在我们家了,开不开心?”

    “开——心——”薛允慕惊喜,在爸爸怀里扑腾着要他的阳阳哥哥抱。

    薛承修把儿子放在后排的儿童座椅上,绑好安全带,示意郁司阳上车,开车载着一大一小奔文瑞路上的衡光广场而去。

    衡光广场是衡盛集团地产业务链中城市综合体这一部分,立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这里的衡光百货集中了全球许多知名的奢饰品品牌,是一条内裤都敢卖几千块的魔幻之地。

    薛承修去停车,让一大一小在前坪广场等他。

    郁司阳牵着薛允慕的手,仰头望着衡光广场高端洋气的大门,在心里盘算,自己那仅剩下的那两万块钱片酬,能在里买上几条内裤。

    ——不行,不能再想了,他的心在滴血!

    薛允慕仰头,觉得阳阳哥哥的表情很有意思,也学着做苦瓜脸,不过他的脸太胖,做出来的不像苦瓜脸,而是包子脸。

    郁司阳“哈”一声笑出来,戳了戳小包子脸。

    “哈哈……”薛允慕大笑着抱住阳阳哥哥的腿,把脸藏起来,不让戳。

    一大一小正玩儿得开心,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

    郁司阳回头看向拍他肩膀的人,就见徐木木惊喜的对他说:“郁司阳,真的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了。”

    “徐木木,你好。”郁司阳客气的点头。

    徐木木瞅见躲在郁司阳身后的小孩儿,问道:“小孩儿很可爱,你亲戚家的?”

    “朋友家的。”郁司阳淡淡的说。

    “你来这里买东西吗?”

    徐木木是陪着几个富二代来逛街的,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郁司阳。

    这段时间他一直想跟郁司阳搭上话,让郁司阳在彭导面前引荐一下他,若是能在彭导的新片里演个角色就再好不过了。

    只不过郁司阳已经没有在公司上表演课,很难遇得到他,听说是卫小凤安排他和一个配音演员在学台词。

    徐木木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难得能遇上郁司阳,徐木木向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争取资源的机会,于是很热心的邀请道:“要不和我们一起吧,人多热闹,我们还能帮你参考参考呢。”

    “不用了,我在等人。”郁司阳客气的拒绝。

    和徐木木一起的人放肆的哄笑道:“喂,小子,给点面子啊。”

    郁司阳脸上原本客气的笑容收了起来,退了一步,一手把薛允慕牢牢护在身后,一手伸进裤兜里拿手机,小心的戒备。

    这群人一看就是那种精力过剩、肆意妄为的。

    若是他一个人,倒还好应对这些人,大庭广众下,他们总不能打人吧。可他还带着个三岁的孩子,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小孩子受伤。

    实在惹不起,他就打电话报警。

    双方对峙了一会儿,他的肩膀就从后面被人搭住。

    “有事吗?”薛承修以一种保护的姿态把郁司阳圈在怀里,淡漠的瞥了众人一眼。

    “薛、薛总……”其中一人认识薛承修,赶紧赔笑脸,“原来是您的朋友,误会,误会……”

    “嗯,是误会就好。”薛承修单手把儿子抱起来,另一只手拉着少年,看也不看这群人,径直进去衡光百货。

    那群富二代立刻炸开了锅。

    “你说的薛总,是衡盛的那个吗?”

    “除了他,还能是谁。”

    “吓死我了,他刚刚看我那一眼,我还以为他要杀了我。”

    “看你那点儿出息。”

    徐木木站在一旁听他们说话,脸色乍青乍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