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十二章

【书名: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12章 第十二章 作者:经年未醒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罗鹏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又累又饿的回来,满心以为自家乖巧的小郁已经做好饭菜在等他,可他一进门,没有预期的诱人香味,也没有郁司阳那句温暖的“你回来啦”。

    罗鹏傻眼,把小小的两居室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卫生间和阳台也不放过,都没有郁司阳的影子。

    他顿时有些慌了。

    小郁辣么乖辣么好看,不会是遇上坏人了吧。

    罗鹏把手机从裤兜里拿出来,划亮屏幕,屏幕上显示有郁司阳打来的未接来电,连忙把电话回拨过去。

    那边倒很快就接起来了,他急切的问:“小郁,你在哪儿?你电话我没接到。你没事吧?”

    “罗哥,我没事。”一手搅拌金枪鱼肉,一手拿着手机,眼睛往厨房外偷瞄,“我今天要晚点儿回去。”

    “为什么啊?”罗鹏问。那他今天的晚饭该怎么办?

    郁司阳支支吾吾的说:“呃……我,我到一个朋友家做客。”明明是到一个陌生人家里做饭。

    “那好吧,”罗鹏有气无力的瘫在沙发上,“早点儿回来,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谢谢罗哥。”郁司阳把电话挂了,手机放进衣兜里,郁闷的往金枪鱼肉上撒海盐。

    这间厨房宽敞明亮,各种烹饪工具齐全,食材丰富,调料琳琅满目。

    两个字——高级。

    三个字——闪瞎眼。

    和罗鹏租的两室一厅里的小厨房比,真是劳斯莱斯和共享单车的区别。

    这就是郁司阳梦想中自己的厨房的模样。

    不过,现在站在这种梦想中的厨房里做菜,郁司阳并不开心。

    作为萍水相逢的路人,不该是擦肩而过后再无交集么,为什么会有人这么霸道的要别人去他家里做菜?

    “怎么,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薛承修抱臂靠在厨房门上,盯着少年的一举一动,见少年蹙着眉头,故意问他。

    “啊?啊!”郁司阳被吓了一跳,猛摇头,“没困难,没困难。”

    “你这是要做什么?”薛承修用下巴指指碗里正在搅拌的金枪鱼,黏糊糊一团,看起来特别没有食欲的样子。

    “金枪鱼。”郁司阳简单粗暴的回答。

    薛承修:“……”

    这孩子的怨气真不是一般的大。

    郁司阳把拌了橄榄油、肉豆蔻、黑胡椒和盐的金枪鱼放在一边,从橱柜里找出玉米片来,放在案板上,把手洗干净,带上一次性手套,开始在玉米片上用金枪鱼捏小动物。

    做好一朵花和一只小兔子后,薛承修终于忍不住提醒,“不用做得这么幼稚。”

    郁司阳眨眨眼,故意不明所以的说:“我来给慕慕做饭,当然得做得可爱一点儿,才能讨小孩子喜欢嘛。”

    薛承修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转身离开厨房,嘴角缓缓挂起笑意,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像个大反派。

    郁司阳还不知道自己把人给惹着了,兀自高兴的拿起喷枪把金枪鱼炙熟,得意自己小小的扳回一城。

    相对于罗鹏一个人凄风苦雨的啃泡面,薛家的晚餐既丰盛又……可爱。

    薛允慕听到“吃饭啦”,立刻把他最爱的小熊扔到沙发上,迈动小短腿哒哒哒跑到餐厅,扒着桌沿,“哇——”

    他人也就比餐桌高不到一个头,下巴搁在桌子上,短胖的手指可劲儿的指:“花花、喵喵、小兔几……”

    “花花哥哥,都是慕慕的么?”薛允慕扑过去抱住郁司阳的腿,仰头眨巴着大眼睛冲他笑。

    郁司阳被萌得心肝乱颤,摸摸他的小脑袋,“对,都是慕慕的,喜欢吗?”

    “喜——欢——”小家伙大声说,踢踏着小短腿往椅子上爬。

    薛承修把儿子抱到儿童椅上坐好,自己坐在主位上,盯着满桌子的小猫、小狗、小熊各种动物,都快赶得上一个动物园了。

    除了一道桃仁鸡丁,估计是实在没法折腾成“动物园”,才得以保持住正常的状态装盘,不过,盘子里还是摆了一个用南瓜雕的方脸小动物。

    “你这雕的什么?”薛承修指着南瓜雕问。

    “这个……”郁司阳挠挠脸颊,对自己的恶趣味感到有点儿尴尬,“是藏狐。”

    这孩子的报复心还挺强。

    薛承修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筷子,宣布:“吃饭吧。”

    薛允慕欢呼一声,手里的勺子直奔离得最近的“小熊”而去。

    “小熊”其实是橙汁鸡球,用鸡胸肉加盐、葱姜水一起打成肉泥,再和玉米淀粉搅拌充分,便可以拿来做……各种小动物。

    做成小动物后,再裹上一层薄薄的淀粉,入锅炸至金黄即可捞出,再将事先调好的橙汁倒入锅中烧开,待粘稠了就将鸡球倒进去,滚匀汤汁就可以出锅了。

    这道菜甜中带着微酸,口感微弹,颜色又鲜艳好看,是小朋友很喜欢的口味。

    果不其然,薛允慕一口把“小熊”吃掉一大半,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嘴里嚼着半个“小熊”,含含糊糊的给花花哥哥点赞:“好好粗哦!”

    “薛允慕!”

    薛承修声音微沉,不见有多严厉,却让小家伙立刻把拿着勺子的手放下,闭紧嘴巴、睁圆眼睛看着爸爸。

    “卖萌没用。”薛承修淡淡的把儿子的企图戳破,“嘴里有食物,不准说话,又忘记了吗。”

    “慕慕错惹。”小家伙奶声奶气的低头认错。

    薛承修食指在桌上敲了敲,略严厉的说道:“再犯错的话,今天的晚餐,你就不能吃了,只能看着爸爸和花花哥哥吃。”

    薛允慕大眼睛泫然欲泣的看看爸爸,又看看花花哥哥,可怜兮兮的点头:“爸爸,慕慕,不错。”

    家教挺严呀。郁司阳心疼的摸摸小家伙耷拉着的小脑袋,给他碗里夹了一个用小米裹着里脊肉做的“小猫”。

    小家伙立刻眉开眼笑,“啊呜”一口,把“小猫”吃掉。

    他倒是还记得爸爸的话,没有在吃东西的时候出声,只冲着郁司阳笑得眼弯弯,无声的给他点赞。

    郁司阳再摸摸他的小脑袋,又给他夹了一只“小猪”。

    原以为会因为儿子的吵闹就把一个陌生人抓到家里给儿子做饭的人,会是一个溺爱孩子的不讲道理的父亲。却不料这个人和他想象的有点儿不一样,见微知著,从小事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涵养。

    薛承修慢条斯理的把一只“兔子”送进嘴里,他敏锐的感觉到,郁司阳看他的目光比之前少了些怨气。

    但也只是少了些,并不是没有。

    这孩子估计还在心里骂他呢!

    无所谓,在心里骂他又听不到,而且这手艺确实一流。

    没承想他小小年纪,厨艺竟有登峰造极之象,如果身在烹饪界,假以时日,华夏国估计又会出一个世界级名厨。

    可惜,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一顿饭吃得薛家父子俩眉开眼笑,薛允慕鼓着圆滚滚的小肚子瘫在爸爸怀里,薛承修即便是个老餮,面对美食,到底还是有自制力,依旧按照平日的习惯吃八分饱,腰背挺直的坐在沙发上。

    薛家有帮佣的阿姨,饭后洗碗的工作有阿姨做,郁司阳拿上自己的书包,站在客厅里和主人家告辞。

    薛允慕一听花花哥哥要走,立刻一骨碌爬起来,跑过去抱住,“花花哥哥你去哪?”

    “花花哥哥要回去了。”郁司阳蹲下来跟小家伙说。

    “为什么呀?”薛允慕一点儿也不想花花哥哥走,回头看爸爸,又问:“为什么呀?”

    薛承修朝儿子招招手,待儿子跑过来,便把人抱在怀里,解释道:“因为这里是慕慕的家,不是花花哥哥的家,花花哥哥要回自己家。”

    薛允慕扁着嘴,满脸不高兴。

    郁司阳趁机赶紧说:“我先告辞了。”

    “我让司机送你。”薛承修说着就打电话给司机。

    “多谢。”郁司阳心想,这个人也不是特别可恶么。

    紧接着,薛承修打完电话,收起手机,便说:“明天我让司机接你过来。”

    郁司阳:“!!!”

    他收回刚刚那句话,这人简直可恶至极。

    “云中市有很多餐厅厨师手艺都很好,我可以给您列个单子。”郁司阳义愤填膺,言下之意便是“我不会再来了,我又不是餐厅的厨师”。

    薛承修轻笑一声,老神在在的说:“郁司阳,你是全星的艺人,签你进来的是卫小凤,没错吧。”

    郁司阳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这是事实,没什么不可以承认的,于是点点头。

    薛承修接着说:“你们家破产,你签进全星后,全星帮你还了一点五亿的债务,这个也没错吧。”

    郁司阳想到巨额的债务就觉得人生暗无天日,无力的点点头,不过:“我会努力赚钱还给公司的。”

    “很好。”

    薛承修把儿子放在沙发上坐好,自己起身走到郁司阳身前,他比郁司阳高了半个多头,低头看过来的时候,让郁司阳感到强大的压力,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你知道我是谁吗?”薛承修问。

    郁司阳傻眼——他不知道啊!

    他一直忘了问男人的名字,只知道男人的儿子叫薛允慕,还是在餐桌上听到的。而且说话就好好说话,干嘛要装逼。

    “抱歉,我一直忘记请教您的姓名了。”

    薛承修这会儿也禁不住嘴角微微抽搐了。

    他刚才故意问他自己是谁,本是笃定他肯定知道自己。

    可现在看来,合着这孩子傻不愣登的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就跑来他家里做饭,他还以为……

    算了!

    薛承修有点儿挫败,“我是薛承修。”

    “你好,你好。”郁司阳客客气气的点头。

    薛承修盯着他好一会儿,郁闷的自报家门:“我是衡盛集团董事局主席。”

    郁司阳接着点头,心想,哦,一听就知道是有钱人,是集团董事长呢。

    等一下,衡盛集团不是全星娱乐的控股母公司么?!

    他是衡盛的董事长,也就是……

    郁司阳惊讶的瞪大眼。

    “现在知道了吧。”薛承修觉得自己扳回一局,心情变好,拍拍郁司阳的脑袋,说:“我是你的债主。”

    郁司阳:“……”

    薛承修愉悦的宣布:“明天司机会接你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薛攻:这孩子傻不愣登的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跑来我家里做饭,这样很容易被骗走的啊

    阳阳:明明是你强迫我去的

    薛攻:是我强迫你的?

    阳阳:是的

    薛攻:真的是吗?

    阳阳:……是我自己傻不愣登非要去~~o_

    薛攻: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相邻的书:生随死殉凤凰男[穿书]异界穿越之懒人成神他掌心的小灯盏盘龙之圆满超脱总裁爹地有点坏[聊斋]白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