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吃在首尔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王夫人三日后问斩的消息, 对贾府和王家来说, 没有什么影响。

    对贾府和王家来说,这反而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这个□□烦终于除去了。

    贾元春收到这个消息后, 去求晋王爷救王夫人,跪了一天都没有得到晋王爷的帮助, 最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一夜。

    这件事情传到晋王府外, 又引得京城里的老百姓对贾元春夸赞不已, 觉得贾元春有良心。

    贾元春本来因为王夫人,导致她的名声毁了。现在又因为王夫人,她的名声又变好了。

    王夫人被定三日后问斩,在这三天里,贾府和王家没有一个人来看望她。

    在她被问斩的前一天下午,终于有人来看望她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邢夫人和庄镜容。

    邢夫人当年嫁到荣国府,一直以来受王夫人欺负和羞辱。现在见王夫人要被问斩,她自然要来狠狠地嘲笑王夫人一番。

    贾琏见邢夫人要去探望王夫人,心里有些不放心,就让庄镜容陪她一起去了。

    邢夫人故意带着丰盛饭食去看望王夫人, 在王夫人死之前, 一定要好好地把以前的账还回去。

    来到刑部的死牢, 邢夫人一脸嫌弃, 刑部的死牢不仅光线阴暗, 而且气味非常难闻。

    在狱卒的带领下, 邢夫人和庄镜容来到王夫人的牢房前。

    两人看到王夫人蓬头散发,一身衣服脏乱破烂,完全看不到王夫人平时优雅高贵地模样。

    “弟妹!”邢夫人故意大声地叫道。

    头靠在墙上,王夫人双眼空洞地望着远处,听到邢夫人的喊声也没有反应,整个人就像是失去了生气。

    “弟妹!”见王夫人没有反应,邢夫人只好又叫了几声。

    终于,王夫人有了反应,抬眸望向牢房外的邢夫人她们。

    “你们是谁?”

    “弟妹,我是大嫂啊,这是琏哥儿的媳妇啊。”

    听到琏哥儿这三个字,王夫人原本空洞无光的双眼突然迸发出充满恨意的目光,猛地站起身跑到牢房门边,对着邢夫人和庄镜容张牙舞爪。

    “贾琏!我要杀了贾琏!”王夫人大吼道,“我要杀了贾琏那个扫把星为我的珠哥儿报仇雪恨!”

    邢夫人被王夫人疯癫地样子吓到了,愣了一会才惊醒过来,随即用怜悯地眼神望着王夫人。

    “弟妹一段时间没见,没想到你变得疯疯癫癫,这倒和当初的珠哥儿一样,你们不愧是母子!”

    “把我的珠哥儿还给我……”王夫人朝门外伸出双手,拼命地要去撕扯邢夫人。

    “你的珠哥儿早就死了,不过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了。”邢夫人笑着说,“你们母子很快就要在地下重逢了!”

    “还我珠哥儿……我要杀了贾琏,要杀了贾琏……“王夫人神色狰狞。

    邢夫人无视王夫人一副癫狂地神情,继续笑吟吟地说:“弟妹,哦错了,你已经被休了,我不能再喊你弟妹了。”

    被休了这三个词刺激到了王夫人,她的神智一瞬间又变得清醒了,双眼愤怒地瞪着邢夫人:“邢氏,你这个贱妇……”

    邢夫人听到王夫人这么说,就知道王夫人刚才是装的。

    “你明天要被砍头了,看在我们曾经是妯娌的面子上,我过来看看你。”

    “不需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啧啧啧啧,你看你多可怜,明天就要被砍头了,除了我,没有一个人来看你。”邢夫人讥讽地看着王夫人,“你以前总是仗着自己是王家的大小姐,觉得自己出身高贵,我比不上你。可是,现在呢,你明天就要死了,王家居然没有一个人来看望你,你还真是可怜啊。”

    邢夫人的话就像一把刀子狠狠地插在王夫人心里的痛处上,疼的她疯狂地叫了起来。

    “滚滚滚!邢氏你这个贱人给我滚!”

    “你不止被王家赶出家门,还被贾府休了,你还真是凄惨啊……”

    “啊!!!!!!”王夫人尖叫道,“邢氏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这些年你在荣国府耀武扬威,可曾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沦为阶下囚?”

    “我要杀了你……”

    “我今天特意过来看看你有多惨。”邢夫人笑地一脸灿烂,“看到你现在过得这么凄惨,我这心里就非常痛快和高兴。”

    王夫人目光怨毒地瞪着邢夫人,像是要把邢夫人碎尸万段一样。

    “邢氏你这个贱人,你会不得好死!”

    邢夫人忽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现在不得好死地是你,不是我。”

    “我就算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你害死吴氏和贾瑚,死了会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邢夫人忽然想到什么,一脸懊恼地说,“我说错了,你连地狱都去不了。明天你被砍头后,没有人帮你收拾,你就会变成孤魂野鬼。”

    这件事情也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地刺在王夫人的心头上,神色变得非常扭曲,望着邢夫人的目光充满恨意。

    “邢氏你这个贱人,就算我变成孤魂野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变成孤魂野鬼的你,很快就会魂飞湮灭。”

    “邢氏,我要杀了你……”

    “哦对了,你这段时间没有吃到什么好吃的吧,我特意给你带来吃的,让你在死之前吃一顿好的。”

    “滚!你给我滚!”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邢夫人笑着说,“我就说像你这么恶毒的人,怎么可能没事。你看,现在报应不是来了么。”

    “我变成这样都是你们害的,我一定会找你们报仇!”

    “明天你砍头,我就不去看了,可不想被你没有头的样子恶心到。”

    “邢氏你这个贱人!!!!!!”王夫人一直看不起邢夫人,因为邢夫人是小门小户出身的,而且没有什么教养。可是,现在她却被邢夫人赤|裸|裸地羞辱,这口气她怎么咽的下去。

    “哈哈哈哈哈……”看到王夫人气的不能拿她怎么样的模样,邢夫人觉得非常痛快,这些年的仇,总算报了!

    “王氏,我走了,你一个人好好地在这里等死吧。”说完,邢夫人就和庄镜容离开了,留下王夫人在牢房里凄厉地尖叫。

    邢夫人带来的好吃的,王夫人打翻在地,一点都没有吃。

    晚上,狱卒给王夫人送来一顿算是丰盛的晚饭,有一个鸡腿,还有几块肉。

    “这是断头饭,好好吃,以后你就再也吃不到了!”

    王夫人跑过来,伸手把狱卒放进牢房里的断头饭打翻。

    “我不吃我不吃我不吃……我不会死的我不会死的我不会死的……”

    狱卒骂了一声疯子,就再也没有管王夫人,去给别的囚犯送饭。

    王夫人双手抱着头,把脸埋在膝盖里,嘴里不停地说着:“我不会死的,元春一定会救我的……”其实,她心里明白,没有人能救她,但是她心里还有抱有一丝侥幸,觉得元春会求晋王爷救她。

    此时,六元府。

    贾琏一家人喝酒吃饭,气氛非常热闹,像是在过节。

    “我明天要去看王氏那个毒妇被砍头。”贾赦说道。

    “老爷,去了会沾上晦气。”

    “我要亲眼看她死,我这心里才安心。”

    “可是……”

    “爹要去就要他去吧,不过我就不去了。”砍头这个情景就太血腥了,他一个长在红旗下的青年,承受不了这种事情。

    “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另外,贾府。

    贾母把马道婆请来了,让马道婆施法。她怕王夫人被砍头后,变成孤魂野鬼地跑回贾府,报复他们。

    马道婆答应贾母会连续做八天的法,让王夫人死后绝对进不了贾府的大门。

    为什么是八天?

    今天一天,还有七天后的回魂夜。

    有了马道婆在,贾母心里就放心了。

    不止贾母这么做,就连王老夫人也这么做。

    王老夫人请了高僧念经,也是为了防止王夫人变成鬼回来找麻烦。

    两家虽然这件事情做的隐蔽,但是还是传到京城里。

    京城里的人对贾府和王家的做法十分鄙夷,觉得这两家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太冷血无情了。不管怎么说,王夫人是他们的女儿,是他们的儿媳妇。

    不管王夫人有什么错,死后应该找高僧或者道士给她超度,而不是防着她,不让她进去。

    因为这件事情,贾府和王家被京城里的人很是唾弃,两家的名声再次毁了。

    王夫人跪在牢房里,跪在地上一直跪求各位佛祖菩萨和神仙救她,不断地磕头,都把额头磕破了。

    可惜,天上的菩萨和神仙不会救她。

    王夫人被狱卒拉出牢房,她想逃跑,可是双手被紧紧拴住。

    砍头的地方在午门菜市口,离刑部大牢有段距离。

    王夫人被狱卒赶到囚车上,去抵达午门菜市口之前,她要游街一段时间。

    一大早,京城里的老百姓们,一大半跑到午门菜市口等着,另外一部分的人跑到去菜市口的路途上,准备看王夫人游街。这些人手里都拿着东西。

    囚车缓缓地从刑部出发,从主干道走,很快就出现众人眼前。

    老百姓们看到王夫人,纷纷都对她破口大骂,还朝她砸鸡蛋、砸石头、砸菜。

    没过一会儿,囚车里的王夫人被砸的头破血流,一身狼狈。

    王夫人站在囚车里,一脸死灰,双眼充满惊悚和绝望。她不想被砍头,不想死。

    她想在被砍头之前,自尽。但是,她不敢,也舍不得。

    到了这个时候,王夫人心里还心存侥幸,觉得贾元春一定会救她。

    囚车的轮在在石板路上发出咯吱咯吱地声音,听在王夫人耳朵里是催命符。

    王夫人被砸的满脸血和泪水,嘴里一直念叨着:“求佛祖保佑,求菩萨保佑……”

    离菜市口越来越近,王夫人迟迟没有等到救她的消息,心里越来越绝望和冰冷。

    过了一段时间后,囚车抵达午门菜市口,这里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老百姓们。

    王夫人被狱卒从囚车上拉下来,然后押到砍头台上。

    双手反剪,背后插着一个木块,上面写着死囚犯王某某。王夫人正面朝着人群跪着,看着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心里忽然后悔了起来。

    过去的事情,一幕幕地在眼前浮现。

    她后悔了!

    她应该在十几年前,在贾琏那个扫把星刚出生的时候,就该把他杀了。这样,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现在沦落到这种地步,都是贾琏那个扫把星害的。如果没有贾琏,珠哥儿就不会死。珠哥儿不死的话,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她不会被夫君休了,更不会被王家断绝关系。

    一切都是贾琏害的!

    等她死后,她就算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贾琏!

    监斩官是刑部的一个官员,看了看日头,发现已经午时了。他从签筒里抽出斩立决,然后用力地仍在地上,大声地宣布道:“行刑!”

    听到这句话,王夫人发出尖锐地叫声:“你们不能杀我,我女儿是晋王爷的侧妃,你们要是杀了我,晋王爷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听到王夫人这句话,看热闹的老百姓们发出嘲笑声,都这个时候,王夫人还在痴人说梦。

    站在一旁的刽子手,喝了一口酒,然后吐在砍刀上。

    王夫人看到砍刀里反射出的刺眼光线,吓得全身发抖,哆哆嗦嗦地说:“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求你们放了我,求你们放了我……“王夫人哭着求饶道,”我错了,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求你们放了我,我真的不想死……”

    老百姓们看到王夫人这副模样,心里没有任何同情,只觉得她罪有应得。

    刽子手举起大刀,朝王夫人的脖子砍了下去。

    在大刀挥下之前,王夫人扯着嗓子喊道:“元春救救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头就从脖子上掉落了下来。

    鲜血直喷,喷的刽子手一身,也喷的邢台上到处都是。

    滚落在地上的王夫人头颅,只见她惊恐地瞪大双眼,张着嘴巴,一副不想死地表情。

    王夫人的头被砍下来后,看热闹的老百姓们纷纷鼓掌称快。

    围观的人群过了一会儿就散去了,贾赦和王善保没有离开。

    贾赦看着从邢台上滚落下的王夫人的头颅,慢慢走了过去,然后对着王夫人的头颅狠狠地踩了一脚,发泄心中的怒意和恨意。

    王善保连忙把贾赦拉倒一旁,劝说道:“老爷,这东西晦气,你的脚碰到会沾染到晦气!”

    贾赦对着王夫人的头颅吐了一口口水,然后转身离开了。

    王夫人被砍头后,迟迟没有人来收尸。她的身体已经在邢台上,脖子处已经没有再流血了。而她的头颅,原本还在邢台下,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一只大黑狗,一口咬住王夫人的头颅跑走了。

    监斩官和刽子手都离开了,王夫人的尸体依旧在邢台上,在中午的太阳下暴晒。

    如果是在夏天,王夫人的尸体很快就会臭了。但是,现在是深冬,即使被太阳暴晒,尸体也不会立马腐臭。

    过了很久,终于有人来给王夫人收尸。

    这人是贾元春派来的,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王夫人的头颅,只好带着王夫人的身体,去京城的郊外草草地埋了。

    抱琴向贾元春汇报了这件事情:“侧妃,太太的头没有找到,只能把太太的身体埋了。”

    “怎么可能找不到?”

    “派去的人有可能被野狗叼走了。”

    “什么?!”贾元春一脸难以置信,“这样……娘不就是死无全尸吗?”

    “侧妃,您已经尽力了,千万不要责怪自己。”

    贾元春趴在床上,嚎头大哭了起来:“呜呜呜呜呜……”这次不是做戏,而是真的哭。再怎么说王夫人是她亲生的母亲,死后连尸体都不完整,太惨了。

    “侧妃,您节哀顺变……”

    贾府和王家听说王夫人的头颅不见,两家吓得不轻,又请了高僧和道士做法。

    贾琏听到这件事情,心里没有任何同情和怜悯,只觉得王夫人罪有应得。

    邢夫人觉得大快人心,恨不得放鞭炮庆祝。

    贾赦回来,心情畅快地大喝了一顿。

    第二天,贾赦带着贾琏去给吴氏和贾瑚上坟,告诉他们王夫人已经死了,给他们报仇了。

    上完坟,在回来的路上,却碰到一个和尚和一个道士。

    他们看到贾琏,直呼不可能,质问贾琏是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