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一百零五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105章 第一百零五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王夫人一开始不认罪, 就算府尹大人把证据拿出来, 她也死不承认。

    府尹大人见王夫人不承认, 就把周瑞一家人叫过来跟她对质。

    看到周瑞一家人,王夫人就朝周瑞家的扑了过去, 发了疯似的撕扯周瑞家的。

    幸好捕快反应快, 把王夫人和周瑞家的分开,不然周瑞家的一定会被王夫人抓伤。

    人证和物证都在, 王夫人还是坚决不认罪,甚至装起疯来。在公堂上一会儿笑, 一会儿哭, 一会儿骂,好不精彩。

    府尹大人见王夫人装疯卖傻, 气的额头上的青筋直跳, 懒得再跟王夫人废话,直接动刑。

    王夫人被两个捕快压在长板凳上,拿起板子狠狠地打了起来。

    “啊……杀人了……”重重地被打了一下,王夫人疼地发出杀猪般地惨叫。

    “王氏,你认不认罪?”

    “啊……”王夫人抬起头,目光愤恨地瞪着府尹大人,“我没罪,你这是要屈打成招。”

    府尹大人见王夫人冥顽不灵,一脸气愤, 对着两个捕快吩咐道:“打, 给本官狠狠地打。”

    “是, 大人。”

    两个捕快下手的力度加大了。

    “啊!!!!!!!打死人了!!!!!!“王夫人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

    站在门口围观的老百姓们,愤怒地说道:“狠狠打,打死这个毒妇!”

    “啊……我女儿是晋王爷的侧妃,识相点就赶快放了我,不然晋王爷不会放过你们的……”王夫人一张脸变得惨白,毫无血色,声音也不像之前那么有力气,变得非常虚弱。

    府尹大人听到王夫人的话,冷笑道:“你杀人的证据确凿,就算是晋王爷也救不了你。打,给本官狠狠地打!”

    “打死这个毒妇,给状元郎的娘亲和大哥报仇!”

    “女儿只是晋王爷的侧妃就这么嚣张,这样的人留不得。”

    “打死她!打死她!打死她!”站在门口观看审判的老百姓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啊……”王夫人疼的已经叫不出声音来了。

    府尹大人抬手让两个行刑的捕快停下来,继续问王夫人:“王氏,你可认罪?”

    王夫人被打得半死不活地趴在长板凳上,还是死活不认罪。

    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她死不认账,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既然你还不认罪,那就继续行刑了,去把夹趾拿来。”府尹大人望着王夫人,一脸冰冷地说道,“我京兆府尹的刑具虽然没有刑部的多,但是也有好几样。王氏你不认罪,我们就一个一个地试。一直试到你认罪为止。”

    王夫人听到这话,心里充满惊恐。

    捕快拿来夹趾,把王夫人的双手放在夹趾里,然后两个夹趾用力拉。

    “啊……”王夫人发出凄厉地惨叫声,然后昏了过去。

    “泼醒她。”

    捕快拿了一盆冷水泼在王夫人的脸上,现在是深冬,冰冷刺骨地冷水泼在脸上,很快就把王夫人冻醒了。

    醒了后的王夫人蜷缩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发出痛苦地惨叫声。

    “王氏,你认不认罪?”

    “大人,我认罪我认罪我认罪……”十指之痛,王夫人承受不住,再也扛不住,松口认罪了。

    见王夫人认罪了,府尹大人让捕快把认罪书拿给王氏。

    “既然认罪了,就画押。”

    王夫人的双手疼的拿不起笔,就只能按手印画押。

    见王夫人画了押,府尹大人的心里松了口气,总算把这件案子解决了。

    王夫人杀害吴氏和贾瑚这件案子,因为是贾琏报的案,在京城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还受到了皇上的重视,可想而知京兆府尹的压力有多大。

    王夫人认了罪,画了押,这件案子在京兆府尹就到此为止,判刑要由刑部来判刑。

    接下来,王夫人就要从京兆府尹的大牢转移到刑部大牢。

    王夫人下半身鲜血淋漓,双手十指肿的跟萝卜一样,被两个捕快拖到大牢里。

    贾琏听说了此事,特意派人带着大夫去京兆府尹的大牢,给王夫人治伤。

    王夫人从小到大娇生惯养,从来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如果不管,王夫人很有可能在没有去刑部之前就会死掉。

    在王夫人还没有被刑部判刑之前,贾琏要让她活着。

    王夫人认罪一事,很快就在京城里传开,老百姓们纷纷拍手称快。

    “接下来王氏那个毒妇就会转交给刑部,刑部会很快给她定罪。”贾琏望着贾赦说。

    “王氏那个贱妇会被定什么罪?”

    “死罪!”

    “好好好!”

    “爹,这件事情虽然和祖母他们没有关系,但是他们多多少少有责任。”

    贾赦听到这话,不解地望着自家儿子:“你的意思是?”

    贾琏勾起唇角,意味深长地一笑:“爹,趁这个机会和二叔一家断绝关系!”这么好的机会在眼前,要是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贾赦被贾琏的话惊到了,瞪大双眼:“断绝关系?”

    “对,王氏那个毒妇害死了娘和大哥,您还想和二叔一家维持兄弟关系吗?”

    贾赦微微蹙眉:“你祖母不会同意的。”

    “无所谓,她不答应,您就大闹一场,宣布和二叔一家不再往来。”贾琏知道要真正地和贾府断绝关系是不太可能,但是最起码能不再来往。“这次的事情,道理站在我们这边,我们宣布和二叔一家断绝往来,京城里的人都会赞同的。”

    贾赦想了想,随即轻轻地点了下头:“好!”自从从贾府里搬出来,贾赦就不想和贾府有什么来往。因为贾母,没有和贾政一家没有彻底撕破脸。刚好趁这个机会和贾政他们撕破脸。

    “爹,好好地去大闹一场吧。”

    贾赦跑到贾府,大闹了一场,要和贾政断绝兄弟关系,气的贾母差点昏了过去。

    “你这个逆子,这件事情是王氏那个贱人干的,和政儿没有关系,你跑来跟政儿闹什么?”

    “王氏那个毒妇是他的婆娘,他的婆娘毒死了我的妻子和大儿子,这笔账我不找他算,找谁算?”

    “找王氏那个贱人算。”

    贾赦冷笑连连:“当初瑚哥儿和慧儿死的时候,我就觉得蹊跷,您说瑚哥儿和慧儿是病死的。”贾赦望着贾母的眼神充满怨恨,“王氏那个贱人害死慧儿和瑚哥儿,您肯定知道是王氏干的。”

    这个罪名就大了,贾母可不能接受。

    贾母猛地站起身,怒指着贾赦:“你这个逆子,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我要是知道是王氏那个贱妇害死慧儿和瑚哥儿,我肯定不会放过她。当时慧儿和瑚哥儿都在生病,一直治不好,我以为他们是病死,谁知道王氏那个贱妇这么歹毒。”

    “府里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瞒过您的双眼?”贾赦讥讽地说道。

    贾母被贾赦的话气的胸膛剧烈起伏:“你你你……”

    “王氏那个贱人下药杀害慧儿和瑚哥儿,是为了给贾珠铺路。”贾赦目光冷冷地望着贾政,“我就不信你一点都不知情?”

    贾政被贾赦一番污蔑,气的火冒三丈:“我怎么可能知道,我一向都都不管家里的俗事。”

    “哼,她是你婆娘,你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贾赦冷声道,“瑚哥儿比珠哥儿聪明乖巧,你们一直想要荣国府的爵位,对瑚哥儿下毒手。”

    “你……你……你……”贾政的一张脸气的涨得通红。

    “您一直偏心二弟,也偏爱珠哥儿,您说不定为了让珠哥儿承袭爵位,就对王氏那个贱人害死瑚哥儿和慧儿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贾母气的一阵发晕,跌倒在椅子上。

    “你血口喷人!”

    “我有没有血口喷人,你们心里有数。”贾赦一双眼通红,眼里充满愤怒和恨意,“从今天起,我贾赦和你贾政不再是兄弟!”

    贾政怒吼道:“谁稀罕和你做兄弟!不要以为贾琏做了官,你就了不起了,我的女儿现在是晋王爷的侧妃,比你儿子有出息。“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去请族人见证。”

    “去就去,我还怕你不成!”

    “你们给我站住!”贾母怒叫道。

    贾赦和贾政被这么一吼,都停下了脚步。

    贾母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不要生气,脸色柔和了下来,温声地对贾赦说:“老大,我知道慧儿和瑚哥儿的死的真相对你打击很大,你生气也很正常,但是这件事情我和你二弟真的不知情。慧儿是我的儿媳妇,瑚哥儿是我的大孙子,我再怎么冷血无情,也不可能让王氏去杀害他们两个。”

    贾赦懒得跟贾母他们废话,冷哼道:“不要再说了,我还当您是母亲,但是和他不会再是兄弟!”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老大,你给我站住!”

    贾赦无视贾母的话,走出贾母的屋子,一边走,一边哭叫道:“慧儿,瑚哥儿,我对不起你们,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点发现,你们两个就不会死……”

    “逆子,这个逆子非要气死我才甘心!”贾母气的直捶自己的胸口。

    “母亲,他血口喷人,不用搭理他,他不想和我做兄弟,我巴不得!”贾政一直觉得有贾赦这个兄长很丢人,从小到大就看不惯贾赦的作为,现在和他断绝关系,正和他意。

    贾母怒斥道:“他脑子不好,你脑子也不好么!”

    贾政觉得有些委屈:“是他要和我断绝关系……”

    贾母扶着额头,满脸无奈地说:“慧儿和瑚哥儿都是被王氏那个贱人害死的,他心里怨恨你和我也很正常。等他气消了,我再找他谈谈。”其实,她是真的不知道慧儿和瑚哥儿的死有蹊跷。当时瑚哥儿掉进池塘里,一直发热不退,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用,最后病死,她伤心难过了很久,毕竟瑚哥儿是她的长孙,而且瑚哥儿的名字还是夫君亲自取的。

    大媳妇因为瑚哥儿的死备受打击,身体变得越来越不好,整个人也变得阴沉了很多。后来怀上琏哥儿,让她意外了很久。本以为有了琏哥儿,大媳妇会从瑚哥儿的死缓过来,没想到并没有。大媳妇生琏哥儿的时候难产,元气大伤,加上心里有郁结,身体越来越虚弱,最后病死,她也没有怀疑。

    谁知道瑚哥儿和慧儿的死都是王氏那个贱人动的手脚,王氏那个时候刚进门没几年,为人很是本分和老实,甚至还有些木头,她怎么也怀疑不到是王氏那个贱人下的毒手。

    贾政在贾赦那里受了窝囊气,和贾母说了两句,就出去找朋友喝酒讨论诗词歌赋去了。

    很快,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贾赦大闹贾府,要和贾政断绝关系一事。

    京城的老百姓觉得贾赦这么做很正常,毕竟王氏害死了贾赦的老婆和儿子,这不共戴天之仇,怎么可能原谅。

    就算和贾政真的没有关系,但是王氏是贾政的老婆,贾赦不能原谅贾政,情有可原!

    贾赦回到六元府,立马向儿子求表扬。

    贾琏向贾赦竖起大拇指,一脸赞赏地说:“爹,干得不错,这下彻底撕破脸了,以后就不用顾忌什么了。”要和贾府彻底断绝关系,就以目前的情况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先和贾政撕破脸,不再来往。以后再想办法,彻底断绝关系。

    “你小子的鬼主意真不少。”

    “我受够了二叔一家,早点撕破脸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情。”贾琏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嘲讽地笑容,“爹,祖母到现在还希望我们能帮二叔一家,所以我才让您这么做,和二叔一家撕破脸,不再有任何来往,这样就不用帮二叔一家擦屁股。”

    “你说得对!”贾赦忽然想到王夫人的事情,“刑部最快什么时候给王氏那个贱人定罪?”

    “按照一般流程的是半个月之内,毕竟这件案子已经确认了,就等刑部定罪。”

    “还要半个月?”

    “爹,您先不急,听我把话说完。”贾琏说道,“一般来说是这样的,但是这件案子之前皇上不是下圣旨让京兆府尹公正处理么,说明这件事情皇上很重视,那么刑部就会在三天之内给王氏那个毒妇定罪。”

    “那就好。”三天之内定罪,贾赦能接受。

    第二天,王夫人就被京兆府尹的捕快押去刑部大牢,把王夫人的认罪书,还有周瑞一家的证词,还有证据都转交给了刑部。

    刑部尚书叫人把王夫人关入死牢,明天就正式受理。

    贾琏为了能让王夫人能活下来,可是花了大价钱,给王夫人的药膏是最好的药膏,就一个大半天和一夜,王夫人臀部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

    不仅给了药膏,还给王夫人灌了续命的药,能让她撑上几天不会死。

    刑部的死牢是最肮脏、最潮湿、最差的牢房。

    王夫人刚被关进行不死牢,神智还算清楚,并没有彻底疯掉。但是,她的罪行被她的狱友知道后,就被狱友彻底整疯了。

    和王夫人关在一起的女囚犯,最恨的就是害死小孩的人。她在被关入死牢之前,她的儿子就是被丈夫的小妾害死。

    她和丈夫成亲多年没有身孕,过了好几年终于有了孩子,并且成功地把孩子生下来。没想到,没过多久就夭折,一查是丈夫的小妾害死的。她一气之下就砸死了丈夫的小妾,然后被丈夫送进官府。

    所以,她最恨害死小孩子的女人!

    她知道王夫人肯定会被判死刑,然后被砍头。不过在砍头之前,她要好好地教训这个歹毒的女人。

    王夫人哪里是女人的对手,关进刑部死牢的第一天就被女人折磨的疯掉。

    现在的王夫人头发散乱、衣衫不整、表情疯癫,时不时地疯狂大笑,时不时地嚎头大哭,时不时地撞墙。

    刑部尚书很快受理了王夫人这个案子,王夫人被带到公堂上。

    这次审判,也来了不少京城里的老百姓观看。

    因为王夫人已经认罪画押,刑部尚书只要走个过场就行了。

    这个时候,王夫人已经彻底疯了,不管刑部尚书问她什么,她只是发疯一般地大笑。

    见王夫人疯了,刑部尚书也不废话了,就直接定罪了。

    “王氏下药毒死吴氏和贾瑚,以大隆朝的律法,判王氏死罪,三日后问斩!”

    这一宣判,惹得观看的老百姓们拍手称快,直呼大快人心。三日后的问斩,他们一定会去看。

    王夫人背叛死罪,三日后问斩的消息,立马传遍整个京城,掀起了巨大的轰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