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一百零四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104章 第一百零四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娱乐圈有个郁大厨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周瑞把王夫人做过的事情, 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京兆府尹, 还主动地提供了一些证据。

    京兆府尹让师爷写下周瑞的证词, 然后拿给周瑞画押, 周瑞毫不迟疑地在他的证词上面按了手印。

    站在大门口围观的老百姓,对于周瑞为什么会背叛王夫人非常好奇。

    关于这一点,议论纷纷。有的人说周瑞良心发现,所以才来揭发王夫人的罪行。有的人就开始阴谋论, 说是贾琏威逼利诱周瑞, 让周瑞来揭发王夫人的罪行。有的人说周瑞有什么把柄在贾琏手上, 被贾琏逼着来着揭发王夫人的罪行。

    周瑞刚来提供证词,他的女婿冷子兴也跑来提供证词, 而且说的罪行和周瑞说的不一样。

    围观的老百姓们看不懂了这对翁婿在搞什么, 周瑞和冷子兴到底在想什么, 怎么前后来揭发王夫人的罪行。

    周瑞提供的证词是王夫人毒害吴氏和贾瑚的行为,而冷子兴的提供的证词是王夫人这些年贩卖贾家的田地、放利钱、受贿帮人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等。

    只有周瑞提供的罪行, 就足够王夫人死了两次。现在加上冷子兴的提供的证据, 王夫人要流放宁古塔,永世不能回京。

    周瑞和冷子兴之所以会主动提供王夫人这些年的罪行,主要是被威逼利诱的。如果他们不来揭发王夫人的罪行,倒霉的就是他们。

    贾府的人很快就知道周瑞和冷子兴的行为,都非常震惊,甚至不敢相信。

    贾母原本对周瑞向京兆府尹提供王夫人的罪行很是愤怒, 但是当她得知冷子兴提供王夫人的罪行时, 气的恨不得跑到大牢里杀了王夫人。

    王夫人嫁到贾府二十几年, 从贾府公中掏走的银子至少有十万两,变卖贾府的田地和东西,加起来也有十几万俩银子。从贾府商铺里,掏走的银子也有十几万两银子。

    从贾府掏走的银子加起来,有好几十万两银子。王夫人把这些银子,一大部分给了娘家王家,另外一小部分存到钱庄里。

    王家没有贾家有钱,加上王子腾进入京营,打点关系要花不少银子。王家拿不出那么多钱,王老夫人就让王夫人从贾家里拿钱。

    王夫人就按照王老夫人说的,偷偷地从贾家里拿出不少银子,然后贴补给王家。

    “那个贱妇……”贾母眼里一片阴鸷,神色阴沉扭曲,一副要活剥了王夫人的表情。

    贾政也气的不轻,“母亲,这笔钱一定要向王家要回来。”几十万两银子啊。现在把整个贾府卖了,也卖不掉几十万两银子。

    “怎么要?”贾母虽然气的火冒三丈,但是还是有些理智的,“这笔钱王家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就算承认,也会算在王氏那个贱人的头上。”

    “难道这笔钱就白白给王家吗?”不是几万两银子啊,是几十万银子啊,贾政的心在滴血。

    “我们贾家现在没权没势,就算去要,王家也不会给的。”贾母一张脸阴沉如水,语气冰冷愤怒,“王家会死不认账的。”

    “可是……”贾政气的紧紧攥紧拳头,恨得一副咬牙切齿地表情,“是我们的钱,怎么能白白给王家?”

    贾母心里比贾政更不好过,几十万两银子,简直就是在挖她的心肝。

    “我对不起贾府的列祖列宗……呜呜呜……”贾母一边大哭,一边捶打着桌子。因为听信王氏那个贱人的话,害的贾府失去爵位,现在贾府的家底都被王氏那个贱妇掏空了,她是贾府的罪人,对不起贾府的列祖列宗。

    “母亲,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咱们贾府。”贾政心里恨毒了王夫人,恨不得把王夫人千刀万剐,抽皮剥筋。

    贾母哭的非常凄厉:“是我的错,我当初就不该同意你娶王氏那个贱人。是我蠢,中了王家的奸计。”贾母这才意识到,王家把王夫人嫁到他们家就是一场阴谋,目的就是掏空他们贾府的家底。

    “母亲,这件事情绝不能这么算了,我要去报官。”

    “报官有什么用?”

    “就算没用,也要让王家的名声毁掉。”

    “好,你现在就去报官。”

    贾政向贾母辞别后,就去京兆府尹状告王家,告王家窃取他们贾府的银子。

    这一告,在京城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京城里的老百姓看戏看的非常热闹。没想到贾琏状告王夫人一案还没有结束,接着贾府状告王家,这场戏真的是十分精彩,比戏本里的故事还要好看。

    王家现在是焦头烂额,因为王夫人毒害吴氏和贾瑚一事,王家虽然做出大义灭亲的态度,但是依旧挽救不了玩家岌岌可危的名声。现在又闹出,王家指使女儿偷取贾家的钱贴补娘家,这让王家的名声彻底臭了。

    王子腾跑到京兆府尹,状告贾政污蔑他们王家。他们根本没有指使王夫人偷取贾府的银子,他们也没有收到王夫人的银子,这件事情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王家完全不知道有这件事情,贾府血口喷人。

    京兆府尹现在一个头两个大,王夫人毒害吴氏和贾瑚的案子还没有审,现在又多一个这件案子。

    想了想,京兆府尹决定先审理贾府和王家这件案子,为什么不先审王夫人的案子,因为王夫人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暂时审不了,所以只好先审贾府和王家的案子。

    “夫君,您派人接近冷子兴,让冷子兴供出王氏贪污贾府的钱,是为了拉王家下水?”

    贾琏送给自家夫人一个赞扬地眼神:“我家夫人真是冰雪聪明。”

    被贾琏赞赏的庄镜容一脸娇羞,娇嗔地瞪了一眼自家夫君:“夫君,你这个计策真是一环扣一环。”说完,微微蹙了下眉头,“不过,这件事情恐怕扳不到王家。”

    “这个我自然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扳不到王家,但是能让王家的名声臭掉。”贾琏笑眯眯地说,“我的目的就是让王家在京□□声和名望彻底毁了。”别小看名声这个东西,尤其是对世家来说。名声比性命还要重要,名声一旦毁了,对整个家族的打击是非常大的。

    庄镜容忽然觉得自己夫君要比她想象中有城府,不过她并不怕,相反更加喜欢。

    “这是夫君对付王家的第一步吗?”

    “是的,虽然现在扳不倒王家,但是至少从王家身上咬掉一大块肉,够他们疼了。”

    正如贾琏所料,王家现在头疼的非常厉害。京城里关于王家的传言,基本上都是坏的,虽然还没有达到过街老鼠的地步,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等处理好王氏那个贱妇的事情,再来好好地对付王家。”他说过不会放过王家。

    庄镜容故意用崇拜地眼神望着贾琏:“夫君,我支持你!”

    贾琏被庄镜容装崇拜地样子逗乐了,笑着说:“夫人就等着继续看好戏吧。”

    “好。”

    此时的贾府,贾母把周瑞家的叫了过来,质问她有关王夫人做过的事情,让她一件不漏地说出来。

    周瑞家的本来不想说,毕竟她对王夫人非常忠诚,但是她的丈夫和女婿都把王夫人的罪行拱了出来,她再隐瞒也没有任何作用。再说,如果她不说,贾母是不会放过她的。

    “周瑞家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说出来,不要逼我对你用刑。”

    周瑞家的想到打板子,吓得浑身发抖,不敢再迟疑,连忙把王夫人做过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周瑞和冷子兴提供出来的已经很多了,但是没想到周瑞家的还知道别的事情。

    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心腹,王夫人做的每一件事情,她都知道,而且也参与了,所以她知道最多,也是最详细的。

    听完周瑞家的话,贾母气的胸口发疼,差点昏了过去。

    周瑞家的说王夫人这些年送给王家的银子和东西都有清单,在她那保管着。

    听说有清单,贾母和贾政心里稍微好受了点,这个也能算是证据。

    第二天,贾政带着周瑞家的去京兆府尹。

    周瑞家的提供的证词和证据非常详细,王夫人杀害吴氏和贾瑚的罪名基本上落实了。至于王家指使王夫人偷取贾府的银子,虽然有清单,但是不能作为有效地证据。

    如果搜查王家的话,能找到王夫人从贾府偷出来的东西。但是,在搜查之前,王家肯定会把这些东西转移走。不过,这些东西被王夫人拿回王家已经有不少年了,王家的人根本不知道哪些东西是贾府的。

    清单在京兆府尹手里,王家没有清单,所以只要一搜查,就能找到证物。不过,王家依旧能耍赖这些东西是王夫人自己拿回来,不是他们指使王夫人拿回来的。

    京兆府尹纠结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了。贾府和王家的事情属于经济纠纷,没有发生命案,他想转移到刑部都转移不了。

    贾府和王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一时间让人忘了王夫人。

    在牢房里的王夫人的日子可不好过,收到贾政的休书,对她的打击非常大。好不容易清醒的神智,现在又变得不清楚了。

    这几天,她的神智一会清楚,一会疯掉。

    “你们这些狗官,我是冤枉的,赶快放我出去。”王夫人尖锐地大叫着,“我的女儿是晋王爷的侧妃,她不会放过你们的。”

    因为王夫人受伤,为了让她早点好,京兆府尹就特意给她安排单独的牢房,没有把她和其他人关在一起。把她关在环境比较好的牢房,四周牢房也没有犯人。

    不过,等王夫人的伤势好了,就会把她关到一般的牢房,就不会像现在舒服了。

    虽然王夫人关的牢房干净,但是依旧有老鼠。王夫人每次看到老鼠,就会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放我出去,我的女儿是晋王爷的侧妃,过不了多久就会是太子侧妃,你们识相点就赶快放我出去,不然晋王爷和我女儿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是王夫人神智清楚的时候喊叫声。

    “珠哥儿,你来看娘了啊。你放心,娘一定会杀了贾琏给你报仇。”王夫人神色癫狂,“贾琏,你害死了珠哥儿,我要杀了你为珠哥儿偿命。”

    王夫人对贾琏各种辱骂。

    狱卒被王夫人吵得不耐烦,拿起鞭子地王夫人抽了几下,疼的王夫人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喊疼。

    这两天,京兆府尹允许家属来探望王夫人。

    贾政是第一个来看望王夫人。

    王夫人看到贾政来了,双眼顿时一亮,连忙跑到门口,神色激动地说道:“老爷,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

    贾政看到王夫人,眼里充满愤怒和恨意,抬起脚对着王夫人的腹部猛踹了一脚。

    “你这个毒妇,不仅害死了大嫂和瑚哥儿,还偷走我们贾府的银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王夫人被贾政一脚踹倒在地上,拼命地摇头:“我没有杀大嫂和瑚哥儿,更没有偷贾府的银子,老爷你要相信我。”

    “周瑞一家把你做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话吗?”贾政看着王夫人的目光像是淬了毒一样。“我真是瞎了眼才娶你这个贱妇。”

    “不可能不可能……”王夫人不停地摇头,心里不相信周瑞一家会背叛她,“老爷,他们血口喷人,故意陷害我。你我夫妻二十几年,我对你的情谊,你应该知道的,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我已经把你休了,你现在和我,和我们贾府没有任何关系。”贾政用看苍蝇地眼神望着王夫人,“我今天来看你,是想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把你从我们家偷取的银子和东西如实地招供出来。”

    “我没有从贾府偷取任何东西,老爷你不能冤枉我。”王夫人死不承认。

    见这个时候,王夫人还不承认,贾政一脸愤怒:“周瑞家的已经把你从我们家偷取的东西的清单交给了府尹大人,你还不承认?”

    “不可能!”王夫人发出尖叫。

    “王家已经不要你这个女儿,我看在你为我生了三个子女的份上,给你这个机会恕罪。”贾政双眼冰冷地望着王夫人,“不然过几天你死了,就没有人给你收尸。”

    “我不会死的……我不会死的……我是冤枉的,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明天你最好先府尹大人承认这件事情,不然你就准备做孤魂野鬼吧。”如果不是隔着牢门,贾政真想走进去,狠揍王夫人一顿。

    贾政刚走,贾元春就来了。

    王夫人看到贾元春,就像是看了希望,“元春,你一定要救我。”

    贾元春双眼含泪,声音哽咽:“娘,我求了王爷,但是王爷不愿意帮忙,我救不了您,呜呜呜呜呜……”

    “什么?”王夫人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不可能,一定是你没求王爷。”

    “我求了,但是王爷不愿意帮忙。”贾元春不知道什么时候满脸泪水,“娘,对不起,是我没用,我救不了您……”

    王夫人指着贾元春骂道:“贱人,你是王爷的侧妃,你求王爷,王爷怎么不可能救我,一定是你没去求王爷。”

    贾元春听到王夫人的辱骂,眼里闪过一抹寒光,不过脸上的表情依旧楚楚可怜。

    “娘,我也去求舅舅了,舅舅说您已经被赶出王家,和王家没有任何关系,他不会出手救您,还说您自作自受。”

    “不可能不可能……”王夫人双手捧着自己的脑袋,一副难以接受地神情,“大哥不可能对我。”

    “娘,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不止舅舅,就连外祖母也不认您这个女儿了。”

    王夫人双手把自己的头发抓得乱七八糟,不停地摇着头说:“不可能……他们不能这么对我……如果没有我,王家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

    “娘,舅舅和外祖父真的不认您了。”

    王夫人突然发疯地大叫:“如果不是我这些年从贾家拿钱贴补王家,王家是不会有今天的日子。他们不能这么对我,不能这么对我……”

    “娘,我今天来看您向王爷求了很久,以后看不了您了,您自己保重。”贾元春哭的泣不成声,“但是,您放心,我会继续求王爷和舅舅,求他们救您。”

    “滚,我不需要你假好心,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你哥哥刚过世,你就迫不及待地嫁人,还讨好杀害你哥哥的凶手的贾琏,我没有你这么一个无情冷血又丢人的女儿。”

    “娘,您……”

    “滚,我没有你这个不要脸的女儿。”王夫人对着贾元春大吼道。

    贾元春一张脸变得惨白,身体微微摇晃,一副承受不住地这番话的模样。

    “娘,您保重。”说完,流着泪离开了大牢。

    回到晋王爷,贾元春还在哭,哭地非常伤心和难过。

    贾元春探望王夫人,被王夫人一番羞辱的事情,很快传遍整个京城。

    京城的老百姓非常同情贾元春,同时非常厌恶王夫人。

    通过这件事情,贾元春成为了心地善良,非常孝顺地女儿,成功地挽回了不少名声。

    王夫人出事后,贾府和王家先后和她断绝关系,而在这个时候贾元春依旧想办法救王夫人,没有和王夫人断绝关系。这一点,让京城的人对她非常赞赏。

    这几天,王夫人头上的伤口结痂了,京兆府尹准备审理她的案子。

    审判王夫人的这天,来了不少人站在门口围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