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第一百零三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103章 第一百零三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王夫人被捕一事,很快传遍整个京城, 引得更多的老百姓跑来围观。

    如果不是四个捕快阻止, 王夫人恐怕还没有到京兆府尹,就被老百姓们用东西砸死了。

    王夫人由于刚醒, 脑子本来就晕, 情绪又经过大起大落,加上又被捕, 被砸东西,还没有走到京兆府尹就昏了过去。

    王夫人昏了过去, 这让京兆府尹有些苦恼难办,最后想了想先把王夫人关进牢里。

    怕王夫人还没有审判就死, 京兆府尹还让人给她准备了棉被。

    贾琏听说了这件事情, 就让高齐带了一个大夫去了京兆府尹那。在王夫人没有被审判之前,王夫人必须活着, 不能有任何闪失, 他要让王夫人认罪, 然后依法被处刑。

    王夫人的伤势并不严重,好好地休养几天就好。

    贾元春听说王夫人被抓, 心里到没有惊慌失措,但是却非常惊讶和疑惑。

    “杀害大伯母和大哥,还有琏哥儿?”

    抱琴微微点头:“是的,外面是这样传的。”

    “是谁报的案?”

    “好像是琏少爷本人报的案。”

    “琏弟?”贾元春一脸惊诧, 随即微微皱起眉头, 神色若有深思。“琏弟是要报仇吗?”

    “应该是的吧, 之前太太那么对待琏少爷。”抱琴的神情有些担心,“侧妃,我们要怎么办?”

    贾元春放下手中的书,捏着下巴,一副思考地模样。

    见贾元春不做声,抱琴有些急了:“侧妃,太太要是出事,对你的名声不好。”

    贾元春听到这话,勾起嘴角自嘲一笑:“名声?我的名声早就被娘毁了。”

    抱琴听了这话,一脸讶异地望着贾元春:“侧妃,难道你不想救太太吗?”太太再不好,但是总归是侧妃的亲生母亲,侧妃怎么能见死不救。

    “怎么救?”贾元春反问道。

    “我们可以去找琏少爷。”说完,抱琴就觉得自己的这句话太蠢了,随即改口说,“侧妃,你可以找王爷帮忙。”

    “找他帮忙?”贾元春眼里闪过一抹嘲讽,随即轻轻地叹了口气,“就算找王爷帮忙,王爷也不会出手帮忙的。”

    “为什么?”小姐刚和王爷成亲,王爷对小姐很重视,小姐开口求王爷帮忙,王爷怎么可能不帮忙?

    “报案的是琏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琏少爷不会放过太太。”

    “琏弟如果没有证据,是不会亲自报案的。”贾元春看的很明白,这次王夫人在劫难逃了。

    抱琴被吓到了,“那怎么办?”

    “去求琏弟放过娘亲是不可能的,娘亲十之八|九真的杀害了大伯母和贾瑚大哥,也派人刺杀了琏弟。”贾元春紧皱着眉头说,“琏弟现在恨透了娘亲,是不可能放过娘亲的。”

    “太太真的杀害了大太太和瑚少爷吗?”

    “以娘亲的性子,很有可能。”听说瑚大哥聪明伶俐,又非常乖巧,很受祖母喜欢。娘亲为了大哥,真的会对瑚大哥下狠手。

    抱琴吓得倒抽一口冷气,一脸惊恐:“太太她……”

    “等王爷回来了,我去求求王爷。”其实,贾元春对王夫人被抓这件事情,心里没有任何感觉,甚至还有些窃喜。王夫人对贾府,还有王家来说,都是个□□烦,不然也不会把王夫人送到尼姑庵去静养。现在王夫人被抓,这对贾府,还有王家来说,省了一个麻烦。

    贾元春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做做面子,并不是很想救王夫人。

    此时,贾府也因为王夫人被抓一事闹得沸沸扬扬。

    贾母派人把贾政叫了回来,和他商量怎么办。

    “王氏真的下毒害死了吴氏和瑚哥儿?”贾母双眼锐利地盯着贾政,像是要把贾政的灵魂看穿一样。

    “母亲,这件事情儿子不知。”贾政听说了这件事也非常吃惊,“母亲,我真的不知道,您也知道我从不管家里的俗事。”

    贾母深深地望了望贾政,然后收回目光:“也对,这么歹毒的事情,王氏那个贱人是不可能告诉你的。”

    见贾母相信了他,贾政心里松了一口大气,随即皱着眉头,对王夫人大骂道:“没想到这个贱人这么恶毒,我真是瞎了眼!”

    “我也被她骗了。”贾母阴沉着一张脸,语气非常愤怒。

    “母亲,这个毒妇被抓,会坏了我们家的名声,趁这个机会,让我休了她吧。”贾政早就想休了王夫人,现在终于逮到机会了。

    贾母想了想说:“如果不早点表态,会让老大一家认为我们是帮凶,也会让京城其他人以为我们也出手了,这对我们会很不好。”

    贾政倒不怕贾赦一家人,但是如果全京城的人认为他和母亲也干了这件事情,那他们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你现在就写休书,把王氏那个毒妇休了。”

    “是,母亲。”贾政朝贾母行了个礼,然后回到书房写休书。王夫人的罪证太多,随便写七条就能休掉王夫人。

    王家听说了这件事情,王老夫人气的摔碎了好几个茶盏。

    “母亲,您消消气,千万不要气坏了自己的身子。”王子腾的夫人连忙安抚道。

    王老夫人气的胸膛剧烈起伏,呼吸急促:“那个畜生……”王老夫人现在非常后悔生了王夫人这个女儿。

    王子腾的夫人安慰道:“现在只是说小姑涉险杀害,并没有定小姑是凶手,说不定哪里搞错了,小姑并没有下药毒死武士和贾瑚。”

    王老夫人斜了一眼儿媳妇:“你觉得有可能吗?现在不止她下药毒死吴氏和贾瑚,还有派人刺杀贾琏。”以她对小女儿的了解,小女儿真的会下手毒死吴氏和贾瑚,为了给贾珠铺路。

    王子腾的夫人虽然这么安慰王老夫人的,但是她心里清楚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

    “那要怎么办?”

    王老夫人紧皱着眉头,绷紧着一张脸,一时半会没有说话。说实话,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要不让夫君想办法先救小姑?”

    “救什么?”王老夫人厉声地吼道,“救了只会更坏事。”

    “那……不救吗?”

    “不救。”老王夫人语气冰冷地说道,“因为这个畜生,我们王家的名声彻底毁了。估计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在说我们王家出毒妇。”

    “没想到小姑……”其实,这种事情在后宅很常见,但是一般都做的很隐秘,不会留下任何线索,让人抓住把柄,但是小姑做了这种事情,居然被人发现,还被报官,闹得满城皆知。

    王老夫人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索了一会儿说:“我要和这个畜生断绝母女关系,把她赶出王家,这样还能勉强地保住我们王家一点名声。”对王老夫人来说,女儿的命,是没有王家的名声重要。

    “断绝关系?”王子腾的夫人心里还是很善良的,觉得趁这个时候和王夫人断绝关系,有些无情了。

    “只有这个办法了,等腾儿回来,让他来找我。”

    王子腾很快就回来了,而且脸色非常难看。

    “怎么了?”见儿子一副怒火冲冲地模样,王老夫人关心地问道。

    “还不是因为小妹的事情,让我被人嘲笑。”王子腾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丢脸,简直把他三四十年的脸都丢完了。

    “你待会去一趟京兆府尹。”

    王子腾听到这话,不高兴地说道:“娘,您不会让我去救小妹吧?”

    “不是,我让你去京兆府尹,跟京兆府尹说,让他秉公处理。”

    王子腾听到这话,很快就明白王老夫人的话的意思。

    “我马上就去京兆府尹。”

    “你顺便再说一句,那个畜生和我们王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王家没有这么恶毒的女儿。”

    “娘,我明白了。”

    王老夫人扶额,沉重地叹了口气:“唉……都怪我,我当初就不该生下这个孽障。”

    “娘,不是您的错。”

    “现在这么做,还能勉强保全我们王家的一点名声。”他们王家好不容易崛起,结果因为小女儿,名声再三地被毁,现在彻底毁了,这对王家来说是个黑点。

    “当初她想派人刺杀贾琏的时候,就该把她送到尼姑庵出家,不然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

    “唉,现在说什么都毁了,你赶快去一趟京兆府尹吧。”

    “是。”

    王子腾去了京兆府尹,让京兆府尹秉公处理,如果王夫人真的杀害了吴氏和贾瑚,就依法判刑,不用顾忌他们王家,他们王家没有这么恶毒的女儿,他们王家早就和王夫人断绝了关系。

    京兆府尹原以为王子腾来找他,是过来施压的,让他放了王夫人,没想到王子腾过来是让他秉公处理,看来是他小人之心了。

    王子腾的一番话很快传遍整个京城,掀起了不小的轰动。

    有的人认为王家这么做,大义灭亲,非常地公正。

    有的人认为王家这么做,太过无情,在这个时候不仅不救女儿,反而抛弃女儿。

    有的人认为王家这么做,是为了挽救王家最后一点的名声。

    关于王家的做法,众说纷纭。

    王子腾刚离开京兆府尹,贾政就带着休书去了京兆府尹。

    “府尹大人,王氏已经被我休掉了,她的事情和我们贾府没有任何关系,请府尹大人秉公处理。”

    京兆府尹:“……”

    “这是休书。”贾政把休书递给京兆府尹,“请府尹大人秉公处理,如果王氏真的杀害了大嫂和侄子,请让王氏给他们偿命!”

    “贾大人放心,本官一定会禀告处理,绝不会冤枉王氏。”

    “谢府尹大人。”贾政说就离开了。

    看着贾政离开的背影,京兆府尹轻轻地叹了口气。贾家和王家为了保住自家的名声,都舍弃了王氏,这些大家族的人还真是无情啊,不过王氏是罪有应得。

    “看王氏醒了吗?醒了就把这份休书给王氏。”在审判之前,任何人是不得探望王夫人的,所以贾政无法亲自把休书交给王夫人。

    “是,大人。”

    捕快去了大牢,王夫人已经在牢房里大闹了一会。

    醒过来没多久的王夫人抓着牢房的门柱,大声地叫着自己冤枉,放她出去。

    狱卒刚准备过去,教训王夫人一顿,看到捕快过来了,就没有过去了。

    捕快走到王夫人的牢房前,冷着脸训斥道:“喊什么喊!”

    “官差大人,我是冤枉的,快点放我出去。”

    “你是不是冤枉的,我们家大人会有审判。”捕快冷冷地说道,然后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丢给王夫人,“这是你的休书,拿好。”

    “休书?”王夫人听到这两个字,瞬间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不可能……”

    “这是贾大人刚刚送来的休书。”捕快说完转身,准备离开,然后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下了脚步,对王夫人说道,“不久前王大人来了。”

    王夫人听到这句话,双眼顿时一亮,像是看到了希望,神色变得有些激动:“我大哥是来救我的,你们赶快放我出去。”

    捕快看到王夫人一副欣喜如狂地模样,勾起嘴角讥讽一笑:“王大人请我们府尹大人秉公处理,让我们府尹大人不用顾忌王家。因为,王家早就和你断绝关系。”

    “不可能!”王夫人尖锐地叫道,“不可能,我大哥不可能这么说!”

    捕快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你回来,放我出去,我女儿是晋王爷的侧妃,你们不能把我抓起来。”王夫人大叫道。

    王夫人叫了大半天,没有一个人搭理她。她喊得嗓子破了,也没有用。

    大闹了一会,王夫人头晕的厉害,只好暂时停下来,回去躺在稻草堆上,迟迟不敢打开休书。

    犹豫了半天,王夫人终于打开休书,当她看到“休书”两个字的时候,王夫人一阵晕眩。

    看完休书,王夫人全身发抖,眼泪不停地流,嘴里不断地呢喃着:“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她气的把休书撕的稀巴烂。

    撕完休书,王夫人发出歇斯底里地哭叫声:“老爷,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休了我……你不能……”

    凄惨的哭声,充斥在整个牢房里。

    王夫人哭了一会儿就昏了过去,再次醒来一脸灰败。

    贾政休掉王夫人一事,也很快传遍整个京城。

    对于贾政这一做法,在京城人的意料之中。如果这个时候,贾政还不休掉王夫人,那就奇怪了。

    王家和贾府对王夫人的态度,让京城里的老百姓看了一场好戏。接下来,他们就要看王夫人会被判什么刑。

    六元府里,贾赦红着一双眼睛,大概是气红的,也是哭红的。

    “这件事情,你祖母和你二叔知不知情?”

    “祖母好二叔不知情,王氏那个贱妇没有告诉他们,也不敢告诉他们。”贾琏从赖大家的那里得知,这件事情和贾母,还有贾政没有什么关系。

    贾赦闻言,心里狠狠地松了一口气:“和他们没关系就好。”如果这件事情,贾母和贾政知道,贾赦会很崩溃。贾赦虽然不喜欢原配吴氏,但是也不希望吴氏无故被害死。还有,贾赦非常喜欢贾瑚,不仅因为贾瑚聪明乖巧,还因为贾瑚是贾赦的第一个儿子。

    “如果和他们有关系,我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贾赦想到夭折的贾瑚,再次哭了起来,哭的泣不成声:“我的瑚哥儿……”如果他那个时候注意点,瑚哥儿就不会死。

    见贾赦哭的这么伤心难过,贾琏心里十分不好受,抬手拍了拍贾赦的肩膀,安慰道:“爹,您放心,我会让王夫人血债血还,给娘还有大哥报仇。”

    “一定要让王氏那个毒妇五马分尸,千刀万剐。”

    “爹,您放心,王氏那个毒妇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件事情穿的整个京城都知道,宫里的那两位自然特听说了。

    “没想到贾琏这小子会亲自去报案,而不是私下解决。”

    太上皇大概猜到贾琏把王夫人交给京兆府尹审理的目的,“他是想让王氏真面目公布于众,然后让王夫人在所有京城人的面前砍头。”大隆朝的律法,杀人偿命,王夫人还害死两个人,所以如果定罪,那就是死罪。

    “这个王氏实在是太歹毒了。”其实,这种事情在后宫里经常发生,隆武帝也见过不少。

    “你下一道圣旨,让京兆府尹秉公处理这件事情。”太上皇怕有人插手这件事情。

    隆武帝微微点了下头:“好,李进忠拟旨。”

    “是,皇上!”

    拟完旨,李进忠就去京兆府尹宣旨。

    京兆府尹听完圣旨,心里非常震惊,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被皇上这么重视,随即想到贾琏深受皇上的看重,心里貌似能接受了。

    隆武帝这道圣旨是颁布给京城里所有文武百官看的,让他们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文武百官们心里十分嫉妒,贾琏到底哪里入了皇上的眼,让皇上这么看重和维护他。

    因为王夫人受伤,暂时无法接受审判,京兆府尹就先让证人录证词,和拿出证据。

    没想到证人是周瑞,这让所有人都非常吃惊。

    这个周瑞不是王夫人的总管么,怎么跑来当证人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