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102章 第一百零二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隆武帝的声音陡然一沉,“你当朕是傻子吗?”令人窒息的沉重气压瞬间蔓延整个御书房, 包括李进忠在内的所有太监和宫女承受不了龙威, 吓得都跪了下来。

    “皇上息怒!”

    迎面扑来的龙威, 四皇子承受不住, 整个人瑟瑟发抖地瘫软在地上, 双唇抖得厉害,想要说什么话, 但是却吓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说话!”隆武帝的声音冰冷,听起来没有任何怒意,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隆武帝很生气。

    四皇子狠狠地咬了下舌尖, 剧烈地疼痛让他稍微清醒了点,但是全身还是抑制不住地发抖。

    “儿臣知罪,求父皇恕罪!”

    “错在哪?”

    “儿臣不该娶贾元春为侧妃。”之前见父皇不反对他娶贾元春为侧妃, 他以为父皇不在意,没想到父皇这么生气。

    “你娶谁做侧妃, 朕不想管, 但是你不该把主意打到贾琏的头上。”隆武帝的目光蓦地变得锐利, 像是锋利的刀刃,能把人的灵魂穿透。

    “儿臣知错, 请父皇恕罪!”四皇子吓得不停地磕头求饶。

    看到四皇子把头磕地很响,隆武帝眼里露出不忍,神色稍微缓和了点, 连语气都变得温和了点:“朕就饶你这一次, 你记住贾琏不是你和老大该碰的人, 下次再把主意打到四皇子的头上,别怪朕不念父子之情。”

    四皇子听到隆武帝这么说,先是心里松了一口气,心想父皇虽然很生气,但是还是饶了他。但是,当他听到最后一句话,心头一寒,一抹恐惧和难以置信在心底蔓延。

    “明白吗?”

    “儿臣明白,儿臣谨记父皇的话!”四皇子心里非常震惊,父皇真的看重贾琏!

    “不要再让朕失望!”

    听到这句话,四皇子双眼顿时一亮,心里又燃起了希望,父皇还没有放弃他,他还有机会。

    “父皇放心,儿臣绝不会再让你失望!”

    “恩,退下吧。”

    “儿臣告退!”

    李进忠悄悄地望了眼神带着激动神情离开的四皇子,心里充满怜悯。可怜的晋王爷,又被皇上骗了。

    四皇子回到晋王府,见贾元春来找他。

    “什么事?”

    贾元春见四皇子眼角带着笑,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心里不禁觉得奇怪,昨晚四皇子还怒气冲冲,怎么现在一副眉开眼笑地样子,发生了什么好事情。

    “今天是妾回门的日子,妾想回家一趟。”她是侧妃,晋王爷是不会陪她回门的。她原本打算一早就回门,但是晋王爷一早就出门了,没有晋王爷的允许,她不能随便回娘家的。

    “那你回去吧。”

    “谢王爷!”

    “如果你回去看到贾琏,帮本王转告贾琏,告诉他忘了昨天的事情,本王也会忘记昨天的事情。”父皇重视贾琏,他绝不能对贾琏动手,不然就把太子之位转手赠送给大哥了。

    贾元春听到这话,猛地睁大双眼,似乎非常吃惊。不理解,为什么一夜之间四皇子对贾琏的态度又发生了变化。

    “妾一定会把王爷的话带到。”

    四皇子满意地点下头:“恩。”说完,又对总管吩咐,“给元侧妃回门的礼品丰厚些。”

    总管听到这话,心里微微惊了下,随即恭敬地说道:“是,王爷!”

    贾元春听了这话,嘴角扬起一抹温婉地笑容,盈盈地朝四皇子行了个礼:“妾谢谢王爷!”晋王爷给她的回门礼品丰厚,就代表她在晋王府很受宠,回到贾府她就会很有面子。

    四皇子摆摆手,没有再说什么。

    管家很快准备好了回门礼品,然后交给几个小太监,让几个小太监跟着贾元春一起去贾府。

    等贾元春离开后,四皇子想到今天早上在御书房发生的事情,到现在还有心有余悸,被冷汗汗湿的里衣,还有点潮湿,贴在身上很冰凉。

    他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为了能和贾琏光明正大的接近,娶了贾元春的侧妃,却没想到会惹父皇不快,差点让父皇放弃他。

    幸好,父皇宠爱他,原谅他这一次的冲动行为,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

    现在想想,他有些后悔昨晚对贾琏说的那番话。他原本想和贾琏拉近关系,把贾琏弄到手,没想到被贾琏拒绝,一时间失去了理智,说出了那种话。

    贾琏本来对他有好感,结果他昨天一番话把这个好感全都毁了。他等了贾琏几年,就想把贾琏吃了,结果……

    算了,在等几年吧。等他成为太子,等他以后登基,再把贾琏吃了。他这个人耐心很好,还可以再等几年。

    四皇子虽然好男色,但是绝不会因为男色失去理智,做出一些没脑子的事情。更不会因为男色,破坏掉自己一直以来的计划。

    御书房里,隆武帝把二皇子叫来,问他江南的事情查的怎么样。

    “父皇,已经收集不少证据,不过要想彻底拔除,还得过段时间。”

    “封朝之前能完成吗?”每年的腊月二十六,大隆朝就会封朝,不管是皇上,还是文武百官们都要好好休息,然后迎接新年。

    二皇子微微点了下头:“可以。”

    “那就好。”隆武帝想在封朝前,彻底清理朝中的局势。

    贾元春风风光光的回门,让贾母他们非常欣慰和满意。

    贾政整个人变得意气风发了起来,觉得自己腰杆直了,有底气了。不用再像这段时间窝窝囊囊,抬不起头来。

    王夫人笑地合不拢嘴,一副与有荣焉地模样。她也不想想自己之前反对贾元春嫁给四皇子,现在却一副骄傲自豪地模样。

    对王夫人的赞扬,贾元春表现地有些冷淡。她可没有忘记成亲前,母亲是怎么对待她的。

    见女儿对她不怎么搭理,王夫人心里暗恨,但是介于贾母和贾政都在,又不好发作。

    在贾府用了午膳,回晋王府前,贾元春特意去了一趟六元府。

    贾琏不在府里,贾元春把四皇子的话告诉了庄镜容,让她转告给贾琏。

    庄镜容见贾元春一身华贵,眉宇间洋溢着幸福,语气里带着些炫耀。在心里猜到,贾元春应该很受四皇子的宠爱,这样也好,省的她以后怀恨夫君。

    贾元春临走的时候,紧紧握着庄镜容的说,再三地让庄镜容有空去晋王府找她。

    庄镜容表面上应了下来,然后亲自把她送到大门口。

    邢夫人语气有些酸了说道:“我怎么觉得元春这个丫头是来向我们炫耀的?”贾元春之前一直说王府是如何的好,四皇子是如何的好,四皇子对她又是怎么的好等等之类的话。

    庄镜容微微蹙了下眉头,轻轻地叹了口气说:“希望真如她所言的那样过得好。”

    邢夫人听了这话,有些不满地说:“你希望她过得好做什么?”邢夫人一直对二房的人怀恨在心,对贾元春自然是不喜欢的。

    “她过得好才不会恨夫君,就不会来找夫君的麻烦。”

    “什么意思?”邢夫人的神色变得紧张,“她为什么要恨琏哥儿?”

    庄镜容把四皇子娶贾元春的目的告诉了邢夫人,也把贾琏不是四皇子的人告诉了邢夫人。

    邢夫人听完,吓得一张脸变得苍白,举起双手合十,朝空中拜了拜:“求各位佛祖菩萨,还有神仙,保佑元春那个丫头过得好。”

    贾琏从外面回来,听庄镜容说贾元春的话。

    “这下你放心了吧,我不会有事了。”

    庄镜容微笑地点了下头:“恩,不过为什么?”

    “应该是皇上警告了四皇子。”

    庄镜容一脸恍然:“这下不管是四皇子,还是大皇子都不会再打夫君你的主意了。”

    “恩,我可以继续低调地做我的小官了。”

    庄镜容闻言,娇笑出声:“恭喜夫君,这下可以安心地静养了。”

    “不,我这段时间会很忙。”

    庄镜容一脸惊讶:“会很忙?皇上让夫君回去工作了?”

    “不是,我要找王氏那个疯婆子算账。”

    “夫君,你是说二婶?”

    “不要叫那个贱妇二婶。”贾琏阴沉着脸说道,“她害死了我娘和我大哥,这笔账我要让她血债血偿。”

    “什么?”庄镜容发出一声惊叫,“怎么回事?”

    贾琏把王夫人害死他娘和他大哥的事情告诉了庄镜容。

    庄镜容听完,心里充满怒火:“夫君,这样阴险歹毒的人不能放过,必须让她偿命。”

    “我明天一早去一趟京兆府尹,然后报案。”

    庄镜容忽然想到什么,微微皱起眉头,神色有些担忧:“夫君,你有证据吗?光凭几个下人的话是不可能定罪的。”

    “没有证据,可以制造证据。”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还有证据,所以只能制造证据。

    “制造证据,怎么制造?”

    贾琏忽然一笑,神秘莫测:“夫人,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见贾琏不告诉她,庄镜容抱着他的手臂,轻轻了摇了摇,撒娇地说道:“夫君,你就告诉我吧?”

    被自家小妻子撒娇地心都酥了,贾琏再也不卖关子,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

    听完贾琏的话,庄镜容瞪圆了一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夫君,你……”

    “你父君我很聪明吧。”

    “夫君,你太奸诈了,不过我喜欢。”

    此时,贾府。

    贾母通知王夫人,让她明天上午出发去南山的普渡庵静养。

    “不,母亲,我不去普渡庵。”王夫人拼命地摇头,“母亲,我现在已经清醒了,不需要去静养。”

    贾母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明天你必须去普渡庵静养。”

    “我没有疯,我不要去普渡庵。”王夫人尖锐地叫道,“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你看你现在疯癫的样子,还说自己没有疯。”

    王夫人跪倒在贾母的脚边,双手抱着贾母的大腿,哀求道:“母亲,我好了,我真的好了,不需要去普渡庵静养。”

    贾母冷冷地说道:“你没好!”

    王夫人一听这话,瞳孔猛地一缩,不敢置信地望着贾母:“母亲,您这是要逼我死吗?”

    贾母闻言,不满地皱起眉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身体不好,神智又不清楚,让你去普渡庵休养,又不是让你出家。再说,你不是很信菩萨么。过段时间,就接你回来。”

    王夫人站起身,手指着贾母,厉声地叫道:“你骗人,你们想把我送到普渡庵囚禁,不会再让我回来了。”

    贾母对王夫人手指她的行为很不满,立马阴沉着脸说:“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明天一早送你去普渡庵。”说完,对赖大家的吩咐,“把二太太送回房,找几个小厮前后看着,不让她逃走了。”

    “是,老太太!”

    “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可是王家的女儿。如果被我娘和大哥知道,你这对我,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王夫人尖叫道,她绝对不能去普渡庵,去了普渡庵,她就再也回不来了。

    贾母冷笑道:“送你去普渡庵静养,你娘和你大哥也赞同。”

    “怎么可能?”王夫人一张脸瞬间变得苍白,身体踉跄地后退两步,一脸难以接受地表情,“怎么可能,我娘和我大哥绝不会答应?”

    贾母端起茶盏,优雅呷了几口,慢悠悠地说:”你做了那么多蠢事,害的王家丢了名声,你觉得你娘和你大哥不介意吗?“

    王夫人连连摇头:“不会的不会的,我娘和我大哥最疼我的……不会同意把我送到普渡庵。”

    贾母懒得再跟王夫人说什么,抬抬手示意赖大家的把王夫人带走。

    “母亲,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为老爷生了三个孩子,元春现在还是侧妃,你们不能把我送到普渡庵静养。”王夫人拼命地挣扎,但是赖大家的她们的力气非常大,她完全挣脱不开,被赖大家的她们脱了回去,然后锁在屋子里。

    赖大家的怕周瑞家的放了王夫人,特意警告道:“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做蠢事,不然老太太和二老爷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就连大小姐也不会放过你们。”

    “赖大姐,你放心,我不会让了二太太。”在大小姐成亲之前,老太太和二老爷就准备把二太太送到尼姑庵静养,他们不会,也不敢放了二太太。

    “那就好。”赖大家的叮嘱几个小厮看紧点,不要让王夫人跑了。

    王夫人发了疯似的拍打门和窗,嘴里不停地说着“放我出去”,然后又开始骂贾母和贾政,最后让周瑞家的放她出去。

    周瑞家的不敢放,只能说自己没有钥匙。

    王夫人不相信她的话,开始骂周瑞家的。王夫人骂的话特别难听,和街市上那些泼妇骂人一样,不堪入耳,简直不敢相信她曾是大家闺秀,从大门大户里走出来的女儿。

    王夫人闹到大半夜,直到嗓子喊哑,没有一点力气才停下来。

    第二天,赖大家的他们打开门,王夫人想要趁这个机会冲出去,没想到被小厮们拦住了。

    “二太太,您还是乖乖地去吧,不要逼着奴婢们用绳子把您绑起来。”

    “你们这群狗奴才,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二太太,您还是老老实实地去普渡庵吧。”

    王夫人拼命地挣扎,挣扎了半天也没有脱开身,最后低下头狠狠咬住小厮的手臂。

    小厮被咬的疼地址叫,连忙松手放开了王夫人。

    王夫人趁个机会,用力一挣,挣脱了另一个小厮的钳制,然后朝大门口跑了过去。

    “拦住她!”

    站在门口的小厮和丫鬟们拦在大门口,不让王夫人逃跑出去。

    王夫人见自己逃不掉,突然灵机一动,朝另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砰地一声,她一头狠狠地装在摆在院子里的水缸,顿时鲜血淋漓,昏了过去。

    在失去意识前,王夫人心想只要她受伤,她就不用去普渡庵。

    “快去禀告老太太。”

    “快去叫大夫。”

    贾母听说王夫人头撞水缸昏了过去,气的砸碎了一个茶盏:“以为把自己撞伤就不用去普渡庵么,等她醒了,把她台上马车,送到普渡庵去。”

    “是。”

    很快,有大夫过来了,给王夫人看了伤势,说没有什么大碍,涂一些药,休养几天就好。

    王夫人昏了一个多时辰后醒来了,见自己的计策成功,嘴角扬起一抹得意地笑。

    “二太太醒了啊。”赖大家的笑嘻嘻地出现王夫人的视线里,“老太太说了等二太太醒了,让奴婢们把二太太搬到马车上,送二太太去普渡庵。”

    “什么?”王夫人刚开口,一股头晕加恶心感袭来。

    “来人,把二太太搬到马车上去。”

    “是。”

    “你们敢……”

    几个粗壮的老婆子把王夫人从床上抬起来。

    “你们放开我……”王夫人想要大叫,但是头疼加头晕的厉害,让她根本无法大声说话。

    一群人刚把王夫人抬出院子,就见几个官差走了过来,吓得他们不由地怔住了。

    “谁是王氏?”一个捕快问道。

    赖大家的指了下被四个粗壮的婆子抬着的王夫人:“回官爷,她是王氏。”

    “把她放下来。”

    四个婆子听话地立马把王夫人放了下来。

    王夫人这个时候连忙向四个官差求助:“官爷,他们要把我送到尼姑庵,你们要救救我。”

    “王氏,你涉嫌杀害吴氏和贾瑚,还有贾琏贾大人。”带头的捕快沉着脸说,“我奉京兆府尹的命令前来捉拿你!”

    王夫人听到这话,一脸惊恐。

    “把王氏带走!”带头的捕快最身后的两个捕快吩咐道。

    “是。”

    两个捕快毫不怜香惜玉地把王夫人从地上拽起来,然后拿着一条铁链拴住王夫人的双手。

    “走。”

    在场所有人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情形。

    贾母听到这件事情,匆匆地赶了过来。刚好看到捕快扯着铁链,拉着王夫人刚走出院门。

    “四位官爷,这是怎么回事?”

    “王氏涉险杀害吴氏和贾瑚,还有贾琏贾大人。我等奉京兆府尹的命令,前来捉拿王氏。”

    “什么?”贾母惊叫道,“杀害吴氏和贾瑚,还有琏哥儿?”

    王夫人这个时候从巨大的惊吓中回过神来,连忙哭求道:“母亲,官爷,我是冤枉的,我没有杀害大嫂他们。”

    “是不是冤枉的,府尹大人自会审判。”捕快扯了扯铁链,扯得王夫人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上。“走。”

    “母亲,您救救我,我是冤枉的,我没有杀大嫂他们。”

    贾母被捕快刚刚的那番话惊到了,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

    “你们放开我,我没有杀人,我是欲冤枉的。”王夫人大声地叫道,“母亲,您救救我啊。”

    “闭嘴!”四个捕快受不了王夫人的尖叫声。

    “冤枉啊。”王夫人哭嚎着,“青天白日冤枉人……没有王法……”

    王夫人的尖锐地叫声,立马引得贾府,还有隔壁的宁国府的人都跑过来看热闹。

    宁国府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问贾府的人怎么回事。

    “四个官爷说二太太杀害了过世的大太太和贾瑚少爷,还有琏少爷。”

    “什么?!”

    “我冤枉啊,没有天理啊……”王夫人哭着尖叫道,“我告诉你们,我的女儿是晋王爷的侧妃,你们识相点,最好放了我,不然晋王爷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四个捕快毫不畏惧王夫人的话,继续扯着她往前走。

    ”你们不要命了我,竟敢这么对我,我是晋王爷的岳母,我大哥是京营节度使,他们不会放过你们的。”

    四个捕快受不了王夫人的尖叫声,拿出一个布团塞进王夫人的嘴里,堵住了她的声音。

    “呜呜呜呜……”王夫人只能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

    四个捕快拉着王夫人走出贾府,走在宁荣街上,很快就吸引了无数老百姓来观看。

    站在一旁的老百姓们对王夫人指指点点,都在讨论王夫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听说这个王氏杀害了之前的大太太和贾瑚大少爷,还有状元郎!”

    “什么?!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听说当年的大太太和大少爷都是被王氏下药毒死的。”

    “这个王氏怎么这么恶毒?”

    “还有之前状元爷去江南赈灾,这个王氏派人刺杀状元郎。”

    “太歹毒了!”

    不知道是谁朝王夫人扔了个鸡蛋,然后其他人纷纷朝王夫人砸东西。

    “杀人偿命,府尹大人一定要砍了她的头,让她给状元郎的娘和大哥偿命!”

    “我没有,我是冤枉的。”王夫人每反驳一次,就换来更凶猛的攻击。

    王夫人被砸的不敢再说什么,只能蜷缩着身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