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一百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100章 第一百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十一月二十日, 万事诸宜的大吉大利的日子。

    今天是贾元春嫁给四皇子成为侧妃的日子。

    天还没亮,贾府就变得热闹起来。

    贾元春一大早起来沐浴更衣, 然后梳妆打扮。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贾元春的目光变得有些恍惚,觉得有一种不真实, 还在做梦的感觉。

    脑子里不觉地浮现从小到大的情形, 一幕幕地清晰地浮现。她才发现她以前一直以来是为家人而活的, 就算进宫选秀女,也不是她自己的意思, 而是为了父母和祖母才进宫的。

    这一次,她要为自己而活, 为自己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好一点。

    贾元春原本恍惚地目光, 忽然变得非常坚定和锐利。从今天起, 晋王爷是她最大的依靠。为了让自己成为妃子, 她会想办法帮助晋王爷。这不是为了晋王爷,而是为了她自己。她要拿回原本就属于她的东西, 成为身份尊贵的皇妃, 让这段时间看不起她,笑话她的人,跪在她面前给她请安。

    正在给贾元春梳妆的宫女和嬷嬷忽然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心头一凛, 望着贾元春的目光带着震惊和敬畏。

    此时, 她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这个侧妃不简单,身上的气势太强了。

    和贾府的忙忙碌碌相比,六元府就清闲多了。

    贾琏准时起床,绕着院子跑步,一边跑,一边在心里计划着什么。他打算等贾元春回门后,就开始收拾王夫人。

    他要让王夫人无法去尼姑庵静养,要让王夫人去天牢静养几天,然后偿命。

    贾琏锻炼完身体,庄镜容他们都起来了。

    今天贾元春嫁人,他们一家人都要去贾府。因为贾珠死了,贾琏就承担起送贾元春去晋王府的责任。

    一家人刚用完早膳,贾府那边就派人来请他们了。

    贾元春成亲的吉时在早上,在巳时初,也就是早上九点。所以,贾琏他们要早点过去。

    来到贾府,贾琏一家人先去给贾母请安。

    贾母现在对贾琏他们一家非常的和颜悦色,看到他们一家人来,脸上立马露出一个灿烂地笑容。

    请完安,就把庄镜容叫到身边,贾母拉着庄镜容的手,慈爱地和她说话。

    看到这副情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庄镜容是贾母的亲孙女。

    和庄镜容说完话,贾母又和贾琏说了些话。

    “琏哥儿,这次晋王爷娶元春做侧妃,多亏了你,祖母要跟你说一声谢谢,不然元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祖母,晋王爷并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要娶大姐,而是大姐自己本身优秀。”每次听到四皇子是看在他的面子才娶贾元春,他就一肚子火。

    贾母听到贾琏这么说,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变得会这么说话呢?”

    “我说的是实话,是大姐自己优秀才被晋王爷看中,而不是因为我。”这笔账,他记下来,以后一定找四皇子算。

    贾敏刚从贾元春那里回来,听到贾琏的这句话,笑了起来:“琏哥儿,这句话说得真叫人爱听。”

    贾琏和庄镜容站起身来,朝贾敏行了个礼。

    “敏儿,元春那边怎么样,没有遗漏什么吧?”贾母早上派贾敏去贾元春那边看看,她怕贾元春身边的嬷嬷和丫鬟因为忙碌而遗忘掉东西。

    “我仔细地询问过了,也一一核对了,没有遗漏什么东西,母亲就放心吧。”

    听到贾敏这么说,贾母心里顿时就放心了。

    “元春怎么样?”

    “她很镇定。”贾敏对贾元春这副淡定从容的模样很是惊异,要知道每个姑娘在嫁人的时候都会紧张、害怕、不安、喜悦、兴奋、期待,但是元春却没有,没有任何的害怕和不安,也没有激动期待,有的只有平静。平静地太过不正常,这让她心里有些担心。

    “那孩子一向沉得住气。”贾母笑地一脸欣慰,“妆画得怎么样了,吉时快要到了,能赶得上吧?”

    “已经画好了,现在就在等吉时。”

    “镜容,还有老大家的,跟我一起去看看元春。”贾母望着贾赦和贾琏,笑着说,“你们父子俩就先在这里坐一会。”

    “是。”

    贾母带着邢夫人,还有庄镜容去了贾元春的屋子。

    贾元春已经化好妆,穿好嫁衣,坐在床边,安静地等待着吉时的到来。

    看到贾元春一副新娘子的模样,贾母的眼眶不由地红了,眼角微微湿润。

    “元春……”

    “祖母。”

    贾母握着贾元春的手说了很多,大概就是嫁人后要好好照顾自己,也要好好伺候晋王爷,争取早点给晋王爷生下一个孩子,毕竟在皇家,母凭子贵,有了一个孩子,贾元春这一辈子都有依靠了。

    庄镜容跟贾元春说了一些祝福话,邢夫人不咸不淡地说了几句恭喜的话。

    “镜容,我嫁进王府,以后出门不太方便,希望你以后能经常来晋王府看我。”贾元春紧紧握着庄镜容的手,看着庄镜容的目光带着期盼。

    庄镜容心里犹豫了下,最后还是点点头答应了:“有时间的话,我去看望大姐的。”其实,大姐心里也知道,她根本不可能经常去晋王府看望她,毕竟晋王府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的,而且大姐只是侧妃,不是正妃,娘家人只能偶尔去看望一次。

    见庄镜容答应了,贾元春眼里立马有了璀璨的光芒,满脸喜悦地说道:“镜容,我就知道你最好。”

    庄镜容对此,只能笑笑。

    见王夫人来了,贾母冷冷地望着她,语气里充满警告:“今天是元春的大喜日子,你不要给我乱来,惹事生非。不然,我立马就让政儿把你休了。”

    王夫人听到这句话,心里猛地一缩,眼里闪过一抹愤怒,不过脸上却露出讨好地笑容:“母亲,今天是元春的大喜日子,我怎么可能胡来。”

    贾母板着脸说:“你知道就好。”

    “母亲,我有些话要跟元春说。”

    贾母猜到应该是那方面的事情,带着庄镜容他们离开了。

    王夫人先跟贾元春说一些作为人妇的责任,又跟贾元春说了一些后宅的事情,最后拿出一本书递给贾元春,让她自己好好地看看。

    等王夫人离开,贾元春打开书,看到书里的插画,一张白皙的脸顿时染上红晕。

    很快,吉时到了,晋王府的人来娶亲了。

    因为贾元春是侧妃,所以按照规矩,四皇子是不会亲自上门来娶亲的。如果是王妃,四皇子就要作为新郎官亲自上门娶亲了。

    贾琏走进贾元春的屋子,先跟贾元春到了一声喜,接着又说了几句祝福话,然后蹲在贾元春的面前。

    “大姐,我送你出门!”

    贾元春趴在贾琏的后背上,双手搂着贾琏的脖子。

    贾琏背起贾元春,就听到贾元春在他的耳边说道:“琏弟,谢谢你!”

    “大姐,不用谢!”

    王夫人站在一旁,看到贾琏背着贾元春,眼里闪过一抹恨意。如果不是贾琏害死了珠哥儿,元春今天出嫁,应该是珠哥儿背着元春出门。

    感觉到一股刺骨地视线,贾琏偏过头望了过去,看到王夫人眼里的杀意,对王夫人冰冷地一笑。

    贾琏突然转过头来,王夫人心里吓了一跳,眼里的杀意来不及收回去。当她看到贾琏对她似笑非笑,一股寒意蓦地从心底涌出来。

    大概是被贾琏的眼神吓到了,一股不祥地预感在心里蔓延,让王夫人莫名地害怕了起来。

    贾琏背着贾元春,把贾元春送进了花轿。

    一系列的规矩后,花轿起轿,贾琏作为新娘子的弟弟,要跟着花轿一起去晋王府的。

    庄镜容他们就不用跟过去了。

    四皇子娶贾元春为侧妃,引来了京城里很多来百姓来观看。

    见贾家陪嫁的嫁妆有一百抬,京城的老百姓非常震惊,没想到贾府这么有钱。只是一个侧妃,居然有一百抬嫁妆,真是大手笔。

    看到贾琏跟在陪嫁队伍中,京城的老百姓们唏嘘不已。贾府那么对待贾大人,贾大人居然愿意送贾元春出门,贾大人真是一个好人啊。

    好久没有看到贾琏的京城姑娘们,看到贾琏都非常地兴奋地,非常热情地喊着贾琏的名字,向贾琏表白。

    看到这一幕,贾琏哭笑不得,他都成亲了,这些姑娘们怎么还这么热情大胆。

    此时,晋王府,四皇子早已换上一身喜服,站在大厅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一直问花轿来了没有。

    其他人看到四皇子这副焦急地模样,都以为他在等贾元春,心里都非常惊诧,晋王爷好像很喜欢贾大人的这个堂姐。

    知道真相的林少雄,看到四皇子这副捉急地模样,心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王爷在等的不是今天要娶的侧妃,而是侧妃的堂弟贾琏贾大人。

    “王爷,花轿来了。”一个小太监匆匆忙忙跑到大厅来。

    四皇子听到这话,眼里闪过一喜,急忙地从大厅里走了出去,如果不是不能跑,估计他会飞快地跑到大门口。

    以最快的速度地走到大门口,他一眼就看到站在花轿旁的贾琏,目光不由地变得痴迷。

    贾琏今天是一身青绿色绣着翠竹的衣服,站在红色花轿旁真的非常显眼。因为他不是新郎,不能穿红色,就穿了绿色。在古代,红色和绿色都是吉利的颜色。

    四皇子目光痴痴地望着贾琏,像是要把贾琏的样子深深地刻在眼里、脑子里、心里、灵魂里。

    在场所有人见四皇子呆呆地望着花轿,以为他望地是花轿里的贾元春,心里都非常吃惊,看王爷这幅样子,好像很喜欢大小姐。

    贾琏感觉到四皇子的视线,觉得这股视线的存在感太强,他不由地抬眸望了过去。虽然隔得很远,看不清四皇子的眼神,但是贾琏能感觉到四皇子望着他的视线太过灼热,像是要把他烧着一样。

    一开始,他觉得是错觉,四皇子怎么可能用火热地眼神望着他。贾琏后退了几步,感觉到那股视线依旧黏在他的身上。可以十分确定,四皇子望地的人是他,不是贾元春。

    四皇子这个眼神好像不对,哪有哪个男人用火热地目光盯着另一个男人。还是四皇子以为他会支持他,所以变得非常激动?

    贾琏是个直男,上辈子身边没有人是同|性|恋,所以没有把四皇子异常的目光想到这方面。

    晋王府的总管开口提醒四皇子吉时到了,该让花轿进门了。

    因为贾元春是侧妃,所以她的花轿只能从晋王府的侧门进去。

    花轿抬到庭院,一番规矩后,贾元春被嬷嬷和丫鬟扶了出来。

    四皇子此时对总管吩咐道,让他们好好招待贾琏他们。

    交代完,四皇子才接过红带,开始行礼。

    行完一系列的礼仪后,四皇子就迫不及地跑到贾琏他们所在的房间。

    这次送贾元春,不止贾琏来了,贾蓉他们几个小的也来了,此时正在喝酒吃饭。

    见四皇子来了,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站起身向四皇子行礼。

    四皇子一双眼放在贾琏身上,其他人自动地被他忽略了。

    “贾琏……”四皇子的嗓音有些嘶哑。

    贾琏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疏离地叫道:“王爷!”

    四皇子笑着说:“叫错了,你应该叫我一声姐夫,从今天起我是你的姐夫。”想到贾琏喊他姐夫,他心里就变得异常地火热。

    贾琏听到这话,在心里冷笑两声,姐夫,姐夫泥煤。

    “王爷身份尊贵,微臣不敢。”

    四皇子抬手拍了下贾琏的肩膀,用不容拒绝地口气说:“从今天起,我们是一家人,你该叫我一声姐夫。”

    贾琏听到这话,嘴角边的僵硬,然后低下头说:“臣不敢!”打死他,他也不会叫四皇子一声姐夫。

    “叫我一声姐夫就这么难?”

    “王爷身份尊贵,臣不敢逾越。”

    “我允许你逾越。”

    贾琏保护着低头的姿势,声音不卑不亢:“臣不能坏了规矩,请王爷见谅!”

    四皇子见贾琏这么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算了,这次就放过你,等你以后熟悉了,一定叫我一声姐夫。”说完,伸手揽住贾琏的肩膀,“感谢你今天来送元春,我敬你几杯。”

    贾琏被搂的很不自在,用了个巧劲,从四皇子的手下挣脱了出来,然后退到一旁,与四皇子保持一段距离,语气非常恭敬地说道:“王爷,今天是您的大喜日子,应该由臣和臣的小辈们敬您。”

    四皇子眼里闪过一抹可惜,随即双眼含笑地望着贾琏:“你们今天是客,应该我来敬你们。”

    “不敢。”贾琏使了个眼神,让贾蓉他们赶快举起酒杯,“臣等敬王爷,祝王爷和大姐百年好合!”

    “谢谢!”四皇子喝完贾琏他们敬的酒,然后他自己举杯感谢贾琏他们。

    四皇子一直没有来庭院,晋王府的总管只好过来请他过去。

    他并不想去庭院,只想留下来和贾琏继续喝酒,但是庭院里有不少客人,不去不行。临走的时候,他再三叮嘱:“贾琏,你们好好喝,千万不要拘束。”

    “是,王爷。”

    四皇子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然后对林少雄吩咐道:“无论你用什么办法,一定把贾琏给本王灌醉。”

    林少雄听到这个命令,惊得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神色惊悚,语气不敢置信:“王爷,您……您现在不能对贾大人出手……”王爷是疯了,居然在今天要对贾大人下手!

    四皇子见林少雄这副模样,就知道他想歪了,冷冷地斜了他一眼:“你在想什么,本王让你灌醉贾琏,只是想让贾琏多留一段时间,让我有个时间和他独处一下。”

    林少雄闻言,心想还不是一样。王爷您想和贾大人独处,还不是要对贾大人下手么。

    “属下知道了。”

    “如果没有灌醉贾琏,本王……”四皇子冷哼一声,“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林少雄听到这话,心里一寒,打了个冷战,神色变得非常认真:“王爷放心,属下一定会灌醉贾大人。”

    四皇子听到他想要的话,就没有再说什么,去庭院招呼前来喝喜酒的客人。

    林少雄想了想,想到一个好办法,拉着王府里所有侍卫轮番敬贾琏的酒。

    其实,不用林少雄找人敬贾琏的酒。四皇子的人,也就是大臣们,见贾琏来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拉近关系的机会,纷纷都跑来向贾琏敬酒。

    贾琏在来晋王府前,很聪明地喝了解酒药。他怕来到晋王府的时候会被灌酒,以他一两杯就倒的酒量,不和解酒药肯定会醉。

    即使,喝了解酒药,被一群人轮番敬酒,贾琏也吃不消了,没过一会儿就喝醉了,然后被林少雄安排到客房休息。

    中午的宴席结束,客人们都回去了。如果是别人,客人们还会留下来吃晚上的酒席,但是晋王爷,客人们可不敢厚脸皮的留下来再吃晚上的酒席。

    中午吃宴席的时候,客人们也不敢灌四皇子的酒,所以四皇子就象征地喝了几口,并没有喝醉。

    “贾琏呢?”

    “贾大人和另外几个贾家人都醉了,都被属下安排在客房。”

    “做的不错。”没有单独留下贾琏,也让其他贾家人留下来,这样才不会引人怀疑。

    “王爷……”林少雄欲言又止地叫道,他真的怕王爷对贾大人下手。

    四皇子知道林少雄想说什么,冷着脸说道:“闭嘴,本王的事情还不用你来管!”

    “属下不敢!”

    “退下!”

    “是!”

    四皇子来到贾琏睡得客房,脚步很轻地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贾琏,眸光陡然变得幽深,眼底有暗火窜起。

    像是怕惊醒躺在床上的贾琏,四皇子的动作很轻地坐在床边,一双眼灼灼地盯着贾琏的脸看,从眉毛一直下移,最后停留在眼红的薄唇上。

    贾琏嘴唇平时是淡粉色,因为喝了酒,又喝醉了,他的一双唇变得非常红艳,像是在引诱人去亲。

    四皇子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他慢慢低下身,缓缓地靠近贾琏的脸。

    在离贾琏的脸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四皇子就闻到一股浓浓地酒香味。像是被这股酒香味熏醉了一样,四皇子的一张脸变得通红,一双眼有些迷离。

    喉咙上下滚动,四皇子紧张地吞了一口口水,慢慢地靠近贾琏的唇,就在他快要吻上贾琏的唇时,贾琏就在这个时候睁开了双眼。

    看到贾琏突然睁眼,四皇子心里猛地一惊,吓得瞪大双眼,想要亲吻的动作不由地停了下来,全身变得僵硬。

    贾琏刚醒来,目光有些迷茫,看着眼前放大的脸有些模糊,有些不确定叫道:“王爷?”

    听到这个声音,四皇子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问道:“你醒了?”他继续保持着和贾琏凑近的距离,舍不得离开,很想不顾一切地吻下去。

    “醒了。”贾琏的脑子稍微清醒了点,发现四皇子离他很近,这个距离很不对劲,微微皱了下眉头,“王爷,可以请您起身吗?”这个姿势很古怪,像是要吻他一样。

    听到贾琏这么说,四皇子即使很想吻贾琏,也不能再进行下去了,只能非常遗憾地直起身,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我刚刚叫了你几声都没有,准备对着你的耳朵大叫一声,没想到你醒了。”

    贾琏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慢慢坐起身,掀开被子下床,朝四皇子行礼:“微臣该死,居然在王爷家这么失礼,请王爷恕罪!”叫他醒?呵呵呵……以为他会相信这么没有水平的话么。

    四皇子看到贾琏这副样子,连忙伸手去扶他,不想却被贾琏躲开了,他也不恼,笑着说道:“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你对我不用这么客气。”

    “谢王爷!”贾琏抬头望了下窗外的天色,发现时间不早了,就向四皇子辞行,“王爷天色不早了,臣该回去了。”

    “用了晚膳再回去,再过一会儿就可以用晚膳了。”

    “谢王爷的一片好意,但是按照规矩,臣不能留下来用晚膳。”

    “在我这,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四皇子抬手放在贾琏的肩膀上,嘴角含笑地说,“用了晚膳再回去,不然我不会让你离开的。”

    “既然王爷都这么说了,那臣就留下来用晚膳。”

    刚刚那个姿势,绝对不对劲。

    贾琏回想了和四皇子认识的过程,还有四皇子对他的特殊,一道灵光从脑子里划过。

    四皇子对他……

    四皇子竟然喜欢男人!!!!!!!

    而且他还被四皇子盯上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