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第九十九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99章 第九十九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四皇子的动作非常快, 贾元春答应嫁给他后,他那边就派媒婆要了贾元春的生辰八字, 然后拿去给钦天监对八字。

    钦天监对贾元春的生辰八字的时候,发现贾元春以后会是妃子, 但是红颜薄命, 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不对,从晋亲王的生辰八字来看, 晋亲王并没有帝命, 贾元春怎么可能会是妃子, 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钦天监的人又核对了几遍, 得到的结果和第一遍一样, 贾元春以后会是妃子,而晋王爷并没有帝命。

    两人的生辰八字推算出来的未来和现实又出现了巨大的差异,这让钦天监的人都开始怀疑人生了。之前贾大人的生辰八字核对出来, 和现实也不一样。现在贾元春的生辰八字推算出来的未来也不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钦天监的人彻底懵逼了,想不出什么个所以然来, 所以什么都不说, 就说贾元春的生辰八字没有问题,是个荣华富贵的命。

    核对完生辰八字,钦天监又选了一个吉日, 十一月二十日是个大吉大利的好日子, 适合嫁娶。

    四皇子拿到钦天监定好的吉日, 然后派人去贾府下聘, 顺便把吉日告诉贾府。

    看在贾琏的面子上,四皇子给聘礼十分大方,按照规矩给的聘礼,亲王的侧妃的聘礼和婚事的规格是正妃的一半。不过,四皇子之前的两个侧妃,并没有按照规矩来,很是随便地就抬进王府做了侧妃,什么核对生辰八字、下聘礼、办宴席都没有。所以,和之前的两个侧妃比,贾元春这次很有面子了。

    四皇子给了聘礼后,贾府的人变得更加忙碌,因为离成亲的日子就剩十几天了,再不赶紧准备就来不及了。

    就在大家忙着准备贾元春的婚事,王夫人干了一件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

    王夫人把四皇子送来的聘礼,扔的扔,砸的砸,把聘礼弄得乱七八糟。

    贾元春听到这件事情,气的差点昏了过去,等稍微缓过神来,跑到正厅,见王夫人还在砸聘礼,气红了双眼,眼里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娘,您这是在做什么?”

    王夫人看到贾元春来了,望着她的目光充满愤怒和冰冷,然后走了过去,抬起手狠狠地打了贾元春一巴掌。

    贾元春捂着被打肿的脸,望着王夫人的眼神充满愤怒、委屈、怨恨。

    “你这个不孝女,你哥哥刚过世,你就迫不及待地要嫁人,你就这么想嫁人么,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王夫人目光嫌弃鄙夷地看着贾元春,就好像贾元春在她眼里是一直惹人厌的苍蝇。“你哥哥被贾琏害死,你不仅不帮你哥哥报仇,还和贾琏那个杀手凶手走得近。”王夫人知道这门婚事是看在贾琏的面子上才有的,所以心里特别怨恨贾元春答应这门亲事。

    贾元春一张脸以为极大的愤怒变得通红,望着王夫人的眼神变得冰冷,充满怨恨,厉声地吼道:“我没有怪您,您居然怪起我来了。如果不是您,我就不会被赶出宫,会继续留在宫里,再过几年就会成妃子。现在,因为您,我的名声毁了,没有人愿意娶我,让我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

    王夫人没想到贾元春会反驳她,气的一张脸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你……你……”

    “因为您做的蠢事,荣国府的爵位没有了,我被赶出宫,王家的名声也被您带坏了,让我们两家成为京城最大的笑话。”贾元春勾起嘴角冷笑一声,“大哥临终的时候,他说的明明白白,他是自己病死的,而不是琏弟害死的。您却执意认为是琏弟害死了大哥,在大哥的葬礼上说出那番话,丢尽了我们贾家还有王家的脸。”

    “你这个贱丫头……”王夫人气的神情有些扭曲,抬起手又想给贾元春一巴掌。

    贾元春这次没有老老实实地挨打,反应很灵敏地躲了过去。

    “您最好把晋王爷送来的聘礼全都砸碎了,这样我们一家人就有了侮辱皇室的罪名,一家人都会入狱,说不定还会被流放。”贾元春双眼冷冷地望着王夫人,“砸,使劲砸,砸了我们一家人就会家破人亡,全都下去陪大哥。”

    王夫人被贾元春的话,气的全身发抖:“你……”

    贾政听到消息,立马赶到正厅,就听到贾元春这番话,看到正厅里原本摆放整齐的聘礼被弄得东倒西歪,还有不少东西散落在地上,十分的混乱。

    “王氏你这个贱人!”贾政气的抬起手,非常用力地打了王夫人一巴掌。

    砰地一声,王夫人被打的摔倒在地上。

    贾政怒不可遏,上前几步,对着王夫人的身体猛踢了几脚,嘴里骂道:“你这个贱妇是要害死我们全家吗?”

    贾母赶到正厅,看到四皇子给的聘礼被弄得乱七八糟,吓得差点晕倒。

    贾元春站在一旁,冷眼地看着贾政对王夫人拳打脚踢,完全没有劝和拉架的意思。

    王夫人被踢得蜷缩起身体,嘴里不停地求饶:“老爷,您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被贾政一番殴打,王夫人的脑子稍微清醒了点。

    贾母看到正厅里四处散落的聘礼,气的火冒三丈,对着贾政说道:“给我狠狠的打,晋王爷送来的聘礼,她也敢砸,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要害死我们一家人。”

    听到贾母这么说,贾政下脚更加用力。直到把王夫人踢得昏过去,贾政才停下来。

    “把这贱妇扔到佛堂去。”

    “不行。”贾母阻止道。

    “母亲,这个贱妇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不能就这么放过她。”贾政原本觉得人生无望了,日子浑浑噩噩地过着。没想到晋王爷会娶贾元春为侧妃,这让他重新看了希望。晋王爷以后会是太子,再以后会是皇上,到时候他就是国丈了,身份尊贵,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贾政好不容易看到希望,现在见王夫人打砸晋王爷送来的聘礼,有可能让晋王爷不会娶贾元春,这怎么不叫他生气?

    “我也不想这么过她,但是再过一段时间,元春就要成亲了,到时候没有她,会不太好。”贾母冷声道,“等元春成亲了,再好好处置她。”她是不会这么放过王夫人的,他们贾家被王夫人害的够惨了。

    贾政觉得贾母的话有几分道理,赞同地点了下头:“就听母亲的。”

    “把这个贱妇抬回去,请大夫看看。”为了元春,王夫人这个害人精害的留一段时间。

    “是。”周瑞家的和两个丫鬟把王夫人抬了回去。

    王夫人被打成这样,他们没有任何同情。因为王夫人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分了,被打很正常。

    “母亲,晋王爷送来的聘礼被砸了,这要怎么办?”

    “父亲。”贾元春开口叫道,“下令让府里的人不要传出去就行了。”

    “对,元春说的对,这件事情不穿出去,晋王爷就不会知道,我们就不会有事。”说完,贾母就对赖大家的吩咐,让她传令下去,这件事情谁都不能说,如果传到府外,府里所有的奴才都要被卖到青楼。

    有了贾母这个命令,贾府里的人哪里还敢乱嚼舌根,乱说话。再说,他们也不想把这件事情传出去。他们也希望大小姐能顺利地嫁给晋王爷,这样他们以后的日子才会有盼头。

    “等元春成了亲后,就把王氏送到尼姑庵去,跟王家说王氏疯了,送到尼姑庵静养比较好。”

    “母亲,我直接把她休了吧。”贾政早就厌恶了王夫人,看在贾元春和贾宝玉的面子上,他才没有休她。

    “休了她是好,但是对元春不好。”贾母也想休掉这个媳妇,省的给家里继续招祸。但是,元春刚嫁到晋王府做侧妃,如果王氏被休,对她不好。“先把她送到尼姑庵呆一段时间。如果以后清醒过来,并且悔改了,就再把她接回来。如果没有,那就继续让她留在尼姑庵。”

    贾元春听到这番话,没有说任何话。换做是以前,她会为王夫人求情,但是刚刚被王夫人一阵羞辱和责怪,她对王夫人只有怨恨。

    “就听母亲的,等元春成亲了,就把那个贱妇送到尼姑庵去。”

    “赶紧把晋王爷送来的聘礼收拾好了。”她以前觉得老二的媳妇好,真是瞎了眼。老二这个媳妇就是一个害人精,先是害的荣国府的爵位被收,接着害的贾府名声没了,现在差点害的他们一家人家破人亡。

    收拾好四皇子送来的聘礼,贾母把贾元春叫道她屋子里,好生安慰了她一番。

    虽然贾母下令,不许府里的人把这件事情传到外面去,但是贾琏那边还是收到了消息。

    听完,贾琏膛目结舌:“王氏那个疯婆子彻底疯了?”

    “听我娘说,疯的很严重。”赖尚荣说道,“二太太一直怪大小姐和少爷您走得近,都快要不认大小姐了。”

    “还真是愚蠢的可以。”王夫人的愚蠢,再次刷新贾琏对她的认知。

    “我娘说大小姐现在很恨二太太。”

    “能不恨吗?”摊上这么一个娘,贾元春还真是可怜。

    “老太太说等大小姐成亲后,就把二太太送到尼姑庵静养。”赖尚荣说道,“看情形,一年半载是不会接二太太回来的。”

    贾琏心想,只是把王夫人那个疯子送到尼姑庵是不够的。他会让王夫人那个疯子生不如死。

    王夫人被贾政打得半死,要在床上休养半个多月才能好。被狠狠地揍了一顿的王夫人,好像清醒了过来,不像之前那么疯疯癫癫了。

    清醒过来的王夫人,第一时间把贾元春叫了过来,一脸歉意地向贾元春赔不是,不过她心里还是怪贾元春和贾琏走的近。

    贾元春见王夫人的脑子好了,心里很是高兴。虽然她之前非常怨恨王夫人,但是王夫人毕竟是她的娘。现在王夫人清醒了,也向她赔不是,心里对王夫人的怨恨消散了很多。

    “元春,我不反对你嫁给晋王爷做侧妃,但是我不同意你这么快成亲,毕竟你大哥才过世。三年后,你才能嫁人。”

    贾元春听到这话,只觉得好笑,她又不是大哥的女儿,根本不用为大哥守三年的孝。

    “娘,婚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你可以找晋王爷商量下,把婚事推到三年后。”

    贾元春眼里闪过一抹冰冷,把自己的手从王夫人的双手里抽回来,神色变的冷漠:“娘,晋王爷愿意娶我,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我没有那个本事让晋王爷三年后娶我。”

    王夫人见贾元春铁了心要现在嫁给晋王爷,心里很是不满,说话不由地变得难听:“你就这么想嫁人?”

    听到王夫人这句带着羞辱和责怪的话,贾元春扬起唇角冷笑道:“对,我就这么想嫁人。我现在已经十七岁了,再过两个月就要十八了。三年后再嫁人,那个时候我就是二十岁的老姑娘了,想嫁都嫁不出去。”

    “晋王爷想娶你,就不会介意等你三年。”

    贾元春没想到王夫人会说出这种天真的话,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地笑容:“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让晋王爷等我三年。”说完,贾元春站起身,一脸冷淡地说,“娘,您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您了。”在娘的心里,只有大哥,没有她这个女儿。大哥已经过世了,她却要让她这个女儿牺牲一生来给大哥守孝,真是可笑。

    “元春,你……”王夫人被贾元春的态度气到了,“你大哥活着的时候对你不错,你居然为了嫁人,不给他守孝,你对得起你大哥?”

    “大哥对我是不错,但是我不是大嫂,不需要为大哥守三年的晓。”贾元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我今年十三四岁,我很愿意等三年再嫁人,但是我今年十七岁,等不了三年,也等不起。”

    “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一个自私无情的女儿?!”王夫人愤恨地说道。

    “您要是后悔,现在可以不认我这个女儿,就像前段时间那样。”

    “你你你……”王夫人气的,手指发抖地指着贾元春。

    “您好好休息。”说完,贾元春就转身离开了。等转过身,她的一张脸就沉了下来,一双眼里充满冰冷和讥讽。她刚刚以为母亲恢复正常了,还心生出希望,没想到是她想的太天真了。在母亲眼里,永远只有大哥,没有她这个女儿。

    贾元春离开后,王夫人在屋子里骂了她半天。在一旁伺候的周瑞家的,听到王夫人对贾元春的谩骂,心里很是同情贾元春。

    贾母把贾元春叫到她那里,问贾元春王夫人是不是清醒过来,恢复正常了。

    “没有,母亲的脑子依旧不清醒。”为了她,为了祖母和父亲,还为了琏弟,母亲还是去尼姑庵比较好,不然她留在家里依旧会生事,不知道会弄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听到贾元春这么说,贾母心里没有犹豫了:“再过几天,就把她送到尼姑庵去。”她之前听说王夫人清醒过来,觉得那就没必要送王夫人去尼姑庵。

    “祖母,母亲的神智一时正常,一时不正常,留在家里说不定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送到尼姑庵静养是最正确的决定。”母亲,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你说得对,还是把她送到尼姑庵比较好。”

    贾元春又跟贾母说了几句,然后就回去了,回去继续做嫁衣。再过几天,就要成亲了,嫁衣还有点没有做好。

    “老太太,大小姐怎么会同意送二太太去尼姑庵……”赖大家的问道。

    “元春这是被她娘伤透了心。”

    赖大家的伺候贾母午睡后,就去找白老媳妇了。白老媳妇是王夫人跟前伺候的人,虽然不及周瑞家的,但是在王夫人那也有些地位。

    这段时间,赖大家的一直向白老媳妇示好,但是却一直没说明目的,弄得白老媳妇心里很是奇怪和不安。

    赖大家的今天又送给白老媳妇一批好料子和几支现下最流行的宫花。

    白老媳妇知道赖大家的肯定有事求她,但是赖大家的不说,她也不急,就这样好了一段时间。白老媳妇有些坐不住了,见赖大家的又来送东西,忍不住先开口问了出来。

    “赖大娘,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

    赖大家的听到白老媳妇这么说,嘴角扬起一抹得逞地笑容,不急不慢地说道:“白大娘,既然这么爽快,那我就直说了。”

    “请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就一定帮你。”

    赖大家的站起身,走到白老媳妇的身边,凑近她的耳边,小声地在她的耳边说了一段话。

    听完赖大家的话,白老媳妇惊得瞪大双眼,吃惊地张大着嘴巴,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

    “白大娘,你也看到老太太和二老爷现在非常嫌弃二太太,你继续跟着二太太是不会有什么好日子的。”

    白老媳妇回过神来,表情依旧震惊不已:“赖大娘,你这是要我背叛主子,我做不到。”

    “这不叫背叛,这叫识时务。”赖大家的哄劝道,“你不为自己想想,也为你的两个女儿想想,难道你想让她们一辈子做奴才?”

    白老媳妇是金钏儿和玉钏儿的娘,现在金钏儿四岁,玉钏儿三岁。

    “二太太做了那么多坏事,不值得你这么忠心。再说,你这也是在帮琏少爷。”

    “是琏少爷让你来找我的?”

    “是的,琏少爷之前去江南,二太太派人刺杀琏少爷,彻底把琏少爷惹怒了,所以琏少爷想要扳倒二太太。”

    “这件事情我知道。”

    “既然你知道,那你还要继续帮二太太做坏事?为虎作伥?”

    “我可没有害过人,害人的事情都是周瑞家的做的。”

    “你要是答应,你的两个女儿以后就能去琏少爷那里做事。”赖大家的继续劝道,“你也想你的两个女儿以后能嫁给一个好人家吧,去琏少爷那里做事,琏少爷看在你帮忙的份子上,一定会给你的两个女儿一个好未来。你看,我儿子现在在琏少爷那里伺候,不仅日子过得非常好,而且非常有面子。琏少爷还说我儿子表现的很好,以后帮我儿子推荐去做官。”

    “琏少爷真的这么说?”

    “我还能骗你,琏少爷性子好,对下人特别好。”赖大家的笑着说,“你以后肯定也会有儿子,到时候琏少爷看在你帮了大忙的份上,也会推荐你儿子去做官。”

    白老媳妇听到赖大家的这番话,顿时心动了。她现在还年轻,还能生,肯定会生出一个儿子。等儿子长大,被琏少爷推荐去做官,他们家就飞黄腾达了。

    “要不是看在你和我的关系不错,我是不会告诉你这件事情。”赖大家的说道,“你还在犹豫什么?你不想你儿子以后做官?”

    “想!”谁不想!谁想一辈子做奴才伺候人!

    “那你答不答应?”

    “答应!”白老媳妇这次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见白老媳妇答应了,赖大家的满意地笑了:“那你跟我说吧。”

    “从哪说?”

    “你想从哪说就从哪说。”说完,赖大家的补充了一句,“你先说二太太做了哪些害人的事情,之前还有没有害过琏少爷他们一家?”

    白老媳妇听到这句话,心里迟疑了下,不过很快就开口了。

    “有,二太太害琏少爷一家害了好几次。”

    “哪几次?”

    “第一次是大太太!”

    赖大家的被白老媳妇的这句话惊到了,惊呼道:“什么?大太太?”

    白老媳妇很是心虚,见赖大家的这么大声,吓得一张脸上露出一抹惊慌,连忙说道:“你小声点。”

    赖大家的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连忙放低声音:“二太太对大太太做了什么手脚?”

    “大太太之前因为大少爷,也就是瑚少爷的死,身体就变得不好。后来,生了琏少爷,身体就变得更不好。那个时候大太太一直吃药,二太太就在大太太的药里下了□□。”

    “也就是说大太太不是病死,是被□□毒死的?”

    “是的,当年的瑚少爷也是毒死的,二太太也给瑚少爷的药里下了□□。”

    赖大家的在贾府伺候这么多年,什么手段都见过,现在听到这番话,也不由地被吓到了。

    “二太太也太歹毒了吧?!”

    “琏少爷小时候不聪明,长大后不爱读书,整天吃喝玩乐,不然琏少爷也会遭毒手。”

    赖大家的吓得倒抽一口冷气:“二太太……”

    “大少爷,也就是珠少爷在世的时候,有段时间不是有谣言,琏少爷从云游道士手里买诗词么,那是珠少爷和二太太散步的。”

    赖大家的:“……”

    “二太太之前押赌注输了不少钱,前后大概加起来有十二万两银子!”

    “什么?!”赖大家的差点又惊叫了出来,“她哪来这么多银子?”

    “二太太当然没有这么多银子,她把京城郊外的那块祖地卖了。”

    “什么?把祖地卖了?二太太真是胆大包天啊……”

    “二太太的账都是周瑞家的再管,我知道的不是很详细,只知道二太太这些年在公中拿了不少钱,然后放进自己的小金库里。”

    赖大家的:“!!!!!!!”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赖大家的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然后对白老媳妇扯出一个笑容:“你知道的这些够用了,我真没想到二太太居然这么阴险狠毒!”虽然她知道二太太并不是什么菩萨,有心计会算计,但是没想到二太太会这么阴狠毒辣,接连毒死瑚少爷和大太太,还掏公中的钱,这件事无法无天啊!

    “你告诉琏少爷的时候,别忘了承诺我的事情。”

    “放心,我一定会转告琏少爷。”

    赖大家的跟白老媳妇又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事情,然后才离开。

    白老媳妇把赖大家的送到门口,望着赖大家的离开的背影,心里忽然没有任何愧疚和不安。本来,她还觉得对不起王夫人,毕竟她的这个行为是背叛主子的。可是,当她说出王夫人害死大太太和贾瑚的时候,心里莫名地好受了点,对王夫人的歉疚没有那么强烈了。

    虽然她没有帮王夫人做害人的事情,但是她一直都知道,却没有伸手阻止,让大太太和瑚少爷丧命,这一直都是她心里的一个病。

    她的心没有周瑞家的那么狠,所以做不到无动于衷的样子,也是她不愿动手的原因。

    赖大家的晚上回到家,把白老媳妇的话全都告诉了赖尚荣。

    赖尚荣第二天转告了贾琏。

    贾琏听完,气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一双眼里充满无法遏制的怒火,一张俊美的脸因为愤怒扭曲狰狞。

    赖尚荣被贾琏愤怒的样子吓到了,他第一次见贾琏这么生气。

    此时的贾琏,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非常地恐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