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第九十八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98章 第九十八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山村名医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贾元春不是笨蛋, 而且她还在宫里呆了几年, 四皇子娶她的目的是什么,她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过,即使这样,她也愿意嫁给四皇子做侧妃, 因为真的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选择。

    “琏弟,你放心,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过得很好。”在宫里呆了几年, 她见了很多事情, 对男女之间所谓的爱一点也不期待, 所以不会为了四皇子而伤心难过。她急着要找一门好亲事, 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的日子好过点。

    贾琏忽然想到贾元春在宫里呆了几年, 估计什么手段都见识过了,就算嫁给四皇子为侧妃,也不会吃亏。这么想, 贾琏心里就放心了不少。

    “不管怎么样, 大姐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 尽管来找我, 我能帮得上,一定会帮你。”

    贾元春双眼含泪地望着贾琏, 有些泣不成声地说道:“琏弟, 谢谢你……”有了琏弟这句话, 她以后就有了保障。

    贾琏想了想, 最后还是多嘴说了一句:“大姐,不要相信晋王爷!”

    贾元春听到这话,不由地惊了下,瞪大双眼惊愕地望着贾琏:“琏弟,你……不是……晋王爷的人?”

    贾琏听到贾元春这句话,心里感叹道,不愧是从宫里出来的。

    “我只听命于皇上!”

    贾元春闻言,双眼猛地一缩,一脸震惊,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了。

    贾琏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了。

    愣了半响,贾元春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神色变得非常复杂:“琏弟,谢谢你的提醒。”琏弟居然不是四皇子的人,不过也正常,琏弟这么受皇上重视,怎么可能四皇子的人,就连她的舅舅都不是四皇子的人。

    “大姐,我言尽于此,祝你以后一切都好。”

    “琏弟,谢谢你!”贾元春一脸真诚地道谢。

    “你和镜容聊吧,我去书房。”

    “好。”

    在去书房的路上,贾琏轻轻地叹了口气,明明不想插手管闲事,不想管贾元春的事情,结果还是管了。唉,算了,都已经插手了,后悔也来不及了。不知道他这么一插手,贾元春的命运还会不会像原著那样悲惨。

    庄镜容和贾元春聊成亲方面的事情,比如说要准备什么东西。

    贾琏刚在书房坐下来,高齐就过来了。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贾琏放下手中的书,从高齐手里接过茶盏,问道。

    “回少爷,奴才按照您的吩咐,派人接近了周瑞,又派人接近了他的女婿的冷子兴,已经成功了。”

    “你派去的人可靠,有用吗?”贾琏放下手中的茶盏,微微蹙起眉头,“我要在年底之前收到结果。”

    “少爷放心,年底之前您一定能收到结果。”高齐讨好地说,“派去接近周瑞和冷子兴的人都是女人,而且都非常有手段。”

    贾琏听到这话,微微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地说道:“女人吗?”

    “女人最容易让男人失去戒心,而且为了讨好女人,男人什么事情都愿意做。”高齐不是真正的男人,却意外地非常了解男人。

    “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他让高齐找人去接近周瑞和冷子兴,并没有说派什么人去,也是为了考验下高齐的办事能力。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少爷交代的事情,奴才一定会办好。”

    “有结果了告诉我。”

    “是,少爷。”

    “去把赖尚荣叫来。”

    “是。”

    很快,赖尚荣来到书房。

    “见过少爷,不知道少爷有何吩咐?”

    “通知你娘要在年底之前给我结果,我没有打算让王氏那个疯婆子过年。”

    “少爷放心,小的一定会让我娘在年底前拿到结果。”

    “你和你娘办事,我都放心。”

    “谢谢少爷的信任。”

    现在,离年底,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贾琏表示他有耐心等两个月。

    贾琏拿起画笔,开始画画,之前皇上让他把在江南看到的情形画出来。说实话,他真的不想回忆之前在江南看到洪灾的情形,太过惨烈。但是,皇上的命令又不能不听,只能遵命地画下来。

    庄镜容来叫贾琏去用晚膳的时候,看到他画的画,被画中惨烈地情形惊到了,一双眼顿时红了,嘴唇微微颤抖:“夫君,这是……”

    贾琏神色沉重地望着自己画了三分之一的画,“这是我之前在进金陵前看到的情形。”

    “这……”虽然知道洪灾会害死不少人,但是这个情形要比想象中严重很多。

    贾琏把刚刚画好的一小部分,用布遮起来,然后抬手拍了下庄镜容的肩膀:“走吧,去用晚膳。”

    “夫君,我没有胃口用晚膳了。”看到这么凄惨地画面,庄镜容心里受到的冲击很大,哪还有胃口吃饭。

    “不吃的话,晚膳会饿的。”

    庄镜容在贾琏的“逼迫”下吃了点饭,然后和贾琏一起去庭院散步,详细地问了江南洪灾的具体情况。

    贾琏本来不想告诉她,但是她一直追问,只好把在金陵看到的惨景告诉了她。

    庄镜容听完,心情变得非常沉重,一颗心就像被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得喘不过气来。

    贾琏伸手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她的后背,温柔地安慰道:“这是天灾没办法。”

    “夫君,你辛苦了……”

    贾琏不想庄镜容一直沉浸在金陵的洪灾里,转移话题地问道:“大姐和你说了什么?”

    “也没有说什么,就是问我一些关于成亲的事情。”庄镜容这个人很负责,把成亲前要做的事情,非常详细地告诉了贾元春。

    “希望她能好好的,不要到时候又怪我,又来找我麻烦。”

    “我觉得大姐看得明白,应该不会怪夫君。”

    “希望如此吧。”

    小夫妻俩又聊了别的事情,庄镜容很快把金陵洪灾的事情忘记了。

    此时,京城的某个地方,周瑞正在搂着一个妖娆妩媚的女人喝酒吃饭。

    女人一边乖巧地给周瑞倒酒,一边用眼神或者小动作逗弄周瑞。

    周瑞被妩媚地弄地整个人晕头转向,望着女人的目光充满贪婪和灼热。

    “周大爷,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妖娆妩媚的女人叫玉琴,前几天认识了周瑞,然后周瑞就被她迷得团团转。

    “不是我吹,我在贾府很有地位的,连二太太都会给我几分面子。”周瑞喝的有些多,一张脸涨得通红,目光变得迷离,但是望着玉琴的眼神却非常火热。

    “你说的太太不会是王夫人吧?”玉琴装作惊讶地说,“就是那个污蔑状元爷的人?”

    “对对对,就是她。”周瑞一把拉过玉琴,让玉琴坐在他的怀里,把脸埋进玉琴的颈窝里深深地吸一口气,一脸满足。

    玉琴抬手双手搂着周瑞的脖子,对着他的耳朵暧昧地吹了一口气。

    周瑞被吹得整个身体都酥|软了,一颗心更加蠢蠢欲|动了,一张大嘴往玉琴的嘴边凑,不过被玉琴用手挡住了,笑盈盈地说:“周大爷,我们才刚喝酒吃饭,你不要这么急,我还想听听你的事情。”

    被阻止的周瑞也不生气,抬起手摸了下玉琴光洁白皙的下巴,然后笑地有些猥琐地说道:“你想知道什么事情?”

    “贾府的二太太说状元爷害死了她的儿子是真的吗?”玉琴装作一副好奇地样子问道,“之前还有传言说贾府的二太太经常陷害状元爷,这是真的吗?”

    “琏少爷没有害死大少爷。”周瑞有问必答,非常地听话。“大少爷是自己病死的。”

    “既然是病死的,为什么贾府的二太太说是状元爷害死的?”

    “这事情就说来话长了。”

    玉琴亲了下周瑞的脸,撒娇地说道:“周大爷你就说吧,我喜欢听故事,尤其是大户人家的故事。”

    周瑞被亲的一颗心荡漾,搂着玉琴的脖子,对着她的唇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很是得意地说道:“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说给你听。”

    “周大爷最好了。”

    周瑞被恭维的十分享受,开始从头到尾地跟玉琴说了起来。

    玉琴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地亲亲周瑞,让周瑞继续说。被香吻奖励的周瑞,自然更加卖力地说故事。

    听完故事,玉琴瞪大双眼,一副膛目结舌地表情:“不是吧,大少爷考不中,和状元爷有什么关系?”

    “大少爷从小到大都被人夸赞说聪明,说他比琏少爷聪明千倍,所以他不能接受自己不如琏少爷。琏少爷考中状元那天,大少爷受不了刺激地疯了,说自己考中了状元。”

    “真是可恨又可怜。”玉琴说道,“所以,二太太怪状元爷不该考中状元?”

    “是的,其实琏少爷这个人不错,也没有主动找过二房的麻烦,一直以来都是二太太和大少爷找琏少爷的麻烦。”

    “以前听说二太太心好,是个活菩萨,经常给京城里的乞丐施粥和送衣物。”

    周瑞听到这句话,立马发出一声嗤笑:“二太太是活菩萨?哈哈哈哈哈,那是她在做样子,给自己弄一个好名声。”

    “我以前听说二太太的事情,还非常佩服她,没想到……”

    “二太太心如蛇蝎,做了不少坏事。”

    “啊?怎么可能?”玉琴一脸不信,“你骗我的吧?二太太再不好,也不会去做害人的事情啊。”

    “她做了不少坏事。”

    “你说清楚,她做了什么坏事?”玉琴怒瞪着周瑞,“你要是不说清楚,我就不睬你了。”

    周瑞一听这话,心里有些慌了,连忙讨好地说:“我说,之前琏少爷考试的时候,二太太请马道婆给琏少爷下咒,这件事情全贾府里的人都知道。”

    “下咒?”

    周瑞把下咒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玉琴。

    玉琴一脸诧异:“二太太居然这么歹毒?”

    “这算什么歹毒,她还做过更歹毒的事情。”

    “还有什么?”

    周瑞说到这,忽然停下来,眼里充满犹豫。他虽然有些醉了,但是心里知道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

    玉琴见周瑞忽然停下来,故作不满地撅起嘴巴:“怎么不说了?”

    周瑞连忙赔笑:“有些事情不能说……’”他的话还没有落音,耳朵就被玉琴拧了起来,“疼疼疼……”

    玉琴一脸不满地瞪着周瑞,拧着周瑞的耳朵的手更加用力:“周大爷,我还没有过门,你就把我当外人。既然你这么不相信我,那我们就断绝来往吧。”说完,松开手,从周瑞的怀里推开,转身准备离开。

    周瑞见玉琴生气,连忙站起身,伸手拉住她,赶紧道歉:“玉琴,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没有把你当外人,也没有相信你。”

    玉琴转过身,冷冷地望着一脸焦急的周瑞:“有些话你都不跟我说,不就是不相信我么,我虽然跟你的时间短,但是全心全意地相信你,依赖你,而你呢,却把我当外人。我看出来了,你是不想和我过日子,只是想和我玩玩。我是真的把你当良人,想和你过一辈子,可是你却这样看不起我。我虽然是风尘女子,但是也有尊严,决不允许自己被你这么耍。”说完,就红了双眼,泪水从眼角滑落,“原本以为自己找到一个良人,结果……”

    周瑞听到玉琴的一番表白,一颗心充满感动和火热,还有大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见玉琴哭了,他一颗心立马揪了起来,抽疼地厉害。急忙把玉琴搂在怀里,温柔地安慰道:“玉琴,我也想和你过一辈子,并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错了,我什么都告诉你。”

    玉琴装作用力地样子推周瑞,哭得梨花带雨地说:“你不用骗我……”

    “我没有骗你。”周瑞急的赶紧表态度,“之前琏少爷不是去江南赈灾么,二太太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想要杀了琏少爷给大少爷报仇。”

    “你不要说了,我是不想听了。”

    “我的亲亲,你就听我说吧。”周瑞真的怕玉琴和他断绝来往,这个时候也不管什么了,只想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给玉琴听。“二太太有个姐姐在金陵,我们称呼她为薛姨妈,她写信给薛姨妈,请薛姨妈派人刺杀琏少爷。”

    “状元爷不是被那个什么世子刺杀的么,怎么又变成二太太呢?”

    “二太太也派人刺杀琏少爷。”

    “二太太怎么能这么阴险歹毒,状元爷什么都没有做,她却非要置他于死地。”

    见玉琴不生气了,周瑞在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重新搂着玉琴坐了下来,亲自倒了杯酒喂玉琴。

    “亲亲,我全都告诉你,你不要生我的气。”

    玉琴横了一眼周瑞:“看你表现,继续说故事。”

    “好好好,我继续说。”周瑞见玉琴一副娇嗔地模样,心里美滋滋的,“因为这事情,王老夫人还来把二太太打骂了一顿。”

    “王老夫人为什么打骂二太太?”

    “琏少爷现在可是朝廷命官,如果查出来二太太派人刺杀琏少爷,王家的名声又毁了,说不定还会被连累,所以老夫人才会教训二太太。”

    玉琴一脸恍然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自从大少爷过世后,二太太就变得有些疯,现在疯的更厉害了。”

    “这就是报应,我真是错看二太太了。”玉琴忽然想到什么,一脸不解地问道,“状元爷之前没有考中状元的时候,听说二太太就经常找状元爷的麻烦,这是为什么,那个时候大少爷还好好地?”

    “为了荣国府的爵位。”周瑞说道,“老太太一直偏爱大少爷,想要大少爷继承爵位,二太太也希望大少爷能承袭爵位,但是按照规矩,承袭爵位应该是琏少爷。为了得道爵位,二太太他们就经常找琏少爷他们的麻烦,想要把琏少爷他们的名声毁掉,让琏少爷无法承袭爵位。”

    玉琴一脸被惊倒地模样,难以置信地开口:“怎么能这样……”

    周瑞卖弄地说:“不止这样,琏少爷上面原本还有一个哥哥,他原本是荣国府里的大少爷。”

    玉琴一脸吃惊:“什么,状元爷还有一个哥哥,怎么没听说过,那哥哥呢?”

    “死了,被二太太害死了。”

    玉琴吓得倒抽一口冷气,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二太太怎么能对一个孩子下手?”

    “那个瑚少爷聪明乖巧,比大少爷,也就是珠少爷还要聪明伶俐。二太太怕有瑚少爷在,珠少爷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就在瑚少爷的药里下了□□。”

    “□□?就没有人怀疑吗?”

    “瑚少爷那个时候掉进池塘,而且还是冬天,病的非常严重,离死就剩一口气。二太太就抓住这个机会,在瑚少爷的药里下了药。为了不被人查出来,每次下□□都很少。十天过后,瑚少爷就死了。所有人都认为瑚少爷是病死的,其实他是被毒死的。”

    “二太太真是太狠毒了,居然对一个孩子下□□。”玉琴今天知道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暂时满意了,不打算再逼周瑞继续说。要适可而止,不然会引起怀疑的。

    “周大爷,不说了,听得我害怕,我们喝酒吧。”

    “可是你自己要听的。”

    “我哪知道二太太这么阴狠。”玉琴一脸害怕地说,“我第一次听说这样吓人的事情,当然怕,你就不要嘲笑我了。”

    “好好好,不笑话你,我们喝酒,喝酒。”

    很快,周瑞就被玉琴灌醉的不省人事,她趁这个机会,出去找高齐,把从周瑞那里听到的事情告诉了高齐。

    “玉琴,你做得很好,继续从周瑞那里套出更多王夫人的事情。”

    “我明白。”

    “等事情办好了,我就带你去见少爷。”

    玉琴听到这话,双眼顿时一亮,神色有些激动:“请高公公转告少爷,我会从周瑞嘴里套出更多的事情,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结果。”

    “你的话,我一定带到。”

    “谢谢高公公。”

    “时间不早了,你赶快回去,省的周瑞醒了找不到你。”

    “好。”

    高齐和玉琴道别后,就回到六元府。此时的贾琏已经和庄镜容歇下了,他打算明天向贾琏汇报这件事情。

    周瑞家的这段时间要忙着贾元春成亲的事情,就住在贾府里,没有回家,所以暂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和青楼的女人搞在了一起。

    即使贾元春要成为晋王爷的侧妃,王夫人也没有因为这件事情,结束对贾元春的冷战。相反,她怪贾元春毫无人性,说贾珠刚死没多久,她就急着嫁人。

    贾元春被王夫人再次伤到,心里对她的怨恨加深。母女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疏离。

    贾府的人见王夫人这么对贾元春,只觉得王夫人彻底疯了。贾元春嫁给晋王爷是多么大的喜事,王夫人居然还怪贾元春不该嫁,脑子彻底坏了。

    王夫人虽然怨恨贾元春,但是贾母并没有。她十分疼爱贾元春,再加上贾元春被赶出宫有她的责任,她心里很是愧疚。所以,给贾元春准备嫁妆的时候,填了不少东西。

    贾府一片喜庆洋洋,都在为贾元春的婚事做准备。每个人都非常高兴,当然除了贾敏。

    贾敏之前听林如海说过官场的事情,也知道四皇子不会上位。现在见四皇子要娶贾元春为侧妃,心里很是担心,但是又不能直接说,只能拐弯抹角地提醒贾元春。

    贾元春告诉贾敏,她的这番话,贾琏已经跟她说过了。她是自愿嫁给四皇子,也不会后悔,让贾敏不要担心。

    第二天,高齐等贾琏用完早膳,才去找他,跟他说了贾瑚的事情。

    听完高齐的话,贾琏一张脸顿时沉冷下来,眼里一片阴鸷和杀意。

    “王氏那个疯婆子,我要她血灾血还。”虽然他没有见过贾瑚这个大哥,但是听说贾瑚被王夫人害死,贾琏心里充满怒火和杀意。如果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在,他恨不得现在杀了王夫人。

    “少爷,玉琴说她会从周瑞那里套出更多的话,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结果。”

    贾琏深吸好几口气,强硬地把涌上心头的怒火压了下去,“你告诉她,让她小心点,不要被周瑞发现。”

    “少爷,您放心,玉琴做事很有分寸。”

    “等事情办好了,你带她来见我,我要亲自感谢她。”

    “玉琴也很想见少爷。”

    “王氏那个疯婆子一定还做了别的事情。”贾琏眼里充满寒光。

    “少爷,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老爷?”

    “暂时不要告诉我爹,我怕他听了以后,会气的去找王氏那个疯婆子偿命,到时候就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是,少爷!”

    “这次我要让王氏那个疯婆子死无葬身之地!”

    高齐汇报完事情就退下了,贾琏一个人呆在书房,在心里计划着怎么让王夫人死无葬身之地。

    他以前放过王夫人,真的是太蠢了。下咒的那个时候,他就该让王夫人那个疯婆子付出惨重的代价。

    王夫人那个疯子害死贾瑚,老太婆不知道清不清楚。如果老太婆知道,却没有阻止,那就让她血灾血还。如果不知道,那就算了。

    与此同时,王夫人抱着贾珠身前的衣服,神色悲哀又怀念,嘴里小声地说着什么。仔细听,原来说的是要杀了贾琏给贾珠报仇。

    都到了这个时候,王夫人依旧没有放弃杀了贾琏的决心,还是想杀了贾琏给贾珠报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