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九十七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97章 第九十七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贾元春去给贾母请安, 贾母还没有午睡, 正在逗贾宝玉玩。

    “祖母。”

    “元春回来了啊,琏哥儿怎么样?”

    贾宝玉听到贾母说琏哥儿, 一双眼葡萄似地的双眼顿时一亮,小脸上露出一个欢悦地笑容:“琏哥哥, 我要琏哥哥……”别看贾宝玉只有两岁,但是真的很聪明, 一直记得贾琏。

    贾母见贾宝玉这么喜欢贾琏, 心里很是欣慰,低头在宝贝孙子的小脸上亲一口,温声地说道:“琏哥哥过两天就来看宝玉了。”

    “真的吗?”贾宝玉双眼充满期待,亮晶晶地望着贾母。

    “是真的。”贾母慈爱地摸了摸贾宝玉的小脸,“所以, 宝玉要乖乖的等琏哥哥来。”

    贾宝玉乖巧地点了点头:“好的, 宝玉会乖乖的。”

    贾母看向贾元春,见她微微蹙着眉头,神色忧郁, 一脸关心地问道:“元春怎么了?”

    贾元春听到贾母这么说, 立马红了双眼,眼中有泪花闪烁, 声音有些哽咽:“祖母, 我娘她……一直在怪我……”一句话还没有说完, 泪水就偷偷地从眼眶里溜了出来。“她怪我和琏哥儿走得近, 怪我不帮大哥报仇……”说着说着, 泪水就布满整张脸,“可是,琏哥儿并没有害死大哥……”

    贾母见贾元春哭的这么伤心难过,心里也十分不好受,把贾宝玉交给奶娘,让奶娘带贾宝玉去午睡。她自己走了下来,把贾元春搂在怀里,轻轻地拍了拍贾元春的后背。

    “你娘疯了,不需要在意她的态度。”对于老二家的,贾母是非常失望。自从珠哥儿过世后,老二家的就像是疯了,整天疯疯癫癫的,现在连女儿都不认。“

    贾元春扑进贾母怀里,大声地哭了起来,像是要把这段时间的憋屈和委屈全都发泄出来。

    贾母被贾元春哭的心里一阵一阵地抽疼,“元春,不哭不哭,还有祖母在。”

    贾元春哭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平静了很多,有些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

    “祖母,不好意思,我失态了。”

    贾母拿着手绢,动作轻柔地帮贾元春擦了擦眼泪:“你这孩子在祖母面前就不要那么多规矩。”

    贾元春撒娇地说道:“还是祖母对我好。”

    贾母想到王夫人,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你娘自从珠哥儿过世后,神智就变得不清楚,她的话,你没必要放在心里。”

    “我知道,只是……”被自己的亲生母亲这么对待,她即使再明白,心里也会不好受。

    “不要搭理她,有祖母在。”

    “谢谢祖母。”

    贾元春待了一会儿,见时间不早了,到了贾母午睡的时间,她该离开了。和贾母说了一声,贾元春就回到自己的屋子。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抱琴听到贾元春一声接着一声地叹气,关心地问道:“小姐,你怎么了,睡不着吗?”

    贾元春睡不着,索性地坐起身,靠坐在床头,紧皱着眉头,神色忧愁:“抱琴,我心里烦得很。”

    “小姐,太太只是没想开才会这么对你,等过段时间太太恢复正常了,就不会这么对你。”抱琴以为贾元春还在在意王夫人对她的态度。

    “我不是在烦这个。”

    抱琴眼里闪过一抹疑惑:“那小姐你在烦恼什么?”

    “现在已经十月了,再过两个月就要过年了,到时候我就十八岁了。”再过两个月,她就真的变成老姑娘了。

    抱琴一听这话,就知道贾元春在烦心什么了。

    “小姐,你在担心你的亲事?”

    贾元春无力地点了下头:“是的,娘亲恨我和琏哥儿走得近,是不可能为我找亲事的。祖母想给我找,但是却没有好的亲事。我跟姑姑说了,姑姑说她在京城认识的人不多。本来想请镜容帮忙,但是没想到琏哥儿前段时间去江南,又遇到刺杀,我也不好意思提。过了年,我就十八岁,年纪太大了,到时候会更不好说亲事。”自从被赶出宫,贾元春一直在担忧自己的亲事。虽然她现在不是世家小姐,但是让她嫁给一个普通平凡人,她是不甘心的,也是不愿意的。

    抱琴听了这话,心里也不由地变得焦急起来:“小姐,那怎么办?”

    “怎么办?”贾元春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凄凉地微笑,“我这一生估计真的要完了。”她还没有恨母亲,母亲居然先恨起她来。如果不是母亲乱说话,荣国府的爵位就不会被收走,她就不会被赶出宫,她的一生将会荣华富贵。

    抱琴见贾元春一脸绝望地表情,心里很是难过,忍不住哭了出来:“小姐,你不要放弃,说不定会有好的……”

    “好的……呵呵……”母亲毁了她一生,贾元春越是这么想,心里对王夫人的怨恨就越深。

    “小姐,一定会好的!”

    贾元春此刻只觉得没有希望了,甚至有些自暴自弃了。

    “小姐,你先好好地睡一觉,一觉醒来就会想到好办法。”

    贾元春躺下床上,侧身面对着墙壁。等抱琴离开了房间,她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偷偷地哭泣。

    如果不是母亲,她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不是母亲,她再过几年就会成为妃子,身份尊贵,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都是母亲害的……

    贾元春一边哭泣,一边在心里怨恨王夫人。大概是哭累了,过了一会儿她睡着了。

    此时,晋王府。

    “王爷,都这个时候,您还要纳侧妃吗?”林少雄有些无语了,江南说不定要出事,王爷居然还有心思纳侧妃。

    四皇子斜了一眼林少雄:“都什么时候呢?”

    “王爷,皇上不是派人在调查江南的事情么?”

    “没什么好担心的。”四皇子的食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神色若有所思,“父皇升贾琏为内阁侍读学士,贾琏以后一定会进入内阁。”

    “这倒是。”林少雄没想到皇上这么看重贾琏,居然这么早就让他做内阁侍读学士。

    “我纳了他的堂姐为侧妃,和他的关系就拉近了一步,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和他在一起。”

    林少雄:“……”

    “王爷,您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

    四皇子一脸疑惑:“什么事情?”

    “王爷,贾大人和他二叔一家的关系不好。”

    “这件事情,本王自然知道,但是贾琏和他堂姐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糟糕。”

    林少雄没有再说什么了,心想王爷您开心就好。

    四皇子把管家叫来,让管家去找媒婆,让媒婆去贾府说这门亲事。

    贾元春一觉醒来,见赖大家的急急忙忙地来找她,以为贾母出了什么事情,一脸担心地问道:“祖母怎么了?”

    “大小姐,老太太没事。”赖大家的满脸喜色地说,“是您的大好事。”

    “我的大好事?”刚起来没多久的贾元春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问道,“我能有什么大好事?”她现在只有坏事。

    “大小姐,晋王府派来媒婆来给您说亲了,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什么?!”贾元春发出一声惊叫,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你说什么?”

    见贾元春一副被惊倒地模样,赖大家的笑着说:“大小姐,您的好事来了,晋王府派媒婆来说亲了。”

    这次贾元春听清楚了,瞪大双眼,张大着嘴巴,一脸不敢置信地表情。

    晋王府?

    晋王府?

    晋王府?

    晋王府怎么会派人来说亲?她是在做梦吧?她一定还没有睡醒?

    赖大家的见贾元春一副呆愣地模样,就知道她被惊呆了,忍着笑叫了一声:“大小姐?”

    叫了一声没反应,赖大家的只好又叫了几声。

    贾元春终于回过神来,但是表情还是很懵。

    “你刚刚说什么,我不是在做梦?”

    “大小姐,您当然不是在做梦,奴婢刚刚说的都是真的,晋王府的媒婆就在老太太那。”

    贾元春抬起手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手背,一阵剧痛传来,疼的她不由地倒抽一口冷气:不是在做梦!

    赖大家的见贾元春一双眼红红地,神色憔悴,忍不住多嘴说了一句:“大小姐,您梳洗打扮下,然后去老太太那里。”

    “我知道了,麻烦嬷嬷了。”

    “大小姐言重了,不过您快点,不要让晋王府的媒婆等久了。”

    “好的。”

    赖大家的行了个礼,然后离开回到贾母那里。

    “小姐,这真是天大的好事情!”抱琴一脸兴奋地叫道。

    贾元春的脸上露出一个比今日阳光还要灿烂明媚地笑容,伸手紧紧地抓住抱琴的双手:“抱琴,你说的,只要我不放弃,就一定有好事情!”天啊,她不敢相信,晋王府居然派媒婆来说亲!

    “小姐,奴婢伺候你梳妆,不能让晋王府的媒婆久等。”

    “好。”

    人逢喜事精神爽,本来很憔悴的贾元春,突然之间变得容光焕发。

    梳好妆,又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贾元春嘴角扬起得体端庄地笑容前往贾母的院子。

    “大小姐到!”

    贾元春缓缓走进贾母的屋子,把她在宫里学到的走路姿势和仪态都表现了出来。

    “见过祖母!”

    贾母看到贾元春这副样子,心里非常地满意和自豪。大孙女一直以来是她的骄傲,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

    “钱夫人,这就是我的孙女,贾元春。”贾母向钱媒婆介绍道。

    “元春,见过钱夫人。”

    贾元春朝钱媒婆行了个礼:“见过钱夫人。”

    钱媒婆站起身,走到贾元春的身前,拉着贾元春的双手,把她从头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一遍,越看越满意,嘴里不停地夸赞:“贾姑娘不仅长得漂亮,而且仪态十分端庄秀美,不愧是从宫里出来的。”

    “钱夫人过奖了。”

    钱媒婆笑盈盈地说:“贾姑娘,这次我来是为了给晋王爷提亲的。”

    贾元春听到媒婆这么说,一颗心扑通扑通地剧烈地跳动起来,心里变得火热,眼里迸发出灼热的光芒。前一刻,她还在为自己的亲事感到绝望。没想到,一觉醒来,好亲事就找上门来,把她从绝望的深渊里拉了出来,让她看到了希望。

    “这是王爷亲自找我来说媒的。”

    听到这话,贾元春的一张脸变得通红,表情非常害羞。

    “真的吗?”贾母一脸震惊。

    “老夫人,当然是真的。王爷说贾姑娘是贾大人的大姐,一定很优秀,所以派我来提亲。”

    贾元春听到这话,心里总算明白了,原来是因为琏弟。不过她并没有觉得失望,相反觉得很幸运。如果不是琏弟,晋王爷是不可能派媒人来提亲。

    贾母也明白了,一张长满皱纹地脸上露出一个灿烂地笑容,有些骄傲自豪地说道:“我家元春的确很优秀,不然当初也不会选秀成功。”

    “可不是么。”钱媒婆笑呵呵地说,“老夫人,这门亲事您意下如何?”

    “能被晋王爷看中是我们家元春的福气,我自然不会反对。”贾母做梦也没有想到晋王爷会派人来提亲,提亲的对象还是贾元春。

    “贾姑娘,你自己觉得如何?”

    贾元春红着脸,轻轻地点了下头:“恩。”能被晋王爷看中,她怎么会不同意。

    “不过,有句话我要跟你们说清楚。”钱媒婆的神色忽然变得严肃,“王爷的意思是纳贾姑娘为侧妃,并不是王妃。”

    “什么?侧妃?”贾母惊叫道。

    贾元春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僵住,眼里露出难以置信地光芒。

    侧妃?

    钱媒婆见贾母和贾元春一副难以接受的表情,在心里冷笑两声,神色沉了下来。

    “老夫人,贾姑娘,你们不会以为是正妃吧?”

    贾母回过神来,神色复杂:“侧妃不是妾么,我们家元春怎么能……”

    “老夫人,不是我贬低你们,你们看看你们现在是什么身份。”钱媒婆真想不明白贾母她们哪里来的自信,以为贾元春能做晋王爷的正妃。“你们家现在没有爵位,只是普通的人家。贾姑娘能给晋王爷做侧妃,已经是破例了。按照规矩,贾姑娘是没有资格做晋王爷的侧妃。”

    钱媒婆的这句话像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贾母和贾元春的脸上,让她们觉得非常羞辱,但是不得不承认钱媒婆说的是对的。

    “晋王妃几年前去世了,晋王爷一直没有续弦,是在等前王妃的妹妹及笄。”钱媒婆冷冷地说道,“前往菲是谁家的女儿,就不用我说了吧。就算你们家现在有爵位,也及不上颜家的一分。”这家人哪来的脸,以为自己能做晋王爷的正妃。

    “可是……”再怎么说,元春是他们贾府的嫡女,怎么能去做妾。贾母从来没想过让贾元春去做妾。

    “没有什么可是,王爷愿意纳贾姑娘为侧妃,是你们家的荣幸。别人家的姑娘想做晋王爷的侧妃都做不了。”钱媒婆眼里闪过一抹嘲讽,“如果不是看在贾大人的面子上,晋王爷还不会纳贾姑娘为侧妃。”

    贾元春的双手不由地用力地握成拳头,指甲紧紧地嵌在手心里。

    她心里不甘,觉得这是屈辱。她一个嫡女居然要去做王爷的侧妃,说好听点叫侧妃,其实就是妾。从小到大,她都是天之骄女,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去做别人的妾。

    但是,媒婆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他们家早就没有了爵位,只是普通人家,能做晋王爷的侧妃,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

    她心里再不甘又能怎么样?

    她早就不是荣国府的大小姐,只是一个被赶出宫,名声被毁的普通姑娘。

    心里涌起一阵酸楚,贾元春的鼻头发酸,眼眶泛红,泪水要夺眶而出。连忙闭上眼,微微仰头,硬生生地把泪水逼回去。

    “晋王爷的侧妃,身份也尊贵,一辈子享尽荣华富贵,你们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如果不是考虑到贾元春是贾琏的堂姐,钱媒婆的话会更难听。也不看看贾元春之前说亲被全京城的世家拒绝了,现在王爷愿意纳她为妃,简直就是天大的恩赐。

    贾母也知道钱媒婆的话没错,但是她心里就是不能接受。可是,她也明白贾元春因为王夫人,已经找不到好人家了,能嫁给晋王爷做侧妃,已经是天大的好事情了。

    贾元春咬了咬唇,睁开双眼,眼里没有一丝犹豫,有的只是坚定。

    “钱夫人,我答应!”她没有选择,做晋王爷的侧妃已经算是她高攀了。再说,她的名声被母亲毁了,找不到好人家了。与其在家做老姑娘,被世人嘲笑死,还不如嫁给晋王爷做侧妃。

    晋王爷可是最有希望做太子,以后等他登基了,她也就是妃子了。这和她之前进宫的目的一样,只不过晚了几年。

    这么想,贾元春心里顿时变得好受了。

    钱媒婆听到贾元春这么说,满意地笑了:“还是贾姑娘明白。”

    “元春……”

    “祖母,钱夫人说的很对,我能做晋王爷的侧妃,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现在是侧妃,以后就是皇妃。

    贾母深深地望了一眼贾元春,没有再说什么了。

    “贾姑娘,你放心,王爷不会随便纳你为侧妃。”

    贾元春听了这话,一脸惊讶:“什么意思?”

    “你是贾大人的堂姐,王爷会按照规矩纳你为侧妃。”

    听到钱媒婆这么说,贾元春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她真怕晋王爷什么都不做,就派一顶轿子把她接进王府,然后什么都没有。现在,晋王爷看在琏弟的面子上,愿意按照纳侧妃的礼仪和规矩娶她,已经很好了。

    “谢谢王爷的一片好意。”真是多亏了琏弟。

    钱媒婆夸赞道:“贾姑娘真明事理。”

    “钱夫人过奖了。”

    “既然贾姑娘答应了,那我就回去回复王爷,然后算好吉日,给你们家下聘礼。”

    “麻烦钱夫人了。”贾元春从袖子里拿出一个荷包递给钱媒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钱夫人不要嫌弃。”

    钱媒婆乐呵呵地收下荷包,脸上的笑容扩大,嘴里再次夸赞道:“贾姑娘真是明事理。”

    贾元春让抱琴把钱媒婆送到大门口,她留下来和贾母讨论这件事情。

    “元春,你是嫡女,是我们贾府的大小姐,怎么能去作妾?”贾母心里替贾元春委屈。

    “祖母,我们家没有爵位了,就算我是嫡女,也是普通人家,能嫁给晋王爷做侧妃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

    “可是……祖母舍不得你做妾啊……”

    “祖母,晋王爷以后会成为太子,等他登基,我就是皇妃了。当初你们送我进宫,不就是为了让我成为皇妃么。现在也是一样,不过晚了几年。就算我现在留在宫里,也要等几年才能成为妃子。”贾元春是想开了,心里没有任何负担,也不觉得屈辱了。

    贾母听贾元春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心里变得能接受了。

    “对对对,晋王爷以后会成为皇上,到时候你就是皇妃了。”

    “所以,祖母您不要觉得我委屈,我认为自己很幸运。”贾元春笑着说,“如果不是琏弟,恐怕我是做不了晋王爷的侧妃。”如果晋王爷不来提亲,她还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样。

    “多亏了琏哥儿。”贾母现在越来越满意贾琏这个孙子,也庆幸自己当时听了珠哥儿的话,和琏哥儿拉近了关系。

    贾元春心想,当时自己拉近和琏弟的关系,真是太对了。

    “如今你的亲事定了下来,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可以放下了,该为你准备嫁妆了。”贾母决定要给贾元春多准备一些嫁妆,要让贾元春在晋王府里更有底气,不能被晋王府里的人小瞧。

    没过一会儿,贾琏就收到四皇子要纳贾元春为侧妃的消息,被这个消息震到了。

    “晋王爷在打什么主意?”贾琏觉得四皇子纳贾元春为侧妃没安好心,像是冲着他来的。

    庄镜容犹豫了下说:“夫君,应该是为了你吧。”

    贾琏紧紧皱起眉头,沉着一张脸,冷笑道:“他以为他纳了贾元春为侧妃,我就要支持他吗?”贾元春不是他亲姐姐,只是他的堂姐。再说,他要和贾家断绝关系,到时候贾元春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晋王爷这么做,是想把你和他绑在一起。”

    “我是不会支持他的。”贾琏对四皇子本来只是不喜欢,现在已经变成厌恶了。

    “大姐怎么会答应做晋王爷的侧妃,毕竟侧妃是妾?”

    “晋王爷在京城很有权势,做他的侧妃不亏。再说,以她现在的身份,能嫁给晋王爷做侧妃,算是破例了。”贾琏对贾元春愿意做四皇子的侧妃,一点都不惊讶。

    庄镜容这才想起来,贾府现在只是普通人家,贾元春也不是什么世家大小姐,能嫁给晋王爷做侧妃,的确是破例了。

    “可是,晋王爷他……”

    贾琏知道庄镜容想说什么,只能摇摇头说:“我们不能说。”他们不能跟贾元春说,四皇子很快就要倒台了。“再说,这是她自己愿意的。”不过话说回来,贾元春不嫁晋王爷,也找不到好人家了。做晋王爷的侧妃,对她来说是个不错的决定。

    庄镜容微微颔首:“夫君说得对!”

    四皇子要纳贾元春为侧妃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京城,掀起了不小的轰动。

    御书房里。

    “老四还真敢想,居然纳贾元春为侧妃。”隆武帝勾起嘴角,露出一抹讥笑,“他不会以为纳了贾元春为侧妃,就能拉拢到贾琏吧。”

    “他是想把贾琏和他绑在一起。”太上皇面无表情地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阻止了,成全他纳贾元春为侧妃。”

    瑞亲王府。

    “四弟还真是不愿意放弃贾琏。”

    “贾大人被皇上重用,现在是内阁侍读学士,以后说不定要进内阁,晋王爷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可惜,贾琏不会成为他的人。”

    元亲王府。

    “老四那家伙真是狡诈。”大皇子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这点。

    “王爷,贾琏和他那个堂姐的关系并不怎么好,晋亲王就算纳了贾元春为侧妃,也没有什么用。”大皇子谋臣说道,“再说,皇上态度明确地让贾琏不参入您和晋亲王的争夺,贾琏是不会成为晋亲王的人。”

    大皇子听到这话,心里安心了不少:“你说得对。”

    “晋亲王这么做,很有可能会惹皇上不高兴。”大皇子谋臣分析道,“虽然皇上没有阻止,但是心里肯定不满,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情。”

    “老四这次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大皇子幸灾乐祸地笑道。

    王家。

    王子腾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非常高兴,让他的夫人明天去一趟贾府,送一些好东西给贾元春做嫁妆。

    王老夫人心里也非常欢喜,拿出一些好东西,打算明天亲自去贾府送给贾元春,然后再好好地跟贾元春聊聊。

    贾府因为这件事情,整个府里充满喜气。

    之前和贾府断绝来往的人家,也都纷纷上门祝贺道喜,贾府又变得热闹起来,贾母笑地合不拢嘴。

    贾元春看到这一幕,心里觉得自己答应是对的,也认为这都是贾琏的功劳,所以她决定去六元府,亲自感谢贾琏。

    贾琏没想到贾元春是来感激他的,这让他很是诧异。

    “大姐,我什么都没有做。”

    “你虽然什么都没做,但是晋王爷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会娶我为侧妃。”贾元春心里对贾琏充满感激。

    听到贾元春这么说,贾琏的心情变得十分复杂,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这件事情。

    “大姐,你真的愿意做晋王爷的侧妃?”

    “愿意,因为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选择了。”贾元春一脸坚定地说。

    贾琏微微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不能说。

    “大姐,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琏弟,我不后悔,因为我真的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选择。”

    贾琏虽然不太喜欢贾元春,但是贾元春从宫里回来后,没有找过他麻烦,对他也很关系,虽然关心带着目的。他不想贾元春因为他的关系,以后变得很惨。

    四皇子真是太可恨了!

    “大姐,以后有麻烦,记得来找我帮忙。”有些事情不能说,只能这么说了。

    四皇子倒台后,贾元春的日子要是不好过,他再想办法帮他。

    贾元春听到这话,感动地哭了出来,声音哽咽:“琏弟……谢谢你……还有对不起……小时候对你说了很多过分的话,还找你麻烦,真的对不起……”

    “大姐,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琏弟,谢谢你……”

    贾琏望着哭得满脸都是泪水的贾元春,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现在说感谢他,说不定以后会恨死他。

    四皇子这一招真是太阴险了!

    “大姐,你以后不怪我就好。”这好像不太可能。

    “琏弟,我知道晋王爷纳我为侧妃的目的是什么。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怪你。”要怪就怪母亲,是她毁了她一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