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第九十六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96章 第九十六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吃在首尔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娱乐圈有个郁大厨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贾琏这一觉睡得非常沉, 如果不是庄镜容叫醒他, 估计他一觉能睡到第二天晚上。

    庄镜容见贾琏睡得这么沉,心里是不忍心叫醒贾琏的, 但是贾琏要去参加早朝, 所以只能叫醒贾琏。

    大隆朝的早朝时间是每天早上的辰时开始, 也就是早上八点开始。这个时间不早也不晚, 跟前世上班的时间,提早了一个小时而已。

    饱饱地睡了一觉, 贾琏整个人的精神和气色要好了不少,不过眉宇间还是有些疲惫, 好在上完朝就能休息二十天。

    一家人坐在一起用早膳,因为知道贾琏的身体需要好好地补一补, 庄镜容和邢夫人都吩咐厨房做一些好吃又能补身体的食物。

    用完早膳,贾琏就去宫里了。

    因为早朝还没有开始,文武百官就在偏厅里等着。因为今天早朝的主角是刚从江南赈灾回来的姜青云他们, 文武百官都围着他们,各种拐弯抹角地打探江南的事情。

    贾琏走进来,就看到姜青云、朱大人、沈大人被一群大臣团团围住,默默地走到偏僻的角落。

    本以为没有人会注意到他, 结果还是被人注意到了, 瞬间一批人朝他围了过来,态度非常热情, 完全不介意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官。

    贾琏有些承受不住这些大人们太过热情的态度, 不过还是很谦逊地回答这些人的问题。

    这些大人们问的问题, 基本上都是江南赈灾的问题,当然还有贾琏遇刺的事情。

    没过一会儿,早朝开始了。

    文武百官理了理仪容,整了整表情,一脸庄重地走进金銮殿。

    因为贾琏只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官,是没有资格进金銮殿参加早朝的,所以他只能先在门口等着,等隆武帝传召才能进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谢皇上!”

    “有事起奏,没事退朝!”李进忠的声音在金銮殿里响起。

    姜青云从队伍里走出来,朝隆武帝行了个礼:“臣有事要奏!”

    “姜爱卿先把去江南赈灾的事情汇报下,让别的爱卿也知道江南的事情。”

    “是,皇上!”

    姜青云开始向隆武帝汇报江南赈灾的事情,别的大臣们安静地听着。

    当听到江南有数万的老百姓遭遇洪灾,稻田被冲毁,房屋被卷走,老百姓们变得流离失所。很多大臣心里还是很不好受的,毕竟有这么多人遇难。

    等姜青云汇报完,隆武帝夸赞道:“你们这次去江南赈灾,做的不错。”

    “皇上,赈灾的具体工作都是贾大人做。”姜青云把贾琏在赈灾做了哪些事情,非常详细地告诉了隆武帝。

    其他的大臣们听到贾琏做了这么多事情,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隆武帝听完,严肃的脸上露出一抹赞赏地笑容:“朕就知道他擅长这方面的事情。”说完,对站在一旁的李进忠吩咐,“宣贾琏觐见。”

    李进忠上前走了一步,然后高声地叫道:“宣贾大人觐见!”

    贾琏听到叫他,整理了下衣服,肃着一张脸走了进去。

    “臣贾琏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

    “谢皇上!”

    “你这次去江南赈灾,帮了不少的忙,朕要奖赏你。”

    在场的文武百官听到这句话,心里一点也不意外,但是他们好奇皇上要奖赏贾琏什么。

    “皇上,臣并没有做什么,而且臣只在金陵做了些事情,其他地方并没有帮上忙。”贾琏谦虚地说道。

    “这不怪你,你一到金陵就被遇刺,身受重伤。”隆武帝温声道,“之前你制造出来的新的农耕工具,非常有用。加上这次赈灾有功,朕是要奖赏你的。”

    “皇上,臣只是做了臣该做的事情。”

    “贾琏赈灾有功,发明新的农耕工具有功,从今天起升为内阁侍读学士。”

    贾琏跪下来谢恩:“谢主隆恩!”

    在场的大臣们听到这个奖赏,心里十分震惊。虽然早就猜到贾琏有可能会官升一级,但是没想到皇上居然让他升为内阁侍读学士。

    内阁侍读学士!

    虽然只是一个从四品的官,但是却非常重要。别的不说,就是前面的两个,内阁,就知道有多重要。

    他们以为皇上会让贾琏升为翰林院侍读学士,毕竟以贾琏考中状元的事情,让他去翰林院才对,但是没想到皇上会直接让他做内阁侍读学士。

    在场的文武百官们,此时都有一个感受,那就是皇上有意让贾琏入内阁。

    “你在金陵受了伤,又一路奔波回来,这段时间就在家好好休养,二十天后再回来。”

    “谢皇上。”

    “你在家休息的这段时间,不要忘了把去江南之前的灌溉工具弄出来,现在已经是深秋了,雨下的少,很需要灌溉工具,灌溉稻田。”

    “回皇上,其实臣已经画好图纸,现在只需要找人制造出来就可以了。”

    “这件事情交给工部去办,你待会把图纸交给工部尚书。”

    “是,皇上。”

    隆武帝挥挥手,示意贾琏退到一边去。

    贾琏走到队伍末,他现在是内阁侍读学士,从四品的官,有资格上早朝了。

    “姜爱卿,这次你赈灾有功,朕也要奖赏你。”隆武帝一脸温和地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户部左侍郎!”

    “谢主隆恩!”姜青云之前是督察院右督御史,是正三品的官职。现在,升为户部左侍郎,是正二品的官职。他一下连升两级。

    在场的文武百官地听到隆武帝这道旨意,都惊得倒抽一口气。姜青云居然连升两级,而且还是户部左侍郎!

    其实,大臣们震惊的不是连升两级,而是姜青云居然升为户部左侍郎!

    户部!

    户部!

    户部!

    户部是六部中最重要的一部,是大隆朝的钱袋子!

    如果升姜青云为礼部左侍郎,或者工部左侍郎,文武百官们就不会这么惊诧了。

    “姜爱卿,你现在是户部左侍郎,要帮丁爱卿好好管理户部。”丁爱卿是户部尚书丁大人,他是四皇子的人。

    “是,皇上。”

    隆武帝挥挥手,示意姜青云可以退下去了。

    就在其他人以为隆武帝会奖赏朱大人和沈大人的时候,李进忠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有事起奏,没事退朝!”

    见朱大人和沈大人没有奖赏,文武百官们觉得很是古怪。按理说,朱大人和沈大人一起去江南赈灾,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皇上就算不奖赏,也会口头上夸赞他们几句,然后什么都没有。

    在场的文武百官们愣了下,随即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启禀皇上,臣有事启奏!”从队伍中走出来的是沈大人,四皇子的人。

    看到是沈大人,隆武帝微微勾起嘴角,眼里露出一道兴味地光芒:“沈爱卿,有什么事情要奏?”

    沈大人一脸严肃地说道:“是跟贾大人遇刺一事有关。”

    站在队伍最末尾的贾琏听到这话,心里立马了然:来了,四皇子的人要开始对付大皇子的人。

    隆武帝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故意说道:“贾琏遇刺的一事不是有结果了么,怎么还有别的事情吗?”

    “是的,皇上。”沈大人说道,“贾大人这次在金陵,前后遇到三次刺杀。第一次刺杀和第三次刺杀是北静郡王的儿子,水溶指使的。第二次刺杀的幕后主使,却是另有别人。”

    隆武帝坐直身体,表情变得非常沉冷:“三次?居然是三次?!第二次刺杀贾琏的人是谁?”

    “回皇上,是元亲王!”

    “沈明树你血口喷人!”大皇子队伍中的大臣们立马出来反驳。

    大皇子老神在在地站在原地不动,脸上没有丝毫慌乱,表情非常地淡定,好像这件事情和他没有关系。

    隆武帝看大儿子一副淡定从容地模样,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地笑容。“沈爱卿,你可知诬陷皇子的罪名?”

    “回皇上,臣并没有诬陷元亲王,臣这里有证据。”说完,沈大人从袖子拿出一本奏折,恭敬举起来。

    李进忠下来,从沈大人手里拿过奏折,然后递给隆武帝。

    “朕懒得看,你就直说吧。”

    “是,皇上。”沈大人说道,“这件事情还是何大人告诉臣的,贾大人第二次遇到刺杀的时候,何大人担心贾大人的安危,就赶了过去,然后看到……”

    沈大人把所谓的证据,缓缓地一条一条说了出来。

    隆武帝听完,一张脸变得阴沉如水,冷声地质问大皇子道:“老大,你有什么要说的?”

    大皇子不慌不乱地回道:“父皇,儿臣是冤枉的。”

    “大哥,你派人刺杀贾琏的证据摆在眼前,你就不要狡辩了。”四皇子说道。

    大皇子没有搭理四皇子,继续不慌不乱地向隆武帝禀告:“父皇,这是有人故意陷害儿臣。”

    “怎么陷害你呢?”

    大皇子淡定地向隆武帝分析刚才沈大人列举出来的证据,然后一一推翻。

    “父皇,大哥是在狡辩。”

    “四弟,你好像很希望是我派人刺杀了贾琏。”

    “不是我希望,而你就是刺杀贾琏的幕后主使。”

    “皇上,臣也有事要奏。”朱大人从队伍中走出来。

    “朱爱卿要说什么?”

    “臣要奏金陵的何大人,受贿贪污、玩忽职守、置百姓的生死不顾。”

    “皇上,臣要奏金陵的曹大人,受贿贪污、欺上瞒下、玩弄权术。”

    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人开始互相参奏对方的人,场面十分热闹。

    站在队伍末尾的贾琏看到这一幕,在心里咂舌,皇上还没有开始动手收拾他们,他们却自己跳出来狗咬狗,还真是精彩。

    保持中立态度的大臣们,一副事不干己地模样旁观者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人互相撕咬。

    隆武帝冷着脸,听两方的人互相揭对方的短。

    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人互不相让,越吵越厉害,让金銮殿变成了菜市口。

    “都给朕闭嘴!”

    隆武帝的一声沉喝,立刻让全场变得安静下来。大臣们乖乖站好,紧紧地闭上嘴,不敢再说什么了。

    “既然你们都说江南的官员有问题,那就彻查。”

    隆武帝的这句话一出,让在场的文武百官们的心头猛地一沉,有一种不祥地预感笼罩在他们的心头上。

    刚刚还互相撕咬的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人,现在特别后悔,有一种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这些年,朕对江南的事情管得少,竟然让江南的官员们如此无法无天。”隆武帝沉冷着一张脸,一双眼里充满寒光,声音冰冷,“刑部、大理寺、督察院听命!”

    “臣在!”

    刑部尚书,大理寺卿、督察员左御史从队伍中走出来。

    “江南官员贪污受贿一事就交给你们三人办。”隆武帝目光凌厉地望着

    刑部尚书,大理寺卿、督察员左御史三人,“你们三人认真调查此事,要公正的调查此事,明白吗?”

    三人心头一凛:“臣明白!”

    “如果你们三人调查出来的东西是假的,或者子虚乌有的,你们三人头顶上的乌纱帽就不要要了。”

    三人一听这话,吓得立马跪了下来:“皇上放心,臣等一定公正地调查此事。”

    “好了,退朝吧。”

    “退朝!!!!!!”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武百官们送走隆武帝,这才站起身散开。

    两拨人分别围着大皇子和四皇子,都在讨论江南一事要怎么办。

    李进忠走了过来,叫走了三个人。这三个人平时很低调,但都身居要职。他们三人被叫走,其他人也没有注意到,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在江南一事上。

    三人被叫到御书房,然后在御书房看到二皇子。

    隆武帝让他们三人暗中调查江南一事。

    刑部尚书是大皇子的人,大理寺卿是四皇子的人,督察员的左督御史是中立的。

    光是凭这三人调查是没用的,必须还有别人暗中调查。

    被隆武帝叫过去的三人,当天下午就出发去江南了。虽然姜青云回来,汇报了江南的事情,但是证据却无法带回来。这三人去江南,是为了收集证据的。

    很快,刑部、大理寺、督察院收到皇上的圣旨。

    旨意很简单,就是这次调查江南的官员贪污受贿一事,有二皇子,也就是瑞亲王主持。

    这道圣旨下来,在文武百官里掀起不小的轰动。

    瑞亲王?!!!!

    病秧子的瑞亲王居然主持这次调查江南的官员贪污受贿一事,有没有搞错?!

    皇上这是发哪门子的疯,居然让病秧子处理这件事情,是不是太儿戏了点?

    再说,瑞亲王弱不禁风的身体能撑得住吗?

    “外祖父,您觉得父皇这道旨意是什么意思?”四皇子此时在颜府,听到这道圣旨,他有些看不懂了。

    颜太师捋了捋胡子,一脸沉思地说道:“很明显,皇上很看重这次江南的事情,所以派瑞亲王主持。”

    “二哥是一个病秧子能做什么,再说他从小到大就远离朝廷,对朝中的事情一无所知,他主持能做什么?”四皇子紧皱着眉头说道,“父皇就算不想我和大哥的人插手,也不能这么儿戏地选二哥来处理这件事情。还有,二哥的身体能吃得消吗?”其实,四皇子对二皇子的印象很好,所以不想二皇子卷进来。

    “瑞亲王的身体要比前几年好多了。”颜太师一脸若有所思地说道,“皇上或许是想让瑞亲王出现在众人面前,毕竟瑞亲王一直以来没有什么存在感。”

    “这倒是,二哥从小到大身体就很差,除非重要的节日,他才会露面。平时根本看不到他,京城里的人都忘记有一个瑞亲王。”

    “所以,皇上很有可能让瑞亲王出现在大家面前。”

    “父皇想让二哥出现,没必要让二哥处理这件事情吧。”四皇子对隆武帝的这个做法很不赞同。

    “除了二皇子,谁还能主持这件事情?端亲王么?”颜太师淡淡地说道,“端亲王常年不见人影,四处游历,和瑞亲王一样远离朝廷。”

    “七弟……”四皇子想到七皇子,表情变得有些鄙夷,“父皇是不可能让七弟处理这件事情的。”

    “所以,只能是瑞亲王。”颜太师分析道,“瑞亲王主持这件事情也好,我们和元亲王的人都占不到便宜。最坏的结果就是我们和元亲王的人都被处理。”

    四皇子见颜太师说的这么云淡风轻,微微皱了下眉头,语气有些不赞成地说:“外祖父,江南可是我们的一大助力。”江南物产如绕,而且人才济济,是他的一大的支柱。如果失去江南,那就等于失去最大的支持。

    “对元亲王他们来说也是。”颜太师说道,“我们失去了,他们也失去了,我们双方都占不了便宜。”

    “虽然我们和他们都占不了便宜,但是我还是舍不得。”四皇子一想到失去江南,心就疼得厉害。

    “有舍才有得。”颜太师抬手轻轻地拍了下四皇子的肩膀,“失去江南并不多等于失去全天下。”

    “早知道就不让他们参奏大哥的人。”

    “就算你的人不参奏,大皇子的也会参奏。江南这件事情是逃不开的。”

    “什么意思?”

    “老夫有一种预感,皇上早就想对江南出手了。刚好这次江南受灾,送来了一个好机会。”

    四皇子听到这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幽幽地说道:“父皇,这几年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猜了。”

    “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你要沉得住气!”

    “是,外祖父!”

    此时,元亲王也上演了上面的谈话。

    贾琏刚回到六元府,就听到二皇子主持这次的江南事件,心里也非常讶异。不过,他有一种预感,皇上让二皇子露面,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除了大皇子和四皇子,还有一个二皇子。皇上这么做,应该是在给二皇子铺路。

    江南的事情,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还是不要关心,也不要操心的比较好,省的被牵连。就算不被牵连,说不定还惹得一身腥。

    比起江南的事情,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有些事情,他要算账了。

    六元府的书房里。

    “高齐,有一件事情交给你去做。”

    高齐见贾琏的神色非常严肃,就知道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心头一凛:“少爷,您请吩咐。”

    “你找人接近周瑞一家人。”贾琏怕高齐不知道周瑞是谁,补充了一句,“周瑞是我二婶的管家。”

    “少爷,这个奴才知道。”身为一个好管家,有关少爷的任何事情和人物都要知道。

    “找人接近他们一家人,想办法从他们嘴里得知有关王夫人这些年做的所有事情。”身为王夫人的管家,周瑞夫妇俩帮王夫人做了不少事情,是最知道王夫人的底细的。想要彻底彻底除掉王夫人,就要从这对夫妇俩下手。

    “少爷放心,这件事情奴才一定办好。”

    “他还有一个女婿叫冷子兴,也可以从他下手。”

    “知道了,少爷!”

    “你去把赖尚荣叫来。”

    “是,少爷!”

    很快,赖尚荣走了进来,先给贾琏行了个礼:“少爷,您叫小的有什么事情?”

    “有件事情交给你办,办得好的话,我就推荐你去做知县。”原著里,赖尚荣捐钱做了知县。其实捐钱做官,没有人推荐,是当不了官的。他提这件事情,就是想让赖尚荣好好地为他办事。不过,他有办法让赖尚荣当上知县,自然也有办法把他弄下来。

    赖尚荣听到这话,一双眼顿时变得晶亮,表情非常激动,甚至有些难以置信:“少爷,您说的是真的吗?”

    “你爹娘想要捐钱让你做官吧?”

    “是的。”他们一家都是贾府的奴才,他爹娘做了一辈子的奴才,不希望他再做贾府的奴才,他们家现在很有钱,日子过得非常好,不想再做奴才了。

    “我可以推荐你去做个知县什么的。”

    赖尚荣立马跪了下来,重重地向贾琏磕了三个头:“少爷的大恩,小的永生永世不会忘记!”

    “你先别谢我,等你为我办好事情再说。”

    “少爷,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小的,小的哪怕上刀山下火海也会为您做好。”

    “上刀山下火海倒不至于,这件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不好也不好办。”

    “少爷,您尽管吩咐。”

    “你去找你娘,让你娘想办法弄到王夫人做过的坏事的证据。”

    赖尚荣听到这话,就知道贾琏想要对付王夫人了,心里诧异了下,不过很快就平复了下来。二太太之前对少爷做了那么多坏事,少爷一直没有对她做什么,现在想要对付她也很正常。

    “少爷,您放心,这件事情一定会您办好!”

    “你告诉你娘,我要的罪证不是一般的,而是能彻底除掉王夫人的证据。”

    赖尚荣见贾琏说这句话的表情非常温和,但是他却感觉到浓浓地寒意。“少爷,您放心,这件事情一定为您办好,让二太太彻底从贾府里消失!”

    见赖尚荣这么上道,贾琏满意地笑了:“以你娘的手段,一定能办到。到时候办得好,我就推荐你去做官。”

    赖尚荣的目光顿时变得火热,神色也变得非常兴奋:“谢少爷给小的这个机会。”

    “去找你娘吧。”

    “是,小的这就去。”赖尚荣朝贾琏行了个礼,就迫不及待地赶去贾府。

    交代好事情,贾琏就去找庄镜容。

    至于王子腾的事情,暂时不急。等他把王夫人解决了,他再来找王子腾算账。

    他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耐心,王家他会一步步收拾,然后最后把王家连根带土地彻底除掉。

    庄镜容见贾琏笑地一副奸诈地模样,猜到他大概在算计谁。

    “夫君,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

    贾琏好奇地问道:“像什么?”

    “像一只狐狸。”

    贾琏:“……”

    “在奸诈地打什么坏主意。”

    贾琏:“……”随即暧昧地对庄镜容一笑,伸手把她搂进怀里,一双手使坏地摩挲着庄镜容的腰,“夫人真聪明,一眼就看出为夫的心思。”

    庄镜容被贾琏的动作弄得满脸通红,娇嗔地瞪了一眼使坏地贾琏:“夫君……”

    知道自家小娘子脸皮薄,贾琏没有继续,只是把庄镜容抱在怀里,一脸温柔地对她说:“过两天,我想去拜访下岳父。”

    “啊?为什么?”

    贾琏伸手捏了下庄镜容的鼻尖,一脸宠溺地说道:“我这次去江南赈灾,在金陵遇刺,岳父和岳母肯定也非常担心,我该去见见他们,让他们放心。”

    “好,我们一起回去。”

    “反正我这段时间没事,你想要在庄家住几天也可是可以。”

    庄镜容听到这话,就知道贾琏要去拜访她父亲,其实是为了她,心里顿时充满感动和幸福。

    “夫君,谢谢你!”

    “我们是夫妻,有什么好谢的。”

    “少爷,大小姐和元春小姐来了。”赵嬷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大小姐自然指的是贾敏。

    “我们这就出去。”

    贾琏和庄镜容去了前院,看到贾敏和贾元春正在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丫鬟。

    “姑姑,大姐,你们怎么还带东西来了?”

    贾敏急忙走到贾琏面前,拉着他的手,把他从头上下,前前后后地检查了好几遍,然后一脸心疼地说:“瘦了,怎么瘦成这副模样,都没有肉了?”

    贾琏听到这话,哭笑不得:“姑姑,哪您有说的这么夸张?”

    “这次去江南,你受苦了。”

    “姑姑,我现在没事,好好地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我们刚刚带的东西都是一些补品和名贵的药材。”

    “谢谢姑姑,还有大姐。”

    贾元春对贾琏微微一笑:“琏弟,恭喜你升为内阁侍读学士。”

    “谢谢大姐。”

    “虽然内阁侍读学士是一个从四品的官,但是最起码和内阁搭上边了,说不定你以后还能进入内阁。”贾敏笑着说道。

    “姑姑,内阁哪有那么好进的。”

    “你在努力几年,说不定就能进了。”贾敏觉得贾琏以后肯定能进入内阁。

    “乘姑姑的吉言。”

    贾敏和贾元春拉着贾琏,问了很多他在江南的事情,得知他在江南除了刺杀,其他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两人心里就放心了。

    贾琏这才想起来,林如海有信要给贾敏,连忙去书房把林如海的信找了出来,转交给贾敏了。

    “你姑父在扬州一切都好吧?”

    “很好,就是太想念你和黛玉了。”贾琏笑着说道,“姑父说他过年前会来京城,要和你们一起过年。”

    “那好啊。”

    贾敏和贾元春在六元府用了午膳才回去。

    一回到贾府,贾敏就迫不及待地拆开林如海的信,读了起来。

    读完林如海的信,贾敏的神色变得非常凝重,喃喃自语道:“看来要注意了。”

    贾元春去见王夫人,又一次地被挡在屋外。

    王夫人见贾元春和贾琏走得近,心里恨她,觉得她对不起过世的贾珠,不想见她这个女儿。

    贾元春见王夫人这么对她,心里十分地委屈和伤心,立马红了双眼,泪水在眼中打转。

    盯着周瑞家的好好照顾王夫人,贾元春转身离开了,同时眼泪从眼角滑落。

    周瑞家的看到贾元春这副模样,心里很是同情。她觉得太太不近人情,毕竟大少爷的死和琏少爷没关系,和大小姐更没有关系。

    贾元春从王夫人那里离开,前去给贾母请安。在去的路上,刚好碰到赖尚荣。

    她记得赖尚荣在六元府里当差,怎么跑到贾府来了?

    “见过大小姐,小的今天休息,所以过来给老太太请安,顺便看看母亲。”

    贾元春没有怀疑,轻轻起点了下头:“你有心了。”

    “小的告退!”

    赖尚荣来找赖大家的是为了办贾琏交给他的事情。

    赖大家的听说贾琏愿意推荐她儿子去做官,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立马点头答应,暗中收集王夫人的罪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