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第九十五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95章 第九十五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以嫡为贵盛世医香六零年代好生活山村名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不死佣兵     贾琏这次跟姜青云他们去江南赈灾, 八月初走的,十月底才回来,前后加起来两个多月。

    说起来,贾琏刚成亲就和庄镜容,连他们的第一个中秋节都没有过成。这次他去江南赈灾又遇到刺杀,生死命悬一线, 让庄镜容非常担心,这让他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回到京城,还是上午,贾琏他们直接进宫面见皇上, 毕竟有很多事情要向皇上禀告。

    “臣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贾琏一行人走进御书房,朝隆武帝行礼。

    “平身。”

    “谢皇上。”

    隆武帝看向贾琏,关心地问道:“贾琏,你的身体怎么样,伤势怎么样?”

    看到从江南赈灾回来的大臣们, 隆武帝说的第一句话, 居然是关心贾琏的身体状况,这让一路随行的朱大人和沈大人, 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回皇上,臣的伤早就好了,身体也早就恢复, 已经没事了。”

    隆武帝对候在一旁的李进忠吩咐道:“李进忠, 你先带贾琏下去, 去叫个太医,给贾琏把把脉。”

    “是,皇上。”

    “你跟李进忠先下去。”

    “谢皇上,臣先告退。”

    贾琏跟着李进忠离开了御书房。

    李进忠带着贾琏来到一间偏房,神色恭敬地说道:“贾大人,您先在这里稍等下,奴才去太医院请太医。”

    “不用了,我跟你一起过去吧。”

    “您刚刚从江南回来,长途跋涉一定很累,您就先在这里休息下,奴才很快就回来。”

    听到李进忠这么说,贾琏也不好再说说什么,朝李进忠点点头:“那就麻烦李公公了。”

    “贾大人客气了,奴才先告退。”李进忠走出去后,对候在门口的小太监吩咐,让他们准备茶和点心。

    很快,小太监就端了茶和点心。

    贾琏对李进忠的体贴点了个赞,说实话他真的有点饿了,从早上到现在什么都还没有吃。

    等贾琏喝一杯茶,吃了几块点心,肚子有了饱意后,李进忠带着太医过来了。

    来的太医不是别人,而是太医院的院判粥院判。

    周院判和贾琏相互行礼后,就开始仔细地给贾琏诊脉。

    过了一会儿,周院判收起搭在贾琏脉搏上的手,微微皱着眉头,神色有些凝重。

    贾琏见周院判的表情不对劲,心里咯噔了下,有些不安地问道:“周院判,我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贾大人,你之前在金陵遇刺,伤势严重,没有好好地调养,加上长途跋涉,您的元气大伤,必须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好好地补养身体。”

    贾琏之前伤势还没有痊愈,就动身去扬州,虽然在扬州呆了半个月,但是由于精神高度紧绷,没有怎么休息好。后来,又从扬州离开,一路奔波赶回京城,不仅没有休息好,也没有吃好,他明显地感觉到身体有些不行。

    “麻烦周院判开药方。”

    “我给贾大人开个药方,吃七天就好,接下来就吃一些补品调养身体。”

    “好的。”

    周院判给贾琏开了一个药方,又给贾琏写一份补品的清单。

    “贾大人,平时用膳的时候也可以补养身体,多喝一些汤对身体恢复很有好处。”

    “周院判的话,我记住了,谢谢。”

    周院判忍不住多嘴说了几句:“贾大人,你现在还年轻,不要仗着年轻身体好,就不好好养身体。年轻的时候,身体出了问题,不好好调养,以后会留下病根的。”

    “我明白,一定会好好调养身体。”

    周院判给贾琏把完脉,就回太医院了。

    “贾大人的脸色是不怎么好看,一定要好好休息。”李进忠说道。

    贾琏轻轻地点了下头:“我知道了。”

    “贾大人……”李进忠刚准备说,他们该回御书房,就见太上皇身边的太监总管走了过来。

    “贾大人,太上皇要见您。”

    “贾大人,您这次在金陵受伤,太上皇很是担心,您先去见太上皇,奴才待会跟皇上说一声。”

    “那就麻烦李公公跟皇上说一声了。”

    “贾大人客气了。”

    贾琏跟着江公公来到太上皇宫里。

    走进宫里,贾琏刚准备行礼,就被太上皇一把拦住了。

    “见过林爷爷。”

    太上皇把贾琏从头上下仔仔细细地看了几遍,然后皱着眉头说道:“瘦了,脸色也不好看。”

    “江河,去请太医。”

    “林爷爷,不用请太医了,我刚刚看完太医。”贾琏又补充了一句,“周院判刚刚给我诊完脉了。”

    “周院判怎么说?”

    “元气大伤,要好好休息和调养。”

    “你是要好好休养。”

    贾琏乖顺地点头:“我知道。”

    “跟我说说江南的情况。”

    “好。”

    贾琏把他在江南的所见所闻,非常详细地告诉了太上皇。

    太上皇听完,一张脸立马阴沉了下来,语气里充满冰冷愤怒:“江南那些人越来越胆大妄为了。”

    “山高皇帝远,所以就会变得无法无天。”这段时间在江南,贾琏看到很多事情,也听说不少事情,心情十分地复杂。

    “是该整顿江南了。”

    贾琏听到这话,心里更加确定皇上是真的要整顿江南。不过,这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

    “去了一趟江南,你有什么感受?”太上皇问道。

    “感触很深。”

    “说说看。”

    贾琏就跟太上皇说了他对这趟江南之行的感受。

    太上皇发现贾琏去了一趟江南,思想和见识变得成熟了不少。看来,让他去江南赈灾是对的。

    “关于你遇刺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我不明白水溶为什么要杀我?”贾琏在回京城之前,就从暗卫那里得知水溶不是北静郡王府的世子。“就算他嫉妒我,但是没必要非要置我于死地。”

    “他心眼小,怕你抢了他的风头。”

    “他原本是世子,我再厉害也超不过他。”贾琏觉得水溶未免太蠢了点,为了莫须有的事情就刺杀他,结果害自己失去了世子之位,真是得不偿失。

    “这说明他很蠢。”

    好吧,说的非常对,贾琏无法反驳。

    “王子腾找人刺杀你,你打算怎么办?”

    “没有证据,再说他让薛家找人刺杀我,抓不到他的把柄,我能把他怎么办。”

    太上皇深深地望了一眼贾琏:“你小子的性格,我还不了解,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

    小心思被太上皇一眼看穿,贾琏讪讪地笑了笑:“他找人刺杀我,我当然不会放过他。”

    太上皇听到这话,眼里染上一片笑意:“那你打算怎么做?”

    “还没有想好,不过只能从别的下手。”

    “需要我帮忙吗?”

    贾琏摇摇头:“林爷爷,谢谢您的好意,我自己能搞定。”如果什么事情都找林爷爷帮忙,那他就太厚脸皮了。他不能把林爷爷对他的好意,当做理所当然,毕竟他和林爷爷无亲无故。

    太上皇猜到贾琏会这么说,心里一点也不意外。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插手了。”

    “恩。”贾琏忽然转移话题问道,“林爷爷,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家里没事吧?”

    “没事。”太上皇说完,目光揶揄地望着贾琏,“你小子是在担心你的新婚小娘子吧?”

    贾琏听到这话,微微怔了下,随即颇为无奈地说:“这倒没有,我知道她不会有事。”

    “哦?”太上皇嘴角扬起一抹兴味地弧度,“你这么相信她?”

    贾琏轻轻点了下头:“恩。”

    太上皇看了看贾琏,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过了一会儿,隆武帝过来了,详细地询问了贾琏这次去江南赈灾的事情。

    贾琏把之前告诉太上皇的话,又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隆武帝。

    隆武帝听完,一张脸阴沉如水:“朕这些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太上皇面无表情地说道:“该收网了。”

    “恩。”

    贾琏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把自己当做背景墙。

    隆武帝又问了贾琏关于赈灾方面的事情,贾琏详详细细地告诉了他。

    又到了用午膳的时间,贾琏又一次地留下来和隆武帝一起用膳。

    姜青云他们都没有这个荣幸留下来和隆武帝用膳,结果贾琏又一次地留下来和隆武帝用膳,在京城掀起了不小的轰动。

    在宫里用了午膳,贾琏临走的时候,隆武帝和太上皇赏赐给他不少东西,基本上是补品和名贵的药材。

    “你明天上完早朝,朕就让你休息几天。”

    “皇上,臣可以休息几天?”

    “半个月的时间够了吧?”

    “二十天吧。”太上皇嫌时间太少了,又加了五天。

    “那就休息二十天,把身体养好。”

    “是,皇上。”

    贾琏跟太上皇和隆武帝道别后,带着两个小太监离开了。

    两个小太监帮他拿着太上皇和隆武帝赏赐给他的补品和名贵药材。

    此时,贾赦不停地在六元府的大门口徘徊,一双眼一直盯着不远处,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怎么还不回来?”

    “老爷,少爷留在宫里用膳,没有这么快回来。”跟在贾赦身边的高齐不停地安抚道。

    贾赦在大门口着急,庄镜容和邢夫人焦急地客厅里等着。

    千盼万盼,终于把贾琏盼了回来。

    贾赦看到不远处骑马过来的贾琏,一双眼顿时红了,眼中有泪光闪烁。

    骑马到六元府门口,贾琏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守在门口的侍卫立马走过来牵马。

    “爹,我回来了。”

    贾赦把贾琏从头上下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几遍,然后红着眼说:“瘦了,瘦了好几圈,整个人都瘦成竹竿了。”见儿子不仅瘦了,而且一张脸没有什么血色,也没有什么精神,贾赦心里很是不好受。

    “还好吧。”贾琏在心里感叹道,长辈们还真是一样,看到回来的晚辈,第一句话往往都是瘦了。“爹,先进府。”

    “好。”

    高齐叫人从两个小太监手里拿过东西,然后给了两个小太监一些银子,把两个小太监送走了。

    贾琏和贾赦并肩往客厅走,刚走门口,府里的下人纷纷朝贾琏行礼。

    庄镜容听到外面传来的请安声,立马站了起来,走到客厅门口,看到贾琏正慢慢地走来,清秀地脸上渐渐浮现出一抹笑容,但是眼里却同时浮现泪光。

    回来了,夫君终于回来了!

    贾琏抬眸望向庄镜容,对她温柔一笑。

    看到贾琏脸上的温柔笑容,庄镜容只觉得鼻头发酸,眼中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再也克制不住心情,抬起脚朝贾琏小跑了过去。

    跑到贾琏的面前,停了下脚步,她双眼含泪地望着贾琏,声音哽咽地唤道:“夫君……”

    看到新婚妻子泪眼蒙蒙地模样,贾琏心里涌起一阵酸涩,望着庄镜容的目光变得更加温柔。

    “镜容,我回来了!”说完,伸手把庄镜容抱进怀里,在她的耳边说道,“抱歉,让你担心了。”

    庄镜容这个时候也顾不上礼仪,紧紧地抱着贾琏,一把自己的脸埋在贾琏的怀里。鼻尖是贾琏身上的气息,耳边是贾琏的心跳声,庄镜容一直以来不安的心,在这一刻奇迹般地平静了下来。

    贾赦见儿子和儿媳妇抱在一起,没有说什么,理解地笑了笑。儿子去江南这段时间,儿媳妇也是提心吊胆,十分不好过。

    贾琏抱着庄镜容,心里前所未有的安宁。在江南这段时间,虽然不是每天思念庄镜容,但是经常挂念远在京城的新婚妻子。

    见儿子和儿媳妇抱着还不放手,贾赦眼里露出一抹无奈,只好提醒他们两个。

    “咳咳咳,先进屋。”一直抱着,成何体统。

    听到贾赦的话,庄镜容这才回过神来,一张白净地小脸变得通红,连忙从贾琏的怀里退了出来,有些失措地说:“恩,先进去。”

    贾琏伸手牵住庄镜容的手,迎着新婚妻子惊讶的目光,低头对她微微一笑:“一起进去。”

    庄镜容一张脸变得更红了,红地都快要滴出血来了,赧然地说道:“恩。”

    走进客厅,邢夫人就走了过来,一把拉过贾琏到眼前,把他从头上下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说了一句和贾赦同样的话:“瘦了,怎么瘦成这样?”说着,就红了双眼,一脸心疼,“真是苦了你。”

    “母亲,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刚到金陵就被刺杀,还受了重伤。”提到伤,邢夫人急忙地问道,“琏哥儿,你的伤没事了吧?”

    “没事了,早就好了。”

    “先坐下来,然后再说。”

    赵嬷嬷端了杯茶递给贾琏,双眼含泪地说道:“少爷,你怎么瘦成这样,一定在江南吃了不少的苦。”

    “嬷嬷放心,我已经没事了。”

    “跟我说说,刺杀是怎么回事,那个水溶为什么会派人刺杀你?”贾赦直奔主题地问道。

    “他嫉妒我……”贾琏把刺杀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贾赦他们。当然受伤期间发高烧差点死了的事情,就被他省略了,没有告诉贾赦他们,不想让他们担心。

    听完贾琏的话,贾赦他们的表情都非常沉重。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让你去江南。”

    “谁知道水溶会派人刺杀我。”

    “那个水溶……”贾赦一脸愤怒地说道,“就让失去世子之位真是便宜他了。”

    “失去世子之位对他来说,已经很严重了。”失去世子之位的水溶,就什么都不是了,对一个养尊处优,身份尊贵的人来说,失去身份比什么都严重。“再说,他不是被北静郡王打得半死么。”水溶再怎么说也是皇家人,他一开始就知道隆武帝不会杀了水溶。

    “这倒是。”贾赦被贾琏这么一安抚,心里好受多了。

    “除了水溶刺杀你,你在江南没有再遇到危险吧?”

    “没有。”贾琏把薛家找人刺杀他的事情隐瞒了下来。“我一个小小的五品官,只是负责赈灾的事情,别的事情又插不上手,妨碍不到他们的利益,他们是不会对我出手的。”在扬州的时候,姜大人就遇到过刺杀,而且还不止一次。在回京城的途中,姜大人也遇到了刺杀,当时的情况真的十分危险。

    贾赦听到贾琏这么一说,心里就放心了很多:“跟我们说说,你在江南做了什么?”

    贾琏就捡了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告诉了贾赦他们。

    听完儿子的话,贾赦心里充满骄傲和自豪:“看来你在江南做了不少有用的事情。”

    贾琏听了这话,很想对贾赦翻了个白眼:“爹,皇上派我去江南赈灾,就是让我做一些有用的事情。”

    “希望下次皇上不要再让你去江南了。”自从知道贾琏遇刺,生死不明,贾赦这心里充满焦急和担心,恨不得跑去江南。

    “暂时应该不会。”江南啊,过不了几天,就要彻底变天,说不定会血流成河。

    “对了,你留在金陵一段时间,去甄家了没有?”

    “甄世伯有来看望我。”

    “甄家和我们贾家是世交,关系不错,你没有失礼吧?”

    “没有。”就是不太想搭理甄应嘉。

    贾赦又问了贾琏很多在江南的事情,庄镜容和邢夫人没有插嘴,静静地听着。

    “皇上又赏赐给你什么呢?”

    “一些补品和名贵的药材。”

    “夫君,我见你的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叫一个大夫过来看看?”庄镜容见贾琏一张脸没有什么血色,神色憔悴,没有什么精神,心里很是担心。

    “已经在宫里看过太医了。”

    “太医怎么说?”

    “太医让我好好休息,好好地把身体调养好。”贾琏冲庄镜容他们安抚地笑了笑,“放心,没什么大问题,就是长途跋涉,让身体变得有些虚弱,休养一段时间就好。”

    “我见琏哥儿一脸憔悴,肯定很累吧,你赶快去休息。”邢夫人转头望着贾赦,“老爷,你有什么话要说,明天再说吧,先让琏哥儿回房休息。”

    “好。”

    “爹,母亲,那我就先回房了。”

    “去吧去吧。”

    贾琏牵着庄镜容离开了正厅,回到了“青琏馆”。

    赵嬷嬷他们早就准备好了热水,贾琏一回到青琏馆,就先去洗澡。这段时间一直在赶路,他都觉得他全身都是灰层。

    洗完澡,感觉整个人清爽舒服多了。

    庄镜容拿着干的巾帕给贾琏擦湿头发,“夫君,辛苦了!”

    “你也辛苦了。”贾琏一脸歉疚地望着庄镜容,“抱歉,让你担心了。”

    庄镜容停下手里的动作,朝贾琏柔柔一笑:“夫君没事就好。”这段时间,她心里一直很担心很不安。就算知道贾琏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她心里还是不放心,经常做梦梦到贾琏再次遇到刺杀,然后倒在血泊里。

    贾琏本想和庄镜容聊一会儿,但是实在是太累了,在庄镜容给他擦头发的期间,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夫人,少爷睡着了。”夏莺和丰儿提醒道。

    庄镜容望着睡着的贾琏,眼里充满心疼:“夫君累得不轻。”帮贾琏盖好被子,庄镜容就带着两个丫鬟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就在这个时候,见贾敏和贾元春来了,走去前院见她们。

    “镜容,琏哥儿呢?”贾敏看到庄镜容过来,连忙关心地问道,“琏哥儿没事吧?”

    “夫君太累了,已经睡着了。”

    贾敏听到这话,也是一脸心疼:“先不说他受伤,就这来回奔波,长途跋涉,也让人受不了。”

    “镜容,琏哥儿没有生病吧?”贾元春问道。

    “没有,就是太累了,要休息一段时间。”

    “琏哥儿的伤没事吧?”

    “没事,早就愈合了。”

    “真是苦了这孩子。”贾敏和贾元春听说贾琏回到六元府,就立马从贾府赶了过来。

    “夫君回来了,就不会再有事了,姑姑您就不用担心了。”

    “我本来想好好地看看他,不过他睡着了,那我就不打扰他了。”贾敏对庄镜容说道,“如果琏哥儿到了晚上还没有醒,你就不要叫他用晚膳,让他好好地睡一觉。”

    “我知道了,姑姑。”

    “琏哥儿有跟你们说在江南发生的事情吗?”

    “说了一些。”庄镜容就把贾琏告诉他们的话,再原封不动地告诉了贾敏她们。

    “这次琏哥儿赈灾有功的话,皇上应该会有赏赐,说不定会给琏哥儿升官。”

    “不清楚,不过皇上已经赏赐给夫君不少补品和名贵药材。”

    “补品?”贾敏立马挑高眉头,神色担忧地问道,“不是说琏哥儿的身体没事吗,怎么皇上赏赐给琏哥儿补品?”

    “夫君这次回来,瘦了不少,皇上赏赐补品,是想让夫君好好地补一补。”

    贾敏闻言,心里松了口气:“琏哥儿的身体没有大问题就好,不过是要好好地补一补。”

    “恩。”

    贾敏和贾元春拉着庄镜容聊了一会儿,才离开六元府。

    一回到贾府,贾母就连忙问她们,有关贾琏的事情。

    贾敏把从庄镜容那里得知的事情告诉了贾母。

    贾母听完,布满皱纹地脸上露出一个灿烂地笑容:“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琏哥儿之前遇到刺杀,最后化险为吉,这次他赈灾有功,皇上肯定会赏赐他,就像你说的,说不定会给他升官。”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祖母,琏哥儿瘦了很多,家里还有什么好的补品么,我想明天给琏哥儿送过去,让琏哥儿好好地补一补。”

    “还有不少,我待会让人找出来,你明天带去送给琏哥儿。”贾母微微皱着眉头说,“琏哥儿这次去江南吃了不少苦,是要好好地补一补。”

    “我们去的时候,琏哥儿都睡着了,看来累得不轻。”

    “你们明天去看琏哥儿的时候,让他先在家好好休息,不要急着来给我请安,等他休息好了,再来看我。”贾母很是体贴地说。

    “好。”

    此时,王夫人听说贾琏平安无事的回来,眼里闪过一抹阴狠。

    “珠哥儿,你放心,娘一定会为你报仇!”

    晋王府。

    林少雄见四皇子走来走去,一副焦急地模样,忍不住问道:“王爷,您怎么了?”

    听到林少雄的问题,四皇子停下焦急的脚步,微微皱着眉头说:“贾琏回来了,本王想去看他,但是又不能去看他。”

    “贾大人明天应该会上朝吧,到时候王爷就看到了。”

    “本王想现在看到他。”四皇子一脸烦躁地说,“你有没有什么光明正大的理由让本王可以去看望贾琏?”

    林少雄想了想,然后朝四皇子微微摇了下头:“没有。”

    “有什么理由能光明正大地接近贾琏,还不会被父皇怀疑?”

    “属下愚笨,想不到。”

    就在这个时候,管家走了过来,先朝四皇子行了个礼,然后说道:“王爷,秦侧妃请您去她那用膳。”

    四皇子一脸不耐烦:“不去。”说完,忽然想到什么,双眼顿时一亮,“对,侧妃。”

    “王爷,属下告退。”

    “等等,本王记得之前贾琏的那个堂姐,叫什么来着,四处找亲事,对不对?”

    “王爷说的是贾元春吧,前段时间贾府是让媒婆给贾元春寻找亲事。”

    “本王想到一个可以光明正大接近贾琏的机会。”四皇子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别有深意地笑容,“如果本王成为他的姐夫,就能光明正大地接近他。”

    林少雄惊愕地瞪大双眼,一脸吃惊:“王爷,您还不会想纳那个贾元春做王妃吧?”

    “王妃?”四皇子眼里闪过一抹轻蔑,“她还没有这个资格,本王想纳她为侧妃。”

    “以贾元春现在的身份,连侧妃都没有资格。”

    “看在贾琏的面子上,就让她做侧妃吧。”

    林少雄:“……”王爷,您为了接近贾大人,还真是用心良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