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九十四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94章 第九十四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六零年代好生活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贾琏的伤势比较严重, 只能暂时留在金陵养伤,哪里也去不成。

    在养伤期间,薛府和甄府都来人看望贾琏,两府也送来不少补品和名贵的药材,都是一些对伤势恢复有好处的东西。

    贾琏并不想欠薛府和甄府的人情,婉拒了两家的好意, 但是两家摆出长辈的架势,让他无法拒绝。

    这天,薛姨妈又带着儿子和女儿来贾家老宅看望贾琏,还带了不少好吃的。

    一看到贾琏, 薛蟠和薛宝钗都非常高兴,迈着小腿朝他跑了过去,然后紧紧抱着贾琏的大腿不放手。

    薛姨妈见自己的一对儿女喜欢贾琏,心里并没有什么不满,相反她巴不得一对儿女粘着贾琏。

    女儿喜欢贾琏,薛姨妈倒是很理解。最让她惊讶的是自己一向无法无天, 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儿子, 居然也非常喜欢贾琏。

    平时在家掀房揭瓦的儿子,在贾琏的面前非常乖顺, 听话地让她都怀疑不是她的儿子了。

    贾琏对自己深受小孩子的欢迎,表示很无奈。在贾府,贾宝玉也是非常黏他。没想到连薛蟠这个熊孩子也黏他, 他身上有什么魔力, 居然让熊孩子们这么喜欢他。

    薛蟠等贾琏一坐下来, 就爬上贾琏的大腿,然后坐了下来。

    贾琏:“……”

    薛宝钗见哥哥坐在琏哥哥的腿上,一双的眼睛充满羡慕和期待。

    贾琏被薛宝钗的小眼神看的心里不忍,只好伸手把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

    薛蟠和薛宝钗这对兄妹,分别坐在贾琏的腿上,两个小人儿都一脸开心不已地模样。

    “这两个孩子见到你,就不要我这个娘了。”薛姨妈打趣道。

    贾琏干笑一声:“他们都很乖。”

    “蟠哥儿,宝钗,琏哥哥身上有伤,你们乖乖坐在琏哥哥的腿上,不要乱动,知道吗?”

    薛蟠和薛宝钗非常乖巧地点头:“不乱动!”

    “琏哥儿还真是受小孩子喜欢。”薛姨妈一脸揶揄地望着贾琏,“琏哥儿,等你回到京城,赶快生一个孩子。”

    贾琏被薛姨妈的这句话惊到了,生孩子?呃……他现在才十五岁,想到有个熊孩子叫他“爹”的画面,把他雷的不轻。

    “我现在太小,等过几年再说。”开什么玩笑,十五六岁就做爹,太惊悚了。

    “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琏哥儿的媳妇,不过听说庄家姑娘的教养都非常好。”薛姨妈笑着说,“等我去了京城,一定要去看看庄小姐。”

    “欢迎。”

    “琏哥儿,你身上的伤恢复的还不错吧?”虽然贾琏的脸上还有些苍白,但是精神看起来不错。

    “已经在结痂了,在过几天就能彻底愈合了。”

    听到贾琏这么说,薛姨妈的脸上露出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那就好。”

    贾琏一时间摸不透薛姨妈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明明前不久她派人来刺杀他,结果没过两天就经常来看望他。从她的眼神和表情,他能看出来她是真的关心他,而不是在做样子。

    一会儿派人刺杀他,一会儿又来真正地关心他,薛姨妈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你的伤好了,是回京城,还是继续去赈灾?”

    “没收到皇上叫我回去的旨意,我继续留在留在江南赈灾。”等过几天,他就前往扬州。昨天收到姜大人的信,他们今天出发前往扬州,会在扬州停留一段时间,等他过去汇合。

    薛姨妈微微皱起眉头:“皇上怎么不让你回去?你这次遇刺受伤,差点丢了性命,继续留在江南说不定还会有危险。”

    贾琏深深地望了一眼薛姨妈,说:“刺杀我的幕后主使找到了,应该不会再有人来刺杀我。”

    薛姨妈听到贾琏这句话,心里不由地心虚了下,脸上的笑变得有些不自然:“说的也是,但是你的伤刚好,不能太劳累。”

    “没事,我没有那么娇弱。”

    薛姨妈看了看贾琏,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地表情。

    贾琏知道薛姨妈经常来看,肯定有什么事情找他,但是她不开口,他是不会主动提的。他当做没有看到薛姨妈欲言又止地表情,低着头逗着薛宝钗。

    薛宝钗一双大眼睛闪闪发光地望着贾琏,她虽然小,知道的事情不多,但是知道眼前这个琏哥哥长得好看,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

    薛姨妈见贾琏没有注意她,在心里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开口。

    “琏哥儿,其实这次来看你,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你。”

    贾琏听到这话,在心里冷笑一声,果然找他有事。

    “姨妈,您有什么事情就直说。”

    听到贾琏这么说,薛姨妈心里松了口气,勾起嘴角轻笑道:“那我就不客气,就跟你开口了。”

    “您先说。”

    “琏哥儿,你也知道我们家是皇商。”

    贾琏轻轻点了下头:“这个我知道。”原著里有提到薛家是皇商,后来因为薛蟠的父亲去世,再加上薛蟠是个不学无术的主,薛家的生意慢慢变得不行,最后好像还失去了皇商。

    “我们家虽然是皇商,但是负责的东西并不多。”薛姨妈说道,“最近几年,中原和西域交易很是频繁,里面的利润很是丰厚,但是由于我们是皇商,没有皇上的允许,我们是不能和西域进行交易的。”

    贾琏一听这话,就知道薛姨妈找他的目的是什么了。

    “我们家虽然是皇商,但是不是唯一一家的皇商,所以想请琏哥儿帮忙,让皇上允许我们家可以和西域进行贸易往来。”

    贾琏自然知道和西域进行贸易会有多少利润,这是一块肥肉,据他所知,京城有很多商家和西域都有贸易往来。好像,京城的皇商和西域有交易。

    薛家虽然是皇商,但是在皇商里,地位并不是很高,自然是不被允许去西域进行贸易。

    “姨妈,这件事情您应该找您哥哥王大人帮忙,他是京营节度使,官职比我高,在皇上面前说话,比我有分量的多。”

    “大哥跟皇上提过这件事情,但是皇上说这不是大哥该管的事情,所以……我只好求你帮忙了。你连中六元,深的皇上重用,你跟皇上说的话,皇上说不定会答应。”

    贾琏微微摇了下头:“姨妈,您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官,连上朝的资格都没有,皇上怎么会答应。”

    听到贾琏这么说,薛姨妈的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脸上的亲切笑容没变:“琏哥儿,虽然你现在只是五品官,但是你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你跟皇上提一句,皇上心情好的话,说不定就答应了。”说完,她又补了一句,“姨妈只是希望你能帮忙在皇上面前提一下这件事情。”

    薛姨妈虽然笑着说这番话,但是语气却充满强硬,这让贾琏心里很是不爽。前不久,你们薛府派人来刺杀他,没过几天就厚着脸皮来求他办事,而且态度还强硬。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脸,怎么好意思的。

    “姨妈,连王大人跟皇上提这件事情都没用,那我开口就更没有用了。”贾琏嘴上谦虚地说道,“在皇上面前,王大人才是红人,我哪里能比得上他,姨妈您太高估我了。”

    薛姨妈听到贾琏这么说,心里又是骄傲又是不满。骄傲是因为贾琏夸王子腾,不满是因为贾琏拒绝帮忙。

    “既然这样,姨妈就不强人所难了。”

    “抱歉。”

    薛姨妈觉得贾琏是不想帮忙,才找这样的借口,心里很是不悦。和贾琏说了几句话,就带着一对儿女离开了。

    等薛姨妈离开,张侍卫开口说道:“这个女人怎么好意思向大人您开口?”

    王侍卫说道:“前段时间,他们薛府才派人刺杀大人,现在又来求大人帮忙,这脸皮还真是厚。”

    张侍卫说道:“说句不好听的话,他们是把大人当傻子看。”

    贾琏端起茶盏,优雅地呷了几口,然后慢悠悠地说道:“以为我很好骗。”薛姨妈找他帮忙,他拒绝不答应,这下薛姨妈会对他感到不满,应该不会再对他摆出一副真心关心地模样。

    王侍卫和张侍卫看到贾琏一副笑眯眯地表情,心里忍不住有些同情薛家了。薛家把贾琏当做傻子,结果却不知被贾琏当做白痴。

    薛姨妈的丈夫见妻子从贾家回来就沉着一张脸,就知道贾琏不愿意帮忙。

    “贾琏不愿意帮忙?”

    “恩,那小子拒绝了,说自己在皇上面前说话没有分量,比不上大哥。”

    “他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薛姨妈瞪了一眼自家丈夫,很是不满地说道:“你怎么帮他说话?”

    “我并没有帮他说话,只是觉得他说的对。贾琏在怎么受皇上宠信,是比不上大哥的,大哥是京营节度使,手里握着京城三万兵权,他在皇上面前说的话,比贾琏有分量多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那小子直接拒绝答应帮忙,实在是太过分了,再怎么说我也算是他的长辈,对他还不错。”

    薛姨妈的丈夫听到这话,不禁失笑:“你算哪门子长辈,他没有因为妹妹而不见你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你前段时间还找人刺杀他。”

    “找人刺杀他不过是做做样子,又没有真的刺杀他,再说他又不知道。”薛姨妈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薛姨妈的丈夫没有再说什么,他觉得贾琏不帮忙也好,省的欠他的人情。

    薛姨妈刚走没多久,甄家的人就来了。

    贾琏对甄家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原著里甄家被抄了家。

    甄家被抄,是皇上拿四大家族开刀的第一步。

    贾琏不想被贾家连累,自然也不想被甄家连累。别看甄家现在在金陵的地位和权势非常高,但是过不了多久就要被抄家。他可不想和甄家有什么来往。

    甄应嘉也感觉到贾琏对他的态度比较冷淡疏离,所以想尽办法和贾琏拉近关系。

    贾琏是贾家最有出息的人,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必须和贾琏搞好关系,为宝玉以后的道路铺路。

    甄家前两年也有出生了一个儿子,也叫宝玉。甄宝玉是甄家唯一的儿子,甄应嘉自然十分重视。

    甄应嘉知道他们甄家也就这样了,再也不能上前一步,只能坐吃山空了。为了儿子以后的前途,必须和贾琏搞好关系。

    贾琏也见到了甄宝玉,说实话跟贾宝玉真的很像,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非常的相似,就连黏他这一点都非常像。

    甄应嘉见儿子喜欢贾琏,就经常带甄宝玉来贾家,让儿子黏着贾琏。

    贾琏被缠的没办法,只好提前出发去扬州。

    走的时候,没有特意去跟甄家和薛家打招呼。只是让老宅的管家,等甄家和薛家的人来了,再告诉他们。

    去扬州,贾琏他们没有骑马赶路,而是坐船去扬州的,两天就到了扬州,很顺利地和姜青云他们汇合。

    扬州的受灾情况不是很严重,难民不是很多。贾琏他们抵达扬州的时候,姜青云他们基本上处理好了。

    来到扬州,贾琏自然要去林府,拜见林如海。然后,把贾敏的信转交给林如海。

    林如海之前就得知贾琏遇刺的时候,见贾琏来了,仔细地询问了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的情况。

    贾琏把从遇刺后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林如海。

    林如海听完,紧紧皱着眉头,神色有些凝重:“没想到王子腾为了讨好四皇子,居然派人刺杀你,陷害大皇子。”

    “我也没想到。”他没有得罪王家,而王家却想杀了他,讨好四皇子。

    “我以前接触过王子腾,以我对他的了解,应该不会对你下手。”

    “是二婶。”贾琏把他心里的猜测说出来,“估计是二婶派人想杀我,为贾珠报仇。王子腾以为之前刺杀我的人是二婶派来的,然后为了保护二婶不被查出来,就派人刺杀我,然后故意留下线索指向大皇子,顺便讨好四皇子,一石二鸟的计策。”

    “二嫂……”林如海微微叹了口气,然后问道,“你回到京城打算怎么做?”

    贾琏冷笑地说:“自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他可不是软柿子,随便被人拿捏打杀。还有,他之前已经对王夫人很仁慈,没有对她下狠手,结果她一次次对他出手。这次居然想派人杀他,以为他好欺负么。这次,他绝不会再放过她。前前后后加起来有不少账要算,这次一次性算清。

    林如海没有劝说什么,只是提醒贾琏:“王家不好惹,你不要轻易地就去对付王家,有把握了再对付他们。”

    “姑父说的是,没有七八分的把握,我是不会对王家下手的。”

    “王家之前衰落了,因为王子腾开始崛起,多多少少有些势利。”林如海说道,“你想要一次性除掉王家是不可能的,只能一步步慢慢来。”

    “姑父,我还没有天真到一次性就能除掉王家。”王家好歹是四大家族的权力核心,怎么可能一次性就被拔除掉。

    “你可以从他身边的人下手。”林如海建议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

    “可惜,我在扬州,不在京城,帮不到你。”

    “姑父说哪里话。”

    “你打算怎么对付你二婶?”

    “姑父,您不会劝我不要对付二婶吧?”

    林如海摇摇头:“这倒没有,她一次次陷害你,这次又对你下杀手,你找她报仇是应该的。”

    贾琏听到林如海这么说,心里松了一口气:“姑父不阻止就好。”

    “我是想说你祖母有可能维护你二婶,到时候你会不好办。我写份信给你姑姑,让她帮你。你祖母比较疼爱你姑姑,你姑姑的话,她或许能听。”

    贾琏听到这话,心头掠过一抹暖意,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姑父,我自己能处理好,就不要把姑姑牵扯进来。”

    “真的不用帮忙?”

    “不用,我自己能搞定。”

    见贾琏坚持,林如海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跟你姑姑说这件事情。”

    “恩。”贾琏忽然想到林黛玉和贾宝玉的事情,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下林如海。“姑父,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和您说。”

    林如海听到这话,微微怔了下,随即笑着说:“你有什么直说无妨。”

    “姑父,虽然事情还没有发生,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

    “什么事情?”

    “你也知道祖母非常疼爱宝玉。”

    “知道。”

    “宝玉和黛玉的年纪相差不大,祖母很有可能想撮合宝玉和黛玉。”

    林如海惊讶地挑起眉头:“什么?”这件事情他还真的没想到过。

    “姑父,您身居要职,家产又丰厚。而贾府,要官没有官,要财产没有什么财产,和你们林家联姻是最适合的选择,而且还能亲上加亲。”原著里的贾母就是打这个主意,让贾宝玉娶林黛玉。但是,王夫人希望贾宝玉娶薛宝钗。

    林如海听到贾琏这番话,觉得非常有道理,心里不禁警惕起来。

    贾琏继续说道:“虽然亲上加亲是一件好事情,但是贾府真的不是一个好的联姻对象。以您的地位,以后能给黛玉找到一门更好的亲事。”他之前本来打算跟贾敏说这番话,但是后来想想贾敏和贾母的关系非常好,跟贾敏说这件事情不太好,还是跟林如海说比较好。

    林如海也觉得和贾府联姻不是一件好亲事,先撇开贾宝玉不说,就拿王夫人来说,他就不答应女儿嫁给贾宝玉。

    “你的话,我记住了,以后老太太要是提起这件事情,我会拒绝。”

    “姑父别管我多管闲事就好。”

    林如海笑着说道:“怎么会嫌你多管闲事,你也是为了黛玉好。”

    贾琏听林如海这么说,心里就放心了,“毕竟我现在说的事情还没有发生,就怕你们觉得我挑拨离间。”

    “怎么会,我知道你是为了黛玉好。”如果是以前,他说不定真的觉得贾琏是在挑拨离间,但是现在知道二哥一家是什么样的人,他绝对不会让女儿嫁给宝玉。

    “您留个心眼就好。”现在姑姑就住在贾府,黛玉和宝玉接触的机会很多,虽然两个都还小,什么都不懂,但是贾母那个老太婆并不是什么都不懂,说不定见贾宝玉很喜欢林黛玉这个妹妹,就提前向贾敏提起这门亲事。

    “这件事情我会跟你姑姑说一声,也让她留意。”

    贾琏笑笑没有再说什么了,姑父和姑姑不赞同这门亲事,以后林黛玉就不会为贾宝玉伤心,更不会为贾宝玉绝望。

    “姑父,姜大人在扬州逗留这么长时间,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扬州的受灾情况并不严重,待几天就能处理好,可是姜大人却要在扬州待上半个月,这很古怪。

    林如海没想到贾琏这么敏锐,“是还有别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知道。”说完,怕贾琏误会,他解释道,“这件事情非常严重,你知道了反而会惹祸上身,不知道反而安全。”

    贾琏听了这话,一脸震惊:“居然这么严重?”

    林如海微微颔首:“非常严重,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是不是和姑父您上次去京城有关?”

    “是的。”

    贾琏心里大概猜到是什么事情,但是林如海说危险,那就没必要去确定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问了。”

    “皇上要对大皇子和四皇子出手了,你回京城后,和大皇子,还有四皇子的人远一些。”林如海知道贾琏和这两位皇子没有牵扯,但是还是忍不住叮嘱道。

    贾琏轻轻点了下头:“我知道,我在来江南之前猜到了。”

    “皇上首先拿江南的官员开刀,到时候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姑父,您没事吧?”贾琏心里不禁担心林如海,毕竟林如海是扬州巡盐使,肯定会卷入到这场麻烦中。

    “你不用担心,我没事。”虽然不会有事,但是会有一些麻烦。

    “姑父没事就好。”

    贾琏跟着姜青云他们在扬州呆了半个月,然后才出发回扬州。

    徽州和安庆这两个地方,姜青云之前去过了,已经做好赈灾工作了。扬州是最后一站,处理完扬州的事情,就可以回京了。

    临走前,扬州的大大小小官员给姜青云他们一行人践行。

    践行的酒席上,贾琏明显地感觉到刀光剑影。回到京城后,这天就要变了。

    来江南的时候,他们一行人拼命赶路。本以为回京城的时候,不用赶路,没想到依旧要赶路。

    半个月后,贾琏他们一行人终于回到京城。

    京城的局势,因为他们回来,即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