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第九十三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93章 第九十三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以嫡为贵山村名医六零年代好生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不死佣兵     太上皇派来的六个暗卫, 个个武功高强,而且经验丰富,出手又快又狠又准, 上次剩下的十个黑衣人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

    十个黑衣人, 有两个并没有当初就被杀死,而是深受重伤,但是死士如果落入到对方手中, 就不会活下去, 当场他们就咬舌自杀了。

    贾琏他们取下十个黑衣人的面罩,每个人的长相都非常普通。把他们全身上下, 全都检查了一遍,依旧没有留下任何泄露身份的线索东西, 但是百密一疏……

    把十个黑衣人的衣服全都扒了, 其中一个人的胸口中有一个奇怪的纹身,一个六边形的纹身,六边形里有一个点。

    “这是?”暗卫看到这个印记,眼里闪过一抹惊讶。

    贾琏见暗卫好像发生了什么,开口问道:“怎么了?”

    “这个印记, 属下知道。”

    贾琏听到这话,瞬间睁大双眼, 连忙问道:“真的?这是哪家的纹身?”

    “纹身?”暗卫第一次听说这个词,眼里充满疑惑。

    贾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词, 立马纠正道:“就是印记, 你知道是哪家的吗?”

    暗卫轻轻点了下头:“这个印记是北静郡王府的。”

    贾琏瞪大双眼, 一脸惊愕:“北静郡王府?!你确定?你没看错?”

    暗卫的脸虽然戴着面罩,看不到表情,但是从他的目光里能看出认真。“属下确定,属下曾经见过北静郡王府的死士。”

    “为什么其他人没有印记,而这个人有?”

    “这个人应该是死士里的一个小头目。”暗卫说道,“京城里的王府和郡王府的死士都有自己的印记,但是一般不被人知道。也不是每个死士身上有,而是死士里面地位比较高的才会有印记。这个印记对他们来说,相当于荣耀。”

    “你真的确定是北静郡王府?”

    “属下十分确定。”暗卫的语气非常笃定。

    “北静郡王府?”贾琏想到一个人,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冰冷地微笑,“应该是水溶了。”

    “北静郡王的世子?”王侍卫和张侍卫一脸疑惑,“大人,世子为什么会派人刺杀你?”

    “他对我的敌意很大,之前在紫山书院读书的时候,他就处处找我茬,后来被我打败了,就没有再找我麻烦。”贾琏冷着脸说,“这几年他一直没有对我再做什么,我以为不会再有什么事情,没想到他会派人来刺杀我,还非要置我于死地。”

    “贾大人,您和世子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吗,不然过了几年怎么还不放过您,甚至非要杀死您?”

    贾琏仔细地回想了和水溶之间的事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没有,我一到紫山书院,他就找我麻烦。在去紫山书院之前,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他,怎么可能和他结下深仇大恨。”

    “那就奇怪了,好好的,世子为什么要置您于死地?”

    暗卫插了一句:“北静郡王的世子和晋亲王的关系非常好。”

    “和四皇子的关系比较好?”贾琏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嘴角扬起一抹讽刺地笑,“四皇子之前很看重我,估计他嫉妒我。”

    王侍卫和张侍卫听到这话,顿时满头黑线:“就算再嫉妒您,也不该对您下狠手啊。再说,您考中状元后,并没有接近晋亲王。”

    “或许,他还嫉妒我比他长得好看。”他记得以前在紫山书院的时候,水溶就讽刺过他一个男人居然比女人长得还漂亮。

    王侍卫:“……”

    张侍卫:“……”

    暗卫:“……”

    贾琏一直觉得水溶太娘了,不管是长相,还是动作,都非常娘炮。据说,他去紫山书院之前,水溶是紫山书院的第一美男,后来他去了紫山书院,就把水溶这个第一美男子的头衔抢走了,心里对他很是怨恨。

    “有可能四皇子还没有放弃我,让他心里越来越嫉妒,毕竟之前在紫山书院的时候,我就狠狠地打败过他。”贾琏捏着下巴,推测道,“他怕我以后去了四皇子那,抢了他的风头。”这个水溶好像很在意四皇子。

    王侍卫听了这话,惊叫道:“贾大人,您要去四皇子那?”

    贾琏白了一眼王侍卫:“怎么可能,我去四皇子那做什么。水溶是怕我去四皇子那,然后抢了他的风头。”

    王侍卫听完干这话,露出一副松了口气地表情:“那就好。”

    张侍卫一脸嫌弃地瞪了一眼王侍卫,没想到搭档会问出这种愚蠢的话。

    “暗卫,这件事情就麻烦你直接上报给太上皇吧。”既然知道刺杀他的凶手是谁了,那他就可以安心了,暂时不用担心自己的小命了。

    “大人放心,属下会禀告太上皇的。”

    “把尸体处理下吧。”

    “是。”

    “暗卫等等。”

    “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姜大人临走的时候,留下十万两银子,麻烦你们盯一下,看看他们怎么处理这十万两银子的。”

    “是,大人。”

    “这十万两银子,他们肯定放进自己腰包了。”张侍卫一脸嘲讽地说。

    “放进自己的腰包才好,这样才有证据除去这些蛀虫。”

    “大人说的是。”

    贾琏伸了个懒腰:“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大人,您的伤还没有好,赶快去休息吧。”

    “好。”

    此时,北静郡王府。

    水溶在犹豫要不要再派一批死士去金陵刺杀贾琏,没有杀死贾琏,他心里很不甘心。但是,皇上已经派人去金陵负责调查刺杀贾琏的事情。虽然他有信心死士的身份不会曝光,但是被撞到了,还是不□□全。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不派死士过去,暂时放了贾琏一把。以后杀贾琏的机会多得是,不用急在这一时。

    一般人是不可能察觉到水溶派过去的死士的身份,但是水溶不知道贾琏的身边有太上皇的暗卫。

    第二天,太上皇就收到暗卫传回来的消息,立马派人把隆武帝叫了过来。

    隆武帝看完暗卫传回来的消息,惊讶地挑起眉头:“居然是水溶做的?!”隆武帝的语气夹杂着不敢置信。

    “我也没想到会是水溶。”

    “暗卫没看错吧?”隆武帝微微皱眉,“怎么可能是水溶?那孩子一向乖巧的很,怎么可能去派人刺杀贾琏?”

    不止隆武帝对水溶的印象很好,太上皇对水溶的印象也非常好。收到消息的时候,他也不相信是水溶做的。

    “暗卫不会弄错。”

    “水溶为什么会派人刺杀贾琏,他和贾琏有什么深仇大神?”隆武帝心里很是不解。

    太上皇微微摇了下头:“不清楚。”

    隆武帝微微蹙眉,一脸沉思,很快想到了一件事情。

    “水溶这小子和老四走的很近,他该不会嫉妒贾琏受到老四的赏识吧?”

    太上皇觉得不太可能:“他是世子,贾琏再能干,也不会超过他。”

    “那是为了什么?”隆武帝没想到这件事情还牵扯到水溶。

    太上皇想了想说:“或许是为了老四。”

    北静郡王府虽然身份地位尊贵,但是却没有什么权势。为了能有权力,北静郡王府才会跑去支持四皇子。

    “不对啊,要是为了老四,应该会留下指向老大的线索。”隆武帝认为水溶刺杀贾琏,和党争没有关系,纯属个人仇恨,但是就是不知道贾琏哪里惹到他了,居然要下狠手。

    “去把他们父子叫来吧。”

    “您打算怎么处置他们父子?”隆武帝问道。

    太上皇横了一眼隆武帝,没好气地说:“现在你是皇帝,我又不是皇帝,怎么处置他们父子,你自己看着办。”

    “您不想为贾琏出气?”

    “我相信你能给贾琏一个交代。”

    被自家父皇深深信任的隆武帝,心里很是感动。

    “太妃那边?”吴太妃是北静郡王的亲阿姨,隆武帝怕到时候吴太妃来闹。

    “她不敢。”

    有了太上皇这句话,隆武帝心里就放心了。不是他怕吴太妃,而是吴太妃是长辈,她要是不要脸地大闹起来,他还真不好办。

    隆武帝派李进忠去北静郡王府,把北静郡王父子俩叫来。

    北静郡王府很少被隆武帝宣召,很少去御书房见隆武帝。他们平时也进不了宫,必须有吴太妃的传召,他们才能进宫。

    这次,皇上居然一下子传召他们父子俩,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

    “李公公,你知不知道皇上叫我们父子有什么事情?”北静郡王向李进忠探口风。

    李进忠一脸笑呵呵地模样:“郡王爷,皇上并没有说是什么事情,所以杂家不清楚。”

    水溶在心里把李进忠骂了一遍,这个老狐狸嘴巴严得很,想要从这个老狐狸的嘴里套出话,比登天还难。

    北静郡王也知道从李进忠嘴里问不出话来,但是心里很是不安,所以忍不住开口问了。

    李进忠深深地看了一眼水溶,在心里感叹道,这位世子脑子不好,招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贾大人,还要置贾大人于死地。

    过了一会儿,三人抵达御书房。李进忠先进御书房,禀告了一声。接着,就选北静郡王父子进去。

    北静郡王父子俩先规规矩矩地朝隆武帝行了个礼,原本以为行完礼,皇上就会让他们起来,结果皇上什么都没有说。

    北静郡王心头猛地一沉,浓浓地不安涌上心头。

    “水溶。”隆武帝冷声地叫了一声。

    水溶只觉得心头一寒,“臣在。”

    “你和贾琏有什么深仇大恨?”

    水溶听到这个问题,一颗心猛地沉入冰窖,刚刚还平静地脸上露出惊恐慌乱地表情。大脑一片空白,一时间没有回答。

    因为水溶是低着头跪着,隆武帝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看到他的身体微微抖了下,就知道他在害怕了。

    “贾琏怎么得罪你了,竟然被你派人去刺杀他?”

    北静郡王听到这话,猛地转过头,瞪圆了一双眼,难以置信地望着儿子。

    水溶心里充满恐惧,脑子里一片乱,但是还是本能地知道反驳:“皇上,臣和贾琏并没有什么过节,也没有人派人去刺杀他。”皇上怎么会知道是他派人去刺杀贾琏的?不可能,他们家死士的身份是不可能被人知道的。

    “你没派人?”隆武帝冷笑一声,随即把冰冷地目光投向北静郡王,“难道是北静郡王你派人刺杀贾琏的?”

    北静郡王一脸惊惶地说:“回皇上,臣没有派人去刺杀贾琏。”

    “那就奇怪了,既然你们父子俩都没有派人去刺杀贾琏,那你们郡王府还有谁能指使死士去刺杀贾琏?”

    水溶听了这话,恐惧在心里蔓延,皇上怎么会知道死士是他们北静郡王府的?

    “死士?”北静郡王面露疑惑。

    “你们北静郡王府的死士,胸口上不是有一个特别的印记吗?”隆武帝看向李进忠,“拿给他们看看,看看这个印记是不是他们郡王府的。”

    “是,皇上。”李进忠从隆武帝那里拿给一张纸,纸上清晰地画着一个六边形,六边形里有一个点。

    李进忠把纸递给北静郡王,北静郡王一看,吓得顿时瘫软在地上。

    水溶抬眸看了过去,当看到纸上的印记,一张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整个人吓得瘫软在地上,全身瑟瑟发抖。

    “是不是你们郡王府的死士?”

    北静郡王很快就回过神来,跪直身体朝隆武帝求情:“求皇上开恩!求皇上开恩!求皇上开恩!”

    水溶也反应过来了,不敢再否认,连忙向隆武帝求情。

    “皇上,臣是一时嫉妒才会对贾琏做出这种事情,求皇上开恩!”

    “嫉妒?你嫉妒贾琏什么?”

    “臣嫉妒他比臣聪明优秀。”水溶当然不能说他嫉妒四皇子在乎贾琏。

    隆武帝听到这话,在心里说了一声果然。

    “就因为嫉妒贾琏比你聪明优秀,你就要置他于死地?!”

    “臣……臣臣……一时气愤,所以就……”水溶害怕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贾琏可是朝廷命官,你可刺杀朝廷命官有什么后果?”

    “求皇上饶命!求皇上饶命!求皇上饶命!”北静郡王的父子俩一边磕头,一边求饶。

    “就因为嫉妒,就对朝廷命官下毒手。”隆武帝冷声道,“书水溶,你真是太让朕失望了。”

    “黄伯父,侄儿只是一时糊涂,才会派人刺杀贾琏。”水溶满脸泪水,模样十分可怜,“侄儿以后再也不会了,求您饶了侄儿这一次。”

    隆武帝没有搭理水溶,而是把冰冷没有任何温度地目光放在北静郡王的身上。

    “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北静郡王吓得不停地给隆武帝磕头:“求皇上凯恩!求皇上开恩!求皇上开恩!”

    隆武帝冷冷地看着父子俩没有说话,只是食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笃笃笃的声音,在安静地御书房里显得特别大声。

    北静郡王父子俩只觉得这一下一下的像是敲打在他们的心头上。

    “朕再次看太妃的面子上,饶了你们这一次。”

    北静郡王父子俩听到这话,眼前顿时变得一亮。

    “但是,杀朝廷命官不是小事情,朕必须要惩罚水溶。”

    听到这话,水溶的心里猛地一紧。

    “水溶嫉妒心强,不适合做北静郡王府的世子。”

    “皇伯父,侄儿真的知错了,侄儿以后再也不敢了……”

    北静郡王按下水溶的头,大声地说道:“谢皇上隆恩!”

    隆武帝对北静郡王这么识相,心里很是满意,不过还是要敲打下。

    “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情,别怪朕无情。”

    “是,皇上。”

    “老老实实做你的郡王,不要整天想一些有的没的。”

    北静郡王听到这句话,吓得冷汗直流,神色惶恐地说道:“是,皇上。”

    “等贾琏回来,你带着水溶去给他道歉。”

    北静郡王眼里闪过一抹屈辱,但是也只能听命:“是,皇上!”

    “下去吧。”

    “臣告退!”

    北静郡王双腿发软地拉着儿子离开了御书房,因为受到的惊吓太大,父子俩恍恍惚惚地出宫,直到回到郡王府才回过神来。

    水溶自然被北静郡王狠狠地大骂了一顿,为了做给皇上看,北静郡王下手特别重,把水溶打得半死,最起码要在床上休养好几个月。

    隆武帝收到这个消息,自然知道北静郡王是故意做给他的,不过对北静郡王这种做法很满意。

    四皇子很快得知这件事情,知道是水溶派人刺杀贾琏,心里又是惊又是气。

    “王爷没想到是世子派人刺杀贾大人。”

    “他现在已经不是世子。”四皇子面无表情地说道,“本王真是看错他了!”

    “世……”林少雄意识到自己又叫错了,连忙改口,“水溶公子为什么要刺杀贾大人?”

    四皇子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他怕贾琏抢了他的位置。”水溶虽然是四皇子的堂弟,但是在四皇子的心里,水溶是比不上贾琏的。

    林少雄瞬间明白四皇子的这句话的深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不管哪方面,都及不上贾琏。”当初水溶来找四皇子,四皇子并没有收他的意思,是他自己主动爬上他的床。

    林少雄心想,的确是这样,水溶不管在哪方面,都比不上贾琏。

    “既然已经找到刺杀贾琏的凶手是水溶,那这件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说起来,贾琏还是因为他,才会被刺杀。这让四皇子心里很是愧疚。

    刺杀贾琏的幕后主使是水溶,这件事情很快传遍整个京城,掀起不小的轰动。

    大皇子得知这个消息,心里很是高兴。虽然北静郡王府没有什么势力,但是却一直支持老四。现在北静郡王府被皇上嫌弃,老四就少了一个支持者,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情。

    “王爷,之前贾琏遇到一次刺杀,留下的线索指向我们,这件事情我们得赶快处理,不然还是会惹皇上不高兴。”

    大皇子笑着说:“曹大人的奏折这两天应该就会送到父皇那里,到时候我再向父皇解释,顺便让父皇知道是老四陷害我。”

    “虽然这件事情扳不倒晋亲王,但是能让皇上嫌弃晋亲王,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

    “老四的势力是不可能这么轻易扳倒,不过就像你说的,能让父皇开始嫌弃他,就已经很不错了。”

    “接下来,我们再想办法一步步除去晋亲王的势力。”

    “恩。”

    六元府收到这个消息,庄镜容心里安心了很多,既然知道是谁刺杀夫君,那么接下来就没有人再刺杀夫君,夫君就安全了。

    “不知道琏哥儿什么时候能回来?”贾赦听说贾琏没事了,但是心里还是不放心。“也不知道他的伤势怎么样了?”虽然琏哥儿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伤势严重,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爹,夫君在金陵养好伤,应该会继续去赈灾,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

    “继续赈灾,要是在遇到危险,怎么办?”

    “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了。”

    “不管怎么样,希望琏哥儿能在过年前赶回来。”

    王家得知刺杀贾琏的真正凶手是水溶,而不是王夫人,心里非常震惊。

    王子腾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蠢事,“娘,这下该如何是好?”

    王老夫人没想到事情的真相会是这样,心里很不是滋味。

    “做都做了,还怕什么。”王老夫人安慰道,“再说,也不会查出是我们做的,你就不用担心。”

    王子腾想想觉得也是,心里顿时安心了不少。

    “娘说得对。”忽然想到王夫人,王子腾的神色有些歉意,“娘,我们冤枉了小妹。”

    “我们并没有冤枉她,虽然她没有派人去刺杀贾琏,但是的确有这个想法,让她吃吃教训也是好的,不然她又会做出连累我们王家的事情来。”

    “娘说的是。”王子腾觉得还是不要管王夫人了。

    贾府的王夫人听说了这件事情,心里充满愤怒和不甘,明明不是她做的,娘却说是她做的,还狠狠地教训了她一顿,甚至还要和她断绝母女关系。

    她被冤枉了,娘居然没有派人过来安慰她,完全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情,真是太过分了。

    王夫人心里不禁开始怨恨王老夫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