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九十二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92章 第九十二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山村名医六零年代好生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不死佣兵     四皇子听说贾琏遇刺受伤, 心里很是不好受, 对金陵的官员没有保护好贾琏很是愤怒。他明明下令,要他们好好保护贾琏,不能让贾琏有危险,结果他们还是没有保护好贾琏。

    “王爷,贾大人遇刺受伤恐怕不简单。”林少雄神色若有所思,“很有可能是大皇子的人故意刺杀贾大人, 然后陷害我们。”

    四皇子微微皱着眉头,食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像是在思考什么。

    “应该不是大哥的人。”

    林少雄听到这话, 微微睁大眼眸, 表情很是不解:“不是大皇子的人?怎么可能?”

    四皇子站起身, 走到窗边,双眼眺望着南边,神色淡漠地说:“大哥和我都明白, 父皇这次派姜青云去江南赈灾是别有目的,是为了考验我们。而贾琏是父皇特意派到江南辅助赈灾的,大哥不傻, 不会蠢到去动贾琏, 惹父皇生气。”

    林少雄觉得四皇子的话很有道理, 疑惑地皱起眉头:“不是大皇子的人刺杀贾大人,那会是谁?”

    四皇子也疑惑到底是谁对贾琏下狠手, 想了几天也没有什么头绪。

    “继续查, 一直查到为止。”

    “金陵送过来的消息, 只知道刺杀贾大人的是死士,但是没有留下任何身份的东西。”

    “死士?”四皇子一脸沉思,“不要只查金陵的死士,也查查京城的死士,调查最近哪家的死士有动静。”

    “是,王爷!”

    “不管是谁,动了本王的人,本王绝不放过他!”四皇子沉着脸,眼里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

    就在这个时候,书房外门响起一个恭敬的声音:“王爷,北静王到了。”

    四皇子敛去眼里的情绪,一张脸恢复神色淡淡地表情,“让他进来!”

    “王爷,属下告退。”林少雄很识趣地退下了。

    四皇子点点头,示意林少雄退下。

    林少雄刚走到门口,就碰到走过来的水溶,连忙行了个礼:“参见北静王。”

    “起来吧。”

    “谢王爷,属下告退。”林少雄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回头望了眼书房,见水溶走进去把书房门关上,脸上露出一抹复杂的表情,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王爷和北静王……如果王爷和北静王的事情被人知道,王爷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太子。

    林少雄摇摇头,收起心里所想,抬起脚离开了。王爷的私事,他还是不要管了,还是赶快去查刺杀贾大人的凶手吧。

    水溶走进书房后,和四皇子做了一番运动。坐在四皇子的腿上,整个人靠在四皇子的怀里,脸上布满红晕,微微喘着气,声音娇柔:“四哥,你心情不好?”水溶对四皇子的情绪非常敏感,从刚才的运动中明显能感觉出来四皇子的心情很不好。

    四皇子低头轻啄了下水溶水润红肿的唇,声音有些沙哑:“是有些不好。”

    “四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水溶其实心里知道四皇子为什么心情不好,但是他就是不想承认。

    “刺杀贾琏的凶手还没有找到。”

    听到贾琏这个名字,水溶眼里顿时暗沉了下来,眼底划过一抹阴鸷,果然是因为贾琏!

    “怎么还没有找到?不是大哥的人做的吗?”那群废物,居然没有杀掉贾琏!

    “应该不是大哥的人做的。”

    “怎么可能?”水溶装作一脸惊讶地说,“只有大哥有这个动机。”

    “大哥派人刺杀贾琏对他没有好处。”

    “那可不一定。”水溶说道,“说不定贾琏在金陵做了什么事情妨碍到大哥的人,大哥的人就对他下了狠手。”四哥这么在意,贾琏绝对不能留!上那群废物没有杀掉贾琏,这次必须杀了贾琏!

    “贾琏深受父皇的看重,大哥不会蠢到对贾琏下手。”四皇子还是觉得大皇子不是派人刺杀贾琏的幕后主使。

    “那四哥觉得是谁对贾琏下手?”

    “不清楚。”四皇子也猜不到是谁对贾琏下手。

    “我还是觉得是大哥的人做的。”水溶坚持道。

    “到底是谁做的,应该很快就有结果。”四皇子微微皱眉头,轻轻地叹了口气,“幸好贾琏这次福大命大,没有出事,不然……”四皇子的话还没有说完,眼里闪过一抹阴狠。

    水溶见四皇子这副在意贾琏的模样,心里充满嫉妒和愤怒,差点让他维持不住脸上的温柔表情。他连忙把脸埋到四皇子的脖颈里,唇瓣贴着四皇子的耳畔,故意吹着热气说:“四哥,你怎么在意贾琏,我可是会吃醋的……”

    四皇子的眸光陡然加深,伸手捏起水溶的下巴,食指暧昧地摩擦水溶红肿的唇瓣,笑地一脸温柔:“你吃什么醋,贾琏哪能和你比。”

    “四哥好像很喜欢贾琏。”

    “我的确很喜欢他,毕竟他有才华,还受父皇的重用。”

    “只是这样吗?”四哥这话明显在骗他。

    四皇子故意装作不悦地挑眉:“不然还有哪样?”

    水溶乖巧地朝四皇子笑笑:“听四哥这么说,我心里就放心了。”

    四皇子低头轻咬了下水溶的唇瓣,笑着说:“没想到你的醋劲这么大。”

    水溶娇嗔地瞪了一眼四皇子:“没办法,谁叫四哥受欢迎。”

    “放心,我只要你。”

    水溶被四皇子的这句话哄得眉开眼笑,主动吻上四皇子的唇。

    不止四皇子这边在猜测是谁刺杀了贾琏,大皇子那边也在为这事情烦恼。

    “必须找到是谁刺杀贾琏,不然所有人都会认为是本王干的。”这两天上朝,大皇子明显地感觉到隆武帝看他的眼神很冷。“现在连父皇都怀疑是本王做的,必须让本王尽快洗脱嫌疑。”

    为什么不会怀疑老四?

    原因很简单,老四之前一直表现对贾琏很看重,所有人都认为老四不会对贾琏下手。

    “王爷,我们的人已经在调查了,但是只知道对方是死士,没有其他的线索。”

    大皇子阴沉着一张脸,怒斥道:“没有线索就去找,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给本王找出刺杀贾琏的凶手,不然到时候不是本王做的,也变成是本王做的。”

    “是!”

    “王爷,您看看是不是四皇子做的?”

    “老四?”大皇子微微挑眉,“应该不是。”

    “王爷,之前四皇子很看重贾琏,所以大家都认为贾琏遇刺和四皇子没关系,直接把矛头指向您。如果四皇子利用这点,派人刺杀贾琏陷害您,也不是不可能。”

    大皇子听到这番话,心里觉得有几分道理。为了能扳倒他,老四不是不可能对贾琏出手。

    “王爷,如果我们找不到是谁刺杀贾琏的,就直接制造证据或者线索,把矛头转移到四皇子那边。”

    “好,就这么办。”

    二皇子最近一段时间身体好了很多,就进宫来给隆武帝和太上皇,还有太后请安。

    御书房里,二皇子给隆武帝请完安,被赐了座。

    “关于贾琏在金陵遇刺一事,你有什么看法?”

    “父皇,儿臣觉得刺杀贾琏的幕后主使不是大哥,也不是四弟。”

    二皇子的这番话,让隆武帝有些惊奇了:“你为什么不觉得是老大,也不是老四?”

    “因为他们不敢。”二皇子一脸温和地说道,“大家都在说这次赈灾是父皇为了考验大哥和四弟,谁更有资格做太子。大哥和四弟这些年一直为做太子斗来斗去,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错。父皇这么看重贾琏,他们怎么可能会蠢到对贾琏出手。”

    之前,隆武帝怀疑是大皇子做的,但是现在听二皇子这么分析,觉得有几分道理。

    “那你认为是谁做的?”

    “儿臣觉得有可能是大哥或者四弟的人嫉妒贾琏的才能,然后瞒着大哥或者四弟对贾琏出手。“某种意义上来说,二皇子猜中了。

    “这个范围就广了。”隆武帝觉得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不好查。”

    “不好查,他们也会给朕一个结果,等着吧。”

    “给父皇的结果,只会有两个,一个是大哥做的,另一个是四弟做的。”

    隆武帝冷哼一声:“哼!”

    贾琏在金陵遇刺一事,多多少少影响到京城的局势。文武百官们都在猜测,到底是谁派人刺杀贾琏。

    与此同时,远在金陵的薛姨妈收到王子腾的回信。

    看完信,薛姨妈心里非常震惊,但同时又觉得大哥这个主意非常好。

    薛姨妈拿着信去找丈夫商量,她丈夫也觉得王子腾的提议非常好。

    见丈夫也说好,薛姨妈就派人去寻找杀手,准备刺杀贾琏。

    正在养伤的贾琏,听完王侍卫他们和暗卫们的话,陷入了沉思。

    王侍卫问道:“贾大人觉得有哪里不对吗?”

    贾琏捏着下巴,表情若有深思:“我觉得派人刺杀我的不是大皇子的人,也不是四皇子的人。”这几天,他对系统死缠烂打,终于从系统那里得知刺杀他的不是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人,但是到底是谁的人,该死的系统居然不告诉他,让他自己调查出来。

    “贾大人为什么这么肯定?”张侍卫问道。

    “我觉得大皇子和四皇子没有这么蠢。”其实,他心里有了怀疑对象。

    王侍卫听到这话,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贾大人说的是,大皇子和四皇子不会蠢到做这么明显。”

    “暗卫,可以麻烦你这几天盯着薛府吗?”

    王侍卫他们和暗卫听到贾琏这句话,都一脸疑惑:“薛府?”

    “贾大人怀疑是薛府做的?”

    “我是觉得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人不会对我出手。”贾琏笑着说,“谁会恨我到要杀了我,我只想到一个人。”

    “是谁?”

    “我的二婶。”贾琏一脸冰冷地说,“她是这个世上最恨我的人,之前大哥过世,她认为是我害死了大哥,要杀了我为大哥报仇。”

    突然听到这么劲爆的事情,王侍卫他们和暗卫面面相觑。

    “以她恨我的程度,很有可能对我下杀手。”贾琏分析自己的怀疑,“但是她远在金陵,对我下不了手,所以很有可能找薛府帮忙。她的姐姐是薛府的女主人。”

    王侍卫有些不相信:“她们有这么大的本事吗?”

    “薛府好像没有死士。”

    “没有死士,可以花重金请死士。”贾琏对着暗卫说道,“不管是不是,先去薛府调查一番再说。”

    “是,属下这就去调查薛府。”

    “我有预感,我还会被刺杀一次。”

    王侍卫和张侍卫听到这话,惊愕地瞪大双眼:“贾大人为什么这么认为?”

    “以我二婶的性格,我没有死,她是不会放过我的,肯定会再次派人来刺杀我,非要置我于死地,她才会罢手。”

    王侍卫:“……”

    张侍卫:“……”

    “现在我在知府这里养伤,他们不好下手。等我从知府这里搬出去,他们会立马动手。”贾琏的眼神忽然变得冷厉,“过两天,等我能下床走动,就离开知府大人这里,回贾家老家。”

    “贾大人,您刚刚也说了有可能会被再刺杀一次,搬出知府大人府里会有危险。”

    “不能一直留在知府府里。”贾琏知道是谁有可能杀他,那他怎么可能坐得住。“引蛇出洞才能斩草除根。”他可不想一直被刺杀。

    “那也等您的伤好了再引蛇出洞啊。”

    “我等不了那么久。等暗卫那边有消息,我们就行动。”贾琏眼里一片冰冷,如果真的是王夫人做的,那他不会放过她。

    王侍卫和张侍卫知道劝不了贾琏,只能提前做好准备。

    太上皇一共派六个暗卫保护贾琏,两个去盯着薛府,剩下的四个一直隐藏在贾琏的身边,暗中保护贾琏。

    王侍卫和张侍卫一边提防贾琏再次被刺杀,一边调查之前剩下的逃走的黑衣人。

    上次逃走的黑衣人,正在筹划第二次刺杀。这次刺杀,务必要彻底杀死贾琏,不允许再失败。

    薛姨妈这边找到杀手组织,也是一群死士,准备刺杀贾琏。

    两个暗卫一直蹲守在薛府,注意着薛府的一举一动。薛姨妈他们暗中找杀手刺杀贾琏的事情,被暗卫他们注意到了。

    “贾大人,不出您所料,是薛府的人,他们已经找到江南有名的杀手组织【红月】,准备对您进行第二次刺杀。”

    贾琏闻言,勾起嘴角冷笑一声:“还真被我猜到了。”

    王侍卫和张侍卫一脸惊诧,心里对贾琏十分的敬佩,这都能猜得到,太聪明了!

    “不过,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

    “薛府好像是第一次找到红月。”暗卫微微皱了下眉头,表情很是不解,“如果之前的刺杀也是薛府派人做的,这次应该不会大费周章地寻找红月。”

    “或许,他们为了撇去嫌疑,重新找了杀手组织。”

    “据属下所知,江南只有【红月】有死士的杀手。”

    “你确定只有红月有?”

    “属下可以十分确定,江南只有【红月】有死士的杀手。”

    “如果是这样,那就奇怪了。”如果上次的刺杀不是薛府做的,那是谁做的?

    “属下还在薛府打探到,他们接下来的刺杀计划是王子腾指使的。”

    “王子腾?”贾琏一脸诧异,怎么会是他?他好像没有得罪王子腾吧,难道王子腾是要给贾珠报仇?

    “他们的计划是派人刺杀您,然后故意留下线索指向大皇子。”

    贾琏闻言,在心里琢磨,王子腾为什么要针对大皇子,难道他是四皇子的人?不对啊,之前王子腾不是拒绝了大皇子和四皇子的拉拢,难道他暗地里投靠了四皇子?

    如果第一次刺杀不是薛府做的,那么王子腾为什么要再安排一次刺杀,就是单纯地为了陷害大皇子?

    越想越迷惑,贾琏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有没有办法弄到证据?”

    “好像王子腾写了封信给薛夫人。”暗卫猜测道,“估计这封信已经被烧了。”

    “想办法找到薛府找人刺杀我的证据。”

    “很难,他们没有直接找红月,而是通过别人。”

    “继续盯着薛府,一定能找到证据。”他就不信找不到一点证据。

    “是。”

    暗卫汇报完事情就消失了,继续监视薛府。

    “贾大人,如果第一次刺杀不是薛府的人派的,那又是谁派的?”

    贾琏摇摇头:“不清楚。”刺杀他的这件事情比他想象中还要复杂。

    “上次那批人逃走了一半,很有可能再对您下手。”上次刺杀没成功,以死士的做事风格,肯定会再刺杀一次,直到贾琏彻底死了。

    贾琏嘴角扬起一抹嘲弄地笑容:“没想到我这么受欢迎,居然这么多人想要我的命。”

    王侍卫:“……”

    张侍卫:“……”

    贾大人,您这不是受欢迎,而是招人嫉恨了。

    “我能不能活着离开金陵,就靠你们了。”既然知道薛府会派人来刺杀他,那就好办,可以提前做准备。但是上次逃走的那批人,就不好办了,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再冒出来刺杀他。

    “贾大人放心,属下们就算拼了命也一定会让您安安全全离开金陵。”上次刺杀,他们没有保护好贾大人,已经命悬一线了。这次要是再保护不好贾大人,太上皇不会留他们了。

    暗卫们把他们调查到的消息,也传回到京城。

    太上皇收到消息,气的恨不得抄了王家。

    “王子腾居然暗地里投靠了老四,我还是小看他了。”隆武帝对之前王子腾没有投靠大皇子和四皇子很是满意,没想到王子腾早就悄悄地投靠四皇子。

    “他这个计谋倒是不错。”

    “王子腾……”隆武帝眼中闪过一抹冷芒。

    太上皇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派暗卫暗中盯着王家。

    贾琏在知府的府里修养了几天,等自己能下床走动,就离开了知府的府里,回到贾家的老宅,继续养伤。

    上次那批的黑衣人得知贾琏离开了知府的府里,立马就准备第二次刺杀。但是,没想到有人抢在他们的前面。

    贾琏回到贾家的老宅的第二天晚上,薛府找的红月的死士,就潜进贾家的老宅,刺杀贾琏。

    因为提前做好了准备,这次刺杀自然没有成功,红月的十个死士全都被当场杀了。果然他们留下来的东西,指向大皇子。

    贾琏就将计就计地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金陵知府曹大人。

    曹大人收到消息,急急忙忙地赶到贾家的老宅,得知死士留下了证据,指向大皇子,第一反应就是他们被四皇子的人陷害了。

    “贾大人,这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元亲王。”

    “下官也是这么觉得。”贾琏一脸正直地说,“下官和元亲王无冤无仇,元亲王怎么可能派人刺杀我。”

    “贾大人能这么想就好,元亲王一直很欣赏你。这次你来金陵,还特意写信给我,让我好好招待你,怎么可能会派人刺杀你。”

    “谢谢元亲王的赏识。”贾琏一脸认真地说,“下官相信这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元亲王。”

    “贾大人,你还是回我府里继续养伤吧,住在这里说不定还会遇到刺杀。”

    “谢谢曹大人的好意,只是下官住在您府里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非常方便。”

    “曹大人,下官觉得还会有人来刺杀下官。住在您府里,那些人就下不了手。”

    “还会有人?”曹大人一脸吃惊,“贾大人为什么这么认为?”

    “因为我没有死。”薛府派来的死士来了,但是第一次来刺杀的那批人还没有来。

    曹大人:“……”

    惊愣了半响,曹大人回过神来,神色严肃地说:“既然这样,我就多派一些人来保护贾大人。”

    “曹大人,您派人来保护下官就会打草惊蛇。”

    “可是……”

    “曹大人放心,下官已经找了不少人暗中保护下官。”

    曹大人见贾琏一副自信满满地样子,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贾大人,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向我开口。”

    “如果有,下官一定不会客气。”

    曹大人又嘱咐了贾琏几句,然后才离开。一回到府里,就写信把这件事情汇报给大皇子。

    之前刺杀的黑衣人得知贾琏再次遇到刺杀,心里很是疑惑,难道是王爷又派人来刺杀?

    不管怎么样,他们必须完成王爷布置的任务,一定要除掉贾琏。

    过了两天,贾琏再一次地遇到刺杀。

    这次刺杀,让他知道是谁做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