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九十一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91章 第九十一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六零年代好生活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贾母听说贾琏在金陵遇刺, 身受重伤不知生死的消息, 心里受了不小的打击。她受打击不是因为担心贾琏的生死,而是觉得贾琏死了,就没有人能让贾府恢复爵位。

    贾琏现在是贾府唯一的指望, 只有他才有可能让贾府恢复爵位。如果他出事了,只能指望贾宝玉, 但是贾宝玉现在才两岁。等他拿到爵位,最起码要等二十多年, 到时候贾母说不定过世了。

    荣国府失去爵位,贾母一直很自责, 希望在她临死前, 能让贾府拿回爵位, 这样她死后去了地下,也有脸面见夫君和贾家的列祖列宗。

    “琏哥儿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 是谁这么狠心对一个孩子下毒手?”贾母一边说, 一边抹泪。

    贾敏早已哭红了双眼, 声音充满哽咽:“这些丧尽天良的畜生居然对琏哥儿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下毒手……”琏哥儿只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官, 被派去赈灾也不会妨碍到那些人的利益, 为什么那些人为什么要对琏哥儿下狠手?

    “我可怜的琏哥儿……”贾母一边捶胸,一边哭, 哭的十分悲伤难过。

    “琏哥儿……”贾敏是真心担心贾琏, 贾琏出事, 她的心就像是被活活地挖掉一样。想到这次贾琏去江南, 是被皇上安排去的, 贾敏在心里不禁责怪隆武帝。琏哥儿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居然被派去江南。如果琏哥儿没去江南,就不会出事。

    贾元春也红了双眼,眼中有泪花,声音哽咽地安慰贾母和贾敏:“祖母,姑姑,琏弟吉人自有天相,绝对不会有事的。”

    贾敏听到这话,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目光变得坚毅:“对,元春说得对,琏哥儿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一定能逢凶化吉,绝不会有事的!”

    贾母被贾敏的话安抚到了,“你们说得对,琏哥儿是个有福气的孩子,绝对不会出事的!”

    “母亲,明天我们去一趟福灵寺,给琏哥儿祈福吧。”

    “好。”

    “祖母,姑姑,我也去。”

    “一起去。”

    贾元春微微皱起眉头,神色有些担忧:“姑姑,我有些担心镜容。琏弟生死不明,镜容心里肯定不好受。”

    贾敏听到这话,心里也不禁担心起庄镜容。

    “我们现在去一趟六元府。”

    “好。”

    贾母说道:“镜容现在心里肯定不好受,你们两个要好好地安慰她。”

    “母亲放心,我们会好好安慰镜容的。”

    “也是苦了镜容,刚嫁给琏哥儿,琏哥儿就被派去江南赈灾。”贾母一脸沉重地叹了口气,“琏哥儿刚到江南没多久就遇到刺杀,她一个年纪轻轻地姑娘,肯定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贾敏和贾元春辞别了贾母,赶去六元府,就听说庄镜容晕了过去。

    庄镜容昏了半个时辰后就醒了过来,一醒来就紧紧地抓着夏莺的手臂问:“有夫君的消息了吗?夫君是不是没有事了?”

    “夫人……”夏莺从小和庄镜容一起长大,第一次看到庄镜容露出这么焦急担心地表情,心里很是不忍,只能转移话题说,“夫人,贾敏夫人和元春小姐来了。”

    “姑姑和大姐来了。”庄镜容连忙起床,整理了下仪容,出去见贾敏和贾元春。

    见庄镜容出来,贾敏立马站起身,朝她走了过去,伸手握住庄镜容的双手,温声地安抚道:“镜容,琏哥儿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太担心。”

    贾元春也走了过来,安慰道:“镜容,琏弟吉星高照,一定不会有事的!”

    庄镜容听到贾敏她们这么说,眼前顿时一亮,神色有些激动地问道:“姑姑,你们是不是有夫君的消息?”夫君说过,贾家的老家在金陵,老家还有人在,姑姑她们这么说,肯定是老家那边来消息了。

    看到庄镜容眼里的希冀,贾敏一时间不忍告诉她不是,但是也不能骗她,只能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我们没有收到琏哥儿的消息。”

    庄镜容听到这话,刚刚亮起的双眼顿时变得黯然,神色变得悲伤:“夫君他……”

    贾敏紧紧地握住庄镜容的手,目光坚定地望着她:“镜容,你要相信琏哥儿不会有事的,他可是连中六元,是老百姓口中的文曲星下凡,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有事?”

    贾元春在一旁附和地说道:“琏弟,一定能逢凶化吉。”

    “你心里要是不放心,明天我们一起去福灵寺给琏哥儿祈福!”

    庄镜容惊慌的心,被贾敏和贾元春一番安慰后,稍微安心了点。

    “镜容,越是这个时候,你越是不能乱,你要坚信琏哥儿不会有事。”

    贾敏的这句话像一剂强心针一样,顿时让庄镜容慌乱的心镇定了不少。

    “姑姑,您说得对,我要相信夫君不会有事。”夫君是个重承诺的人,他说他会平安地从江南回来,就一定能平安。“姑姑,明天我们一起去给夫君烧香祈福吧。”

    贾敏见庄镜容的神色变得坚定,没有刚才的伤心绝望,心里瞬间安心了不少,朝庄镜容露出一抹欣慰地笑容。

    “这才对。”

    “姑姑,大姐,谢谢你们。”听说夫君出事,她整个人都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从小到大,她一直都很理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出现惊慌失措的情况。但是,听到夫君出事,她的理智全都没有了,整颗心充满惊慌和恐惧。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完全失了分寸。

    贾敏轻轻地拍了拍庄镜容的手,笑着说:“傻孩子,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好谢的。”

    “多亏了姑姑和大姐,我这才冷静下来。”庄镜容一脸感激。

    “我们就怕你想不开,所以才过来安慰你。”

    “我现在没事了。”庄镜容的心神平静了很多。

    “那就好。”

    “姑姑,我要去看望父亲和母亲,他们肯定也慌了。”

    “对对对,大哥大嫂肯定也慌了,我们一起过去。”

    庄镜容他们去贾赦的院子,听说贾赦昏了过去,到现在还没有醒来。邢夫人虽然没有昏过去,但是也一直在流泪。

    贾敏他们安慰邢夫人安慰了半天,邢夫人终于停止流泪,决定明天和庄镜容他们一起去福灵寺给贾琏祈福。

    贾琏被派去江南赈灾,可是惹了不少人眼红,觉得皇上太偏爱贾琏。可是,现在听说贾琏去江南被刺杀,还生死不明,之前眼红贾琏的人变得幸灾乐祸起来。

    “我要去金陵!”

    “父皇,您现在去金陵,也于事无补。”

    “我必须去金陵!”自从收到贾琏出事的消息,太上皇的一颗心就变得非常担心和焦急,恨不得插|上翅膀立马飞到金陵。

    “京城去金陵的路程最快也要半个月,您一大把年纪急着赶路,还没有到金陵,估计就病倒了。”隆武帝不明白太上皇为什么这么在意贾琏,这种关心已经过头很多了。

    太上皇急红了眼,神色非常焦急:“我身体好得很,去金陵不会有事。”

    “父皇,您冷静点,您要是去金陵,就会错过暗卫的消息。”隆武帝耐着性子安抚道,“暗卫送回来的消息不是说贾琏只要挺过这两天就不会有事,您要相信那小子!”

    “可是……”他已经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孩子离开他,不能再允许贾琏这个孩子离开他。

    “姜青云他们给贾琏请了金陵城有名的神医,听说那个神医看病非常灵,有他在,贾琏不会有事的。”

    太上皇心里还是不放心,但是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赶过去,也做不了什么。

    “您就耐心地等消息吧。”

    太上皇紧皱着眉头半天没有说话,最后长长地叹了口气:“唉……不该让他去江南的……”

    隆武帝听到这话,很不雅地翻了个白眼:“您这是在怪我吧?”

    太上皇听到这话,冷哼一声:“贾琏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再找你算账。”

    隆武帝:“……老爷子,贾琏一定是你的亲孙子。”

    太上皇没有搭理隆武帝,转身离开了御书房,回到自己的宫里,又派了两个暗卫去金陵。

    “李进忠,你觉得是谁对贾琏下手?”

    站在一旁充当背景板的李进忠被隆武帝突然这么一问,先是怔了下,随即一脸茫然地说:“这个……奴才愚笨,猜不到是谁对贾琏出手。”李进忠心里跟明镜似的,对贾琏下手的人,不是大皇子的人,就是四皇子的人。

    隆武帝也没有指望李进忠能给出一个答案,食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神色若有所思:“金陵的人基本上是老大和老四的人。老四很看重贾琏,应该不会让人刺杀贾琏。老大倒是很有可能。”

    李进忠听到隆武帝这么说,没有说话,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老大的人……”隆武帝眼里闪过一抹寒光,“朕这几年对江南的事情睁一只闭一只眼,是该整顿整顿了。”

    李进忠听到这话,心头一凛,皇上说的整顿,那就是大动作,估计江南的官员要大换血了。

    此时,远在金陵的姜青云也正在为谁刺杀了贾琏而烦恼,调查了半天,一点头绪和线索都没有。

    王侍卫和张侍卫只能从对方的招式判断出刺杀贾琏的黑衣人应该是死士,但是是谁家养的死士就不得而知了。

    要知道不管是在京城,还是金陵,很多达官贵人都喜欢养死士保护自己。

    “这群死士没有留下任何有关身份的东西,所以不好猜是哪家的死士。”

    “不过,这群死士在我们返回城里的途中埋伏我们,然后又迅速的撤离,可以看出来他们对金陵郊外的地形非常了解。”

    姜青云听完张侍卫和王侍卫的分析,微微皱眉地说道:“你们是说这群死士很有可能是金陵本地的?”

    张侍卫微微点头:“从他们熟悉地形来看,十之八|九是金陵本的地。”

    “是金陵本地的,那就好办了,姜大人可以直接查金陵有哪些人家养死士。”

    姜青云心里有了方向,立马派人去查金陵有那些人家养死士,希望能查到线索。

    回答完姜青云的问题,张侍卫和王侍卫回到贾琏的房间,继续守在贾琏的床边。这次贾琏遇刺,怪他们技不如人,还没有警觉心。

    姜青云派人调查刺杀贾琏的凶手,金陵的官员们也在暗中调查。

    贾琏遇刺后,金陵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尤其是官员之间的关系变得尖锐了起来。

    贾琏身受重伤后没多久,就开始发起高烧来,试了很多办法没有退烧,眼看着贾琏危在旦夕,大夫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用酒擦拭贾琏的全身。没过一会儿,贾琏的高烧就退了下来,他的小命保住了。

    见贾琏挺了过来,所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如果贾琏在金陵出事,他们这群人都会受到惩罚。

    贾琏挺过来的第三天,隆武帝的圣旨来到了金陵。

    圣旨的大概内容就是隆武帝对贾琏遇刺一事很生气,对金陵的官员们非常失望。如果贾琏有了三长两短,就会拿金陵的官员们试问。调查不出刺杀贾琏的凶手,也会拿金陵的官员们试问。

    接到圣旨后,金陵的官员们这才发现隆武帝有多看重贾琏,纷纷向京城来的人打探贾琏到底是什么来头,皇上怎么会这么重视贾琏。

    金陵的官员们因为隆武帝这道圣旨,气氛变得更加紧张起来。幸好贾琏现在没事,没有性命之忧。不过,如果找不到刺杀贾琏的凶手,他们的日子依旧不好过。

    不止这样,金陵的官员们还是收到各自主子的信,先是把他们骂了一顿,然后让他们务必找到刺杀贾琏的凶手。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洗脱自己的嫌疑。

    金陵的官员们决定开始坑对方,把嫌疑推到对方的头上。

    因为贾琏遇刺的事情,金陵的官员们也没有心情关心赈灾的情况,这让赈灾的工作变得顺利很多。

    姜青云身为钦差,不能一直待在金陵,处理完金陵的赈灾工作,再加上贾琏又没有性命之忧,他该离开金陵,前往苏州。

    本来他是想留在金陵,直到查出刺杀贾琏的凶手再离开,但是皇上传来的口谕,让他继续去赈灾。关于,寻找刺杀贾琏的凶手,会有人来调查。

    “姜大人,抱歉,不能和你一起去苏州赈灾。”贾琏一脸歉意。

    “你身受重伤,还是留在金陵好好养伤比较好。”姜青云也是一脸愧疚,“抱歉,让你受了伤。”

    “这跟姜大人没关系。”

    “他们应该是冲着我来的,没想到连累到你。”姜青云一直觉得刺杀的对象应该是他,而不是贾琏。但是,他身边士兵和护卫比较多,刺客没法下手,所以只好对贾琏下狠手。

    贾琏连忙摇头:“姜大人,你没有连累我,那些人的目标就是我。”

    “你这么肯定?”

    贾琏微微点头:“我前段时间感觉有人跟踪我,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看来这些人早就盯上我了,一直在等机会刺杀我。”

    “还有这种事情?”姜青云一脸惊诧,“不应该啊,你只是负责赈灾的事宜,并没有妨碍到他们,他们为什么会对你下杀手?”

    贾琏也不明白,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官,也没有做出什么妨碍到金陵官员的事情。

    想了想,只有一种可能。

    “或许,他们是想把刺杀我的罪名推到对方的头上,然后利用这件事情扳倒对方。”刺杀钦差的罪名太大,弄不好就会引火上身。但是,刺杀他就不一样,毕竟他只是一个五品小官,就算把他杀死了,也不会掀起什么轩然大波。

    姜青云觉得贾琏这句话有几分道理,一张脸不由地冷了下来:“你说的很有可能!”如果金陵的官员们的目的是这个,那么……姜青云的心里顿时充满担忧,“贾琏,那你留在金陵就危险了。”

    “皇上不是下旨了么,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金陵的官员们都会受到惩罚,他们应该不敢再对我下手。”

    姜青云这才想起来之前的圣旨,心里便放心了很多:“虽然是这样,但是我还是不放心留你一个人在金陵。”

    “皇上不是又派人来金陵么,我不会有事的,姜大人放心地去苏州赈灾吧。”

    姜青云虽然心里担心贾琏的安危,但是也带走不了贾琏,毕竟贾琏的伤势太严重,不适合长途跋涉,只能让贾琏继续留在金陵。

    “也只能这样了。”

    “姜大人,我不会有事的!”贾琏朝姜青云安抚地笑道。

    “恩,希望你能早点好起来。“姜青云笑着说,“赈灾方面的事情,还是你比较擅长。”

    “姜大人谦虚了。”

    姜青云和贾琏聊了一会儿,然后就离开了。

    他在离开金陵之前,故意留下十万两银子,金陵的官员们也没有拒绝,毫不客气地把十万两银子收了下来。

    贾琏性命无忧的消息,也很快传回到京城。

    太上皇收到暗卫们的消息,得知贾琏挺过去了,生命没有危险,一颗提心吊胆的心终于可以安心了。

    “我就说那小子福大命大不会有事,您看我没有说错吧?”隆武帝收到贾琏平安无事的消息,心里也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恩,你说的没错。”太上皇这几天紧绷的脸,终于露出一个笑容。

    隆武帝看到太上皇这副模样,心情十分复杂。前两天,他从太后那里得知了太上皇在乎贾琏的原因,没想到和早逝的皇兄有关。他以前并不觉得贾琏像早逝的皇兄,现在才发现贾琏还真像皇兄,难怪他第一次见贾琏就感觉到熟悉,原来是因为这个。

    皇兄过世的时候,他还小,对皇兄的印象也非常模糊,所以他并没有发现贾琏像皇兄。

    贾琏像过世的皇兄,也难怪老爷子这么疼爱他。

    隆武帝小时候被其他皇子欺负的时候,那位早逝的皇兄曾经帮助过他。因为那位皇兄的原因,太后和隆武帝那个时候在宫里的日子好过了些。

    对早逝的皇兄,隆武帝心里一直抱有感激之情。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忘了皇兄的存在,自然也不记得皇兄长什么样。但是,听太后说过后,皇兄的面容忽然在他脑海里变得清晰了起来。

    得知太上皇疼爱贾琏的原因后,隆武帝心里对贾琏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贾琏没事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京城,让那些嫉妒贾琏的人,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贾琏的命真是大,被刺杀到生死不明,居然还没有死。

    贾母得知贾琏没事,谢天谢地谢各位佛祖和菩萨。贾琏没死,他们贾府就好有希望恢复爵位。

    “什么,贾琏居然没死?!”王夫人听到这个消息,气的神色狰狞,“他不是生死不明,怎么会没死?”

    周瑞家的被王夫人这副扭曲的样子吓到了,胆战心惊地说道:“京城里的传言是这么说的,说琏少爷还没有死。”

    砰地一声,王夫人抓起桌子上的一个茶盏狠狠地摔在地上。

    “太太……”周瑞家的吓得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王夫人神色扭曲,咬牙切齿地骂道:“他还真是命大,被刺伤的这么严重,居然还没有死!”

    周瑞家的心想,太太果然派人去刺杀琏少爷了。

    王夫人一脸阴狠:“一次杀不死他,那就刺杀两次。”贾琏虽然没有死,但是深受重伤,这个时候再去刺杀他,肯定能杀死他。

    周瑞家的觉得王夫人真的疯了,居然还想杀贾琏。看来不把贾琏彻底杀死,王夫人是不会放弃的。

    王夫人又写了封信给薛姨妈,让薛姨妈再派人刺杀贾琏,必须要把贾琏置于死地。

    这边,王夫人又写了份信给薛姨妈。那边,薛姨妈写给王子腾的信送到了王子腾的手里。

    王子腾收到薛姨妈的信,气的恨不得跑到贾府,一砖拍死王夫人,省的连累王家。

    王子腾的夫人来叫他去用膳,见他气的脸色铁青,心里很是担心:“夫君,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呢?”

    “我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妹妹?!”

    王子腾的夫人先是愣了下,随即小心翼翼地开口:“夫君说的是小妹?”

    “除了她,还有谁。”王子腾一脸气愤,“我们王家迟早要被她连累致死。”

    王子腾的夫人听到这话,吓得花容失色:“连累致死?小妹做了什么事情?”

    “她居然派人去金陵刺杀贾琏!”王子腾气的狠狠地捶打了下桌子,“贾琏遇刺,惹得皇上震怒,皇上派人专门去金陵调查刺杀贾琏的凶手。如果查到是小妹做的,我们王家也会被她连累。”

    王子腾的夫人瞪大双眼,一脸惊悚,结结巴巴地说道:“小妹……她是疯了么……居然派人刺杀贾琏……”

    “我们王家怎么会有她这么愚蠢的人?”王子腾想尽办法拉拢贾琏,结果倒好,他的亲妹妹居然派人刺杀贾琏。

    “夫君,这要怎么办?”贾琏在金陵遇刺的事情,惹得皇上大发雷霆,并且下旨彻查此事,找不到凶手,整个金陵的官员都要受到牵连,可见皇上是多么地看重贾琏。没想到刺杀贾琏的凶手居然是小姑,这要是让皇上知道了,他们王家也就完了。

    王子腾深吸好几口气,勉强压在涌上心头的滔天怒火和杀意,“我去找母亲商量此事。”

    王老夫人听完儿子的话,惊得打翻了手中的茶盏,大惊失色地说道:“你说小妹派人刺杀贾琏?”

    王子腾把薛姨妈的信递给王老夫人:“娘,这是二妹的信,您自己看。”

    王老夫人接过信,从头到尾仔细地看了一遍。等看完信,她的一双手微微发抖。

    “娘,皇上已经派人去金陵调查贾琏遇刺一事。”王子腾紧皱着眉头,满脸担忧不安,“皇上要是想彻查一件事情,就一定会查得水落石出,以小妹的猪脑子,她肯定留有什么蛛丝马迹,让人很快就查出是她的做的。这下要怎么办?”

    王老夫人气的差点昏过去,“我怎么会生了这么一个畜生……”王老夫人现在特别后悔,后悔当年那么宠溺王夫人。早知道王夫人会给家里招祸,她当初就该一手掐死小女儿。

    王子腾连忙走过去,轻拍王老夫人的胸口,帮她顺气:“娘,您消消气……”

    王老夫人气的双眼流泪,“你小妹这是要害死我们王家啊……”一边哭,一边捶自己的胸口,“都是我的错,生了这么一个害人精……”

    “娘,您别自责了,是小妹自己疯了,和您没关系。”王子腾有些后悔把这件事情告诉王老夫人了。

    王老夫人在儿子的安慰下,终于冷静了点。

    “这件事情绝不能让皇上派去的人查到你小妹的头上,不然我们王家也会倒霉。”

    王子腾微微点头:“我知道,我心里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

    “再派人去刺杀贾琏一次,把所有的证据都推向金陵的官员。”

    王老夫人被自家儿子的话吓到了,一脸惊诧:“再派人刺杀贾琏?你疯了吗?”

    “娘,您听我说,只有再派人刺杀一次贾琏,把所有矛头指向金陵的官员,小妹才不会被查出,我们王家才能安然无恙。”

    “你这是要嫁祸给金陵的官员?”

    王子腾微微点了点头:“是,只要把这件事情牵扯到党争里,小妹才不会被查出来。”

    “金陵的官员又不是傻子,有这么好嫁祸吗?”

    “听说这次江南赈灾是皇上故意考验大皇子和四皇子的,金陵的那些官员为了自己的主子成为太子,肯定会想尽办法陷害对方。”王子腾分析道,“贾琏遇刺,说不定他们认为是对方做的,正在找对方的证据。”

    王老夫人听了这番话,终于明白过来,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这个主意不错,但是做起来要千万小心,不要到时候引火**。”

    “娘,您放心,我要做就不会留下把柄。”王子腾勾起嘴角自信一笑,“我会完美地把这件事情的矛头转向到党争中。”

    “你打算栽赃到哪个皇子身上?”

    “大皇子!”大皇子和四皇子之间的争夺,王子腾更看好四皇子,毕竟四皇子是皇后娘娘抚养长大,最主要的是四皇子有颜太师支持。

    当初,大皇子和四皇子都来拉拢他,他是想支持四皇子的,但是他刚刚升职为京营节度使,绝不能提前站队,不然就会惹皇上生气。

    王老夫人满意地点头:“四皇子是正统,支持四皇子是对的。”

    “儿子也是这么认为的。”王子腾笑着说,“我现在不能支持四皇子,但是可以提前卖个好。”

    “那就照着你说的办。”

    “娘,小妹那边怎么办?”王子腾提到王夫人,眼里是满满地厌恶,“她一次次地做错事,连累我们王家。这次更是给我们王家招祸!”

    之前,因为王夫人污蔑贾琏害疯贾珠,又诬陷贾琏害死贾珠,让他们王家的名声毁了,已经让王老夫人和王子腾很不满了。没想到,这次王夫人居然给王家招来祸事,就算再是亲母女,亲兄妹,也不能容忍了。

    “我明天去贾府见她,好好地跟她说说。如果她冥顽不灵,我就和她断绝母女关系。”为了一个嫁出去的女儿,害的全家受罪,王老夫人没有这么蠢。

    “如果小妹还不听,就只能和她断绝关系了。”他可不想那整个王家为她陪葬。

    “恩,刺杀琏哥儿的事情,你吩咐那些人不要真的要了琏哥儿的命。”

    “娘,不用您说,我也知道。”他只是想把这次刺杀事情的矛头指向大皇子的人,并不是真的要杀了贾琏。

    王老夫人忽然想到什么,眼神忽然变得幽深:“找人刺杀琏哥儿的事情,你写封信让二妹派人去刺杀。”

    王子腾闻言,吃惊地张大着嘴巴,表情有些难以置信:“娘,您的意思……?”

    “金陵是她的地方,交给她来办最合适不过。”

    “可是……”这样会不会太对不起二妹了。

    “没有什么可是,这件事情必须把我们王家摘除干净。”王老夫人面无表情地说,“再说你小妹写了信给她,就算她没做,到时候查出来,她也脱不了关系。所以,这件事情交给她最合适。”

    王子腾觉得王老夫人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二妹一直对他们都很不错,他不忍心这么对二妹。

    王老夫人知道儿子在想什么,微微叹了口气说:“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我们王家。只要王家没事,你二妹家要是出事,我们也能帮得上忙。但是我们要是出事了,你二妹家是帮不了忙的。你明白吗?”她也不想这么做,但是只有这么做,才能保住他们王家没事。

    王子腾听了这番话,觉得王老夫人的话很在理,心里没有再犹豫了。

    “娘,您说得对,我这就写信给二妹。”

    “去吧。”

    王子腾写了封回信给薛姨妈,让人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送到金陵薛家。

    第二天,王老夫人就去贾府了。

    先是和贾母好好地叙了一会儿旧,然后单独去见王夫人。

    啪的一声,王老夫人一到王夫人的屋子,抬手狠狠地打了王夫人一巴掌。

    王老夫人这一巴掌打得非常用力,王夫人被王老夫人打得跌倒在地,她伸手捂着被王老夫人打肿的右脸,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望着王老夫人:“娘……您为什么打我?”

    “我真想当做没有你这个只会给你招祸的女儿。”

    “娘,您在说什么?”王夫人一脸委屈。

    “之前,你污蔑贾琏害疯珠哥儿,又在珠哥儿灵前诬陷贾琏害死珠哥儿,让我们王家的名声彻底毁了。因为你,凤姐儿找不到好人家,只能说给宁国府。”

    王夫人不服气地反驳道:“本来就是贾琏害死珠哥儿的。”

    啪的一声,王老夫人抬手又打了王夫人一巴掌,一脸愤怒地骂道:“珠哥儿是自己病死,和贾琏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不许你再说这种话。”

    “本来就是……”

    “你给我闭嘴!”

    王夫人被王老夫人盛怒的样子吓到了,乖乖闭上嘴不敢再说什么。

    “你害得王家的名声毁了,我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你大胆妄为,居然派人去刺杀贾琏!”王老夫人眼神沉冷地瞪着王夫人,“谁给你的胆子去刺杀贾琏的?”

    “我要给珠哥儿报仇。”

    “你不是给珠哥儿报仇,你这是让整个王家为珠哥儿陪葬!”

    王夫人被王老夫人的这句话震到了,一脸不解地说道:“娘,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会让整个王家为珠哥儿陪葬?”

    “贾琏现在是什么身份,朝廷命官,深受皇上的重用。”王老夫人冷冷地说道,“你居然派人去刺杀他!杀朝廷命官有什么后果,你想过吗?”

    “不可能查到是我派人的。”

    “不可能?”王老夫人被王夫人的话气笑了,“贾琏遇刺后,皇上雷霆大怒,派专人去金陵调查此事,你以为你做的事情就不会被查出来吗?这世上,只要皇上想知道的事情,就没有查不到的。”

    王夫人听到这番话,心底涌起一股浓浓地恐惧,神色刷地一下变了,但是还是死鸭子嘴硬地说道:“不会的……不会查到的……”

    “被人查到是你做的,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王老夫人气的恨不得现在就掐死王夫人这个女儿,“整个王家都会被你连累!”

    王夫人吓得瘫软在地上,身体微微发抖。

    “你不仅害了王家,还害了你二姐一家。”王老夫人一脸冰冷,“你是要把我们所有害死,给珠哥儿陪葬,你才甘心是不是?”

    王夫人连忙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想给珠哥儿报仇,并没有想害王家和二姐一家。”

    “但是你的所作所为就会害了王家和你二姐一家!”王老夫人突然拔高声音说道,语气里充满责怪。

    王夫人一张脸变得惨白,一点血色都没有,一双眼里充满惊悚和后怕。“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

    “你做事前就不能动动脑子么,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该不做,还要我一遍遍地重新教你吗?”

    王夫人跪着爬到王老夫人的腿边,伸手拉住王老夫人的袖子,哭着说:“娘,对不起,我只是想给珠哥儿报仇,没有想这么多……”

    王老夫人一把推开王夫人,“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下次你要是再做愚蠢的事情,我就和你断绝母女关系!”

    “断绝母女关系?”

    “这次的事情,我们再帮你擦一次屁股。下次你再做这种蠢事,我就当做没有你这个女儿!”王老夫人居高临下,冷冷地望着王夫人,“我说到做到,我绝不会让你害了王家!”

    “娘,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做了……您不要不认我这个女儿……”王夫人心里清楚,如果王家和她断绝关系,她一定会被赶出贾府,到时候她就一无所有了。

    “你好自为之!”王老夫人说完话就离开了,懒得再看王夫人一眼。

    “娘,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王夫人急急忙忙地追了出去,却被王老夫人身边的嬷嬷拦住了,“小姐,希望您下次做事前,不要只想到自己,想想王家,想想二小姐一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