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第八十三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83章 第八十三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盛世医香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     贾琏的冠礼结束后的一个多月, 又迎来了一个重要的日子,那就是下聘礼。

    七月初八, 是六元府下聘礼给庄家的日子。

    庄家是皇亲国戚,送的聘礼自然不能少。

    大隆朝的聘礼,一般都是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衣饰被褥等物品。除了这些,富贵人家还会特意给女方定做一些纯金的首饰,常见的是手镯、耳环、耳坠、戒指。除了这些首饰,还有些别的, 比如说聘饼、海味、三牲、鱼、椰子、酒、四京果、生果等代表着各种好的寓意的东西。

    聘礼基本上都是这些东西, 六元府准备了一百抬聘礼, 寓意着百年好合。六元府准备的一百抬聘礼不是京城最多的,也不是最少的, 一百抬可以说是世家的规制了。

    虽然六元府不是世家,但是庄家是皇亲国戚, 自然要以世家的规格下聘礼。

    男方向女方送聘礼的时候,还要特意准备一份送给女方的定情礼物。

    为了这个定情礼物,贾琏可是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 不知道该送什么好。这里的定情礼物, 可不是上辈子的定情礼物那样随便。下聘礼的时候交换定情礼物, 就代表着这一生就认定了对方,此情不渝!

    贾琏想了很久, 也不知道送什么好。有一天, 和贾赦一起出去, 采办聘礼的东西时, 看到了一对翡翠勾玉。这对勾玉的样式很常见,但是勾玉里面有一条线。把这对勾玉拼凑在一起,它们体内的那条线也能连接在一起。贾琏觉得这对勾玉里面的线很有意思,拼凑在一起能拼成一个椭圆。一眼就看中了这对勾玉,决定把这对勾玉作为定情礼物。

    他不仅送了一对勾玉做定情礼物,还特意画了一幅油画放在聘礼送给庄镜容。

    初八一大早,六元府的人抬着一百抬聘礼,浩浩荡荡地前往庄家。

    在送往女方家的路途中,要鼓乐相随,十分的喜庆和热闹。

    听说今天状元郎要给庄家小姐下聘礼,京城里的老百姓非常好奇,纷纷跑到街上看状元郎下的聘礼有多少。

    老百姓一边看,一边数数,整整一百箱。

    虽然知道世家下聘礼的规格都是一百抬的东西,但是看到状元郎也送了一百抬,还是让京城里的老百姓震惊。

    前来看热闹的姑娘们,看到整整一百抬的聘礼,心里充满嫉妒和不甘。庄镜容再次成为京姑娘们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浩浩荡荡地队伍穿过京城最热闹的街道,来到了庄家。

    庄家的大门一大早就打开,等着六元府送来聘礼。

    今天是六元府下聘礼的日子,庄家的直系亲戚全都来了。

    六元府的人把一百抬的聘礼放在庄家的中堂,供庄家的亲友观赏过目。

    庄家人见六元府送来一百抬聘礼,心里都很满意。

    高齐跟着过来送聘礼,等一百抬聘礼放好后,他拿出礼书,交给庄大人。

    因为是皇上赐婚的,婚期也是皇上定的,所以两家就省了商量成亲的吉日。

    高齐从一抬的聘礼中拿出一个锦盒和一副画,代表贾琏亲手交给庄大人。

    “庄大人,这是我家少爷送给庄小姐的定情礼物,一对勾玉。”高齐脸上挂着喜庆洋洋地笑容,“我家少爷说送给庄小姐一对勾玉,代表着一生一世一双人!”

    高齐的这句话顿时让全场响起一直抽气声。

    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意味着什么?

    状元郎这个承诺未免太儿戏,又太郑重了点!

    这世上,有几个男人能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高齐见庄家人都被震撼到,心里很是满意,语气很是骄傲地说:“我家少爷还说了,他不轻易许诺,一旦许诺就会遵守一辈子!这是他对庄家小姐的承诺,也是对庄大人的保证!”

    庄大人没想到贾琏会做出这么郑重的承诺,这让他很是惊诧。在下聘的时候,许下这样的承诺,以后要是违反了这个诺言,会被无情地嘲笑,到时候就会丢尽颜面,成为全京城嘲笑的对象。

    “转告你家少爷,他的诚意,我收到了!”庄大人心想,贾琏既然敢许下这样的承诺,说明他能做到。这样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就能放心地把女儿交给他了。

    高齐他们送完聘礼,完美地退场。

    等六元府的下聘队伍离开后,庄家炸开了锅。庄家的亲友们让庄大人打开聘礼,让他们见识见识。

    庄大人打开聘礼,庄家的亲友被六元府的大手笔震住了。

    亲友们纷纷向庄大人贺喜,祝贺他找到了一个好女婿。

    观赏聘礼结束后,庄夫人就把贾琏送来的定情礼物交给了女儿。

    “你知道这对勾玉代表什么吗?”庄夫人故意问道。

    庄镜容看着手中的一对勾玉,很快就发现勾玉体内有一条线,把勾玉拼凑在一块,它们体内的线也连接在一起。

    “不知道。”

    “未来姑爷说这对勾玉代表着一生一世一双人!”

    庄镜容听到这话,瞬间瞪大了双眼,一副无比吃惊地模样。

    一旁的夏莺直接惊呼出声:“一生一世一双人?”

    “未来姑爷还说他不轻易许诺,一旦承诺就会遵守一辈子!这是对你的承诺,也是对你爹的保证!”庄夫人现在对贾琏这个女婿一百万个满意。

    一向淡定从容的庄镜容第一次露出惊呆地模样,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容儿,娘真替你高兴。”

    庄镜容愣了半天,才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不过表情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他真的这么说?”

    “真的这么说,他府里的管家代替他当着我们庄家人的面说的。”

    庄镜容此时的心里充满感动,久久不能平复。

    “小姐,姑爷他……”夏莺简直不敢相信有男人会在送聘礼的时候,对女方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

    “容儿,姑爷是个好的,没有男人像他这样在下聘礼的时候许下这么郑重的承诺!”

    “恩!”庄镜容也没想到贾琏会许下这样的承诺,超出她的认知,让她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看到姑爷这样,娘相信等你嫁过去后,一定会幸福!”她现在能放心地把女儿嫁到六元府了。

    庄镜容的心里除了充满浓浓地感动,还有浓浓地甜蜜和幸福。

    “姑爷送给你这么一个贵重的定情礼物,你可不能回礼送轻了。”

    “娘,您放心,他给了我这样承诺,我也会许他同样的诺言。”

    “那你好好地准备。”虽然说送聘礼的时候,男女双方交换定情礼物,但是其实只有男人交给女方定情礼物。女方的定情礼物要在成亲当天交给男方。

    “除了定情礼物,姑爷家送来的聘礼也非常有诚意。”庄夫人把六元府的礼书递给庄镜容,“你自己看看。”

    夏莺凑过头去看,就看到前面几行,就惊得张大着嘴巴。

    “小姐,姑爷他真的很有诚意!”

    庄镜容微微颔首:“恩,诚意十足!”

    “姑爷这么有诚意,我们也不能落后,看来要给你的嫁妆再加一些东西。”他们庄家绝对不能被小瞧了。

    很快,贾琏向庄镜容许下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传遍整个京城,掀起了不小的轰动。

    女人们觉得状元郎太深情了,嫉妒死她们了,她们恨不得取而代之。

    男人们觉得状元郎太虚假了,也太蠢了,这世上有几个男人能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还有一辈子只有一个老婆,放着齐人之福不要,未免太蠢了。

    不管怎么样,贾琏这个承诺成为了一段佳话,被京城里的女人们津津乐道。

    安和王府得知贾琏这个承诺,心里很不是滋味。好不容易放下贾琏的五儿,听到这个承诺,又伤心地打哭了一场。

    王熙凤听到这个承诺,心里嫉妒地要死,简直恨死了抢走她姻缘的庄镜容。如果没有庄镜容,贾琏的承诺就是她的。

    身为女人,都希望丈夫只有自己一个妻子。可是,很少有男人许下这样的承诺,也很少有男人做到。

    贾赦觉得自家儿子太蠢了,一辈子只有一个女人。

    “你没事瞎许什么承诺。”

    “我是认真的。”

    贾赦:“……”

    “一辈子只有一个女人,你想被人嘲笑死吗?”有哪个男人只有一个女人。一个男人只有妻子一个女人,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一个女人就够了,他们想嘲笑就嘲笑吧。”贾琏一脸不在意地说。

    贾赦恨铁不成钢地瞪着贾琏:“我怎么会有你这么没出息的儿子?”

    “像您有无数女人就出息了?”贾琏语气里充满嘲弄,“女人多,是非就多,我可不想家里每天都不安宁。”

    贾赦:“……你真的是我儿子?”身为他的儿子,居然没有遗传到他优良的传统。

    贾琏白了一眼贾赦,懒得搭理他。

    贾敏和邢夫人倒是觉得贾琏这么做很爷们,她们很欣赏他这个做法。

    下聘礼后,接下来就是成亲了。

    成亲前,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忙,不过贾琏这个新郎官暂时不忙。

    随着时间的推进,贾琏很没有出息地紧张了起来。他活了两辈子,这还是他第一次结婚,当然会紧张。

    上辈子忙着事业,没有结婚组织一个家庭。这辈子却在十五岁就要成亲,建立家庭。他突然感觉到双肩上有一股沉重的压力和责任,当然他不会觉得心慌。

    不是他自夸,他是一个负有责任感的人,一旦结婚了,他会家庭负责。

    贾琏不知道因为他下聘礼的一番话,他未来的妻子决定送给他一份大礼。

    这段时间,庄镜容每天都在厨房。大户人家的小姐,是不能去厨房的,会觉得丢身份。

    庄镜容知道贾琏喜欢吃,就想学一手好厨艺,以后成亲了,可以下厨给他做好吃的。

    对于女儿学厨艺,庄大人和庄夫人没有阻止,这是女儿对未来姑爷的一番心意,他们乐见其成,不会古板地阻止她。

    庄镜容特意注重学做糕点,因为贾琏喜欢吃糕点。她在厨艺上面有些天赋,学起来特别快,而且做出来的也非常好吃。

    “未来姑爷要有口福了。”庄夫人吃着女儿亲手做的糕点,夸赞道。

    “娘这么说,那我心里就放心了。”

    庄夫人看到女儿的一双手因为这段时间学做饭菜,弄得一双白玉般地手指伤痕累累,心里有些心疼,但是也没有说什么。

    庄镜容不觉得为贾琏学厨艺有什么不对,贾琏为了她愿意一生一世一双人,她为他学厨艺并不算什么,没有什么了不起。

    古代成亲的规矩的很多,先别说成亲当天的规矩,就说说成亲前几天的一些规矩。

    在成亲前的三到五天,男方要送女方”轿前担“,一般是两只鹅、一方肉、两尾鱼等。

    成亲的前一天,男方要“安床”,由一位“全福”妇女,取二十四双筷子系扎红线,安放新郎的席子下,称“安床”。成亲前的一天至三天夜里,由一个父母双全的小男孩伴伴着新郎同睡,睡于床的里边。晚上要给这个小男孩吃包子、花生、鸡蛋,寓“包生儿子”意,待成亲那天早晨离开时,还要给红包,俗称“挈出尿瓶”。

    贾母提出让贾宝玉陪伴贾琏这个新郎睡觉,毕竟贾宝玉父母都在,而且还是贾琏的弟弟。不过,贾母这个提议被贾琏拒绝了。

    开玩笑,如果贾宝玉在他这里出了什么事情,老太婆一定会找他算账。再说,贾宝玉是个熊孩子,他可不想结婚的前三天陪一个熊孩子。

    还有,让贾宝玉过来陪睡,以后说不定会老太婆拿这件事情说事。

    贾琏以贾宝玉太小拒绝了,找了魏甲申的六岁孙子陪睡。魏甲申的这个孙子,特别安静,也特别乖巧听话,还不怕生。

    八月初二,大吉,万事诸宜的好日子。

    天刚亮,六元府的大门就开了,府里的下人们忙出忙进,将早就准备好的红绸啊、红灯笼啊,分别挂了起来。没过一会儿,六元府就变成一片红色的海洋,十分的喜庆。

    等下人们把六元府装扮好,贾琏他们也都起来了。

    因为迎亲的吉时定在申时,所以贾琏不用一大早起来,然后跑去庄家接亲。

    皇上赐婚,钦天监不仅要选出好日子,也要选出吉时。八月初二的吉时在申时,那就要在申时去迎亲。

    如果八月初二的吉时在大早上,那就要一大早去接亲。什么时候去迎接,完全根据吉时来,所以把迎亲的时间定在申时,也不要觉得奇怪。

    洗漱好,贾琏穿上他的新郎服。其实,这新郎服跟之前的状元袍差不多,都是大红色的,不过新郎服的胸前没有状元袍前面的图案。新郎服的袖口和衣摆旁边绣着一圈金线。

    丰儿几个丫鬟见一身喜服的贾琏,个个都红了脸,不敢直视贾琏。虽然她们之前见过贾琏穿状元袍的模样,但是今天见贾琏一身红色西服,她们依旧被惊艳到了。

    穿好喜服,贾琏就去膳厅,跟贾赦他们一起用早膳。用完早膳,还得去一趟宁国府的祠堂,祭祖。

    贾赦看到自家儿子一身喜服,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感动,感动到有些想哭。一晃眼,儿子已经长大成人,要成家立业了。

    邢夫人满脸喜气,脸上的笑容从好几天起就没有停过,笑地都快要合不拢嘴了。

    贾琏坐下来,邢夫人让他多吃一些他面前的五盘东西。

    在成亲当天,男女双方的父母要请子、女吃包子、蚶子、肘子、栗子、莲子,讨“五子登科”彩头。

    这是习俗,不吃不行,贾琏把五样东西都意思地吃了下。

    用完早膳,贾琏跟着贾赦先去贾府给贾母请安,今天是他的大喜日子,必须要给祖母请安。

    贾府也挂起了红绸和红灯,也是一片喜庆。虽然贾琏跟贾母他们分家了,但是并没有断绝关系。贾琏成亲,贾府自然也要挂红绸和红灯。

    贾府的下人们见贾琏来了,大声地叫道:“新郎官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成亲的关系,贾琏今天特别的帅,特别的光彩照人,从贾府的丫鬟们和小厮们红通通地脸蛋就能看出来。

    来到贾母的院子,贾政一家人和贾敏都在,当然王夫人没在。贾母怕王夫人乱说话,破坏贾琏的大喜日子,就没有让她参加。

    贾琏朝贾母磕了三个头,今天是他的大喜日子,所以要跟祖母行大礼。跟贾母行完礼后,他又朝贾政和贾敏行了礼。

    贾敏打趣道:“琏哥儿,姑姑发现你今天特别地好看。”她这个侄子长得真的是没话说,一身红衬得他更加好看,好看到让人移不开视线。

    “琏哥儿这一身喜服跟之前的状元袍一样,穿在身上真是好看。”

    “琏弟应该是京城里最好看的新郎官了。”

    贾琏对她们的夸奖,只能谦虚地笑笑。

    “琏哥儿啊,今天是你成亲的日子,祖母有些话要跟你说。”

    “祖母请说。”

    “你成了亲,就立了家,就有了责任,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切记你的责任,不要让家人失望,知道吗?”

    “孙儿谨记。”

    “等媳妇进了门,你要为贾家开枝散叶,这也是你的责任,记住了吗?”

    “孙儿记住了。”

    “你还要记住家和万事兴这句话,要和妻子和睦相处,知道吗?”

    “孙儿知道。”

    贾母说完话,一脸欣慰地点了点头:“祖母希望你和你新婚妻子和和美美,早点为我们贾家开枝散叶。”

    “谢祖母。”

    给贾母行完礼,贾琏他们要去隔壁的宁国府的祠堂祭祖。

    这次祭祖,不需要贾家的子弟全部到齐,只需要成亲的人到场就行了。

    贾琏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手里举着三炷香,先朝祖先的灵位拜三拜,然后向祖先报喜,说他今天成亲了,请各位祖先们回来喝个喜酒。

    说完,站起身把三炷香查到牌位前的香炉上,然后贾琏亲自给祖先斟酒。

    请祖先们喝完酒,贾琏跪在地上,朝祖先的灵位磕九个头。等他成亲后,还要带新婚媳妇来给祖先磕头。

    贾琏在祠堂里祭祖,祠堂外放着鞭炮,非常的热闹和喜庆。

    祭完祖,贾琏和贾赦必须赶回六元府。

    要赶在客人来之前,他们要在厅堂供祭“天地君亲师”,这个俗称“享先”。供祭的东西,要全幅猪羊或者五牲福礼及果品。

    等他们弄好“享先”,贾琏和贾赦就站在仪门处迎接客人,客人们陆陆续续地到了。

    其实,贾琏成亲并没有邀请多少人,除了贾家的亲朋好友,他就邀请了工部的同僚、紫山书院的同窗,还有紫山书院的先生,当然李道清和魏甲申也在邀请之列。

    同僚,他只邀请了工部的人。没想到其他人也都来了,其他人指的是京城里的文武百官。

    不止很多文武百官不请自来,还有不少世家也不请自来。

    虽然没有邀请这些人,但是这些人纷纷来贺喜,也不好赶人家回去。

    这些人不仅来了,还带来了贺喜的礼物。之前,贾琏行冠礼,把这些人送的礼物都还了回去,这次贾琏成亲,他们又送了过来,贾琏这下不好拒收了,只能感激地收下来。

    随着客人来的越来越多,六元府变得热闹起来。

    就在中午的时候,先是四皇子派人送来的礼物,是一个玉莲。不管是色泽,还是雕工,都能看出来这个玉莲价值不菲。接着是大皇子派人送来贺礼,是一个玉壶,也不便宜。在大隆朝,茶壶和茶盖经常用来形容夫妻关系,大皇子送一个玉壶,祝福贾琏和庄镜容能像茶壶和茶盖一样。

    没过一会儿,二皇子也派人送来了贺礼,一对玉枕和一副亲手画的画。要知道二皇子的画千金难求,送一幅画没毛病。

    七皇子不在京城,和贾琏又不认识,所以没有送礼。

    二皇子的人刚走,就见李进忠来了。

    看到李进忠来了,现场所有的人都一惊,都在猜测李进忠这个时候来做什么。可是,当他们看到李进忠身后的几个太监手里捧着东西,就立马知道李进忠的来意了。

    不过,想想也对,贾琏大婚,皇上怎么可能一点表示都没有,要知道这门婚事,还是皇上亲自赐婚的。

    “李公公!”

    “贾大人,恭喜!恭喜!”李进忠祝贺道。

    “谢谢!”

    “奴才是来宣读圣旨的,贾大人准备下吧。”

    “好的。”

    过了一会儿,全场的人全都跪了下来。

    李进忠打开圣旨,高声地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贾琏和庄镜容……”

    圣旨的大概意思就是:今天是贾琏和庄镜容的大喜之日,两人天造地设的一对,朕很高兴,就赏赐一些东西给你们做新婚的贺礼。

    隆武帝赏赐贾琏一些珍贵珠宝,让在场的文武百官们心里有些嫉妒了。

    皇上未免太宠爱贾琏了吧,这贾琏考中状元后,前前后后赏赐了不少东西。

    “谢皇上隆恩。”贾琏高举双手接过圣旨。

    “贾大人暂时不要起来,还有太后娘娘的懿旨。”

    太后的懿旨!!!!!

    全场所有人心头一凛,太后居然也赏赐贾琏!

    太后懿旨的内容就简单多了,恭喜贾琏和庄镜容成亲,她老人家很高兴,所以赏赐点东西做贺礼。

    太后赏赐是一座白玉的送子观音像,这个赏赐又贵重又合适。

    文武百官们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皇上宠爱贾琏就已经很让人震惊了,怎么太后也跟着宠信贾琏,这贾琏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太后和皇上这么喜欢?

    虽然心里各种羡慕嫉妒恨,但是他们也在打一个主意,那就是以后一定要和贾琏搞好关系,最好是能把他来到自己的阵营来。

    贾琏接了太后的懿旨,本以为能起来,结果还有皇后的赏赐。

    皇后赏赐的东西比皇上和太后差一些,一只玉钗,一个玉佩。玉钗是给庄镜容的,玉佩是给贾琏的。

    在场的人看到皇后的赏赐,已经淡定了。皇后肯定是看皇上和太后赏赐东西了,就跟着赏赐。

    “贾大人可以起来了。”

    贾琏站起身,朝李进忠抱了下拳:“麻烦李公公了!”

    “这是奴才的职责。”李进忠神色恭敬地说道,“贾大人,奴才要回去复命,就先告辞了。”

    “李公公,等一等,喝我几杯喜酒再回宫也不迟。”

    “既然贾大人这么说,那奴才就厚脸皮地讨几杯喜酒喝。”

    “李公公能喝我的喜酒,是我的荣幸。”贾琏把李进忠请到里面,亲自给李进忠倒了几杯酒。

    李进忠举起酒杯:“贾大人,奴才敬您,恭喜您!祝您和夫人白头到老!”

    “谢谢李公公!”

    李进忠不敢喝多,敬了贾琏三杯酒就离开了。

    “那小子的府里热不热闹?”

    “回皇上,非常热闹,很多大人都到场了。”

    “老大他们呢?”

    “没有去,不过有派人送贺礼。”

    “朕也想去凑个热闹。”可惜,他不能去,去了宾客们都会变得拘谨。

    李进忠:“……”皇上,您去了,会吓坏大人们的。

    此时,太上皇正在和太后喝茶。

    “今天是贾琏的大喜日子,您怎么不去喝喜酒?”

    “那些大臣都认识我,我去了只会吓到他们。”他也很想去喝喜酒,亲眼目睹贾琏成亲的过程,但是那些大臣有不少认识他,他去了只会增加麻烦。

    太后很想白太上皇一眼:“您还真是为贾琏考虑。”忽然想到太上皇没有下旨赏赐东西给贾琏,“您怎么不下旨赏赐给贾琏一些东西?”

    “我已经把贺礼给他了。”

    “臣妾是说您为什么不下旨赏赐?”

    “有你和那小子的旨意就够了。”他不想让大臣们知道他和贾琏那小子的关系。

    太后大概猜到太上皇在想什么,没有再说什么了。

    此时,六元府的午宴开始了,贾赦和贾琏父子俩一桌一桌地敬酒,感谢各位宾客前来贺喜。

    同时,庄家的午宴也开始了,也非常的热闹。

    因为贾琏傍晚还要去迎亲,敬酒的时候大家也没有为难他,意思下就行。他们中午不会灌醉贾琏,但是晚上绝对会灌醉贾琏。

    敬完酒,简单地用了午膳。贾琏就带着他的迎亲队伍,提前两个时辰出发,前往庄家迎亲。

    帮贾琏迎亲的人有明万举这个好哥儿,还有贾蓉几个贾家的年轻子弟。

    贾琏和几个迎亲的人骑上高大的骏马,骏马上都挂着红色的绸带。

    身为新郎官,贾琏自然骑在最前面,几个迎亲的年轻公子紧跟在他后面,在后面就是花轿。

    贾琏带头的迎亲队伍不急不慢地往庄家的方向走。

    听说状元郎要去迎亲,京城里的老百姓都跑到街边看热闹。

    贾琏见街道两边挤满了人,嘴里都在叫着“状元郎”,让他一时间误以为今天自己不是成亲,而是在御街夸官。因为现在这副热闹非凡的景象,和当时御街夸官的景象差不多。

    “状元郎,你不要成亲,不要娶庄家那个女人。”不知道是谁喊得,结果传染到很多姑娘都这样喊。

    听到这样的喊话,贾琏顿时满头黑线,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下。

    贾琏今天成亲,京城里不少姑娘们的心都碎了。

    除了年轻的姑娘不懂事这么喊,其他人都纷纷向贾琏贺喜。

    “状元郎恭喜!”

    “状元郎,祝你们白头到老!”

    “状元郎,祝你们早生贵子!”

    ……

    ……

    ……

    贾琏没想到自己在京城里的人气这么高,听到大家最朴实的祝福,心里很是感动,一边骑马,一边向祝贺他的人道谢。

    因为要绕京城一大圈,等到达庄家,差不多申时了。

    庄家的大门紧闭着,当然不是故意不让贾琏进门,而是规矩,这叫“拦门”。就跟现代结婚一样,给了红包,再为难一番,才会开门让新郎官把新娘子接走。

    贾琏和几个迎亲的年轻公子站在庄家的大门前。

    叩叩叩……贾琏敲了敲大门,门里面立马传来女人们的嬉笑声。

    “新郎官,我们要红包,没有红包不开门。”

    贾琏很上道地从门缝里塞了不少红包。

    女人们拿到红包,也不急着开门,开始故意刁难贾琏了。她们知道贾琏很有才华,而且很会作诗,要贾琏当场作一首诗,或者作一篇文章来。

    贾琏:“……”这又不是考科举。

    问她们,他吟诗可不可以。结果,不可以,非要他自己做。

    贾琏没办法,只好想了想,然后做了一首五言律诗来。

    女人们说一首诗不够,还要一首。两首诗才吉利。

    贾琏无奈,只好再做一首诗。

    女人们听到贾琏做的诗,心里都非常满意,就没有再刁难他了,大门缓缓打开。

    贾琏的一颗心突然扑通扑通地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开始紧张了起来。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抬起脚埋迈进了庄家大门。

    走到正厅,庄大人和庄夫人坐在高堂上。

    贾琏掀起衣摆,朝庄大人和庄夫人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头,响亮地唤了一声:“爹!娘!”

    庄大人先是说了一番话,无外乎夫妻和睦之类的话。

    庄大人说完,轮到庄夫人。

    庄夫人的话就简单了,无外乎就是希望贾琏能好好照顾庄镜容,夫妻俩恩恩爱爱。

    贾琏跪在底下,聆听岳父岳母的教诲。

    庄大人和庄夫人说完话,然后把贾琏扶了起来。

    贾琏从高齐手里接过一对大雁,交给庄大人。

    庄大人接过后,再递给一旁的管家。

    送大雁也是一个规矩,男方至女方家迎亲,要先进雁为礼,《仪礼》中称之为“奠雁”。雁一生中只婚配一次,配偶之后便形影不离,二者中若死去一只,另一只则形只影单终生不再婚配。以此反映夫妇坚贞不移、琴瑟合鸣、白头偕老的美好愿望。

    送完大雁,又送了些礼品。

    礼仪结束后,庄夫人就去后院了,告诉女儿吉时到了,要上花轿了。

    不过,在上花轿之前,按照习俗,新郎官要催三遍,新娘才能出来。

    贾琏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背着一个一身大红嫁衣的人出来,按照习俗,新娘子在到达男方家里前,一双脚是不能下地的。

    穿着嫁衣的人,自然是庄镜容。背她的人,当然是她的兄长。按照规矩,新娘要由兄长背着上花轿。

    因为庄镜容带着盖头,贾琏看不到她的样子,但是当看到她被背出来那一刻,他的心脏猛地一紧,接着心底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激动,一颗心剧烈又快速地跳动了起来,像是要从胸膛里跳出一样。

    趴在兄长的庄镜容,感觉到一股灼热的视线,心里猜想应该是贾琏,红盖头的一张脸浮现出一抹笑容。

    庄镜容被兄长背着,放进了花轿里。

    在起轿前,庄家要放鞭炮,还要拿茶叶和米粒撒轿顶。

    等做完这些,就可以起轿了。

    庄镜容坐在花轿里,手里抱着一个瓷瓶。

    贾琏向庄家人辞行,然后骑上高大的骏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道路两旁,依旧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们。

    京城的老百姓们对庄家的嫁妆非常感兴趣,当迎接队伍路过时,他们认真地数着,整整一百抬嫁妆,和一个月前六元府下的一百抬聘礼一样多。

    一百抬嫁妆算是很多了,京城里的世家一般陪嫁都是这个数。

    不管是六元府的聘礼,还是庄家的嫁妆都很正常。

    就算是这样,京城的老百姓还是觉得很多,都觉得庄家出手很大方。

    京城的老百姓们围着贾琏和庄镜容的方方面面八卦了起来,先说两家的家世。六元府自然比不上庄家,庄家怎么说是皇亲国戚,这么算,是贾琏高攀了庄家。接着说品性,庄家的教养是全京城公认最好的,至于贾家……算了,别提了,还是只说状元郎吧,才华横溢,又温文尔雅,是个不错的人。最后再说长相,庄家小姐的长相一般,而状元郎可是京城第一美男子。

    总的来说,庄家小姐什么都好,就是长相不好看。

    不过,即使庄家小姐不好看,也嫁给了状元郎,而那些长得好看的姑娘只能在梦里嫁给状元郎了。

    贾琏可不知道老百姓们在说他们什么,带领着迎亲队伍往六元府走。按照规矩,娶亲不能走回头路,所以他们必须换一条路走。

    在吉时结束之前,迎亲队伍终于抵达了六元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