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八十一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81章 第八十一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不死佣兵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福运宝珠[清]     贾敏拉着贾琏关心地询问了很多问题, 比如说亲事、官职一类的问题最为关心。

    听说贾琏如今是工部郎中,比贾政这个公布员外郎还要高一级, 这让贾敏心里有诧异。又听说贾琏已经被皇上赐婚,对方是淑妃娘娘的侄女, 让她心里更加惊诧了。

    贾敏本想在和贾琏他们聊一会, 但是实在是太累了, 这次来京城,一路坐船坐了十几天,原本身体就不好的她,自然会觉得很累。

    贾母早就给贾敏一家人准备好的住处,特意打扫出一个干净的院子给他们一家人住。

    贾敏一家人被带去休息,贾琏一家人准备离开, 等明天再过来。

    回到六元府, 贾琏才发现刚刚在贾府没有看到包子版的林黛玉,想来是睡着了,所以没有抱出来。等明天去贾府的时候, 再好好地看看。

    第二天,贾母早早就派人来请贾琏他们一家人过去。

    贾琏要去工部上班,只能等下午下班才能去贾府。

    之前, 制造出来的新的农业生产工具已经实验完毕,效果非常好。贾琏打算把自己的实验的结果禀告给隆武帝。

    下了朝,贾琏就去求见隆武帝, 把自己制造出来的农耕工具和实验结果写好奏折递交给隆武帝。

    隆武帝看完贾琏写好的奏折, 连说了三声好, 望着贾琏的目光充满赞赏:“朕就知道你小子不会让朕失望。”

    “皇上觉得没问题,可以大量制造新的农耕工具。”贾琏说道,“臣的建议,新的农耕工具免费发放给京城的农民,然后在大量推广。”每次新的东西出来都会受到质疑和排挤,要让老百姓自己购买新的农耕工具,他们肯定不愿意,所以一开始最好是免费发放,等他们用了后觉得效果不错,他们才愿意继续使用。

    “就依你说的。”

    “皇上,臣还研究了灌溉工具,这两天就把它弄出来,然后再拿去实验。如果实验成功,可以推广使用了。”

    “好,朕等你的结果。”

    隆武帝详细地问了新农耕工具的使用和效果,然后又问了贾琏关于灌溉工具的事情。

    贾琏兴致勃勃地跟隆武帝讨论这方面的事情,一不小心讨论过头,到了用午膳的时间。

    “朕就知道你小子故意拖到用午膳的时候,然后厚脸皮地蹭饭。”

    贾琏听到这话,满头黑线:“皇上,臣没有。”他真的没有好吧,真的是一不小心聊high了。

    隆武帝一副“你不用狡辩,朕都知道”地表情:“既然你这么想蹭饭,朕就成全你一次,看在你制造出新的农耕工具的份子上。”

    贾琏觉得自己很冤:“皇上,臣真的没有。”他才不是这么好吃的人。

    隆武帝一副“你不用解释”地表情,大手一挥:“摆膳。”

    贾琏虽然觉得自己被冤枉了,但是有好吃的,不吃白不吃。于是,他就厚脸皮地跟着隆武帝一起用午膳。

    很快,贾琏被留在宫里和隆武帝一起用午膳的消息传到文武百官的耳朵里,又掀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是隆武帝第二次留贾琏用午膳,这意味着什么?

    对文武百官来说,能被皇上留下来一起用午膳,那是天大的荣幸和恩宠。放眼整个朝廷,能被皇上留下来一起用膳的大臣屈指可数。能和皇上一起用膳的大臣,基本上都是朝中重臣,比如说颜太师、明大学士、宋大将军等人。

    贾琏是什么人?一个刚刚考中状元,任职工部郎中的小鬼,什么成绩还没有,就被隆武帝两次留下来用午膳,这怎么不让文武百官猜疑。

    用完午膳,隆武帝一边喝茶,一边问道:“朕听说林如海来了?”

    贾琏轻轻点头:“是的,姑父昨天刚到。”

    “林如海不错,他是你姑父,趁他在京城,你要好好地跟他取取经。”

    听到隆武帝这么说,贾琏心里明白,他这个姑父是皇上的人,不是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人,而且还很受皇上重用。不过,如果不受重用,也不会任职扬州巡盐御史。

    “皇上不说,臣也会向姑父请教。”从原著里就能看出来,林如海精通官场世故。像他这种官场菜鸟,最需要官场老头条指导下。

    贾琏和隆武帝说完事情,就告辞出宫了。临走的时候,隆武帝依旧赏赐了他不少糕点。太后听说贾琏在宫里用膳,也派嬷嬷送来了糕点,让他带回去吃。

    两手空空地进宫,回去的时候带着两个小太监离开,两个小太监手里拎着两个大食盒,里面装的自然是糕点。

    回到六元府,被告知贾敏和林如海已经来了很久。

    “姑姑姑父,抱歉,我不知道你们今天会过来,早知道你们来,我就早点回来了。”贾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府里的小厮们看到两个小太监的手里拿着食盒,很自觉地接了过来。

    赵嬷嬷给了两个小太监一些银子,让兴儿他们把两个小太监送到门口。

    “皇上又赏你糕点了?”贾赦问道。

    “两盒是皇上赏的,另外两盒是太后赏的。”托皇上的福,他在太后眼里是一个嘴馋的吃货了。

    “太后也赏你了?”贾赦被惊到了,我的乖乖,儿子不得了啊,被皇上赏赐两盒糕点已经很吓人了,没想到还被太后赏赐两盒糕点。看来,儿子也很受太后的喜欢。

    “恩。”贾琏打开食盒,拿出糕点,招呼贾敏他们吃。“姑姑姑父,宫里的御厨手艺不错,做出来的糕点很好吃,你们尝一尝。”

    贾敏和林如海听到贾赦和贾琏刚刚的对话,心里非常震惊。皇上赏赐糕点什么的,并不是一件惊奇的事情,但是听他们刚刚的对话,好像皇上不止一次赏赐糕点给琏哥儿。

    “琏哥儿,你刚刚才回来,中午难道留在宫里用膳了?”

    “恩,中午蹭了皇上一顿饭。”

    贾敏和林如海:“!!!!!!!”被皇上留下用午膳,他们这个侄子不简单啊!

    “下了朝,跟皇上汇报一些事情,不小心说多了,然后到了用午膳的时候,就被皇上留下来一起用了午膳。”

    贾敏和林如海心在再次被震惊到了,看来皇上很看重琏哥儿。

    “姑姑,我的小表妹呢?”贾琏见贾敏他们过来,没有带林黛玉过来,心里有些遗憾。

    “我们过来的时候,黛玉刚睡着,就没有带她过来。”

    “小表妹的身体还好吧?”

    “还好。”贾敏关心地问道,“聘礼准备的怎么样了?”

    “准备的七七八八了。”

    “庄家的教养非常好,琏哥儿你有福气了。”贾敏和林如海特意来六元府是来送礼。“而且还是被皇上亲自赐婚。”今天上午,贾敏从贾元春那里得知这段时间贾府发生的事情,得知贾府的爵位被皇上收走,她心里非常吃惊,简直不敢相信她的母亲会说出那种愚蠢至极的话。

    贾琏故作羞赧地笑了下:“是的。”

    “大嫂,我这次回来暂时不走,可以帮你一起准备琏哥儿成亲的东西。”

    邢夫人听了这话,一脸惊喜:“真的啊?”

    贾敏笑着说:“我本来打算呆一个月就回去,但是听说琏哥儿在八月初二成亲,我就想着多留一段时间,等喝了琏哥儿的喜酒再回去。”

    “谢谢姑姑。”

    “你这孩子谢什么。”说完,贾敏看向邢夫人,“大嫂,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告诉我。”

    “还真有地方向你请教。”邢夫人没有准备过婚事方面的事情,第一次弄这些东西,她很多地方都不明白,怕自己遗忘或者漏掉什么东西。

    “请教就不敢当了。”贾敏站起身,走到邢夫人身边,“大嫂,走,我去帮你。”

    “好。”

    “姑父,我有事找您谈,我们去书房吧。”

    “好。”

    贾赦见儿子和林如海去了书房,肯定谈什么重要的事情,他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就懒得过去。

    “姑父,请坐。”

    林如海坐了下来,一脸温和地说:“琏哥儿,还没有恭喜你考中状元,连中六元。”这个侄子能连中六元,才华肯定不简单。

    “谢谢姑父。”贾琏对林如海这个姑父的观感也非常好,林如海温文儒雅,不像贾政那样端着装清高,给人如沐春风地感觉。“姑父,您这次来京城,只是陪姑姑过来,还是来京城有事?”

    “来京城有事,顺便陪你姑姑回来。”

    “皇上已经知道您来京城了,他今天特意跟我提到您。”

    “我这次来京城,有事情要跟皇上禀告。”

    贾琏听到这话,一脸疑惑,有事情要向皇上汇报,怎么不见他今天去找皇上?

    林如海看出贾琏的疑惑,微笑地说:“我在等皇上传召。”没有皇上传召,他是不能进宫的。

    贾琏一听这话,在心里猜到林如海这次来京禀告的事情恐怕不简单,不过这不是他该知道的事情。

    “姑父,您会在京城呆多久?”

    “等皇上召见了我,我就要离开了。”林如海也想陪妻女留在京城一段时间,但是不行,他是扬州巡盐御史,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离开扬州太久。“没法留下来和你的喜酒了。”

    “姑父有事要忙,我能理解。”贾琏看了看林如海,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他不知道该不该开这个口。

    林如海见贾琏一副欲言又止地表情,笑着对他说道:“琏哥儿,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

    贾琏一想到原著里林黛玉的悲剧,心里就有些不忍,不想看到原著里发生的事情在林黛玉的身上上演。

    “姑父,您实话告诉我,姑姑的身体是不是不好?”按照原著里的剧情来看,贾敏活不了几年了。

    林如海没想到贾琏会问这个问题,微微怔了下,随即勾起嘴角苦笑一声:“没想到你这么敏锐,你姑姑的身体这几年越来越不好。”不知道请了多少有名的大夫看病,就是看不好。

    贾琏在心里感叹,果然如此。

    “姑父不介意我多管闲事的话,我去请太医院的院判给姑姑诊脉。”

    “太医院的院判?可以吗?”太医院的院判不是只给皇上和宫里的贵人诊脉看病么。

    “应该可以,我之前受伤就是周院判看的。”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麻烦琏哥儿请周院判。”林如海的神色有些激动。

    “我待会亲自去一趟周院判的家。”

    林如海站起身,朝贾琏行了个礼:“琏哥儿,谢谢你。”

    “姑夫使不得。”贾琏吓得连忙扶起林如海,“姑姑是我的亲人,我这个做侄子的当然希望她能好起来。”如果贾敏没有死,林黛玉就不会悲剧。

    林如海红了眼眶,声音有些哽咽:“几年前,黛玉的哥哥夭折,对你的姑姑打击很大。那个时候你姑姑的身体就变得不好,加上她的心情郁结,身体越来越不好。两年前有了黛玉,在生黛玉的时候难产,让她元气大伤。请了不少大夫,都说没办法。”说到最后,林如海的眼角流了下眼泪。

    “好好地补养也不行吗?”

    “大夫说主要还是你姑姑的心里有郁结。”

    贾敏嫁给林如海十来年,一直没有身孕,几年前好不容易生下一个儿子,结果没多久就夭折,这对贾敏的打击非常大。两年前有了黛玉,结果在生黛玉的时候难产,大夫说她很难再有身孕,这对她来说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她一直想要给林如海生个儿子,给林家传宗接代。林家的人本来就稀少,她不能给林家再生个儿子延续血脉,她觉得自己作孽深重,对不起林家的列祖列宗。

    贾琏听到这句话,就想到贾珠,贾珠也是心里有郁结,才会年纪轻轻把自己气死。

    “你姑姑想不开。”林如海也知道妻子的心结是什么,劝说了无数遍,但是没有用。

    “心里想不开,不利于身体恢复。”看来,姑姑得的是心病啊。

    “你姑姑一直怪罪自己,我劝了无数次都没有用。”那些大夫说,心病还是心药医,夫人自己想不开,吃再多的药也没有用。

    “我试试劝劝姑姑吧。”

    “真的吗?”林如海仿佛看到了希望。

    “姑父,您劝说都没用,我劝姑姑不一定有用。”

    “我越是劝说她,她心里越是愧疚。”搞得林如海现在都不敢劝贾敏,“你去劝她的话,说不定她能听进去。”

    “那我试试。”

    林如海一脸感激:“琏哥儿,谢谢你!”

    “姑父,等我劝说成功了,您再谢我也不迟。”他记得原著里,贾敏过世没两年,林如海就病重去世了。看来他是被贾敏过世打击到了,才会生重病。

    “好好好。”

    “姑父,皇上让我跟你取取经。”贾琏转移话题,笑着说,“我是官场新人,对官场什么都不懂,趁您这段时间留在京城,我要向您好好地讨教。”

    “其他的我教不了,但是官场上的一些门道,我还是能跟你说说。”

    “那就请姑父指导了。”

    林如海跟贾琏说了很多官场上的事情,听的贾琏受益匪浅。

    贾琏把自己的情况跟林如海说了,请林如海帮忙分析。

    “姑父,您觉得皇上是什么意思?”说实话,皇上对他这么看重,他心里很不安。不是有一句话叫伴君如伴虎么。

    “皇上很看重你,他不想你卷入大皇子和四皇子之间的争夺中。”林如海分析道,“你不要想太多,只需要做好你的事情就行了。”

    “姑父,您没有加入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争夺中吧?”

    “没有。”林如海的神色忽然变得非常严肃和郑重,“琏哥儿,你要知道我们是为皇上办事,只是皇上!”

    贾琏神色认真地点了下头:“姑父,您说的我明白,我从来没想过去站队。”隆武帝正值壮年,活的好好地,他脑子抽了才跑去抱皇子的大腿。“而且,我觉得皇上是故意让大皇子和四皇子争夺的。”

    林如海没想到贾琏这么敏锐,连这点都发现了,这让他心里很是惊诧。“琏哥儿,你还说你是新人,你这么敏锐,不像是新人啊。”

    贾琏被林如海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觉得不太正常,两个儿子为了争夺太子之位,闹得你死我活,皇上居然一点都不管,甚至还有些纵容,这太奇怪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林如海很早就察觉到不对劲,所以没有加入大皇子或者四皇子的队伍。

    “姑父也这么认为,那我就放心了。”

    “你只要老老实实做事情,就不会有什么麻烦。”

    “我明白了。”反正他发展的方向是搞技术,就好好地搞技术,两耳不闻其他事情。

    两人在书房里聊了很久,直到贾赦来叫他们,他们这才意识到天色已经不早了。

    贾敏见林如海和贾琏终于从书房里走出来,打趣道:“你们爷俩在聊什么,聊到半天都舍不得出来。”

    “我在向姑父取经。”

    “取什么经?”

    “官场的一些事情。”

    贾敏闻言笑了:“你要是请教你姑父其他的,他还教不了你,不过官场上的事情,还能跟你说一些,毕竟他当官不少年,多多少少有些经验。”

    “所以,我这个新人才要好好地向姑父这个前辈请教。”

    贾敏见贾琏这么信赖自家夫君,心里很是高兴和骄傲。自从今天上午从贾元春那里得知不少事情后,贾敏希望能和贾琏搞好关系。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不然你祖母就要派人来催我们了。”

    “走吧。”

    两家人来到贾府,晚膳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再不来,贾母就要派人去催他们了。

    贾琏一家人,贾敏一家人,贾政一家人都出现在餐桌上,贾府大团圆。

    看到王夫人出现,贾琏心里有些惊讶。听说自从贾珠下葬后,王夫人就有些神智不清,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昨天贾敏回来,王夫人就没有出现,没想到今天晚上却出现了。

    贾母看着三个子女都齐聚在自己身边,心里非常高兴和满足。如果珠哥儿还在,那就是真正地大团圆了。

    刚用膳,就见两个奶娘把贾宝玉和林黛玉抱了过来。

    贾宝玉一看到贾琏,就朝贾琏张开手要抱抱,奶声奶气地叫道:“琏哥哥……”已经两岁多的贾宝玉能口齿清晰地说话了。

    看到贾宝玉,贾琏的眉头微微地跳了下。

    “琏哥哥……”奶娘把贾宝玉抱给贾母,贾宝玉坐在贾母的怀里,一直朝贾琏张开双手。“琏哥哥……抱……”

    贾母见贾宝玉一直要贾琏,心里很是高兴,“琏哥儿,来抱抱宝玉。”贾母让奶娘把贾宝玉抱给贾琏。

    贾琏硬着头皮,接过贾宝玉。

    贾宝玉一进贾琏的怀里,就紧紧地抱着贾琏的脖子,对着贾琏的脸狠狠地亲了几口,然后甜甜地叫道:“琏哥哥!”

    被糊了一脸口水的贾琏:“……”

    “琏哥儿啊,宝玉真喜欢你这个哥哥啊。”贾母看到贾宝玉这么黏贾琏,心里很是满意。

    原本默不作声的王夫人猛地抬起头,看到小儿子趴在贾琏的怀里,瞳孔一阵收缩,连忙站起身,跑了过去,把贾宝玉从贾琏的怀里抢了过去,目光愤恨地瞪着贾琏:“你这个扫把星不要碰我的宝玉!”

    热热闹闹,一片欢声笑语的气氛因为王夫人的这句话顿时陷入沉默。

    贾宝玉被王夫人的举动吓到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用小手去推王夫人,拼命地朝贾琏所在的方向张开手。

    “琏哥哥……我要琏哥哥……”

    “他不是你哥哥,他害死了你大哥。”王夫人对贾宝玉吼道。

    贾宝玉被吓得愣住了,没过一会儿大声地哭了起来,哭地撕心裂肺。

    贾母气的赶紧把贾宝玉从王夫人怀里抱过来,双眼愤怒地瞪着王夫人:“你给我滚回去!不要在这里发疯!”这个王氏竟敢对宝玉怒吼,要是吓到宝玉怎么办。“宝玉要是被你吓到了,我再找你算账。”

    王夫人被贾母这么一训斥,这才后悔自己不该对宝玉怒吼。

    “母亲,我……”

    “把二太太带回去。”

    “母亲……”

    周瑞家的只好扶着王夫人离开。

    贾宝玉在贾母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明显被吓得不轻。

    贾母哄了半天,贾宝玉才停止哭泣。贾宝玉不哭了,又朝着贾琏要抱抱。

    “我要琏哥哥……”

    “琏哥儿,你二婶神智不清,刚刚她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贾母后悔让王夫人过来吃饭,好好地一顿饭因为王夫人破坏了。

    贾琏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知道。”

    “琏哥哥……”贾宝玉见去不了琏哥哥哪里,小嘴一撅,泪水在双眼里打转,一副委屈地要哭出来地模样。

    见宝贝孙子要哭了,贾母非常心疼,连忙把贾宝玉放在贾琏怀里。

    “琏哥儿,你抱一会。”

    贾琏:“……”

    贾宝玉趴在贾琏的怀里,还挂着泪水的小脸上立马露出一个灿烂地笑容,小手抱着贾琏的脸,又糊了贾琏一脸的口水。

    贾琏把贾宝玉抱得离他的脸远远地,在心里吐槽道,这小子不愧是小色魔,难怪从小就喜欢吃姑娘的胭脂。

    “宝玉还真是喜欢琏哥儿啊。”贾敏抱着林黛玉,递到贾琏的眼前,“琏哥儿,你不是想看黛玉吗?”

    贾琏凑过头去看,只见小包子林黛玉小脸肉嘟嘟地,皮肤白皙,一双眼乌溜溜地,小模样十分可爱。

    小包子林黛玉睁着一双葡萄似地双眼好奇地望着贾琏,忽然小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看到小包子林黛玉朝他笑,贾琏只觉得一颗心都萌化了,回了一个好看地笑容给小包子林黛玉,不想小包子林黛玉咯咯地笑了起来。

    “哎哟,看来黛玉也很喜欢琏哥哥啊。”贾敏还是第一次见女儿对生人笑地这么开心。

    “琏哥哥也喜欢黛玉。”

    小包子林黛玉朝贾琏举起一双小手,像是要抱抱。

    贾琏怀里的贾宝玉,一双眼好奇地望着贾敏怀里的小包子林黛玉,然后朝小包子林黛玉伸出手,嘴里还说着:“要……要妹妹……”

    贾宝玉的话立马让贾琏惊醒,连忙坐回去,离小包子林黛玉远远地。

    “要妹妹……要妹妹……”

    贾敏听到贾宝玉的话,一脸惊奇:“宝玉怎么知道是妹妹?”

    贾母笑着说:“这孩子聪明的很。”贾母说这句话的表情非常骄傲。

    “琏哥哥,我要妹妹。”

    “妹妹还小。”贾琏心里惊悚,卧槽,贾宝玉这个熊孩子才两岁多就知道要林妹妹了,这……前世的缘分也太强大了吧,以后一定要让黛玉离贾宝玉这个熊孩子远一点。

    贾宝玉站在贾琏的双腿上,望着贾琏的一张脸,顿时露出一个傻笑,一双手抱着贾琏的脸,对着贾琏的唇咬了下去。

    被咬唇的贾琏瞬间僵直,惊愕地瞪大双眼,用一副见鬼地表情望着贾宝玉。

    “琏哥哥……”贾宝玉亲上瘾了,又要去亲。

    贾琏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把贾宝玉还给贾母。

    尼玛,他居然被贾宝玉这个熊孩子给非礼了。

    他的嘴上又没有胭脂,这小子居然敢咬他的唇!

    “琏哥哥……我要琏哥哥……”贾宝玉在贾母的怀里挣扎,拼命地要去贾琏的怀里。

    “宝玉乖,要吃饭了,不要闹你琏哥哥。”贾母哄道,“吃完饭,再找琏哥哥玩,好不好?”

    贾宝玉还是很给贾母的面子,没有再闹着要琏哥哥,乖巧地坐在祖母的怀里。

    “继续吃饭吧。”

    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继续用膳,但是由于刚才王夫人闹得那么一出,气氛不太好。

    大户人家用膳的时候,是不能说话的。就算贾府现在不是世家,这个规矩还是在。

    晚膳在沉默压抑的气氛中结束。

    用完膳,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品茶。

    贾宝玉这个熊孩子就跟黏皮糖一样,用完膳就跑到贾琏的身边,抱着贾琏的腿不放手,嘴里一直甜甜地叫着:“琏哥哥……琏哥哥……琏哥哥……”

    贾琏对贾宝玉这个熊孩子非常无奈,不能骂,更不能打,毕竟他还是一个两岁多的孩子。

    贾宝玉自己爬到贾琏的腿上,窝在贾琏的怀里,仰着头小脑袋,眼巴巴地望着贾琏的脸。

    “姑姑,你不是要帮忙吗,要不您去六元府住几天?”用晚膳的时候,见贾宝玉要林黛玉,这让贾琏心里很是警惕,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跟贾敏说说。

    “你姑姑才回来,还没有陪我几天,你就要把你姑姑拐到你那去吗?”

    “我是怕姑姑在两边跑来跑去会累。”

    “琏哥儿,你姑姑我可没有那么娇气。”

    贾琏听到这话,就知道贾敏想留在贾府陪贾母,也不勉强了:“那就麻烦姑姑来回折腾了。”

    “你这孩子太客气了,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聊了一会儿,见时间不早了,贾琏一家人告辞了。

    贾琏走的时候,贾宝玉抱着他不放手,哭着不让他走。贾母哄了半天,说贾琏明天还会再来,贾宝玉这才放开贾琏。

    等贾琏一家人走了,贾母拉着贾敏说悄悄话。

    林如海一个大男人不好留下来听她们母女聊天,就抱着女儿先回院子了。

    “因为你回来,老大一家才愿意过来,这两天气氛本来很好,结果因为老二家的,又恢复原样了。”如果王夫人不是王家人,贾母早就让贾政把她休了。

    贾敏没出嫁之前,和王夫人这个二嫂走得很近,觉得二嫂是个不错的人,没想到十来年不见,二嫂变成这样,真是让人想不到。

    “二嫂她神智不清,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

    “张太医说珠哥儿的过世对她打击很大,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只能等时间长了,才能慢慢恢复。”

    “母亲,二嫂失去一个儿子的痛苦,我能理解。”贾敏心里很同情,也很理解王夫人失去爱子的心情。“您让宝玉多陪陪二嫂,这样她能早点恢复。”

    “她现在神智不清,我怕她伤害到宝玉。你也看到她之前对宝玉大吼,把宝玉吓得不轻。”毫不夸张地说,贾宝玉是贾母的命根子,贾母一点委屈都舍不得让贾宝玉受,怎么放心把贾宝玉交给王夫人照顾。

    贾敏见贾母沉着脸,一脸不高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敏儿,你这段时间去琏哥儿那里帮忙,想想办法修复老大和老二的关系。“

    “母亲,您不说,我也会想办法的。”

    贾敏还要回去照顾黛玉,和贾母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回到院子,林如海就告诉贾敏,贾琏明天要请太医院的院判给她诊脉。

    “让琏哥儿费心了。”贾敏对贾琏这个安排很是感动,“可是,我这个身子已经没救了,再看也没有用。”

    林如海恼怒地瞪了一眼贾敏:“胡说什么,不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见丈夫不高兴了,贾敏连忙岔开话题,不再说这件事情。

    “母亲,让我想办法缓和大哥和二哥之间的关系。”

    林如海闻言,微微皱起眉头,“大哥和二哥之间的事情,不是你能插手的。”他本来对二娘舅一家很有好感,但是听说这段时间贾府发生的事情后,对二娘舅一家的好感没有了。原本以为大娘舅一家好吃懒做,二娘舅一家勤奋上进,结果二娘舅一家阴险卑鄙。

    “我也知道大哥和二哥的矛盾很深,不是我能劝说就能解决的,但是母亲这么嘱托我,我不能什么都不做。”

    “很多事情都是二哥一家对不起大哥,你不能像母亲那样偏袒二哥,不然就会惹恼大哥一家。”

    贾敏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丈夫的话。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第二天,贾敏一早就抱着林黛玉去六元府,去帮邢夫人准备成亲的东西。而林如海则被隆武帝传召到宫里。

    贾琏听说林如海进宫了,就没有急着回去,而是等林如海一起回去。在离开之前,他去一趟太医院找到周院判。

    在御书房呆了一个多时辰,林如海才离开。走到宫门口,见贾琏在,心里很是惊讶:“琏哥儿,你怎么在这?”

    “姑父,我在等你一起回去。”贾琏说完,朝林如海介绍站在他身边的人,“姑父,这位是周院判。”

    周院判朝林如海行了个礼:“林大人!”

    林如海回了个礼:“周院判!”

    “姑姑肯定在我府里,我们直接回我们府里。”

    “好。”

    回到六元府,周院判仔细地给贾敏把了脉。

    “林夫人的身体亏损的太过厉害,需要好好地休养。不过,最主要的是林夫人要放下心里的郁结,这样才能养好身体。”周院判的话跟之前那些大夫的话一样。

    “心病要是心药医,我先开几服药给林夫人服用。”

    周院判写好药方递给贾琏:“贾大人,要想让林夫人好起来,首先要让她放下心里的事情。”

    “我明白。”贾琏轻轻点头,“周院判,谢谢您了,让您特意跑一趟。”

    “贾大人,你客气了。过段时间,我再过来给林夫人把脉。”

    “那就麻烦您了。”

    贾琏和林如海把周院判送到大门口。

    “姑父,我来劝劝姑姑吧。”

    “那就麻烦你了。”

    回到客厅,贾琏望着贾敏:“姑姑,我能和您聊聊么?”

    “好啊。”

    “那我们去院子里走走吧。”

    “好。”

    姑侄俩在庭院里一边散步,一边聊天。

    “姑姑,您有没有想过,您要是不在了,姑父和黛玉怎么办?”

    贾敏听到这个问题,不由地停下脚步,一脸怔愣。

    “您和姑父的感情那么好,您要是不在了,您觉得姑父会怎么样?”

    贾琏的问题,让贾敏的一张脸刷地一下变得苍白。

    “您要是不在了,估计姑父也没有活下去的信念,会跟随着您一起离开吧。”贾琏说道,“您走了,姑父也走了,黛玉要怎么办?”

    “我……”

    “您和姑父都不在了,黛玉就成为孤女了。”贾琏决定下一剂猛药,“您肯定想,可以把黛玉交给祖母照顾,可是您有没有想过,寄人篱下是什么感觉?”原著里的林黛玉寄人篱下,处处受气和受委屈。

    贾敏被贾琏的话吓得全身微微发抖。

    “黛玉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您放心把她交给别人照顾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贾敏的一张脸上布满了泪水,轻轻地摇了下头。

    “祖母再好,也不会像您和姑父一样,事无巨细地照顾黛玉。再说祖母年纪大了,很多事情都想不到。”贾琏轻轻地叹了口气,“姑姑,为了黛玉,您也要好好地活着。”

    贾敏捂着嘴,无声地流泪。

    “我想您不忍心见到黛玉以后孤苦无依,被人欺负吧?”

    贾敏用力摇头。

    “那您就放下以前的事情,好好地为姑父,还有黛玉活下去。”贾琏继续鼓舞道,“黛玉还小,不能失去母亲,又失去父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