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第八十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80章 第八十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福运宝珠[清]     死者为大, 贾珠过世后, 京城里就再也没有关于任何他不好的话,但是关于王夫人各种不好的传言,倒是在京城里传来传去。

    本来, 之前王夫人和贾母怪罪贾琏考中状元害了贾珠,就让王夫人的名声毁了。如今她又诬陷贾琏害死贾珠, 让她的名声变得更差了。京城里的人提到王夫人,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个诬陷状元爷的恶毒女人。

    王家因为王夫人, 名声也变差了很多,京城里人觉得王家能教出这样的女儿,他们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京城里的很多世家都不愿意跟王家来往了,他们可不想被连累, 坏了自家的名声。

    原本和王家来往频繁的人家,都开始纷纷躲着王家, 不愿意和王家来往, 这让王老夫人和王子腾很恼火。

    这件事情怪谁呢?

    只能怪王夫人。

    王家的名声坏了, 受影响最大的就是王家几个子女的婚事, 尤其是王熙凤的亲事。

    王熙凤今年十三岁了, 虽然还没有及笄,但是年纪也不小了。京城很姑娘都会在及笄前说好亲事。

    王老夫人本来想把王熙凤说给贾琏,来一个亲上加亲,可惜贾琏已经被赐婚了, 王熙凤的亲事必须重新考虑了。

    王熙凤这段时间的心情很不好, 前段时间王老夫人说她许配给贾琏, 她高兴了很久,可是没过两天,贾琏就被皇上赐婚了,她嫁给贾琏的愿望就落空了,这让她很是气恼。

    几年前,她就喜欢上贾琏,虽然后来被贾琏拒绝,她心里恨他,但是还是喜欢他,依旧想嫁给他。本以为能如愿以偿,结果空欢喜一场。

    和贾琏的亲事没了,王熙凤心里就没了期待,毕竟这京城里不会再有像贾琏长得好看又有才华的年轻公子。

    虽然她对自己的亲事不抱有期待,但是不代表她想要被嫌弃。因为姑姑在珠表哥灵前的那番话,导致王家的名声坏了,王家的姑娘不招人待见。

    “小姐,你不要伤心了,过段时间等京城里的风言风语平静了,你的亲事就不会有问题了。”平儿见王熙凤这几天经常落泪,心里也不好受。

    “都怪姑姑。”王熙凤现在恨死了王夫人,因为王夫人,害的她都说不好亲事。

    王夫人的身份不是平儿这个小小地丫鬟能说的,她只能安慰王熙凤:“小姐,你先忍一忍,过段时间就好了。”

    王熙凤心里又起又不甘,但是又做不了什么,只能等风波平息。忽然想到要是没有皇上赐婚,她现在已经说给贾琏了。

    想到皇上突插一脚,破坏了她的好亲事,王熙凤在心里把隆武帝骂了无数遍。

    “平儿,我让你打探庄家那个小姐的事情,你打听的怎么样了?”

    “小姐,奴婢找人打听到的消息,和京城里传得差不多。”平儿知道自家小姐性子要强,好好地亲事被人抢走,心里肯定不服气,自然要知道这位赐婚给贾琏的姑娘是什么样的人。

    “庄家小姐长相一般,听说还不如有些大人家府里的丫鬟。”

    王熙凤听到这话,心情立马变好了,眉开眼笑地问道:“真的?长得真不如丫鬟?”

    平儿轻轻点头:“真的,和小姐你比就差太远了。”

    王熙凤被平儿的这句话恭维地很是高兴:“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居然给琏表哥赐婚一个无颜女。”王熙凤对自己的长相还是很自信的,她虽然不是倾国倾城,但是好歹是一个美女。

    “庄家小姐平时很少出门,也很少参加宴会,大家都说她长得不好看,不敢出来随便见人。”

    “长得不好看是不敢随便出来,不然多丢人啊。”王熙凤笑地有些幸灾乐祸。

    平儿见王熙凤的心情变好,心里松了口气。

    “她的品行如何?”

    “听说庄家的教养很好,太后娘娘夸庄家小姐很有当年淑妃的风范。”

    王熙凤听说过淑妃的事情,当年的淑妃长得并不是很美,但是由于品行很好,很受隆武帝的宠爱。京城里的人提到淑妃,都会夸赞淑妃的教养好。

    “哼,也只有教养好了。”

    “小姐说得对,也只有教养好了。”小姐啊,教养好比什么都重要,比长得美重要多了。

    “还有呢?”

    “庄家小姐比琏少爷大一岁。”

    “什么?”王熙凤惊诧地挑起眉,“她比琏表哥大一岁!皇上怎么把一个老女人赐婚给琏表哥?”

    平儿:“……”小姐,庄家小姐只比琏少爷大一岁,并不是什么老女人。

    王熙凤一脸愤恨:“长得丑,还是个老女人,怎么能配得上琏表哥?”皇上是瞎了眼么,居然把一个老女人赐婚给琏表哥。王熙凤心里恨皇上乱点鸳鸯谱,又同情贾琏娶一个长得丑地老女人。

    平儿:“……”小姐,庄家小姐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么糟糕。

    王熙凤忽然笑了:“琏表哥估计现在非常后悔,后悔当初拒绝了我,要娶一个又老又丑地女人。”

    “可不是么。”平儿也觉得自家小姐比庄家小姐好太多,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

    王熙凤的表情忽然又变得落寞起来,她再比庄家小姐年轻漂亮,也不能嫁给琏表哥。

    “小姐,你怎么了?”

    王熙凤微微红了眼眶,眼中有泪光闪烁:“没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命苦……”

    “小姐,等风波过去,你就会找到一个好人家的。”平儿忙安慰道,“小姐,你长得这么漂亮,又能干,谁娶到你是他的福气。”

    王熙凤被平儿这句话逗笑了,伸手点了下平儿的脑袋,笑骂道:“贫嘴。”

    “奴婢说的是实话。”

    王熙凤这边在为自己的婚事烦恼,王老夫人那边也在为她的亲事苦恼。

    王子腾的夫人忽然想到之前去参加贾珠的葬礼看到一个漂亮公子,心里忽然有了个主意。

    “母亲,您觉得宁国府的贾蓉怎么样?”

    “贾蓉?”王老夫人一脸茫然,对贾蓉完全没有印象。

    “对,宁国府的珍大爷的儿子,前段时间我见到了,长得也是十分的好,嘴巴还甜。”

    “宁国府的话,倒是和我们家相配了。”王老夫人一脸若有所思,“宁国府和贾府是亲兄弟,这倒也不错。”凤姐儿如果说给贾蓉,倒也算是沾上亲,和贾家亲上加亲了。

    “是啊,最主要的是宁国府只有贾蓉这一个嫡子,如果凤姐儿嫁过去,就不用担心妯娌之间的问题。”王子腾的夫人说道,“尤氏是个继室,为人挺软和的,凤姐儿要是嫁过去,也不用担心被婆婆欺压。”

    王老夫人听到儿媳妇这么说,心里越来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过两天我去找贾老太太,去问问看这个贾蓉。”

    “我听说贾蓉也在读书,好像是个监生。”王子腾的夫人笑着说,“虽然比不上琏哥儿,但是贾蓉日后肯定是要承袭荣国府的爵位,也不会差的。”

    王老夫人微微点了下头:“这倒是。”

    “就是比凤姐儿小两岁。”

    王老夫人摆摆手说:“小两岁不是问题,让凤姐儿等他两年就好。”

    “宁国府肯定也会同意这门亲事。”

    王老夫人越来越觉得这门亲事不错,赞赏地夸了一句儿媳妇:“还是你机灵。”

    王子腾的夫人被夸得眉开眼笑:“也是我那天遇到了,见那孩子长得不错,就好奇地多问了几句话。”想到贾蓉的相貌,王子腾的夫人赞叹道,“贾蓉虽然没有琏哥儿长得好看,但是也不差,也是一个顶漂亮的公子哥。还有宝玉,也是精致的孩子,真不知道贾家是怎么生孩子,生出来的孩子都长得好看。”

    王老夫人听儿媳妇这么说,这才发现还真是这样,不过他们王家的孩子长得也不差。

    “我们家几个孩子也长得不错,尤其是凤姐儿。”自己这个孙女长得真是没话说。

    “这倒是。”

    王老夫人心里还是最满意贾琏,但是贾琏已经被赐婚,只能放弃,选择贾蓉了。

    “阿嚏……”正在和太上皇下棋的贾琏很不雅打了个喷嚏。

    “受风寒了?”

    “不是,应该是谁在背后念叨我。”贾琏揉了揉发痒的鼻子。

    “钦天监选好了日子。”

    贾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茫然地问道:“什么日子?”

    “你成亲的日子。”

    贾琏这才反应过来,有些好奇地问道:“定在了什么时候?”

    “八月初二,是个万事诸宜的好日子。”

    “八月初二,那还有两个多月。”想到自己还有两个多月就要结婚,贾琏心情有些复杂。

    “两个多月够你们准备了。”

    “是够了。”十五岁啊……上辈子十五岁还在上初中,这辈子就要结婚了,这差距还真是……

    “再过一段时间,你就要行冠礼了。”

    “对啊。”贾琏的生辰是六月初六,离六月初六就剩十来天了。“林爷爷,您要送我礼物吗?”

    太上皇目光慈爱地望着贾琏:“我给你赞冠吧。”

    “啊?”贾琏被太上皇的话惊倒了,“这会不会太……”太上皇给他赞冠,这太会不会太隆重……会不会太荣幸了?

    “你不愿意?”

    贾琏连忙摇头:“那倒不是,就觉得自己何德何能让您给我赞冠……”

    “我只是做一个长辈给你赞冠。”算是圆了他一个梦。

    贾琏听到这话,自然是不会拒绝,一脸感激:“那就麻烦您了。”

    “我本来想给你取字的,没想到那个臭小子已经赐字给你。”太上皇对这点很不满意,觉得隆武帝剥夺了他的权力。“赐了就赐了,还随便赐了一个六元,哪有人的字叫六元的。”

    “皇上是看我连中六元,所以才把六元作为字赏赐给我。”呵呵,他当时被皇上赐字六元的时候,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他的心情,那就是日了狗了。六元,六块钱,真是太难听了,让他想到上辈子的二元超市……

    “太随便了。”太上皇为了这事,还把隆武帝骂了一顿。

    “l林爷爷,您想给我取什么字?”

    “行远。”

    “行远?走得很远的意思吗?”

    太上皇微微颔首:“希望你未来的路越走越远。”

    简单的两个字,包含着长辈的浓浓祝福,这怎么不让人感动。

    贾琏心里头充满感动,鼻头有些发酸:“谢谢林爷爷……”可惜,皇上已经赐字,行远不能用了。

    “可惜那个臭小子已经给你赐字了。”提到这事,太上皇心里就有火。

    贾琏忽然想到一个好主意:“以后作画时,我就用行远署名。”

    太上皇听了这话,心里稍微好受了点:“也好。”

    贾琏他们不知道当初钦天监的人核对他和庄镜容的生辰八字时,出了点意外。

    当时钦天监的人合贾琏和庄镜容的生辰八字,发现贾琏的生辰八字很是古怪。以生辰八字的推算来看,贾琏这一生毫无作为,不仅没有考中状元,也没有官运,还会在三十几岁的时候丧命。可是,现实中,贾琏连中六元,又受皇子的重用,以后的仕途不会差。这相差的未免太大了。

    虽然推算命数不是太准,但是基本上不会太偏。可是,贾琏的生辰八字和现实却相差太多,就好像贾琏的生辰八字不是他的一样,这太古怪了。

    贾琏的生辰八字和庄镜容的生辰八字也不和,两人并没有姻缘,也不会成为夫妻。可是,皇上已经给他们赐婚,他们很快就会成为夫妻。这太怪异了……

    贾琏的生辰八字把钦天监的人难倒了,不知道该不该实话跟皇上说。但是,皇上已经赐婚了,他们再跟皇上说贾琏的生辰八字和庄镜容的不和,这不是打皇上的脸么。

    纠结了很久,钦天监的人商量一番,决定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隆武帝,就说贾琏和庄镜容的生辰八字很合。

    隆武帝收到钦天监选好的日子,就拟了旨,让贾琏和庄镜容在八月初二完婚。

    这道完婚旨意下来,又让京城里无数的姑娘伤了心。她们的状元郎两个多月后就要娶别的女人了。

    圣旨下来后,贾赦就找人算好日子,然后去庄家下聘礼。

    下聘礼的日子定在七月初八,这天是个吉利的日子。

    完婚的日子订好了,下聘礼的日子也定好了,要准备的东西很多,邢夫人就变得忙碌起来。

    贾母听到消息后,就把贾赦和贾琏叫了过去。

    离贾珠的葬礼已经十几天了,再次来到贾府,贾琏明显地感觉到贾府的气氛有些死气沉沉,不过这也很正常,毕竟贾珠刚过世。

    父子俩来到贾母的屋子,先给贾母请了安。

    贾母朝贾琏招招手,一脸和蔼亲切地说道:“琏哥儿过来。”

    贾琏发现自从贾珠过世后,贾母对他的态度又发生了变化,比以前更加亲热了。说实话,他不能接受。

    贾母握着贾琏的手,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笑着说:“一晃眼,琏哥儿也要成亲了。”说着,忽然红了双眼,“祖母一直觉得你还是个孩子,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成家立业了,还真是……”

    “祖母,我十五岁了,不是小孩子。”

    “在祖母眼里,你还是个孩子。”贾母拍了拍贾琏的手背,“不过成亲了也好,成亲了你就会变得更稳重更成熟。”

    “是。”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唉……他这心里还是很别扭啊。

    “下聘礼的日子定好了吗?”贾母望向贾赦问道。

    “订好了,七月初八。”

    “庄家毕竟是皇亲国戚,聘礼要丰厚些,不能让人小看了。”

    “我知道。”贾赦不仅把家里的好东西拿去当聘礼,还四处收罗好东西。

    “我这里有不少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已经帮你们准备好了,待会你们带回去,拿去做聘礼。”

    贾琏被贾母的话惊到了,这老太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

    “祖母,要不得,这是您自己的东西,哪能要您的东西做聘礼。”他可不想欠老太婆的人情。

    “你是我孙子,你成亲,我自然要准备些东西做聘礼。”贾母笑着说,“再说我老了,这些东西放在我这,也派不上用场,还不如给你拿去做聘礼,给你长长脸。”

    “祖母,聘礼我们自己能准备好,不需要您费心。”开玩笑,如果接受这个老太婆的东西做聘礼,以后就会拿这件事情说事,还不知道会被怎么纠缠。

    “你成亲,祖母也想出一份力。”

    “祖母,您的好东西留给大姐和宝玉吧。”他可不想以后被这老太婆死死纠缠,“大姐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说亲了,您把好东西留给她做嫁妆吧,这样大姐出嫁的时候就能风风光光。”

    贾琏不说,贾母还没有想到这方面。的确,比起贾琏,贾元春更需要好东西当做嫁妆。

    “之前皇上赏了我不少东西和银两,东西不够的话,我们就出去买。”贾琏劝说道,“我就不要您的好东西了,留着给大姐撑腰吧。”

    贾母紧紧地握着贾琏的手,一脸欣慰地说:“你这孩子……真是为你大姐考虑啊。”

    “大姐是女儿家,嫁妆不丰厚,会被男方看不起。”

    “是啊……”贾母被贾琏说动了,“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把东西留给你大姐。”

    “恩,留给大姐做嫁妆吧。”

    贾母拉着贾琏又说了一会儿话,留贾琏他们用午膳,被贾琏说有事拒绝了。

    刚走出贾母的屋子,就见赖大家的跟了出来。

    “大老爷,琏少爷。”

    “祖母还有什么吩咐?”

    “不是老太太找您,是老奴有事相求。”

    “你?”贾琏一脸惊讶,随即想到之前赖大家的儿子来六元府通风报信,立马就明白赖大家的找他的目的。

    赖大家的朝贾琏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头:“琏少爷,老奴的儿子想去六元府伺候您和大老爷,老奴恳求琏少爷收了老奴的儿子。”

    贾琏捏着下巴,表情若有深思。他记得原著里赖大家的儿子捐了钱做了个知县,可见赖大家有不少钱。赖大一家在宁荣两府伺候,不知道在里面捞了多少钱,而且他们肯定知道宁荣两府不少的事情。

    赖大家的一直伺候老太婆,颇受老太婆信任,可以利用一下。

    “可以,就让你儿子去六元府吧。”

    赖大家的见贾琏答应了,一脸欢喜和感激:“谢琏少爷大恩。”儿子跟着琏少爷,绝对会有出息。

    “祖母年纪大了,你日后要好好伺候。”贾琏意味深长地说道。

    赖大家的是个人精,听到贾琏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贾琏的意思,神色恭敬地说道:“琏少爷放心,老奴会尽心伺候老太太的。”

    见赖大家的明白他的意思,贾琏满意地笑了:“那就好。”这赖大一家能在宁荣两府捞到那么多银子,可见是聪明的。

    赖大家的上前走了一步,小声地对贾琏说道:“琏少爷,大少爷下葬后,二太太的神智就有些不清楚,天天说是你害死了大少爷。二老爷的官职停了,老太太想让您向皇上求情,让二老爷的停职结束。”

    “老太太怎么刚才没有提起?”

    “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跟您说,过段时间就会跟您提这件事情。”

    贾琏轻轻点头:“我知道了,以后有事就让你儿子告诉我。”

    “是。”

    贾琏和贾赦离开了。

    赖大家的回到贾母屋子,就听到贾母问:“你找琏哥儿做什么?”

    “老奴想让儿子去六元府伺候,这样六元府有什么事情,我们这边也能知道。”

    贾母觉得赖大家的这个安排不错,点头赞同地说:“还是你想的周到。”随即问道,“琏哥儿答应了吗?”

    “老奴求了半天,琏少爷才答应。”

    “答应了就好。”贾母觉得赖大家的这个安排太和她的心意,高兴地就赏了赖大家的几批好绸缎。

    “老太太,大小姐的亲事,您打算怎么办?”

    “我们家的名声被老二家的败完了,元春怕是找不到好人家。”最起码,世家就不用想了。

    “二太太她……好像不太好……”

    “珠哥儿的过世对她打击很大。”提到贾珠,贾母心里就一阵锥心疼,“让人看好她,不要让她跑出去四处乱说话,不然这个家就真的完了。”如果不是有贾宝玉在,贾母估计也振作不起来。

    “老太太,大小姐和姑爷快要到了吧?”赖大家的口中的大小姐和姑爷,指的是贾敏和林如海。

    提到这件事情,贾母瞬间满脸笑容:“是啊,应该就这两天了。”

    “大小姐自从出嫁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这次回来就和您团聚了。”

    “是啊,我有十来年没看到她了……”贾母的三个孩子,其实最疼爱的是贾敏,其次才是贾政。

    “所以,老太太您要好好养身体,这样大小姐回来见您好好地,心里肯定开心。”

    “你说的是。”这段时间家里发生太多不好的事情,府里的气氛太过压抑,等女儿一家人过来,就会变得热闹。

    贾敏他们收到贾珠过世的消息,她心里非常担心贾母,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真的怕贾母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再说,她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怕是活不了几年。她想在走之前,回家一趟看看母亲。

    林如海见贾敏站在甲板上,赶紧走了过去,给她披上一件披风。

    “风大,不要站在这里吹风。”

    “一直窝在船里,闷得我难受。好不容易把黛玉哄睡着了,我就出来吹吹风,透透气。”

    “出来也不知道披一件衣服,要是受凉了怎么办?”这些年,自家夫人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他心里又是担心又是焦急。这次她要回来,他本来是不答应的,毕竟她的身体承受不了长途跋涉,但是见她思亲如切,不忍心拒绝,就答应了她。

    “夫君,你不用担心。虽然长途坐船有些累,但是我心里高兴,胃口变好了很多,身体也感觉好了很多。”

    “那就好。”看来,答应她回来是对的。

    “也不知道母亲怎么样了?”

    “母亲一定不会有事。”

    “上次我病重,大哥千里迢迢来扬州看我。这次回来,我是要去看他的。”之前,贾敏病重,贾赦在贾琏会试结束后,就去了一趟扬州,呆了没两天,又急急忙忙地赶了回来。

    “这是自然,我还想和琏哥儿聊聊。”原本以为珠哥儿会有出息,没想到最有出息的是琏哥儿,连中了六元。

    “琏哥儿啊……以前听母亲说琏哥儿和大哥一样不学好,没想到琏哥儿这几年努力读书,连中了六元。”

    “那个时候琏哥儿还是个小孩子,小孩子自然贪玩。”

    “说的也是。”贾敏想到几个月前见到的贾赦,不由地一笑,“大哥也变了,不像我在家时那么……”她没有出嫁之前,大哥整体只知道吃喝玩乐,不务正业,说话也阴阳怪气。上次大哥去看她,整个人像是变了一个人,变好了很多。

    “琏哥儿有出息了,大哥自然会变。”说实话,他之前对大娘舅的印象很差,但是上次见到,就感觉大娘舅改变了很多,不像之前那么糊涂了。

    “也对。”贾敏和林如海在船头站了一会儿,然后就回到了船里。

    贾琏他们也是知道贾敏他们要回来了,因为林如海在出发前,特意写了封信给贾赦。

    贾珠的葬礼结束后,贾琏就正式去工部报道了,现在每天都去工部上班。

    他之前跟隆武帝说想搞技术,想改变农耕的工具和纺织机。隆武帝就跟工部尚书说了一声,让贾琏专心地搞技术。

    工部尚书对贾琏也很看重,让工部的人没事不要去打扰贾琏。

    工部的官员都是实干家,勾心斗角很少,不像其他几个部的官员为了权力争得你死我活。

    六部里,也只有工部没有参加党争,保持中立。不过,工部和其他几个部相比,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所以要不要工部加入不是太重要。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工部的气氛非常好,官员之间的关系也比较友善,不像其他几个部那么复杂和危险。

    贾琏来工部报道后,就一头扎进改进农耕工具和纺织机中。

    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个时代的农耕工具和纺织机,他还走访了不少农民家和京城一些比较大纺织坊。

    贾琏研究了下,大隆朝的农耕工具和纺织机还保持着前朝的模样。说到这里,他就发现有些地方很奇怪。

    他在系统里翻了很多书,特意研究了下隋唐和宋朝时的农业生产工具,和纺织机,发现在这个世界,大隆朝的农业生产工具还是在沿用隋唐时期的工具。就连大隆朝的前朝,也就是宋朝也是用隋唐时期的工具。

    上辈子的历史,在宋朝时期,农业生产工具得到了很大的改进和发展,出现了很多新的农业生产工具。而在这个世界却没有。

    他觉得他之前想错了,这个世界的历史和上辈子的世界的历史虽然有重合,但是却不一样。不过,想想也对,这个世界是红楼梦中的世界,和上辈子的历史不同也很正常。

    既然这个世界没有出现上辈子的宋朝的农业生产工具,那他直接把上辈子的宋朝的农业工具全部弄出来吧。

    有了系统这个外挂在,贾琏做起事来就方便了很多。很快,他就画好了农业生产工具的图纸,也让人做了出来。

    工部的人看到贾琏捯饬出来的新工具,都觉得惊奇,纷纷问他有什么用。

    贾琏捯饬出来的工具有:代替牛耕的踏犁、用于插秧的鞍马。

    灌溉用具有:龙骨车,也就是踏车,还有桔槔、戽斗、辘轳翻车、筒车。翻车分人力手摇和脚踏翻车、畜力翻车、水力翻车。

    不过,贾琏把一些农耕工具从木制的改成铁制的。大隆朝的炼铁技术不错,铁器已经在很多地方使用了,但是很少用在农耕工具上。

    至于纺织机,他打算过段时间再弄,先把农业生产工具制造出来。

    贾琏弄出的农业生产工具,先拿到自己田地里使用。之前分家,他们家分到不少田地,再加上隆武帝也赏赐给不少土地。所以,他就先拿自己的田地做实验,等实验结果出来,在禀告隆武帝。

    他捯饬出来的这些东西,太上皇一直知道。贾琏制造出来后,拿去田地里实验,太上皇也跟着过去看。

    见耕地的效果不错,太上皇心里很是高兴。地耕的好,才能好种粮食。

    就在贾琏忙着实验制造出来的农耕工具的时候,贾敏一家人抵达了京城。

    贾敏一家人远在扬州,不知道贾家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等到他们一家到贾府时,见荣国府的门匾没了,门口的石狮子也没有了,就连门都刷成了黑色,这让她心里很是震惊和不安,总觉得娘家发生了什么大事。

    走进贾府,发现贾府的格局也变小了,她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家里的爵位没有了?

    远远地看到贾母朝他们走过来,贾敏的心思全都在贾母身上,一时间把府里不对劲的地方抛之脑后。

    贾母和贾敏母女俩,十来年没有见面,这一见面,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哭个不停。哭了大半天才,众人也劝了大半天,两人才停下来。

    贾敏见贾母老了很多,精神也不是太好,心里很是不好受。

    贾母仔细地打量着女儿,见女儿脸色苍白,眉宇间羸弱,就知道女儿的身体不好,心里很是心疼。

    “收到信,我们就赶紧出发,没想到还是没有……送珠哥儿最后一程。”对于贾珠这个侄子,贾敏是比较喜欢的。在她出嫁前,贾珠很喜欢她这个姑姑,经常粘着她这个姑姑。后来,她出嫁了,贾珠长大了也时不时写封信给她。她对这个侄子的感情很好,侄子突然过世,她心里也十分难过,不敢相信贾珠这么年轻就去了。就因为贾珠年纪轻轻地就去了,这才让她觉得自己在临走前,应该回来看看。

    提到贾珠,贾母的眼里又有了泪水:“唉……珠哥儿是个苦命的孩子……”

    贾敏见自己把贾母惹哭了,连忙赔不是:“都怪我,又把母亲惹伤心了。”母亲一向疼爱珠哥儿,珠哥儿过世对母亲的打击肯定非常大。

    贾母擦了擦泪水,对贾敏笑了笑:“你们今天回来是件喜事,我们不能总是哭。”

    “母亲说的是。”贾敏见王夫人不在,关心地问道,“母亲,二嫂不在家吗,还是身体不舒服?”

    “你二嫂身体不舒服,珠哥儿去了后,她就恹恹的,有时候神智还不清楚,整天窝在自己的屋子里。”

    “白发人送黑发人,二嫂心里肯定不好受。”

    “唉……”

    “二哥呢?”

    “你二哥去朋友那散心了,我已经叫人去请了。”贾母强忍着难过说,“你大哥一家,我也派人去请了,很快就会来了。”

    “如果大哥和二哥有事,就不用特意去请了,我这次会在家多留一段时间,陪陪您。”

    “真的啊?”贾母一脸惊喜。

    ”女儿好久没回来,这次回来打算多留一段时间,好好地陪陪您,尽一尽孝道。“

    贾母紧紧握着贾敏的手,再次哭了起来:“我的好女儿……好好好,你们这次一定要多住一段时间,就住到过年吧。”

    “您要是不嫌我烦,我就住到过年,和您一起过年。”

    “不嫌弃不嫌弃。”

    这边,贾母拉着贾敏眼泪婆娑地说着这段时间贾府里发生的事情。那边,贾琏他们一家三人从家里赶了过来。

    走进贾母的屋子,贾琏一眼就看到贾敏。说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贾敏这个姑姑,眉宇间有五六分像贾母,大概是因为身体不好,给人一种弱不禁风地感觉。

    给贾母请过安,贾琏第一次正式地向贾敏和林如海行礼。

    “见过姑姑和姑父。”

    贾敏瞪大着双眼,无比震惊地望着贾琏,有些难以置信地开口:“真的是琏哥儿?”其实,贾琏一进来,贾敏就看到他了。贾琏长得太好,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第一眼看到。

    “姑姑,正是我。”

    贾敏站起身走到贾琏面前,拉着贾琏的手,把他从头上下地仔细地看了几遍,一脸惊叹地说道:“琏哥儿长得太好了,我刚刚都不敢认。”琏哥儿这个侄子,她就在他出生的时候见过,那个时候小小的一个,看不出长得好不好。没想到十几年不见,琏哥儿这个侄子长得这么俊俏,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得这么好看的少年。

    “琏哥儿这几年越长越好,你不知道他还被京城的人说是京城第一美男。”贾母说这句话的表情非常骄傲和自豪。

    “这俊俏的模样被说成京城第一美男子也很正常。”贾敏一眼就喜欢上贾琏这个侄子,当然不是因为贾琏长得好看,而是因为贾琏的一身气度非常好,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

    贾琏被贾敏拉着问了很多问题,他对这个姑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