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七十八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78章 第七十八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福运宝珠[清]     用完早膳, 贾琏穿着前两天送来的官服进宫。名义上, 他是进宫感谢皇上之前对他的赏赐。前段时间, 他撞柱子受伤的时候,皇上赏赐了很多名贵药材和补品。

    隆武帝听说贾琏求见,连忙让李进忠带他进来。

    “臣贾琏参见皇上,皇上……”贾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隆武帝不耐烦地打断了。

    “行了, 不用多礼。”

    “谢皇上。”

    “把头抬起来看看。”

    贾琏按照吩咐地抬起头,让隆武帝看清楚。

    隆武帝见贾琏的脸色红润, 额头上没有留疤, 满意地点了下头:“不错, 没有破相。”这小子的一张脸长得不错,要是毁了就可惜了。

    “皇上赏赐给臣的药很有用,臣感谢皇上之前的赏赐。”

    隆武帝双眼揶揄地望着贾琏:“你今天来恐怕不是为了感谢朕的赏赐吗?”

    贾琏很想对隆武帝翻一个白眼,皇上明明知道他今天进宫的主要目的是什么,还故意这么取笑他。

    他能说什么,什么都不能说,只能装作不好意思地笑一下。

    隆武帝看到贾琏害羞不好意思地样子,眼里的笑意加深:“庄家姑娘已经进宫了,现在正在太后那, 想要过去看看吗?”

    贾琏:“……”皇上还真是恶趣味。

    隆武帝见贾琏的一张脸越来越红,就没有再逗他了。

    “你不要急, 过会朕就带你去太后那。”

    “臣没急。”

    隆武帝朝贾琏眨了眨眼, 一副朕什么都明白地表情, 你就不要装了。

    贾琏看到隆武帝这副“理解”地表情,心里充满无奈,他真的没有着急。

    此时,太后的慈宁宫。

    太后把庄镜容打量了一遍,容貌虽然不是最美的,但是也不是太差,最主要的是这一身的气度,很有当年淑妃的风范,端庄稳重、淡然大方,还有独属于庄家人的气质。

    庄家大概因为世代都在太常寺任职,所以身上独有一份神秘高深的气质。

    因为庄家家没有什么权势,又非常低调,让人忽视了庄家的存在,她早就忘记庄家还有这么大的姑娘。如果不是太上皇提起,她还真的想不起来。

    太上皇对贾琏还真是好啊,这位庄家姑娘一看就知道是好姑娘,配贾琏刚好。太上皇对贾琏的亲事,也真是花了一番心思。

    太后像个普通长辈一样,关心地询问了庄镜容平时在家喜欢做什么。

    这是庄镜容第一次进宫,自然是第一次见到太后,却不见一丝紧张和拘束,落落大方地回答太后的问题。

    太后见庄镜容说话的表情不卑不亢,不热情也不疏离淡漠,一切表现地非常得体大方,在心里赞叹道,庄家姑娘的教养真是好。

    “看到她,就让哀家想起当年的淑妃,真是太像了。”

    “太后娘娘过奖了,镜容哪里比得上淑妃娘娘。”

    “你们庄家教出来的姑娘就是不一样。”儿子的众多妃子中,她最欣赏的也就是淑妃。

    “太后娘娘太过奖了。”庄夫人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是非常高兴和自豪的。

    太后又跟庄夫人聊一些家常,又问了庄镜容平时爱看什么书。

    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外面传来声音:“皇上驾到!”

    听到皇上来了,太后一脸深意地笑了下:“皇上来了,贾琏那孩子应该也来了。”说完,还特意地望了下庄镜容,只见庄镜容不像一般女孩子那样红着脸,一副害羞地模样。她脸上挂着淡淡地微笑,没有一丝娇羞和紧张。

    “参见皇上!”慈宁宫的太监和宫女们纷纷跪下来行礼。

    见隆武帝走了进来,庄夫人和庄镜容也跪了下来行礼。

    “参见皇上。”

    隆武帝看了眼庄夫人母女,朝她们摆摆手:“起来吧。”

    “谢皇上。”

    “儿臣见过母后。”隆武帝行完礼,就在太后的对面坐了下来。

    “臣贾琏参见太后。”

    “起来吧。”

    “谢太后!”

    “抬起头来,让哀家好好地看看。”

    贾琏在心里无语了下,太后和皇上这对母子还真是像,喜欢叫人抬起头给他们看看。

    太后仔细地打量了下贾琏,越看心里越惊。虽然她之前见过贾琏,但也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现在近距离看,发现贾琏和当年那个孩子太像了。

    在太后打量贾琏的时候,庄夫人也在悄悄地看贾琏,被贾琏的长相地狠狠地震撼到了。虽然她听说状元郎长得俊俏,但是没想到会长得这么好看。

    从贾琏走进来,他就吸引了屋子里所有人的注意,屋子里的宫女们看到他,都微微红了脸。

    当然,庄镜容也在悄悄地观察贾琏。

    之前,御街夸官的时候,庄镜容被丫鬟夏莺拉到街上看热闹,在那个时候她就见过贾琏。明明之前见过,但是再次见到,还是被惊艳到了。

    真的是太好看了,好看到让无数女人疯狂迷恋,也令无数女人黯然失色。

    说实话,一个女人要和贾琏在一起,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

    “真是太俊俏了,也不知道他父母是怎么生的,怎么能生出这么好看的孩子。”太后一脸惊叹,“哀家还是第一次见长得这么好看的孩子。”

    隆武帝赞同地点头:“这小子是长得不错。”

    太后朝贾琏招招手:“贾琏走近些。”

    “是。”贾琏上前几步,站在太后的面前。

    太后越看越喜欢,一脸关心地问道:“之前你撞伤了,现在好了吧?”

    “谢太后关心,臣已经好了。”

    太后看向贾琏的额头,见他额头上没有留疤,心里莫名地松了口气:“真是苦了你这个孩子。”

    “臣还没有感谢太后娘娘之前的帮助。”贾琏朝太后行了个礼,“臣谢太后娘娘!”

    “你不怪哀家多管闲事就好。”

    “臣感激都不来及。如果没有太后娘娘派人去帮忙,臣家里的事情不会这么快处理好。”

    “你那个祖母啊……”太后轻轻地叹了口气,“哀家要是有你这么一个长得好看又有才华的孙子,做梦都会笑醒。”

    “或许是臣还不够好。”

    太后一脸不满地说:“你还不够好,那还要多好?”说着,又笑了起来,“你是哀家见过最优秀的孩子,六元可不是谁都能考中的。”

    贾琏被太后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太后娘娘过奖了。”

    “你这孩子平时在家喜欢做什么?”太后开始充当起红娘的角色来,帮庄夫人她们问贾琏一些问题。

    “看书、作画、练字。”

    隆武帝插了一句:“这小子画的画很不错,尤其是西洋画。”

    “是吗?”太后听到西洋画,有些感兴趣了。

    “太后娘娘要是不嫌弃臣画得不好,臣过几日就画一幅西洋画送给太后娘娘。”

    “不嫌弃,一点都不嫌弃,哀家对西洋画很好奇。”太后又接着问道,“你这孩子除了看书、作画、练字,还有没有别的什么爱好?”

    “别的爱好?”贾琏想了想,他来到这个世界好几年,一直忙着读书,参加科举,根本没有什么时间去发展别的爱好。

    隆武帝说道:“当然有,这小子喜欢吃。”

    贾琏:“……”皇上,有姑娘在,您就不能给点面子,不要说得这么直接啊。

    “喜欢吃好啊,能吃是福啊。”太后娘娘这一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但是唯独爱吃。

    贾琏被说得很是难为情:“谢太后娘娘夸奖。”

    “喜欢吃什么,待会哀家让御膳房给你做。”

    “这小子最喜欢吃糕点,之前他就跟朕要了不少糕点带回去吃。”

    贾琏:“……”皇上,您是故意在摸黑我,还是在故意抹黑我啊……不带这么坑人的,他也是要面子的。

    “哀家也喜欢吃糕点,待会让御膳房多做一点,让你带回去吃。”

    “谢太后娘娘。”

    坐在一旁的庄夫人和庄镜容听到这话,再看到贾琏一副窘迫地模样,觉得贾琏这副模样很是可爱,母女俩眼里都露出笑意。

    太后又问了贾琏一些问题,就像一个和蔼地长辈一样关心地问他一些情况。

    庄夫人和庄镜容坐在一旁,安静地听着。通过太后和贾琏的对话,庄镜容对贾琏稍微有了点理解。

    太后和贾琏说完话,这才跟贾琏介绍庄镜容。

    “这位是庄家姑娘,叫镜容。”

    贾琏朝庄镜容行了个礼:“见过庄姑娘。”

    庄镜容站起身,朝贾琏回了个礼:“见过贾大人。”

    两人算是正式见面了。

    太后看了看贾琏,又望了望庄镜容,觉得他们站在一起很登对。

    “母后,儿臣还有事,就不打扰您了。”

    “你去忙吧。”

    “太后娘娘,臣先行告退。”

    “去吧。”

    “庄夫人,庄姑娘,在下先行告退。”

    “贾大人慢走。”

    贾琏跟着隆武帝离开了慈宁宫。

    “怎么样?”隆武帝八卦地问道,“看中了吗?”

    “庄姑娘很不错。”其实,一走进慈宁宫,贾琏就偷偷地打量庄镜容。长相清秀,气质温婉,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隆武帝对这个回答不满意,挑了下眉头问:“你有没有看中?”

    贾琏心想皇上,您是皇上,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简单粗暴。

    “看中了。”这个庄姑娘给他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当然没有达到一见钟情的地步。在这个世界,自由恋爱是不可能的,只能先婚后爱。对于林爷爷和皇上这个安排,他不排斥。

    隆武帝听到这个答案,脸上露出满意地笑容:“朕就说你会看中。”

    “皇上慧眼如炬。”贾琏很违心地拍了个马屁。

    “庄家的姑娘都很不错。”隆武帝像是想起来了过世多年的淑妃,脸上露出怀念地神色。“日后,你会感激老爷子和朕的。”

    “臣现在就跟很感激太上皇和皇上的这番安排。”

    “既然看中了,那朕就给你们赐婚,择日完婚。”

    “皇上,臣还没有行冠礼,不能成亲。”十五岁就结婚……说实话,他有些不能接受,觉得太早了,他想过两年再结婚。

    “朕又不是让你现在就成亲。”

    “皇上,庄小姐及笄了吗?”他行了冠礼,庄小姐没有及笄,还是成不了亲。

    “去年就及笄了,她比你大一岁。”隆武帝暧昧地望着贾琏,“等你行了冠礼,就可以娶她了。”

    贾琏:“……”您是皇上,露出暧昧猥琐的表情,很破坏您英明神武的形象。

    “怎么,嫌弃她比你大一岁?”

    贾琏轻轻摇了下头:“不是。”看来,晚几年成亲是不可能了。在这个世界,女孩子一旦及笄,顶多在家留两年就要成亲。这位庄姑娘已经十六岁了,最多在家还能留一年就要成亲。

    “朕会让钦天监选个好日子,让你们完婚。”

    “谢皇上隆恩。”好吧,他不能以现代人的角度来看待古代的婚姻,不然他永远过不了心里的坎。

    隆武帝带着贾琏离开后,太后也忙问庄夫人和庄镜容:“怎么样?”

    庄夫人笑着答道:“贾大人非常好。”她没有见过这位新科状元,之前一直听说状元郎长得好看,没想到比想象中长得好,而且一身的气度也非常好,温文儒雅。

    “镜容,你觉得呢?”太后打趣道,“你娘看中了没用,还是要看你有没有看中?”

    庄镜容被太后打趣地微微红了脸,说了和庄夫人一样的话:“贾大人非常好。”

    “和你娘说了一样的话,你这是看中了?”

    庄镜容微微点了下头:“恩。”她看人的眼光一向不错,这位贾大人给她的印象很好,是个正人君子。

    太后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一个欣喜地笑容:“好,哀家让皇上给你们赐婚。”

    庄夫人和庄镜容站起身,朝太后行礼:“谢太后娘娘!”

    “哀家觉得镜容和贾琏站在一起的画面十分般配,就跟一幅画似的。”

    庄夫人笑道:“太后,镜容可没有贾大人长得好看。”

    太后被庄夫人的这句话逗笑了:“呵呵,贾琏这孩子长得太好,哀家活了一把年纪,还没有见过比他长得好看的人。镜容长得也很好,你可不能妄自菲薄。”

    “太后娘娘过奖了。”

    贾琏和庄镜容第一次见面,对彼此的第一印象都非常好,所以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隆武帝回到御书房,就让李进忠把太常寺卿叫来。

    贾琏觉得没他什么事情,该离开了。

    “你急着离开做什么,你未来的岳父马上就来了。”隆武帝一脸戏谑地望着贾琏,“跟你岳父打完招呼再离开也不迟。”

    贾琏:“……”

    太常寺卿很快就到了。

    “庄卿,朕把贾琏赐给你做女婿,你觉得怎么样?”

    贾琏:“……”

    太常寺卿直接跪下来谢恩:“谢皇上隆恩。”

    “庄卿,你先起来。”

    “是。”

    “既然你满意贾琏,那朕就让钦天监选日子了。”隆武帝说完,望着一旁的李进忠,“去把钦天监叫来。”

    “是,皇上。”

    钦天监很快就过来了,先朝隆武帝行了个礼。

    隆武帝把贾琏和庄镜容的亲事告诉了钦天监,让他选个好日子。

    “皇上,在选日子之前,要先合一下男女双方的生辰八字。”

    “朕倒是把这个忘了。既然这样,贾琏你把你的生辰八字写了下来给钦天监。”隆武帝说完,望着太常寺卿。“庄卿,你也把你女儿的生辰八字写下来给钦天监。”

    “是。”

    贾琏和太常寺卿写好生辰八字,递给了钦天监。

    “你合好了生辰八字,就选个好日子。”

    “臣遵旨。”

    隆武帝挥挥手,钦天监退了下去。

    “朕先赐婚,等钦天监选好日子就完婚。”

    贾琏和太常寺卿跪了下来:“谢皇上隆恩。”

    “朕还有事要忙,你们也退下吧。”

    “臣告退。”

    退出御书房,贾琏郑重地朝太常寺卿行了个礼,毕竟这位是他未来的岳父。

    “贾大人不嫌弃的话,出了宫我们去喝一杯茶,怎么样?”

    “庄大人,我是晚辈,您直接叫我名字就好。”贾琏笑着说,“自然是乐意之至。”

    “好,那就走吧。”既然皇上赐婚了,那就说明女儿看中了贾琏,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和这个贾琏聊聊比较好。

    这对未来翁婿来到京城一家茶馆,聊了很久才分开。

    下午,隆武帝赐婚的圣旨就下来了。

    隆武帝的这道赐婚圣旨,很快就传遍整个京城,在京城里掀起了不小的轰动。

    晋王府。

    “父皇之前不是说不给贾琏赐婚么,怎么现在又给贾琏赐婚了?”四皇子得到这个消息,心情很是不好。虽然知道贾琏早晚会成亲,不可能不成亲,但是听到这道圣旨,知道贾琏很快就要成亲,他心里很是不高兴。

    “王爷,或许皇上是怕我们和大皇子的人拿亲事拉拢贾大人,所以才变卦赐婚。”林少雄分析道,“皇上把太常寺卿的女儿赐婚给贾大人,可见皇上是不想贾琏娶我们和大皇子的人。”

    “父皇还真是未雨绸缪啊。”太常寺卿虽然是二哥的舅舅,但是在朝中并没有权势,也没有加入党争,父皇把他的女儿赐婚给贾琏,还真是费了一番苦心啊。

    “这说明皇上很看重贾大人。”

    四皇子对隆武帝看中贾琏,又是高兴又是郁闷。高兴地是贾琏能得到父皇的看中,说明贾琏是个人才。郁闷的是父皇不让贾琏加入他和大哥的斗争中,他无法靠近贾琏。

    他好不容易等贾琏长大,本以为和贾琏变得更亲近,结果却被父皇生生地分开,这让他心里很是不好受。

    元王府。

    元亲王对隆武帝的这道赐婚圣旨很满意,对他来说只要父皇没有把贾琏赐婚给老四的人就好。

    父皇不让贾琏加入他和老四之间的争夺,那他就不会动贾琏。

    瑞王府。

    瑞亲王早就从隆武帝那里听说了这门亲事,现在听到隆武帝赐婚的圣旨,到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不过,镜容是他的表妹,贾琏要知道他的身份,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文武百官们都知这道圣旨,心里都更加确定皇上真的很看重贾琏,也绝对会重用贾琏。不管是元亲王的人,还是晋亲王的人都不能动贾琏。

    庄家因为没有权势,又非常低调,在京城没有什么存在感。因为这道圣旨,庄家出现在众人面前。京城的人都好奇这位庄家姑娘什么来头,居然会被皇上赐婚给贾琏。

    一打听,庄家原来是淑妃的娘家,不过没有什么权势,京城里很多人觉得把庄家姑娘赐婚给贾琏,有些委屈贾琏了。他们认为贾琏值得更好的。

    默默无闻的庄镜容,一下子成为京城里的“大红人”,也成为了京城里的姑娘们嫉妒的对象。

    听说庄镜容的长相一般,京城里很多姑娘都觉得皇上是在乱点鸳鸯谱。她们的状元郎长得那么好看,怎么能娶一个样貌普通的女人,最起码给他们的状元郎赐婚一个大美女啊。

    不管外界怎么看待这门亲事,贾赦他们对皇上这道赐婚圣旨非常满意。要知道能被皇上亲自安排亲事,然后又被皇上亲自赐婚,这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荣幸。

    王家听到这个消息后,王子腾和王老夫人叹息了很久,觉得太可惜了。不过,从皇上给贾琏的赐婚对象来看,就能看出来皇上有多重视贾琏。皇上这么看重贾琏,这让王子腾心里觉得更要和贾琏拉进关系。

    虽然王家有伯位,他是京营节度使,但是在朝中的地位不是太高,也没有什么太多势力。如果能和贾琏这个未来重臣联络好关系,对他非常有帮助。

    “你妹妹对他做出那种事情,就算没有皇上的赐婚,贾琏也说不定不会接受这门亲事。”王老夫人对王夫人这个女儿非常地失望,不仅害的荣国府失去了爵位,还害的他们王家的名声坏了。

    “自古以来,婚事都是长辈做主。”王子腾不以为意地说,“贾老太太是他的祖母,有权做主他的婚事,她给他安排的婚事,他没有权利拒绝。”早知道会是这样,前两年就该把凤姐儿说给贾琏。

    “不一定,贾琏不一定搭理贾老太太。”王老夫人说道,“皇上已经赐婚了,把凤姐儿说给贾琏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真是太可惜了。”王子腾现在非常后悔,怎么不早点把贾琏绑住。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难道你想让凤姐儿去做贾琏的妾啊?”

    王老夫人的这句话让王子腾的双眼顿时一亮,“娘,未尝不可啊。”

    “你糊涂了么。”王老夫人被儿子的话惊到了,狠狠地瞪了一眼儿子,“我们王家的姑娘怎么能去作妾?如果凤姐儿不是嫡女,只是一个庶女,可以让她去给贾琏作妾,但是凤姐儿可是你大哥的亲闺女,咱们王家嫡女千金,怎么能却给别人做妾,你不想要脸面了吗?”

    王子腾被王老夫人这么一训斥,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那个想法太荒谬了。

    “娘,对不起,我也只是一时急了,才会说出那么糊涂的话。”

    “我知道你想要拉拢贾琏,现在婚事这一个办法行不通,那我们就想别的办法。”她心里清楚,儿子现在是京营节度使,手上有三万兵权,但是并不稳定可靠。儿子想要巩固自己的地位,不能加入大皇子和四皇子之间的党争,只能拉拢在文臣中颇有地位,或者有前途的人,贾琏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他们和贾家有姻亲。按理说,贾琏应该和他们联手,但是她那个愚蠢的女儿对贾琏做了不少的错事,不一定愿意和他们合作。

    “还有什么办法?”王子腾是想不到别的好办法了。

    “等贾琏去任职了,你就经常去找他,再怎么说我们两家站着亲。”王夫人一脸精明地说,“让他看到你的好意,他也不傻,应该会和你合作。”

    王子腾低头想了想,觉得王老夫人的这个主意还不错。

    “好,就听母亲的。”

    “你和他打交道,千万不要长辈舅舅的架子。”王老夫人了解自家儿子的性子,和贾琏打交道,很有可能摆出舅舅的架子来。“你可不是他的舅舅,千万不要拿舅舅的架子去压他。”

    “娘,您说的我明白,我心里有分寸。”

    “皇上给贾琏赐婚了,我待会派人以我的名义送一份贺礼过去。”

    “谢谢娘!”

    “如果不是你妹妹和贾老太太胡来,我们也没必要这么讨好贾琏。”

    “妹妹说出那种愚蠢没脑子的话,我还不觉得奇怪,但是贾老太太居然也说出愚蠢至极的话,这让我很诧异。”这个贾老太太一向都很精明,又有手段,没想到也会做出这么没脑子的事情来。

    “我也没想到,只能说她太宠爱珠哥儿了,珠哥儿疯了对她的打击很大。”

    “珠哥儿……”王子腾想到这个从小就聪明乖巧的外甥,沉重地叹了口气,“唉……可惜了……”

    王老夫人想到贾珠,也是一脸可惜又心疼地表情。

    自从马道婆给贾珠做了法,又让他喝了符水,他的情况安稳了很多,不像之前那样经常发疯说胡话,但是脑子还是有些不清楚,有时候还会说自己考中了状元。

    这几天,贾母和王夫人因为怪罪贾琏考中状元害了贾珠的话,没时间顾及到贾珠。自从家分了以后,两人这才想起贾珠,但是贾珠的情况又让她们陷入浓浓地担忧中。

    贾珠虽然没有像以前那样经常发疯,但是没有彻底好,再加上身体又出问题了,贾母和王夫人心里很是焦急,又把马道婆找了过来。

    “大少爷之前中了邪,并没有彻底驱除邪祟,所以才会导致大少爷的身体越来越差。”

    “那怎么办?”王夫人红着双眼,眼中闪烁着泪光。

    “给大少爷冲喜。”

    “我们也想给珠哥儿冲喜,可是贾琏已经被皇上赐婚了,要等钦天监选好日子才能成亲。”王夫人再也忍不住,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我怕珠哥儿等不到那个时候……”

    “马道婆,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老太君和太太可以捐一些钱找僧人抄佛经祈福,可以暂时压制住大少爷身上的邪祟。”

    王夫人连忙答应:“好好好,我们这就捐钱。”

    “但是这也只能暂时压住邪祟,并不能彻底去除,要想彻底去除大少爷身上的邪祟就要大喜事冲喜。”

    王夫人忽然想到了什么,双眼顿时变得晶亮:“贾琏不行,但是还有元春啊。元春可是珠哥儿的亲妹妹,比贾琏还有用吧?”

    马道婆微微点头:“亲妹妹当然比堂弟有用。”

    王夫人看到了希望,眼里迸发出灼热地光芒:“元春刚好回来了,她的年纪也不小了,该给她找一门亲事了。”

    贾母也觉得王夫人提出的这个主意不错,点头赞同:“元春今年十七了,是该抓紧给她找一门亲事。”

    王夫人和贾母为了给贾珠驱除邪祟,把主意打到了贾元春身上。

    贾元春听说这件事情后,吓得惊惶无措。祖母和母亲为了给大哥冲喜,肯定会急急忙忙地给她安排亲事。以他们家现在的地位和名声,就算好好找,都找不到好亲事。现在又赶时间地给她安排亲事,更找不到一门好亲事了。

    她原本打算这一年内和琏弟打好关系,到时候请琏弟帮她找一门好亲事,自己这辈子就不会毁了。

    现在,祖母和母亲要急匆匆地给她安排亲事,只会让她的一生毁了。最重要的是她还不能阻止,因为这是为了给大哥冲喜,她身为妹妹,没有理由和立场阻止。

    “抱琴,我该怎么办?”贾元春双眼含着泪,满脸绝望。

    “小姐,你先别急,老太太和太太这么疼爱你,肯定不会害你,给你找一门不好的亲事。”抱琴连忙安慰道。

    “祖母和母亲为了让大哥早点好起来,不会仔细地给我挑选亲事。”贾元春心里慌乱如麻,完全没有了主意。

    “如果真是这样,小姐你就去琏少爷帮忙。”抱琴出主意道,“琏少爷,不会见死不救的。”

    贾元春心里没底,但是到时候真的走到这一步,她只能求助琏弟了。

    “小姐,我们先静观其变。”

    贾元春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你说得对,我们先静观其变。”希望祖母和母亲不会为了救大哥,就牺牲她一身的幸福。

    贾母和王夫人做事非常有效率,决定让贾元春给贾珠冲喜后,就找了京城有名的媒婆给贾元春说媒。

    贾元春说亲的消息放了出去,但是没有什么媒人上门来说亲。贾府的名声的太差,再加上贾元春是被赶出宫的,她的名声也不好,别说京城里有名人家,就是普通人家都不愿意娶贾元春。

    贾母和王夫人见媒人找不到好人家,也没有别的媒婆上门说亲,心里急了。只好给媒婆一笔丰厚的报酬,让她想办法再找找。

    贾元春得知没有人上门来说亲,媒人也没有给她找到人家,心里松了口气,但是又非常伤心委屈。

    想她原本一个世家的贵女,参加选秀顺利被选,没想到最后轮到没人要,被人嫌弃的地步。

    “都是我们害了元春。”贾元春沦落到没人要的地步,贾母心里也不好受。

    王夫人这几天为贾元春的亲事急的上了火,现在收到这个结果,一双眼都哭肿了。

    “母亲,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该怎么办?”

    “你回一趟娘家,请你娘帮忙吧。”

    “好,我马上回去。”

    “我去找南安郡王妃帮忙,实在不行还能找甄家帮忙。”她娘家,她是没脸回去找他们帮忙。因为她,史家的名声也毁了。

    王夫人听了这话,心里又有希望了:“那就麻烦母亲了。”

    “元春是我的孙女,我自然希望她能嫁给好人家。”她还没有丧心病狂到随随便便把孙女嫁了,然后给珠哥儿冲喜。

    王夫人第二天就回了娘家,找王老夫人和她大搜帮忙。

    王老夫人虽然气女儿愚蠢,害了王家的名声,但是事关外孙的性命和外孙女的幸福,她不会无情到拒绝,就答应了帮忙。

    贾母去找南安郡王妃帮忙,南安郡王妃只是嘴上答应了。

    就这样,又过了好几天,不管是王家,还是南安郡王妃给的回应都不理想。

    贾府的名声在京城是彻底臭了,不管是达官贵族,还是普通人家都不愿意娶贾元春。就算有人家愿意娶贾元春,也都是泼皮无赖的人家。

    “少爷,听说老太太和二太太急着帮大小姐找亲事。”赵嬷嬷来到六元府,也是打探八卦消息的小能手。

    “贾元春今年十七了,年纪不小了,是该安排亲事了。”不过,以贾府现在的情况,怕是找不到好的亲事。

    “少爷,老太太和二太太急着帮大小姐安排亲事是为了给大少爷冲喜,听说大少爷又不行了。”

    “他们还真是喜欢冲喜。”他没记错的话,光冲喜,贾珠就冲了两次吧。

    “老奴今天遇到以前在二房伺候的张婆子,她跟老奴说,前段时间老太太和二太太想要少爷你娶了王家那个凤小姐给大少爷冲喜。”

    贾琏冷笑道:“我就知道她们让我娶王熙凤的目的不简单,原来是为了给贾珠冲喜。”

    “幸好皇上给少爷赐婚了。”赵嬷嬷心想,如果少爷没有被赐婚,老太太还不知道使出什么手段来逼少爷娶王家那个小姐。

    “真是阴魂不散。”得赶快想办法和贾府断绝关系。

    就在贾母和王夫人着急地为贾元春安排亲事,还没有找到满意人家的事情,贾珠的病情突然加重。

    一天晚上,贾珠半夜三更忽然醒了过来,精神和气色变好了,脑子也清醒了。

    “夫人。”贾珠叫醒李纨,“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李纨见贾珠好了,喜极而泣,声音哽咽:“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

    “你嫁给我没过上什么好日子,一直在伺候和照顾我,我对不起你。”

    李纨哭的泣不成声:“夫君……嫁给夫君,我很幸福……”

    “夫人,是我的错,是我心胸太狭隘了。”贾珠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落寞,语气后悔。

    “不是夫君的错……”

    贾珠紧紧握住李纨的手,一脸愧疚地说:“你这么好的姑娘,嫁给我真是太委屈了。”

    “夫君,嫁给你是我最大的幸福。”

    “夫人,你嫁给我两年,我没有让你怀有身孕。如果我不在了,你就改嫁了吧。”

    “夫君,你怎么能说这样不吉利的话,你现在不是好了么。”

    “你还年轻,没必要为我守寡,到时候就改嫁吧。”

    李纨被贾珠的这番话吓到了:“夫君,好好地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夫人,你派人去把祖母、爹娘,还有元春请来。”

    “夫君……”李纨想到了某种可能,一脸惊恐不安。

    贾珠朝李纨温柔一笑:“我不行了,临走前想见祖母、爹娘,还有妹妹一面,有些话想告诉他们。”

    “夫君……”

    “去派人。”

    李纨急急忙忙地跑下床,让嬷嬷和丫鬟去请贾母、贾政、王夫人、贾元春。

    听说贾珠不行了,贾母他们匆匆忙忙起床赶了过来。

    贾珠在李纨的伺候下,穿了一身干净崭新的衣服。看到贾母过来,直接跪下来朝贾母他们跪下来磕了三个头,谢谢他们的生养之恩。

    李纨站在一旁被丫鬟扶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祖母,琏弟是我们贾家的唯一的希望,他以后能封官加爵,能振兴我们贾家,您以后对他好点,把他当做我一样疼爱,这样贾家才能恢复以往的荣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