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七十六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76章 第七十六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以嫡为贵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福运宝珠[清]     贾琏半夜醒来, 第一感觉就是头晕、头疼、恶心, 这种感觉就像他几年前第一次从这个世界醒来的感受, 难受他恨不得想去死一死。早知道这么难受, 他就不上演苦肉计了。

    额头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疼的贾琏倒抽一口冷气:“嘶……”妈蛋, 疼死他了, 又是一阵晕眩袭来,接着胃里一阵翻腾, 恶心地他想吐。

    卧槽,他现在这个样子不会是脑震荡吧?

    还好,他脑子还清楚, 没有撞成傻子。要是,撞坏了脑子,那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在撞柱子之前, 他控制了下力度, 原本以为不会太疼, 没想到这么疼,而且还撞破了皮,流了不少血, 真是亏大了。

    “嘶……”额头上的伤口抽抽地疼, 疼的贾琏直抽气。

    丰儿刚进来看看贾琏有没有醒, 听到贾琏的抽气声, 连忙走到床前, 见贾琏醒了,一脸惊喜叫道:“少爷,你终于醒了!”

    “恩……”贾琏虚弱地应了一声。

    “少爷,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肚子饿不饿?渴不渴?”丰儿一连串地问了好几个问题。

    贾琏头疼的厉害,又恶心地厉害,什么都不想吃,神色痛苦地说道:“给我倒杯水。”

    “好。”丰儿跟一阵风似的地跑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原本被夜色淹没的六元府,顿时变得通火灯明,整个府里的人都起来了。

    贾琏的床边挤满了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担忧和关切地表情。

    周太医也被太上皇派王侍卫给连夜叫了起来,人还没有清醒,迷迷糊糊地被拉倒六元府。

    仔细地给贾琏诊了脉,见贾琏的脉相平稳了下来,周太医心里松了口气。如果这位新晋的贾大人再不醒来,他就要被太上皇的眼神千刀万剐了。

    “琏哥儿,这是几啊?”贾赦伸出两个手指在贾琏眼前晃了晃。

    贾琏很不雅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对贾赦说道:“爹,我没有傻,没有撞坏脑子。”

    贾赦心里不放心,一脸紧张地问道:“你先回答我这是几?”

    “二!”他发现他这个便宜老爹有时候真的很二。

    “那这是几?”贾赦又朝贾琏深处一个巴掌。

    “五,够了啊,我没傻。”贾琏头疼的厉害,不想再搭理贾赦了。

    贾赦一副劫后余生地模样,拍了拍胸脯说道:“还好没有撞坏脑子,还好没有撞坏脑子。”

    邢夫人双手合十,朝半空中拜了拜:“谢谢佛祖菩萨保佑!谢天谢地!”

    “少爷,水来了。”丰儿跪在床边,拿着勺子,一小勺一小勺地喂贾琏喝水。

    喝完一杯温水,贾琏感觉舒服多了,不过头还是很疼很晕。

    “少爷,给你炖了粥,你要不要吃一点?”

    “头晕恶心,我不想吃。”贾琏因为今天大出血,一张脸毫无血色,模样十分虚弱。

    “不吃怎么行?”邢夫人不赞同地说道。

    “贾大人不想吃,就不要勉强他吃,吃了也会吐出来,到时候就更难受。”周太医说道。

    “那喝点汤可以吗?”

    “好……”他肚子空空的,饿的有些难受,不想吃饭,喝点汤应该可以。

    “奴婢这就去端汤。”幸好提前准备炖了一锅汤。

    一群人见贾琏喝完汤,又睡了过去,众人才放心地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第二天,贾母、贾政、贾元春三人来到六元府,说是来探望贾琏。

    六元府的守卫拦下他们,不让他们进。

    “我是琏哥儿的祖母,是来看望琏哥儿的。”

    “我是琏弟的堂姐,琏弟昨天受伤,我们不放心,所以今天一早就过来看望。”

    贾政板着脸,摆着贾琏的长辈的气势:“还不赶快让我们进去!”

    “老爷有吩咐,少爷昏迷期间,杜绝任何人来探望!”门口的守卫不为所动,继续拦着贾母他们,不让他们进六元府。

    “我们不是别人,我们是琏哥儿的亲人。”贾元春忙说道。

    “琏哥儿还没有醒吗?”贾母抓到守卫话里的关键词,“怎么还没有醒?是不是伤势加重呢?有请太医过来看看吗?”

    守卫没有回答贾母的问题,面无表情地下逐客令:“请你们离开!”

    贾政见一个小小的守卫竟敢拦着他们,不让他们进去,顿时沉下脸,不悦地说道:“我们是琏哥儿的家人,你不能拦着我们。”说完,贾政要硬闯六元府,结果被守卫推了出去。

    “你们好大胆子!”贾政怒指着门口的两个守卫,“我是琏哥儿的亲二叔,你们居然胆大包天地不让我进去。”

    六元府门口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引起附近邻居的注意。

    “麻烦两位去通传一声,大伯知道是我们,肯定会让我们进去。”

    两个守卫看了下彼此,觉得贾元春的话有些道理,犹豫了下,左边的守卫进府去禀告。

    “琏哥儿府里的守卫太不识相,太没有规矩了,居然连我们都拦着不让进。”

    不知道什么时候,六元府门口挤满了人,对着站在门口的贾母三人指指点点。

    “看来这个老太太是状元爷的祖母了,她怎么好意思过来,把状元爷逼得撞柱子寻死,到现在昏迷不醒,生死未明。”

    “说不定她是过来看状元爷有没有死透。”

    “这个祖母实在是太恶毒了,居然这么对待自己的亲孙子。”

    “之前怪状元爷不该考中状元,不该读书,现在又逼得状元爷撞柱子寻死,真是狠毒啊。”

    “状元爷真是可怜。”

    围在六元府门口的人越说越大声,贾母他们三个把这些人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贾母听到这些人的指责,一张脸变得惨白,全身微微发抖,神色愤怒。

    “你们说什么?”贾政对着围观的人群怒吼道,“滚走!”

    “他是谁啊?”

    “刚刚他说他是状元爷的二叔。”

    “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贾政听到这话,气的一张脸变得铁青,想要反驳这些妇人,但是身为读书人,他又不会骂人,只能吼道:“滚!”

    围观的人群不仅没有贾政吓走,还指着他骂道:“你是谁啊,有什么资格让我们走?”

    “你们……”

    贾元春拉了下贾政的袖子,小声地劝道:“爹,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

    贾政气的咽不下这口气,但是又不好跟一群妇人计较,只能冷哼道:“一群蠢妇!”

    “你骂谁呢?”围观的人听到贾珍这么骂他,立马就不高兴了。

    贾政冷哼一声,转过身不再搭理这群愚不可及的妇人。

    “你们一家人蛇蝎心肠,先是怪状元爷不该考中状元,接着又逼得状元爷撞柱子寻死,你们也有脸来六元府。”围观的妇人们本来说话不大声,被贾政这么一骂,直接大声地说道。

    “他们不把状元爷逼死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状元爷怎么会有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亲戚!”

    “呸!”其中一个妇人朝贾母他们所在的方向吐了一口口水,“状元爷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有你们这样猪狗不如的亲戚!”

    “还亲祖母,有哪个祖母这么对待自己的孙子?”

    “之前听说他们是慈善之家,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心黑的一家。”

    贾母听到这些人的话越来越难听,一张脸也越来越苍白,紧紧咬着牙,让自己不要跟这群没有教养的人计较。

    贾元春在一旁安慰道:“祖母,他们就是一群无知愚昧的妇人,您不要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

    被这么多人指着鼻子骂,贾政只觉得充满屈辱,对守在门口的侍卫吼道:“让我们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去禀告的侍卫回来了,冷冷地对贾政他们说道:“老爷说了,不想见你们,请你们回去。”

    “什么?”贾政忽然拔高声音,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大哥不想见我们?”

    “我们担心琏弟的伤势,想过来看一看。不看到琏弟,我们心里不放心。麻烦再去通告一声。”

    “滚滚滚,赶快滚走,状元爷不需要你们假好心。”围观的人群忽然走进,来到六元府大门口的阶梯下。

    贾母受不了这份屈辱,咬着牙强撑道:“既然琏哥儿还没有醒,不方便见人,那我们先走。等过两天再来看望琏哥儿。”

    “滚滚滚,以后都不要来了!”

    “现在摆出这副样子做什么?”

    “假惺惺!”

    “母亲,大哥他太过分了,居然不让我们进去。”贾政一脸愤恨地说,“我们好心来看望琏哥儿,他却把我们拒之门外。”

    “走!”贾母白着一张脸,紧紧抓着赖大家的手离开了。

    “你这个老太婆逼死自己孙子,怎么有脸来?”

    贾政见这些人越来越过分地羞辱贾母,一脸愤怒地反驳道:“你们胡说什么,是贾琏自己撞柱子的,和我母亲没关系。”

    “要不是你们逼状元爷,状元爷怎么会自己去撞柱子。”

    “就是,你们是想把状元爷逼死才满意吗?”

    “状元爷一家没有对不起你们,你们却这么恶毒对待状元爷一家,你们一家人还有没有良心?”

    “像你们这么歹毒的人,早晚会遭报应!”

    贾母他们三个人在一群人指责谩骂中,灰溜溜地理科了六元府。

    坐在回去的马车行,贾母再也忍不住,嚎头大哭了起来:“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她这一生的名声毁了,毁了……彻底毁了……

    贾元春看到贾母这副模样,心里十分难受,强忍着泪水,安慰道:“祖母,那些人误信了谣言才会这么说,您不要放在心上。”

    “母亲,这一切都是大哥的错。”贾政觉得贾赦是故意把他们晾在门口,让他们被一群愚不可及的妇人羞辱。

    “爹,大伯也只是在气头上。”都这个时候,爹还在火上加油,这不是让祖母越来越恨大伯一家么。

    “他有什么好气的,贾琏是自己不小心撞到柱子上,又不是我们推的。”

    “爹,祖母现在这么难过,您就少说两句吧。”贾元春心里很是焦急,大伯一家现在这么恨他们,这可如何是好?他们家没有了爵位,只能靠大伯一家,到时候大伯又要分家,他们一家人就完了。

    “母亲,是大哥不孝!”

    贾母哭的双眼红肿,嗓子都哑了:“老大那个不孝子……”贾母此时的心里充满怨恨,怪贾赦不让他们进府,平白无故地被人羞辱。她活了一大把年纪,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羞辱谩骂。

    “母亲,我明天去找大哥理论,让大哥来给您赔礼道歉。”

    “祖母,爹,大伯这次……”大伯这次的态度这么坚决,这家肯定是要分了。分家了,他们一家人要怎么办?

    贾母也不想分家,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她不想分也得分了,不然她还不知道被说成什么样。

    “他要分家就让他分!”

    “祖母!”

    “母亲!”贾政虽然看不惯贾赦,但是他心里清楚,和贾赦分家,他们一家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我再不同意分家,就要被千夫所指了。”如果不是为了宝玉,她早就去了。

    “祖母,不能分家啊,一旦分家,我们一家就完了……”

    贾母心里清楚他们一家现在的处境,她也不想分家,但是现在不分也得分了。

    “只是分家,并不是断绝关系,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越是这个时候,她越要挺住,不然政儿一家就真的完了。

    贾元春苦笑地说:“祖母,还有什么转圜余地?”

    贾母伸手握住贾元春的手,安慰道:“元春,我们家是没有了爵位,但是你外祖家还是有爵位的,他们会帮衬我们的。”

    之前,贾政要休掉王夫人,贾母不同意。这就是她为什么不同意休掉王夫人的原因。王夫人是王家的女儿,王家不可能不管不问。有王家在,他们的日子就不会太难过。

    贾元春从来没有指望过王家,之前舅舅升职京营节度使,就没有帮衬他们,更何况现在。

    “分家了,我就去老大那住。”贾母眼里闪过一抹寒光,“只要有我在的一天,老大家就必须帮衬你们一天!”她同意分家,但是必须和老大一家住。只要她住在老大家,她就还能帮到小儿子一家。

    贾元春听到贾母这么一说,双眼顿时一亮,对啊,主要主母跟大伯一家住在一起,那么大伯一家就会帮助他们一家。

    “祖母,谢谢您!”祖母一直在为他们一家考虑。

    “可是,母亲……”贾政舍不得贾母跑去跟贾赦住在一起。

    贾母何尝舍得小儿子一家,但是为了小儿子一家,她必须去跟大儿子一家住在一起。

    “你们可以经常来六元府来看望我。”

    贾政红了双眼:“母亲,儿子舍不得你。”

    “傻孩子,又不是见不到了。”贾母现在想开了,心里稍微好受了点,“宝玉,我就带到六元府亲自教养。宝玉从小就和琏哥儿亲近,他跟在琏哥儿身边,对他以后很有有帮助。”

    “听母亲的。”

    自从小儿子在抓周礼上抓到一盒胭脂,贾政就放弃了小儿子,对小儿子的事情几乎不怎么过问。如今贾母要把贾宝玉带到六元府去,他自然是不会反对的,只是心里有些不痛快。他的儿子居然要指望贾琏。

    “宝玉由祖母亲自教养,以后才会有出息。”贾元春也十分赞成贾母把贾宝玉带到六元府教养,留在家里给母亲教养,只会被教坏。

    回到荣国府,不对,现在是贾家。

    贾母就派人把贾珍请来,跟他说了分家的事情。

    “我同意分家,但是我必须和老大一家住在一起。”

    贾珍听到这话,一脸诧异:“老祖宗要跟二叔一家住,不跟政叔一家住?”老太太不是偏爱政叔一家么,应该跟政叔一家人住,怎么要跟二叔一家人住。

    “按照规矩,我是要和老大家一起住。”这个时候贾母摆规矩了。

    贾珍心想规矩是这样没错,但是二叔一家肯定不愿意和您住在一起。

    “这事,我去跟二叔说一下。”

    “恩。”

    “老祖宗,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没别的事情了,你去忙吧。”

    贾珍从贾母那里离开,回到宁国府想了想,决定去一趟六元府。

    贾母他们三个人被街坊领居骂走的事情,整个六元府里的人都知道。赵嬷嬷他们觉得太解气了,街坊邻居骂的实在是太好了。

    贾琏一醒来,就听到这件事情,心里也觉得痛快,不枉费他撞破了头。

    睡了一整夜,贾琏感觉好多了,头还是疼,但是头晕恶心少了很多。

    “你是故意撞柱子的吧?”

    贾琏听到这话,在心里感叹道,林爷爷不愧是太上皇,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故意的。

    “是的。”

    虽然太上皇早就猜到贾琏很有可能是故意撞柱子的,但是亲耳听到贾琏承认,他心里忍不住冒火:“故意撞柱子,你是嫌你命长了吗?”

    “不是,我算计好了,知道不会把自己撞死才去撞得。”

    太上皇:“……”这小子还算计好了?

    “当时老太婆要去撞柱子威胁我爹和我,我不能看她阴谋得逞,就跑过去拉她,眼看着自己要撞上柱子,就心生一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自己也知道撞柱子这个办法太低级了,但是能有用就好。

    太上皇冷着脸哼道:“没见过你这么蠢的,算计别人还要使用苦肉计。”

    贾琏被太上皇骂的有些尴尬,摸摸鼻子,干笑地说道:“方法是蠢了点,但是很有效果不是么。现在全京城就在说老太婆逼得我撞柱子寻死,老太婆以后就再也不敢拿死来威胁我们了。”他心里明白,老太婆舍不得死,也没有那个胆量死,她去撞柱子也只是做做样子吓唬他们。

    “这次算你运气好,没有把自己撞死,也没有把自己的脑子撞坏。”

    “我控制了力道,不会把自己撞死或者把脑子撞坏。”他想用苦肉计,并没有代表要被自己贴进去。

    “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就像这小子说的,办法是蠢了点,但是效果不错。

    “如果我没猜错,老太婆会同意分家,但是她要跟我们一家住在一起。”

    “按照规矩,分家后,家里的长辈是要跟老大住在一起,她这么要求合情合理。”

    “按照规矩是合情合理,但是我们的情况不同,她都把我们家害成这样了,怎么还有脸想和我们住在一起。”老太婆想要和他们一家人住在一起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让他们一家继续帮助二叔一家,继续帮二叔一家擦屁股。呵呵,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如果她非要跟你们一家住在一起呢?”

    “按照规矩,她应该和我爹住在一起,而不是和我住在一起。”贾琏一脸深意地笑了下,“没有祖母和二孙子住在一起的道理。”

    “这倒是。”

    贾琏眼里闪过一抹冷芒,语气冰冷:“不过,我不会让她如愿的。”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贾赦和贾珍的声音。

    “二叔,琏哥儿从昨晚到现在有没有醒来过?”

    “昨晚半夜三更就醒了,然后又昏迷,直到刚才才醒。”

    “琏哥儿的伤势怎么样,和之前的大夫说的一样吗?”

    “说的一样,没有什么大碍,休养一段时间就好。”

    “那就好。”

    贾珍跟着贾赦来到贾琏的房间,看到一位老人在,不由地愣了下,心里很是疑惑,这位老人家是谁,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珍大哥,这位是林爷爷,是我的朋友。”

    贾珍被贾琏的话惊到了,朋友?这么老的朋友?

    打量了下林老爷子,见他衣着普通,贾珍以为他是普通人,就只朝林老爷子点了下头:“林老先生。”

    太上皇看到贾珍,微微蹙了下眉头,眼里闪过一抹不满,冷着脸点了下头。

    贾珍见林老爷子对他只是点了下头,连招呼都不打,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也不好发作,毕竟是贾琏的朋友。

    “二叔,琏哥儿,今天我来,除了看望你,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们说。”

    “珍大哥请说。”

    “我来之前,老太太找了我,她同意分家,但是要和你们住在一起,不然她就不同意分家。”

    贾琏听了这话,一脸果然如此地表情。

    “她想的真美。”

    “珍哥儿,你回去跟她说,这家不是她不同意就不分。”贾赦也早就料到贾母会来这么一招。

    “二叔,这事情还必须你亲自和老太太说。”

    “你爹还在府里吗?”

    “已经回道观了。”

    “麻烦你今天去请你爹回来,我明天去一趟你们府里,商量分家的事情。”

    “好,我回去就派人去道观请我爹回来。”贾珍说完望着贾赦,提醒道,“二叔,按照规矩,分家后,老太太是应该跟你们一起住的。”

    “我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总之她休想和我们一起住。”老太太想的真好,和他们一家人住在一起,继续帮助老二一家是吧。当他们一家人是蠢得啊。

    “这件事情,到时候你们自己商量。”贾珍是懒得管这么麻烦的事情。

    “恩,你只要把你爹请回来就好。”

    贾珍把带来的药材和补品交给贾赦后就离开了,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派人去道观请贾敬回来。

    “琏哥儿,老太太拿规矩来压我们,我们不好反驳啊。”

    “她拿规矩,我们就拿人言来逼她。”

    “什么意思?”

    “让全京城的人知道她不要脸地想和我们住在一起。”他们身为晚辈,自然不能反驳规矩,但是可以用人言可畏起来逼走老太婆。

    “也只能这么办了。”

    贾赦见林老爷子还有话跟贾琏说,就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贾琏的房间。

    “你拿来人言来逼你祖母,估计行不通。”太上皇说道,“你祖母的名声已经毁了,不在乎多一个。她为了你二叔一家,就算不要脸也要和你们住在一起。”

    贾琏觉得太上皇的话有几分道理,微微皱起眉头:“如果她真的这么不要脸,那只有让她和我爹他们住在一起。”如果那个老太婆真的为了二叔一家,连脸面不要了,非要和他们住在一起,只能让他爹和母亲先从六元府搬出去,让老太婆和他们住在一个屋檐下,到时候再想办法逼走老太婆。绝不能让老太婆住在六元府,老太婆住下来了就不会走了。

    “算了,我找人帮你解决这个麻烦。”太上皇不想贾琏一直被家里的麻烦事绊住。

    “会不会不太好?”哪有太上皇插手管臣子家里的事情。

    “我是不方面出面帮你,但是老婆子能出手帮你。”

    “您是说太后吗?”如果是太后的话,那倒是可以。

    “对,我回宫一趟,让老婆子帮忙。”

    贾琏闻言,心里充满感动,顿时红了双眼:“林爷爷……”林爷爷对他实在是太好了,已经帮了他很多的忙,现在还要帮他解决家里的麻烦事,真是……他何德何能啊。

    太上皇抬手拍了下贾琏的脑袋,一脸慈爱地说道:“以后多陪我下几盘棋。”

    “天天陪您下都没有问题。”

    “我先回宫。”

    “您慢走。”

    太上皇回到宫里,直接去他的老婆子,把贾琏的事情跟老婆子说了。

    太后听完太上皇的话,很不雅地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为了贾琏的事情,您是不会来找我的吧?”

    太上皇微微点头:“自然。”

    太后原本以为太上皇会哄着她说不是这样的,没想到太上皇却大方地承认,气的太后一肚子火。

    “你要是不帮忙,我就去找她。”这个她,当然指的是吴太妃。

    太后听到这话,哪里还敢不答应了。

    “您的话,臣妾哪里敢不答应。”

    “那就好。”

    太后也听说太上皇对贾琏不一般的事情,她心里大概了解太上皇为什么对贾琏这么好。

    “您对这个贾琏还真是好啊,连他家里的麻烦事都要管,都要帮他处理好。”儿子说,贾琏是太上皇的亲孙子,她看来和亲孙子差不多了。

    “那小子很对我的胃口。”

    “您就直说,贾琏是不是您在宫外的亲孙子?”太后故意说道。

    太上皇瞪了一眼太后:“我倒想,可惜他不是。”虽然贾琏不是他的孙子,但是他一直把贾琏当做亲孙子对待。

    “没见您对亲孙子这么上心。”

    “那几个小子一天到晚想着□□,不需要我这个糟老头子的关爱。”

    太后不说话了,皇家哪有什么亲戚,就算有亲情,里面也夹杂着利用。

    “贾琏的事情就给你处理了。”

    “臣妾一定办好。”难得太上皇有事找她帮忙。

    “你办事,我一向都放心。”

    太后听了这话,心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太上皇说完话就离开了,太后暗骂了一句,过河拆桥,利用完就扔。

    “碧云,你明天代替哀家去一趟贾府。”

    “是,太后。”

    “摊上这么一个祖母,贾琏也是可怜,也不怪太上皇要出手帮忙。”

    “可不是么,奴婢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狠毒这么偏心眼的祖母。”

    “小小年纪遭遇到这种不幸的事情,还真是……”

    “太后,太上皇和皇上都很重视贾琏。”重视的有些异常了。

    “太上皇喜欢贾琏,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太后忽然目光放空,一副思绪飘到远处地模样。

    过了很久,太后幽幽地叹了个口气:“哀家见过贾琏一眼,他长得真的太像那个孩子了……”

    一旁的碧云听到这话,立马就知道太后嘴里那个孩子是谁了。本来还不觉得,现在听太后这么一说,贾琏还真的像当年那个孩子,难怪太上皇这么疼爱贾琏。

    “明天你把这件事情办好。”

    “是。”

    太上皇找了太后,就去找隆武帝下棋了,把隆武帝狠狠地虐了一把。

    隆武帝被虐了以后,巴不得太上皇天天住在贾琏那里。

    第二天,贾赦就去了贾府,讨论分家的事情。

    贾琏本来想去,但是因为他头上的伤还没有好,暂时不能下床,所以去不了。而且分家这种事情,早分早好,不能等到他头上的伤好了再分,到时候说不定又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贾敬被贾珍请回来了,和贾代儒一起去了贾母那。

    先给贾母请了安,然后商量分家的事情。

    “家里的东西,按照规矩分,老大拿一大半。”贾母说的东西,是原来荣国府里的财产。“老二拿一小半。”

    贾赦对这个分割没有任何异议:“好。”

    “至于我自己的嫁妆,分一大半给老二。老二只是一个从五品小官,以后不会有什么大前途,所以就多给他一点。”

    贾赦早就猜到这个结果,心里没有任何意外。以前,或许心里还会不服气不甘心,但是他现在一点都不在乎。

    “这是您自己的财产,您想怎么分,我都没有意见。”

    “剩下的一部分就分给你。”

    “不用了,您全部给老二吧。”贾赦以前一直稀罕贾母的财产,但是他现在真的一点都不想要了。

    “你和老二都是我的儿子,有他的,自然也有你的。”贾母原本是不想给贾赦的,但是考虑到她以后要跟着他一起过,不分给他一些财产说不过去。

    “就像您说的,老二以后没有什么前途,要养活一家人不容易,您就把您的嫁妆全部给他吧。”贾赦现在一分都不想要贾母的嫁妆,“我失去爵位,也没有什么官职,但是我有琏哥儿可以依靠,不需要您的嫁妆。”

    贾母听了这话,一脸惊诧:“你真的不要?”

    “不要,您全给老二吧。”

    贾母有些看不懂大儿子,以前大儿子天天想办法弄到她的财产,现在分给他,他居然不要!

    “你要是真的不要,我就全部给老二,不过到时候你别怪我不分给你。”

    “不怪您。”

    “既然这样,我的嫁妆全都给老二。”

    贾政一脸激动:“谢谢母亲!”

    荣国府的全部财产,分的一清二楚,分的比较公平。

    王夫人本来不高兴贾赦拿到一大半部分的荣国府的财产,但是后来见贾赦不要贾母的嫁妆,心里也就没有任何不满了。

    “按照规矩,我是要你住在一起的。”

    “按照规矩,这个府邸是我的,老二一家要搬出去。”原本的荣国府很大,但是后来被收走爵位,府邸就要改制。现在的贾府只有原本的荣国府一半大,小了很多,住两家人就有些挤了。

    贾母听到贾赦这么说,微微怔了下,她没有想到这点。

    “大伯,你不是跟琏哥儿住在一起了么?”王夫人可不想从贾府里搬出去。

    “那是皇上赐给琏哥儿的府邸,不是我的。”

    “大伯,你说的是什么话,琏哥儿的不就是你的么。”

    “老二家没有府邸,这府邸就分给老二。”

    贾赦气笑了:“府邸分给老二可以啊,那您和老二一起住。”

    贾母怒瞪着贾赦:“按照规矩,我是要和你一起住的。”

    “您一直以来都是和老二家住在一起。”

    “那是以前。”

    “您想和我住在一起,可是我不想和您住在一起。”

    贾母沉下脸说:“你要是不同意,这家就不分了。”

    “老太太,太后身边的嬷嬷来了。”赖大家的走进来禀告道。

    “什么?太后身边的嬷嬷?”贾母瞪大双眼,一脸吃惊和不解,太后身边的嬷嬷怎么来了?

    “赶快出去迎接。”就算是太后身边的嬷嬷,他们也不能怠慢。

    “不用了,我已经进来了。”

    贾母他们朝碧云行了个礼,随即疑惑地问道:“不知道嬷嬷有何赐教?”

    “我是奉太后懿旨前来的。”

    太后懿旨!!!!

    这句话把贾母他们惊到了,吓得连忙跪下来。

    “太后娘娘听说贾大人家要分家,她老人家怕贾大人小小年纪会被欺负,特意派我来主持公道。”

    碧云的这句话让贾母心里猛地一沉,一双眼里充满惊愕,她不敢相信太后娘娘居然派嬷嬷来主持他们分家一事!

    贾元春闻言,倒抽一口冷气,心里充满震惊,连太后娘娘都帮琏弟,琏弟真是受皇家待见啊!

    贾政和王夫人听了这话,也都被狠狠地震撼到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贾珍他们也被震惊到了,太后娘娘居然会派嬷嬷来帮琏哥儿,这怎么可能?!

    “我是不是来晚了,你们已经分好家呢?”

    贾赦把刚刚分好的财产告诉了碧云。

    “贾先生,您仁义,不要老太太一分嫁妆,全部给员外郎一家。”

    “没什么。”

    “员外郎一家对贾大人做出那种事情,您居然还能这么仁义,真是仁慈啊。”

    碧云的这句话说得贾母和贾政他们脸上臊红。

    “我不要母亲的嫁妆,但是我也不想让母亲和我住在一起。”既然有太后撑腰,那他就不用担心了。

    “贾老太太想要和您住在一起?”

    贾母小心翼翼地说道:“按照规矩,老妇人是要和大儿子住在一起的。”

    “贾老太太,你把贾大人害成那样,你还好意思和贾大人一家人住在一起吗?”

    贾母被说的涨红了脸,有些不悦地说道:“规矩是这样的。”

    “太后说贾大人连中六元,是历史上第一人,是候朝廷的栋梁之才,绝不能出现任何闪失。为了贾大人的安危着想,贾老太太你还是和员外郎一家住在一起吧。”

    贾母壮着胆子反驳道:“可是,这不合规矩。”

    碧云微微眯起眼,神色冰冷地说道:“贾老太太,这是太后的懿旨!”

    贾母听到这话,心里充满愤怒和不甘,想要反驳说这是他们的家事,关太后娘娘什么事情,但是她没有这个胆子说出来,除非她不想要命了。

    即使再恨,再不甘,贾母也只能接旨:“民妇谨遵太后娘娘的懿旨!”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太后娘娘会出手管他们分家的事情!没想到琏哥儿得到了太后娘娘的赏识,她还真是小看了琏哥儿!

    贾元春瘫坐在地上,一脸绝望,完了,他们一家完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