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第七十四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74章 第七十四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福运宝珠[清]     隆武帝的颁发的圣旨,意思总结下就是贾琏考中状元, 连中六元, 朕非常高兴,你们身为贾琏的家人却说贾琏不该考中状元, 你们这是在质疑科举的公正性, 还是在质疑朕的决定?朕很不高兴, 朕非常生气,你们荣国府这些年没有做出什么贡献, 朕就收回你们的爵位。

    贾母听完圣旨, 直接昏了过去。而贾政直接傻掉了,不敢相信皇上把他们荣国府的爵位收回了。

    贾赦和贾琏两父子非常淡定地接了圣旨:“谢皇上隆恩。”

    李进忠把圣旨交给贾赦,至于昏过去的贾母和呆掉的贾政,他直接无视了。

    “贾大人, 荣国府的爵位收回了, 这府邸要改制了。对了, 老太太的诰命也没了。”

    贾琏微微点头:“我明白。”

    “贾大人,皇上说了, 有这么糟心的亲戚,让您赶快把家分了。”

    “谢皇上的关心。”

    “贾大人,杂家就回宫复命了。”

    “李公公慢走。”贾琏和贾赦把李进忠送到大门口, 等李进忠骑马消失在宁荣街才反身回到荣国府, 哦不对, 现在不能叫荣国府。

    贾赦吩咐小厮们把荣国府这个门匾取下来, 荣国府现在没有爵位, 不能再叫荣国府。

    门口的两个石狮子也不能放了,要把它们搬走。红色的大门也要刷成黑色,整个府邸更改的地方太多。

    挤在门口看热闹的老百姓们见贾家的小厮把荣国府的门匾取了下来,议论纷纷,都在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一个得到消息的四十岁左右的妇人神秘兮兮地说道:“你们不知道吧,刚刚宫里来圣旨了,皇上把荣国府的爵位收走了,这荣国府的门匾自然不能挂了。”

    “啊?皇上把荣国府的爵位收走了,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只能怪这府里的贾老太太和二太太,她们怪状元爷不能考中状元。状元爷考中状元,连中六元,皇上特别高兴,还赏赐状元爷不少东西,可是没过多久,状元爷的亲祖母和亲婶婶却说状元爷不该考中状元,这不是在质疑皇上的决定吗?你们说,皇上能不生气吗?”

    “这就是报应啊。”

    “这贾老太君和二太太真是自作自受啊,把好好的爵位弄丢了。”

    “可不是?她们在怪罪状元爷不该考中状元的时候,没想到会惹皇上这么生气吧。”

    “这荣国府没有了爵位,就是普通老百姓了,这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活该!”

    “这贾老太君和二太太成为贾家的罪人了。”

    隆武帝收回荣国府的爵位的一事,很快传遍整个京城,贾琏再次成为众人可怜和同情的对象。好好的爵位,结果被亲祖母和亲婶婶弄没了,一下子从世家子弟,变成普通平凡人,真是太可怜了。

    圣旨颁发后,整个荣国府的人变得惊惶无措,乱成一锅粥。

    贾珍得知消息后,立马从宁国府赶了过来,神色焦急不安地问贾赦:“二叔,这是怎么回事,皇上怎么会把爵位收走?”

    贾赦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愁眉苦脸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贾琏在心里给自家老爹的演技点了个赞,然后神色无奈地望着贾珍:“皇上生气了,就把爵位收走了。”

    贾珍想到这两天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的传言,也知道这个传言是真的。宁荣两府挨在一起,两府里发生点什么事情,两家都会知道。

    “老太太和二婶真是太糊涂了,这下把爵位都弄没了。”宁荣两府是一家,根连着根,荣国府的爵位被收走了,那么宁国府的爵位也保不了了。

    “珍大哥,要麻烦你一件事情。”

    “琏哥儿,你说,只要是我能帮得上忙的,一定帮你。”

    “也不是什么大事,请珍大哥把家族里的长辈请来。”

    “你把长辈请来做什么?”

    “分家!”

    贾珍听到这话,惊愕地瞪大双眼,怔了半响才回过神来,一脸难以置信地问道:“琏哥儿,你真的要分家?”

    贾琏朝贾珍苦笑一声:“祖母和二婶怪我考中状元害了大哥,说我是扫把星,这样住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

    贾珍说不出话来,换做是他,他也会分家。

    “我马上就派人把长辈请来,也把我爹请回来。”整个贾家没有什么长辈,代字辈的只有贾代儒了。其实,整个贾家最大的长辈就是贾母。

    “能把大伯请回来是最好的,但是大伯的性子怕是不会回来。”贾琏口中的大伯是贾敬,多少年前就把宁国府的爵位传给贾珍,然后自己跑到道观去修仙炼丹了,不过问家里的任何事情。

    “我们贾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爹不可能不管的。”

    “那就麻烦珍大哥去派人请大伯了。”

    “琏哥儿,这家你想怎么分?”贾珍虽然辈分小,但是他是宁国府的一家之主,在贾家说话还是有些分量的。

    “我和我爹的意思是拿到原本属于我们的就行了,其他的就不要了。”

    “琏哥儿,按照规矩,你们和政叔分家了,老太太是要跟着你们一家过的。”一般来说,分家的话,家里的长辈是要跟大儿子一起过的。

    “祖母这么恨我们,是不会跟我们一起过的。”贾琏心想贾母也没有那个脸和他们一起过。

    贾珍心想觉得也是,老太太也没有脸和琏哥儿一起过。

    “琏哥儿,你和二叔受委屈了。”他一直知道老太太偏爱二叔一家,但是没想到老太太居然会是非不分,认为是琏哥儿考中状元害了珠哥儿。

    贾琏一脸苦涩:“已经习惯了,没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

    贾珍看到贾赦父子俩一脸苦笑地模样,心里很是同情他们,摊上这么一个偏心眼还没有脑子的老太太,还真是倒霉。

    很快,就有人来禀告说老太太醒了。

    贾赦、贾琏、贾珍三人一起去贾母的院子,刚走进院子就听到贾母的嚎哭声。

    “老爷,我对不起你啊……”贾母醒来,就哭的撕心裂肺。如果不是赖大家的拦着,估计早就撞柱子死了。

    贾琏心想,老太婆估计又在演戏。

    三人走进屋子,给贾母行了个礼。

    贾母看到贾琏,急急忙忙地从床上起身,跌跌撞撞地走到贾琏身前,双手紧紧地抓着贾琏的手臂。

    “琏哥儿,我没有怪罪你考中状元害了珠哥儿,你去跟皇上求情,我是冤枉的,我没有说这种话,皇上不能把荣国府的爵位收走啊。”

    如果贾琏不是提前得到赖大家的儿子的通风报信,或许他现在还真的相信贾母的这番话。

    贾母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模样十分狼狈。

    “琏哥儿,我的好孙子,皇上这么赏识你,你的话他肯定会听,你去跟皇上求情,说我是冤枉的,我没有说那种话,请皇上收回成命。”

    “祖母,我知道您和二婶怪我考中状元害了大哥,是我对不起大哥。”贾琏神色自责愧疚。

    “琏哥儿,你要相信祖母啊,祖母没有怪罪你啊 ,你考中状元,祖母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怪罪你害了珠哥儿。”贾母一边说,一边流泪,神色非常可怜,“珠哥儿疯了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祖母怎么可能怪罪你?”

    贾母这次真的怕了,真的被吓到了,真的后悔了。她现在恨不得抽死自己,她到底了被什么迷失了心,居然怪琏哥儿考中状元害了珠哥儿。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她不该怪罪琏哥儿的。

    “祖母,您别说了,是我不好,是我不该考中状元,是我害大哥疯了。”

    “琏哥儿,你要相信祖母,祖母真的没有怪罪你啊……”贾母脸色苍白,满脸泪水,神色惊恐焦急。

    “祖母,我知道您怪我,您不用再说了。”

    “琏哥儿,祖母真的没有怪你啊……”

    贾琏用力拽开贾母的手,退到贾赦的身后,红着双眼,一脸难过自责地表情。

    “赦儿,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怪罪琏哥儿考中状元……”

    “母亲,您不用说了,前几天我来看望珠哥儿,老二家的直接指着我鼻子骂,怪琏哥儿考中状元害了珠哥儿。”

    “可是我没有说啊……”

    “母亲,您也说了,您也怪琏哥儿考中状元害了珠哥儿。”

    “我没说!”贾母死不承认地说道。

    “母亲,您要是没说,怎么会有您怪罪琏哥儿考中状元害了珠哥儿的传言?”

    “那是有人要陷害我。”

    “您说没说,您自己心里有数。”

    贾母怒瞪着贾赦,声音尖锐:“你不相信我?”

    贾赦承认地点头:“是,我不相信您。那天,我问您是不是也怪琏哥儿考中状元害了珠哥儿,您虽然嘴上说没有,但是眼里却承认了。”

    贾母被贾赦说的心虚,目光躲闪了下,随即怒指着贾赦,胸膛气的剧烈起伏:“你这个不孝子相信谣言却不相信自己的娘……”

    贾赦被贾母的演技膈应到了,面无表情地说道:“您和老二家的一样不止一次这么说,府里有不少下人听到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您和老二家的说的这些话以为传不到府外面去吗?”

    贾母听到这话,身体猛地一阵摇晃,踉跄地向后退了几步。

    “珠哥儿一出事,您和老二家的一样,把错都怪在琏哥儿的头上。”贾赦目光凌厉地望着贾母,“珠哥儿才是您的孙子,而琏哥儿不是您的孙子。”

    贾母连连摇头,哭着说:“不是的不是的……珠哥儿和琏哥儿都是我的孙子……”

    “您和老二家的话惹怒了皇上,皇上下旨收回荣国府的爵位,是不可能收回去的。”贾赦冷着脸说,“荣国府的爵位被收,是您和老二家的错。”

    贾赦最后一句话就像一把利刃狠狠地插|在贾母的心头上,贾母一张脸变得惨白,毫无血色,眼前一黑,又失去了意识。

    “老太太……”贾母的屋子里顿时又乱成一团。

    “珍哥儿,你明天把家族里的长辈请来,我再过来。”

    “好的,二叔。”

    贾赦没有急着离开荣国府,而是去别院,把最后剩下的东西收拾收拾,这里他们以后不会再来住。

    等把东西收拾好,贾赦和贾琏就离开了,也没有去看贾母怎么样。

    因为荣国府的爵位被收,贾琏又一次成为京城里的红人。一般来说,贾琏家里的爵位被收,家世也降到普通人家,应该没有人愿意在和他结亲,可是事实相反。听说荣国府的爵位被收,来六元府说媒的人变得更多了,都快要把六元府的门槛踩坏了。

    隆武帝正在御书房里批奏折,李进忠走过来说:“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听说皇后来了,隆武帝微微挑了下眉头:“她怎么来了?”

    “皇后娘娘亲手给您炖了汤,是来给您送汤的。”

    “让她进来吧。”

    很快,皇后娘娘走了进来,先朝隆武帝行了个礼,然后亲自盛了一碗汤递给隆武帝。

    隆武帝很给面子地喝了几口,皇后娘娘时不时地就会亲自炖汤,然后送到御书房。

    等隆武帝喝完一碗汤,皇后娘娘又说了些体贴的话。

    隆武帝发现今晚的皇后有些异常,平时他喝完汤,皇后叮嘱两句就离开了,今晚说了这么多话还没有离开,看来有事找他。

    果然如隆武帝所料,皇后说完体贴的话,才开始说她今晚来送汤的目的。

    “皇上,听说您今天下旨收回了荣国府的爵位?”

    隆武帝一听这话,就知道皇后今晚来给他送汤的目的是什么了,是贾琏!

    “对。”

    “这荣国府的人还真是过分,贾琏考中状元,连中六元,史无前例,他们居然怪贾琏考中状元。”皇后一脸气愤地说。

    “这就是朕下旨收回荣国府的爵位的原因。”

    “唉,这个贾琏也真是可怜,好不容易考中状元,连中六元,光耀门楣,结果却被自己的祖母和婶婶怪罪,怪他考中状元害大哥疯掉。”

    隆武帝还有一堆奏折要批阅,没时间跟皇后在这里绕圈子,有些不耐烦地说:“皇后,你提贾琏的事情做什么?”

    “臣妾觉得贾琏太可怜了。”

    “所以?”

    皇后娘娘一听隆武帝的语气,就知道他没有耐心了,也不敢再说什么废话,直接把她的来意说出来。

    “皇上,臣妾听说贾琏还没有定亲,想把臣妾的侄女说给贾琏。”虽然以他们颜家的权势,早晚能让泽儿成为太子,不需要贾琏。但是,贾琏身后的冯先生,对泽儿成为太子有很大的帮助,说不定能马上定下来。

    她本来以皇上会给贾琏赐婚,把安和王的女儿赐给贾琏,但是皇上却没有,看来皇上并不想贾琏和安和王联姻,那么他们颜家或许能试一试。

    隆武帝语气淡漠地说:“贾琏的亲事,朕心里已有决定。”

    皇后听到这话,眼里闪过一抹失望,皇上果然不会让贾琏和他们颜家联姻。虽然在来之前,料到会是这样,但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抱有一丝侥幸。

    “不知皇上给贾琏定的是哪家姑娘?”

    “放心,不会是老大那边的人家。”

    皇后闻言,神色微微僵了下,随即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皇上又捉弄臣妾。”皇上不会让贾琏和元亲王那边的人联姻,那她心里就放心了。

    “没事的话就退下吧,朕还要批阅奏折。”

    “臣妾告退!”

    等皇后离开后,隆武帝勾起嘴角意味不明地笑了下:“皇后对老四还真是用心啊。”

    “晋王爷毕竟是皇后娘娘一手抚养长大的。”虽然晋王爷不是皇后娘娘的亲生儿子,但是从小被皇后娘娘抚养长大,也算是亲生儿子了,毕竟皇后娘娘没有儿子。

    “李进忠你看,过一会儿良妃就要过来了。”

    果然,没过多久,良妃娘娘求见。

    “皇上料事如神。”李进忠拍了下隆武帝的马屁。

    “让她进来吧。”

    李进忠走到门口,先向良妃行了个礼,然后说道:“良妃娘娘,皇上让您进去。”

    良妃客气对李进忠说道:“麻烦李公公了。”

    “娘娘言重了。”

    李进忠从小就伺候隆武帝,伺候隆武帝几十年了,是隆武帝身边的大红人。不管是朝中的文武百官,还是后宫的妃子们,都不敢慢待他,对他都会客气三分。

    良妃娘娘亲自做了几盘精致可口的点心,担心皇上批改奏折饿肚子,特意送来几盘点心给皇上垫垫肚子。

    皇上很给面子地吃了几块点心,夸赞道:“味道不错。”

    良妃被夸赞地立马露出一抹欢喜地笑容:“皇上真的觉得好吃?”

    “爱妃,你的厨艺一向不错。”

    良妃眉开眼笑,娇笑地说:“皇上喜欢吃,是臣妾的荣幸。”

    “说吧,你来找朕有什么事情?”

    “皇上,臣妾只是来给您送点心。”

    隆武帝似笑非笑地望着良妃:“只是来送点心的话,那你可以离开了。”

    良妃娇嗔地瞪了一眼隆武帝,微微鼓着脸说:“皇上又欺负臣妾。”

    候在一旁的李进忠看到良妃这副少女娇嗔地模样,不得不在心里感叹 ,良妃娘娘一大把年纪,偶尔还露出这副少女模样,还真是……皇上真是厉害。

    “爱妃,朕很忙,没时间跟你玩猜谜游戏。”

    良妃见隆武帝微微沉着脸,心头一凛,不敢再说废话了。

    “皇上,那臣妾就直说了。”

    “说。”

    “听说新科状元贾琏还没有定亲,您也没有赐婚,臣妾有个外甥女,和贾琏差不多大,想把外甥女说给贾琏。”

    “刚刚皇后来找朕,想把她的侄女说给贾琏。”

    良妃知道皇后来找皇上,十之八|九也是为了贾琏。所以,听说皇后离开了御书房,她就带着点心过来了。

    “皇上答应了吗?”

    “朕刚刚跟皇后说的话,再跟你说一次。贾琏的亲事,你们就不要打主意了,朕早就给他安排好一门亲事。”

    良妃其实和皇后一样,知道来找隆武帝给贾琏说亲,肯定不会成功,但是还是想试试。毕竟,她儿子并不是很受读书人的喜欢,在读书人心里的地位不如老四。贾琏自己是新科状元,连中六元,历史上第一人。还有贾琏背后的冯先生,他老人家不仅是皇上的姑父,还是一代大儒。如果能把贾琏拉拢过来,那她儿子就能力压老四,成为太子。

    “既然皇上给贾琏安排好了亲事,那臣妾就多此一举了。”皇上没有答应她,也没有答应皇后,那她就放心了。不管皇上给贾琏安排的是哪门亲事,只要不是老四那边的人就行了。

    “没事就退下吧。”

    “皇上,您也早点休息,不要累坏了身子。”

    “恩。”

    等良妃离开后,隆武帝嗤笑一声:“皇后和良妃还真是谁都不让谁啊。”

    候在一旁的李进忠不敢接话,只能笑笑。

    “得赶快把贾琏这小子的亲事定下来。”隆武帝心里清楚,贾琏现在就是一个香饽饽,大皇子和四皇子的人都想把贾琏拉拢到自己的阵营里,现在他们不敢对贾琏下手,但是过段时间他们手下的人就会对贾琏动手,会不择手段地把贾琏拉拢到他们的阵营里。

    “皇上,奴才听说去六元府给贾大人说亲的人都把门槛踩烂了。”

    “等那小子处理好家里的事情,就安排他给老二的那个表妹见面。”

    “皇上,贾大人的家事恐怕一时半会处理不好。”

    隆武帝听了这话,放下手里的奏折,疑惑地望着李进忠:“为什么这么说?”

    “荣国府的爵位被收走了,从世家变成普通人家。荣国府只有贾大人一个人有出息,贾大人的祖母恐怕不会答应分家。”贾大人的祖母不是偏心小儿子么一家么,荣国府的爵位没了,小儿子一家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而大儿子一家还有贾大人。为了让小儿子一家好过,贾大人的祖母是不会同意分家的。

    隆武帝觉得李进忠的话有几分道理,荣国府的爵位没有了,就只能靠贾琏一个人,贾琏那个祖母不是省油的灯,估计不会同意分家。

    “不行的话,只能朕出手帮那小子了。”

    “皇上,您出手帮贾大人分家会不会不太好?”哪有皇上去插手臣子的家事,还帮臣子分家的。

    “说的也是,就让那小子自己处理吧。”如果贾琏那小子连这点破事情处理不好,那就太没用了。

    “皇上,贾大人的堂姐,奴才已经让人把她赶出宫了。”李进忠这才想起来,这件事情忘了回复皇上。

    “恩。”隆武帝没有再问贾琏的事情,继续批改奏折。

    李进忠提到的贾元春,刚刚回到荣国府。

    王夫人见贾元春回来了,抱着贾元春大哭了起来。

    贾元春一开始收到自己本赶出宫的命令,整个人都懵了,她不明白皇上为什么会突然下令赶她出宫?

    她从进宫到现在,连皇上一面都没有见过,根本不可能惹怒皇上,为什么会突然赶她出宫?

    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留在宫里,在宫里熬了几年,浪费了自己的大好时光,原本以为再熬几年就能出头,没想到却被突然赶出宫,她心里自然不甘心。

    为了弄清楚她为什么被赶出宫,她请这几年一直关照她的嬷嬷,也就是进宫前教她礼仪规矩的嬷嬷,在宫里的好姐妹。

    费了不少银子,终于打探到消息,原来是荣国府的爵位被皇上收走了,皇上觉得她没有资格继续留在宫里,就下令赶她出宫。

    听说皇上会收走荣国府的爵位是因为祖母和母亲,她不明白祖母和母亲做了什么居然能惹怒皇上收走荣国府的爵位。

    贾元春这几年一直深居后宫,消息本来就不怎么灵通,再加上后宫不能议论前朝的事情,她就更不知道了。

    就连贾琏考中状元,她原先也是不知道的,后来还是几个小太监和小宫女来问她,贾琏是不是她弟弟,她才知道贾琏考中了状元,还连中了六元。

    因为贾琏的关系,这段时间她在后宫里的日子过得稍微好了点,很多嬷嬷、太监、宫女对她要比以前和善很多。她想贾琏考中状元,还连中六元,得到皇上的赏识,那么她也能跟着沾光,说不定很快就能出头。只是,没想到她在宫里的日子好不容易好了起来,结果被下令逐出宫。

    母女两抱着痛哭很长一会儿,两人才平静下来。

    “我的儿,你怎么回来了?”王夫人哭完,这才意识到不对劲,贾元春应该呆在宫里,怎么突然回来了。

    “娘,我是被赶回来。”贾元春一想到这件事情,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她这几年在宫里的日子不好过,就这样不明不白回来,她心里不甘心。

    “被赶回来?他们为什么要赶你回来?”自从贾珠出事后,王夫人的希望全都寄托在宫里的贾元春身上。她一直想着女儿用不了多久就能成为妃子,到时候他们一家就能跟着沾光,飞黄腾达起来。可是,现在女儿被赶回来,她一生的希望也没有了。

    贾元春没有回答王夫人的问题,而是直接问道:“娘,您和祖母做了什么事情惹怒了皇上?”

    听到女儿的这个问题,王夫人目光躲闪,不敢看女儿。

    贾元春见王夫人一副心虚地模样,心头猛地一沉,“娘,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居然惹得皇上收回荣国府的爵位?”她想不到祖母和母亲能做出什么事情惹皇上这么生气,她们两个只是妇人,能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皇上说荣国府没有爵位,我就没资格留在宫里。”

    王夫人听到这话,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原来是她害的女儿被赶出宫。

    “我的儿,我对不起你啊……”王夫人抱着贾元春又大哭了起来。

    “娘,您和祖母到底做了什么?”

    王夫人只顾着哭,没有回答贾元春的问题。

    周瑞家的只好替贾元春解惑:“大小姐,这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周瑞家的大概地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贾元春,“二太太和老太太怪琏少爷考中状元害疯了大少爷的话,不知道怎么传到府外面去,然后皇上就知道了,皇上非常生气,就下旨收回了荣国府的爵位。”

    贾元春听完,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但是周瑞家的最后一句话,她是听明白了,无比震惊地望着王夫人:“娘,您和祖母疯了么,居然怪琏哥儿不该考中状元,你们这是在质疑科举,更是在质疑皇上的决定。皇上只是下旨收回荣国府的爵位,算是轻的了。”她进宫前就知道母亲有时候会做糊涂事,临走的时候,她怕母亲又做出糊涂事,特意叮嘱了一番,没想到母亲还是做了糊涂事。

    “我气不过……”王夫人心里还是怪贾琏考中状元,害的贾珠疯了,但是她现在不敢说出来。

    贾元春深吸一口吸,不让自己气的失去理智,在心里一遍遍对自己说王夫人是她娘。

    “您气不过,也不能说出这种话。您私下里说了就算了,您竟然还当着大伯的面说出这种话。娘,您怎么能这么糊涂?”她从懂事起,就知道自己以后要进宫选秀,一直以来为能通过选秀留在宫里努力,好不容易选秀通过了,留在了宫里。宫里的日子不好过,规矩又多,她想到自己进宫的目的,就咬着牙忍了下来。现在终于有了点希望,结果却因为母亲和祖母一番的蠢话,害的她被赶出宫里,让她这些年轻的努力付之东流。

    “你大哥疯了,我心里不好受,所以……”

    贾元春气哭了:“大哥疯了,只能怪他自己小心眼,输不起,跟琏哥儿考中状元没有关系。”

    王夫人听到女儿这么说儿子,立马不高兴:“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大哥?”

    “难道我说错了么?大哥是自己把自己气疯的,怪不了别人!”

    “元春,珠哥儿是你的亲大哥,你不能这么说你大哥!”

    “娘!”贾元春气的大叫道,“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年在宫里过得是什么日子?为了完成你和祖母的愿望,我这几年一直咬着牙忍着,一遍遍告诉自己,再熬几年我就能出头。因为琏哥儿考中了状元,连中六元,又得到皇上的重视,我这段时间在宫里的日子好不容易好了起来,眼看着我就能出头,结果因为你和祖母的一番愚蠢的话,害我被赶出宫。”贾元春越说越气愤,越说越委屈,满脸都是泪水。

    “因为你们,我这几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贾元春气的失去理智,对着王夫人大吼道,“你们害我的一生都毁了,呜呜呜呜呜呜……”贾元春蹲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

    王夫人被贾元春吼得呆住了,过了半响才清醒过来,蹲下身紧紧地把女儿抱在怀里,哭着说道:“元春啊,都是娘的错,是娘害了你……”王夫人现在心里非常后悔,悔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

    “毁了,我的一生毁了……”如果她是正常出宫,她现在才十七岁,还能说个好人家,但是她是被赶出宫的,名声毁了,找不到好人家了。

    “是娘对不起你……”

    贾政听说贾元春被赶回来,气的来找王夫人。

    走进王夫人的屋子,见王夫人和贾元春抱在一起痛哭,并没有让他的怒火减少。

    贾政一把抓起王夫人,抬手就是一巴掌,阴沉着脸骂道:“都怪你这个贱人,现在害的连元春都被赶出宫。”

    王夫人被一巴掌打到在地上,这次没有反驳贾政的话,一副失魂落魄地模样。

    “因为你这个贱人,荣国府的爵位被皇上收走了,现在连元春都被赶了回来。”贾政气的踹了王夫人几脚。

    贾元春连忙拉住贾政,哭着帮王夫人求情:“爹,事情已经这样了,您再怪娘也于事无补。”

    贾政望着女儿,满脸愧疚:“元春啊,是爹对不起你……”

    “爹,和您没关系。”

    父女两抱在一起痛哭。

    王夫人忽然想到什么,从地上爬起来,抓着贾政的袖子:“老爷,我们可以去找琏哥儿,他向皇上求情的话,皇上肯定会让元春回宫的。”

    贾政听到这话,心里一动,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但是想到王夫人和贾母都怪罪他考中状元害了珠哥儿,肯定不会愿意帮这个忙。

    “你怪他考中状元害了珠哥儿,你觉得他会帮你吗?”

    “我去求他。”王夫人抖着手拍着自己的胸口说,“是我的错,和元春没有关系,我去求他帮忙,无论他要怎么对我,我都愿意,只要他愿意帮元春回到宫里。”元春是他们一家人的希望,绝对不能让元春这么回来,不然元春的一生毁了,他们一家也完了。

    “娘,您去求他,他也不一定答应,还是我自己去找他吧。”

    “好,要是他不答应,我再去求他。”

    “祖母怎么样了?”

    “还没有醒。”

    “那我明天再去看望祖母。”贾元春不明白祖母为什么会说出那种没有脑子的话,祖母又不是母亲会做糊涂事。

    “元春,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贾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然也不会问女儿这个问题。他想女儿在宫里呆了几年,见识肯定比他们多,说不定有办法。

    “爹,恢复爵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贾元春在回来的路上就在想,他们一家人以后要怎么办。“皇上下了圣旨收回荣国府的爵位,是不能再下旨把爵位还给我们。”

    “我知道,但是没有爵位,我们以后要怎么办?”他只是工部员外郎,一个从五品的小官,家里没有了爵位,他一个小官根本不可能养活一家人。

    “爹,我们得想办法和大伯一家搞好关系。”

    “为什么?”

    “琏弟是我们家最有出息的人,和他搞好关系,我们一家人的日子才会好过。”贾元春知道贾琏以后的前途肯定不会差,但是她心里也明白,想要和贾琏搞好关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贾政拉不下脸去求贾赦一家,立马反对贾元春这个提议:“他恨死我们一家人,是不可能和我们搞好关系。”

    “这件事情只能由祖母来办。”祖母就算说出那种话,但是她是家里的大长辈,琏弟即使再气,也不可能对祖母不管不问,不然就是不孝。

    “你祖母……”贾政心里知道母亲也是心疼珠哥儿,才会气的说出那种话,所以他不好怪母亲,只能迁怒王夫人。

    “祖母她……为什么会这么糊涂?”祖母一直以来给她的印象都是睿智的,怎么会像母亲一样说出这种没脑子的话。

    贾政轻轻地叹了口气:“唉……你祖母她也是心疼你大哥,一时急昏了头,所以才会说出……”

    贾元春知道贾母一直以来最疼爱贾珠,贾珠突然疯了,贾母心里肯定不好受,只是……

    “等祖母明天醒了,我跟她好好地谈谈。爵位没有了就没有了,再怎么伤心,也要不回来爵位,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办吧。”

    “恩,也只能这样了。”

    贾元春第二天一早就起来,准备去看望贾母,然后跟贾母商量以后怎么办。

    不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