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七十二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72章 第七十二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以嫡为贵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你觉得怎么样?”山长夫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贾琏张了张嘴, 欲言又止地望着山长夫人, 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

    山长夫人见贾琏想说又不敢说地模样, 朝他温柔地一笑:“你这孩子跟师娘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贾琏听到山长夫人这么说, 心里没有迟疑了, 斟酌了下开口:“师娘, 五姑娘太小了。”十三岁啊,就算过两年她成年了,也不过十五岁,他一个大叔真的下不了手。

    山长夫人被贾琏的话逗笑了:“现在是还小,但是过两年就及笄了,到时候就不小了。”

    贾琏觉得自己刚刚的话太含蓄了,还是直接说出来吧。

    “师娘, 我喜欢成熟的。”山长的孙女一看就是温室的花朵, 估计非常天真烂漫,单纯可爱。说实话,他不喜欢这种女生。他比较喜欢独立,又有能力的女生。

    山长的儿子还是异姓王,就是安和王。听说不仅他很宠爱女儿,他的四个儿子也很疼爱妹妹。他要是娶了五儿姑娘, 呵呵呵……以后的日子绝对会水深火热。

    他想找一个自己喜欢的,而且能帮他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不需要他操心或者担忧的人, 而不是温室的小花。

    山长夫人被贾琏的这句话惊到了, 诧异地望着贾琏:“喜欢成熟的?比你年纪大的?”

    “准确来说我喜欢成熟稳重的。”山长和师娘非常好,他们的家世也非常厉害,如果他娶了五姑娘,对他以后的仕途很有帮助,但是他不想。他不想娶一个家世太过厉害的女生,到时候会被插手各种事情。

    “五儿虽然年纪小,但是性子还是很稳重的。”山长夫人以前没想到这一茬,现在想到了,觉得贾琏和五儿真的很是般配。

    贾琏眼里闪过一抹无奈:“师娘,我高攀不起五姑娘啊。”他们两家的家世相差太多,他不想娶一个家世把他家世压得死死的姑娘。

    山长夫人听到这话,心里一阵恍然,知道贾琏是什么意思。

    “你嫌弃五儿的家世比你好?”

    “不是嫌弃。”贾琏纠正道,“而是高攀不起。”

    “五儿家世好,对你来说不是更好,能在仕途上帮到你。”山长夫人心里不明白,自家孙女家世好怎么还变成不对了。换做是别人,估计求之不得。

    贾琏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今天不把话说明白,估计师娘不会放弃。“师娘,您是长公主,是皇上的亲姑姑。山长是一代大师,你们的儿子又是异姓王,还有你们的四个孙子又是将军,你们这一家人太恐怖了。”

    “你被我们家的家世吓到了?”

    “师娘,五姑娘是不是你们家的掌上明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山长夫人微微点头:“自然是。”

    “师娘,我听说安和王和四位将军宠爱五姑娘全京城闻名。”

    山长夫人听到这话,终于明白贾琏是什么意思了。

    “你是怕你被五儿的爹和四位哥哥为难?”

    “我不怕为难,我是怕被插手家里的事情。”贾琏的神色忽然变得非常严肃,“以安和王和四位将军宠爱五姑娘的程度,如果五姑娘受一丁点委屈,安和王和四位将军一定会帮她算账,对不对?”

    “这是自然的。”

    “所以,我高攀不起。”贾琏一脸认真,“我不想我家里的任何事情都要被别人插手,师娘您明白吗?”

    山长夫人闻言沉默了,无话反驳。以她儿子和四个孙子的性格,五儿要是在贾琏这里受了一丁点儿委屈,他们肯定会插手的。

    这个时候,山长走了进来,一脸无奈地说:“我就说这小子不会答应的。”山长虽然只教导贾琏半年多,但是对这个学生还是有些了解的。

    贾琏站起身,朝山长和山长夫人行了个大礼:“是学生配不上五姑娘。”

    山长夫人是真的喜欢贾琏,也希望孙女能嫁给贾琏,不死心地问道:“五儿的爹和四个哥哥不插手你们的事情不就可以了吗?”

    “师娘,您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其实,他能理解山长的儿子和四个孙子的想法,好不容易有了女儿和妹妹,自然稀罕地跟宝贝一样,哪里舍得宝贝在别人家受一点儿委屈。

    如果他深爱五姑娘,哪怕安和王和四位将军再为难和刁难,他都不觉得这是事。可惜,他对五姑娘没有一点感情。在他眼里,五姑娘就是一个小女孩。

    山长夫人也知道以儿子和四个孙子的性格,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撇去五儿的爹和四个哥哥,你觉得五儿如何?”

    “师娘,五姑娘对我来说,她只是您和山长的孙女,”贾琏停顿了下,神色认真,“其他什么都不是。”

    山长夫人闻言,不好再说什么了。琏哥儿这孩子没有看上五儿,再怎么劝说也没用。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勉强了也不会有幸福。

    “是五儿没福气。”

    贾琏一脸惶恐地说:“是我配不上五姑娘。”

    山长夫人瞪了一眼贾琏,没好气地说:“你要是喜欢五儿,绝不会怕五儿的爹和四个哥哥为难你。”

    贾琏能说什么,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干笑。

    “算了算了,只能怪你们有缘无分。”可惜了,真的可惜了,琏哥儿这孩子,无论是长相、性格,还是自己的能力都非常优秀。

    “我还有事情跟琏哥儿说,你先出去。”

    “师娘,真是对不起,辜负您一片心意了。”贾琏一脸歉意。

    “师娘没有生气。”山长夫人一脸温柔地说,“感情这种事情是勉强不了的,我希望五儿嫁给你,也是希望她幸福。可是,她要是嫁给你不幸福,我不就是弄巧成拙了么。”她也知道如果贾琏真的娶了五儿,就算不喜欢五儿,他也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五儿幸福,但是这样贾琏就不幸福了。她希望五儿和贾琏能两情相悦,只有互相爱着彼此,才会真正的幸福。

    “五姑娘一定能遇到比我优秀千倍的人。”

    “希望吧。”估计在五儿那丫头的心里,琏哥儿这孩子才是世上最优秀的,可惜啊……“你们聊。”

    等山长夫人离开后,山长就说道:“你要是没拒绝,我也是不会同意的。”

    “为什么啊?”贾琏一脸吃惊。

    “我那个儿子和四个孙子不是善茬,你娶了五儿,你的日子不会好过。”山长虽然也疼爱孙女,但是不会像儿子和四个孙子那么夸张。

    贾琏:“……”山长,五姑娘是不是您的孙女?

    “这件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

    “谢山长。”

    “皇上这么看重你,你千万不要辜负了皇上对你的重视。”山长虽然不明白隆武帝为什么这么看重贾琏,但是这对贾琏来说是一件好事。

    “山长放心,学生一定会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以后在官场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山长对贾琏这个学生是真的喜欢。

    贾琏心里很是感动:“谢谢山长!”

    这边,贾琏和山长师徒情深,一片和谐。而荣国府那边,就完全相反。

    贾赦听了贾琏的话,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去看望贾珠。

    “你怎么回来了?”贾母见贾赦突然回来,一脸诧异,“你不是在帮琏哥儿打理新府邸吗?”

    “我听说珠哥儿病了就回来看看。”

    “珠哥儿没事。”

    “我怎么听说珠哥儿疯了?”

    疯这个字刺激到贾母的神经了,愤怒地瞪着贾赦:“你听谁说的?”

    “难道不是?”

    贾母沉着脸,斩钉截铁地说道:“不是,珠哥儿好得很!”

    “现在整个宁荣街的人说珠哥儿疯了,珠哥儿说您把我和琏哥儿赶出了荣国府,说荣国府已经是他的了,难道这不是疯言疯语?”

    “那些乱嚼舌根的人!”贾母恨恨地说道。

    ”珠哥儿好好地怎么会疯,难道跟宁荣街的人说的那样,珠哥儿不能接受琏哥儿考中状元,一气之下就疯了?”

    “这都是你……”贾母差点说这就是你儿子逼得,但是在快要说出口的时候,及时刹住了车。“那些嚼舌根的话,你也信?”

    “是么,我还听说老二家的怪琏哥儿考中了状元害珠哥儿疯了。”贾赦冷冷地望着贾母,“母亲,您不会也是这种想法吧?”

    贾母被问的心里咯噔了下,心虚地躲开目光,不敢看大儿子的双眼,神色不自然地说:“你别听那些乱嚼舌根的话,我怎么可能会怪琏哥儿,这事跟琏哥儿没关系。”

    贾赦深深地看了眼贾母,在心里冷笑。

    “我去看看珠哥儿吧,毕竟他是我的亲侄子。”

    “你还是不要去了。”贾母怕贾赦去了,王夫人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珠哥儿现在理智不正常。”

    “那我更要去看看了。”贾赦站起身,朝贾母行了个礼,“我这就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去吧。”贾母不放心,还是决定和大儿子一起过去。

    贾赦和贾母来到王夫人的院子,王夫人看到贾赦,就一脸怨恨:“你儿子害的珠哥儿神志不清,你来做什么?”

    “老二家的!”贾母大声地叫了一声,语气充满警告。

    王夫人被贾母冷冷地看了一眼,心里一寒,不敢再说什么了。

    “王氏,你给我说清楚,琏哥儿是怎么害珠哥儿疯了?”

    “就是贾琏害的。”王夫人一想到疯疯癫癫的大儿子,心里十分难过,目光愤恨地望着贾赦,“如果贾琏没有考中状元,珠哥儿就不会疯。”

    贾赦目光冰冷地望着王夫人:“以你的意思,我家琏哥儿还不能考中状元呢?”

    “闭嘴!”贾母怒瞪着王夫人,“你给我闭嘴!”

    王夫人本来还想在说什么,被贾母这么一训斥,哪里还敢再说什么。

    “你儿子自己没本事考状元,得知我儿子考中状元,嫉妒地疯掉,你却怪我儿子考中状元害你儿子疯掉。”贾赦一脸讥讽,“还真是好笑!”

    “你走,这里不欢迎你,不需要你的假惺惺。”

    “哼!”贾赦甩袖离开了王夫人的院子。

    贾母警告地瞪了一眼王夫人,然后跟着贾赦离开了。

    回到贾母的院子,贾赦直接开口:“母亲,您也听到了王氏的刚才那番话。”

    “珠哥儿神志不清,她心里不好受,也开始说胡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看她好得很。”贾赦一脸冷意,“母亲,我和老二还是分家吧。”

    贾母听到这话,顿时挑高眉头,神色非常不满:“分家?除非我死!”

    “母亲,您也看到了王氏是怎么冤枉琏哥儿的。贾珠一出事,就怪琏哥儿,现在居然还怪琏哥儿考中状元。”

    “她只是被珠哥儿的事情刺激到了才会说胡话。”

    “您坚持不让我们分家?”

    “等我死了,你们再分家!”贾母冷着脸说道,“我没死,你们休想分家!”一旦分家,老二家的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贾赦没有再说分家的事情,站起来向贾母辞行:“琏哥儿府里的事情还没有整理好,我先回去了。”

    “去吧,忙好了就回来,让琏哥儿经常回来,说到底荣国府才是他真正的家。”

    贾赦听到这句话,只会觉得非常讽刺。荣国府从来不是他们的家,而是老二一家人的家。

    等贾赦离开了,贾母一脸愁容:“老大又提出分家,看来是被老二家的刚才那番话气到了。”

    赖大家的说道:“二太太的话本来就没有道理,换做是别人听了也会气。”大老爷应该知道老太太也怪琏少爷考中状元害大少爷疯掉的消息吧。

    贾母听了这话,没有反驳,沉默不语。在她心里,她还是觉得是贾琏的错,当初她就阻止贾琏读书考科举的。

    赖大家的没有再说什么,老太太再这样,这个家迟早要分。

    贾琏在紫山书院呆了大半天,下午才离开回到六元府,听说贾赦回来了,就去找贾赦了。

    “爹,去了一趟荣国府,有什么收获?”

    “王氏那个贱人一看到我就说你考中了状元害贾珠疯了。”

    “贾珠一出事,他们就怪我,这又不是第一次。”

    “这家必须分,你说,我来写折子。”贾赦去了一趟荣国府,彻底想开了。他宁愿让皇上把荣国府的爵位收走,也不会让老太太和老二如愿。他们不仁,就别怪他无义。

    “好,我说你写。”

    贾琏念一句,贾赦就照着写一句。没过一会儿,折子就写好了。

    “等传言传遍整个京城的时候,我再去就见皇上,把您写好的折子上奏给皇上。”

    “好。”

    就在这个时候,邢夫人走了过来,神色兴奋地说:“琏哥儿,这两天不少媒人上门,要给你说媒,我看了下发现有不少好家世的姑娘,你要不要看?”

    提到说媒,贾赦这才想起来贾琏的亲事还没有定:“你之前不是说,你考中状元,皇上就会给你赐婚吗,怎么没给你赐婚?”

    “皇上说他不喜欢乱点鸳鸯谱,说我要是看中了哪家姑娘,就直接找他赐婚。”

    贾赦和邢夫人都被贾琏这话惊到了,两人心里同时想,皇上还真喜欢琏哥儿。

    “既然皇上让你自己找,那你就自己找。”贾赦的神色忽然变得猥琐起来,“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要比我好看。”

    贾赦和邢夫人:“……”这个要求太高了,她这两天看了不少画像,还真是没看到比琏哥儿长得好看的姑娘。

    “没有我好看,我娶她回来做什么?”

    贾赦和邢夫人:“……”

    “没有我好看,她自己也会自卑吧。”贾琏很是自恋地说。

    贾赦和邢夫人:“……”说得好有道理,他们无法反驳。

    与此同时,王家也在打贾琏的主意。

    王子腾正在跟王老夫人说这件事情:“母亲,您觉得如何?”

    “不错,凤姐儿嫁给贾琏,可以让贾家和我们王家亲上加亲。”

    “那我明天让我家的那位去一趟荣国府,跟妹妹说这件事情。”

    “其实,你妹妹也赞成这件事情。”王老夫人早就听薛姨妈提起过这门亲事,她当时就觉得这门亲事不错。“主要是贾老太太不答应,这件事情还是我亲自去找贾老太太去说。”

    王子腾微微点了下头:“这样也好。”

    “我听说珠哥儿疯了,是因为嫉妒贾琏考中状元气疯的。”王老夫人微微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真是假,正好我再去看看珠哥儿。”

    “珠哥儿好好地怎么会疯,应该是谣言。”王子腾不相信外甥疯了。

    “叫你家的帮我写个帖子,明天送到荣国府,过两天我就去一趟荣国府。”

    “好。”

    “趁贾琏还没有定亲,赶快把这门亲事定下来。”

    “贾琏这小子以后的前途不会差。”本来王子腾是看不上贾琏的,但是贾琏考中状元,连中六元后,就对贾琏刮目相看了。

    “六元啊,历史上就他一个人,前途自然不会差。”王老夫人一脸唏嘘,“我原本以为珠哥儿会有出息,没想到最有出息的是贾琏。”

    “我也没有想到。”

    王子腾和王老夫人说了一会儿话就离开,去让他妻子写帖子。

    王老夫人派人去把王熙凤叫了过来,直接问道:“凤姐儿,你觉得你小姑姑府里的贾琏怎么样?”

    王熙凤听到这个问题,不由地怔了下,随即一张脸微微红了。低着头绞着手,小声地问:“奶奶问这个做什么?”

    王老夫人见自家孙女一副小女儿娇羞地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奶奶想把你说给贾琏,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王熙凤抬起头,羞赧地望着王老夫人:“奶奶,这种事不是我愿意就可以的……”几年前,琏表哥对她说出那番话,她心里一直记恨着,但是并没有忘记琏表哥。这几年琏表哥越长越好看,也越来越优秀,现在还考中了状元,连中了六元,前途不可限量,她当然愿意嫁给琏表哥,但是琏表哥愿不愿意娶她就不一定了。

    王老夫人笑着说:“我们家凤姐儿这么漂亮,贾琏那小子肯定会喜欢的。”王老夫人并不知道几年前贾琏对王熙凤说出的那番话。

    这几年,王熙凤越长越漂亮,也越来越妩媚。对于自己的长相,王熙凤是非常有自信。现在听到王老夫人说,她不由地想自己现在长得非常漂亮,琏表哥说不定就会喜欢上她。

    “一切全凭奶奶做主!”如果琏表哥答应这门亲事,她就原谅几年前他对她说的那番话。

    “好好好!”王老夫人笑地非常灿烂,凤姐儿和贾琏,这是一门门当户对,亲上加亲的好亲事。

    王家的办事效率很快,王子腾的夫人写完请帖,就让人送到荣国府里。

    贾母收到请帖,看到王老夫人要过来,顿时觉得这位亲家母无事不登三宝殿,不可能只是来看望珠哥儿,一定还有别的事情。

    派人把王夫人叫了过来,跟王夫人说了王老夫人要来府里看望贾珠的事情,王夫人心里自然是十分高兴的。

    贾母就让王夫人亲自回了帖子,请王老夫人明天就过来。

    王老夫人收到帖子后,就让王子腾的夫人准备些礼物,明天带去拜访荣国府。

    第二天一早,王老夫人带着儿媳妇前去荣国府,贾母亲自带着王夫人到门口迎接王老夫人的到来。

    两个老太太很多年没见,一见面就紧紧抓着彼此的手,双眼含泪地诉说着思念对方的情谊。

    贾母直接把王老夫人迎到她的屋子,两人坐在上面,王夫人和王子腾夫人坐在下面。

    两个老太太聊了一会儿家常,王老夫人担忧贾珠,要去看看贾珠。

    见提到贾珠,贾母和王夫人都红了眼,王老夫人心里瞬间有一股不好地预感,难道真如传言那样珠哥儿疯了?

    “珠哥儿怎么了?”王老夫人还是挺喜欢贾珠这个外孙。

    “娘,珠哥儿他……被人害地神志不清了……”王夫人一边说,一边流泪。

    “什么?”王老夫人惊得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谁害的?”

    “还能是谁,就是贾琏那个扫把星。”王夫人一脸怨恨地说,“如果不是他考中状元,珠哥儿就不会……就不会……我可怜的珠哥儿……我命苦的珠哥儿……”

    王老夫人被女儿的话弄糊涂了:“琏哥儿考中状元,怎么会害的珠哥儿神志不清?”

    “珠哥儿听到贾琏那个扫把星考中状元,气的失去了理智。”王夫人说这句话的语气非常理直气壮,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话不对。

    王老夫人听到女儿这么说,顿时明白了过来,沉了下脸呵斥道:“你胡说什么?!”这小女儿怎么越来越蠢,这种话居然也能说出口。

    王夫人见自家母亲不相信她的话,有些急了:“娘,我没有胡说,珠哥儿现在这样就是被贾琏害的。”

    “你这么说,琏哥儿还不能考中状元了啊。”王老夫人现在怀疑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她的女儿?她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女儿?

    “他就不能考中状元!”

    砰地一声,王老夫人狠狠地拍打了下桌子,震得放在桌子上的茶盏蹦了几下,冷着脸呵斥道:“你是谁,还不能不允许琏哥儿考中状元。你以为是皇上吗?你这说的是什么鬼话?”

    王夫人没想到王老夫人发火,吓得闭上嘴,不敢再说什么。

    王老夫人很是不好意思地向贾母道歉:“亲家母,我这个女儿比我惯坏了,居然说出这种话来……”

    “老二家的也是因为珠哥儿的事情,才会说出这种话。”贾母刚刚听到王老夫人的话,面上一红,臊红的,因为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亲家母啊,都怪我没教好这个女儿……”王老夫人一脸羞愧。

    贾母拍拍王老夫人的手背,安抚道:“亲家母,不用自责,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是亲家母大度。”王老夫人说完,转过头瞪着王夫人,“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话。”

    王夫人一脸不甘心,明显并没有把王老夫人的话听进去。

    “我一直知道你是个木脑袋,但是没想到你现在直接没脑子了。”王老夫人是真的生气,而不是做样子给贾母看。“你刚刚说的是什么话,你有什么权利不允许琏哥儿考中状元,你说啊?”

    王夫人低着头,无法反驳王老夫人的话。

    “你刚刚那话还把珠哥儿的名声毁了,你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珠哥儿之所以会神志不清,是因为他气琏哥儿考中状元?”

    贾母听到王老夫人这番话,一张脸烧得慌,心虚地都不敢劝说。

    “居然说出这种没脑子的话,你也不嫌丢人。”

    “娘……”王夫人被骂的非常委屈。

    “闭嘴,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女儿,简直给王家丢人!”

    王夫人紧紧咬着唇,神色非常委屈,眼泪像断线地珍珠一样往下落。

    王老夫人懒得看女儿一副委屈难过地模样,回归头望着贾母,神色非常愧疚:“亲家母,我真是对不起你啊……”

    贾母神色不自在,只能不停的说,她没有放在心上。

    王老夫人拉着贾母赔礼道歉了一番,然后让王夫人带着她去看望贾珠。

    贾母带着王老夫人去看望贾珠,只见贾珠绑在床上,一边挣扎,一边大叫:“我是状元爷,你们赶快放开我,我要去见皇上。”

    王老夫人看到从小到大聪明伶俐的外孙变成现在这副疯疯癫癫的模样,心里很是不好受,一双眼立马红了,走到床边,试探性地问道:“珠哥儿,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外祖母,您来了啊。”

    见贾珠还认识她,王老夫人的心里稍微松了口气,看来没有太疯。

    “对,我来看看你。”

    “外祖母,你让我娘把我放开,我考中了状元,要去宫里见皇上,他们绑着我不让我去见。”

    “谁告诉你你考中了状元?”

    王夫人把王老夫人拉倒一旁,悄悄地跟她说:“娘,我怕珠哥儿知道他没有考中状元,会气的吐血昏倒,所以就骗他考中了状元。”

    王老夫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们这么骗他,只会让他好不了。”

    “告诉他实话,他会受不了的。”

    王老夫人一听这话,就知道她这个外孙的嫉妒心太强了。

    “外祖母,您让我娘赶快放开我,我要去见皇上……”

    王老夫人看到贾珠这副发疯的模样,心里特别难受,小声地问道:“有请马道婆看看吗,会不会是中邪了?”

    王夫人听到这话,双眼顿时一亮:“我怎么把马道婆忘了?”说不定珠哥儿是中邪了,而不是疯了。

    见女儿没有想起来找马道婆,王老夫人用恨铁不成钢地眼神瞪了女儿几眼。

    “你真是越活越转去,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也能忘记,赶快派人去请。”

    “女儿这就派人去请马道婆。”

    贾母听到王老夫人母女之间的对话,也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顿,怎么把马道婆忘记了。

    在马道婆来到之前,王老夫人又回到贾母的屋子。

    “亲家母,你给琏哥儿说亲了吗?”

    贾母听到这话,就知道王老夫人来找她的目的是什么了。

    “还没有。”

    “你看凤姐儿怎么样?”

    几年前,贾母是反对王熙凤嫁给贾琏。但是,现在她非常赞成。

    “凤姐儿这丫头好啊,长得漂亮,嘴又甜又会说,我很喜欢这个丫头。”

    听到贾母这么说,王老夫人就知道贾母是赞成这门亲事的。

    “那我就厚脸皮地想和亲家母亲上加亲,把凤姐儿说给琏哥儿。”

    “就算你不来找我,过段时间我也会去找你说这门亲事。”贾母握着王老夫人的手,笑着说,“凤姐儿和琏哥儿门当户对,没有比这门亲事更好的亲事了。”

    “没想到亲家母和我想到一块去了。”王老夫人笑眯眯地说,“凤姐儿和琏哥儿,不仅长相,连家世都非常般配。”

    “是啊。”

    两个老太太相互夸对方的孙子或者孙女,越说越觉得贾琏和王熙凤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琏哥儿这两天忙,等他忙好了,我就派人把他叫回来,跟他说这件事情。”

    “琏哥儿刚考中状元,又得到皇上的赏识,这两天肯定有很多应酬。”王老夫人一副理解地表情,“这事不急,等琏哥儿忙好了再说也不迟。”

    过了一会儿,马道婆来了,给贾珠看了看。

    “两位老太君,两位太太,珠少爷不是疯了,而是中邪了。”

    一听是中邪,而不是真的疯了,贾母他们心里瞬间松了一口气,在心里庆幸着,幸好是中邪,不是真的疯了。

    “可有办法驱邪?”

    “珠少爷这次中的邪非常厉害,做法和喝符水也不能彻底去除。”

    贾母和王老夫人听了这话,心里紧张担忧了起来:“那要怎么办?”

    “再加上一件喜事,也就是冲喜,这样就能彻底去除大少爷中的邪。”马道婆说的跟真的一样。

    “喜事有啊。”贾母和王老夫人想到一块去了,“不是本人,是别人有喜事,可以吗?”

    “两位老太君说的别人是谁?”

    “是琏哥儿。”

    “琏少爷是可以的,他是珠少爷的弟弟,和珠少爷有血缘关系。”马道婆说道,“再加上琏少爷考中状元,是文曲星下凡,他的喜事帮珠少爷冲喜,就能彻底去除珠少爷中的邪。”

    贾母和王夫人闻言,心里一喜,觉得贾珠有救了。

    马道婆先去给贾珠做法,让贾珠暂时不要发疯,然后又给贾珠喂了一杯符水,贾珠喝完就安静了下来。

    “现在就等琏少爷给珠少爷冲喜了。”

    贾母迫不及待地说道:“赶快去六元府把琏哥儿叫回来。”

    赖大家的准备出去叫儿子,让她的儿子去六元府找贾琏,然后把这件事情告诉贾琏。

    “太太不好了。”之间周瑞家的惊慌地从外面跑进来。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周瑞家的见贾母和王老夫人都在,连忙行了个礼,然后一脸慌张地说:“老太太,太太不好了。”

    “什么不好呢?出了什么事情?”

    “奴才刚刚从外面回来,听到外面的人都在说……”周瑞家的忽然停了下来,有些不敢继续往下说。

    “说什么?”王夫人一脸不耐烦地问道。

    “外面的人都在说,大少爷因为嫉妒琏少爷考中状元气疯了,太太和老太太却怪琏少爷考中状元害了大少爷。”

    “什么?”贾母惊悚地瞪大双眼,一脸不敢相信地表情。

    “外面的人都在骂太太和老太太。”

    贾母的身体猛地一阵摇晃,差点昏倒在地上,幸好赖大家的及时扶住她。

    王夫人也被吓到了,神色惊恐不安。虽然她这几天一直在骂是贾琏害了珠哥儿,但是从来没想过这些话会传到外面。

    王老夫人紧皱着眉头,冷着脸问道:“那些人骂了什么?”

    周瑞家的一脸害怕不安地说:“他们骂太太和老太太不是东西,明明是大少爷自己小心眼,嫉妒堂弟考中状元气疯了,太太和老太太居然怪罪琏少爷考中状元。还说太太和老太太有什么权利不让琏少爷考中状元,还骂太太和老太太没有人性……”

    一股血气直冲大脑,贾母两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老太太……”

    “亲家母……”

    在失去意识前,贾母在心里说道,完了,完了,她完了……

    王夫人直接吓得双腿发软,瘫倒在地上,面如死灰。

    王老夫人让赖大家的赶快去请大夫,赖大家的连忙派人去请张太医。

    “娘,这下怎么办?”王夫人紧紧抓着王老夫人的手,一脸无措地问道。

    “现在怕了?之前说出那种没脑子的话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怕?”王老夫人对王夫人这个女儿很是失望,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儿是她生的。

    “我不知道会传出去。”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骂的那些话怎么可能不会传出去。”王老夫人被王夫人气的胸膛剧烈起伏,她怎么会有着愚蠢的女儿,简直把他们王家的脸丢尽了。

    “我气不过……”王夫人这下怕了,真的怕了。

    王老夫人不想留在荣国府,不想管荣国府的破事。

    “等亲家母醒了,你问她怎么办,我头疼就先回去了。”她今天就不该来荣国府的。

    王夫人紧紧抓着王老夫人的手不放:“娘,您要帮我……”

    “我帮不了你,这是你们贾家的事情,我也不好插手,等亲家母醒了,她会处理好。”王老夫人拿开女儿的手,对一旁的儿媳妇说道,“我气得头疼的厉害,扶我回去。”

    “是,母亲。”

    “娘……”王夫人可怜兮兮地叫道。

    “亲家母是个能干的人,她会处理好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

    王夫人听到王老夫人这么说,心里就放心了很多:“娘,您慢走!”

    王老夫人停下脚步,回头望着自己的小女儿,颇为无奈地说:“以后说话不要这么没脑子。”

    “女儿知道了。”

    王老夫人不想再说什么了,搭着儿媳妇的手往荣国府的大门走。

    来到大门口,见荣国府的大门前围满了人,对着荣国府指指点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