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七十一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71章 第七十一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福运宝珠[清]活色生枭     来到新府邸, 贾琏一家三人大致地逛了下,发现新府邸的庭院修饰的非常幽雅低调,没有给人奢华的感觉。屋子的装饰品, 果然大部分是御赐之物,贾琏这个文盲不懂鉴赏古董,但是只要长眼睛的就能看出来屋子里的东西都是好东西,精致漂亮却又不张扬。

    就从庭院和屋子里的布置,就能看出来真的用心了,贾琏超级感动的同时, 又有些不安了。

    为什么不安?

    因为太上皇对他实在是太好了,好的让他觉得害怕。

    贾赦和邢夫人逛了一圈, 就爱上贾琏这个新府邸, 舍不得回去了。

    六元府虽然没有荣国府大,但是却比荣国府精致大气。怎么说呢,如果用简单地来形容的话,荣国府就像是暴发户,而六元府就像是贵族之家。

    住在六元府, 不仅舒服,而且非常有面子,最主要的是他们可以做府里的真正主人,不用受气, 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皇上给贾琏安排的管家叫高齐, 和李进忠差不多大, 四十岁左右的样子, 长相敦厚,还有些胖,看起来很老实。不过,能在御前伺候的太监,怎么可能是老实人。

    高齐嘴甜,心细又周全,还勤快。他比贾琏早几天来六元府,这几天在府里收拾整理。

    贾琏他们一到,高齐就把府里的下人们全都叫来拜见贾琏他们,又向贾琏他们介绍府里的下人的名字和具体职务。

    对于高齐的表现,贾琏心里还是很满意的,林爷爷给他的管家果然靠谱。

    因为贾琏还要去宫里参加琼林宴,在六元府呆了一会就离开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贾赦他们了。

    琼林宴由礼部举行,三百个新科进士全部出席参加。皇上到时候也会露个面,所以文武百官也会参加。

    贾琏赶到礼部举办琼林宴的地方,不算早也不算晚。

    “琏弟这边。”明万举朝贾琏招了招手。

    贾琏看到明万举,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抬脚朝明万举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万举兄,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就比你早来一刻。”

    贾琏见苏鸣远也在,客气地朝他点点头:“苏兄来的也挺早的。”

    “我也是刚到,就比你早一步。”

    因为三人是一甲的前三名,所以他们的座位在最前面。

    没过一会儿,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大家说说笑笑。早上金殿传胪放榜的时候,都还紧张到不行,而现在个个脸上都是轻松期待的笑容。

    很快,新科进士们都到齐了。接着,文武百官陆陆续续地也来了不少。不是每个大臣都来了,有的年纪大了就没有来,比如说颜太师、内阁大学士。

    新科进士们和文武百官们是分开做的,因为今天的主角们是新科进士们,所以新科进士们坐在左边,而文武百官们则坐在右边。

    贾琏看了下全场,这次琼林宴大概摆了一百桌,规模非常大,非常的热闹。

    酉时末,隆武帝出现,琼林宴准时开始。

    再次看到隆武帝,新科进士们非常激动。

    隆武帝先是说了一些话,就是一些夸奖和鼓励新科进士们的话,说的新科进士们个个都神色兴奋,都一副要为皇上为老百姓拼命的模样。

    说完话,隆武帝宣布琼林宴正式开始。

    礼部尚书主持这场琼林宴,他先带着状元、榜眼、探花向皇上敬酒,然后在带着他们三个跟现场的文武百官们敬酒。

    身为一甲的前三名,贾琏、明万举、苏鸣远也受到了不少注意,其他进士们对他们的敬酒也不少。

    贾琏的酒量不行,在参加琼林宴之前喝了解酒药,不然现在已经醉了。不知道是谁提起的,要让新科进士们作诗助兴。

    听到这个提议,贾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会闹这么一出。

    “听说状元郎才华横溢,能写一手好诗好词,今天是个大喜日子,状元郎就写几首诗词助兴下。”提议的是江南的学子,他们对贾琏考中状元,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的。

    文武百官们也听说过贾琏很会作诗作词,听到这个提议,立马附和赞成。

    盛情难却,贾琏想拒绝都拒绝不了,站起身表示献丑了。因为今晚的月色不错,他就作了一首跟月色有关的诗。当然是自己做的,没有再抄袭系统里的明清诗词。这几年,他早就学会了作诗作词,不需要抄袭系统里的明清诗词。

    听完贾琏的诗,在场所有人在心里感叹,不愧是状元郎,真是满腹才华。

    贾琏做完,就轮到了明万举。明万举从小受到他外祖父的熏陶,也能做出好诗好词。不过,苏鸣远就要差一些了,因为他不擅作诗作词。提议作诗作词的江南学子后悔了,他忘了苏鸣远不擅长这个。

    一甲前三名都做了诗,其他进士也不能落后,都纷纷站起身作诗作词,展示自己的才华。

    做完诗词,隆武帝看向贾琏,笑着开口:“贾琏,朕听说你很会作画,尤其是西洋画,今晚就乘兴作一副西洋画让朕开开眼界。”

    隆武帝的话,顿时在全场掀起了不小的轰动。

    什么?西洋画?

    这个贾琏居然还会西洋画!

    隆武帝的话说完,就有小太监把作画的颜料、纸张、画板、画笔拿来了。

    “臣就献丑了。”皇上真是太给力了,他还在愁怎么宣传他会画画这个技能。

    贾琏就去一边画画了,其他人就继续吃吃喝喝。

    站在画板前,贾琏一时间不知道画什么,脑子里突然闪现御街夸官的画面,心里有了主意,提起笔开始画了起来。

    半个多时辰后,贾琏画好画交给小太监。

    小太监把贾琏的画,再交给李进忠。李进忠再呈给隆武帝。

    贾琏画的是今天上午新科进士们游历京城的街道时热闹的景象,色彩明亮,人物生动清晰,就从画面里能感受到当时热闹的情形。

    “不错,真的不错!”隆武帝让李进忠把画拿下去,递给其他人看。

    其他人看到贾琏画的西洋画,心里都非常震惊。在座很多人见过西洋画,但是都觉得难登大雅之堂,无法跟他们的画相比。但是,贾琏画的西洋画却非常有视觉冲击力,并没有他们觉得那么难看,相反别有一番魅力。

    隆武帝把这幅画收了下来,还告诉贾琏以后多画一些西洋画。

    在场所有人见隆武帝这么喜欢西洋画,心想他们是不是也该去学西洋画。

    隆武帝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他自己也知道他继续留在这里,大家都会拘束,放不开庆祝。大皇子和四皇子见隆武帝离开了,也很识相地离开了。

    四皇子临走的时候,深深地望了一眼贾琏,带着不舍离开了琼林宴。

    等送走隆武帝,气氛顿时变了,变得放松了不少,新科进士们的胆子也大了不少。

    明万举一直和贾琏站在一起,不停地给他介绍在场的文武百官。有了明万举的科普,贾琏基本上把文武百官都认识了。

    过一会儿,新科进士们喝醉了不少人,也有很多文武百官醉了。幸好礼部的人早有准备,怕有人在宴席上喝醉做出什么失态的事情,一见有人喝醉,就有差役过来把人扶走或者抬到早就准备好的下塌处醒酒。

    这场琼林宴持续到戌时末才结束,平时是根本不可能留在宫里这么长时间,因为今天晚上特殊,所以才可以弄到这么晚。

    琼林宴结束后,大家就各自回各自的家。

    在前朝,琼林宴结束后,还有文武百官举办宴席邀请新科进士们,把新科进士们拉拢到自己的阵营,但是在大隆朝是不可以的。琼林宴结束后,任何大臣都不能私下设宴邀请新科进士们。

    虽然喝了解酒药,但是一晚上被灌了不少酒,贾琏还是有些醉,回到六元府,喝了一杯醒酒药,才感觉好很多。他明天打算休息一天,就吩咐高齐,他明天谁也不见。

    大房的人大部分搬到六元府,不知道他们离开后荣国府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第二天,剩下的一部分的大房的人来六元府,把昨晚荣国府发生的事情告诉贾赦和邢夫人,他们才知道昨晚荣国府发生了什么事情。

    贾琏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准确来说是被饿醒的。和贾赦他们一起用完午膳,听他们说荣国府发生的事情,被惊到了。

    “贾珠疯了?”贾琏一脸吃惊,贾珠好好地怎么疯了?

    “是的。”

    “怎么突然发疯了?什么时候疯的?”

    “其实,昨天上午就疯了。”赵嬷嬷说道,“昨天上午,少爷你考中状元的消息传到荣国府,然后大少爷听到了。”

    贾琏皱着眉头,不解地说:“根据之前的经验,贾珠听到我考中状元的消息,应该会气的吐血昏倒,怎么会疯?”

    “听老太太院子里的人说,大少爷听说少爷你考中状元,一脸难以接受的模样,一直抓着二太太的手问你考中状元是假的,二太太就说你没有考中状元,然后大少爷哈哈地大笑了起来,接着就说自己考中了状元,跑出老太太的屋子,一边大笑着说自己考中状元,一边撕自己的衣服,还说要去见皇上。”

    贾琏听了这话,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贾珠这次没有被他考中状元气的吐血昏倒,而是被他刺激的失去理智,变成疯子了。

    这到底有多气,才能气疯?

    “大少爷要去宫里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说自己考中了状元,跑到大门口的时候,二老爷让小厮们抓住大少爷。”赵嬷嬷不愧是八卦小能手,这些事情都知道。“因为大少爷一直在说胡话,很多人都听到了,二老爷就让小厮打晕大少爷抬回了房,后来张太医来了,说大少爷只是一时受到刺激,才会失去理智说胡话,就给大少爷开了几幅安神药。本以为大少爷醒来后就会恢复正常,结果大少爷还是在说胡话。”

    “还是说自己考中了状元?”

    赵嬷嬷轻轻点了下头:“不止这样,大稍后不仅说自己考中了状元,还说自己要继承荣国府的爵位。”

    贾琏:“……”贾珠疯了,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同情贾珠。

    “大少爷以为是老太太把少爷和大老爷赶出了荣国府,就以为荣国府是他的了。”

    贾琏心想,幸好他昨晚就离开了荣国府,不然昨晚不知道会被折腾成什么样。以他二婶的性子,说不定说是他害的贾珠疯了,然后老太太维护贾珠,还不知道怎么怪他。

    “听说昨晚大少爷吐血了,吐完血就发疯了,说自己考中了状元,说自己继承了荣国府的爵位,说自己赢了少爷,说少爷你是个草包,怎么可能比得上他。说老太太早就该你和大老爷赶出荣国府。”

    贾琏听到这话,勾起嘴角冷笑:“他疯了,倒变得诚实不少,把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全都说了出来。”

    “昨晚大少爷发疯,把老太太和二太太吓得不轻,连夜把张太医请到荣国府。”在赵嬷嬷他们心里,荣国府已经不是他们的府,六元府现在是他们真正的府邸。

    “张太医怎么说?”

    “张太医说大少爷受了巨大的刺激,然后失去了理智。”赵嬷嬷的脸上露出幸灾乐祸地笑容,“张太医给大少爷施了针,又开了几幅药。”

    “好了?”

    赵嬷嬷摇摇头:“本来以为张太医施了针,大少爷就能恢复正常,没想到今天早上大少爷还是胡言乱语。”

    贾琏端起茶盏,优雅地呷了一口茶:“看来是真的疯了。”

    “大少爷今天早上醒了,就吵着要去宫里见皇上,二太太和二老爷拦着不要他去,他还骂二太太和二老爷。”赵嬷嬷心想报应终于来了,“后来,大少爷就跑出府里,站在宁荣街大喊自己考中了状元,还大叫自己继承了荣国府的爵位,引来了不少人看热闹。”

    贾琏有些后悔了,他昨晚不应该急着搬过来,应该留在荣国府,不然就能看到热闹了。错过这么精彩的一幕戏,真是太可惜了。

    “大少爷又骂了少爷你,说你什么都不是,就算考中了解元和会元又怎么样,还不是不如他,荣国府到最后还不是他的。”

    贾琏一脸遗憾地叹了口气:“唉……昨晚不该急着走的。”

    “现在整个宁荣街的人都知道大少爷疯了。”赵嬷嬷笑着说,“还知道大少爷是因为嫉妒少爷你考中状元气疯的。”

    贾琏一听这话,脸上的笑容变得灿烂起来:“这下变得有意思了。”这下,贾珠不仅疯了,名声还没有了。“现在荣国府怎么样?”

    “听说一团乱,老太太让二老爷他们把大少爷绑住,不要让大少爷跑出去说胡话。”

    此时的荣国府的确一团乱,为了不让贾珠乱跑,乱说胡话,贾母只好叫人打晕贾珠。

    “都是贾琏那个扫把星害的。”王夫人一边哭,一边大骂道,“如果不是他,珠哥儿怎么会疯,都是他害的……我可怜的珠哥儿……我命苦的珠哥儿……贾琏那个扫把星不得好死……”

    贾母没有阻止王夫人大骂贾琏,其实她心里也开始埋怨贾琏,心想如果贾琏没有考中状元,贾珠就不会疯。

    贾政见到一直引以为傲地大儿子变成如今疯疯癫癫的模样,心里非常难受,抬起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声音哽咽地问道:“母亲,这下要怎么办?”大儿子突然疯了,请了张太医来看,也看不好,他心里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贾母紧皱着眉头,阴沉着脸说:“继续找大夫给珠哥儿看病,肯定会有大夫能看好珠哥儿。”

    “去哪找?”

    “叫人去打听,看看哪个大夫能看好珠哥儿的病……”贾母不想说贾珠得了疯病。

    “好,我这就去派人去打听。”

    “不要只在京城打听,也写封信回金陵,让金陵那边的人也帮忙打听。”

    “好。”

    “我的珠哥儿啊……”王夫人坐在床边哭嚎着。

    贾母看到贾珠这副模样,心里就跟刀割一样,眼泪不停地掉。回到自己的屋子,贾母忍不住跟赖大家的抱怨:“早知道珠哥儿会被琏哥儿害疯,当初我就该阻止琏哥儿读书。”如果琏哥儿不读书,珠哥儿就会好好的,不会被琏哥儿气的吐血,更不会被琏哥儿气的发疯。

    赖大家的听到贾母这么说,偷偷地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骂道,老太太真是越来越没有脑子了。

    “老太太,琏少爷现在是状元爷,还是工部郎中。”

    贾母没听出赖大家的是在提醒她,沉着脸说道:“如果不是他考中状元,珠哥儿怎么可能会疯。”一想到大孙子疯疯癫癫地模样,她这心里就跟有人拿着刀子在插她的心,红着眼说,“他要是没考中状元,珠哥儿就什么都没有……”

    “老太太,您忘了宝玉少爷么。”赖大家的觉得贾母跟贾珠一样疯了,居然说出这种话来。“您还想让琏少爷帮宝玉少爷,您这样说琏少爷,要是传出去被琏少爷知道,您让琏少爷怎么想?”

    提到贾宝玉,贾母气糊涂的脑子稍微恢复了点理智:“宝玉……”

    “老太太,您不能再说刚才那种话了。琏少爷本来就和府里的关系不好,要是再听到您刚才的话,以后绝对不会再回府。”如果贾琏没有考中状元,没有得到皇上的重视,赖大家的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贾母听到这话,神色讪讪,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心里还是埋怨贾琏。

    赖大家的伺候贾母几十年,把贾母的性子摸得一清二楚,哪里不知道贾母其实还在怪贾琏。

    老太太一直以来都很聪明,看的也明白,怎么最近几年越来越蠢。

    琏少爷如今考中了状元,又得到了皇上的赏识,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她以前得罪过琏少爷,要不要现在卖个好,这样以后让儿子跟着琏少爷,说不定会有好的出路。

    赖大家的在心里打着算盘,大少爷疯了,名声也没了,以后绝不会有什么出息。宝玉少爷,现在还小,再说他抓周的时候抓了一盒胭脂,以后估计也没有什么出息。而琏少爷就不同了,考中了状元,直接做工部郎中,还比二老爷官大一级,以后肯定还会升官。

    这荣国府只有琏少爷以后会有大出息,这个时候向琏少爷卖个好,说不定还能讨好琏少爷。

    赖大家的趁贾母午睡,把她儿子叫来,让她儿子去一趟六元府,去见贾琏,把荣国府里发生的事情告诉贾琏,把王夫人和贾母责怪贾琏还疯贾珠的事情也告诉贾琏。

    赖大家的儿子早就想跟着贾琏,可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听赖大家的这么说,二话不说地就答应了,跑去六元府“通风报信”。

    贾琏用完午膳,午睡了一会儿,起来就去送请柬了。他考中了状元,准备请一些人吃饭喝酒。

    他先去了李道清家,受到了李道清夫妇热烈的欢迎。

    李道清从昨天得知贾琏考中状元,眼泪就没有停过,现在看到贾琏,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贾琏能连中六元,其中一半的功劳有李道清。县试、府试、院试的小三元是他的功劳,他这辈子做过最了不起的事情就是培养出贾琏这个连中六元的学生。

    师徒俩聊了很久,然后一起去魏甲申那。

    魏甲申见到贾琏,也是红了双眼,但是不像李道清哭的那么夸张。

    贾琏晚膳在李道清家用的,陪两位先生喝了不少酒。两位先生平时不怎么喝酒,但是今天高兴,就喝了不少酒。

    赵嬷嬷见贾琏醉的不轻,不好跟他说赖大家的儿子跑来说的事情,打算等明天早上,贾琏酒醒了,再跟他说这件事情。

    贾琏第二天早上醒了,准备去紫山书院给山长夫妇送请柬。

    “少爷,有件事情要跟你说。”赵嬷嬷等贾琏用完早膳才开口。

    “什么事情?”

    “昨天下午,赖大家的儿子来府里找你。”

    “赖大家的儿子找我?”贾琏微微挑了下眉头,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他来找我做什么?”他对赖大家的儿子没有什么印象,好像没有怎么见过,不过原著里赖大家的儿子花钱买了个知县,当时还请贾母他们去喝喜酒。

    “他跑来说老太太和二太太都觉得大少爷疯了是你害的,老太太还说如果你没有考中,大少爷就不会疯。”赵嬷嬷一脸气愤,”老太太太过分了,大少爷疯了,和少爷你有什么关系。明明是大少爷自己小心眼,嫉妒少爷你考中状元,才把自己气疯的,怎么能说是你害的。”昨天下午听到这个消息,赵嬷嬷直接气哭了。

    贾琏闻言,一张脸立马冷了下来,冷笑道:“那个老不死的,贾珠一出事就怪我,又不是第一次了。”他本来不想用老不死的来形容贾母那个老太太,但是这次真的把他气到了。贾珠发疯,居然怪他考中状元,还真是可笑!

    “老太太真是太过分了。”赵嬷嬷没想到贾母居然说出那种话,她还是不是少爷的祖母。

    “这件事情我爹知道吗?”

    “昨天大老爷去宁国府了,也是晚上才回来,老奴还没有告诉大老爷。”

    “去把这件事情告诉大老爷。”贾琏眼里闪过一抹寒光,这家必须得分了。

    “是。”赵嬷嬷去找贾赦,把赖大家的儿子的话告诉了贾赦。

    贾赦听完后,气红了双眼,一颗心彻底寒了。

    “爹,您打算怎么办?”

    贾赦本来就不想回荣国府,现在见贾母把贾珠疯了的事情怪罪在贾琏头上,心里更不想回荣国府了。

    “琏哥儿,你说怎么办?”

    “分家,必须分家!”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和荣国府有任何牵扯。

    “好,分家!”贾赦这次没有任何犹豫了,这家必须的分。“但是,老太太估计不会同意,我们得想办法让她必须同意分家。”

    贾琏一脸若有所思地说道:“爹,过两天你写个折子给皇上。”

    “写折子?”

    “你写折子说自己没有资格承袭荣国府的爵位。”

    “啊?”贾赦被自家的儿子吓到了。

    “就说贾珠疯了,老太太怪我考中状元,你就说你不应该让我读书,更不应该让我参加科举,现在害的亲侄子疯了。你觉得你没脸再继承荣国府爵位,让皇上把你的爵位收走。”

    贾赦听到这话,微微皱着眉头,一脸不舍地说:“皇上要是真的把爵位收走,怎么办?”

    “收走了最好,这样就能让老太太和二叔他们一家绝望!”

    “那我们也没有了爵位……”贾赦舍不得爵位拿走。

    贾琏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贾赦:“爵位以后还能再挣,皇上也不一定把爵位收走,要您这样写就是逼老太太答应分家。”

    “好,我过两天就写折子。”贾赦知道自己听儿子的不会错。

    贾琏决定这次不让贾母和王夫人他们好过,把高齐叫了过来,吩咐道:“高齐,你找人散布传言,说贾珠因为嫉妒我气疯了,说老太太和王夫人怪我考中状元,如果我不考中状元,贾珠就不会有事。”

    “是,少爷。”

    “散布到全京城的人都知道。”

    “少爷,您放心,奴才一定会办好这件事情。”

    “恩。”贾琏转头望向贾赦,“我今天要去紫山书院给山长送请柬。”

    “去吧。”

    “爹,您待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回一趟荣国府,去看看贾珠。”

    “不回去!”贾赦一肚子火,根本不想见到贾母他们。

    “贾珠疯了,你这个大伯不回去看看,有些说不过去。”贾琏一脸冰冷地说,“你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回去,看看那个老太婆怎么跟你演戏。”贾琏彻底被贾母恶心到了,心里厌恶到极点。

    贾赦冷笑:“你说得对,我回去看看他们怎么演戏。”

    “千万不要和他们闹起来,一旦闹起来我们有理也会变得无理。”

    贾赦点点头:“我明白。”

    “早就跟您说了,早点分家早点好,您还舍不得。”

    “我没想到老太太会偏心到是非不分。”贾赦心里很是不好受。

    “那个老太婆眼里只有二叔一家,没有我们一家人。”

    “你去书院,我去一趟荣国府。”

    “恩,千万不要露了马脚。”

    “知道。”

    贾琏见时间不早了,也不再说什么,出门前往紫山书院。

    回到紫山书院,贾琏受到书院的学生们无比热情的欢迎。

    “贾师兄,我们以你为豪,你是我们的榜样!”

    “贾师兄,你太棒了!”

    “贾师兄,你是我们紫山书院的骄傲!”

    贾琏被书院的师弟们的热情吓到了,不过很快就释怀了:“谢谢!”

    紫山书院的学生们围着贾琏,兴奋地说着什么。

    不能怪紫山书院的学生们激动,六元啊……历史上的第一个人啊,是他们紫山书院的学生,能不让人兴奋么。

    卢先生得到消息,很快救过来了,把贾琏从学生们包围中解救了出来。

    “先生,我没有让您失望吧?”

    卢先生微微红了眼,抬手拍了拍贾琏的肩膀:“没有,我这个先生以你为豪!你是我们整个紫山书院的骄傲!”

    因为贾琏考中六元,紫山书院一跃成为大隆朝最好的书院,超过了江南的白鹿书院。

    “这次能考中状元,完全是山长的功劳!”山长就像开了挂一样猜中了殿试的考题。

    “你是来找山长的吧?”

    “不全是,也是来找先生的。”贾琏拿出一张请柬递给卢先生,“请先生参加我的谢师宴!”

    卢先生直接收下请柬,一向面无表情地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我参加!”

    “谢谢先生赏脸!”贾琏说道,”我还想请孙先生他们。“

    ”他们都在。“

    贾琏先跟着卢先生,把请柬送给其他几位先生,然后才去山长的院子。

    “我猜到你这两天应该要来了。”山长夫人抱了一下贾琏,微微红着双眼,“师娘就知道你能考中!”

    “师娘,这都是山长的功劳!”

    “也是你自己的功劳,老头子等你很久了,你再不来,他就要生气了。”

    “那我得赶快过去给山长赔不是,让他久等了。”

    就在这个时候,山长出现,冷哼一声:“哼!”

    “学生见过山长!”

    “进来!”山长虽然冷着脸,但是语气却一点怒意。

    “是!”

    贾琏去了山长的书房,而卢先生则去了客厅。

    “学生多谢山长这半年多的教导!”

    “是你自己争气!”他就知道贾琏这小子不会让他失望。

    “先生,我能考中状元,完全是您的功劳啊,您太厉害了。”贾琏双眼崇拜地看着山长,“您居然猜中了殿试的考题!”

    “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殿试结束后,山长得知殿试的考题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他自己也被惊到了,不敢相信他猜中了殿试的考题。

    “先生,我当时看到殿试的考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碰巧而已。”他当时也只是随便出题,并没有想到殿试的考题也会是这个。

    “就算是碰巧,先生您也厉害了!”

    “你没有把我猜中殿试的考题告诉别人吧?”

    “当然没有,要是别人知道了,山长您就麻烦了。”再加上山长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说出来肯定会被人质疑。

    “那就好。”山长其实也知道贾琏不会说出来。

    “山长,我想请您和师娘出席我的谢师宴。”

    山长是不喜欢这种事情,但是贾琏的邀请,他不想拒绝。

    “好,到时候我会出席。”就当是给这个小子撑撑场子,也给他撑撑腰,这样这小子进入官场,不会太被刁难。

    两人在书房里聊了很久。山长跟贾琏说了很多官场的事情。别看山长没有入过官场,但是官场里的一些门道,他还是很了解的。

    中午,贾琏就被留下来用午膳。

    用午膳的时候,山长夫人不停递给他夹菜,让他多吃一些。

    用完午膳,山长夫人犹豫了半响,还是决定开口:“琏哥儿,你家里跟你定亲事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贾琏的心头跳了下,总觉得山长夫人不会平白无故问这个问题。

    “师娘,我家里还没有给我定亲。”

    山长夫人听了这话,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继续问:“那你自己有中意的姑娘吗?”

    贾琏轻轻摇了下头:“没有。”说完,脑子里突然闪现御街夸官的时候,山长的孙女朝他扔了一个荷包的事情。师娘这么问他,不会是想把她的孙女介绍给他吧?

    山长夫人听到贾琏这么说,心里就彻底放心了:“你还有一个月要行冠礼,到时候你就成年了,该说一门亲事了。”如果不是儿子来找她,她还不知道五儿喜欢琏哥儿,而且还喜欢了好几年。这个傻姑娘,怎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她,这样她就能早点给她说亲了。

    “我不急。”十五岁啊……真的太小了。虽然他不是真的十五岁,但是还是觉得十五岁太小了。

    “怎么能不急,你成年了,就该成家立业了。”

    贾琏听到这话,心里很是无奈,直接问道:“师娘,您是不是要给我说媒啊?”

    山长夫人有些尴尬地笑了下:“是的,我想给你说媒。”既然都把话说出来,那就敞开地说吧。“你还记得五儿吗?”

    贾琏在心里说道,师娘果然是要把她的孙女说给他。

    “记得。”

    “她比你小两岁。”山长夫人微笑地说,“你见过,就不用我说她长得好不好看呢。”虽然孙女长得不是倾国倾城,但是还是挺漂亮的。

    贾琏能说什么,只能干笑。

    “我想把五儿说给你。”山长夫人笑着说,“把她交给你,我和老头子都会放心。”

    贾琏在心里说,你们放心,可是我不放心。比他小两岁,十三岁啊……他一个大叔不能祸害未|成年啊。

    “其实,上次五儿来,你不是第一次见到她,你们很早前就见过。”

    “啊?”贾琏惊讶地瞪大双眼,“很早前就见过?”怎么可能?以他的记忆力,见过一面的人就能记住。

    “你还得五年前你在福灵寺后山的樱花树下见到的那个小女孩吗?”

    贾琏惊得瞪圆了一双眼,一脸吃惊:“五姑娘,难道是那个小萝……小女孩?”卧槽,山长的孙女居然是五年前他在福灵寺后山见到的可笑小萝莉。

    见贾琏并没有忘记,山长夫人心里替孙女感到高兴:“对,就是她!”

    贾琏一脸震惊,没想到山长的孙女居然是当年的小萝莉,难怪他之前觉得山长的孙女有些面熟。现在仔细一想,山长的孙女的五官,和当年的小萝莉有些像,难怪他觉得眼熟。

    “你当初说她长得胖,她可是伤心了很久,回到家就决定不吃糕点,要让自己瘦下来,变得漂亮,而不是可爱。”

    贾琏:“……”难怪当时那个小萝莉听他说可爱,哭的那么伤心,原来是不喜欢别人说她可爱。

    “没想到五儿会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吧?”

    “真的没想到。”

    “这就是你们的缘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