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七十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70章 第七十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以嫡为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守在门口的小厮们纷纷朝贾琏跪下, 神色无比恭敬,甚至带了些讨好:“奴才们恭喜状元爷,参见状元爷!”

    贾琏走上阶梯, 朝贾母鞠躬弯腰行了个大礼:“孙儿见过祖母。”

    贾母走上前几步,双手扶起贾琏,伸手紧紧抓住贾琏的手,双眼含泪,神色激动,声音哽咽:“好好好, 我的好孙子……你是我们贾家的好孩子……”

    贾琏面色谦虚:“祖母过奖了。”

    赖大家的站起身,站在贾母身边, 一脸讨好地说:“老太太, 您看看琏少爷穿这一身状元袍,真是好看。”

    听到赖大家的这么说,贾母这才把贾琏从头上下打量了一遍,这个孙子本来就长得好,现在一身红, 衬得更加好看了。

    “我的琏哥儿真是俊俏啊。”

    “听说琏少爷今天御街夸官的时候,很多女子都朝琏少爷丟手绢和香囊,而且还都叫着要嫁给状元郎。”

    贾母听到这话,满脸笑容, 语气特别自豪:“看来琏哥儿迷倒了无数女子啊。”

    “祖母, 我们先进去吧。”

    贾母拉着贾琏的手, 笑嘻嘻地说:“好, 我们进去。”

    这次,贾母拉着贾琏走的是荣国府的正大门。平时正大门是不走的,但是今天贾琏考中了状元,是有资格走正大门的。

    贾琏被贾母拉着来到荣禧堂,被贾母按着住在上位,然后就听到她说:“把府里的下人们叫来,让他们拜见状元爷。”

    “是。”赖大家的很快就把府里的下人们都叫了过来。

    荣国府的大大小小奴才加起来有一百多人,分成好几批来到荣禧堂拜见贾琏这个新科状元。以前二房的下人们瞧不起贾琏,私底下不知道笑话多少次,但是这次他们再也不敢对贾琏有一点不敬了。来拜见贾琏的时候,态度都非常恭敬和诚恳。

    荣国府的下人们见贾母这么做,都在猜测贾母是不是要让贾琏接管荣国府呢?

    贾政听说贾琏这个新科状元回来了,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就躲在王夫人的屋子里,懒得出去见贾琏。

    王夫人听说贾琏回来,气的嘴里直骂贾琏是个扫把星,害了贾珠。

    幸好贾珠昏迷了,还没有醒来。如果醒了,见贾琏考中状元,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贾政和王夫人都不想出来见贾琏,但是圣旨来了,他们必须得出来接旨。

    来荣国府宣旨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在隆武帝身边伺候的李进忠。李大公公亲自来宣旨,可见隆武帝有多看重贾琏。

    贾政和王夫人他们匆匆赶来,先向李进忠请个罪,因为贾珠病倒躺在床上,还没有醒过来,无法前来迎接圣旨。

    李进忠说了声无妨,然后打开圣旨,高声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隆武二十二年甲戌恩科殿试贾琏高中榜首状元及第,连中了六元,千古第一人,天惠聪颖,朕甚欣慰,特加封为工部郎中,以示皇恩,钦此!”

    贾政听到贾琏被封工部郎中,心里充满震惊,一双眼里充满难以置信。

    工部郎中?!

    正五品?!

    贾琏考中状元,不应该是翰林院修撰么,怎么会是工部郎中?

    贾政心里很是不好受,因为他是工部员外郎,从五品的官,比贾琏的工部郎中低一级,这意味着什么?

    这代表着,贾琏是贾政的顶头上司。贾政看到贾琏,不仅要行礼,还要叫一声“大人”。这对贾政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不止贾政震惊,在场所有人都震惊。

    贾母不敢相信,贾琏直接正五品,比贾政还要高一级。

    王夫人心里完全不能接受这件事情,简直不敢相信贾琏比贾政的官位还要高一级!

    “谢主隆恩,皇上万岁万万岁!”贾琏双手高举在头上,神色非常庄重地接旨。

    李进忠把圣旨恭敬地交给贾琏:“恭喜贾大人。”

    “谢谢李公公!”

    “贾大人还有道圣旨。”

    贾琏连忙又跪了下来。

    李进忠打开第二道圣旨,高声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贾琏考中榜首状元及第,连中六元,朕特此赐六元府,黄金一千两,温泉山庄,以示皇恩,钦此!”

    听到这道圣旨,贾政和王夫人心里充满嫉妒,他们没想到皇上会这么赏识贾琏。

    贾母听到这道圣旨,心头猛地一沉。皇上赐府邸,就意味着琏哥儿要从荣国府里搬出去,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谢主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进忠把第二道圣旨交给贾琏后,让他身后举着黄金万两和六元府地契的小太监上前。

    “贾大人,这是皇上赏赐您的府邸的地契和温泉山庄的地契,还有黄金一千两。”

    “谢皇上。”贾琏让兴儿他们从小太监手里接过地契和一千两黄金。

    李进忠从袖子拿出几张纸递给贾琏:“贾大人,这是皇上赏赐给您的三间商铺。”因为赏赐商铺这种事难登大雅之堂,隆武帝就没有写在圣旨上,就让李进忠私下交给贾琏。

    “三间商铺?”贾琏一脸惊讶,有些不敢相信,“皇上赏赐给我三间商铺?”

    李进忠微微点头:“是的。”

    贾琏心里非常惊诧,不明白隆武帝为什么会赏赐给他商铺,这太奇怪了?好像没有皇上赏赐给大臣商铺的吧?

    “谢皇上!”

    李进忠又从袖子里掏出几张纸递给贾琏:“贾大人,这是皇上赏赐给您的数千亩地的地契!”太上皇对贾大人真的是没话说,就连几位王爷都不曾得到太上皇这样的疼爱。

    “这数千亩地就是温泉山庄附近的地,在京城南郊!”

    “还有地?”贾琏吃惊地张大着嘴巴,一脸难以置信地表情。

    李进忠看到贾琏一副被惊呆地模样,眼里闪过一抹笑意,上前凑到贾琏的耳边,小声地说道:“商铺和地是太上皇的意思。”

    贾琏顿时一脸恍然,他就说皇上怎么会赏赐给他商铺和土地地契,原来是林爷爷的主意。他之前跟林爷爷说过,想开几间商铺,买一个温泉庄子,再买几千亩土地,没想到林爷爷不仅全都记在心里,还让他如愿以偿。林爷爷对他实在是太好了!

    “谢皇上隆恩!”

    李进忠见贾琏红了双眼,一脸感动地模样,深深地看了几眼,见贾琏不是在做戏,在心里说道,贾大人还算有良心。

    “贾大人,您的六元府,前段时间皇上让人重新修缮了一番,里面的花花草草,还有屋里的装饰都是新的。等您住进去,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就直接告诉杂家,杂家到时候派人在帮您修改下。”

    “皇上已经派人修缮了,就不用再修改了。”

    李进忠又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递给贾琏:“贾大人,您的府邸里的东西,很多都是皇上赏赐的,这是清单!”

    贾琏打开清单,长长地一排,上面写的全都是皇上赏赐的东西。大概地扫了一眼,贾琏被震惊到了,惊愕地瞪大双眼望着李进忠:“李公公……”

    李进忠见贾琏一副被吓到的模样,忍着笑说:“这是皇上的一片心意。”

    贾琏跪了下,朝东方的方向磕了三个头:“谢皇上隆恩!”

    “皇上说您肯定没有什么钱布置新府邸,就赏赐了一堆东西给您布置新府邸。”其实,这都是太上皇的意思。

    一旁的贾母听到李进忠的话,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不敢相信皇上对贾琏这么好,连新府邸都帮忙布置!

    贾琏鼻头一酸,红着双眼,声音哽咽:“谢皇上……”

    “哦对了,贾大人,皇上还赏赐给您不少奴才。”

    贾琏:“!!!!!!!!!”

    贾母他们:“!!!!!!!!”

    李进忠笑眯眯地说:“皇上知道您爱吃,特意赏赐给您一个御厨!”

    “御厨?!”贾琏惊得瞪圆了一双眼 ,神色变得无比激动,“谢皇上!”

    “还有两个嬷嬷,这两个嬷嬷都是宫里的老人,皇上说您还没有成亲,新府邸肯定没有人打理,就赏赐给您两个嬷嬷帮您搭理府里的事情。”李进忠心想,不止皇上怀疑,就连他也要怀疑了,贾大人其实是太上皇的孙子吧,为贾大人考虑的太周全了。

    贾琏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了,皇上居然连这点都帮他想到了!

    “皇上还赏赐给您一个管家,这个管家是杂家的老乡,以前也是在皇上跟前伺候,做事勤快又细心。”

    贾琏:“……”

    “皇上还赏赐给您五个美貌的宫女,五个小太监,十个侍卫。”

    贾琏:“……”

    “皇上说这些人都是您的人,都是奴才,您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

    贾琏听到这话,心里松了一口气。

    “贾大人,杂家宣完旨,该回宫复旨了!”

    “麻烦李公公了。”贾琏朝贾赦使了个眼神,贾赦立马会意,从袖子掏出一个荷包递给李进忠,“多谢李公公了,以后还请多多照拂琏哥儿。”

    李进忠没有拒绝,直接收下这份示好,笑着对贾赦说:“荣国公,皇上很看重贾大人!”岂止是看重啊,简直无比恩宠。他在皇上伺候几十年,从来没有见皇上这么对谁,就连几个王爷当初出宫开府,皇上也没有这么操办。

    “还是要麻烦李公公多多照拂。”

    “贾大人,以后有用得着杂家的地方,杂家一定帮忙。”太上皇和皇上这么看重贾大人,他哪里敢慢待,自然要示好。

    “谢李公公。”

    “贾大人,今天晚上的琼林宴,您别迟到了。”

    “谢李公公的提醒。”

    “杂家就告辞了。”

    “李公公慢走。”贾琏他们把李公公送到门口,直到李进忠的身影消失在宁荣街。

    前脚李进忠来荣国府宣旨,后脚全京城的人都是皇上赏赐给贾琏哪些东西。当听说皇上还给贾琏布置新府邸,全京城人都被震惊到了。

    文武百官们的心里:皇上是不是太看重了贾琏?

    就算贾琏连中了六元,皇上也不用这么夸张吧?

    文武百官们都在心里琢磨,皇上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不管大家怎么想,贾琏现在是个大红人,非常受皇上的重视!

    全京城的人听说贾琏还没有说亲,纷纷都有了心思,一定要想办法把女儿许配给贾琏。没有女儿的,就把什么侄女、外甥女许给贾琏。

    回到荣禧堂,贾母还处在刚刚的震惊和意外中,呆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神色难以置信:“琏哥儿,皇上对你……”不仅赏赐了正五品的工部侍郎的职位,还赏赐了府邸、温泉山庄、数千亩土地、三间商铺、一群奴才,就连府邸的布置东西都是赏赐,这是多大的恩宠啊!

    “我也没想到……”说实话,贾琏也被隆武帝的一系列的赏赐吓到了,不过他猜府里的布置东西,还有一群奴才,肯定是林爷爷,也就是太上皇的意思。

    邢夫人红着脸,因为激动涨红了脸:“琏哥儿,皇上真是看重你啊。”琏哥儿这么被皇上看重,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贾赦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好儿子。”他真的是有了一个好儿子。

    贾政和王夫人心里充满羡慕嫉妒恨,两人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贾母压下心头的震惊,笑地一脸灿烂:“琏哥儿,你这次真是给我们家长了脸。”她真没想到琏哥儿居然被皇上这么看重,这简直是天大的恩宠!

    赖大家的很有眼力劲,朝贾琏跪了下来,一脸谄媚地说:“恭喜琏少爷,贺喜琏少爷!”其他的奴才不傻,看到赖大家的这么做,也都纷纷朝贾琏跪了下来,恭贺贾琏。

    贾母高兴地说道:“赏赏赏,统统有赏!”

    “谢老太太,谢琏少爷!”

    此时的李进忠已经回到宫里,正在向隆武帝复命。

    “那小子有没有被吓到?”

    “贾大人被吓得不轻,一脸不敢相信地表情。”

    隆武帝能想象到贾琏的表情,眼里满是笑意:“那小子肯定以为自己又在做梦。”

    “皇上,您这么赏赐贾大人,恐怕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说真的,他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让他把全部的赏赐说出来。这下全部说出来,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这未免太招摇了。

    隆武帝一脸深意地说:“朕就是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

    李进忠不明白隆武帝为什么要让全京城的人知道,他觉得贾大人年纪小,才考中状元,受到这么大的皇宠,肯定会被不少人嫉妒,说不定还会招来麻烦。

    见李进忠不明白,隆武帝也懒得跟他一个奴才解释,对他挥挥手:“下去吧。”

    “是!”

    隆武帝自然知道他这么做,会让贾琏被人嫉妒,但是他就是让所有人看到他看重贾琏,这样那些打他主意的人就会三思而行了。

    四皇子得到这个消息,心里不仅没有一点高兴,反而紧紧皱着眉头。

    “王爷,贾大人得到皇上的看重,您看起来好像不高兴?”林少雄见四皇子皱着眉头,沉着一张脸,心里觉得很是奇怪。之前,贾琏考中状元,王爷非常高兴,怎么现在听到贾琏得到皇上一系列的赏赐,反而不高兴呢?贾琏越是得到皇上的重视,就越能帮助王爷,怎么王爷不开心?

    四皇子微微点了下头:“是不高兴,我没想到父皇会这么看重贾琏。”贾琏考中了状元,连中六元,自然会得到父皇的赏识,但是他没想到父皇会这么重视贾琏,这完全超出他的意料。

    林少雄一脸不解:“这不好吗?”

    “不好。”四皇子不是傻的,稍微动一下脑子,就能猜到隆武帝的目的。

    林少雄一脸困惑:“为什么不好?”

    “父皇不仅让李进忠去宣旨,还赏赐给贾琏不少东西,工部侍郎、温泉庄子,这很正常,但是三间商铺、数千亩土地、一群奴才、新府邸的布置东西,这些就不正常了。”四皇子现在心里很是苦恼,“我们几个皇子才能得到的东西,父皇居然赏赐给了贾琏,你觉得正常吗?”当初,他们出宫建府,所有东西都是按规则给他们的,虽然也都是父皇的,但是父皇却没有特意赏赐啊,而现在贾琏却得到了父皇的特意赏赐。

    林少雄摇摇头:“不正常。”是不正常,这些东西要是赏赐给皇子,还算正常,但是赏赐给一个刚考中状元的人,就太不正常了。

    “父皇这是要告诉所有人,他非常看重贾琏,让我们不打贾琏的主意。”准确来说,父皇是在给他还有大哥敲警钟。

    “那怎么办?”王爷一早就看中了贾琏,现在好不容易等到贾琏考中状元,能为王爷效力,没想到皇上却弄出这么一出,这不是让王爷的心血白费了么。

    四皇子苦笑:“能怎么办,以后要和贾琏保持距离。”看来,最近要收敛一些了。

    同时,大皇子那边也是这么想的。

    “父皇这么做也好,省的本王花时间去撬四弟的墙角。”

    “王爷,皇上的目的恐怕不止这么简单。”大皇子的谋臣说道,“皇上这是在敲打您和晋王爷。”

    “你是说父皇对本王和四弟之间的争夺不满呢?”

    谋臣轻轻点了下头:“是的,我们这段时间还是收敛些比较好。”

    大皇子思考了下,觉得谋臣的话有几分道理,微微点了下头:“既然这样,吩咐下去,让他们都收敛些。”

    “其实,皇上这么做算是帮了我们的忙。本来贾琏是晋王爷的人,现在被皇上这么一弄,晋王爷哪里还敢拉拢贾琏。”

    “这么说,父皇这次站在本王这边呢?”

    “是的。”

    大皇子心里有些高兴:“老四现在一定非常心痛!”

    “晋王爷早早就看中了贾琏,现在贾琏好不容易考中状元,本以为能为他效力,结果却被皇上阻拦,晋王爷心里肯定不好受。”谋臣说道,”王爷,贾琏是动不得的了。”

    大皇子微微颔首:“既然他不能被老四所用,本王就不会动他。”

    不管是大皇子,还是四皇子,都认为隆武帝赏赐给贾琏的一群奴才都是眼线,所以他们不敢打贾琏的主意。

    其实,隆武帝赏赐给贾琏的一群奴才并不是什么眼线,只是大皇子和四皇子想多了。

    贾琏不知道因为隆武帝的这些赏赐,让他暂时摆脱了四皇子。

    “琏哥儿,皇上赏赐你一座府邸,你是不是要搬去住?”贾母不想让贾琏从荣国府里搬出去。

    “这是自然的。”他终于能从荣国府里搬出去,远离这群麻烦精。

    贾母很不想让贾琏搬出去,但是阻止不了,毕竟皇上都把府邸赏赐了下来,还赏赐了不少奴才,哪有不搬过去住的道理。

    “虽然你搬出去了,但是你还是家里的人,要经常回来。”

    “祖母放心,我会经常回来。”经常回来才怪。第一步从荣国府搬出去,已经做到了。第二步和贾家断绝关系,他接下来就要为这个努力了。

    贾母听了这话,心里稍微安心了点:“晚上还有琼林宴,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下。”

    “那孙儿就先告退了。”

    回到别院,贾琏并没有急着回自己的屋子休息,而是跟着贾赦,去了贾赦的屋子。

    “爹,母亲,我现在有了自己的府邸,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搬出去住?”

    邢夫人听到贾琏这么说,神色一喜,连忙说道:“好啊。”

    贾赦却没有急着答应,而是微微蹙眉,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

    “爹,都这个时候,您该不会还舍不得吧?”

    “我们一家人全都搬出去了,这府里就不是你二叔的了么。”贾赦不想便宜贾政。

    邢夫人听到贾赦的话,神色立马变了,附和地说道:“对,我们都搬出去了,这府里不就成二房的了么?”他们这些年一直被二房欺压,现在好不容易把二房压了下去,绝不能在这个时候搬出去,便宜二房。

    “就算我们搬出去,老太太也不会把整个荣国府给二叔一家。”

    “老太太一向偏心,说不定我们刚搬出去,她立马就把整个府交给你二叔。”

    “爹,刚刚老太太问我是不是要搬出去住,可见她不是想让我搬出去住的。”贾琏真不明白荣国府有什么好的,让贾赦这么舍不得离开。“二叔他们就算霸占整个府里又能代表什么?他只是一个从五品的小官,没有任何爵位,能有什么用?”

    “可是……”贾赦就是不想白白便宜贾政。

    “你们也看到皇上对我的看重,新府邸不仅重新修缮,还赏赐了不少好东西布置屋子,你们跟我住过去,不比住在这个别院好?”

    邢夫人又被贾琏说动了,琏哥儿的新府邸都是御赐的,住在里面不仅舒服,还非常有面子。

    “爹,我跟您说,你们跟我搬出去住,老太太估计还害怕。”

    “她怕什么?”贾赦不解地问道。

    “您现在还承袭者爵位,而我又得到皇上的重视,我们一家人搬出去,整个荣国府就剩下二叔一家,可是二叔一家有什么?”贾琏心想这次怎么着也得把贾赦他们弄出去和他一起住。“没有我们,荣国府就什么都不是。”

    贾赦听到这话,心里觉得贾琏的这番话说的有些道理。

    “老太太还想我们帮助二叔一家,怎么会放我们搬出去住。如果不是皇上赏赐府邸,老太太是绝对不会同意我搬出去住的。”

    “那老太太不同意我和老爷搬出去住,怎么办?”

    “就说你们想去我那住几天,给我的新府邸增加人气。”

    “老爷,我们就听琏哥儿的话,搬出去和他一起住。”邢夫人觉得住在贾琏的新府邸会非常有面子。

    “爹,你们和我一起住,老太太肯定会急,怕我们和二叔一家的关系会越来越远。为了讨好我们回来,说不定她会让二叔一家搬出正院,让我们重回正院住。”

    贾赦听到这番话,双眼顿时一亮,神色有些激动:“你说的是真的?”

    见贾赦这副模样,贾琏就知道自己猜中了,贾赦一直想要住荣国府的正院。

    “当然是真的。”贾母会不会让二叔一家搬出正院,他不敢保证,但是先把贾赦骗出去再说。

    “老爷,我们就听琏哥儿的话,搬出去和她一起住。”邢夫人在一旁劝说道。

    贾赦在心里想了想,终于点头答应了:“好,我们搬出去和你一起住。”

    见贾赦终于答应了,贾琏心里松口气:“那你们收拾下,争取今晚就搬出去住。”

    贾赦一脸惊诧:“今晚?会不会太急了?”

    “皇上都颁发圣旨了,我们今晚自然要搬进去住。”早点搬出去住比较放心,省的夜长梦多。

    贾赦觉得贾琏说得对:“好,我们现在就收拾。”

    “就收拾些衣服和贵重的东西,其他不值钱的东西就不用带了。”

    “好。”

    “我回去让赵嬷嬷他们收拾,你们先收拾。”

    “好。”

    贾琏回到自己的屋子,就见赵嬷嬷他们跪在院子里。

    “恭喜少爷,贺喜少爷!”

    “奴才们拜见贾大人!”

    贾琏被他们这番动作逗笑了:“都起来吧。”

    赵嬷嬷他们站起身,都红了双眼:“少爷……”

    “现在可没有时间让你们哭,你们赶快收拾,我们今晚要搬到六元府里去住。”

    赵嬷嬷一脸惊讶:“今晚?少爷会不会太急了?”

    “皇上都颁发圣旨了,我们今晚当然要搬进去住。”

    赵嬷嬷他们一想觉得也是,圣旨都颁了下来,少爷当然要立马住进去。

    “少爷,小的们可以去您的新府邸吗?”兴儿他们几个紧张不安地望着贾琏,生怕贾琏不带他们去新府邸。

    “废话,你们全部都要跟着去,赶快回去收拾你们的东西。”

    “是,少爷!”

    贾政和王夫人回到自己的屋子,两人都沉着脸。

    “少爷,贾琏现在被皇上这么看重,以后我们怎么办?”王夫人心里特别嫉恨,她儿子病倒,而贾琏考中了状元,还得到了皇上的重用,怎么不让她恨?

    贾政紧皱眉头,神色难看,贾琏的官位居然比他高一级,这让他心里很不爽。

    王夫人见贾政沉默不语,不甘心地说道:“难道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大房打压我们吗?”

    贾政的语气非常不好:“你说怎么办?”贾琏官位比他高一级就算了,没想到还是工部侍郎,是他这个工部员外郎的顶头上司,以后天天见。他这个叔叔却做侄子的下属,这让他以后怎么做人?

    “我不知道……”王夫人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会问贾政。

    “太太,其实您不用太担心。”周瑞家的忽然说道。

    王夫人听到这话,疑惑地望向周瑞家的:“什么意思?”

    “皇上不是赐给琏少爷一座府邸么,琏少爷肯定要从府里搬出去住。”周瑞家的冷静地分析道,“琏少爷搬出去住,大老爷和大太太肯定不放心,说不定也会跟着出去住。到时候,整个府里就是老爷和太太的了。”

    王夫人和贾政闻言,两人眼前都顿时一亮,对啊,贾琏搬出去,整个荣国府就是他们的了,这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对对对。”王夫人脸上露出灿烂地笑容,完全不见刚才的愁眉苦脸。

    贾政捋了捋胡子,笑眯眯地点了下头:“说的很有道理。”

    王夫人和贾政这下心里放心了,不嫉妒皇上对贾琏的赏赐了,恨不得贾琏他们立马搬出去住。

    这边王夫人和贾政盼着贾琏他们赶快搬出去,那边贾母却在为贾琏搬出去住而烦恼。

    “琏哥儿搬出去住,只怕会和府里越来越远。”贾母心里清楚得很,贾琏不喜欢小儿子一家。她本来想让宝玉亲近琏哥儿,让琏哥儿以后多多帮宝玉。但是琏哥儿搬出去,加上当官后会变得很忙,恐怕不会常回府,到时候就和宝玉的关系越来越疏远。

    “老太太,只要您还在,琏少爷就不会和府里疏远。”赖大家的安慰道。

    “我年纪大了,活不了多久了。”生命无常,贾母怕自己哪一天就去了,到时候小儿子一家怎么办。政儿只是一个从五品的小官,身上又没有爵位。她原本希望珠哥儿争气,将来说不定还有机会让珠哥儿承袭爵位,但是珠哥儿两次考乡试落榜,现在还病重,恐怕是没有机会了。

    而琏哥儿,不仅考中了状元,还得到了皇上的赏识,现在琏哥儿是正五品的工部侍郎,以后肯定还会升官。皇上到时候一定会让琏哥儿承袭爵位。大儿子一家到时候有身份有地位,而小儿子一家什么都没有。大儿子又和小儿子的关系不好,小儿子一家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老太太,您身体健康的很,肯定能长命百岁的。有您在,大老爷一家就不会对二老爷一家不管不问。”

    贾母点点头:“为了宝玉,我也要多活几年,最起码要活到宝玉成家立业。”

    贾琏不知道贾母希望他以后能帮贾宝玉,此时的他正在写请柬。他考中状元,又到了不少赏赐,一定要请客吃饭的。他打算请李道清、魏甲申、山长夫妇,还有明万举他们一些同窗。

    赵嬷嬷他们收拾的动作很快,一下午的时间就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贾赦他们那边也不慢,基本上也都收拾好了。

    贾琏见他们都受伤好了,就准备向贾母告别。

    “什么?你们都要搬出去?”贾母听完大儿子的话,惊得地站起身。

    “皇上的圣旨都下了,我们必须今天搬进出去住。”

    贾母皱着眉头,一脸不赞成:“皇上赐给琏哥儿府邸,琏哥儿今天搬进去住没问题,你们怎么跟着搬出去住?”

    “琏哥儿还小,什么又不懂。虽然有皇上赏赐的奴才,但是我们还是不放心,打算跟过去住几天,帮他打理打理。”

    贾赦的这番话说的合情合理,贾母没有理由反对他和邢夫人过去住。

    “你们打算住几天?”

    “等帮琏哥儿那边打理好,我们就回来。”

    贾母深深地望了望大儿子,她真的怕大儿子两口子去琏哥儿那住,舍不得回来了。

    “既然这样,那你们就过去住几天。”

    “祖母,那我们就先走了。等我那边收拾好,再接您过去住几天。”

    听到贾琏这么说,贾母的脸上露出一个欣喜地笑容:“好好好,祖母等你来接我去住几天。”

    “这几天,您在家好好保重身体。”

    “你也是。”贾母拉着贾琏的手,一脸不舍地说,“你考中了状元,又得到皇上的赏识,去你府上拜访的人肯定很多,你自己要多注意身体,不要太累。”

    “祖母,您放心,有爹和母亲去帮我,我不会累到。”

    贾母又拉着贾琏说了一大堆,无非就是让他不要忘了荣国府才是他真正的家,让他经常回来。

    贾琏敷衍地都答应了:“祖母,时间不早了,晚上还要参加琼林宴,我必须走了。”

    “这里才是你的家,记得经常回来。”

    “会的。”

    贾母把贾琏他们送到门口,不放心地叮嘱贾赦他们帮贾琏打理好后,早点回来。

    六元府那边的管家和两个嬷嬷带了几个侍卫过来帮贾琏他们搬东西。

    在离开荣国府之前,贾琏派兴儿去六元府通知管家,让他们派几个人和几辆马车过来,接他们过去。

    浩浩荡荡地一群人离开了荣国府,往六元府出发。

    王夫人和贾政听说贾赦他们一家人已经离开了荣国府,两人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珠哥儿,你听到没有,贾琏那个扫把星离开府里了。”王夫人坐在床边,握住贾珠的手,把这个消息告诉儿子。“以后整个荣国府就是我们的了,你要赶快醒过来。”

    贾珠像是听听到了王夫人的话,紧闭的双眼慢慢睁开,虚弱地望着王夫人:“娘,您说的是真的?”

    王夫人见儿子醒了,满脸喜色,连连点头:“真的,贾琏已经走了。”

    贾珠原本黯然地双眸,顿时变得晶亮,神色有些激动地问道:“祖母把他赶出家门了?”

    王夫人不敢和贾珠说实话,只能撒谎道:“是的,你祖母不仅把贾琏赶走了,还把你大伯他们也赶走了。”

    贾珠听到这话,惨白地脸上露出一个狂喜地笑容:“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

    王夫人连忙伸手轻轻拍了拍贾珠的胸口,温声道:“你要赶快好起来,然后继承整个荣国府。”

    “娘,说的是,我要赶快好起来。”贾珠迸发出灼热的光芒,“我考中了状元,还要去见皇上。”

    王夫人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惊愕地望着贾珠。

    “咳咳咳……”贾珠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没过一会就咳出了血。

    王夫人见贾珠咳出了血,一脸惊恐地叫道:“珠哥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