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六十九回

【书名: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 第69章 第六十九回 作者:风纪樱落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以嫡为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福运宝珠[清]山村名医活色生枭     礼部尚书的声音非常洪亮, 也非常清晰,在场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

    不管是文武百官, 还是新科进士们,听到这个结果,都被震惊到了。

    令文武百官震惊的不是贾琏考中状元,二而是他连中六元, 这是前无古人的第一人, 能不让人吃惊么!

    新科进士们也非常惊诧,虽然他们猜到贾琏有可能考中状元, 但是当亲耳听到这个消息, 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贾琏要是只考中状元, 或许就不会让在场所有人这么震惊,但是他不止单单地考中状元,还考中了六元啊!

    六元啊!

    别说大隆朝没有, 就连前面几个朝代也没有啊,这可是科举考试出现的后的第一个啊!

    贾琏听到自己的名字, 脑子里轰了下, 大脑一瞬间出现一片空白。虽然他对自己考中状元很有信心, 但是当他亲耳听到自己考中状元,还是被震撼到了。

    “隆武二十二年,甲戌恩科殿试第一名——贾琏!”

    “隆武二十二年, 甲戌恩科殿试第一名——贾琏!”

    “隆武二十二年, 甲戌恩科殿试第一名——贾琏!”

    ……

    ……

    ……

    礼部尚书宣读完, 接下来由太监们一个传一个, 把这个结果传到宫外去。

    在场所有考生们都羡慕地望着贾琏,状元啊,还是六元啊,就连文武百官心里都有些嫉妒贾琏了。

    贾琏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拼命压制不断上扬的嘴角,让自己看起来神态自若,不能太得意太高兴。

    在场所有人考生看到贾琏云淡风轻地样子,在心里嫉妒道,见贾琏一副镇定的样子,看来早就料到自己会考中状元,还真是自信啊……

    贾琏自然感受到全场的人看向他的目光,有羡慕的、有崇拜的、有嫉妒的、有眼红的……可是他不在乎。

    过了一会儿,礼部尚书接着高声宣读:“隆武二十二年,甲戌恩科殿试第二名——明万举!”

    明万举听到自己考中榜眼,神色非常激动,如果不是在金殿上,他一定会跑到前面和贾琏抱在一起。

    贾琏听到明万举考中第二名,心里也非常高兴,真心替明万举感到开心。

    在场的京城学子们的心里涌起一股浓浓地自豪感,太好了,这次殿试状元和榜眼都是他们的京城学子,而不是江南学子。

    在场的江南学子们的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了,贾琏考中状元就算了,但是为什么榜眼不是苏鸣远,而是明万举。

    苏鸣远一开始听到贾琏考中第一名,心里就有些失落。现在听到明万举考中榜眼,心里更加失落。他一直觉得自己这次殿试应该会考第一或者第二,没想到第一和第二都没有考中。

    文武百官们纷纷向内阁大学士投去恭喜的目光,明大学士一脸笑眯眯,对外孙考中榜眼很满意。

    礼部尚书继续高声宣读:“隆武二十二年,甲戌恩科殿试第三名……”

    第三名,探花郎不知道花落谁家。

    在场所有学生们再起屏住呼吸,紧张又期待地等待探花郎的揭晓。

    苏鸣远和颜景云都绷紧着一张脸,一双眼里充满紧张和不安。

    这两人心里都想一件事情,自己能不能考中探花郎?

    江南学子们在心里嘀咕,探花郎不会也是京城学子吧……

    “苏鸣远!!!”

    苏鸣远听到自己的名字,一颗高高悬起的心瞬间落回原处,紧绷僵硬地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虽然没有考中状元或者榜眼,但是探花也不错。

    江南学子们听到苏鸣远考中探花,顿时都松了一口气,这次他们没有给江南学子们丢脸,保住了前三名的地位。要知道江南学子们这些年一直都在前三名,从来没有不在前三名中。

    京城学子们对苏鸣远考中探花郎没有什么不满,毕竟状元和榜眼是他们京城学子,探花郎不是京城学子没关系。

    颜景云对自己没有考中探花,心里非常失落,觉得自己太给颜家丢人了。

    一甲的前三名决出,接下来就是二甲。

    颜景云考中了第四名,也就是二甲的第一名。

    礼部尚书念完二甲的前七名,考中二甲前七名的学生们又是一番激动。

    这次殿试的前十名全部揭晓,由贾琏带头叩谢感恩:“臣贾琏,谢主隆恩!”在殿试的成绩没有公布之前,贾琏自称是学生。但是他现在考中了状元,就要自称臣了。

    “臣明万举,谢主隆恩!”

    “臣苏鸣远,谢主隆恩!”

    二甲的前七名也纷纷叩谢主隆恩。

    金殿传胪算是结束了,按理说应该退朝了,就在这时坐在龙椅上的隆武帝站了起来。

    在场所有人看到隆武帝站起来,心里都很疑惑,皇上要做什么?

    “贾琏。”隆武帝叫了一声。

    贾琏听到隆武帝叫他,立马跪了下来:“臣在!”

    隆武帝满眼赞赏地望着贾琏:“从县试到殿试,你连中六元,千古无人的第一人,朕甚欣慰。”

    “都是托了皇上的福,臣才能侥幸连中六元!”

    “听说你还没有冠礼,那就还没有字,今天朕就为你赐字。”在大隆朝,男子十五岁的时候就要行冠礼,然后由长辈赐字。贾琏的生日在六月,还有一个多月才行冠礼,自然没有字。

    在场所有大臣听到隆武帝这句话,心里都非常震惊,皇上居然要亲自给贾琏赐字!这真的是天大的荣誉了!

    “朕就赐你,六元!”贾琏这小子连中六元,六元赐给他做字,最合适不过。

    “谢皇上赐字!”他本来打算一个多后的冠礼上,请李先生帮他赐字的,没想到皇上亲自赐字,而且还是六元。

    “你的状元府,也改名叫六元府。”

    “谢皇上!”

    “你连中六元,史无前例,朕就赐你工部侍郎的职位,希望你能把你的才华发挥出来,为朝廷还有百姓造福!”

    工部侍郎?!

    全场响起一阵吸气声!

    自古以来,状元的官职是翰林院修撰,官居正六品,从来没有出现状元官居正五品的!不过,这个贾琏连中六元,他这个状元与众不同,皇上让他官居正五品,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就连贾琏自己也被吓到了,工部侍郎可是正五品!

    “臣谢主隆恩!”正五品啊,贾琏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着。

    “众爱卿觉得如何?”

    大臣们纷纷跪了下来:“皇上英明!”六元啊,史无前例,将会在历史上留下隆重的一笔,皇上就算让贾琏做正四品的官,他们也觉得正常。

    隆武帝很满意大臣们的反应,抬起手:“都起来吧。”

    “谢皇上!”

    “贾琏,你可有婚约?”

    贾琏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了下,难道皇上要给他赐婚?

    “回皇上,臣没有婚约。”

    安和王听到隆武帝这么说,心里一阵欢喜,皇上还是很关心五儿的,要把贾琏赐婚给五儿。

    隆武帝笑着说:“朕不喜欢乱点鸳鸯谱,你以后要是看中了哪家姑娘,可以来找朕赐婚。”

    贾琏听到这话,心里松了一口气,吓死他了,他以为皇上要给他赐婚。“谢皇上!”

    安和王听了这话,心里很是郁闷,他以为皇上会赐婚,没想到不是赐婚。

    其他的大臣听到隆武帝的这话,心里又是一番震惊。皇上对这个贾琏未免太看中了吧,居然让贾琏自己做主亲事。有了皇上这句话,以后就没有人敢逼贾琏娶谁了。有不少大臣就在心里打着这个主意,如果皇上不给贾琏赐婚,他们就把女儿嫁给贾琏,哪怕威逼利诱。现在皇上这么一说,他们哪里还敢对贾琏使手段娶他们的女儿。

    隆武帝说完话,坐回到龙椅上。

    李进忠高声地喊道:“退朝!”

    众人送走隆武帝,这才按照顺序一个个地退出金銮殿。

    “琏弟恭喜!”明万举走上前来,抬手拍了下贾琏的肩膀,一脸真诚地恭喜道。

    “谢谢万举兄。”贾琏笑着说,“也要祝贺万举兄如愿以偿地考中了榜眼!”

    苏鸣远走了过来,客气说道:“恭喜二位。”

    贾琏和明万举同时对苏鸣远说道:“也恭喜你!”

    这时,有个太监走了过来,恭请他们三个去侧殿更衣。

    金殿传胪结束后,接下来就是御街夸官了!

    这对所有考生来说,是一件非常重大的盛事!

    贾琏的心情不由地变得激动起来,一张脸上满是期待的笑容。他跟着小太监去了侧殿,换上了状元袍。等贾琏穿戴好走出来,顿时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

    贾琏本来就长得好看,现在穿上一身红色的状元袍,更加衬得他唇红齿白,身姿挺拔,一身贵气,让在场所有人无法移开视线。

    别说女人,就是在场的男人们看到贾琏,都忍不住脸红心跳。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在场所有人,只能用这首诗来形容贾琏的容貌。

    四皇子看到贾琏这副模样,眼里先是充满惊艳,接着变得火热,最后充满幽深。

    安和王看到贾琏一身状元袍的模样,心里很是满意,撇去其他的不说,就光凭贾琏的这个长相,就能配的上他的女儿。

    在场的大臣们在心里打着小九九,长得好看又有前途,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贾琏。这些大臣明显把刚才隆武帝的话遗忘了。

    毫不夸张地说,贾琏是大隆朝有史以来颜值最高的状元郎。

    和贾琏相比,换好衣服的明万举和苏鸣远就显得失色多了。虽然他们两人也长得不错,但是和贾琏相比,就差太多了。

    贾琏、明万举、苏鸣远换好衣服,御街夸官正式开始!

    贾琏他们三人走在中央的御道上,一起向宫门外出发。

    御道只有一甲的前三名可以走,至于其他的新科进士们是不能走,这是皇上对一甲的前三名的特殊恩典,不是谁都有这个荣幸的。

    贾琏听说御道只有皇帝才能走,就连皇后都没有资格走,可见能走御道是多大的殊荣。不过,对贾琏来说没有什么感觉。上辈子,他去北京故宫游玩的时候,不知道走过多少次御道,所以他现在走在这条御道上,真的不觉得有多荣幸。

    走在贾琏身后的明万举和苏鸣远,就不像贾琏没有任何感觉。此时,他们两人的心情充满激动、兴奋、感动、自豪。虽然两人拼命压抑,不让自己失态,但是两人还是红了双眼,眼中有泪光闪烁。

    贾琏神色自若,昂首阔步地走在最前面。

    很快,文武百官和新科进士们走到宫门口。

    士兵们牵来马,贾琏、明万举、苏鸣远率先骑上马,其他新科进士们随后骑上马。

    贾琏高坐在马背上,看到前面的道路两旁挤满了围观的老百姓们,心里涌起一股股浓浓地豪气。

    吏部和礼部的差役走在最前面鸣锣开道,手里举着旗帜,上面写着“贾琏状元及第”、“连中六元”,吹吹打打,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开始游街。

    御街夸官可是三年一次的盛事,每次都会吸引全京城的老百姓观看。全京城的老百姓纷纷涌向街头,街道旁、路边的店铺的楼上,只要是能站人的地方都挤满了人,不管男女老少都垫着脚,伸长脖子,争先恐后地望向新科进士的队伍,想一睹新科进士们的风采,尤其是状元郎、榜眼郎、探花郎的风采。

    锣鼓声、鞭炮声、人声,充斥着整个京城的上空,十分的热闹。

    当看到骑着高大的骏马,走在新科进士的队伍的前面的贾琏时,道路响起巨大的尖叫声。

    尖叫声自然是女子们发出来的,不要怪她们失态,实在是状元郎太好看了。虽然大隆朝的民风开放,但是女子还是不能随便在街上抛头露面,不过今天不同。今天可是三年一次的盛会,所有人都出来观看,女子自然也能出来。在这一天,女子不会被世俗礼仪和规矩束缚。

    “状元郎!”

    “状元郎!”

    “状元郎!”

    街道两旁的响起一阵阵欢呼声,女子们不管是年轻未嫁的,还是已婚妇人都犯着花痴地叫着“状元郎”。

    至于贾琏身后的明万举和苏鸣远直接被忽视了,谁让他们两个没有贾琏长得好看。

    很多站在街道两旁的店铺的楼上的女子,更加大胆地把手中的手绢往贾琏的身上扔,一边仍,还一边热情地尖叫道:“状元郎看这边!”

    站在街道两旁的女子见有人扔手绢,也纷纷向贾琏扔手绢,有的女子更加大胆地把自己的荷包香囊往贾琏身上砸,嘴里更是大胆地叫道:“状元郎,我要嫁给你!”

    很快,贾琏的身上堆满了手绢和香囊。

    贾琏没想到古代女人也会这么疯狂,说实话他有些被吓到了,如果不是有士兵护送,估计这些女人会朝他冲过来,甚至有可能把他的衣服扒了。

    “状元郎真是好看!”

    “这是我看过长得最好看的状元郎!”一个年级五十六岁的老婆婆一脸兴奋地说道,“我怎么不晚生几十年?!”

    “状元郎可是史无前例的考中了六元!”

    “六元郎啊!文曲星下凡!”

    “听说状元郎还没有说亲,不知道哪家姑娘这么有福气地能嫁给状元郎?”

    “世上怎么有这么好看的儿郎!”

    尖叫连连,响彻整个京城的上空。

    “小姐,状元郎过来了!”

    五儿看着从不远处走来的贾琏,不由地呆了。她一直知道贾琏长得好看,但是今天的贾琏尤其好看,好看到让她都看呆了。

    咚咚咚咚,一颗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很快,五儿身边出现一个美貌妇人,望着慢慢骑马走在最前面的一身状元袍的少年郎,也被惊艳到了:“好一个俊俏的少年郎!”美貌妇人是第一次见到贾琏,她之前不明白为什么女儿对贾琏念念不忘,现在看到贾琏的长相,她终于明白女儿为什么喜欢贾琏。

    五儿一双眼火热地盯着贾琏看,心里升起一股浓浓地自豪感,这就是她喜欢的人,长得好看又有才华!历史上第一个六元!

    “小姐,你看那些女子都向状元郎丢手绢香囊什么的,你可不能落后啊。”

    五儿还是有些放不开,红着脸不敢向贾琏扔手绢。

    美貌妇人见女儿不好意思了,笑着鼓励道:“香儿说得对,你不能落后。”

    五儿一脸娇羞地喊道:“娘……”

    “这么好看又有才华的少年,你可不能错过。”美貌妇人心里对贾琏十分满意。

    五儿受到了美貌妇人的鼓励,在贾琏经过楼下的时候,大胆地向贾琏扔下了荷包,正好砸中贾琏的怀里。

    怀里突然多出一个粉红色的荷包,贾琏下意识地抬眸望了过去,看到二楼上的窗户边站着一个清丽的少女,眼里闪过一抹诧异,这不是山长的孙女吗?她怎么在这里?还有她怎么也向他扔香囊?

    “小姐,状元郎看你了!”丫鬟香儿激动地叫着。

    五儿见贾琏望向她,一张脸顿时变得通红,红得都快要滴出血来了。

    贾琏的注意力很快被转移,不知道从哪来飞来的一个香囊砸中他右边的脸,让他从五儿的身上收回目光。

    五儿见贾琏没有再看她,眼里闪过一抹失落,好想让他多看她一会儿。她向他扔了香囊,他应该能明白她对他的心意了吧。

    贾琏刚刚把飞落在身上的手绢和香囊拂下去,没想到没过一会又被淹没了,这让他很是无奈。

    他真的没想到古代的女子也能这么的热情和疯狂,这让他想到上辈子年轻姑娘对明星的疯狂地追捧。

    此时的他就像上辈子的明星一样,受到了无数人的喜欢和追捧。这种感觉说实话真的十分美好,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上辈子那么多人想要做明星,太风光了!

    难怪古代读书人都追求金榜题名!

    这种天下成名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观看□□的人实在太多了,贾琏自然注意不到记在人群中的兴儿和丰儿他们。

    金殿传胪后,就有官吏特地来荣国府报喜。

    “老爷老爷老爷……”兴儿急急忙忙跑到别院,一边跑一边大叫着,“老爷,少爷考中了状元……有官差来报喜了。”

    贾赦正在院子里焦急地走来走去,听到兴儿喊叫声,立马从院子里跑出来,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说什么?”

    兴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老爷,少爷考中了状元!官差来报喜了!”

    贾赦听到这话,健步如飞地跑到荣禧堂,果然看到一个官差拿着锣鼓。

    “贾大人,恭喜令公子考中状元!”前来报喜的官差看到贾赦,立马走上前去,讨好地说道。

    “琏哥儿真的考上状元了?”贾赦有些不敢相信。

    官差大声地说道:“令公子真的考中状元了,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待会令公子就要御街夸官了!”

    贾赦先是惊了下,随即哈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考中了状元……不愧是我的好儿子……”

    “恭喜贾大人,贺喜贾大人!令公子这个状元不得了啊,连中六元啊,史无前例啊!”

    ”谢谢……“贾赦一边笑,一边哭,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荷包递给前来报喜的官差,“这是喜钱。”

    前来报喜的官吏接过荷包,发现分量不轻,脸上的笑容更加谄媚了:“贾大人,令公子从今天起就飞黄腾达了!”说完,也知道人家府里要庆祝,就没有不识相地继续留下,“小的还要别家报喜,就不久留了。”

    “大人慢走。”贾赦亲自把前来报喜的官差送到荣国府大门口。

    此时,荣国府的大门口挤满了人,看到贾赦走出来,纷纷向他贺喜。

    被众人恭喜的贾赦,大手一挥,非常豪气地说:“赏赏赏,统统有赏!”

    贾政一家人坐在贾母的屋子里,听说贾琏考中状元了,贾政一家人直接呆怔住了。

    “恭喜老太太,贺喜老太太!”贾母院子里的人纷纷跪下来祝贺。

    贾母愣了一会,随即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一个灿烂地笑容,大笑着说:“好好好好……”除了说好,她一时间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贾政也回过神来,微微皱起眉头,神色非常复杂。那个不学无术的贾琏,居然真的考中了状元!

    王夫人瞪大双眼,张大着嘴巴,一副呆滞地模样,不能接受贾琏考中状元!

    贾珠满脸惊愕,一副难以接受的表情,贾琏考中了状元?怎么可能?贾琏怎么可能考中状元?一定是他听错了……

    李纨怔愣了一会儿也回过神来,心情有些复杂,没想到琏二叔真的考中了状元了!

    琏二叔要是考中状元,那夫君……李纨立马看向坐在她身边的贾珠,看到贾珠的双眼空洞,张大着嘴巴,一脸失了魂地模样,她的心头猛地一沉,一股不好地预感蔓延在心里。

    “夫君……夫君……夫君……”李纨唤了几声,贾珠依旧没有反应。

    听到李纨的呼唤声,处在巨大的狂喜中的贾母,和处在难以置信地震惊中的贾政与王夫人纷纷地看向贾珠。

    看到贾琏双眼呆滞空洞,一脸面如死灰的样子,三人心里立马充满担忧。

    “珠哥儿?珠哥儿?珠哥儿?”王夫人一边喊贾珠,一边伸手摇贾珠的肩膀。”珠哥儿,你不要吓娘啊……”

    贾母焦急对赖大家的吩咐道:“赶快去请张太医。”

    “是。”赖大家的急急忙忙地走了出去。

    贾珠被王夫人一阵猛摇,终于清醒过来了,伸手紧紧抓住王夫人的手臂,神色有些狰狞地问道:“娘,我刚刚听说贾琏考中了状元,是假的,对不对?”

    王夫人被贾珠抓得非常疼,见儿子的神情不对,她不敢说实话,只能顺着儿子的话说:“对对对,是假的,贾琏没有考中状元。”

    贾珠用力地抓着王夫人的手臂,神色执拗地问道:“是假的,对不对?贾琏根本没有考中状元,对不对?”

    王夫人忍着疼痛,连忙安抚贾珠说道:“对对对,贾琏没有考中状元!贾琏没有考中状元!贾琏没有考中状元!”

    贾珠松开王夫人的手臂,突然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我就说贾琏怎么可能考中状元……哈哈哈哈哈哈……”

    贾母他们被贾珠这副大笑的样子吓到了,一时间不敢跟贾珠说实话,就怕刺激到他。

    贾珠继续大笑:“哈哈哈哈哈……贾琏怎么可能考中状元……”随即表情变得非常狰狞扭曲,“我都没有考中状元,他怎么可能考中。”

    李纨被贾珠的样子吓到了,夫君这是怎么了……

    贾珠猛地站起身来,一边走一边大笑:“贾琏没有考中状元,我才是状元……哈哈哈哈哈哈……我考中了状元……”说着,突然跑了起来,跑出贾母的屋子,在院子里大叫,“我考中了状元!我是状元!我是状元!哈哈哈哈哈!”

    王夫人他们被贾珠的反应吓到了,一时间都愣住了,忽然见贾珠跑了出去,他们才回过神来,连忙追了出去。

    追到院子就看到贾珠一边大笑,一边撕身上的衣服,嘴里还大叫着:“我是状元!我是状元!我是状元!”

    贾母他们被贾珠突然发疯的样子吓到了:“珠哥儿,你不要吓祖母……”

    王夫人跑过去,抓着贾珠的手,满脸担忧不安地问道:“珠哥儿,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娘?”

    贾珠双手紧紧地抓着王夫人的双肩,神色激动地有些不正常:“娘,我考中了状元!”

    贾政看到儿子这副癫狂的样子,心里有一种不好地预感,不敢往那方面想。

    “珠哥儿,你……”

    贾珠松开王夫人,跑到贾政面前,一脸兴奋地说道:“爹,我没有辜负您的期望,考中了状元!”

    贾政心里顿时充满了恐惧,珠哥儿他……

    “祖母,我终于考中了状元!”贾珠又跑到贾母的面前,非常高兴地说道。

    贾母惊愕地看着眼前的大孙子,心里充满浓浓地不安,珠哥儿该不会……

    “祖母,您不高兴吗?”贾珠见贾母没有笑,一脸不解地问道,“祖母,我考中状元,您不高兴吗?”

    贾母压下涌上心头的担忧和不安,勉强地朝贾珠扯出一个笑容:“高兴,祖母当然高兴,我的珠哥儿终于考中了状元!”珠哥儿很不对劲,不会是受到了琏哥儿考中状元的刺激,一时间失去了理智。

    “珠哥儿,你没事吧,你不要吓娘?”王夫人被贾珠不正常的反应吓到了。

    贾珠转头望着王夫人,笑着说:“娘,我当然没事啊,我现在考中了状元。”

    王夫人听到这话,心里更加恐惧不安,望着贾珠的目光充满担忧。

    “娘,您干吗这样看我,我考中状元,您不高兴吗?”

    贾母朝王夫人使了个眼神,让王夫人先顺着贾珠的话说。

    “开心,当然开心。”王夫人艰难地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珠哥儿这是怎么了?

    “我考中了状元,要进宫见皇上。”贾珠说着就走了。

    “珠哥儿……”王夫人连忙追了上去。

    “政儿赶紧拦住珠哥儿,张太医马上就来了。”

    贾政急忙朝贾珠追了上去,但是贾珠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跑的非常快。很快,就跑到荣国府的大门口,站在门口大声地说道:“我考中了状元!”

    贾赦正在大门口,看着小厮们放鞭炮。见贾珠突然跑到大门口,插着腰大笑地说着什么。因为鞭炮声太大,他没有听清楚贾珠在说什么。

    贾珠看到贾赦,朝他走了过去,抬高下巴,一脸得意傲慢地对贾赦说道:“大伯,我考中了状元,荣国府以后是我的了!”

    鞭炮声太大,贾赦没听清,大声地问道:“你说什么?”

    “考中状元的是我,不是贾琏,贾琏不如我!”

    贾赦虽然听不清贾珠在说什么,但是看到贾珠一脸嚣张的样子,就知道贾珠肯定没有再说什么好话。

    贾政和王夫人追到大门口,两人拉着贾珠的手臂,把贾珠往回拉。

    “爹娘,你们拉着我做什么,我还要见皇上,还要御街夸官。”

    贾政和王夫人两人都拉不住贾珠,只能让一旁的小厮帮忙。

    贾珠被小厮们架着走,一边走一边剧烈地反抗,不满地叫道:“你们做什么,我考中了状元,我要进宫面圣,你们放开我……”

    因为大门口在放鞭炮,一开始小厮们没有听清贾珠在说什么,等走到内院听到贾珠的话,都非常吃惊。大少爷怎么了,怎么说他考中了状元,明明考中状元的是琏少爷啊?

    “爹娘,你们叫他们放开,我考中了状元,我要赶快进宫见皇上……”贾珠的反抗越来越激烈,眼见贾珠要挣脱小厮们。

    贾政和王夫人连忙说道:“抓紧大少爷,不让大少爷跑了!”

    两个小厮听到这话,赶紧用力抓着贾珠,不让贾珠跑走。

    “放开我,我要进宫……”贾珠一边挣扎,一边大叫,“我是状元,我要进宫见皇上……”

    荣国府的下人们看到贾珠这副样子,都被惊到了。

    大少爷这是怎么了?考中状元的是琏少爷,怎么变成他了?

    “爹娘,你们怎么了,为什么让他们抓我?”贾珠大叫道,“我考中了状元,要进宫见皇上,你们不能抓我……”

    贾政见贾珠的大叫吸引了全府的下人们注意,怕下人们乱说话,对架着贾珠的两个小厮说道:“打晕大少爷!”

    “老爷……”王夫人不赞成地叫道。

    贾政瞪了一眼王夫人:“你想让全府的人看到他这副模样?”

    王夫人立刻不说话了。

    “打晕大少爷!”

    “爹……”

    小厮听到吩咐,抬起手朝贾珠的后颈狠狠地打了下,贾珠立马晕了过去。

    等把贾珠抬到王夫人的屋子,张太医就来了。

    “张太医,珠哥儿怎么样了?”

    “大少爷的脉相十分混乱。”

    “张太医,刚刚珠哥儿说胡话是怎么回事?”

    “大少爷说胡话应该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一时间不能接受,理智出现错乱。”

    “可有办法让他不要说胡话?”

    “有,我开几幅安神药,等他醒过来应该就没事了。”

    “张太医,珠哥儿的身体没事吧?”

    “大少爷的脉相不仅混乱,还时强时弱。他现在情绪不定,无法诊断。等他镇定下来,我再过来诊脉。”

    “那就麻烦张太医你开几幅安神药吧。”

    张太医开了几幅安神药,然后就离开了。

    二房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到大房的人的耳朵里。不过,大房的人暂时没兴趣关心贾珠的事情,他们此时都陷入贾琏考中状元的狂喜中。

    兴儿和丰儿他们几个要去街上看贾琏御街夸官,就连贾赦和邢夫人也要跟着去看,要看贾琏穿着状元袍游街的风光。

    “老爷,大太太,少爷游完街肯定要回来,你们直接去宫门口接少爷就行了。”

    贾赦和邢夫人听到赵嬷嬷一说,这才没有没跑到街上去看,而是坐着马车去宫门口。

    兴儿他们几个就跑去看了,当他们看到贾琏坐在高大的骏马上,一身状元袍,他们几个心里非常自豪和骄傲,对着身边的人说道:“这是我家少爷!”

    因为围观的人太多,贾琏并没有在人群中看到兴儿他们几个。

    把整个京城的几个大道游完以后,贾琏一群新科进士们回到宫门口,然后再宫门口分开,各自回各自的家。晚上有琼林宴,他们现在回去还能休息下。

    “琏哥儿!”贾赦看到自家儿子,连忙叫道。

    贾琏和其他人道别后,看到贾赦就笑着跑了过去:“爹,您来了啊。”

    贾赦见儿子一身状元袍,激动地含着热泪:“琏哥儿……”

    “没有让您失望,我考中了状元。”

    “好儿子,我的好儿子……”贾赦一边说,一边流泪。

    “爹,您哭什么?”

    “我高兴啊。我儿子考中了状元!”

    “先上马车吧。”贾琏扶着贾赦上了马车,然后自己也跳上了马车,掀开车帘一看,发现邢夫人也在,随即笑着叫了一声,“母亲!”

    邢夫人看到贾琏穿着红色的状元袍,立马留下了眼泪:“太好了……真的实在是太好了……”

    在回荣国府的路上,贾赦和邢夫人的眼泪掉个不停,弄得贾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越是劝说越是哭的凶。

    “爹,母亲,我考中了状元,你们哭什么?”

    “我们高兴啊……”

    贾琏心里非常无奈,不再劝说了,让贾赦和邢夫人哭个够吧。

    过了一会儿,马车驶入宁荣街,贾琏见宁荣街的两旁也站满了人。大家一边鼓掌,一边说道:“恭喜琏少爷考中状元!”

    经过宁国府的门口时,响起鞭炮声。

    接着,到了荣国府的门口。

    贾琏从马车上下来,就见到门口也是挤满了人。

    “状元郎回来了!”

    荣国府的大门口铺上红毯,贾母站在门口的阶梯上,双眼含泪,激动地叫道:“琏哥儿,我的好孙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相邻的书:八荒斗神轩辕雨录兼职女术师全球进化时代文坛女神的豪门日常[综漫]猫屋餐厅网游之极品生活玩家隐婚老公请接招贤妻归来娇宠福宝丹神冷血王爷的狂妃